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當日唐玉與靈年大戰天北城之上,靈年已然告訴他自己身不由己,現在正被吞滅所轄制,而唐玉不知的便是那吞滅正是看守香老的魂殿尊老!

「香香拿來之後我再帶你去吧!如此一來,可是個雙贏的局勢!」靈年看著唐玉,緩緩道。

而唐玉自然能夠明聽懂這話的含義,靈年得到香香之後恢復巔峰實力,而到時候又能夠幫到自己,還真是所想不虛啊!

「既然如此,看來我前往魂殿的時間又要拖後幾天了。」這般說著,唐玉心中卻是想著芸芸,半年的時間,如今還有五個月了!可不能讓芸芸出什

么事情!想著,唐玉便是勉強沖著靈年拱了拱手:「我們便是先走了!」

兩人聽他這話卻是有些不解,難道傷成這樣了還要繼續趕路?但馬上便是明白了唐玉此話的意思,她們似乎都忘記了唐玉飛行根本不需要使用靈氣

。聞言,靈護法也是朝著唐玉拱了拱手,轉身便離開了。

靈護法走後,四人又開始趕路,而此次唐玉卻著實傷的不輕,剛才幾乎已經感受到死亡的氣息,卻又硬生生地挺了過來!

「彩鱗,剛才聽說你實力暴漲?是何原因?」唐玉不知道莎玲有著什麼提升實力的秘法,所以對靈年這話有些猜疑。

「其實剛才實力突然增長,並不是我所用的什麼秘法。」莎玲有些疑慮,當即又補充道:「可能是那個小傢伙的緣故吧。」

話一說出,唐玉跟莎玲臉上都不由地有些發燙,而小不點卻是愕愕地看著唐玉,口中喃喃道:「原來是真的…」話雖這般說,卻是見唐玉這般

臉紅很是有趣,如此機會又能夠有幾次呢?倒是那什麼也不懂的青麟,還是一臉天真地看著幾人。

深夜之中

月光之下

四人朝著星霆院的方向飛行著

本是一日的行程,如今卻足足飛了兩天才感受到那股熟悉的能量,唐玉睜開眼,這星霆院便是出現在眼底。

星霆院內

「你說花繁半路截殺你們?」風靈師話語之中已然殺氣流露!「這小妖精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竟然不顧自己的身份,偷襲你們。」他看了看如今

躺在床上的唐玉,心中也略有不解:「不過,你們是怎麼逃脫的呢?按理說,就算你們三人聯手應該都難以與之抗衡啊!」

事到如今,唐玉也並不隱瞞,畢竟他覺得風靈師是值得信任的:「當日我曾與一魂殿護法交手,敗於他之後他和我談了一筆交易。」

「交易?」風靈師眸中竟是閃出一絲異樣的色彩。

「嗯,不錯,他需要我給他煉製香香,而他會保護我,甚至在營救香老的時候也會來幫助我們。前幾日便是他出手了。」風靈師聽著唐玉的話,心

中才略有明了,原來這唐玉是受了魂殿護法的保護!雖是不知道那護法的用意,但不管怎麼說也都是保住了唐玉。

「如今我們前去魂殿之事又要往後拖幾日了,這次傷好后恐怕我還要再給那魂殿護法煉製香香,據他所說,他知道老師被關押的地方。」唐玉看著

風靈師,口中喃喃道。

風靈師只是輕輕地嗯了一聲,似是在想些什麼,許久,才淡淡地說道:「你先休息吧,我告訴你那些朋友先在星霆院里住上幾日!」

唐玉點了點頭,隨後便是睡去了。

雲洲中部,香塔後山之中。

九龍雷罡靈包裹著的芸芸此刻已然有些虛弱,那離魂香的功效雖然已經發出,但卻也並不能完全扼制住這妖靈的吞噬。

「不知唐玉現在如何了。」芸芸眼神有些迷離,當日她茹楚得看到唐雨救唐玉的時候,有那麼一刻,唐玉體內竟是有兩個靈魂被抽出,若是靈魂被

強行抽離了,人還能活么?雖然只有那麼一剎那….

