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起身,沖著空間裂痕躍入。

兩人的身軀很快便埋沒在空間傳送當中,周圍的熾熱也是在瞬間消散,變的涼爽,很快,周圍的景象劇變,變化成由無數星河組成的星軌,和無垠空間,繁星閃爍,這讓兩人都是鬆了口氣。

「嗡!」

未料,那空間內的星河圖尚未持久,兩人的前方突然出現巨大黑洞,那黑洞,好似能毀滅寰宇一般,遮天蔽日,將整個星軌都給阻擋,從黑洞內,一隻巨大魔爪突然探出,無限延伸,從魔爪尖銳的利爪尖上,一道斬斷星軌的光束爆射而出,直接貫穿秦石的左肩。

砰!

在巨力下,秦石猛的被擊出空間裂痕。

轟隆隆!

秦石再次撞在火山內壁上,巨大的驚動,令火山都狂躁起來,地下的岩漿狂涌,四濺。

「噗!」秦石猛的噴口血,他呲了呲牙,捂著左肩的血洞痛苦不堪。

「小子,你怎麼樣?」邪魔瞬間化出魂影,從圖騰當中飛躍出。

秦石牽強的搖搖頭,黑眸凝視那空間裂痕。

「桀桀!魔尊,我說過,今日這小子必須要和我們走的!」空間裂痕中,三道身影從中緩慢的踏空而出,其中為首的,無疑是溟組尊主……而跟在他身旁的兩人,自然是五殿主和六殿主。

「是他們……」秦石暗道聲。

血巫師道:「他們搜索到了這個空間裂痕的蹤跡,然後從外界構架空間傳送將目標正好確定在這個空間裂痕上!」

「該死的!就差一點,最後還是沒走了嗎?」邪魔捏緊拳。

這時,尊主環視一圈,看著火山口內滾燙的岩漿笑道:「不得不說啊,嗜血確實厲害,竟然在這邊境火山裡建立了空間裂痕,如果不是從雲狂口中得知,我還真找不到這。」

邪魔咬牙切齒:「雲狂這該死的東西!」

「呦呦呦!魔尊,您息怒啊,雲狂也是為了您好,畢竟身邊帶著個累贅,而且還是魔界痛恨的人類,你想在魔界在有發展,可是不可能的。」尊主淡淡一笑。

「小鬼,你以為,靠遮天的煞氣,就能擋住我們離開?」邪魔冷道。

言罷,尊主面色狠戾,他魔爪虛空一震,一股狂怒的力量當即引動山體,只見那在凸起的岩漿核心的空間裂痕瞬間被他炸毀。

「是啊,多謝魔尊提醒,對付別人或許管用,但對付你……我還是將這空間裂痕炸了來的保守一點!這樣不就好多了嗎。」

「你……!」

邪魔眼眸赤紅,突然他深吸口氣,魂體脫離開秦石,他道:「小子,退後一點……看來今日這一戰,是跑不掉了!」

秦石聞言,又是感到股無力,面對皆為超界境的三人,他除了退後以外根本別無選擇。

然而這時,尊主露出森冷的笑:「呵呵,想一敵三么?這可不行!」

「你們兩個,去抓那小子!我來拖住吞天!」當即,尊主喝道。

聞言,五殿主和六殿主相覷,都是露出幾分厭惡,但卻沒有反駁,兩人猛的閃身,從兩側試圖繞果邪魔,逼近秦石。

「想傷他?不自量力!」

邪魔魔眼一寒,當即他虛影萬丈,腳下的九目黑麒麟圖紋暴增,地面猛的流竄出狂勇煞氣,他雙臂朝著左右抓向兩位殿主!

感受到邪魔的煞氣逼近,兩殿主都是露怯,但突然,一道虛影伏擊上前,一掌沖著邪魔的胸膛轟下。

「魔尊,你的對手是我!」

尊主冷笑,拳風間燃燒起黑色的風刃。

轟!

