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特男人,還特尊貴的感覺。

可是這兩條,她才不說給他聽呢,說了怕他太驕傲。

。 只是這個事情,姜柔卻很憂傷。

她就沒有女主那樣的運氣,出個門就能遇到個身世悲慘但很有能力的人,還因為被女主救了就對她感恩戴德。

想着想着,姜柔突然想起來,她身邊的杏花不就是這樣的人嗎?

於是姜柔不再自己單獨出門去找了,而是拉着杏花一起出門。

然後那天她們就遇到了一個很可憐很可憐的乞丐。

當時姜柔就……

心裏有句話不知道該不該說,說了怕被屏蔽。

她都在這條街逛了那麼久了,怎麼回回遇不到,跟杏花出來一趟就遇上了。

心裏一直吐槽的姜柔手卻一點也不慢,她走到那人面前,給了他一個饅頭。

剛才有一群乞丐搶走了他手裏的吃的,姜柔雖然也是想要一個忠心有厲害的手下,但也不會真的就完全信這個。

不過就是看這個人確實是太可憐了,所以才給他一點吃的。

「我們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杏花知道姜柔是在找人,但她不明白,姜柔為什麼不直接去買,而是要天天上街逛,這樣就能把人給逛出來嗎?

「可以去牙行買的。」

杏花忍了一路,終於忍不住了,她覺得姜柔這樣就是在浪費時間。

「我知道呀!」

姜柔笑着回答道,她當然知道可以去牙行了,可她不是要下人,是要能人。

一個只會端茶倒水,做雜活的下人,並不需要特意去挑選,她得先把能管住人還忠心的管事找到。

可一連幾天,她跟杏花出門逛了很多地方,都沒有找到合適的人。

姜柔無語了,她不得行就算了,為什麼杏花也不行呢?

難道這位現在已經不是女主了,沒有主角光環了?

「今天你休息吧,我自己去逛逛。」

杏花跟着姜柔逛了幾天,明顯是有些累了,姜柔也不想她一直跟着自己出去,就讓她先休息一下。

姜柔一出門就站在街口,她想了想,決定去她從來沒有走過的那條街去看看。

一進去,姜柔就感覺到了吵鬧,但她還是忍住往前走。

又過了一會,姜柔看見這個地方有些奇怪,門口站着兩個人,顯然是看守的。

但從外面卻一點也看不出裏面是什麼。

姜柔對它產生了一些興趣,然後手一甩,拿出一早就準備的扇子扇了起來。

看上去,倒是有幾分翩翩公子的樣,不過門口的那兩人顯然是早就看到姜柔了。

「幹什麼的?」

手一伸就把姜柔給攔住了,眼神兇狠的看着她。

「能幹什麼?當然是去找樂子了。」姜柔一點也不怕,拿着扇子就敲在那倆人的手臂上。

「趕緊讓開。」

說完,姜柔就用扇子推開兩人,想要進去。

但那兩人卻並沒有被姜柔給推開,反而打量著姜柔。

「你想找什麼樂子啊?」

姜柔:「……」

「花錢的樂子,我說你們?」

姜柔就不明白了,難道她這個樣子很像是做探子的嗎?

要不要防她防的那麼狠啊。

「你們幹嘛?小爺看着像是沒有錢的人,還是像…找茬的人啊?」

像被打的。

門口的人在心裏腹誹一句。

不過也覺得自己可能想多了,這人看上去細皮嫩肉的,確實不像什麼探子。

。返回純陽宮的路上。

寧橫舟轉頭看着顧沉吟:「師兄,不必如此吧。」

顧沉吟目不斜視,專門趕路:「不如此的話,她解書竹雖然也會謝我們,但絕對不會將所有的存貨都拿出來。」

寧橫舟:「為什麼只要素馨聚元丹,其他丹藥,難道我們不需要麼?」

顧沉吟這才看了一眼寧橫舟,有

《這不是劍雨》第109章半部神話級武學。 杜村正驚愕,旋即便明白盧村正的真正來意,這是跟他炫耀來了!

他早該聽出來,只是岑卿卿資質太差,他怎麼都不會想到她竟然能縣試及第。

可笑!及第又怎樣,只不過是通過最基本、最簡單的縣試,連正式的童生都不算,更別提秀才了。唉,盧家村是沒落成什麼樣子了,通過小小的縣試竟然也跑來誇一誇。

「岑卿這次倒是爭氣。不過,縣試跟縣試不一樣。」

盧村正笑眯眯地附和:「對,縣試跟縣試不一樣!」

杜村正自豪道:「去年杜三兒考了縣試第十名,得到了知縣大人的親自接見。

我們全陽平縣每年有多少學子參加縣試考試,杜三兒出身偏僻山村,竟然能跟縣城那些從小就精心栽培的學子相比肩,為我們杜家村狠狠爭了一把光!

岑卿應該考得也不錯吧,前五十有沒有?」

盧村正就等他這句話呢,努力作出平靜的樣子,說道:「考得一般般吧,第一名!」

「她能考一般般……什麼??」杜村正猛得反應過來,不可置信地盯着他,「你說誰考了第一名?」

盧村正:「岑卿啊!」

杜村正:「岑卿考了什麼的第一名?」

盧村正:「縣試啊!」

杜村正:「岑卿考了縣試的第幾名?」

盧村正不厭其煩:「第一啊!」

杜村正圓張著嘴,老眼更是瞪得溜圓:「你沒老糊塗吧?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吧?

