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讓我幫你麼?那你跑什麼?”

“不是我想跑,而是這鬼臉……糟糕,這鬼臉受到了召喚,現在我們正在向着那邊去!”

“召喚?你是說柯雲泣?”

“除了他沒有別人了!該死的,這下完蛋了!如果讓他吸收了這詛咒之力,恐怕我們就要被他吞噬了。”

“他也能吞噬靈體?”

“只要是同源就可以,你之前不是說詛咒之力和輪迴之力是同源麼?而且柯雲泣從很久以前就在打我們的主意了。”

“不用擔心,這裏是…..對了,這裏是什麼地方?”

“鬼門關!”

“對,這裏是鬼門關,他是不可能找到我們的!”

“笨蛋,這世界上的鬼門關可不止一個,比如你上次看到的埋骨峯的那一個。”

“那又怎麼樣?”

“怎麼樣?對方的力量可以傳到這裏,就說明他在鬼門關的附近,所以我們很快就會飛到他的身邊,你明白了麼?”

第一世氣急敗壞的罵道,趙小川微微一愣,隨即臉色變得難看起來,道:“那現在我們怎麼辦?”

“怎麼辦?準備戰鬥吧!”第一世嘆息道:“不過在此之前,你先幫主我把這些詛咒之力降服了!” 地下角斗場內,秦穆然的突然出手,讓弗蘭克和他的手下都有些措手不及。

「你是誰?」

弗蘭克冷聲問道。

秦穆然目光冷冷看向弗蘭克,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場,讓弗蘭克和他的手下,都不禁感到一股逼人的寒氣。

「他們兩個是我兄弟,放開他們。」

秦穆然冷冷說道。

此刻,被按倒在地上的雷凱和曲天馳,無力看了眼秦穆然,目光中,瞬間燃燒起興奮的火花。

「老大,你,你終於來了……」

雷凱哽咽道,一副都要感動哭的樣子。

這些天,他們在地下角斗場遭遇的痛苦,簡直難以用語言形容,如果不是為了等冥王殿的救兵報仇,他們恨不得自行了斷。

如今,看到秦穆然親自出現,他們的心情,可想而知。

秦穆然看了眼雷凱和曲天馳,傷痕纍纍,有點兒心痛。

他們曾經都是自己手下的左膀右臂,手足兄弟,如今卻遭到這種待遇,秦穆然心裡自然不好受。

「我的話,不想再說第二遍。」

秦穆然的語氣,充滿几絲殺氣。

弗蘭克眉頭一皺,嘴角裂出一絲冷冷的笑容。

「你是來砸我場子的嗎?」

弗蘭克冷聲笑道。

「既然你這麼說,那我也攤牌了,不錯,我就是來砸場子的!」

秦穆然冷聲回道。

「呵呵……小子,你知道這家場子是誰開的嗎?」

弗蘭克不屑笑道。

「不管這裡是誰開的,敢動我的兄弟,你們這家場子,今天我砸定了。」

秦穆然語氣森冷說道。

弗蘭克和他的手下,都不禁發出一陣嘲諷的笑聲。

這裡是布朗家族開的場子。

作為格蘭塞堡城四大家族之首,放眼整個格蘭塞堡城,都沒人敢和布朗家族作對,秦穆然的話,在弗蘭克和他的手下聽來,就像是一個笑話。

「小子,你到底是誰,居然敢說這種大話?」

弗蘭克冷笑說道。

話音落下,弗蘭克身後的十幾名高手,早已經個個摩拳擦掌,準備出手。

「對於一個將死之人,沒必要知道我是誰。」

秦穆然冷聲回道。

在他看來,敢動他秦穆然的兄弟,今天,整個地下角斗場的人,誰也別想全身而退。

弗蘭克的神情,愈發嘚瑟。

「來人,把這個小子給我抓起來,我要讓他看看,待會兒到底誰會變成一個死人。」

話音落下,幾名高手快速出手,朝秦穆然一擁而出。

秦穆然紋絲未動,只是嘴角冷冷扔出兩個字。

找死!

