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找死!”齊和平自信能把宋德華捆在地上,所以他也不打招呼,直接向宋德華撲了過去,妄圖以自己身體的優勢將宋德華按在地,然後打,好好的揍。

只是齊和平萬萬想不到的是這個眼起來不起眼的男人居然那麼厲害,剛剛自己撲去的時候居然被對方踹了一腳,這讓齊和平連連後退幾步有些發楞。

公冶德此時也反應過來了,見齊和平吃虧,也撲了上去,他要幫自己兄弟!

只是下一刻他也被宋德華踹了一腳,連連後退,站着不敢向前。

“再來一次,我丟你們出去。”宋德華對方眼前兩人簡直簡單的不能簡單了,隨便一腳就把他們全撩到一邊去了。

齊和平和公冶德內心氣憤,可是他們真的不敢上前了,對方那副輕鬆模樣告訴他們,再上前吃虧的還是自己。

哧!

就在這是公交車卻來了個緊急剎車,公交車上的人全部被嚇了一跳,車如虎呀,他們都以爲出事故了呢。

結果衆人看到的卻是在公交車前面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輛黑色加長的車,勞斯萊斯?!

衆人視線頓時全部集中在勞斯萊斯車上,那是真的勞斯萊斯!

“公冶德,我,我沒看錯吧?”齊和平現在心裏有些恐慌起來,他依舊記得剛剛眼前這個穿着一般的傢伙打着電話說把勞斯萊斯開過來什麼的。

“沒,沒錯。”公冶德感覺有些荒唐,這是真的勞斯萊斯,電視上,雜誌上他研究過很多次。當初有點錢的時候他甚至幻想自己買一臺,可是上千萬上億的數字嚇的他到現在還記得,那是有錢人的玩具,而不是他們的。

“買了個表的。受夠你們了!”宋德華看眼剛剛在公交車裏嘲笑鄙視他的人,他實在不想和這些人計較什麼,目光短淺,沒常識。

有心的乘客都知道剛剛是宋德華在講勞斯萊斯,而眼前就出現勞斯萊斯,那麼證明對方真的是有錢人。所以即便此時宋德華在罵人他們都不敢吭聲,而是帶着畏懼看着宋德華。

“你們,下車!”衆多乘客真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是觀看的時候突然看到這個有勞斯萊斯車的人卻對着那八個美女吼了起來。

衆人不明所有,難道對方敢公然把八個美女搶走?然後……衆人想都不敢想,這太瘋狂了,連司機都開始額頭見汗,不知道該不該挺身而出。

宋德華在氣惱呢,當初高慕和安麗在的時候自己被人說幾句她們還會挺身而出維護自己,倒是這八人卻是和自己沒關係一般。宋德華不是要女人保護,但宋德華在意對方願意不願意做自己女人。這下宋德華知道強扭的瓜不甜了,所以宋德華內心在想等下又的開始實施泡妞了。

“兇什麼嘛,下車就下車。”紅中有點生氣看着宋德華,最後還是下車了。

“哼!”接着七個美女也看向宋德華冷哼下車,直接走向勞斯萊斯。來到勞斯萊斯的時候車門自動打開任他們進入。

“這……”齊和平張大嘴巴卻是忘了合上,難道一部勞斯萊斯就把八個女人一次性搞到手了?豪車居然如此重要!

“嗎的,人比人氣死人!”公冶德氣憤,但卻感覺自己完全沒有底氣,甚至懊悔自己剛剛吹牛,說自己月入多少,跟人家比起來自己算個鳥。

公交車陷入沉靜,而宋德華也下了車,直接向勞斯萊斯走去,坐在駕駛室上。熟練的一陣擺動,勞斯萊斯瞬間漂移開來轉個三百六十度接着馬力一開咻聲向前面飛也似的開去。 “美女,你叫什麼名字?”勞斯萊斯的車身很長,改裝過的勞斯萊斯讓宋德華可以好好欣賞着坐在後面的美女,此時宋德華正問坐在自己身後的美女。

