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病!”林寒一本正經的看這對,壓根沒有注意到對方長相,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對方腦門那一層淡淡的黑氣。

自打開始修煉靈力起,導致他看任何人的第一眼,是看別人的腦門。

“現在你們男生的搭訕的手法可真是越來越千百怪了。”女孩冷笑一聲,嗤笑道。

“額……”林寒這才意識到自己好像有些太冒失了,尷尬的笑了笑。撓了撓頭,順着人家的腦門往下看,這才發現自己招惹了誰。

我擦!

要不要這麼巧,居然是本校的雙校花之一的冷凝!

這傢伙可是出了名的冰山美人啊!他可是聽說這位校花同志一直都是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怎麼會染了病氣?難不成,這段時間,她生了病?

“讓開!”見林寒一直杵在自己面前不打算離開,冷凝冷喝一聲,不耐煩的開口說道。

“不是!同學,你真的有病!你是不是身體有些不舒服?”不想此放過病氣,因爲病氣對他來說也是修煉的寶貝,別的鬼是無法吸收人體內的病氣的。像貪貪說的,再小的病氣,對他來說都是珍貴的存在。他不能爲了修煉而修煉。

冷凝沒有想到對方竟然還糾纏着自己,還口口聲聲的說自己有病。

再聯繫一下自己這段特殊時間病痛,她眉頭越鎖越深,最後擡起手,狠狠的賞了林寒一記耳光,“流氓!”接着,一把將林寒推開,氣急敗壞的要離開。

莫名其妙的捱了一記耳光,林寒表示自己非常無辜。

這丫有病吧!自己是爲了她好。想幫她吸了病氣,讓她身體恢復健康。這廝倒好,莫名其妙打自己一個耳光算了。竟然還罵自己流氓!

簡直不可理喻!

林寒也氣到了,決定不去管對方死活打算離開。

可沒有想到,冷凝沒有走幾步蹲了下去,捂着肚子,疼的額頭至冒冷汗。

“你……沒事吧?”處於善良,也處於實在覬覦對方身的那一點病氣,林寒還是決定關心關心對方。

“流氓!不用你假好心,快滾!”冷凝話音纔剛落,終究還是忍不住,兩眼一翻,直接暈了過去。

這女人應該死在這裏!

空有一副長相,還以爲是都覬覦她的美貌似的!柳楠兒還要不可理喻!

林寒氣的想要走,可是讓他這麼眼睜睜的看着對方暈倒而置之不理,他實在做不到。

嘆了一口氣暗罵了自己一聲賤人,林寒走前,彎腰將對方從地抱了起來。

“這丫頭到底多重,怎麼跟抱着一根羽毛似的。”林寒皺眉,看着丫頭的體型雖然纖細,但也不至於到沒有重量的程度啊!怎麼自己一點都感覺不到她的重量?

還是柳楠兒前段時間對自己的訓練起了作用,諸多的問題匯聚到了腦海裏,林寒已經懶得去想了。盯着冷凝腦袋的那團病氣,林寒像狼見了肉似的,吞嚥了一下口水。

不行!

忍不住了!

現在對他來說,病氣是堪美味珍饈的存在,他根本拒絕不了這樣的美味。

林寒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沒有人注意到他們。抱着她走進了角落,埋首在她的脖子間,催動靈力,深深的吸了一口。

挽明 那一點微薄的病氣很快從她的身體裏飄出,鑽進了他的身體裏。

成功的吸取到了對方身的病氣之後,林寒連忙從角落裏走出來。低頭看了看這丫頭的臉色,好了許多。臉色也沒有那麼蒼白了,紅潤了一些。

這樣看起來倒是之前那副得理不饒人的模樣可愛一些了。

林寒抱着她,一路輕輕鬆鬆的去了一趟醫務室,將她丟到了醫務室之後,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殊不知他前腳剛走,後腳冷凝醒過來了。

睜開琥珀色的雙眸,她的眼底閃爍着精光。

其實剛纔她並沒有真正的暈過去,她還是有意識的。

只是睜不開眼,她可以感覺到有人將自己抱起來了。而且,還湊到了自己的脖子間。長這麼大頭一次跟男人靠的這麼近,冷凝都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臉色不爭氣的紅起來了。當對方離開了自己的脖子後,她可以明顯感覺到自己身的疼痛感消失了,腹部那長期困擾着她的姨媽痛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讓她得以睜開眼睛看看到底是誰幫助了她。