話音落下,秦穆然體內,一股強大勁氣,迸射而出,無形的氣波,快速而出。

在秦穆然看來,對付這種螻蟻之輩,不需要任何技巧,直接靠著渾厚的勁氣強力碾壓就足夠了。

「啊!」

一片慘叫后,那幾名高手,被秦穆然體內射出的強大勁氣,直接沖飛出去,硬生生撞在四周牆壁上,濺射出一片片血花。

就連弗蘭克,都被震的後退幾步。

整個角斗場內,議論一片。

「哇靠,這小子看著好眼熟,他是誰啊?」

一人低聲言道。

「他好像是,華僑會的新任會長,秦穆然。」

另一人言道。

在東方娛樂城開業大典上,秦穆然在眾人眼前,團滅了野豬黨全部高手,他的名聲,已經在格蘭塞堡城小有流傳。

「他就是那個秒殺野豬黨兩大護法,團滅野豬黨高手的東方人?」

「果然實力強悍!」

一人驚訝道。

「那又如何,你們可別忘記了,這裡是布朗家族的場子,作為咱們格蘭塞堡城的頭等世家,可不是區區一個華僑會和野豬黨能比擬的存在……」

一名中年男人,不屑說道。

「不錯,這個東方人居然敢光明正大砸布朗家族的場子,不僅是他,恐怕整個華僑會都要跟著遭殃了。」

在一片議論聲中,秦穆然的神情,絲毫未改。

區區一個華僑會的會長,確實惹不起布朗家族。

但沒人知道,那只是秦穆然一個兼職罷了,他的另外兩重身份,無論是東皇,又或者是冥王,任何一個身份,都足以將布朗家族給活活嚇死。

這時候,弗蘭克似乎也已經意識到,秦穆然的身手,絕不簡單,自己不能輕敵。

「小子,有點兒實力,不過既然敢砸我們布朗家的場子,不管你有多大實力,都逃脫不了死亡的結果。」

弗蘭克冷聲說道。

「呵呵……」

「你還是先考慮一下你自己的生死吧!」

秦穆然冷笑說道。

弗蘭克眉頭一皺,一揮手,四周其餘的高手,紛紛出手,其中,甚至還有幾名古武強者。

「班門弄斧,自不量力,那就讓你們嘗嘗我元龍拳的厲害吧!」

話音落下,秦穆然周身勁氣,順著胳膊,凝聚在右拳之間。

在十幾名高手圍攻之下,秦穆然快速出拳,踏步而出,速度幾乎快到讓人眼花繚亂。

拳起拳落,凡是碰到者,非死即傷。

短短几秒鐘后,十幾名高手,幾名暗勁強者,倒地一片,九死一傷。

這時候,上官雷闕和李伯上台,將身受重傷的雷凱和曲天馳扶到一旁。

「秦會長,這兩個兄弟,就交給我們照顧吧!」

李伯說道。

此刻,整個檯子上,能站著的人,只剩下秦穆然和弗蘭克。

只待你來成佳期 弗蘭克臉色陰沉,目光掃了眼地上自己的手下,目光中露出几絲怒色。

「小子,你是真不怕死嗎?」

弗蘭克冷聲說道。

即便秦穆然很強大,可在弗蘭克看來,自己身後有整個布朗家族撐腰,他根本沒有必要害怕華僑會。

秦穆然活動十指,關節發出咯吱咯吱的脆響。

「死?你的手下已經全部報銷了,你有什麼資格和底氣說這種話?」

秦穆然冷聲言道。

「不過打倒了幾個小嘍嘍而已,沒必要這麼嘚瑟。」

弗蘭克不屑說道,說話間,他已經活動手腳,神情間帶著一絲無比的自信。

身影一閃,弗蘭克快速而出,朝秦穆然迎面而來。

秦穆然眉頭一挑,正面迎了上去,兩道身影,在碰撞的瞬間,其中一道身影,被直接擊飛出去,像泥巴一樣,被打在牆上,並砸出一個人形凹陷。

秦穆然再次站定,弗蘭克肥胖的身軀,已經被鑲嵌在牆上。

他的目光中,充滿了驚恐和絕望,臉都變的有些扭曲起來。

整座地下角斗場,都輕微晃動幾下,房頂掉下一陣灰塵,剛才,彷彿瞬間地震一般。

剛才,在弗蘭克和秦穆然接觸的一瞬間,他彷彿感覺到一股超自然的強大力量。

這種抬手間便可摧毀一切的力量,讓弗蘭克瞬間心如死灰,他的內心,彷彿已經被死亡所籠罩。 “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感應忽然之間斷了?莫非趙小川已經降服了體內的詛咒之力?”