“小北!”美女冷冷道,反正八人對宋德華是沒好感的,甚至還時不時想着怎麼出手殺了宋德華。

“小北,你們八姐妹裏,誰最大呀?”宋德華感覺自己在哄小孩子。

“關你屁事。”另一個女人插嘴了,是那個叫白板的。

“白板,原本我看你那麼白是最溫柔的,想不到……”宋德華想說胸大沒腦。

“哼!”白板冷哼。八人裏每一個對宋德華有好感的,因爲宋德華在她們心裏是壞人。

“得,女人最大,今天我做你們司機,帶你們去將大奶奶,二奶奶,三奶奶什麼的。”宋德華胡扯道。

“爲什麼你們八個取那麼奇怪的名字呀。”打破沉默,泡妞第一手法。

“關你屁事!”後面又是白板的咒罵,不過不受泡的女人都這樣。

宋德華沒辦法,只好死纏爛打了,這個是泡妞都需要會的。你管對方喜歡不喜歡,纏上再說。反正就是一直嘮叨,雖然會讓對方反感,但宋德華不是隨便嘮叨,而是設計謀,帶風趣。

“你有完沒完?”在車裏八女實在受不了宋德華在講話,頓時反抗。她們大多是十八九歲,心裏裝的都是白馬王子,可不是宋德華這個穿着沒品位的男人。即便宋德華是開着勞斯萊斯,但也是穿着黃袍不像太子的貨,她們可不喜歡。

宋德華當作沒聽到在一邊感慨:“這麼多人喜歡我,俺表示壓力真的很大!以後豈不是有三老婆,四老婆,五老婆,很多老婆了?”

ωwш •тт kΛn •c○

“噁心!”白板一副要吐的樣子。這段時間裏就數白板和宋德華唱反調的時間最長,其他人則半理半不理。

而宋德華將目標也是定在白板身上,能理對方就行,起碼可以突破。

“書上記載,女孩噁心想吐,那就是懷孕了!說,是誰的?”宋德華一聽後計上心來,臉上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白板粉臉通紅,但卻一口起堵住說不下去,最後還是咬牙接着道:“流氓!”

“我就流氓你,如果你不服氣,你流氓我。我隨即洗乾淨躺好等着你。”宋德華還是那麼一本正經。

但這話卻讓除了白板外其他七個女人偷笑起來,宋德華的話太有意思了,別人還流氓你呢?洗乾淨躺好等着?做夢吧?!

“我看你就不是什麼好東西!”白板狠狠的盯着宋德華,如果眼神可以殺人,宋德華早已被千刀萬剮。

“我是個高尚的男人,爲了心愛的女人願意以身相許,不知道你需要我提供服務不?美麗的小姐?”宋德華調戲白板。

“你!”白板又是一口氣上不來,她真的服了對方,但卻拿他沒辦法。

“我很好,你如果和我好,我就更好了。”宋德華嘻嘻一笑。

“你,你不是人!”白板快瘋掉了,本來就沒經歷戀愛,此時聽到宋德華的一再挑逗和調戲搞的她臉上通紅,但那暗示卻深刻挑逗着她,讓她腦海總是浮現宋德華的樣子。

“我沒對高慕好、安麗好,她們都對我很好。”宋德華笑嘻嘻的說道,內心現在最喜歡的還是高慕,那家很體貼溫柔。

“高慕,安麗又是誰?”白板腦袋開始有點暈了,眼前這個傢伙似乎還真有幾個老婆。可是長的這樣,穿的這樣……

“以後通通是我老婆。”宋德華眼中閃過一絲溫柔,高慕是個溫柔的,安麗也是刀子嘴豆腐心。想到這裏宋德華的臉上的表情也在一剎那間變得不一樣起來,那是幸福的味道。不過在宋德華的心裏還是知道,要娶的話首先要把王敏娶了先,王敏做大老婆。

老婆就是要實用型,賢妻良母。在宋德華的心中,要想做他真正的老婆必須要經歷許多,而不是矯生慣養的女人。

“你結婚了嗎?你知道一夫一妻是什麼嗎?”白板一陣頭疼,她感覺眼前的這傢伙說話亂來,做事也亂來。

“拜託,這年頭有錢有關係,我自己建立一個小國家都可以,全部住的是我老婆又怎麼樣?”宋德華語氣裏帶着一絲鄙視。他見多了,有錢沒有什麼辦不到的。

有錢了女人娶幾個,房子搞幾棟,車子打包,這些都很簡單正常的事。

白板旁邊的女人終於忍不住了:“白板妹,這傢伙就是個神經病,你跟他瞎扯什麼呢?”

“條子姐,我也是現在才知道他是神經病嘛!”白板居然學着孩子一般嘟了嘟嘴,這讓宋德華看的流口水。這是多純的女人呀!

