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先別害怕,你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詳細的告訴我”我走到沈騰的面前詢問道。

“由於老宅子終於賣出去了,我有點高興,於是昨天晚上我把我的朋友們約了出來請他們喝酒,一直喝到晚上十點多鐘我纔回家,當我打開門的時候,那個紅衣女鬼就站在我的面前,她伸出兩隻手就把我的脖子掐住,她說要我沈家的人斷子絕孫,我根本不是自己跳樓的,我是被那個紅衣女鬼從三樓推下來的,你一定要救救我啊林道長”沈騰說到這的時候,整個人的情緒變得緊張起來。

“好了,我知道了”我說完這話便和柏皓騰走了出去。

“柏兄弟,你怎麼看這件事”我凝重的向柏皓騰問道。

“我覺得你可能救了一個白眼狼”柏皓騰苦笑道。

“這件事咱們還是去趟老宅子看看再說吧”我心裏有些不明白這個陰靈爲什麼要害沈騰。

“恩,我開車帶你去”柏皓騰也想弄個清楚這是爲什麼。當我們開車來到沈家老宅子的時候,那個女陰靈已經不見了,看起來那個沈騰說的話都是真話而不是醉話。

“這到底多大的仇,要讓人家斷子絕孫,再說了這事情都過去一百年了又何必糾纏呢”柏皓騰在一邊嘆着氣說道。

“真是冤孽啊”就在這個時候,我們又看見了前天那個滿頭白髮拄着柺棍的老太太,她走到了我們的面前望着沈家大宅子說道。

“大娘,你知不知道這沈家發生過什麼事”我向那個老人詢問道。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老人根本就不願意回答我這個問題。

“再找別人問問吧”柏皓騰提議道,我點點頭表示贊同。

就在鎮子的東頭的一個大宅子裏我們看到了一個七十多歲的老爺子閉着眼睛坐在藤製的搖椅上曬着太陽,他的右手裏拿着一個老式的收音機。

“大爺,我想跟您打聽個事”我走到那個老人家的身邊蹲下來輕聲的說道,我生怕嚇到那個老爺子。

“你們是誰啊”老爺子睜開眼睛看着我跟柏皓騰問道。

“我們倆是沈家的後人的朋友,想問問這沈家的事”柏皓騰插了一句問道。

“我什麼都不知道,你們別問我”老爺子驚恐的對我跟柏皓騰說道,我們倆看到得出來這個老爺子肯定知道沈家發生過什麼。

“老爺子,只要你願意告訴我們沈家發生了什麼事,這錢就是你得了”柏皓騰從兜裏掏出兩千塊錢現金遞給了那個老爺子。

“我不要錢,我想要你那塊手錶”老爺子看着柏皓騰手腕上的那塊手錶說道。

“行”柏皓騰咬着牙把手錶摘下來遞給了那個老爺子,那個老爺子不客氣的將手錶接了過來戴在了自己的手上。

“你們倆想知道什麼”那個老爺子說這話的時候也不看我們倆,就盯着手腕上的手錶看。

“我們想知道沈家大宅子鬧鬼的事”我直接了當的問道。 “唉,這件事要從一百多年前說起,當年的沈家在我們秀才鎮那絕對是個大地主,家裏田產百畝,還有錢莊布莊…..。很對人對地主的印象都不好,認爲絕大多數地主都是周扒皮,想盡辦法剝削老闆姓的錢財,這可真是大錯特錯。他們沈家有錢,也帶動了我們秀才鎮的百姓致富,當時很多人都羨慕我們秀才鎮的百姓過的是豐衣足食,這真的要謝謝他們沈家”老爺子說到這的時候停頓了一下。

“大爺,你接着說”我繼續問道。

“沈家也是我們鎮子的大慈善家,他們沈家年年都會拿出一大筆銀子來給我們大家修路,挖井,幫助那些困難家庭。提起沈家鎮子裏沒有一個人不豎起大拇指,直到那個狠心的女人來到沈家一切都改變了”老大爺說完這話的時候從兜裏掏出一根菸點燃抽了起來。

