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什麼人,你怎麼能夠駕馭的了他!”將軍指着陳若柯手中的一尺青鋒問道。

“我是你爺爺!”陳若柯一聲怒喝。

現在這種時候只有偷襲最爲好用,陳若柯和將軍的實力差距已經不是一點半點可以說得出來的,即便是偷襲陳若柯都不見得可以的手。

的確,陳若柯偷襲失敗。

就在陳若柯身子動了的那一瞬間,將軍冷哼一聲,後發先至,現在將軍忽然有興趣要和這個小傢伙玩玩了,在將軍眼中陳若柯這一行人也就是鬼屠有些實力,不過那確實在千年以前,現在鬼屠他也不會放在眼中,將軍轉過頭看了一眼那高高懸掛在上空發着光的石頭。

“來吧!”將軍獰笑一聲,他現在忽然不想那麼快就殺死陳若柯這小子了,忽然想要嘗試一下虐人的滋味,這麼多年以來一直都是他一個人在這偌大的地宮之中度過,出了修煉就是修煉,自己的手下已經全部被他吞噬了,要是沒有那些手下他不會有今天,所以他擁有了實力,但是他寂寞了。

現在鬼屠等人的到來,讓將軍又一種迫不及待的想要玩耍的心態,他要玩死他們。

“劍吟!”

陳若柯一聲低喝,一尺青鋒劍身一陣,“嗡嗡嗡~”一道道清脆的吟唱響起,在這片若大的空間之中響起,只因爲一尺青鋒所發出的劍吟主要是向着將軍發出的攻擊,這是一種聲波攻擊,可以迷惑敵人甚至可以令敵人暫時的昏厥,不過顯然陳若柯的修爲太低劍吟對將軍根本不管用。

“喲,有點意思哈”將軍現在就像是一隻貓,正在戲弄陳若柯這隻老鼠。

“喝!”

陳若柯也看出來了,將軍再從動手開始根本就沒有主動過手,一直都是在被動的閃避,不過即便是這樣,陳若柯依舊沒有碰到過將軍的邊角。

陳若柯的目光隱祕的看了一眼高高懸掛在上方的舍利。

現在距離舍利的位置還有不到一百米,只要在往前接近一百米,陳若柯迅速的向上躍起就可以直接夠到那顆舍利,將那顆舍利得到手之後和自己體內的那顆舍利結合,放入蓮臺之中,自己的力量肯定會得到暫時的提升,因爲龐大的力量瞬間涌入陳若柯的體內肯定不可能完全容得下,會有一部分力量流失,就是這一部分沒有地方發泄的力量,陳若柯會用它來對付將軍。

“有本事你別跑!”陳若柯手持一尺青鋒更好高聲喊道。

“呵,你讓我別跑?本將軍要是真的想要你的小命的話那是分分鐘的事情,這樣吧,本將軍承諾,只要你能夠碰到本將軍一下,本將軍就可以饒你不死”將軍饒有興趣的看着陳若柯說道。

這傢伙好像是喜歡上了這種貓戲老鼠的感覺,看着陳若柯手持一尺青鋒想要刺自己但是怎麼也刺不到,那種焦急而又憂慮的樣子好像能夠令將軍心頭大快。

將自己的快了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就是說的將軍這種東西。

“好,那就等老子弄死你!”陳若柯一聲怒喝,抽時機又是朝着上方瞟了一眼。他做的很隱蔽,以防被將軍發現陳若柯的真正的意圖。

說着,陳若柯手中握着的一尺青鋒又緊了幾分,躍身而起,朝着將軍所在的位置衝了過去。

“就是現在!”陳若柯心中大喜。 “喝!”陳若柯手中一尺青鋒虛刺一劍。

將軍看到陳若柯的一尺青鋒刺向自己,下意識的向後面一躲,根本沒有往其他方面去想,只是以爲陳若柯實在是沒有辦法了纔會在這種情況下魯莽的刺向自己。

但是下一刻就感覺到了不對勁,眼看着陳若柯不是繼續攻擊自己而是轉身朝着高空躍去。

將軍剛想要阻止陳若柯上去,不過就再想要動手的瞬間,確實硬生生停了下來,那塊兒仙石的威力他是非常清楚的,而且剛剛纔魂俑首領扔出的那塊兒石頭的下場也非常明顯,他就等着看陳若柯被絞成齏粉的那令人振奮的時刻。

