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言而行的阿修羅,背後巨大的火翼憤然一拍,最外面籠罩的那層火焰虛影,隨著火源力的涌動,從而變得凝實起來,而在遠處眾人的眼中,此時扶搖而上的阿修羅,宛如一隻翱翔天際的鳳凰一樣,身後拖著長長的絢麗火焰光尾,隨著火翼的拍動,火焰虛影更加的真實再現出來,眨眼的功夫便飛到了賢若指定的位置。

穩住身形之後,阿修羅雙臂平穩的一左一右伸展開來,「轟…轟!」,身上的火焰兇猛的湧現出來,雙手掌心朝上,兩道粗大的火柱不斷地在掌心處凝聚。

「看我一把火把你燒出來!」

「喝!」

如今突破打破四階之後,阿修羅在運用火焰之上,明顯變得比以前更加的得心應手,兩道火焰柱相互之間纏繞著,呼嘯著沖入了烏雲之中,只是一瞬間的功夫,就能看到烏雲內部變得通紅起來。

「再加把力氣修羅!」

看到阿修羅的火焰強度尚有些不足后,賢若單手托著石碑,在一旁提醒說道。

「好咧!」

阿修羅痛快的答應一聲吼,雙手閃爍出一抹莫名光輝出來,沖著烏雲遙遙一握,簡單的一個動作后,賢若便能清晰的感應到,這片空間大量的火元素和木元素,瘋狂一般的朝著烏雲中涌了進去,眨眼的功夫,龐大的烏雲層,整個像是燃燒了起來一樣,變的異常的通紅! ?濃郁的火光從厚厚的雲層中瀰漫了出來,衝天的火光,照應著整片天空,都化成了一片火紅之色,在阿修羅和賢若的注視下,雲層不斷翻騰,足足焚燒了很長一段時間,一直沒有什麼反應的厚重雲層,終於是閃爍出點點白色光芒。

「小心修羅,隨時注意變化!」

一旁的賢若注意到了雲層中的變化,便連忙出嚴提醒阿修羅,而自己也全神貫注的戒備著,預防有什麼不測發生。

就在賢若提醒的時候,點點白色光芒,忽然變得強盛起來,隨著一聲尖銳的厲嘯聲響起后,一道白色閃電一樣的東西,飛快的從雲層中飛了出來,筆直的射向正上方的阿修羅。

「小心!」

見到有東西襲擊阿修羅后,賢若一邊高聲疾呼,一邊朝著阿修羅暴掠而去,生怕阿修羅一時不察著了道。

「火凰裂天手!」

見到有東西朝著自己急速飛來后,阿修羅收起手中的動作,火凰裂天手瞬間施展出來,一道火紅的鳳爪虛影,便狠狠地朝著那道閃電抓了過去。

白色閃電蘊含了極為恐怖的穿透力,饒是以攻擊力著稱的火凰裂天手,在和那白色閃電相僵持了數個呼吸之後,鳳爪虛影被狠狠地擊穿,餘威不減的繼續朝著阿修羅射去。

「扯呼!」

眼見攻擊來勢兇猛,阿修羅連忙拍打起身後的火翼,快速的朝著身後倒退而去,同時心念一動,在自己的身前,彙集出大量的火元素,手掌向前一推,滔天的火焰瞬間在身前形成,阻斷了那白色閃電的去路。

阿修羅的反應不可謂不快,就在那火焰剛剛升騰起來時,那道白色閃電就瞬間爆發了起來,恐怖的力量衝擊波,快速的朝著四周擴散開來,要不是阿修羅率先一步在身前布下了大片火海,借著火焰的力量阻擋了這些力量的衝擊,否則的話阿修羅必定會受到不堪想象的創傷!

就在這個時候,賢若的救援終於來到了,雖然那白色閃電蘊含的力量極為的恐怖,但是隨著賢若的一聲嬌喝,纖縴手臂朝著阿修羅的方位一揚,只見一團淡黃色流光,飛速的朝著阿修羅飛了過去。

「嗡!」

光團飛臨到阿修羅的頭頂之上后,嗡嗡作響,光團迅速的鋪張開來,古樸的石碑垂落下道道光暈,將阿修羅嚴嚴實實的籠罩了起來,保護著他不受那力量衝擊的半點傷害。

「裝神弄鬼的傢伙,既然已經出來了,幹嘛還躲躲藏藏暗箭傷人!不覺得有失你魔族戰將的風範嗎?」

將阿修羅保護起來后,身上閃爍著迷人的光輝,慢慢的走到阿修羅的身前,賢若目光如炬,死死地盯著那看不清內部情況的雲團,冷冷的說道。

「多少歲月了,沒有想到還能見到你,雖然你僅僅就剩下了一道殘識,但是仍然還是那麼的潑辣,哈哈哈!」

一道異常沉悶的男子聲音,從那烏雲之中傳了出來,然後緊隨著聲音的落下,龐大的雲團緩緩地自中間裂開,彷彿有股無形的力量在作用著,一道身形偉岸的身影,慢慢的展露在賢若和阿修羅的面前。

