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的人有說話的有沒說話的,但目的一樣,由於姬志剛才的表現,這些老大都有意認識結交,過來喝杯酒,說句話。

姬志與鐵老大喝完那一杯,就見有很多人把這裡看,還有人向這裡走來,姬志就知道他們的意圖,心中冷笑,自己沒來這一出的時候,個個連正眼都不瞟一眼,現在看到自己的實力,對他們有益就又都來巴結了,人性啊。

姬志站起身道:「各位時間不早了,我也吃飽了,你們繼續,我走了。」說著不管其他人的反應,姬志就帶著人走出了餐廳。

過來的老大面面相覷,沒想到人家不領情,看了看唯一與這年輕人說上話的鐵老大,又都過去與鐵老大套近乎去了。

鐵老大也從來沒有這麼受關注過,感覺因為認識姬志,自己倍有面子,心情也很舒暢,與各位老大痛快的喝酒。

姬志帶來的這場小插曲,確實起到了不小的作用,這裡吃飯的大部分都是中型或大型幫派的老大或者二把手什麼的,真正有實力的大幫派老大或者像野狼幫這種排上前十的幫派雖然沒有在這裡,但他們的小弟有在的。所以很快東華幫,石夏華這個名字就在聯盟中傳開了。 「嗯,那個大塊頭,咱們商量一下啊,以後再有這種打架什麼的,咱們輪著來,知道不,別總沖那麼快啊。」出來后忘塵在姬志身後對與自己並肩走的巴爾特道。

巴爾特摸摸後腦勺道:「我沒有啊,我只是看有人對主人不敬,還要動手,想都沒想就衝出去了。」

「我知道,我們也都看著呢,就是下次啊,該我了,你就別操心了。」忘塵見說不清,直截了當的道。

「我可不管那些,只要主人有危險我必須第一個衝出去。」巴爾特瑤瑤大腦袋道。

「哎,我說,大塊頭,你怎麼不懂規矩呢?咱輪著一人一回還不行嗎?」忘塵急道。

「行了,別吵吵了,以後讓你們打架的機會還多呢,小塵你讓他們打一回怎麼了?還有巴爾特你以後不要叫我主人,我都說過多少次了,這稱呼在現如今可不是以前的意思了,我可不想弄個你這麼大塊的奴隸,我可是正常男人,還想調教幾個卡哇伊的奴隸呢,對你沒興趣。」姬志覺得剛才的效果和好,心情不錯,玩笑道。

「你不要我了嗎,主人?」巴爾特道。

噗嗤,那兩名跟著的神勇堂弟兄終於忍不住了,都快憋出內傷了,哈哈的大笑著,也許在場的幾個人也就他倆明白姬志說的什麼意思了,最主要的是巴爾特回的更絕,他們倆腦補一個兩米開外的大漢穿著奴隸裝嬌滴滴的喊著主人你不要我了嗎?

姬志瞪了二人一眼沒說話,張濤反應過來也哈哈大笑道:「老大,你越來越壞了。」忘塵、凌風、巴爾特三人大眼瞪小眼,滿臉疑惑的看著笑做一團的三人。

姬志不再理會他們,看左右沒人,坐電梯前往17樓,找到馬軍的房間,進去了。

「濤哥,老大有事走了,咱們自由了,要不兄弟帶你去消遣消遣。」神勇堂中的一人道。

張濤一看他倆那一臉壞笑就知道他說的所謂消遣,正色道:「都回去給我老老實實睡覺去,沒見老大一直在忙正事嗎,也許一會就有事要幹了,都給我機靈點。」說著就回自己的房間了。