你說岑卿能考縣試第一名?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

你知道縣試的第一名有多難考嗎?縣城中但凡家中富裕點的,都請了最好的先生,在家一對一教導。

次一點的在家族裏的私塾,再次一些的,在縣城書院,如平章書院之類。

你們村的岑卿只在平章書院讀過一年書,要想在參加縣試的眾多學子中勝出得第一,那怎麼可能?

你說話越來越不負責任了,你知道這話若是傳到縣城,你這村正怕是沒辦法繼續幹下去了!」

「為何不能繼續幹下去?」盧村正很滿意杜村正的表情,笑眯眯地道,「縣試第一這種事,豈能渾說?

公示欄紅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第一名岑卿!太陽才剛出來,你可以去縣城走一趟。」

盧村正又倒背起手,幽幽嘆了口氣:「唉,岑卿就是太低調,得到知縣的親自接見,回來也不吭聲。若是換作別人,恐怕早就喊得人盡皆知了!

不過,年輕人低調點也好,謙虛是美德!

那什麼,老杜,我先回去吃早飯了。」

杜村正臉色不怎麼好看:「縣試完就是府試,我提前祝岑卿得府試第一!」

盧村正擺擺手,不在意地說:「岑卿這孩子跟別人不一樣,她沒有好勝心,也不虛榮。這次縣試第一,提都未提,還是盧山去縣城自己看的榜單。

所以,祝不祝的,也沒什麼意義。

這樣吧,我提前祝杜三兒考中舉人,並高居榜首,祝杜家村早日出個狀元!」

*

從杜家村回來的村正,心情格外暢快,連帶早飯都多吃了一碗。

。 所以就算是霧牆下面全部是天晶石一般的源級進化者也不想到這裡來,一則是開採效率太低,二是消耗太大,根本就不划算。

但這兩個因素,根本不會對江龍造成任何影響。

他立即驅動幾把念力小劍,一刻也不停息將地面上的天晶石切割成小方塊,隨後立刻將他送入到子軒的格子里。

幾分鐘后,劉老終於到達了霧牆的中心,這時候的劉老,就和他剛剛見到的時候一樣全身上下血淋淋的。

他的皮膚全部被紫霧給融化。

劉老眼睛直愣愣的的盯著江龍,雖然臉上沒有一點完好無缺的皮膚,不能夠看到表情的變化,但是那一雙眼睛被基因源類保護的完整無缺,如果仔細觀察那方眼睛,就會看見裡面滿滿的都是震驚。

此時此刻,江龍全身上下竟然連一根頭髮絲都沒有被融化掉。

「前輩的基因源力儲備真是豐厚無比。」劉老暗暗想。

「前輩,你在挖掘天晶石嗎?」劉老問道。

江龍點了點頭:「嗯。」

「前輩,那我就不打擾你了,我會在霧牆的那一邊等你出來,你在幾個小時以後出來也不遲,我們恢復傷勢也需要一點時間。」

劉老又說道。

江龍再次點了點頭。

「前輩,我實在撐不住了,先走了。」劉老快速的說完,一溜煙的就跑了。

時間不長,王島主也經過了這裡,只是他看起來比劉老更加的慘烈,他只是望了江龍一眼,拱了一下手一刻也不敢停留,繼續向前衝去。

他倒很想留下來,可沒有那個能力啊,搞不好會永遠留在這裡。

而那一個叫吳軍,更是對江龍畏懼萬分,他在很遠的地方就看到江龍,就直接繞道離開江龍向霧牆的外面衝去。

看見江龍,就像貓見老鼠一樣。

等這三個人過去以後,江龍繼續進行他的大業。

時間不長,江龍已經將這一座小山幾乎掏空了一半,它通過合成空間已經能看到子軒的源級進度條終於達到滿級。

「這樣的速度還是很快的。」江龍想。

他又會揮動念力小劍繼續挖掘下去,用了六個小時,可兒的源級進度也衝到滿級。

就這樣,時間不知不覺的已經過去了九個多小時。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挖掘,在江龍面前的這一座天晶石山已經被挖平了。

已經沒有時間繼續挖下去,這裡還儲存著大量的天晶石,也沒有其他的進化者過來挖掘,等以後有機會再來挖就是了。

我已經答應那個老頭,還是先去東域那一邊看看。

江龍一向是一諾千金。

子璇、可兒等級雖然已經升到源級,可江龍不想放他們出來。

他用念力異能和重力異能相互配合,在空中不斷的穿梭,在十多分鐘以後,就到達了霧牆的另一面。

這一道霧牆,對於江龍來說根本不存在什麼危險。

就算是高空的紫霧帶,那一些紫霧也不可能融化江龍分毫,只是在高空上那極其恐怖的壓力讓江龍感到頭痛。

即使江龍使用反重力術也無法抵禦那不斷增強的重力。

雖然江龍的重力異能能夠連續不斷的施加重力,甚至可以增加很多倍的重力,但是反重力術就不同,只能減去幾倍的重力。

這時候在霧牆外面一直等待江龍的這三個人也漸漸的恢復好傷勢。

「前輩,怎麼還不出來?」劉老不由得有一點擔心。

他剛剛想到這些,就看見江龍穿著一身白衣從霧牆裡飛了出來。

緊接著,他就瞪大了眼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