陳若柯原本還以爲將軍會阻止自己呢,但是在空中等了一會兒之後也沒有看到將軍的身影,照常理的haunted,將軍想要阻止自己現在肯定已經到到了自己的上方,一腳將自己踹下去或者直接將自己殺了,但是陳若柯左等右等就是沒有等到動靜,不由的轉過頭一看,正看到將軍抱膀子饒有趣味的看着陳若柯孤單的去夠向那塊兒仙石。

陳若柯雖然心中驚喜不過卻也並不知道這將軍到底是想玩什麼花樣,陳若柯在確定將軍確實是不會阻止他之後不由得停了下來,身體在半空之中漂浮着,俯瞰下方的將軍問道:“難道你不阻止我?!”

只看到將軍嗤笑一聲:“我不阻止,有本事你就去拿吧,能拿到就是你的”將軍非常大度的說道。

高手等人聽到將軍的話不由得心中暗笑,雖然吳長老還有冷帥風等人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高手等人確實知道陳若柯的一些祕密的,尤其是陳若柯體內有一座蓮臺利奴迪等人都是知道的,現在看到將軍竟然不去阻止陳若柯,都是心中一喜,他們雖然還不確定上面那一塊兒仙石就是陳若柯需要找的舍利,但是也已經有了猜想,他們進入秦始皇陵的主要目的就是爲了幫陳若柯尋找一樣東西,而整個秦始皇陵之中看起來就是這塊兒能發光的石頭還有點神祕,尤其是剛纔魂俑首領將那一塊兒石頭扔上去之後被射成齏粉的情景,更加確定這塊能夠發光的石頭不同凡響了。

“你真的不阻止我?”陳若柯似笑非笑的看着將軍。

只看到將軍依舊抱着膀子說道:“你儘管去,本將軍要動一下的就是你養的”

“臥槽”陳若柯心中咒罵一聲,這傢伙還真是白白浪費那一身的修爲,原來是沒有腦子的人,陳若柯又不是沒有看到那塊兒石頭的下場,現在既然敢上去那那塊而所謂的仙石,肯定就是有所依仗,不夠這將軍到是非常的大方,“儘管拿,我不管了”

“嘿嘿,那我就不客氣了”陳若柯轉頭看着將軍道了一聲,不過這聲謝謝怎麼聽怎麼都是有着諷刺的意思。

陳若柯的身體在半空之中懸浮着,現在陳若柯的道行還不足以支撐陳若柯在天空中進行短暫的停留,不過在這地宮之中沒有地心引力,陳若柯的身體就像無根浮萍一般在大海之中隨風飄搖。

遊啊遊,遊啊遊,終於,在陳若柯的不斷努力之下,陳若柯終於來到了仙石的下方,已經到了觸手可及的地方,在最關頭陳若柯再次磚頭看了將軍一眼,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嘿嘿一笑。

這一刻將軍才感覺到一點詭異。

魂俑首領扔上來的那塊兒石頭還沒有到那麼高就已經被射成了齏粉,但是那小子現在已經快要觸摸到仙石了依舊什麼事情都沒有,好像那塊兒仙石瞎了一般,根本就沒有看到有人在接近他,完全不設防啊。

“住手!”將軍終於按捺不住了,縱身一躍。

不過爲時已晚,陳若柯已經伸出了手。

就在將軍眼前一把將仙石撈入手中。

奇怪的是那塊兒石頭被陳若柯老在手中之後竟然瞬間消失了。

“將仙石交出來!”將軍大聲吼道。

陳若柯轉過頭看向將軍,只看到將軍的目光之中充滿了悔恨,他沒有想到陳若柯竟然真的將仙石拿了下來,而且已進入陳若柯的手中就不知道被這小子藏到哪裏去了。

“不給不給就不給,你能那我怎樣?”陳若柯得意的說到。

陳若柯已經能夠感覺到這塊兒仙石就是舍利,這一顆舍利在進入陳若柯手掌的一剎那直接進入陳若柯的身體之中,現在已經游到了陳若柯的心臟處,而那蓮臺就像是母親看到自己的孩子一般,張開懷抱將那一刻剛剛被陳若柯得到的舍利擁入懷中,第二顆舍利歸位!