「姬先生這一齣戲可演的漂亮啊,可憐的小刀會遭殃了。」姬志一進馬軍的房間,馬軍就迎過來道。

「你都知道啦,挺快嘛,希望神刀門也能儘快知道。」姬志進去后很不客氣的自己坐到沙發上,蹺起二郎腿道。

「我已經讓人將這個消息放出去了,又有那麼多見證者,相信很快就會傳到神刀門那裡。」馬軍說道。

「挺上道嘛!不錯。」姬志誇讚道。

「跟著姬先生,當然要緊隨步伐了。不過姬先生所說的東華幫與石夏華是真事嗎?」馬軍問道,因為以姬志的實力再創個幫派那是小意思,姬志對外有其他名字那更不是稀罕事。

「哪有,都是我隨口瞎編的,在我來這裡之時我就想過,這些幫派不會真正出力的,我必須打到他們內部,才可以打聽到你們所不知道的事情,我就臨時編了一個幫派,反正這麼多幫會,多我一個也不多,至於石夏華這個名字嗎!更是隨口一說,當時鐵血幫老大問到,我一著急就隨口說出了,不過很有寓意的,你仔細念一下,石夏華。」姬志道。

「石夏華,是瞎話,哈哈,姬先生太逗了。」馬軍多聰明的人,一點就透。石夏華的諧音就是『是瞎話』也就是說姬志在告訴他們,他所說的都是瞎話,根本不可信。

「那麼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馬軍笑過後正色道。

「等。」姬志簡單的道。

「那要等到什麼時候?」馬軍問道。

「那就看神刀門什麼時候來了,但願他們別讓我失望。」姬志道。

「好了,不論神刀門什麼時候來,我們都不要放鬆警惕,這次要是神刀門真要來了,盡量讓這些幫會的人出馬,我會在下面推波助瀾,到時候你配合我就行了,我先回去休息了。」姬志說著起身向外走。

「好的,姬先生慢走。」馬軍恭敬道。

「不用送了。」姬志開門,看了一下左右沒人,走了。

姬志回到自己的房間,習慣性的修鍊了一會心法,舒服的躺在床上就睡著了,今天坐了一天的車,身體都乏了。

在hn偏遠的地方,與gx交界處的一個小村莊內,此處還屬於hn的地界,由於鄰近國道,所以國道兩邊有一些小飯館或者汽修廠,在一處汽修廠內,此時聚集了一群人,似乎在等待著什麼,現在是夜裡十二點左右,即使是國道上車輛也已經不多,只是偶爾有拉貨的大卡車呼嘯而過,突然一輛麵包車開進汽修廠,下來四五人。

「老大,已經打探清楚,洪門那邊沒什麼動靜,可能是因為前兩天的勝利,他們此時都在吃喝玩樂,而且就在不久前還發生了一件兩個幫派之間鬥毆的事件,據裡面的目擊者稱,只是因為一句不合就打起來了,他們還說這些幫派雖然加入聯盟,但是彼此之間都很少有聯繫,更有甚者有過節的,要不是因為洪門的威懾,他們很難和睦相處,今天兩個幫派的鬥毆就是例子,還說是一個愣頭青的小幫派老大,不服老幫派說話。這種事情好多幫會都存在,只是都盡量剋制著,畢竟是一個聯盟的。」回來的人說道。

「哈哈,正如幫主所說,他們確實存在最大的問題,那就是心不齊,很好,我馬上向老大彙報。兄弟們,準備大幹一場。」一個三十多歲的青年大漢聽完大笑道。

「好!」底下人都雀躍歡呼,這群人是神刀門的人,因為上面的安排,早就屈居在這個小地方,他們何時受過這種罪,要吃沒吃的地,要玩沒玩的地,早就在這裡待不住了,再一個原因就是神刀門這麼大哥幫會,雖然受到眾多幫會的敵視,但底下的人都不怕,最重要的是不受這憋屈氣,大不了就是大打一場,一直等著老大發話呢,這等了好長時間,終於有行動了。

睡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姬志的手機突然響起,姬志迅速接通電話,只聽白虎的聲音道:「老鼠已出洞。」

姬志微微笑道:「還挺快嘛!先不用管,放他們過來,通知老馬,讓他組織那群老大開會。」

姬志說完就掛了電話,自言自語道:「還是有幾分魄力的嘛!知道抓住時機。」說著一躍起身,看了一下表,凌晨一點,是偷襲的好時候。姬志一人獨自出了房間門,剛要走,見巴爾特也已經穿戴整齊的走了出來,姬志知道他的電話玲響沒能逃脫巴爾特他們的耳朵,陸續其他幾個人也都從房間出來了,姬志道:「你們先回房間等著有人叫你們再過去,我先去了。」