只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幫助自己的人,竟然是那個過來搭訕的帥哥。

她承認,第一眼見到這個男生,她也被嚇到了。她從來不知道學校裏竟然有一個這麼好看的男生。女人都是感官生物,看到帥哥,難免會心生好感。可伴隨着對方一句你有病的搭訕,對他的好感瞬間消失無蹤。

剩下的只有厭惡,冷凝以爲,這個男人只是空有外表,內在還是和那些紈絝子弟一樣,只想着泡妞。

不願成爲被人泡的妞,所以她義正言辭的選擇疏遠。

【可憐可憐雞蛋吧!一天更新好幾本,人都快累成哈嘍凱蒂了……結果收藏沒有,留言沒有,推薦也沒有!我……心裏崩騰而過數以萬計的我衰……】 尋了一處僻靜的地方,林寒打算運用靈力將剛纔從冷凝身吸收到的病氣轉化成靈力時。他的臉色越來越不對勁,病氣轉化到一半,他用手支撐着下巴,仔細的回味了一下剛纔那隱隱浮動的血腥之氣到底是哪兒來的。

“那丫頭到底得了什麼恐怖的病?怎麼病氣裏還夾雜着血腥味?這以前可是前所未有的啊!”林寒低頭思索許久,也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管他呢!反正不管是什麼病氣,自己都能轉化成靈力。

打消了腦海裏的念頭之後,他閉眼睛繼續漸漸的將病氣轉化成了靈力。

“嗚嗚嗚……”成功的將那絲病氣轉化成靈力之後,林寒長長的吁了一口氣。吐出了一抹淡淡的濁氣,身體的皮膚也蒙了一層薄薄的黑色污漬。正打算回一趟宿舍去洗個澡,沒想到才走出角落,聽到了一聲壓抑的哭聲。

而且這聲音,聽得無熟悉。

林寒皺眉,悄無聲息的靠近聲源。

臥槽!什麼情況!

當林寒看清到底是誰在哭的時候,大吃一驚,心裏隱隱有種幸災樂禍的感覺。畢竟自己以前是慫逼的時候沒少被那廝欺負,到底是什麼能夠讓一個看起來跟惡霸似的男人哭的像一個被人拋棄的小媳婦?

還有他的那些小廝怎麼都不見了,額,也對,人家好歹也是他們大學的大哥級人物。如果讓那些小弟看到自己哭的話,豈不是太丟臉了?

想到這兒,林寒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抱着不鬧事的心態,他正打算離開。

沒想到,腳咯吱一下,踩斷了身後的一根樹枝。

踩斷樹枝的聲音實在有些大,基本有耳朵的都聽見了。

而哭聲也戛然而止,一道狠厲的眼神瞄了過來,儘管眼底還帶着一絲絲的淚痕,看起來有些滑稽。但那股兇惡的氣勢,還真是有夠恐怖的!

“誰!”對方凶神惡煞的撥開了樹叢走了進來,當發現杵在原地林寒時。眼底掠過一抹兇光,“小子!你躲這裏多久了!”劉成滿臉凶神惡煞的瞪着林寒,一副要將他給吞掉的樣子。

“額……我說我剛來的,你信嗎?”林寒一臉尷尬,小心翼翼的開口說了一句。

“信你大爺!居然敢偷聽!看老子不削死你!”劉成說完暴怒,高舉拳頭揮了過來。

一個人生氣的時候是很恐怖的,可是讓劉成沒有想到的是。自己如此快狠準的拳頭竟然被對方瞬間握住了不說,而且對方輕輕的一扭,他分明聽到了骨頭咯吱移位的聲音。

“臥槽!”兇惡之色從臉褪去,劉成驚恐的看向對方,在發現對方到底是誰的時候,他有種自己誤入賊窩的感覺。

“有話好好說,我都說了,有話好好說!”林寒一臉無辜,自然也聽到了自己不小心讓對方骨頭移位的聲音。

“大哥……林寒大哥,算我錯了。算我求求你,今天的事情,別說出去。我劉成除了打不過你,這學校裏還沒有我打不過的。你給我留點面子吧!”劉成此話一出,林寒挑了挑眉,還是一能屈能伸的主。不過,不得不說,次柳楠兒幫自己教訓了劉成對他還是有好處的。好歹自己不用再屈服在對方的yin威之下了。