“那一年是冬天,下着鵝毛大雪,有兩個乞丐途徑我們鎮子上要飯,他們倆是一對父女,由於天氣實在太冷,那個女子的父親凍死在鎮子的西頭,後來是好心的沈家大爺拿出大洋買了一副上好的棺材幫那個女子把老乞丐給葬,沈家大爺葬了老乞丐後又拿了不少大洋給那個女子讓她回家,那個女子沒有要沈家大爺的錢,而是求沈家大爺收留她,給她一口飯吃。沈家大爺心善,反正他們家的下人也多,不差這個女子一口飯,於是沈家大爺就收留了這個乞丐女子。剛開始的時候這個女子表現的很好,什麼活都搶着幹,深得沈家人的喜歡,也深得沈家大爺的喜歡。沈家大爺的夫人是個明白事理的人,她知道老爺喜歡這個小丫鬟,於是他就找這個女子談了一下,想讓這個女子嫁給沈家大爺,這個女子一聽可以嫁給沈家大爺她高興的不得了,因爲她知道給沈家大爺做姨太的話以後就不用幹活了,而且還可以穿金戴銀吃香喝辣的所以她毫不猶豫的就打贏了”老大爺說到這的時候拿起放在藤椅邊上的茶水喝了一口。

“這個女子嫁給沈家大爺以後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她好吃懶做不說還經常的打罵下人,沈家大爺說了這個女子很多次,可是這個女子根本就不聽,依然我行我素。終於有一天這個女子跟下人通姦被沈家大爺抓了個正着,沈家大爺很氣憤,他當時就給那個女子寫了一封休書。無論那個女子怎麼跟沈家大爺道歉求情,沈家大爺也不原諒她,這件事再鎮子裏傳的是沸沸揚揚的。在那個年代女人跟別人通姦是很丟人的,那個女子覺得自己已經沒有臉面再活下去了,於是那個女子穿了一身紅衣就在沈家那處老宅子裏上吊自殺了,她曾留下一封血書給沈家人,大體的意思就是說她死後作鬼也不會放過沈家人”

“就在那個女子吊死的第二天晚上,她就化爲厲鬼去找沈家人算賬,沈家大爺以及沈家大夫人都被那個女子推進了他們家後院的井裏淹死了,沈家的那些下人更是嚇的四處躲閃。第二天沈家大爺的兒子就從縣城趕了回來,當那個沈家公子得知這件事的時候他請了縣城一個很厲害的道士來家裏驅鬼,後來是什麼情況就不得知了,因爲沈家公子把這件事給封鎖了,他不想沈家的醜聞被外人知道。沈家大爺的死沈家就開始變得破敗了,沈家公子賣了田產還有錢莊就消失不見了,再後來那間老房子就沒安寧過,一到晚上的時候那間老宅子就會發出女人的哭鬧聲。沈家大宅子旁邊住的人家嚇的都搬到城裏住了,後來鎮子年輕的後輩也都搬走了,就剩下我們這些七老八十的人還留在這個鎮子裏,雖然我們的兒女經常勸我們跟他們去城裏住,可我在這鎮子住了七十年了,我捨不得走,好了,我已經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們了”老爺子說完這話眼睛一閉繼續曬太陽。

“走吧柏兄弟”此時我的臉色有些難看,我的心裏也有點內疚,柏皓騰說的沒錯,我確實救了一個白眼狼,我這心裏還真是對不起那個沈騰,要不是我放走那個陰靈的話他也不會落得如此下場。

“恩”柏皓騰什麼都沒說點點頭跟在我的身後。

“要是這女陰靈知道沈騰沒死的話,她一定還會去再找沈騰”我一邊走着一邊對柏皓騰說道。

“沒錯,這個女陰靈肯定不會放過那個沈騰的”柏皓騰也同意我說的。

“冤冤相報何時了啊,這女陰靈又何必呢”我嘆了一口氣說道。

“事情因咱們倆而起,這件事咱們倆必須要管”柏皓騰慎重的說道。

“對,這件事必須管”我點着頭應道。

“這樣的陰靈根本就也沒有必要留她在世間”柏皓騰說這話的時候身上有一絲殺氣滲出,柏皓騰的心情我理解,這陰靈實在有點過分了,居然欺騙我們倆的同情心,就連我現在都無法原諒那個女陰靈。