說著就走了,姬志前往馬軍的房間,一會發布命令什麼的還得馬軍來辦,姬志先過去囑咐幾句。

很快各幫派老大都接到了通知,都來到會議室,姬志已經找了個靠後的位置坐下了。這回好多人跟他打招呼,姬志點頭應付過去。

「小兄弟來的早啊。」姬志看到鐵老大竟然被多人相擁著過來的,鐵老大滿臉紅光,笑意滿滿,看來在餐廳喝的很高興,鐵老大大老遠就喊姬志。

「住的離會議室近,過來的快。」姬志道。

「知道為什麼大晚上召集大家嗎?」鐵老大說著已經走過來,挨著姬志坐下了。

姬志心道:「你這老大是怎麼當的,這點意識都沒有,難道你當老大這麼多年晚上都能睡安穩覺嗎?」

「聽說神刀門過來偷襲咱們了。」姬志想歸想,並沒有說出來。

「什麼?神刀門這麼大膽,還敢主動出擊?」鐵老大難以置信的道。

「誰知道他們吃錯什麼葯了。」姬志敷衍道。

「各位,時間緊迫,我長話短說,神刀門已經派了一批人從他們那邊趕往我們這裡,距情報確定來偷襲我們的,所以我們要做好準備,讓他們有來無回,我計劃在他們過來的路上設幾道卡,慢慢消耗他們的人力,由於時間緊迫,卡設的不要太遠,既來的急又可以相互照應。所以我打算第一道卡設在離這裡一千米的地方,之後在每個街道都分別埋伏我們的人。而這第一道卡也是最為重要的,我的目的是最好在第一道卡就將他們擊散,聽好了是擊散,不是擊退也不是殲滅,雖然我們有這能力殲滅,但那樣硬碰硬我們會有損傷也會引起大規模長時間交戰,會引起民眾恐慌的。我們是要擊散,然後再實施第二步,那就是躲在各個地方的眾人實施各個殲滅。大家對這個計劃沒意見吧?」馬軍問道。 見底下的老大們都沒意見,馬軍滿意的點點頭,這也在他們的意料之中,在這些老大認為,這打頭陣的事肯定不是洪門就是神龍幫了,其他人沒這實力,而第二步打擊潰敗的人,他們這些老大們很願意去做,痛打落水狗,多麼好的機會,又不費力,還有好處撈。

「第一道卡尤為重要,這不僅需要絕強的實力還要有聰明的頭腦,去掌控那個度,這樣吧,有誰自告奮勇?如果沒有那麼就我洪門打頭陣了。」馬軍繼續說出了大部分人的心聲。

「怎麼著?誰去?」

「這是立功的好時機呀!」

馬軍剛說完下面就開始議論,姬志對旁邊的鐵老大說:「怎麼沒人去呢?要是讓洪門去了,他們立了功到時候又多分東西了,這不明顯著讓他們得好處呢。」

鐵老大道:「這裡面除了神龍幫與野狼幫能與洪門競爭以外,其他誰還行?」

「我看大家都是打自己的算盤吧,這又不是大規模的交戰,只是小範圍的試探而已,誰手底下還沒有百來個兄弟呀!就是因為都有這樣的想法,覺得自己不如那些大幫派,這樣總是聽他們的,到時候人家合夥把你們騙了都不知道,盟主之位都給他了,再讓他出風頭,到時候地盤就是不分給咱們,咱們也沒法。」姬志說的話半真半假,卻句句說在每人心坎里,他們是有私心,但誰又能保證洪門這種大幫派沒陰謀呢,混黑社會的,爾虞我詐是很正常的,但還都是那僥倖心理居多。

「小兄弟,年輕人囂張是很正常的,但得有相應的能力,誰敢說比洪門強,誰又敢保證這第一道卡就能辦好,說實話,這辦好了是立功,辦不好,命都可能沒有,我們所帶的人,除了幾大幫派能夠,其他的都不行。」鐵老大小聲好意道。