出現的這名男子,其樣貌和常人沒什麼兩樣,因為不是真實的軀體再現,所以整個人的身軀看上去顯得十分的虛幻,但是一股強大的威壓,隨著男子的身影展現出來,也緊跟著瀰漫了出來,饒是被石碑保護著的阿修羅,也是感覺一時的心口發悶,隱隱中有種膜拜的感覺。

「修羅,穩住自己的神識海,不要被他的魔音灌耳所迷惑了!」

見到阿修羅的神情略顯獃滯后,賢若的雙眼瞬間閃過一絲厲色,蘊含了精神力的提醒,對於阿修羅來說如醍醐灌頂一般,使得他瞬間驚醒了過來,然後連忙按照賢若的話,以自身的精神力穩穩守住自己的神識海。

同時阿修羅不免心驚不已,僅僅是一個照面,三言兩語,就將阿修羅的精神迷惑掉了,而對方並有刻意的針對阿修羅,可見魔族戰將雖然隕落了無數歲月,但是僅僅一道靈識之種,就已經強大到了這個地步,這簡直令人駭然!

「貪厭,相隔這麼多的歲月後,不曾想你我還能有相見之日,這宿命一說不可謂不神奇啊!」

一臉寒霜的賢若,迎著那道人影慢慢地走了過去,在相隔約莫一丈的地方,賢若停了下來,身上的光輝即時變得璀璨起來,戰將貪厭所處的那片地方,身體周圍儘是一片幽暗之色,一光一暗,二者當即便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是啊!想當初我跟隨在我族之主的身後,縱橫天地間,何其的自由風光,而你雖然只是火神的一名侍從,但是除卻你之外無人能夠隨其左右,其榮耀之光絲毫不亞於我們魔族戰將的任何一位,而如今那一切也盡成過眼雲煙了!」

對於貪厭的話,賢若沒有絲毫的打斷,而且緊隨著他的話語,心思也徜徉到了過去,往日的一幕幕清晰再現,賢若感同身受的點了點頭,說道:「要不是神魔大戰,我想你我之間也就沒有了這些恩恩怨怨。」

貪厭一邊聽著賢若說,一邊漫步天際四周,似乎在打量著這片空間,等到賢若的話說完之後,貪厭也回到了原點,語氣不喜不悲地說道:「我討厭啰嗦,我就直接說了,你能否任我離去?這片天地已經沒有了神魔,沒有人領導這個大陸的話,人類早晚會走上毀滅的道路,難道你想看到這些發生嗎?」

聞言,賢若哼哧一笑說道:「難不成你想要君臨天下,做這塊大陸的主宰者嗎?」

「有何不可?給我一百年的時間,我必然能夠恢復到以往的境界,在沒有了神魔統治的這片大陸,我的絕對實力完全可以勝任!」

貪厭並不是在誇大其實,生前身為魔族赫赫有名的戰將,雖然只剩下一枚靈識之種,但是只要他擁有了合適的肉體,百年之內完全能夠恢復起來。

說完自己的打算后,貪厭目光灼灼的看著賢若,靜靜的期待她的回答!

「不!我不能答應你,我之所以出現在你的面前,所為的就是要將你的靈識之種消滅掉!」

聞言后,貪厭的眼中,瞬間爆發出一陣徹骨的寒意,驚天的殺氣頓時瀰漫開來! ?魔戰將貪厭想來早已經料想到了這個結果,濃烈的殺氣宛如實質一般,在貪厭的身體周圍環繞著,如同根根利劍一樣,鋒銳之氣極為的逼人,縱然相隔很遠的距離,後方的一干人等,都是不免一陣陣的心驚肉跳。

「天啊!這這…這是殺氣?如此凝實的殺氣,簡直能夠當做鬥氣使用了!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在一旁觀戰的眾人,見到那神秘的人影散發的殺氣后,一個個心中都是大大的震驚起來!