現在宋德華腦海無數幻想,看着風情萬種一般的白板。

“條子美女,我是神經,但你打的贏我嗎?”宋德華詭祕笑道。

“打不贏!”條子是個大眼睛的美女,不過表情卻沒白板的可愛。此時聽到宋德華的話後直接冷冷道。

“那你連神經病的人都不如!”宋德華笑了。

“你!”條子的大眼睛彷彿要射出光芒來一般,但最後卻扭頭不說話了。

“肯定能打贏你,只要給我們逮到機會,你還是自己小心吧!”白板見條子被宋德華欺負馬上爭辯道。

“那就比神經病還神經了!”宋德華懶懶道。

“你怎麼這樣的,討厭!”白板氣不打一處出,打的贏也不是打不贏也不是,這人怎麼出這樣的題目來刁難她們。

“我在秀我的智慧,所以你們以後得臣服我,我是你們的男人呀!”宋德華高傲道。

“切!”衆女鄙視,但卻沒再說話。她們怕宋德華又利用語言漏洞來刁難她們,乾脆就不說話了。

“怎麼?不服氣呀!”宋德華知道眼前的女人還是沒把他當一回事,不過情況比剛開始的好,起碼不會不再說話。只要對方開口就好辦了,時間那麼長,愛情都是用時間磨出來的。

“就你?我認識一個年輕人,前幾年拿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學位,回國後白手起家,兩年時間就擁有一家資產高達千萬的公司。這纔是真男人,人家長的也比你好看,憑什麼讓我們臣服你?就你這身穿着加起來比不上人家一條領帶錢吧?”白板嬌哼一聲,“人家比你有錢,比你帥。這纔是我們姐妹幾個的對象,而你?回去好好整整行頭,洗個澡醒醒吧。”白板繼續打擊。

“我去年買個了表的!那叫小白臉型,哥哥是實在型,低調。”宋德華最討厭女人在他面前對另一個男人比他強了。一提到這個宋德華就有種想去把那人滅掉的感覺。對方可是在和自己的女人搶印象分呀。

“呸!”白板得意,終於看到宋德華生氣的樣子,白板心裏頓感愉快,無比順暢呀。

“千萬資產而已,比的上我這部車?”宋德華突然醒悟,自己腳下踩着這部車任何一個零件都能要普通人奮鬥幾年了,而整部車更是超越了白板所說的那個小白臉的錢萬資產了!

“你個富二代!有什麼好炫耀的!”白板氣憤不已,“就他那長相和德行還能擁有這麼名貴的車?肯定是個富家公子或是租用的車!”白板再次肯定道。

“我可是真正白手起家呀!”宋德華滿不在乎的說道。

“哼,就你這樣,九成九是連大學都沒畢業,然後靠的是家庭。你若是白手起家肯定是當民工的料,一個月能賺個兩三千塊已經很了不起了吧?還白手起家,騙鬼!”白板用鄙視的眼神看着宋德華。

“上學和一個人的財富不成正比例呀!”宋德華轉頭看着白板,心想小女孩就是小女孩,若是讀書多就代表以後事業高就,財路亨通,那世界上就不會那麼多窮人了。只怕讀書花的錢還不知道工作多久才能賺回來呢。

宋德華不是詆譭讀書,而是要看自己是什麼人,適合做什麼。一個人成功不成功就看自己把自己的位置放在那裏,定的什麼點。

“好比我當初拿下的第一桶金是一千三百多萬,可是我只有小學文化,幾乎連小學都沒畢業。”宋德華瞎吹道。

“噗……”白板正在喝礦泉水,聽到宋德華這話,猛的將水全噴了出來,然後是一陣猛烈的咳嗽,“咳咳……”

“白板,你沒事吧?”坐在旁邊的紅中趕緊輕輕拍着白板的後背,一臉關切的問道。

紅中擡頭,用古怪的眼神看了宋德華一眼。小學沒畢業?賺的第一筆錢居然有一千多萬?這人是打劫銀行還是殺人放火?

“你就吹吧!”白板緩過一口氣,不屑道。

但此時車上的氣氛似乎變了不少,衆女看向宋德華的眼神少了些敵意。若宋德華說的是真話,那麼這個人也是個成功的男人,而不是她們現在表面看的那麼草包,甚至應該說成是親切。 就在這時,車子突然震動了幾下,同時還傳來兩聲悶響,正在開車的宋德華臉色微微一變,車子瞬間減速順便把車停在了路邊。

“怎麼了?說假話手發抖了?”白板連忙問道。剛剛說自己那麼厲害,現在開車都發起抖震的車搖晃幾下。

“似乎車子被什麼東西卡住了,我先下去看看。”宋德華說完便下了車。

“哎?牛了,下面居然有釘子!倒是把輪子扎滿了。”宋德華若有所思,平坦的大路滿是釘子?肯定有人在搞鬼,不過宋德華並沒有急着去尋找兇手,他們遲早會出現的。

“我現在在懷疑你的車到底是不是勞斯來斯?”白板嚷了起來,剛剛對宋德華的一絲好感又沒了,宋德華所表現出來的憨厚接近如傻子。

四個輪子破了兩個,車上也沒有備胎,自然是沒法開了,宋德華四下看了看,視線範圍內也看不到其他車子,真心是個搞三搞四的好地方。尤其是宋德華看到一棟一層高的平房,正對着這邊的牆上,用紅漆刷了兩個巨大的紅字:補胎!