“交出來,我饒你不死!”將軍看着陳若柯的目光之中充滿了殺意。

他一時大意竟然真的被這個小子將仙石據爲己有了。

但是陳若柯已經拿手的東西會交出來?答案是肯定的,不會,即便是陳若柯想要在拿出來,他體內的蓮臺也不會允許,因爲陳若柯已經能夠感受到在這第二顆舍利進入蓮臺的一瞬間,蓮臺已經飛速的旋轉起來,一陣陣柔和光暈以陳若柯的心臟爲中心,開始釋放出來。

“這是什麼!”將軍驚恐的看着陳若柯的心臟處。

“竟然在你的體內!”將軍恍然大悟。“那本將軍將把他掏出來!”

將軍是不能離開那顆舍利的,或許魂俑首領他們不知道,但是將軍在地宮之中待了這麼多年早已經知道了真相,他們之所以能夠帶秦始皇陵之中存在這麼長時間完全就是因爲有仙石的存在,是仙石的力量將秦始皇陵的改變了或者說是隱藏了起來,使得道根本就找不到這裏,他們雖然早就死了身爲遊魂野鬼,但是也終有一天會消散在天地之間,不過因爲有仙石的存在,他們才能夠一直存在在這裏,他們就是永生不滅的。

而且對於將軍來說,他現在即便離開了秦始皇陵也是不死不滅之身,因爲他曾經吃過一點仙石的粉末,他的一身道行也是從那一點仙石的粉末之中得到的。

他能夠感覺到,現在陳若柯的身上釋放出來的力量就是仙石的力量。

正是因爲有了仙石的力量,將軍才能夠修煉成功那部邪法“噬魂術”倚靠吞噬他人的靈魂增強自己的修爲。

“你交不交出來!”將軍雙目之中已經快要噴出火來了。

“我要是說不交呢,你還能咬我?”陳若柯已經能夠感受到自己和將軍建立了一絲聯繫,現在那顆舍利進入了自己體內,將軍的生死還不是由自己隨意操縱? “你現在還想說什麼?”陳若柯冷冷的看着將軍說道。

他現在已經能夠清晰地感覺到自己和將軍建立的那一絲聯繫了,心中已經纔想到事情的緣由,“將軍服食過舍利的粉末”

將軍看着陳若柯的目光驚疑不定,他真的沒有想到過陳若柯會將仙石收入囊中,如果是正常情況的話陳若柯現在已經變成齏粉了,但是現在的情況確實陳若柯依舊好好的站在自己的上方而且身上的氣勢正在不斷的增強,顯然陳若柯因爲仙石入體,實力再度增強。

沒錯,第二顆舍利進入陳若柯體內之候,原本光澤暗淡的蓮臺再度釋放出強烈的光芒,而且蓮臺表面已經鍍上了淡淡的光暈,蓮臺所提供的能量也更加強大,第一顆舍利歸位的時候陳若柯就已經得到了好處,實力的飛漲,現在第二顆舍利進入體內之候,陳若柯更加明顯的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靈力的渾厚,尤其是渾身上下充滿了使不完的力量,彷彿揮手間便可將將軍變成齏粉,這就是舍利的力量,很顯著的力量。

將軍看着陳若柯的眼神變幻不定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你真的將仙石吃了?”將軍懷疑的問道,

“你說呢?”陳若柯嘴角掛着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現在的情況已經非常明顯了,自己講舍利納入囊中,而且已經歸位,實力大增,將軍現在已經害怕了。

雖然一顆舍利爲陳若柯帶來實力的提升不是太大,但是卻偏偏剛好可以剋制將軍,就是因爲將軍的力量來源也是舍利,不過只是舍利的粉末加上這麼多年以來將軍所吞噬的魂魄,造就了現在將軍的實力境界。