凝聚殺氣這種無形的東西,甚至能夠當做一種攻擊的手段使用,如此手法,令眾人大開眼界,這對於他們來說,可謂是另闢蹊徑,給他們展示了一種另類的手法,對他們在修鍊一途上有著很大的啟發。

相比於這些人來說,面對貪厭的殺氣,阿修羅則表現的沒有那麼吃驚。

阿修羅自從學會了北冥戰氣的戰意運用后,對於貪厭的殺氣運用,大概的原理和北冥戰意的運用差不多,殊途同歸,隨著阿修羅的修為提升,只要阿修羅能夠激發出殺氣,自然也能如此運用。

「賢若,我最後再問你一次,難道你我之間非要拼個魂飛魄散才算終結嗎?」

身為靈識之種狀態的貪厭,雖然擁有生前的一切手段,但是唯獨沒有了那強悍的肉體,和能夠馳騁大陸的絕強力量,面對賢若的殘缺靈識,貪厭不免有些底氣不足。

一個生前就能將他擊殺的強者,雖然只剩下了不完整的靈識,但是在此面對的時候,貪厭的心中仍然還是不免有些底氣不足!

靈識是什麼?靈識即意味著靈魂,它包含了這個人生前所有的力量,雖然因為沒有肉體,所以很多需要藉助肉體才能施展的攻擊根本用不出來,但是單單憑藉靈魂之力,賢若也是絲毫不懼貪厭。

化成一顆靈識之種的貪厭,儘管靈識是完整的,但是歸根究底他只是個靈識之種,沒有成長起來,二者相比較,各有利弊,真的生死相搏的話,半斤八兩!

「貪厭你今天的話怎麼這麼多呢,這可完全不像是你以往的風格啊!難道說是你心中底氣不足,在跟我求饒嗎?」

對於貪厭的話,賢若根本不為所動,態度一成不變。

而聽到賢若對自己嘲諷的話后,高傲的魔戰將豈能如此受辱,決然的說道:「求饒?你是跟我在開玩笑嗎?想我堂堂魔戰將貪厭,就算只剩下一枚靈識之種,而你也不過是一道殘缺靈識罷了,就算今日我徹底灰飛煙滅,但求饒二字休想從我的口中說出。!」

貪厭說完之後,虛幻的手掌慢慢抬起來,掌心微微一攏,一道白色電芒,從貪厭的身後極速射來,落入了他的掌中。

「看我今天徹底將你的靈識斬滅!」

掌中的白色電芒快速的瀰漫開來,露出了那驚空刃的真實本體,抖手向前斬出一刀,磅礴的空間利刃,如同道道璀璨的彎月,鋪天蓋地一樣的沖向賢若與阿修羅。

看著道道割裂空間的利刃衝過來后,賢若快速回過頭來說道:「修羅你站到一旁,聽我指令行事!」

說完,便縱身沖了上去。

賢若之所以不讓阿修羅與她聯手,其實完全是出於對阿修羅安全的考慮。

雖然現在的阿修羅已經晉陞為了四階弄焰者,但是她和貪厭之間的戰鬥,卻不是一個簡單的四階弄焰者能夠參與的。

「火封!」

衝到近前之後,賢若縴手向前一推,兩隻手的虎口相交在一起,形成了一個不規則的圓形,一面銀色的環形光圈,快速的從虎口中沖了出來。

光圈迎風暴漲而起,瞬間變作直徑丈許的龐然大物,一股奇怪的力場隱隱間鎮壓四周,數量多的嚇人的空間光刃,全都被吸引進了光圈之中,承受了如此多的數量之後,光圈上的銀芒也隨著愈發璀璨奪目!

「又是這一手!」

見到自己的攻擊被那莫名的光圈吸收之後,顯然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的貪厭,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難看。

就在貪厭剛剛說完之後,只見賢若縴手翻轉,雙掌疊加在一起,掌心朝外狠狠地一推,說道:「反饋!」

身前的光圈隨著賢若的手勢一動,銀芒吞吐,先前被吸收進來的無數光刃,盡數沖了出來,原路返回,朝著貪厭沖了過去。

「我就知道你還是這老一套!」

見到自己的攻擊被打了回來之後,貪厭眼中爆發出一陣冷芒,手中驚空刃嗡嗡做鳴,似乎很興奮一樣,銀色的光芒快速的劃過天際,一道深不可測的空間斷層,十分搶眼的出現在貪厭的身前,足足有數十丈那麼宏大,比之之前的威力不知道要強大多少倍。