姬志表現的明顯被鐵老大的話激起來了,道:「不試試怎麼知道,人家已經給我們機會了,我們自己還不珍惜,洪門既然說先讓我們選擇,那就說明人家真有這打算。要不人家幫派能做大,你們就不能。機會是自己掌控的,更何況機會已經擺在眼前了,這次我還就試試了。」說著姬志站起身道:「馬老大,我東華幫願意打這個頭陣。」

底下鐵老大一等人都傻啦,這年輕人還真天不怕地不怕。

「哈哈,石老弟,我就說沒看錯人,年輕有為,有勇氣,有魄力。好,我同意你的要求。」馬軍爽快的道。

「謝謝馬老大。」姬志客氣道。

「這樣吧,既然有人開這個頭了,我洪門這就不搶風頭了,給大家一個機會,誰還願意一同前往。」馬軍道。

底下的老大們,對這個年輕的老大都刮目相看,心裡開始動搖,鐵老大眼睛嘀溜亂轉,正在衡量其中的利弊,好一會下定決心正要起來,只聽遠處一人道:「我願意陪石老弟一同前往。」

鐵老大一看是小刀會的張起發,想這老小子一向謹慎,既然這麼說肯定有利,再說了單是石老弟的實力我去都行,哎,猶豫什麼,機會錯過了。

「好,我知道你們都沒帶多少人過來,還有哪個老大願意去,多些人多些保證。」馬軍似乎看出鐵老大意思一樣道。

鐵老大一聽這個,暗叫天助我也,不再猶豫,趕忙站起來道:「我願意一同前往。」

「我願意一同前往。」

與此同時,還有幾個老大站起來道,這些人大多數都是在餐廳見過姬志的。

「很好,總共有六個老大自告奮勇,敵人大概三四百人,假如你們六幫能完成任務,就去,不能可以再聯合幾個幫派,由於石老弟先主動請纓的,就以石老弟為首吧,時間緊迫,我就不多說了,我與石老弟有過交情,憑他的聰明才智與實力,我相信他能完成任務的,你們贊同嗎?」

「贊同」其他五個老大都道。既然有人出頭,自己跟隨就是,贏了,功勞是大家的,輸了,完全是因為帶頭的指揮不當,跟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

「好,那石老弟就趕快帶人出發吧,你們可以路上商量對策,或者先召集人馬,一切就看石老弟了,我在這邊安排第二步如何部署。」馬軍道。

「好的。」姬志說著帶著五名老大走出了會議室,在走廊內道:「大家都能召集多少人,我覺得大家最好出全力,假如再遮遮掩掩,人數不夠的話我再跟馬老大要人,那就不是咱們六個幫派分功勞了,大家可要想清楚。」

「我這裡有六十人。老哥我全聽你安排。」鐵老大第一個說道。

「我這裡還有四十人,由於時間緊,其他人還沒有過來。」張起發拘束的道。

隨後一統計六個幫派能有二百六七十人,大家都覺得足夠了,招呼上各自的手下就前往預伏擊地點了。

白虎已經準確掌握神刀門的行動路線,並實時彙報給姬志,姬志也懶得再找什麼合適地點,由於時間緊迫,他對這裡並不熟悉,所以姬志帶著人直接去阻截神刀門,因為洪門hn的分部設在yz市,洪門這麼重要的分部為什麼設在yz市,而不是設在hn的省會cs市呢,其中有很多的原因,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洪門的總部在sh,洪門的根也在sh,這樣的話hn是離sh最遠的地方,分部設在yz市為的就是能很好的將洪門勢力範圍內的最外圍守護好,此處與神刀門的勢力範圍接壤,既可以很好的起到防護作用,又可以快速出擊,此處屬於可攻可守的絕佳位置。

