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點豹子最大,即便歐陽慧倫也投出六點豹子,那也是平手。

少白傻一下就立足於不敗之地了。

難道,今夜歐陽慧倫今夜要被打臉了?

然而,當歐陽慧倫擲出的色子停下后,少白傻輸了,輸得是心服口服。

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原來,歐陽慧倫色子離手后,便扣上碗蓋搖了起來,碗內色子飛滾碰撞的聲音不絕於耳。

待聲音停下揭開碗蓋一看,碗內是清一色的黑面,整整齊齊的兩排,六顆六,豹子王。

原本三顆色子,怎麼會冒出六顆六的?

難道是歐陽慧倫在出老千?

不然也,此乃歐陽慧倫憑藉着高深的內家功夫,精妙的控制,在不損傷色子的情況下,將六點的那面深深的附刻在了碗底上。

這一手,若非親眼所見,誰敢相信?

歐陽慧倫對着少白傻笑道:「呵呵,這雕蟲小技爾,若朋友心有不服,這局算平,咱們再重新來過,加三顆色子,若在平局,便每次累加三顆色子,直到分出勝負來,如何?」

少白傻心裏雪亮,清楚這絕非雕蟲小技,武功、賭技均擎至一流才可以做到。

一次和局是運氣,而自己運氣不可能一直好下去,再繼續賭下去,遲早還是個輸字。

思索再三之後,少白傻很是乾脆,大大方方的承認:「我輸了。」

歐陽慧倫反倒是愣住了一下:「你真認輸?」

「是的。」

「當真情願為奴?」

「鬼才情願,願賭服輸而已!」

「那好」不輸公子掏出一張賣身契約道:「簽字畫押立下天道誓言。」

「還要立下天道誓言?」

少白傻有些懵了,不明白這是什麼操作。

歐陽慧倫有些不耐的擺擺手吩咐道:「讓你做就照做,那來那麼多廢話。」

「行,你說了算。」

少白傻也不再糾結,直接按照要求,簽字畫押宣誓。

少白傻立下誓言的瞬間,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附在在兩人身上,歐陽慧倫知道,這是天道降下了束縛。

一旦少白傻敢違背誓言,便會被天道抹殺。

隨後,歐陽慧倫拿起了如意神針,收起銀票,帶着少白傻和朱剛鬣一起躍出了極樂船坊,跳向了大湖的湖面。

這「一葦渡江」,歐陽慧倫固然是遊刃有餘。

可這對於這少白傻來說卻是力有未逮了,雖然他天賦很高,少時便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但自迷上賭博之後便荒廢久已。

這不,一入大湖,他便直接一頭栽進了水裏。

少白傻一下撲騰起來,慌亂的喊道:「救命啊,救命啊,我是個旱鴨子,最怕水了。」

感情啊,這小子是眼看着抱上了粗大腿,一下子得意忘形昏了頭了,跳上了湖面落入水裏才想起來自己是個旱鴨子!