果然,身為驚空刃的主人,就算貪厭只剩下靈識之種,但是依舊能夠發揮出神兵的威能來。

「轟!」

無數的光刃沖入空間斷層之中,引起空間大規模的震動起來,一聲響亮的轟鳴之聲響徹天地之間。

「嘗嘗以前就讓你頭疼的驚月斬吧!」

縱身衝到近前的貪厭,張狂的大笑兩聲之後,手中驚空刃宛如活過來了一樣,一時間銀光大盛,被貪厭抖手向上一拋,宛如一顆銀月一般的驚空刃,璀璨的銀色光芒傾瀉而下,將周圍陰暗的空間,照得一片雪亮。

貪厭手中練練結出道道複雜的手印,而天空上的驚空刃,也隨著貪厭的手印變化,從而光芒吞吐不定,其形態也在逐漸的改變著,從渾圓到殘缺的彎鉤,就像是經歷了月亮的陰晴圓缺一樣,最終化作一道異常明亮的彎月,九十度直角的從天空上俯衝了下來,目標直指賢若。

璀璨的銀芒,在還未有臨近的時候,就已經從空中傾瀉了下來,將賢若的身體籠罩了進去,一時間,賢若驚駭的發現,自己失去了自由的行動力,任由自己如何的運力,也是擺脫不了那銀色光華的籠罩。

「不好!前輩有危險!」

而一直在一旁觀戰的阿修羅,見到賢若身陷危險之中后,沒有絲毫猶豫的瞬間沖了出來,隨著一聲響亮的鳳啼之聲響起,一道巨大的火鳳凰,從修羅的身體中沖了出來,扶搖直上,悍不畏死的迎擊那傾瀉而下的一輪彎月! ?呼嘯而上的火鳳凰,不斷鼓動著那雙巨大的火翼翅膀,晉陞到四階之後,阿修羅的火焰威能更是更上一層樓,火翼翅膀上那根根翅骨清晰可見,絢麗的火焰掛在翅骨之上,隨著極速飛馳,火焰拖出很長很長,呼呼生風,熾熱無比。

「嗯!?鳳凰火焰!?你不是鳳凰族的族人!竟然只是個人類!」

看到阿修羅突然衝出來,不知死活的想要救援賢若原本滿心不屑的貪厭,卻被阿修羅的火焰吸引了注意力。

「轟!」

就在這個時候,那從天而降的彎月,狠狠的撞擊在火鳳凰之上,大片大片的火焰瞬間瀰漫開來,將那輪璀璨的彎月吞噬了進來,一個呼吸的時間,被火焰所包裹住的彎月,猛然爆炸開來,屢屢火焰朝著天空的四周射去,如同綻放了一個超大型的禮花彈一樣,一時間天空變得格外的絢麗奪目!

「好厲害啊!那玄火門的傢伙竟然晉陞到了四階弄焰者,如此天賦真是少見的很啊!」

天空上爆發開來的火焰,那通紅的火光,照映的遠處儘是一片紅色,一些宗派弟子們,看到阿修羅施為之後,有些人儘管有著屬於自己的高傲,但是在此刻,也是不得不佩服地說道。

「哼!只不過依仗著火焰不凡而已,但是你自身的實力卻根本不夠看!」

見到自己原本能夠重創賢若的攻擊,卻被這個突然衝出來的人類小子阻攔了下來,這不免使得貪厭一時心中憤怒不已,憤怒的冷冷一哼之後,只見貪厭的身體微微朝著前方一動,緊跟著他整個人就如憑空消失了一樣,看不到任何蹤跡。

「小心背後修羅!」

正當阿修羅被貪厭的身後所震驚的時候,只聽見這個時候,已經恢復了行動力的賢若忽然一聲高呼,下意識的,阿修羅不敢有絲毫怠慢的朝著一旁閃躲而去,但是終歸還是慢了一絲!

「哧!」

一抹血雨瞬間激起,只見那消失的貪厭,突兀的出現在了阿修羅的背後,手中驚空刃毫不客氣的朝著阿修羅的肩頭斬落而下,鋒利無比的刀刃,很是輕鬆的帶起一塊血肉,殷紅的血液飈射而出,劇烈的疼痛,使得阿修羅當即一聲慘叫發出,光潔的額頭之上,瞬間布滿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反應倒是夠快的嘛!只是不知道這一次你還能不能躲得過去,動作慢的話,小心我將你整條手臂都卸下來!」

面帶濃郁的殘忍笑容,貪厭十分興奮的用舌尖舔了一下濺在臉頰上的血跡,然後故技重施,整個人又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你敢!」

