“你不是有個前夫麼?”

“我和前夫還沒洞房,他就…..再說了,他雖然是個富商,但是個孤兒,他也沒爸媽啊!”

好吧,聽到這個話,我的心裏瞬間覺得有些奇妙,我們的魅兒,雖然看起來很成熟,但是在某些方面,真的和黃毛小丫頭沒有任何的區別。

“可是,你不是一天只能夠出現兩個小時麼?”

“我一天只能夠以人的形式出現兩個小時!”

蘇小魅對着我說道。

“剩下的時候,我以鬼的形式出現不就完了,只要沒有人碰到我,就不會有問題!”

說着,蘇小魅給我演示了一下。

“現在你摸我一下看看?”

我摸了一下蘇小魅,直接從她的身上穿了過去,可從外表上看起來,她和一個正常人沒有任何的區別。

“所以只要注意一下就好了。”

“那你平常怎麼不出來?”

我一一陣無語的對着蘇小魅問道。

“這樣出來是要消耗鬼氣的啊!”

好吧,這個回答我也是醉了。

我一說要買東西,蘇小魅就是一陣的興奮,下午直接就拖着我逛街去了。

女人的購物慾望,真的是瘋狂啊,她先拖着我到香奈兒,給我老媽買了兩三套衣服,然後又到範思哲,給我老爹買了兩身西裝,最後還想去買鞋子來着。

“我說,小魅,差不多了吧!”

我有些被蘇小魅給嚇到了。

“誰說的,這哪夠啊,醜媳婦見公婆,可不得多買點東西麼?”

蘇小魅絲毫不在乎的對我揮揮手。

我就蛋疼了,你要是都是醜媳婦的話,那這個世界上還有誰家的媳婦是漂亮的啊。

“我說,你這都花了十幾萬了啊!”

我雖然也算有

錢,但是被蘇小魅這麼玩,再怎麼樣也搞不起啊。

“我有錢,我樂意啊,你還不知道吧,我可是千萬資產大公司的老總哦!”

“納尼?”

就在我一陣疑惑的時候,蘇小魅給我拿了一張名片過來,蘇氏集團董事長。

蘇氏集團,貌似我們省內,只有一家蘇氏集團,那可是本省前十的大企業。

“是做生物製藥蘇氏集團麼?”

“是啊,是我前夫留給我的,我也沒怎麼管,當時從海外就給搬回來了,都是手底下的人在管!”

看着蘇小魅,我這纔是徹底的無語了。

“蘇董事長,恐怕您還不知道吧,您現在已經是幾十億身價了,可不是幾千萬啊!”

蘇小魅聽到我這個話,也嚇了一跳。

“那個,我也不知道啊,反正我的卡上面的錢就沒用完過,我也沒查過賬!”

我一陣無語的搖了搖頭。

“夫人,求抱大腿!”

側妃有喜 “沒問題!”

蘇小魅大手一揮。

“看上什麼,只管拿着我的卡隨便刷!”

當然我只是開個玩笑,讓蘇小魅高興一下,我可並不是那種隨便花女人錢人。

蘇小魅想買什麼我也不管了,只是交代她,不要買的太多,把兩位老人家給嚇着了。

蘇小魅點了點頭,沃恩兩個人逛了這麼一下午。

本來說是要坐車回去的,最後蘇小魅嫌不夠霸氣,決定我們開她的車回去。

這讓一向逼格不高的我都有點興奮了,開着蘭博基尼,裝着一個儲物箱的東西回家,想想都覺得爽啊。

到家要開兩個小時的樣子,昨天晚上我就跟老媽說,讓他們早上十點鐘左右到院門口等我。

我們家住的還是那種七十年代修的,單位分的老房子,整個單位的人都住在一個院裏,鄰里鄰居的大家都還算是親近。

大學期間我就沒怎麼回過家,倒不是不想回去,一旦有休假,我都到外面去做兼職了,想掙點錢補貼家用來着。

九點五十多,我們就到了小區門口。

由於小區門比較窄,又沒有大開,我只得把車子停到了門口。

“那邊兩個,就是你爸媽麼?”

蘇小魅指着路邊的一男一女對着我問道。

我一看還真是。

老爸老媽兩個,左顧右盼的,似乎是早早的就在這裏等着了。

“老林啊,你說我們家小星,怎麼還沒回來啊?”

我們隔着不過兩三米遠的距離,我清晰的聽到了老媽說的話。

“你問我我怎麼知道?要不你打個電話問問?”