“是啊,如果那個女陰靈害死了沈騰的話,就等於是我們倆助紂爲虐,實在不能容忍”我心裏也動了殺念,這也是我活了這麼大第一次,以前我總會試着去給那些作惡的陰靈一些機會,畢竟他們曾經也是人。

“咱們倆趕緊回去準備一下吧,晚上就在醫院來個守株待兔等她來”

“好的”我點頭應道。

在我跟柏皓騰回去的路上,柏皓騰給暮婉卿打了一個電話讓她帶着王鶴瞳晚上到醫院幫忙,柏皓騰是準備讓這個女陰靈有來無回。

回到茅山堂我跟柏皓騰開始準備起來,我拿起狼毫筆就開始畫起符咒,我畫了三張符咒我這身上的汗就不停的往下流着,我體內的道力也被這三張符抽走了一多半。我這次畫的符咒乃是上級符咒名爲“天雷符”,使用天雷符咒是非常消耗體內道力的,將天雷咒甩出去的時候它會化爲一道手腕粗的雷電威力十分的強大,一切紅厲鬼以下級別的陰靈被天雷破符咒擊中都會魂飛湮滅。

“看來林兄弟你這次是不打算放過那個女陰靈了”柏皓騰望着我畫的那三張符說道。

“像這種邪惡的陰靈留不得,這件事也算是我種下的因,我必須自食其果”我將這件事的責任全部攬在了我的頭上。

“這件事也有我的責任”柏皓騰拍着我的肩膀說道。

“不好意思柏兄弟,讓你也跟着受連累”我不好意思的對柏皓騰說道。

“你這話說的就見外了,咱們哥倆誰跟誰啊”柏皓騰爽朗的笑道,不知道爲什麼,跟這個柏皓騰在一起會讓我感覺很輕鬆,不像以前那麼累了。

“師傅,柏師叔,你們這倆是打算幹嘛”二柱子擡起頭看着我們倆在那忙活着問道。

“晚上我要跟你師傅出去辦點事”柏皓騰含糊其辭的說道,他不想跟二柱子說的太多。

“我也跟你們倆去吧”二柱子把手裏的《道德經》放在茶機上說道。

“今天晚上你老實的待在茅山堂哪都不要去”我對二柱子囑咐道,畢竟我們面對的這個陰靈的實力不低,究竟是什麼等級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這個陰靈在死的時候心中含有極大的怨氣,所以她死了以後怨氣也大,而且人死的時候如果穿的是紅衣,她化爲厲鬼的機率也特別大,別問我爲什麼,這我也是聽我師傅說的,反正我師傅說的話肯定會有他的道理,等這件事晚上我還是問問暮婉卿吧,估計她應該知道。

“你們倆就帶上我唄”二柱子有些不甘心。

“二柱子,你要是這麼不聽話的話,你就趕緊回家”我拉着個臉子對二柱子說道。

“我聽話,我就在茅山堂待着”二柱子就怕我趕他走,他只好妥協。

下午六點多鐘,我跟柏皓騰從茅山堂離開就去賓館接暮婉卿了,我們四個先是找了一個小飯館簡單的吃了一點飯然後就趕到了市中心醫院,等我們走到重症監護室的時候,我看見孫偉紅着眼睛在門口守護着。

“林師傅,你來了”孫偉走到我的面前客氣的打着招呼,當他看見暮婉卿的時候眼睛一亮,他被暮婉卿的美貌深深的吸引住了。

(感謝訂閱的朋友們,網站還有打賞功能,有錢的土豪可以多多的打賞,打賞的多可以加更。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遠遠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沈騰他怎麼樣了”我關心的問道。