正在牽引着詛咒之力的柯雲泣微微一驚,心中暗道。

就在這時,天空中的鬼城猛然一顫,一道巨大的暗紫色閃電從其中射出。

只聽“咔嚓”一聲,一道百丈大小的天之痕出現在天空中。

妖孽總裁寵妻不膩 衆人大驚,連忙望去,看到那百丈大小的那紫色的閃電飛入天之痕中,立刻向着四周擴散開來,形成一個巨大的圓形陣法。

陣法散發着淡淡的紫光,其中的構造更是玄奧之極。

任何人一眼望去,都有種目眩的感覺,而這本身是陣法所帶着的威壓所制。

龍傲天凝重地看着天空中的陣法,問道:“郝兄,你可曾從這陣法中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感覺?”

郝仁的目光正在觀察着鬼城。

鬼城在射出紫色閃電後,牆壁上便浮現出一張張黑霧構成的野獸、山河、人面圖案。

那些圖案上的生靈不斷地蠕動着,看起來十分的可怖和猙獰,而它們都擡頭望着天空,似乎在守望着什麼。

郝仁聽到龍傲天的話,擡頭望向天空,微微色變,驚叫道:“龍哥,這不是……”

“沒錯,是地獄之門,或者說是鬼門關出現的徵兆,就是不知道這次鬼門大開,又有什麼怪物要跑出來了。”龍傲天沉聲說道。

“莫非是鬼城召喚來了鬼門關?”郝仁驚疑不定道:“不太可能吧?畢竟鬼城也不過是死的啊!”

龍傲天微微搖頭,道:“不太清楚,但確實有這種可能!看來這次鬼城之行恐怕要死上不少人啊!”

似乎受到龍傲天的感染,郝仁也嘆了口氣,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畢竟那裏面可是有着仙的祕密啊!”

龍傲天點點頭,隨即又看向天空中…..

空中,那巨大的法陣終於成型,在噴吐着黑霧的天之痕中散發着淡淡的光芒。

隨着時間的過去,那光芒越來越耀眼,如同一顆太陽照亮四周。

“噼裏啪啦~”

一道道閃電在鬼城四周出現,將其包裹起來,接着那些閃電如同倒流的瀑布般逆流而上,向着天空中的巨大陣法飛去。

陣法似乎受到感應,凝聚的光芒化作一道巨大的光柱傾瀉而下,和凝聚成的閃電撞擊在一起。

“轟隆隆~”

雷聲滾滾,兩者相撞形成的閃電炸裂聲響徹四野,方圓百里之內,空間震盪。

原本聚集在四周的野獸生靈沒命的向着四周跑去,而那些御鬼師們也紛紛掏出各自的鬼器在身前形成一層保護膜,防止音波的衝擊。

不過即便如此,方圓百里之內的森林瞬間被推到,大地坍塌,不少御鬼師更是來不及躲避,七竅流血而死。

龍傲天,寧氏兄妹,柯雲泣,還有各個勢力的御鬼師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由色變。

有不少人心中已經打起了退堂鼓。

“還沒有進鬼城已經如此的兇險,若是進入其中,我們怎麼死的都不知掉啊!”

“對啊!裏面肯定更可怕,我們還是快點離開這裏吧!免得命都沒有了。”

正當衆人打算離開時,空中陣法的光柱和鬼城連接在了一起,同時一道百丈高的白骨大門矗立在天空中。

而在大門上面雕刻着一些山川河流,還有一些身穿薄紗,相互追逐的女子,四周五彩霞光不斷浮動,如同仙界一般,與地面的鬼城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那是飛天圖案,我曾經在華夏的甘肅莫高窟看到過,莫非這是仙門不成?”

“果然這鬼城中蘊含着大機遇,若是我們可以得到,畢竟可以長生不死啊,得到大自在啊!”

不少原本想要離開的人看到頭頂的景象,立刻停下了腳步,決定留下來。

“仙門?哼,一幫白癡,這明明就是地獄之門!”郝仁聽到四周人們的討論聲,不屑地說道。

“噓~不要吵!鬼門要打開了!”龍傲天目不轉睛的看着“仙門”,對郝仁提醒道。

郝仁一驚,連忙向着空中望去。

“吱呀~”

大門被緩緩開啓,五彩霞光從中射出,一個個龐大的身影從中慢慢出現在衆人的眼中。

“天啊!那是傳說中的龍麼?鹿角、馬臉、蛇身、鷹爪,不會錯的,那就是華夏中神話中的龍啊!”

光芒漸漸散去,一名老者看到其中的身影,驚訝地喊道。

只見其中幾十條渾身烏黑,如同金屬澆築而成的巨龍從石門中走出,不斷擺動着它們的身體,順着光柱向着鬼城飛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