那風刃猛的砸在邪魔胸口,邪魔臉色變的十分難看,但他仍是沒有收手去擋,全力朝五殿主六殿主抓去。

尊主皺眉:「喝,真是不要命的執著!那既然你尋死,我成全你!」

「魂咒!魂斷!」

砰!尊主再度出掌,他手掌間如同靈魂絞肉機一樣,直接刺穿邪魔的胸口。

秦石在後方見狀,心裡劇痛,他咬破唇,紅著眼道:「該死的!那尊主的魂咒專門攻擊魂魄,邪魔如今沒有肉身,他完全壓制邪魔,邪魔根本不是對手!」

「小子,你別衝動,魔尊不會輕易敗的,你若是出了事,一切就真的前功盡棄了!」血巫師道。

「那難道就讓我看著邪魔被重傷?」

「那你能怎麼辦?只要命還在就有機會,命沒了,就真的什麼都沒了!」

突然,秦石沉默,他知道血巫師說的對,他也決心要活下去,但他必須要想辦法,不能坐以待斃,邪魔能勝過五殿主六殿主,但在沒有肉身前,絕不是尊主的對手。

「額喝!」

突然,邪魔被重傷下發出怒吼,他腳下的大地都是一顫,從他體內,湧出股巨力,尊主都是不由一驚,光是那股氣浪,便將他給震退出去。

「您們兩個小雜碎!給我滾!!」

邪魔震退尊主,他兩隻魔臂青筋暴起,化作煞氣巨爪抓住五殿主和六殿主的喉嚨,在一聲怒吼下,兩大超界境的殿主,竟是被他生生的砸入到地下滾燙的岩漿當中。

轟!

兩大殿主,當場被岩漿吞噬,見到這幕,尊主心底都是升起幾分懼色。

「被這岩漿吞噬,就算是超界境也是死多生少了,怎麼樣?我就是魔尊沒那麼容易敗!」血巫師露喜道。

然而,邪魔擊殺兩大殿主,秦石的面色上卻未露出半點喜色,反而更加嚴峻,他死死盯著尊主的手,此時,尊主兩手交織,成一個古老的鈴鐺狀,手印正對邪魔的眉心之處。

「呵呵,沒想到魔尊受了重傷竟然還能發揮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你還不去救他們兩個?」邪魔眯眼冷道。

尊主笑眯眯的搖搖頭,他面色突然猙獰:「和魔尊的命來比,他們兩個算什麼?」

瞬間,秦石在後方心底發涼,他黑眸瞪大:「邪魔!小心!」

「桀桀!小子,你靈魂修為不錯么,不過現在才反應過來!可是有點晚了!」

尊主狂笑,甚至是猙獰:「哈哈!魔尊!嘗嘗我這一招!這可是專門為你準備的!」

「魂咒·死魂!」

轟然間!從尊主周身捲起無窮無盡的靈魂颶風,那股靈魂力,是連秦石都感到恐懼的,他在遠處眸呲欲裂,尊主這時手中古老的鈴鐺突然動了起來,發出十分清脆的聲音。



呼,11更全部奉上!就問問,爽不爽……嘿嘿,大家開心就好,明日保底3更,需要在加更的話,大家激情點啊,別光我自己激動,加群里,明晚6點,群里組織爆更活動,是寫上你們名字的加更,為你們而加更,一共10章,無論什麼渠道看見的都可以,凡事參與活動的,即可享有專屬加更資格。

qq群:227024606 「破!」

尊主結印,大力的喝聲。

瞬間,這火山口內都是爆發出驚人異動,岩漿迸射,火口噴發,從尊主手印中的鈴鐺里發出清脆空靈之音,猛的,那空靈之音成一股無形的衝擊力,常人根本無法看見,唯有秦石,在遠處黑眸緊縮,他能清晰的看見,從那鈴鐺裡面爆射出一隻足矣撕碎人魂魄的魔爪,沖著邪魔的魂體刺穿。

「邪魔!快躲開!」

秦石竭斯底里的發出狂吼!

然而,尊主卻露出抹譏笑:「躲開?我這死魂,是鎖定的,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他的追殺!」

砰!

那魔爪最終就在秦石目睹下扎進邪魔的胸膛,邪魔渾然一體的魂魄,這些年秦石都沒見其出現過潰散狀,當那魔爪擊中邪魔時,邪魔的胸膛靈魂竟是被生生挖空,出現一個巨大的豁口,周圍的魂魄也是出現遊離狀,邪魔苦不堪言的暗哼聲,魂魄騰騰騰的狂退數步,五官都扭曲起來。