“前面有個補胎的地方,我們先去看看吧。”宋德華建議,反正人家這生意是做到位了。在補胎不遠的位置路上補滿釘子,還能有什麼好事。只能說對方“太”會做生意了。

“路上被人撒了釘子,前面剛好有個補胎的地方,這也太巧了吧?”連白板這種胸大無腦的女人都能看出來,可惜想象這家補胎的老闆腦子似乎還是欠缺了一些。

紅中道:“八成就是那裏的人故意弄的。”

其他人也紛紛開始打量四周,這是殺手習慣性動作。

此時宋德華一行九人來到了平房門口,門口大開着,裏面正有兩個青年修理着車子。

“喂,兄弟,車胎爆了。”宋德華被眼前的人算計,可沒好心情。

裏面的兩平頭青年頓時擡頭看向宋德華,嘴上一抹淡笑,不過很快就變成熱情起來。

“老闆,車子在那裏呢?”其中一個平頭青年停下手中的活道。眼睛卻迅速的從宋德華身後的白板紅中等人身上掃過,露出貪婪之色。

“輪胎被釘子扎破了,能補嗎?”宋德華問道。內心卻是將四周打量了下,裏面還有幾個單間,應該這裏不止眼前的兩人。

按照慣性思維,通常偏僻的地方都是適合搞外水的好地方,所以宋德華可以肯定這黑店黑的不止這些。對方惹別人,宋德華不管。但現在看來對方是要吃自己,這可讓宋德華有些不高興。

“能,當然能!”青年說完,原本在修理的另一青年站了起來,拿着工具從就和平頭向外走出。

“哇!”

“這……勞斯來斯!”

兩個青年顯然想不到今天釣的是大魚,眼前的是一部勞斯來斯,幻影,改裝加長。這起碼也得上千萬吧!

這條大魚得好好啃纔是呀!兩個青年貪婪之色越濃,平頭又把眼睛看向宋德華,再停留在八個美女身上。

名車,美女。

眼前這個青年應該是個富二代吧?嗎的,有錢人就是爽,沒事開着車帶着女人就往外面跑,東搞西搞小日子就是爽。

平頭青年對着另一個青年使了個眼神,接着那青年有返身向房子走去,不知道做什麼。

而平頭青年則是先繞着車子轉了一圈,然後便開始動手,異常迅速的把那兩個被扎破的輪胎取了下來,然後分別滾到房子裏面。

“老闆,進去歇息一下吧,裏面有空調,還有冰水,免費供應的。”平頭青年擦拭額頭的汗水笑道,並走在前面引導宋德華他們向沙發凳上坐。

那是唯一的一排沙發,想來是平日招待客人用的。

“尹文經,還不上茶?”平頭青年見宋德華他們坐下後忙對裏面吼道。

“這不來了嗎?”原來先進來的青年此時端着茶水向宋德華等人走來,原來剛剛這人返回房子就是爲了泡茶。可是宋德華想不通的是搞幾杯茶需要那麼積極的跑進去搞?

“要多久補好?”宋德華開口問道。

“最快半個小時。”平頭回答道,“不急,你們慢慢喝,尤其是幾名小姐,天氣那麼熱,喝點我們的茶可以舒服不少,並且降暑。”

“謝謝。”紅中看了眼平頭青年,然後端起茶就喝了起來。接着其她人也端起茶杯喝水。

天氣確實炎熱,不過這裏有空調,並且還有一口新鮮茶,喝了令她們頓感舒服和清爽。

九人裏只剩下宋德華和白板還沒喝。宋德華是已經猜測到什麼,所以不喝。而白板則是好奇的看着四周,好奇的模樣似乎要發現這裏有沒寶藏一樣。

“先生,小姐,你們也喝點,會舒服很多。”平頭青年把眼前的一切都收在眼底,見其他人喝的時候臉上已經漸漸有了笑意。可是宋德華和白板沒喝,這使他不得不勸對方喝一點,那怕喝一口。