“命是保住了,但兩條腿粉碎性骨折,看來下半輩子他要靠輪椅生活了”孫偉嘆了一聲說道,此時我的心裏也感到深深的自責,這件事主要還是怪我。

“孫偉,你回去吧,這裏就交給我們了,你待在這有些礙手”我對孫偉說道。

“這件事麻煩你了林師傅,那我回去了”孫偉點着頭說道,他也知道我來這是捉鬼的,當他走到暮婉卿身邊的時候不由的多看了暮婉卿兩眼,而暮婉卿則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她根本無視孫偉的眼神。

孫偉知道自己留在這也幫不了什麼忙,況且自己的膽子還小,一旦看見那個紅衣女鬼的話弄不好都能嚇尿了。

“暮道友,我有件事不明白,想請教你一下”我轉過身認真的向暮婉卿問道。

“你說吧”暮婉卿望着重症監護室的沈騰說道。

“爲什麼身穿紅衣而死的人變厲鬼的機率比較大”我向暮婉卿討教道。

“你回答我一下,人死了以後身上產生的煞是什麼煞”暮婉卿轉過身向我問道。

“人死了以後身上產生的煞爲白煞”我答道。

“那什麼可以當白煞”暮婉卿又問道。

“身上掛紅可以擋煞”我又答道。

“沒錯,如果誰家有死人的話,去幫忙的人都會在身上佩戴一塊紅布用來遮擋死人身上散發的煞氣,一旦被煞氣侵體將會大病一場,這你們都是應該知道的。如果人死的時候身穿紅衣的話,那麼他身上的煞氣就會被身上的紅衣擋住散發不出去,這樣的話會讓她體內積攢的怨氣變得越來越濃,接下來會怎麼樣我就不用說了”暮婉卿的話說的很簡單也很容易讓我理解。

“大師姐,這個陰靈罪大惡極不容饒恕,今天晚上不要手下留情”柏皓騰陰着臉子對暮婉卿說道。

“你們倆老大不小了,以後你們倆個做事別再馬馬虎虎了,做什麼事一定要三思而行”暮婉卿皺着眉頭對我們數落道,我跟柏皓騰則是像兩個做錯事的孩子低着頭不語,而王鶴瞳則是站在一旁捂着嘴看着我們倆偷笑。

“知道了大師姐”柏皓騰點着頭應道,而我則是什麼話都沒說。

“這樣吧,柏皓騰跟王鶴瞳你們守着走廊的西頭,我跟林不凡守着走廊的東頭”暮婉卿對我們幾個吩咐道。

“我可不可以跟林兄弟一組”柏皓騰看着王鶴瞳有些頭疼。

“不可以,柏師兄我有很多話要跟你說”王鶴瞳走到柏皓騰身邊挽起他的胳膊就把柏皓騰拽到了走廊的西頭,王鶴瞳露出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看着柏皓騰。

我跟暮婉卿也沒有說話,我們倆默默的向走廊的東頭走了過去,原本我想找個話題跟暮婉卿聊聊來着。當我轉過頭看着她那副冰冷麪孔的時候,我想說的話一下掐在了喉嚨裏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你想跟我說什麼嗎?”暮婉卿倒是看出來我的目的了。

“沒什麼”我搖着頭說道。

“噢”暮婉卿只是噢了一聲,再就沒說什麼,我們倆坐靜悄悄的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我感覺這氣憤實在有些尷尬。

王鶴瞳這兩天是特別的想念柏皓騰,要不是她師姐看着她的話,她早就來找我們倆了,王鶴瞳晚上見到柏皓騰先是一頓埋怨,然後她就摟着柏皓騰的胳膊不放,暮婉卿知道王鶴瞳喜歡柏皓騰,對於這件事她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有去管王鶴瞳。

“柏皓騰跟鶴瞳挺般配的”我望着走廊西頭的王鶴瞳還有柏皓騰莫名其妙的說道。

“可惜他們倆註定不能在一起”暮婉卿惋惜的說道。

“柏皓騰其實也不容易”我嘆了一聲說道。

“如果柏皓騰他有一天傷害了鶴瞳,我是不會放過他的”暮婉卿說這話的時候她的身上散發着冰冷的寒氣。其實我跟暮婉卿心裏知道柏皓騰是不會傷害鶴瞳的,雖然柏皓騰跟王鶴瞳很親密,但是他們從來沒有越過那道防線,就從這一點暮婉卿才放心王鶴瞳跟柏皓騰在一起。