芸芸心中卻是有些發顫,她沒有看錯,絕對沒有看錯!一個人的體內怎麼會有著兩個靈魂?

「連你也不知道唐玉如今怎樣?」芸芸虛弱的聲音響起,卻是見這洞口還有這一人!

「我的確不知,當日感受到這九龍雷罡靈的氣息微弱,我便是來到你這裡,本想把你救出,卻是不知自己沒有這般實力!」話語之間傳出憂傷之情

「不需要了,至少我現在還沒有死去。若是唐玉沒事便好,若是他沒事,我也就知足了。」芸芸不再言語,微微閉上眼,用體內為數不多的靈氣在

離魂香的香效下保護著自己的靈魂不受吞噬。

卻只是聽得洞外傳來些許嘆息之聲…..

花繁一擊雖重,唐玉傷勢也不輕,然而卻比之以前那般好上許多。

幾日後,星霆院中

唐玉已經行動自如,而在傷愈之後卻是有種難以言喻的奇妙感覺,莫非是菩提心的作用?唐玉心中想著,但卻並未考慮到那陰陽玄龍香,畢竟那香

香起效時自己應該是痛不欲生,可如今卻是活生生站在這裡。如今有著一種晉級的感覺,可卻是要等到完全康復時再考慮。

感受了一下體內靈氣的恢復。「差不多是時候了。」唐玉口中喃喃道,便是起身走出了房間。

「老師?」唐玉剛推開門,卻見風靈師恰巧在門口。

「嗯,才剛恢復些,怎麼就下地了?」風靈師見唐玉這般恢復速度,心中也是有些驚訝。

唐玉自然有著打算,便是與風靈師說了一番。

「既然如此,那就你自行決定吧!」風靈師說著便是轉身欲離去。「對了,唐玉,有些事情你自己可是要有所節制!」

風靈師不待唐玉解釋就離去了,而此刻唐玉心中卻是有苦說不出。竟然會被風靈師這樣講,臉面還真有些掛不住。

來到小不點房中,卻是見莎玲也在,心中不免有些顧及。

「彩鱗,我要為小不點解除厄難毒體,你先出去吧!」兩人見到唐玉本就有些驚愕,當日似乎傷很重,竟然現在就能下地走路了?還說要為人解除

厄難毒體!

「你身體好些了?為什麼不再休息幾日!」莎玲對於唐玉,卻是再難表現出那般冷漠,或許她已然懂得思念的痛苦吧!

聞言,唐玉搖了搖頭,如今自己時間緊迫,哪有那麼多日子供自己揮霍?「你且出去吧,我要給小不點解除厄難毒體,過段時間還有別的事情要做

!」唐玉話語之中不乏強硬的語氣,莎玲聽后只能悻悻地離開房間。

房門關上之後,唐玉這才將一枚香香從手中的玉瓶里取出,當即拋給了小不點。

看著那暗紅色的香香,小不點入手的一剎那卻是想起當日天怒一事。她抬頭看了看面無表情的唐玉,心中卻是有種說不出的歡喜。

「服下香香,我再用妖靈給你治療。」唐玉雖這般說著,可是心中卻在想些什麼,好像有什麼話沒說出口。

「那…」小不點也有些猶豫,她看著唐玉此刻的神情,動作也開始遲疑起來。

兩人竟是同時陷入困境,之前兩次封印,都是退去了衣服,如今要為她接觸厄難毒體,小不點與唐玉卻是都有些猶豫。

小不點輕咬香唇,手扶衣帶剛要去解,卻是被唐玉一把抓住,被唐玉這般一抓,小不點不由地尖叫一聲!