在姬志的帶領下,雙方在yz市零陵區外相遇了。姬志讓來的二十幾輛麵包車全部堵在路上,等待著他們。而遠在幾千米外不知情的神刀門,正加速前進的向前趕路,只隱約看到遠處有燈光閃爍,神刀門的領頭老大首先發現問題不對,現在已經是深夜,即使有車輛也不會太多,而這卻有十幾輛居多,而且好像車輛並沒有行走,而是停在一處,如此反常的事情,帶頭的老大多了一個心眼道:「等等,先停車。」

「怎麼了老大?」車停下后一名手下問道。

「前面的燈光不尋常,我懷疑有詐,先派兩三個人前去打探一下。」帶頭老大說道。

「好的。」

好一會,前往打探的回來報,前方有多輛麵包車將整個道路堵住,從麵包車的車胎可以看出,每輛車裡都裝有重物。

帶頭老大一聽道:「看來對方知道我們來偷襲,派人在這裡等候了。再去四周查看一看,看是否有埋伏。以車的數量來看,他們大概有二百以上的人。」

「我們怎麼辦?」底下有人問道。

「等等再說,假如附近沒有埋伏,這二百人我們還是能對付的,我們大老遠的來到這裡,不能一點收穫都沒有就回去吧。」帶頭老大道。

「是啊,我們住的那地方太憋屈了,我不想再待下去了。」底下人道。

「這點罪都受不了怎麼行,通知後方的人,也先停止,原地等待命令。」帶頭老大道。

「好的。」

姬志一直默默的看著神刀門的反應,並通知馬軍第二步人員的伏擊地點。

「這些人太墨跡了,要打就打。」忘沉等的不耐「不要急,出家人還這麼急躁,對方這是謹慎,看來來的人還有些本領。」 酒名千愁醉 姬志道。

「他是出家人?」一旁的鐵老大問道。

「對,曾經在少林寺習武,現在跟我混了。」姬志簡單的道。

「那本領肯定也不小吧!小兄弟手底下真是人才輩出啊,小兄弟是如何收羅了這麼多能人呢?」鐵老大一臉羨慕的道。

「呵呵,機緣巧合而已,說實話我能在道上立足,還真多虧了我這幾個兄弟。」姬志道。

「這個大叔很有眼力嘛,那天是沒有機會給我發揮,要不然那些人都不夠我熱身的,今天人多,讓你看看誰才是最能打的。」一旁的忘沉聽到有人誇獎自己,很享用的道。

「行了,別說了,對面已經開始行動了。」姬志看著車外道。

只見對面的車緩緩的開過來,停在幾十米外,車門打開,所有人都走了出來。 「啊,刀霸,他怎麼來了?小兄弟我們還是撤退吧。」鐵老大一見對方帶頭的吃驚的道。

「刀把?就一個刀把就把你嚇成這樣,也太熊啦,那要是來個刀你還不嚇尿褲子了?」忘塵嘲笑道。

鐵老大也沒心情跟忘塵計較,道:「刀霸,叫陳濤是神刀門三大護法之一,其刀上的造詣十分了得,再就是他手底下有一群同樣使刀很厲害的人,刀霸能在神刀門有很高的身份,一個是其本身,再就是他手底下的人員。」鐵老大介紹道,其實在道上的人都知道,神刀門之所以叫神刀門,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神刀門從上至下,所有人都使刀,並且等級劃分是以刀法好壞來區分。

姬志才不管那麼多,見對方已經全部下車,他也推開車門走了下去,忘塵他們跟著下了車。

姬志什麼話都沒說,一揮手,忘塵他們與神勇堂的人呼啦都沖了過去,其他五位老大雖然也認出了刀霸,但一同來的,並且負責人都下命令了,只能招呼底下的人也跟著沖了過去。

神刀門的人俱是一愣,沒想到對方什麼話都不說,說打就打。他們帶頭的確實是刀霸,是這次行動的總指揮。

「來人是哪個幫派的?報上名來。」陳濤道。

「哪那麼多廢話,我是你大爺。」最先衝過來的忘塵說道,並且一腳踢向刀霸。

「無名小輩,一點都不懂規矩。」陳濤躲過忘塵的一腳道。

忘塵可不管他說什麼,緊接著雙拳揮出,陳濤用雙掌迎上,嘭的一聲,二人一觸即退,陳濤臉色微紅,雙手背到身後,因為他的手在顫抖,就這一招,他知道眼前的這個年輕小夥子不簡單。