到了晚上八點,原本寂靜的醫院開始變的熱鬧了起來,走廊裏出現了很多陰靈,他們有的互相聊着天,有的目光呆滯的望着窗外,其中還有兩個陰靈坐在了我個恩暮婉卿的身邊,而我們倆則是無視這些陰靈,這些陰靈同時也無視着我們。在中國,陰靈出現最多的地方第一個是墳場,第二個是殯儀館,第三個就是醫院。

待到晚上十二點左右,那個紅衣女陰靈也沒有出現,此時的我有些昏昏欲睡,關鍵是我早上起的有點太早了。

“來了”暮婉卿低聲的對我說道,此時的我強打着精神觀察周圍的情況,柏皓騰他們也留意到一股強大的怨氣向那間重症監護病房靠近。

一眨眼的功夫,那個紅衣女陰靈就出現在了重症監護室的門口,她透過玻璃一臉陰笑的看着躺在病牀上的沈騰,就在那個陰靈要推門進去的時候,暮婉卿掏出四張符咒分別貼在了兩壁的牆上,還有棚頂以及地上。

“無關的孤魂野鬼請速速離開”暮婉卿從椅子上站起來對走廊的那些陰靈說道,暮婉卿說這話的時候夾着一絲道力,那些陰靈聽到暮婉卿的話感到有些恐慌。

當那些無關陰靈準備穿牆而過的時候,他們的身子一下子被牆壁反彈了回來,我知道肯定是暮婉卿貼在牆壁上的符咒起了作用。那些陰靈無奈只好越過我們的身邊跑出醫院,此時我跟暮婉卿緩步的向那個紅衣女陰靈走了過去,柏皓騰跟王鶴瞳也起身向紅衣女陰靈慢慢的靠近。

“這是我與沈家人的恩怨,希望你們外人不要插手”那個紅衣女陰靈此時的臉變成了綠色,她的眼角慢慢的往下流着血水,她的舌頭也伸到下巴下面,一般吊死鬼都是這副德行,她的實力跟劉梅差不多都是紅厲陰靈上級。一陣陰風襲來將紅衣女陰靈的頭髮吹得四處飄散,如果孫偉在這的話肯定會被嚇尿。

“我好心救你,你卻殘害世人,即使你與沈家人有恩怨,那已經是一百年前的事了,該死的人已經都死了,你又何必糾纏他們沈家的後人不放呢,況且這件事跟沈家人無關,是你錯在先你就不能怪沈家人休了你”我面無表情對那個紅衣女陰靈說道。

“你知道個什麼,他沈家大爺給我娶進門以後,剛開始的時候還挺喜歡我的,天天都會來找我,可是後來他就開始厭煩我不來找我了,我跟別的男人在一起難道我有錯嗎!他沈家人害的我臉面盡失還準備讓我浸豬籠,我要報復他們,我要讓他們沈家人斷子絕孫”紅衣女陰靈根本就不覺得這件事錯在她的身上,她說完這話的時候身上散發着強大的陰氣。

浸豬籠作爲舊時的一種刑罰,就是把犯人放進豬籠,在開口處困以繩索,吊起來,放到江河裏淹浸,輕罪者讓其頭部露出水面,浸若干時候;重罪者可使之沒頂,淹浸至死。如果在古代一個女子在婚前(訂婚)或者婚後,對她的未婚夫或丈夫不貞,並與其他的男的有染,她丈夫可以把她妻子抓去浸豬籠,就是把人放在竹子編成的籠裏然後丟進水裏活活淹死。