「不用了,大不了就是衣物燒毀。」唐玉說著,似乎想到什麼,又補充一句:「應該不會影響到治療的。」

小不點聽過之後,白皙的臉龐不由浮現一絲羞澀。唐玉也並沒有太在意,深呼吸幾口氣,準備給小不點治療。

本是在門外準備護法的莎玲聽到房間之內小不點的尖叫聲幾欲推門而入,不過考慮片刻之後也就放棄的原本的打算,直接走到院子里坐於石凳之

上不動了。「這是解除厄難毒體?還真是頭一次聽說!」莎玲心裡想著,臉色便是陰沉下來。

小不點見唐玉已然平息,便是服下了香香。香香入口,瞬間感覺到香香所過之處猶如烈靈灼燒一般疼痛!唐玉催動了香老所留的骨靈冰靈,而此刻

隕落心炎與青蓮地心靈也是同時發出,三種妖靈瞬間湧入小不點體內,而後者則是難耐疼痛,不由地哼叫著。這厄難毒體要由三種妖靈方能解除,原因

就在於那血魂的毒性,菩提化體涎的恢復性,還有厄難毒體本身的腐蝕性必須由三種妖靈包圍住,若是三者同時解除,恐怕會直接導致厄難毒體的爆發

唐玉按照心中所知,精巧地控制著三種妖靈,而此刻唐玉卻是沒有睜開眼,並不知道小不點此時衣服幾乎被妖靈燃燒殆盡,而強忍著疼痛的她也不

時地發出輕咳聲。

煉製香香是最為困難的,如今香香已成,這解除厄難毒體便不是什麼難事了,只要能夠掌握好靈焰的溫度及強度,不過是耗費一些時日罷了。

時間分秒過去,小不點身上疼痛不減,唐玉感受著被毒香凈化后的毒素,卻是有些驚訝,這些年來小不點竟是吃下了這麼多毒香?難怪實力會如此

快速增長!雖然心中這般想著,他卻並沒有分心,畢竟如今若有什麼差池,小不點的姓名可就沒了。

房間之中,小不點體內的毒素正被妖靈包裹著接受毒香的凈化,而這種厄難毒體的解除方法是沒有絲毫不利的,甚至於將體內毒素全部凈化之後實

力還能比之前有所提升。

已經過去三天,每當納蘭嫣然和慕汀蘭來到小不點房前的時候,都被莎玲攔住,雖然納蘭嫣然並不知道這莎玲為何來到了雲洲,可是莎玲的

名聲在加瑪帝國可是傳的沸沸揚揚,她自然不敢放肆,從莎玲嘴中詢問得知芸芸並沒有與唐玉同行這著實令她費解,然而慕汀蘭卻是對此隻字未提,

想必這樣事情,還是唐玉親口說的好吧!

直到第四天中午……..

總算是結束了,唐玉心中想著,緩緩睜開了眼。此刻小不點也是如釋重負一般卸去了之前痛苦的感覺。

呼!唐玉長長地舒了口氣,卻是目光落在小不點身上有那麼一剎那的失神。當即又背過身去。

小不點見唐玉的舉動有些異常,便是低頭看了看,誰料卻是見床上儘是衣料燒成的灰燼,而此刻自己上身竟是一絲不掛!此次她卻是沒有叫喊出來

,只是拉過被擋在自己身前,嬌小的聲音緩緩道:「謝謝。」

唐玉聽她這般說,放下了心中的憂慮,淡淡地「嗯」了一聲便是走出房間。

房門終於開了!

隨著那「吱啦」的聲響,門外竟是有三道目光頓時射來,唐玉定睛一看,卻正是慕汀蘭,納蘭嫣然與莎玲幾人。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唐玉抓了抓頭,一臉疲憊之色。

莎玲眸中閃爍著些許怒意,卻是平淡的說到:「治療結束了?你這般治療之法,我可是聞所未聞啊!」

唐玉自然知道她的意思,也懶得與她爭論,側目看了看納蘭嫣然,心中卻是咯噔一下!看她的表情並不像是知道了芸芸的事,但若是問起來…蕭

炎心中甚是苦惱,如今芸芸被困於三禾月空焱炎靈之中自己卻沒有能力將其救出,半年的時間。半年的時間又如何來隱瞞呢?