「呀,可以呀,居然接爺爺一招沒事,有趣,再來。」忘塵原本認為這些人根本不堪一擊,只用了一成的力,沒想到這個人還是有兩下子。引起了他的興趣。

而一旁的巴爾特沒有搶到,找其他人發泄去了,雙拳如石磨一般的揮出,凡是被擊中者,如被車撞一樣的倒飛出去,張濤也不甘示弱,衝到人最多的地方,左一拳右一腳的打起來,其他人見自己的同伴如此勇猛,也都受到了鼓舞,如打了雞血一般。

「哎,讓你們悠著點就是不聽。」一直觀戰的姬志嘆氣道。可不是這些人哪能是忘塵他們的對手,這他們還確實是有保留呢,但只是拳腳上的功夫其速度與力量也不是常人能抵抗的。

雖然交戰中有忘塵他們這些高手,但雙方人員太多,而且陳濤所帶的人確實也有不少厲害的,其他五個幫派中的手下還是有傷亡的,而五個老大勉強能與陳濤手底下的砍刀組的人一對一的打鬥,陳濤手底下有兩組直系人員,就是砍刀組和大刀組,其砍刀組的人一水的大砍刀,刀背寬厚,刀身沉重,這種砍刀能砍能拍還能削。

「這就是差距呀。」姬志看著混亂的打鬥道,鐵血幫、小刀會這些幫派在道上也是赫赫有名的,但這麼一交戰,一對比就出來了,他們的普通成員不如神刀門的普通成員厲害,而這些老大隻能與人家神刀門的二三流人員勉強打個平手,怪不得他們一見到神刀門的刀霸就嚇的想要退縮,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是這個陳濤的對手,神刀門隨隨便便出來一批人馬就能將五個幫派所聚集的精英打的屁滾尿流,這要真是神刀門對這些幫派侵佔,那還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此時的陳濤很是不好受,苦苦的被忘塵壓著,自己引以為傲,精湛的刀法好像對他一點作用都不起,而對方的打法根本沒有套路可言,完全是一股子蠻勁,他都想不明白一個如此瘦弱的年輕人怎麼會有如此大的力氣,自己用的刀是一把重刀,自己也算是走剛猛路線的,可是對方一雙拳頭,拳拳都打在自己的刀面上,震的自己雙手發麻,幾次都險些脫手。

「有硬茬,你們還不快來。」刀霸陳濤實在是招架不住了,對方的拳頭拳拳如重鎚一般砸下,而且好像有使不完的勁,並且對方越打越興奮,興奮的直嗷嗷叫。

陳濤奇怪的話,別人不知道,但有人知道,他們的汽車其中有一輛車門打開了,走出五個身穿黑衣的人,黑色緊身衣,不僅將身體緊緊的包裹住,而且整個頭部也都包裹住了,幾個人下車后,手裡拿著細長的短刀,身手敏捷的沖入人群中,只要是有阻擋他們的,都會被他們快速的一刀解決,出手迅速、狠毒絲毫不拖泥帶水。

「咦,忍者。」姬志自語道,這次神刀門還挺下本的竟然請了幾名忍者一同前來,看來神刀門已經有不少島國人了,那些去tj偷襲的其中應該也有島國人。

「攔下他們。」姬志說道。

巴爾特、張濤、凌風聽到命令,都是一招擊退與自己交戰之人,幾個閃身衝到離自己最近的黑衣人,還有離黑衣人最近的兩名神勇堂的人也迎戰了兩個黑衣人。可以看出這些人的身手又在刀霸陳濤之上,凌風他們能輕鬆的迎戰,但神勇堂的人就有些吃力了,其他神勇堂的人看自己的人情況不妙,又上來兩個人合力迎戰黑衣人,神勇堂的人不僅學習了單人格鬥還會合擊戰,所以二人的合力是單獨對戰的三倍或者更強,即使這樣才能勉強接下黑衣人的招式,暫時處於不敗局面,但只有招架之力。