老爸及同年的心情似乎還不錯,有心思和老媽鬥

嘴了。

大熱天的,我也不好讓他們就在那邊站着了,於是我按了一下喇叭。

誰知道老爸老媽嚇了一跳,卻並沒有意識到我在車上。

“誰這麼沒素質,嚇死人了!”

好吧,想耍酷一下都不行了。

我招呼着蘇小魅,打開了車門!

“爸,媽,我在這呢!”

我對着老媽老媽叫道。

老媽一轉過頭,看着我從旁邊的蘭博基尼跑車上面下來,身邊還帶着個美女的時候,整個人都愣了。

“你是小星,你…你這是,這位是…..”

她說話都有些吞吞吐吐了。

“這是我的女朋友,蘇小魅,我們今天開她的車回來。”

“誒呀,閨女,你開這車挺貴的吧?”

老媽聽說是我女朋友,一陣興奮的就湊了過去。

“不貴,也就三百多萬!”

“閨女你家是幹啥的啊?”

“我自己開了個小公司……”

蘇小魅和我老媽兩個人,聊的那叫一個開心啊。

老爹過去叫門衛打開了小區的大門,我們一起坐着車進去了。

我今天算是衣錦還鄉,我老爸老媽兩個也是徹底的牛逼了一下,畢竟我們家樓下停了一輛跑車。

林星找了個漂亮有錢的女朋友,這個消息不脛而走,今天竄門來看熱鬧的都不少。

蘇小魅端莊大氣,又不擺架子,讓老爹老媽很能接受,帶回來的禮物也讓他們興奮不已。

接下來,老爹老媽就跟我訴苦,說他們的公司怎麼怎麼倒黴之類的。

最後蘇小魅大手一揮,打了個電話,讓人把老爸老媽兩個人所在的公司,全部都買了下來。

我當時臉就綠了,都說了不要搞的這麼嚇人啊,嚇到兩位老人家了。

軍色誘人 吃完了飯回房休息以後,我問蘇小魅原因,蘇小魅有些嚴肅的對着我說道。

“你沒有發現,你家裏有什麼不對勁麼?”

不對勁? 寶貝甜妻AA制 本來我沒覺得有什麼,但是一聽到蘇小魅這個話的時候,我就感覺渾身一涼。

趕緊打開鬼眼一看,我們家裏的陰氣和煞氣居然要比平常重上很多。

寵妻成癮:總裁你咋不上天 這是怎麼回事?

“你沒有發現,你們家房字左側後面豎着正在建一排房子麼?”

我趕緊打開窗戶朝着外面看過去。

果然跟蘇小魅說的一樣,我回來的時候,居然沒有主意到這一點。

這是典型的“青龍擺尾煞”啊!

我趕緊出門去問老爹老媽。

這是我老爹的單位新修的。

我終於理解,蘇小魅爲什麼要把老爹的單位買下來了。

(本章完) 如此明顯,如此標準的一個“青龍擺尾煞”,如果不是有人在從中作梗的話,打死我都不相信。

“可是,這青龍擺尾煞,並不是針對我們一家的啊,這人也太狠了吧,連着整棟房子的人,都一起整了?”

蘇小魅沉吟了片刻,對着我說道。

“這個青龍擺尾煞,應該不是專業人士佈置的,上次那個歐陽鬼將不知的風水局,你知道吧?據我所知,一般厲害的風水師,都是會大局套小局的,雖然表面上來看,是一個大煞局,而實際上,會在需要的地方佈置別的引流陣法,把煞氣都引過去,造成更爲集中的效果。”

蘇小妹說的有道理,這個陣法真的不像是一個業內人士乾的。

那會是誰呢?老爹公司的不景氣和輪崗,絕對和這個青龍擺尾煞有着重要的關係,整棟樓都是公司的人,都中了風水局開始變得倒黴,公司怎麼可能一帆風順?

“那我們怎麼辦?現在就破掉這個青龍擺尾煞麼?”

我對着蘇小魅問道。

“不着急吧,反正這青龍擺尾煞,也不是一天兩天就把人給弄死了,現在出動,只能是打草驚蛇,再說收購公司的行動已經開始了,我手下的人效率都還是挺不錯的,等我們明天到你爸爸的公司去看看再說,”

我同意了蘇小魅的說法。

第二天一大清早,我們就收到了蘇小魅的人的回信,說老爹的公司,已經收購完畢了,已經催對面進行人員交接,老媽他們那個工廠,更加的迅速,老總一停手虧本的工廠還有人要,便宜就甩賣了。