果然,唐玉正想著這事,納蘭嫣然便是要開口詢問。

「唐玉師兄你很累的樣子?不如先去休息吧!」慕汀蘭搶在納蘭嫣然前面,直接攙著唐玉的胳膊朝著他房間走去。而此刻莎玲卻是看出了一些端

倪,沒有跟過去,又回頭沖著那想要一同前往的納蘭嫣然說道:「過兩日再詢問吧,近日他身體消耗太大,給他點時間休息!」

納蘭嫣然聽莎玲也這麼說,便是放棄了追問的想法。 ??自從慕汀蘭將香香交給納蘭嫣然,後者就開始修鍊直至突破,也就是唐玉他們回來兩天前,納蘭嫣然剛剛完成了進等!本來這個好消息她是想要跟

唐玉與芸芸一同分享的,誰知道這次唐玉回來了,芸芸卻沒有同行,而突然在唐玉身邊多了個莎玲,還有個女孩,卻是令納蘭嫣然心中疑惑更盛。

回到房間之中,唐玉揮手關上房門便是問道:「她是否已經詢問過芸芸的事?」

慕汀蘭聞聲了頭。

「那麼你還沒有告訴她?」唐玉又接著問。

「那是自然,這種事情難道要我?」慕汀蘭瞪大了眼睛看著唐玉。

唐玉嘆了口氣,心中卻是有些不知所措了,如何跟納蘭嫣然自己沒有能力保護住芸芸?如何告訴她芸芸是為了救自己才被那三千星空焱炎靈吞噬

的?

見唐玉這般愁苦,慕汀蘭卻也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旋即走出了房間。走之前還回頭看了看唐玉,留下一句:「好好休息!」

想要隱瞞是不可能了,等到她問的時候便告訴她吧。心裡這樣盤算著,唐玉便閉目開始調息,這段時間傷上加傷,靈氣消耗也極大,雖然他並不知

道為何沒有什麼不良反應,但如此透支下去畢竟是不好的,如此一來,傷愈之日也就是晉級之時了吧!

「你瞞了那姑娘些什麼事?」莎玲的身影卻是突兀而現,如幽鬼般坐到了唐玉床邊。

唐玉卻是把這莎玲忘記了,不由地苦笑一聲:「又與你何干?」雖然唐玉並不像如此跟她話,也並不相信她能把這事情亂,然而此兒科他卻

著實不想提起那件事情。

莎玲竟是聽到唐玉這般話,可是自己幾十萬里的路程來到雲洲尋找唐玉,這也就明了某些問題,威脅的話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不算了,

反正你身邊也不缺女人,我不過是過來看看你死沒死,畢竟你還做了些好事!」著,那種閃爍的目光卻是再次映在唐玉眼中!

唐玉卻是對莎玲再了解不過了,如今她這般話唐玉自然也能夠聽明白其中的意思,不過唐玉卻是懶得解釋什麼,擺了擺手,淡淡地回答:「現在

看來我沒死,若是你再多幾句,恐怕我就要死了!」

聽這般話,莎玲冷冷地哼了兩聲,轉身走出了房間。見她出去了,唐玉才略帶憂傷的回想起當日香塔後山那一幕。芸芸最後看著自己的眼神,是

驚愕,還是離殤?為何她會那般看著自己,彷彿對自己有著一種從未流露出的恐懼?

稍加遐想,他才穩定心神,如今還是想把傷勢養好再。

莎玲走出房間后卻是恰巧看見慕汀蘭和風靈師走過。雖然並不懼怕什麼,但莎玲也獨來獨往習慣了,欲繞行離開。

「莎玲。」風靈師叫住了她。

莎玲回頭,卻是不知道這風靈師找自己有什麼事情。「何事?」冷冷地詢問。

風靈師使了個眼色,慕汀蘭便是有些不願地離開了。

「當日唐玉你實力突然增長,不知可否詢問是何等秘法有著這般功效?」風靈師開門見山的詢問,雖然這靈氣大陸上隨意詢問他人修行的法決靈

技是比較忌諱的事情,可若是能夠是靈宗直接進等為靈尊的秘法,那還真是有著不用處!

聽他的文化,莎玲心中自然有些警惕,但又想到唐玉稱他為老師,心中的怒氣便是壓了下來:「我想這事情既然是風靈師從你那徒弟嘴中聽來

的,為何不再去問問他?這些事情他可是茹楚的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