“將齊靈的魂魄還給她,還有把胖子交出來”陳若柯冷冷的說道。

將軍看着陳若柯,心中的震撼無以復加。

在陳若柯將舍利收入身體的那一刻開始將軍也有所感應,尤其是舍利歸位於蓮臺的時候,將軍彷彿是受到了什麼牽制,他已經能夠感覺到自己的生死就掌握在上方那個小子的手中。

“你先告訴我你是什麼人”將軍看着陳若柯說道。

“你現在根本就沒有資格”陳若柯冷冷的回道。

他現在只想要將胖子找回來,還有將齊靈救活,然後帶着衆人一起離開這裏,至於將軍,自生自滅吧。

秦始皇陵沒有了地宮,無論是魂俑首領還是那女鬼亦或是秦始皇陵之中更多的還沒有露面的小鬼之類的東西都會化爲飛灰,雖然陳若柯不忍靈魂俑首領他們就此湮滅,但是整座秦始皇陵的核心力量就是舍利,現在舍利被陳若柯帶走了,支撐秦始皇陵的力量沒有了,自然就像是普通的墳墓一樣,生死變換,天道無常。

“哼”陳若柯看着將軍冷冷得看着自己的眼神,已經知道了將軍是怎麼想的,“既然你不想說,那我就自己江胖子找出來,然後將齊靈的魂魄從你的身體之中打出來!”

將軍依舊冷眼看着陳若柯。

隨即只看到陳若柯閉上雙眼,試着和體內的那一顆舍利進行聯繫,這顆舍利乃是整座秦始皇陵的核心,可以說控制了這顆舍利就相當於是控制了整個秦始皇陵,陳若柯在和舍利建立聯繫的剎那,整座秦始皇陵的情景完全倒映在陳若柯的腦海之中。

秦始皇陵雖然規模龐大,但是在陳若柯心中現在也不過是一張小小的地圖而已,想要找到一個人哪怕是一塊兒石頭都是輕而易舉的。

“在那裏!”陳若柯睜開眼睛一指天上漂浮着的他一塊兒巨石說道。

高手等人順着陳若柯的手指指向看去,根本就分不清陳若柯指的是漫天巨石中的那一塊兒,這地宮因爲有舍利的存在,根本就沒有地心引力,再加上不知道秦始皇從哪裏弄來的這麼多的巨石給弄到了空中就像是滿天星辰一般,或許秦始皇真的是想弄一片宇宙給自己當陵寢吧。

陳若柯右手五指虛抓,只看到其中一塊兒巨石迅速的朝着陳若柯衝了過來。

“哼!”陳若柯一聲冷哼,那塊兒巨石瞬間變成齏粉,然後只看到一個人影緩緩地漂浮在下來。

“接着”陳若柯衝着下方的高手等人說道。

現在舍利在陳若柯的掌控之中,這地宮的地心引力自然也是有陳若柯掌控,可以說陳若柯現在在秦始皇陵之中就是天,沒有人可以違揹他的意志。

“我不信!”

突然,將軍手中一團黑色的霧氣朝着陳若柯攻擊過去。

將軍看到陳若柯能夠隨意控制地宮中的一切,雖然不得不相信,但是心中依舊在抱着一絲幻想,他要試試,如果真的可以將陳若柯打敗的話,他依舊是地宮乃至整個秦始皇陵之中的將軍,是王,不過結果令他絕望了。

就在將軍攻擊發出一瞬間,陳若柯只是一個眼神就將將軍的攻擊化爲烏有。

“還有什麼手段?”陳若柯冷笑着看着將軍。

現在不要說將軍攻擊他,即便他不攻擊陳若柯,陳若柯也會先把這個傢伙除掉,如果這傢伙以後除了秦始皇陵的話,不僅僅是這一片區域的人會遭殃,甚至會殃及更多的無辜,所以將軍必須死。

“死吧”陳若柯看着將軍但但的說道。

旋即只看到陳若柯右手一抓,將軍整個人就像是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操縱着一般,身體開始變得扭曲起來,顯然是被巨力握住了,站在門口處的高手等人看到陳若柯這幅樣子倒還好一些,但是吳長老還有冷帥風兩人確實被嚇壞了。他們怎麼也沒能想到最後的接過竟然是這個樣子的,原本平平無奇的小子竟然能夠操縱這麼強的能量,將軍的恐怖他們是親眼所見,更是能夠感覺到戰慄,但是現在就被陳若柯這麼抓在手中,而且即將死亡。