索性,歐陽慧倫輕功絕佳,這「一葦渡江」已經修鍊到極致的地步,直接伸手在少白傻的后衣領子上一伶,便輕鬆寫意的將他帶離了湖面登上岸邊。

一邊溜達,歐陽慧倫一邊問道:「小白,我問你,明知道自己的賭技稀爛,為何還要跟高手對決?你可要說實話」

少白傻倒是很坦誠的回答道:「起初只是為了賭氣,不計輸贏。」

「那後來呢?」

「發現遇上了高人,決定擇良木而棲!」

「哦,如此說來,本公子是中了你的圈套了?」

「你也不吃虧,不費吹火之力就得了一個能文會武的跑腿手下,多了一個幫手還外帶三千兩銀子,何樂而不為?」

「那你追隨本公子有何目的?」

「說實話,首先可以解決吃住的問題,不用在淪落街頭。」

「還有呢?」

「想學你的武功和賭技。」

「沒了?」

「還有以牙還牙,總有一天我會贏你的一塊肉回來炒著吃,跟着你就不怕以後找不到你了。」

「少白傻,我發現你很聰明,一點也不傻嘛。」

「本來就不傻,只是以前被人這麼起的外號,我也懶得管,由別人這麼叫了。」

「雖說不傻,可卻也很笨?」

少白傻用手指,指向了自己問道:「我笨?」

「然也。」

「怎麼就笨了?」

「報仇的話只能藏在心裏,哪有明目張膽說出來的道理。」

「呵呵,沒關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十年,你就有信心贏得了本公子?」

「時間會證明的。」

「就憑你現在的水平?」

「那是因為沒有名師教導。」

「你以為我會教一個隨時想找我自己報仇的人?」

「起碼,我可以暗中觀摩學習、模仿練習。」

「不錯,有志氣。」

歐陽慧倫難得的誇獎了一句。

少白傻接着說道:「我還可以日夜祭拜仙物鐵棍。」

「你相信這鐵棍是仙物有仙力?」

「莫非你不信?」

「我信!」

「我也信!」

兩人談話就此結束,目光不約而同看向了歐陽慧倫手中的鐵棍。

腳步也停了下來,斜靠在一顆大樹上,望着隨風蕩漾的湖水。

月兒偏西,已到子夜時分。

湖邊的夜涼如水,二人都不禁緊了緊衣領。

隨後,二人又恢復了對話。

少白傻率先開口問了起來:「你到底是誰?從哪來?」

。 以無可匹敵的姿態,《守望先鋒》成為神鼎國最火爆的FPS網游,並且還是沒有之一,連《未來契約》跟《泰坦》都只能屈居第二。

帝企鵝遊戲倒還好,《未來契約》的營收達到他們的預期,他們現在想著的是怎麼讓遊戲賺到更多的錢。

在這個過程中,如果能夠超越《守望先鋒》自然是最好的,即便無法超越,對於他們來說也沒有太大的損失。

但天蓬遊戲公司就不一樣了,當初為了拿到《泰坦》的代理,他們可是花了一大筆錢的,現在這筆錢還沒看到回頭錢,《泰坦》就呈現出疲態,這讓他們怎麼可能接受得了?

最讓他們感到氣憤的是《泰坦》會有今天的局面,根本不是他們的問題,而是凍雪那邊的人自己作出來的。

先是逼迫荀澤進行自證賽,敗了一波口碑,之後荀澤成功自證,又不承認自證賽的結果,還公然跟飄渺仙宮過不去,惹怒了飄渺仙宮。

而整件事情下來,荀澤只是損失了一個不痛不癢的賬號,至於買遊戲花的幾百塊錢,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後來凍雪又對《泰坦》里的機甲進行所謂的平衡性改動,讓遊戲變得更加死板,背刺了還喜歡這款遊戲的玩家一波。

要不是因為這一連串的事情,《泰坦》憑藉其自身的質量,還有玩家的情懷加持等,怎麼可能會敗給《守望先鋒》?

天蓬遊戲公司實在是搞不明白,這凍雪的人腦迴路究竟是怎麼長的?為什麼要做這種自損八百,資敵一千的事情?

但身為代理方,他們又不能對遊戲做出修改,只能向凍雪提交了他們的意見跟建議,希望凍雪能夠稍微修改一下《泰坦》。

甚至他們都不需要《泰坦》進行什麼實質性的修改,哪怕只是倒退回最開始的版本,《泰坦》都能重新翻身,起碼打敗《未來契約》是沒有問題的。

「丁經理,凍雪那邊的人回復了。」一名員工來到丁苗的辦公室,只是看他臉上略微有些畏懼的樣子,丁苗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他們怎麼說?」丁苗有些無力問道。

「凍雪的人表示,《泰坦》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只能說明神鼎國的遊戲環境還太低端了,所以才會讓《泰坦》呈現出這種疲態……」

聽到員工說到這裡,丁苗冷笑一聲說:「凍雪的那群人……越來越高傲了啊!」

「可不是么?我們提出的意見跟建議,比如跟《守望先鋒》一樣開啟更多的遊戲模式,還有對機甲的數據進行修改等,他們全都嗤之以鼻。

還說《守望先鋒》不過是在神鼎國才比較受歡迎,放眼整個水藍星的話,根本不是《泰坦》的對手,他們沒有必要為了迎合神鼎國的玩家,而對《泰坦》做出任何修改。」員工回答說。