這一擊,真的是重傷了邪魔,秦石猛的躍上前扶住他:「你怎麼樣?」

邪魔連說話聲音都變的憔悴,痛苦,他咬牙道:「沒,沒事……死不了,該死的,沒想到他的魂咒竟然修鍊到這種程度!連我的魂魄都擋不住!」

「這下麻煩了!」血巫師急迫道。

「哈哈,哈哈哈!吞天啊吞天!你萬萬沒料到你也會有今天吧?說實話,我也沒想到,真是太痛快了,真是太痛快了,哈哈,哈哈哈!本來,我還不敢對你用這招,畢竟這招需要很長時間的時間施展,但是你剛剛為了救那小子,把精力都放在那兩個白痴殿主身上了!這才給了我機會!」

尊主瘋狂的狂笑,彷彿擊傷邪魔給他帶來無上的榮耀一樣,不過,想想也是,邪魔乃遠古兩大魔尊,能擊傷他,確實值得驕傲,尊主這時肆無忌憚,他已經完全不懼怕邪魔,他緩慢的朝邪魔走近:「呵呵,本來,這次計劃里,也只是將這小子帶回去!他身上有兩件神物,算是意外收穫!但現在看來,這一切都比不上能殺了你!這天地間,只要能殺了你!誰還能阻我溟組?」

眼看著尊主逼近,秦石死死的捏緊拳,他目光遊離,不知所措。

尊主的實力實在太強,是他發揮出全身解數也根本無法晃動的。

「難道沒辦法了嗎?」他咬破了嘴唇暗道。

「小子,你自己想辦法離開這,我在你體內留了縷殘魂,他殺不死我!我再幫你拖延下!」邪魔虛弱道。

但秦石無動於衷,他很清楚,邪魔是在騙他,確實,他留在秦石體內縷殘魂,但人也好魔夜罷,三魂七魄,一樣不能少,那殘魂,連一魄都算不上,邪魔魂魄若被擊散,神仙也救不活他。

「不!一定會有辦法的!」秦石搖頭,他眯眼,自言自語:「冷靜!冷靜!別慌,一定會有辦法的,這老天給我定了個狗屁命格,那肯定就有轉機,這麼多大風大浪都熬過去了,也認過命,想過死,都讓我活過來了,我現在好不容易想活下去了,活的比所有人都精彩!然後這時候讓我死?不可能!」

突然,在這岌岌可危之際,秦石周身竟是閃爍星光,他竟莫名的陷入到一種忘我之境?

在一片熾熱迸射著火石的岩漿里,秦石周圍卻莫名的降溫,彷彿多熾熱,都影響不到他一樣,他就如止水一般,異常平靜,突然,秦石盤坐下身,他周身的靈氣自主運轉周天,上至天庭,下至地閣,天庭飽滿,地閣方圓,很快,在他周圍,如一個護罩一樣,將他牢牢的護佑在其中。

這還只是開始,當護罩形成后,他四周彷彿出現一種天然的屏障,靈力內斂,毫不外露,很快,從秦石的眉心處閃爍起古怪符文,一下一下,像朔夜之星。

見到那符文,尊主一愣:「這是……域境圓滿的前兆?這小子要突破?」

邪魔也是暗驚,當然,他所關注的點並非那眉心符文,而是秦石周圍自主形成的屏障,他道:「這力量,是神識之悟?這小子,在神識概念上又突破了?而且,是升華性的突破?」

尊主突然笑道,他的步伐仍是緩慢,一步一步的,並不急:「呵呵……真是有趣的小子,難不成他以為他突破到域境圓滿,就能改變什麼嗎?一樣的螻蟻,只不過是換個稱為,也罷,我就等他突破,也算是成算他,讓他死之前的境界在提高一點!」

這種狀態僅僅持續了半柱香的時間,秦石變呼吸平穩的睜開眼,靈氣從毛孔中滲入。

當靈氣全部入體,他捏了捏拳,已經是域境圓滿,早便說過,他在神識上,境界早已突破,差的只是靈力,但剛剛的屏障吸納了這火山分子,已經足夠他突破了,但這並不是他最關心的,最令他激動的是,他捏了捏拳,竟是驚起的發現,他對靈力,靈魂,甚至是武學,元素,領域,種種,對這世上的一切,似乎都多了層認知,一切都更加的清晰明了,更加的水到渠成。

靈力在體內流竄,更是如行雲流水般自然。

「這感覺真是暢快啊。」秦石好久沒有這般酣暢淋漓的被靈力拂過,如此的痛快過了。

「小子!突破成功了?」尊主倒是一愣,感到意外,秦石這突破實在太快,快的已經超出常理。

秦石不可置否,他在邪魔身前捏了捏拳,黑眸很嚴峻,盯著尊主,他在心底道:「雖然突破到域境圓滿,身體和神識上也都有很大的進步,但憑這些,根本就傷不到這尊主,這些什麼也改變不了,我還需要在冷靜一點,肯定會有辦法。」