“這個沒問題,不過,兄弟,男人有淚不輕彈,你哭什麼?”林寒實在想不明白,劉成好端端的哭什麼。

堂堂七尺男兒,流血不流淚,有什麼好哭的。還哭的這麼歇斯里地。

“這……”劉成看着林寒,顯然不怎麼願意說出自己爲何這麼傷心的原因。

“怎麼,信不過我?興許,我能幫你也不一定呢!”林寒會這麼說是有原因的,因爲他從劉成的身隱隱看到了一絲病氣。

這一絲病氣不是他身的,應該是他長期跟一個重病的人一起生活引起的。

“說了也沒關係……是我媽,她病入膏肓,醫生都下了病危通知書,讓我準備好身後事。可我這麼一個媽了……”劉成心裏苦悶,又找不到傾訴的對象。

他也不想要仗着能力去欺負別人,可是家裏有一個病重的媽媽。媽媽含辛茹苦的將他養大,還沒有享福要走了。所以他心裏難受,今天醫生又打電話過來催交醫藥費了。他心裏難受,找了一個地方哭一哭發泄一下。

沒想到被林寒碰了一個正着,真是尷尬的不能再尷尬了。

“你媽生病,你爸呢?”林寒一臉懵逼,這種事情,不是應該另一半操心的嗎?做兒女的,再怎麼操心,也沒有多少能力吧!

“那男人死了!”聽劉成的語氣,事情絕非如此簡單。

估計是劉成的父親做了拋妻棄子的事情,所以劉成不願意提起對方。

“抱歉,無意勾起你的傷心事。不過,能帶我去看看你媽嗎?我可能有辦法治好你媽的病。不過,你幫我保密。”單單從劉成身的那一絲絲的病氣能夠看出來,他媽媽身的病氣會有多麼濃郁。林寒現在恨不得跑到他媽媽身邊將她媽媽身的病氣吸收過來。

“額……真的假的?”劉成眼底寫滿了質疑,顯然是不大相信林寒的話。

“你現在還有別的辦法嗎?”醫生都下了病危通知書了,如果不放手一搏的話,估計也沒有戲了吧!

“好!我帶你去!你過去了跟我媽說,是我的大學同學。我媽她一直希望,我能夠好好的讀到大學畢業。”劉成說到自家媽媽的心願,又忍不住淚目了。

“你可真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林寒無言以對,不過話說回來,劉成這廝沒想到還是一個孝子。

“你不會懂我的感受的。”劉成掃了林寒一眼,如果他是在他這樣的環境長大了,估計不會這麼想了。

林寒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雖然他小時候家裏窮,可好歹父母健在。而且父母對他的疼愛都很多,所以他體會不到劉成這單親家庭的痛苦。 這醫院居然還有這種病房!

神啊!

走進這六人一間的病房,林寒唯一能夠感覺到的是吵,無的吵!

“劉成,你來了,這是你媽媽的醫療費的單子,你去交一下。 ”一個護士看到劉成和林寒進了病房,跟了進來,順手遞給了劉成一張單子,“如果還是交不出錢,立馬搬出去。”

“唉,醫院也越來越勢力了,幫阿姨辦理出院手續吧!”林寒進了醫院的病房跟來到了天堂一樣。全身下的毛孔都在叫囂着要吸收病氣,尤其是劉母,她渾身下都被一團濃厚的病氣所環繞,到了林寒的眼底,簡直成了不可多得修煉法寶。

“出院?”劉成沒有想到林寒進來讓自己幫媽媽辦理出院。他有些蒙了,“不是,你不是說,要幫我媽。”

“噓!”林寒打斷了劉成的話,湊到他的耳邊,“你傻啊!我那是祕方,祕方不外傳,被人看去,我不曝光了嗎?”林寒說完,衝着劉成擠眉弄眼一番。

劉成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再看看母親的情況和自己空空如也的口袋,家裏能賣的東西都被他賣了,他的身也沒有錢了,吃東西還是靠小弟請客的。算林寒不說,他也會帶着母親出院的。