“好的,現在不渴呢。”白板直接道,然後站起來四下打量。

而宋德華只是微笑,然後將茶杯放在口裏喝了一口,接着放了回去。

平頭青年懸着的心終於是放了下來,現在就剩一個美女沒喝,其他人都喝了,這足夠了。一個美女,平頭自信他們幾個弟兄能拿下來。

“先生,你的幾個女朋友真漂亮。”現在平頭微弓的身子站直,對着宋德華羨慕道。

宋德華沒說話,對着平頭青年點頭微笑,示意平頭說的對。

紅中等人在看到宋德華的表現時倒沒說話,而白板依舊不忘回頭對宋德華露出不屑的表情。

“哎,這個修一下要多少錢哦?”白板好奇問道。

“不貴,不過……”平頭青年露出得意的微笑。

“不過什麼?” 獵愛蠻妻,狂傲總裁勢不可擋 白板蹙着眉頭。心想難道修輪胎很貴?她們可沒遇見過這樣的事,再說她們一直都被祕密訓練着,對外界瞭解的可不多。

“小姐,這個補胎的錢不用你們出了。”平頭滿臉笑容,眼睛開始在白板胸前和翹臀上盯着看。

“啊?還有這樣的好事?”白板臉上綻放笑容,心裏在想難道這就是隊長說的美女效應?

當初訓練的課程裏有提及到美女做事的方便性,那就是美女效應。這也是她們八人的最大優勢。只要是美女,那麼做什麼都事半功倍。看來隊長說的話並不假,白板心裏突然想念隊長,若不是那可惡的人,她們依舊可以在隊長的關心下繼續成長。

“你們真是太好了!”白板真心道。人家幫你修車都不用給錢,自己說句謝謝還是應該的。

宋德華看到白板那天真無邪的模樣直接翻白眼。同時紅中等人看向平頭青年,眼裏多了些什麼,但那不是感激的眼神,而是帶着疑惑和冷漠。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年頭那裏來的那麼多免費午餐?

“我們當然好,等下你們更是知道我們到底有多好,一定讓你們留戀忘返的,美女。”平頭另有所指,邊說邊笑,笑的燦爛。

“那不行,你們那麼好我們怎麼能不給錢呢?反正那傢伙那麼多錢,你說吧,多少錢,讓他出!”

白板心裏對平頭他們頓生好感,同時想到自己的隊長而對一旁坐着的宋德華心生怨恨。

反正錢不是自己出,就該讓那混蛋出錢,出的越多越好!

“多少錢,說吧!”白板豪氣道,這錢不是自己出,必須不還價,多多都給。要知道人家也不容易,雖然自己長的美人家不好意思收,但該給還是得給。

平頭望着白板笑了,眼前的妞真傻,上了道還不知道,硬是要給錢。嫌錢多是吧?那也好。想到這裏平頭伸了一個手指。

“才一百塊?”白板不滿的嚷了起來。

“有沒搞錯,補胎才一百?太少了吧!”白板卻想不到那麼便宜,原本還說要狠狠宰宋德華一頓,讓他大出血。卻想不到才一百塊?這也太便宜了。

“小姐,你誤會了,不是一百塊。”平頭的眼睛開始在白板的胸前看,一直沒離開過,眼裏全是貪婪。

“不會才十多塊吧?”白板更加不滿意了,修兩個輪子才十多塊?這人的勞動力也太不值錢了吧?這勞斯來斯上千萬,修兩個輪子才十多塊,這比例簡直嚇死人。

“不不,一個輪子一百萬,否則人留下,車留下。”平頭笑了起來,帶着得意和傲氣。

“什麼?一百萬一個輪子?!!”白板驚訝的看着眼前的平頭,傻子都能感覺到其中的味道,眼前的平頭似乎並不是真心在幫助他們。

“不如你直接說搶劫的好了!”白板冷冷道。

“小姐,你說對了,我們就是在搶劫。以前只搶錢,不過現在……”平頭肆意的開始在白板身上打量,越發大膽的看着。

“不過什麼?!”白板原本對平頭的感激和好感頓時消失,換成冰冷對着平頭道。 “白板,別廢話了。眼前這傢伙留給你收拾還是姐姐們來?”現在情況很明顯,而紅中此時也看不下去了。打劫也得看對象,何況那平頭的意思也很明白,恐怕這些他們是盯上她們的美色。

“紅中姐,我來吧。”白板不屑看着眼前的平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