秦石眯眼,尊主每朝他邁進一步,他腦海就飛速運轉數百圈,各種各樣的方式不斷被他計算,然後在識海演練,但結果……全部是一個結果,就是死……尋常辦法,根本逃不脫這尊主。

「想要度過此劫,非要出奇招才行!奇招……奇招……」

「尋常靈力,對付凶魔時也有削弱,邪魔重傷,我又用不了煞氣,除非……除非我激活魔血,但那樣,結果根本無法預料,很可能我直接爆體。」

「除了魔血……還有什麼辦法能用魔力呢?」

秦石眯眼想道,突然,他黑眸一亮,一道隱藏在他身體最角落的一團黑色力量突然閃動一下。

看見那力量,秦石愣了半響,道:「這東西……是當初從紫玲莎體內吸入到我體內的古怪邪力?」

若不是這次被逼絕路,秦石自主的挖掘體內煞氣,說實話都差點把這邪力給忘記了,這邪力整整折磨了紫玲莎二十年,但好像從出現他體內以後,並未造次,反而格外安靜,當初,他和邪魔還擔心,這邪力會擾亂他的體制,一直想要找機會將其清除,沒想到,現在竟然反而要起到作用了?

突然,一個大膽的想法在秦石腦海里閃過,他早知道這邪力不凡,不然也不至於邪魔都看不透,邪魔對煞氣的壓制,可以說是絕對的,連嗜血,雲狂這些超凡凶魔的煞氣在邪魔面前都必須低頭,但這邪力卻能抗衡邪魔,至少從這點看,就知道這邪力不簡單。

「如果能用這邪力,說不能能對付這尊主!」

秦石在心底想道,但馬上傳來邪魔的反對:「不行!小子,這邪力詭異至極,在我沒有查清楚之前你萬不能用,不然,很可能會將你剛壓制的魔血再次引流出來,那樣,可不會再有第二個長生嶺!」

「除此之外,別無他法!」秦石眯著眼,無奈道。

若不是迫不得已,他也不會想到出此下策。

「那也不行!你離開這,我幫你攔住他!」邪魔道。

秦石搖頭,這時他笑道:「在人界,是你護我,在魔界,是你護我,現在你受了重傷,然後讓我自己走?你說這話的時候,動不動腦子啊?當初我在人界讓你走,你可走了?」

「我……」邪魔無言以對。

「其實你清楚,你說什麼都沒用的,就像當初我說什麼都沒用一樣,咱倆是一種人,試試吧,總比等死強不是么?我可不想死了,想死老天不讓,想活老天還不讓?什麼都順著他了?呵呵,那可不行!」

「你這樣,一定會令魔血再次引流而出的。」

「那就再次引流出來好了,也不是第一次,你不是說過,只要活著,你肯定會想辦法幫我壓制魔血的么?」秦石無奈道。

突然,邪魔沉默了,他什麼也沒再說,而是定下心急速的收攬魂魄,治癒!

「賭一次吧!」

秦石釋然笑道,這時他黑眸變的深邃,如一顆無價之寶的黑色黑曜石一樣,這時,他靈力推動,那隱藏在最深處的邪力被他挖出來,推入到丹田當中。

「玲莎……保佑我吧!」

秦石暗哼聲,旋即他黑眸猛的瞪大。

砰!從他體內,一聲巨響,那邪力被他擊散,分解,灌入全身。



還有2更晚上11點之前更新,太晚不等的可以明早一起看明天的,另外,很多讀作不知道更新的事,大家可以來看,不是我沒有爆更,昨天爆發11章,是因為很多外站渠道沒有及時更新。 突然,從秦石的肌膚漸漸變成黑色,從他十萬萬的毛孔中都流淌出凶煞霧氣。

尊主的步伐這時才僵硬一下,沒在冒然的朝前邁入:「小子,你自己竟然也能釋放煞氣?」

很快,那邪力便覆蓋秦石的全身經絡,和血脈里,那邪力,遠比他想象中的要強大很多,當邪力沖入到胸腔時,連他的扉頁都受到巨大壓力,呼吸困難,但他強忍住這些,隨後他發現他的氣息正在狂飆,他用力握下拳,轟一聲,他腳下的岩漿直接被氣浪炸開。

「好恐怖的力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