“既然你這麼說的話,我覺得咱們之間已經沒得談了,今天完全是你咎由自取,那你就不能怪我不手下留情了”我一邊說着一邊緩步的走向那個紅衣女陰靈,暮婉卿則是站在我身後沒有出手的意思,他覺得這個紅衣女陰靈我自己完全可以解決,王鶴瞳跟柏皓騰則是慢慢的向那個紅衣女陰靈靠近。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攝,天雷破”我將手裏的天雷符咒向那個紅衣女陰靈甩了過去,紅衣女陰靈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威壓向他襲了過去,她猛的向後跳了一大步,只見一道手腕粗的雷電擦着紅衣女陰靈的鼻子尖劈了下去。

“嘭”的一聲,醫院的水泥地面被那道雷電劈出一個深約一米的大坑,幸好這是一樓,這要是在二樓的話地面一準會被劈出一個大窟窿。

此時那個紅衣女陰靈驚恐的看着我,他被我剛纔露的那一手嚇的不由得向後退了兩步。紅衣女陰靈她不敢面對我,她轉過身疾步的向柏皓騰和王鶴瞳衝了過去。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攝”柏皓騰和王鶴瞳同時將手裏的誅邪符向那個紅衣女陰靈砸了過去,兩張符咒化作兩個直徑約二十釐米的火球迎面砸向紅衣女陰靈。

紅衣女陰靈現在是看出來了,她自己根本就不是我們四個的對手,她一個閃身就向右面的牆上撞去。

(感謝訂閱的朋友們,網站還有打賞功能,有錢的土豪可以多多的打賞,打賞的多可以加更。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遠遠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紅衣女陰靈現在是看出來了,她自己根本就不是我們四個的對手,她一個閃身就向右面的牆上撞去。

暮婉卿看出來這個紅衣女陰靈想逃的意圖,她將體內的道力打在了右面牆上的符咒上。

“砰”紅衣女陰靈身子撞在牆上重重的反彈了回來。

“轟”柏皓騰的誅邪符化成的火球狠狠的砸在了那個紅衣女陰靈的左肩上,給那紅衣女陰靈砸的是陰氣四散。

正當我掏出天雷符的想要甩向那個紅衣女陰靈的時候,那個紅衣女陰靈“噗通”一聲跪在了我的面前。

“這位先生,我知道你是個好人,求你放過我吧”紅衣女陰靈跪在我的面前向我求饒。我把剛要甩出去的天雷符咒又收了回來,我始終還是沒狠下心。

“林兄弟,不能心軟”柏皓騰衝我喊道,就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那個紅衣女陰靈“嗖”的一下就向我的胸口撞了過來。

“嘭”我被這個女陰靈一頭撞飛出去,我明顯能感受到我胸前有兩根肋骨被那個紅衣女陰靈給撞斷了。

“噗”我口噴一道鮮血倒在了暮婉卿的身邊。

“去死吧”紅衣女陰靈根本就沒想放過我,她覺得留下我就是她的絆腳石,她嘶吼一聲就向我的身上飛了過來,此時的我根本無力抵抗那紅衣女陰靈的攻擊。

“得寸進尺,自作孽不可活”暮婉卿說完這話的時候她將張天師符印狠狠的向那個紅衣女陰靈的頭部砸了過去,紅衣女陰靈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我的身上,她根本就沒有留意我身邊的暮婉卿。

“轟”暮婉卿的張天師符印砸在那個紅衣女陰靈的頭上,直接給她砸了個魂飛魄散。

“謝謝”我望着暮婉卿說完這聲謝謝就暈了過去。

“這個林哥心腸太善良了”王鶴瞳蹲在地上心疼的看着我說道。

“趕緊把他扶回去吧”暮婉卿看着我這個樣子她的心情很複雜。柏皓騰把我從地上扶起來背到背上往醫院外走去。

上次受的傷剛好沒幾天,結果我這次又受傷了,而且這次受的傷可不輕,胸前的兩根肋骨骨折,我對自己也是無語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二柱子坐在我旁邊紅着眼睛看着我,柏皓騰,王鶴瞳還有暮婉卿他們三個都在我的身邊守着我。

“怎麼樣了林兄弟”柏皓騰見我醒來關心的向我問道。

“沒事”我搖着頭無力的說道,此時我的臉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我看見我的胸口上貼着一道治癒符咒,估計這十有八九是暮婉卿畫的。