「將這三個黑衣人留下,但不可暴露太多的實力。」姬志用內力發出傳音給凌風三人。

三人接到姬志的命令都加緊了進攻招式,張濤與凌風招式靈敏,與這些人相當於同路數,不同的是他二人的招式可以更快,所以幾招下來,黑衣人在速度上就跟不上了,凌風雙掌快速揮出,擊向對方全身不同的位置,黑衣人手中雙刀同時招架,卻還是快不過凌風,一不小心左肩膀中了一掌,這一掌看似無力,卻震的黑衣人全身一顫,整個左半身都麻木的不能動彈,還沒等黑衣人反應過來,頭頂就又被打了一掌,這次連哼都沒哼就暈了,凌風不等他倒下,一墊肩將要倒下的黑衣人抗在肩上,抬腿就向姬志這邊走來,有人阻攔,凌風直接用黑衣人的身體去擋,嚇得都又收回了手中刀;張濤更簡單與黑衣人對過幾招后,一個閃身到了黑衣人身後,左手一拍對方肩膀道:「我在這呢。」等黑衣人一回頭,早就等著的右手向黑衣人脖頸處一拍,黑衣人要害受到重擊豈有不暈之理。一旁的巴爾特見二人都已經解決,著急了,手上加力,他不如凌風他們速度快,但力大,雙拳揮去,都會將對方的刀打歪,這會再加力擊向黑衣人胸口,黑衣人一著急手中雙刀刃向外交叉,想要來個險中求勝的打法,只要巴爾特的拳頭不收回,肯定被自己的雙刀所傷,可惜他想錯了,巴爾特揮出的右拳並沒有收回,只是方向稍微變化了一點,拳頭打在了黑衣人手握的刀柄上,一切發生的太快,黑衣人沒想到對方還可以快速中途變招,巴爾特的拳頭通過黑夜人的手與刀柄繼續向前,一併擊在黑衣人的胸口上,由於黑衣人與巴爾特較勁,手臂瞬間被震骨折,同時擊在胸口的拳頭如同被一頭蠻牛用頭頂住一般,如此沉重的力不僅震碎了黑衣人的胸骨,並且直接將其震暈。巴爾特擊在黑衣人胸口的拳頭並沒有離開,而是張手抓起黑衣人,也邁步向姬志走去,張濤對一旁的巴爾特一笑,把手邊自己打暈的黑衣人向巴爾特一推,巴爾特另一隻手抓住這名黑衣人,一手一個如同拎小雞仔一樣,毫不費力。而張濤一閃身又沖向另外兩個黑衣人。

與忘塵打鬥的陳濤哪想到,自己的秘密武器出來不到五分鐘就被解決了三個,這些黑衣人不是挺厲害的嗎?此時他已經有了退意,雖然他很想將那三人救回來,要不老大肯定會責怪自己,但他實在沒有再打下去的勇氣了,自己一直被這個年輕人壓制著,看來人家並沒有出全力,否則自己也如那三人一樣的下場了,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有如此厲害的身手,看這些人都是些生面孔,其他人都是一些二流幫會的人員,就這幾個厲害的沒有見過,難道是洪門或者神龍幫培養出來的? 就在刀霸陳濤心中想是繼續還是退的時候,只聽姬志道:「撤退。」

什麼?對方要撤退?這帶頭的是誰?做事情怎麼總是不按常理出牌,這時候明明是他們佔了上風?為什麼要撤退?是有什麼陰謀嗎?陳濤想著,並在忘沉退出的間歇,他看了一下戰況,由於一直被忘沉壓制著,都沒有機會看下整體戰況,要不是關心黑衣人的情況,才知道黑衣人被抓,但不知道是怎麼著就被抓了這個過程。

這會一看戰況他才知道,雖然黑衣人被抓了三個,但整體來說自己這方還是佔優勢的,對方就是這幾個生面孔厲害之外,其他人真的不堪一擊,對方已經死傷無數了。看來這種多人戰鬥,不是靠幾個厲害的就能扭轉局面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