將軍死了。

死在了陳若柯的手中。

因爲一時的大意,或者是驕傲,亦或者是什麼其他的想法,將軍沒有組織陳若柯令舍利歸位,現在自食其果,就在將軍死後,將軍的體內有幾點光華上升至空中陳若柯身前。

“你們想要回來?”陳若柯看着那發光的塵埃說道。

隨即只看到陳若柯微微一笑,點了點頭,伸出手,那點點塵埃落在他的手掌,莫入體內。 將軍死了,死在了陳若柯手中。

齊靈的魂魄還有很多無名魂魄都回到了自己該去的地方,齊靈回到了自己體內,其他的魂魄該去陰間的去了陰間,該繼續做遊魂的繼續去遊蕩。

“你們走了?”魂俑首領好像一瞬間虛弱了許多,還有魂俑首領身邊的女鬼的身影也變得虛幻起來。

“嗯”陳若柯看着魂俑首領點了點頭,有些歉意的看着魂俑首領,

其實自始至終他們和魂俑首領都沒有直接的衝突,起先是因爲魂俑首領想要利用他們打敗將軍就會秀蓮,後來實在陳若柯等人的威脅之下不得不和陳若柯他們合作一起聯手對付將軍,不過最後的結果確實陳若柯自己直接把將軍解決了,但是同時也將秦始皇陵之中的仙石帶走了。

最終,陳若柯還是沒有忍住的問了一句:“如果你們不想就此消散的話,我有辦法幫你們”

魂俑首領還有女鬼修煉對視了一眼,只看到魂俑首領僵硬的面孔竟然扯出一絲笑意,說道:“不了,這秦始皇陵終於有個陵墓的樣子了,這裏面以後沒有了我們這些不該存在的東西之後,你們現在的人在想要進來探索一下的話我想會非常容易得”

“而且,我們已經在這個世界上呆膩了,活了這麼多年,真的是活膩歪了,還不如直接消散於天地之間,什麼都不知道的好”魂俑首領輕笑着說道,旁邊依偎在他懷中的女鬼修煉也是輕點臻首。

“那好吧,我們走後,秦始皇陵肯定不會再像以前那樣,而你們也不可能會永久的存在下去,最終還是會塵歸塵土歸土,你們也會重新回到大道之中,該消失的時候還是會消失的”陳若柯說道。

最終,魂俑首領帶着女鬼修煉還有他那幾千魂俑兵士留在了秦始皇陵之中。

重新見到外面的太陽,陳若柯只感覺身上暖洋洋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動。

秦始皇陵這一行,有驚無險,有幾次確實是差點喪失性命,不過最終哈市活了下來,雖然沒有說的那麼驚險,但是這段經歷即便只是想想就足夠以後回味無窮了。

但是從秦始皇陵出來之後不是結束,這只是個開始。

在後面還有更多跟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呢。

“來人了”高手突然警惕的說道。

“放心。沒事的”陳若柯仰着頭閉着眼睛說道,雖然看不到太陽,但是能夠感覺到太陽照在身上那股溫暖。這就是活着的感動,能夠活着就是一種感動。

就在高手說完之後,一羣人從洞外的叢林之中竄了出來,手中拿着刀,武士刀。

還有另一羣人也出來了,身上穿着統一的服飾,沒心無一例外都有一個小小的符紙的標誌,符宗的人。

“還有呢?”陳若柯淡淡的說道。

“還有誰?”說話的是符宗的人,好像又是一個長老“難道這些人還不夠?看來你還真是一心求死啊”那長老猖狂的大笑起來。

“看樣子你是感覺你們能夠吃定我了?”陳若柯目光撇向在符宗另一邊十二個蒙着面渾身被套在一套黑色夜行衣中的武者說道。

這符宗長老名爲賈標,自然能夠明白陳若柯是什麼意思,陳若柯看了看旁邊的十二個小日忍者又看了看符宗的人,意思已經很明顯了,符宗和小日勾結在一起了。

賈標也沒有否認,但也沒有承認,不過卻笑着說道,“你現在知道什麼也沒用了,因爲你已經是將死之人”