我和蘇小魅一起,大清早的就降臨了老爹的公司。

老爹在公司裏面,也就是個普通的工人,我們仔細的檢查了一下老爹的公司,並沒有什麼問題。

專門找來上一任的老總,問了他修房子的事情,他說這個事情,是下面的人具體負責的,那人彙報上來的情況是,找了個風水師測量過的,說這麼修風水好。

當時我就想笑了,真的是一點風水常識都沒有啊,這樣赤裸裸的毀你的公司,你居然還當做沒事人一樣。

我和蘇小魅這邊聯合行動,趕緊派人去找當時那個負責此項行動的人,然後問那個風水師的消息。

到了這邊轉過了以後,我們徹底確定了,這名風水師就只是一個粗通風水的菜鳥。

到老媽他們的場子裏面逛了一下,我們也發現了問題。

老巧不巧的,我媽所在的辦公室外面,居然種了一大樹,這個角度,正好構成了傳說

中的樹撞煞。

而且這棵樹,怎麼看都知道,是剛剛種下去的。

樹撞煞屬於形煞,是一種比較常見的衝撞煞。

聽起來不是很厲害的樣子,可樹撞煞的危害卻着實不小。

首先,樹撞煞損財運。

正所謂“何知其人富,財氣通門戶。”

樹撞煞好比屏障擋住門窗,旺氣無法進入家宅,自然錢財流失時運不濟。

古語又有云,“門前有大樹,六畜損無數。”“門前藤繞樹,自縊無人顧。”這些都是用來形容樹撞煞的。

個人犯樹撞煞,宅主整體運勢下降、身體虛弱、容易發生意外傷害等;若是辦公室犯樹撞煞,就有可能導致團隊分散、業務難以擴展。

而我老媽的情況,顯然就是屬於後者。

我們趕忙找來了老媽他們場子的老闆,和老爹他們單位的一樣,老闆對這個事情並不知情。

於是我們對準了車間主任,開始這位車間主任,是一點也不招供,但是後來把蘇小魅給整急了,給她略釋小計,他就什麼都招供了。

原來,他也是找了個風水師,這位風水師告訴他,種一棵樹在這裏,是最好的方法,可以搶走別人的運氣,讓他升官發財。

於是這位車間主任,就利用職權之便,強行在這裏弄了一棵樹。

這當然沒有人管他,誰會再一一棵樹呢?但大家都不知道的,正是這一棵樹形成的樹撞煞,毀了老媽他們整個場子。

我們找這位車間主任,詢問了那個風水師的名字和樣子,然後和從老爹單位那邊獲取的信息一對比,果然這就是一個人。

因爲他們都有一個顯著的特點,帶着墨鏡,大風衣遮擋着自己的身體,夏天弄的跟冬天一樣。

起初並沒有打草驚蛇,是怕這位佈下什麼恐怖的風水殺陣,把我們自己給坑進去了,但現在看來,對方是一個連我都不如的菜鳥,那麼一切的事情,都好解決多了。

這種樹撞煞,非常簡單,直接暴力破解就行了。

反正咱現在已經是老闆了,叫了幾個人,把這棵樹直接給砍走了。

這邊的樹種的時間並不長,只要被移走了,就並不是什麼大問題,如果移不走的話,也是有辦法的,在辦公室的外面,貼上一個五行八卦福,就能夠解除了。

把老媽這邊的問題解決了,接下來就是最重要的自己家裏面的問題了。

錢,咱不缺,直接讓老爹他們公司,拆除這棟建築,要求恢復原樣。

這房子開始修了,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夠拆掉的,我在家裏專門準備了一張青龍壓煞符,這樣家裏的煞氣,就消除了不少。

如果是一般的風水師的話,做到這裏肯定就到位了,但是對我來說,破解掉風水局,僅僅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我老爹老媽一把年紀了,都是老老實實安安分分的人,就算是得罪過什麼人,也不值得對方下這麼大的功夫。

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性可以確定,對方完完全全就是衝着我來的。

血緣至親,這位風水師的想法,真的是惡毒啊,他想要通過我父母來影響我,對我造成傷害,這種人的用心已經險惡到了這種地步,當然是留他不得了。

我並不着急,既然他要通過對付我的親人對付我,那麼他就一定還會漏出馬腳的。

我在家裏靜靜的守護着,根據我們的推算,這位應當是對我有一定程度的熟悉之人,風水局被破了以後,他肯定就會知道我已經回家,這傢伙絕對不會在我在家的時候到家裏來搞什麼事,但今天晚上,他一定會在附近觀察!

得知了這個情況,我晚上就做好了不睡覺的準備了,如果是我一個人的話,我肯定是沒有辦法探查到他的位置的,但是很遺憾,我的身邊還有一個蘇小魅,鬼王級別的探知能力,可不是一般的人可以比擬的哦。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