劉成聽了林寒的話,給母親辦理了出院手續。因爲沒有錢,還是由林寒出錢打的回到了劉成那個家徒四壁的家。

一進門林寒被劉成家裏空的只剩下牆壁的房子給驚到了,這還是家嗎?最基本的傢俱一樣都沒有。

“我家唯一剩下的是這個房子了,這房子我媽不允許我賣。說是留着娶老婆的,現在的女人,如果家裏沒有房子,根本不會嫁人。”劉成看着這空空如也的房子,心裏也很不是滋味。守住了房子,卻沒有守住人。這是他家裏的悲哀。

“唉!理解理解,現在的女人大多都物質。”不物質的估計只有古代人了。

想到古代人,林寒想起了柳楠兒。她前世跟着一無所有的男人最終落得一個爲男人殉情的下場。這輩子身爲堂堂鬼王,要什麼樣的男人沒有,偏偏看了自己這麼一個純**絲,還爲了自己被鎮壓在了忘川河底。想想都是自己的不對,今生今世,如果不將柳楠兒救出來,他太不是個男人了!

下定好了這個決心之後,他劉成說將他媽媽送到房間裏去,他需要施展祕法幫劉媽媽治病。

劉成沒有多想,他本是一個心思單純的人,不然也不可能聽林寒的把媽媽從醫院裏接出來。

兩人一起將劉媽媽擡到了房間裏後,劉成乖乖的出去等候。

林寒低頭看了劉媽媽一樣,已經被病痛折磨的沒有一點人樣了,骨瘦如柴的身體和那濃密的病氣,實在是怎麼看怎麼可憐。

不過她還是幸運的,因爲遇到了自己了。

貪貪說得對,吸取病氣,果然是一件積攢功德的好事。

想到這兒,林寒席地而坐,湊到了劉媽媽的脖子邊。開始催動靈力,吸取劉媽媽身的病氣。

劉媽媽身的病氣冷凝的強許多,而且也厲害許多。一看是被病痛折磨的生不如死的那種,這種病氣也是較頑固的。如果不採取點非常手段,是很難拔除的。

吸取了一段時間,發現病氣還是有些紮根的現象,林寒想起了貪貪教自己的方法。

掏出一把小刀,劃開了劉媽媽的十指指尖。

伴隨着鮮血流出,黑氣夾雜着鮮血從傷口處流了出來,林寒加大的了靈力。將這些冒出來的深紫色的血和黑氣全部納入口。

直到最後,從劉媽媽的身體裏流出來的是鮮紅色的血液,這才停止了吸取。

再仔細的看看劉媽媽的情況,雖然身體沒有豐盈起來,但是整個臉色已經好看好幾分了。

劉成在外面等了很久,都等得有些不耐煩了。忽然,房門打開了,林寒滿頭大汗的從裏面走了出來。

“怎麼樣!成功了嗎!”劉成激動的問道。

“很快會醒了,你去看看吧!這些錢給你,給家裏弄些像樣的東西吧!”倒不是林寒是大善人,也不是他錢多。只是吸取了人家這麼多的病氣,對他來說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收穫。

掏出了自己的錢包,給了劉成一千塊的現金,劉成拿着這筆錢,有種匪夷所思的感覺。

“你幫我媽看病,還借我錢?”劉成是非觀念還是很強的,對於對自己有恩的人,他會真心實意的感謝對方。

“等你有錢了再還我,算你欠我的。下次你來學校,別針對我和我同寢室的舍友好了。”林寒擡手拍了拍劉成的肩膀。

劉成被林寒的舉動感動到了,眼眶一紅,險些又要哭出來。

“別!我可受不了大男人哭!不許哭了!我先走了!”他還要找一個地方將這病氣給徹底吸收了,林寒丟下一句話,匆匆離開,那速度,堪是逃難。

劉成還來不及說感謝,林寒走了。速度快的他也沒有反應過來。

“成成。”一道虛弱的女聲響起,劉成心裏一驚,錯愕的看向房間。

發現母親不僅好了,而且還能坐起來了。

“媽!”劉成本沒有抱多少的希望,但是沒有想到,連醫生都束手無策的病竟然讓林寒治好了。一時間,對林寒的敬仰之情猶如滔滔江水綿延不絕了。

在心裏更是認定了林寒以後是自己的大哥,回頭等去了學校,他跟手下的小弟交代一句。敢得罪林寒是得罪他劉成!