“是嗎?”陳若柯似笑非笑的看着賈標。

“小勇子出來吧”陳若柯淡淡的笑着叫到。

小勇子也就是魂俑首領。在出來秦始皇陵的時候陳若柯就已經能夠預想到自己等人從皇陵之中出來之後會遭遇什麼,所以早就和魂俑首領商量過了。

在把將軍幹掉之後,魂俑首領心中已經放下了芥蒂,千年來的怨恨隨着將軍的死亡也變得煙消雲散。

現在的魂俑首領只想陪伴着女鬼秀蓮度過剩下的日子,從今開始他們已經不是不死不滅的了,失去舍利的秦始皇陵就是一座規模較大的陵墓而已,重回大道之內。

賈標看着突然出現的魂俑首領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現在你認爲你們還能殺的了我嗎?”陳若柯笑着說道。

“哼,就他,你認爲能阻止我們?”賈標定了定心神說道。

“那如果再加上他們呢?”陳若柯一指身後。

只聽到山洞之中傳來一陣陣整齊的步伐聲,“刷刷刷”兵器摩擦的聲音異常震撼。

賈標的臉色瞬間變了,這一次怎麼都無法掩蓋內心的震動。

看着陳若柯的目光變幻不定,這小子再去s省之前不過是一個可以隨意碾死的小人物,即便是現在依舊是可以隨意拿捏的螻蟻,不過在秦始皇陵如果想要對付陳若柯的話還真得掂量掂量。

“有本事你就別離開這!”賈標看着陳若柯狠狠的說道。

“即便是我想離開你能攔得住嗎”陳若柯輕蔑的笑到。

這一刻的陳若柯無限囂張,睥睨天地,即便賈標的修爲道行比陳若柯高出很多,不過陳若柯依舊有一股自信,是從骨子裏散發出來的自信。

第二顆舍利歸位之後,陳若柯身上的氣質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雖然不時六塊多那股刁民的嘴臉,但是在他人眼中依舊是如頂天立地一般,就像一座無法逾越的大山,高山仰止。

“小子,只要你離開這裏,我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即便宗門吩咐要抓活的,但是你這個囂張的樣子看的老子心裏不爽,所以,哼哼,你會有一番美妙的體驗,會讓你死的很體面,肯定可以配得上你道門少主的身份!”賈標知道自己現在肯定是不能把陳若柯怎麼樣了。

即便他現在有十二個忍者爲幫手,但是他們也只能牽制住高手還有粉條,賈標還是有自知之明的,雖然他在符宗已經是長老,但他知道自己不是高手或者粉條任何一人的對手。

之所以敢在這等着陳若柯就是因爲有這幾個忍者,還有一個一直藏在暗中的忍者,就是插入陳若柯等人心臟的一把匕首,只是現在還沒有露出鋒芒而已。

“我們走!”賈標再次略有身子的看了一樣陳若柯。 “再見”陳若柯笑呵呵的看着一臉吃癟樣的賈標說道。

賈標冷哼一聲,再次狠狠地看了陳若柯一眼之後不甘心的帶着其他人轉身就走了,那十二個忍者眼神之中沒有絲毫的波動,在賈標說走的時候直接扭頭就走,沒有絲毫的停留。

陳若柯看着那十二個忍者,“看來現在符宗真的已經和小日的人勾結上了,不過看來小日還沒有真正的滲透進來,只是藉助符宗這棵大樹在國內做事,應該也是有所牽制的”

高手看着賈標走的方向說道:“以後的路會更難走了”

“噗”

就在幾人不遠處,忽然冒出一個土包,緊接着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咬要破土而出一樣,在接下來一一座漆紅的小房子出現在衆人眼前,陳若柯對這種事情已經見怪不怪了,只是不知道這一次又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小夥子”

從小房子中走出一個人,正是判官。

一手託着生死簿,一手拿着判官筆,徑直走向陳若柯。

“判官”陳若柯尊敬的叫道。

“你在秦始皇陵中超度的那些冤魂我們已經安排妥當了”判官笑呵呵的說道。

“麻煩了”陳若柯微微欠身,他這是在替那些冤魂感謝判官。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