“你胸前的兩根肋骨已經被我接上了,你不要亂動,等休養幾天就好了”暮婉卿雙手抱胸對我囑咐道。

“謝謝你”我衝着暮婉卿擠出一絲微笑說道。

“林哥,你昨天晚上爲什麼不出手殺了那個陰靈,你要出手的話你就不會躺在這裏了,你這真是活該”王鶴瞳沒好氣的埋怨道,我什麼都沒說只是尷尬的對王鶴瞳笑了一笑。

“好了鶴瞳,事情已經發生了,你就別說林兄弟了”王鶴瞳聽柏皓騰說完這話就不再說話了,王鶴瞳看着我的眼神中有點幽怨還有一絲關心。

“疼不疼”柏皓騰接着向我問道。

“疼”我苦笑道。

“疼就對了,活該,咱們去的時候都怎麼說的,你這真是自找的”柏皓騰沒好氣的對我說道,而我則是對着柏皓騰翻了個大白眼,他剛纔還讓王鶴瞳別說我,沒想到這個傢伙也來數落我。

“唉”我現在腸子都悔青了,我心裏也在責怪自己的心太善良了,如果我繼續這樣下去的話,早晚有那麼一天我會把我自己給害死。

“既然你沒什麼事的話,那我跟鶴瞳就先回去了,柏皓騰你留下來照顧林不凡吧”暮婉卿對林不凡吩咐道,我轉眼看向暮婉卿的時候,我能看到暮婉卿的眼球上有紅血絲,看來她這一晚上是沒閤眼。

“大師姐,讓我留在這陪一會林哥,我等晚上再回去好不好”王鶴瞳拿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向她大師姐說道。

“好吧,那我先回去休息了”暮婉卿說完這話就走出了茅山堂。

“嘚瑟,使勁嘚瑟,真是不聽話的孩子”這王鶴瞳剛剛還是小喵咪,這暮婉卿剛走出茅山堂她就變成了一隻老虎。

“我困了,我先睡會”我趕緊把眼睛閉上假裝睡覺。

“柏皓騰,你翅膀硬了是不是”王鶴瞳從沙發上站起來左手掐腰右手指着柏皓騰大聲的喝道。

“鶴瞳師妹,你這話啥意思啊,我也沒得罪你吧”柏皓騰一臉無辜的看向王鶴瞳說道。

“我給你發微信讓你求我大師姐給我放出來,你爲什麼不去”王鶴瞳很生氣的指責着柏皓騰。

“不是我不去,你大師姐的脾氣你也知道,我要是求她的話,她肯定會說我,沒準還能連累你呢”柏皓騰苦着臉對王鶴瞳解釋道,此時的我把臉轉到沙發的一則有些忍不住想笑。

“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你覺得我是累贅不願意帶着我是不是”王鶴瞳是越說越生氣,她此時氣的是滿臉通紅。

“我要是嫌你累贅的話,我早就給你扔了……”柏皓騰說話的聲音越來越低。

“柏皓騰,你要是敢扔下我的話,你就死定了,我王鶴瞳是什麼人想必你也清楚”王鶴瞳這句話也徹底給柏皓騰幹無語。

二柱子則是一臉驚訝的看着王鶴瞳,他沒想到這個王鶴瞳發起飆來居然這麼兇悍,二柱子是被王鶴瞳給嚇到了。

“林兄弟,你要是想笑你就笑吧,別憋壞了”柏皓騰看着我在那憋着笑他都跟着難受。

“哈哈,咳咳”最後我還是忍不住的笑了起來,我是一邊笑一邊咳嗽着。

“林哥你先別笑,我問你個問題,你說我大師姐她漂亮不漂亮”王鶴瞳認真的向我問道。

“怎麼忽然問我這個”我疑惑的問道。

“你先認真的回答我的問題”

“暮道友算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人吧”我如實的說道。

“那你喜歡我大師姐嗎?你要是喜歡的話我給你做個媒,我能看出來我大師姐對你不反感”王鶴瞳說這話的時候一臉認真的樣子根本就不像開玩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