「呵呵!難道凍雪的人不知道,《守望先鋒》還沒徹底進軍國外么?」丁苗問道。

「我推測,他們目前對《守望先鋒》的態度依舊是不屑一顧,所以不關注《守望先鋒》的外服情況也很正常。」

「特么的!活該被人拉下神壇!」丁苗罵了一句后,又只能無奈地說了一句:「你們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搞一波活動什麼的,起碼穩住現在的局勢,不要再讓玩家流失了。」

「好的。丁經理。」

員工在離開辦公室后,丁苗長嘆一口氣,他現在反倒希望《守望先鋒》再給力一點,最好能夠在外服也把《泰坦》給干趴下,到時候他還就不信凍雪的人還能視若無睹!

只要凍雪的人願意正視《守望先鋒》,並對《泰坦》做出修改,那麼這一場仗還有的打,如果不行的話,那他只能做好背鍋的準備了。

誰讓他是代理《泰坦》這款遊戲的負責人呢!

至於《守望先鋒》為什麼還沒有開啟外服,那是因為翻譯跟配音等問題還在進行中。

當時為了搶時間,《守望先鋒》只做了國服這一個版本,現在《守望先鋒》在國內一炮而紅,是時候向外服進軍了。

而且弗里克斯也第一時間給荀澤打了電話,希望能儘快代理到《守望先鋒》。

「荀設計師,我們發過去的翻譯跟配音你收到了嗎?」

手機中,弗里克斯的語氣略微有些著急。

他可是做過調查,發現《守望先鋒》雖然目前只是在神鼎國內火爆,但是已經有不少非神鼎國的玩家,通過各種辦法跑到國服去玩了。

但是跨服玩《守望先鋒》,還是一款FPS網路遊戲,延遲或多或少還是有一點的,加上語言不通,這些玩家的體驗不是很好。

不過即便如此,他們也不願意回來玩更加流暢的《泰坦》,這說明什麼?說明在這些玩家的心目中,《泰坦》已經遠遠比不上《守望先鋒》了。

而且《守望先鋒》作為一款免費遊戲,僅憑賣箱子都能做到月流水十億神鼎幣,哪怕歐美玩家的消費習慣跟神鼎國的玩家有所區別,流水也不會相差太多。

這樣一大筆錢就放在弗里克斯的面前,但是他卻摸不到,說不著急那絕對是假的。

最讓他擔憂的,是他打聽到已經有其他的遊戲代理公司,正準備跟荀澤接觸,他們也想拿到《守望先鋒》的代理。

「收到了,我這邊的人正在進行校驗,相信很快就能完成,到時候《守望先鋒》歐美服還得靠弗里克斯先生你多辛苦。」

「不辛苦!不辛苦!荀設計師,你是不知道啊!這邊的玩家都快要舉著牌子到我公司地下抗議了呢!」弗里克斯訴苦說。

荀澤語氣有些驚訝道:「弗里克斯先生,這會不會有點誇張了?我聽說現在神鼎國外最受歡迎的FPS遊戲還是《泰坦》啊!」

「但是架不住還是有很多玩家喜歡《守望先鋒》啊!最近到我們網站留言,還有打電話找客戶的玩家越來越多,我這邊壓力也很大啊!」

「哈哈哈!那還真是辛苦你們了。」

「都是為了玩家啊!」

「對了,弗里克斯先生,到時候外服開啟,那些民間組織不會又來找事情吧?」荀澤問道。

僅僅是《新生》這個CG,都跟踩到那些民間組織的尾巴似的,若是《守望先鋒》在國外正式開服,也不知道他們會跳成什麼樣子。

「荀設計師你放心,我這邊已經準備好萬全的對策,這一次誰敢來誰就得付出代價!」弗里克斯語氣堅定說。

之前《古墓麗影·崛起》是他沒有準備好,所以才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但這一次他可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好的。我明白了。」荀澤笑著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