“這是在哪兒?”面對空空如也的家,劉媽媽覺得有些熟悉,但又覺得這不像是自己的家裏。

只是覺得原本渾渾噩噩的感覺消失了,剩下的只有神清氣爽。

“這是家裏啊!”劉成已經很久沒有跟媽媽說過話了,一時間激動不已。走到劉媽媽的身邊坐下,他說完,忍不住哽咽了,“媽,我想你……”說完,劉成像一個孩子一樣,鑽進了劉媽媽的懷裏。

看着管自己撒嬌的兒子,劉媽媽露出了一個慈愛的笑容,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同志們!同志們!你們心是鐵做的嗎?推薦收藏和留言,看過的給雞蛋吧!拜託拜託了!】 “今天怎麼這麼熱鬧?”吸收了那麼一大團的病氣之後,林寒可謂是神清氣爽,不過他絲毫不敢怠慢,依舊在潛心刻苦的修煉。 但是學業他也要牢牢抓好,否則被父母知道了他們會難過。

不愛成婚,薄情老公請讓開 想要愛情和親情兩把抓的感覺,別提有多累了。

今天有必修課,所以林寒選擇去了一趟教學區。

只是沒有想到,纔剛剛進教學區,發現自己要課的班級門口被人團團的圍了起來。

他驚愕的停下腳步,“寒哥,不對!是劉成那班人!”趙二虎一眼瞄到了那些聚集在自己班級門口的人竟然是劉成的人。驚得他立馬跟林寒打了一個報告。

“劉成?”那小子想做什麼?昨天不是說好了,他幫他媽治好病,他和他的手下以後不找自己的麻煩嗎?怎麼今兒門來了?

林寒直覺想要避開,倒不是他怕什麼,只是不想要招惹是非。

“寒哥好!”萬萬沒有想到,他前腳剛剛掉頭打算逃走,後腳衣服被人一把拽住了。然後,一聲嘹亮的聲音響起。緊接着,一大羣人異口同聲的開口衝着林寒又是鞠躬又是高呼寒哥好的。

場面一度很是驚人,驚得林寒下巴都快要掉在地了。

完全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林寒!”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嚇得趙二虎他們立馬退避三舍,很沒有義氣的將林寒丟在了那羣人之。

“劉成。”林寒不解的擡頭對對方,發現劉成笑意盈盈的朝着他走了過來,“你幹什麼?”沒事折騰出這麼大的動靜是想要嚇死誰?

看着眼前那黑壓壓的一片,林寒算是明白劉成在學校裏的勢力有多大了。

簡直大到讓人瞠目結舌,難怪之前那麼多的人不敢得罪劉成,算是那些達官貴人的富二代都不敢。

“林寒,你救了我媽,等於是救了我!以後,你是這個學校的老大。我和我的手下都聽你的!”劉成早想好了,林寒對母親的救命之恩,他無以爲報,唯一能夠報答的,是讓他成爲自己的老大。保護他以後在學校裏不會被任何人欺負。

儘管他也知道沒有人能夠欺負的了林寒,不過,畢竟人多力量大不是嗎?

“老大!老大!”劉成一席話惹得跟隨他的那般小弟齊聲高呼老大。

林寒被那聲音差點給震破了耳膜,伸出手捂住了耳朵,“得得!咱們是來讀書的又不是來混社會的,都給我安靜一點!”林寒眉頭深鎖,這如果被那些教授知道了,指不定在自己的腦袋扣不良學生的標籤。解釋才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好了!老大的話聽到了嗎?”劉成聽到林寒這麼說,連忙歷喝一聲。

驚得衆人連忙閉了嘴巴,畢竟劉成可是本市數一數二的能打。

沒有人敢去招惹他,招惹劉成的下場有多慘,他們都是心知肚明的。

“都散了吧!馬要課了,讓教授看見了不好。”林寒揮了揮手,讓大家散開。

劉成點了點頭,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那些人。那些人接收到了劉成的眼神,立馬做鳥獸散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