伴隨著貪厭的再次消失,一旁的賢若瞬間撲了上來,掌心一凝,一團淡黃色光暈出現在掌心之中,抖手一拋,化作一道光罩將阿修羅保護在了裡面,而賢若本人,滿面冷霜的凌空一掌,重重的拍向阿修羅的右側。

「轟!」

磅礴的靈魂之力,瞬間將那正片空間都擊得粉碎,空間變得扭曲不堪,而消失了的貪厭,則雙手抵著驚空刃,一臉難看的出現在那裡。

「竟然這麼在乎這個人類小子,難不成他是你新看上的男寵不成!」

說完,一臉難看之色的貪厭,瞬間朝著賢若沖了過來。

「污言穢語的傢伙,休呈口舌之利!」

對貪厭的侮辱充耳不聞,賢若嬌軀一閃,瞬間出現在貪厭的身前,一雙纖纖玉手,攜帶著令人難以相信的力量,一掌拍向貪厭的胸口,磅礴的靈魂之力,毫不保留的傾瀉而出!

「嘭…嗡嗡!」

對於賢若的靈魂之力有著些許忌憚的貪厭,情急之下,將手中的驚空刃橫檔在了身前,而賢若的手掌,則正中驚空刃之上,磅礴的靈魂之力瞬間爆發,將二人全部彈了開來,強大的掌力,引得驚空刃陣陣嗡鳴,刀身更是顫抖不已,縱然是神兵級的武器,但正面承受了賢若的一掌,顯然多少還是有些吃力。

「貪厭,看來這一戰,我必勝無疑了!」

經過了幾番試探攻擊之後,賢若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如今只是靈識之種狀態的貪厭,其實力已經大大不如以前了,全部力量已經十之去八,如果賢若現在擁有肉體的話,一個照面就能將其鎮殺!

「哼!休說大話,鹿死誰手恐怕還不能這麼快的下定論!」

貪厭自己也深知自己現在的狀態,雖然嘴上不肯承認,但是心中卻在快速的想著對策,只要給予貪厭足夠的時間來恢復,稱霸整個大陸指日可待,可是現在的貪厭,只求能夠快速的離開這片空間,一旦戰鬥的時間拖得太長,情況就會愈發的對他不利。

靜靜地看著站在賢若身後的阿修羅,貪厭眼球一轉,頓生一計出來,一抹得意的弧度,悄然的出現在嘴角旁邊。

「亂空斬滅!」

為了能夠配合自己的計謀,此時的貪厭也顧不了太多,不惜大耗本源的,施展出了攻擊範圍極廣的亂空戰滅!

繚亂的銀光,帶起道道銀色的弧線,在貪厭的身前來回的穿梭交織,銀色光芒愈發的濃郁,最終一聲驚天巨響,只見一道銀色光斬衝天而起,穿透天空上那層層烏雲,劃破天際,怒斬而下,耀眼的銀光照亮了整片天空,無數道光刃,無間隙的傾瀉而下,籠罩了賢若和阿修羅所處的那片區域,無死角的攻擊了下來!

光刃所過之處,空間頓時陣陣的坍塌扭曲,眼前的一切都已經混亂不清,如此景象,使得阿修羅不免心生一股恐懼出來。

「快到我的身後來修羅!」

就算是賢若,在面對貪厭不惜代價的攻擊后,同樣也是不免心中一驚,連忙呼喚阿修羅,讓其躲到自己的身後,如此恐怖的攻擊,就是賢若應對下來也是很艱難的。

「大界碑石,鎮壓天地!」

賢若伸出手掌,微微一招,遠處的幽火界碑瞬間回到了賢若的手中,經過靈魂之力的催動,幽火界碑迎風漲大,瞬間化作十數丈那麼龐大,界碑上的符文閃閃發亮,穩穩地鎮壓在賢若的身前,任憑那光刃如何的恐怖,界碑不動如山的矗立在虛空之中,將光刃盡數阻攔了下來。

「嘭嘭嘭!」

沉悶的撞擊聲不絕於耳,界碑上泛起陣陣光暈漣漪,穩如泰山一樣,而那貪厭卻早已消失在了原地,如同幽靈一樣的身影,此時竟然悄然的出現了阿修羅的身後,疲於應付的賢若,竟然沒有絲毫的察覺! ?誰也沒有想到,貪厭拼著巨大的消耗,使出的這一殺招,竟然會是一次佯攻,完全是為了掩飾自己的偷襲而放出的煙霧彈。

雖然此時阿修羅全身,都被先前石碑垂落下來的光暈保護著,密不透風,然而在面對貪厭的偷襲,不能自由掌控石碑的阿修羅,顯然還是沒有能夠保護好自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