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王都恨不得自己去擒殺一隻少年至尊級生靈,但想到古淵的恐怖,這樣的念頭馬上消失。

去過一次禁地,他再也不想去第二次了。這一次僥倖能活著出來,下一次進去怕是沒這麼好運了。

「綠水長流,後會有期!」冰凌王對著葉楚拱拱手道,「他日相見,我定然會勝過你!」

葉楚大笑道:「隨時奉陪!不過這一生,你都別指望能勝過我!」

冰凌王拱拱手,沒有繼續說話,身影躍動,在北海之上踏波而行,很快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著冰凌王離開,龍華皇子了一眼晴文婷,也身影躍動離開。其他的修訂者,都遠離葉楚,離開了這座島嶼。

原本還有千人的島嶼,很快就剩下晴文婷和葉楚兩人。

「去哪?還要找神蠶嗎?」晴文婷問葉楚。

葉楚搖搖頭道,神蠶這種生物太過珍貴,但也實在難尋了。它進入了古淵中,自己好不容易出來,不可能再進去。神蠶確實珍貴,是世上最珍貴的寶物之一。

但此刻葉楚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不一定要找到神蠶。

「此刻還是煉化這具人形生靈,它所化的古水有大用。」葉楚心中激動,這是一件至寶,葉楚要借著他把身體鍛煉到極致。

晴文婷點頭,隨著葉楚踏步離開島嶼,潛水步入深海中。

「在古淵中,那墓穴中的女人給予你的印記和血液,有沒有什麼秘密?」晴文婷好奇大的問著葉楚,她見證了這一幕,很好奇葉楚得到了什麼樣的機緣。

「沒有!印記和血液落在了我的意紋之上,被意紋承載,我的意難以靠近她。」

「畢竟是古淵之物,難以接近也正常,你慢慢的研究,或許能從其中得到些什麼!」晴文婷回答葉楚。

葉楚並沒有對此做什麼回答,因為他覺得那個女人留下的東西絕對是給惜夕的。因為之前唯有動用惜夕的血液和意,才讓其有所反應。

「先別管這些,把這具人形生靈煉化了再說!」葉楚回答晴文婷,這才是首要的目的。

說話間,兩人到了海底的一處珊瑚礁內,這一處很是隱秘。適合他們煉化這一具人形生靈,不會有人打擾他們。

葉楚和晴文婷同時出手。心火灼燒而出,法和意交融,焚燒淬鍊著這一具人形生靈。

葉楚和晴文婷何其人物,舞動出來的心火何其恐怖,焚燒之間,股股熱浪噴涌而出。可就算如此,人形生靈在這樣的焚燒下,都安然無恙。

這讓葉楚更是發狠,道和法不斷的交融,瘋狂的驅動,熊熊的火焰騰燒起來,要焚燒天地。

人形生靈畢竟是少年至尊級的存在,要鍛煉它需要耗費無窮心力。葉楚和晴文婷聯手,各種妙術不斷,道和法驅動,心火騰騰而燒,一燒就是三天。

葉楚都覺得精疲力盡,心力憔悴,幸好有晴文婷幫助他,這才讓他能緩一口氣。

兩人焚燒了整整七天,這人形生物才徹底的煉化。當真是耗費了他們無窮的心力。

望著懸浮在那裡的一團暗金色的古水,葉楚和晴文婷臉上都露出笑容。感受著古水上傳來的氣息,感覺到神清氣爽。

這一團古水很多,大概有人形生靈三分之一的大小。暗金色的古水,蕩漾出神異的力量,葉楚呼吸間吸收其氣息,都感覺到神清氣爽。

葉楚手指一點,暗金色古水沒入到葉楚的身體中。葉楚頓時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承受一股巨大的力量,如同是重鎚狠狠的砸在葉楚身上,葉楚一口血液直接噴吐出來,只覺得身體骨骼都要被砸碎了。這股力量太磅礴了,如同泰山撞擊他一般,也承受萬斤巨力。

但葉楚雖然被力量衝擊的口吐血液,身體都要炸裂般,但心中卻大喜。這古水果然神效驚人,有著如此古水鍛煉身體,絕對能讓身體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葉楚盤腿坐在那裡,吸收著滴滴古水,古水滲透到葉楚的身體中。葉楚驅動巫體訣,古水的神效被一點點吸收,身體被瘋狂的淬鍊。

四周頓時道音震動,紋理交融,在葉楚的身體上,老樹盤根的紋理烙印在上面。

葉楚的肉身在古水的淬鍊下,在脫胎換骨的變化,上一眼都讓人心悸。

葉楚的血肉骨骼在瘋狂的蛻變,身體每一次的顫動,都爆發出轟隆隆的雷鳴之聲,空間直接被崩裂。

古水沒入到其中,化作股股磅礴的力量浩瀚鍛煉,葉楚身體在自主的顫動,驚雷巨響不絕於耳,交織的紋理縱橫開闔,翻滾不息,神光璀璨。

這是恐怖的聲勢,四周原本有生靈存在,但水中的生靈都顫顫巍巍的匍匐在水中,一動不敢動。

這是恐怖的蛻變,葉楚整個人沐浴在璀璨的光華之中,身體暴動出天雷巨響,震天動地。這就是葉楚肉身此刻隨意顫動暴動出來的力量。

晴文婷也在一側吸收古水,著這一幕,她眼中露出震驚之色。以微弱的顫動就暴動如此聲勢,難道葉楚真的修行到少年至尊級的層次。

盤腿在哪裡修行,七天再次過去。虛空之上的古水被葉楚和晴文婷用了大半,只需要了一小半還懸浮在那裡。

而這時候,葉楚也睜開眼睛,在眼睛睜開的那一霎那,珊瑚礁直接崩裂,兩道恐怖的光華爆射而出,射穿海水,大海深處的海水,直接分裂開來,精光威勢驚人。

… 葉楚再次出現在北海之上時是一天之後,此刻葉楚意氣風華,整個人精氣神都內斂,站在那裡衣衫飛舞,放蕩不羈,有著幾分出塵的洒脫。更新最快最穩定)

晴文婷站在葉楚面前,嬌艷嫵媚,玉體曼妙,裙擺飛揚,如同金童玉女。

感受著自身的體質,葉楚嘴角也揚起了一絲笑容。他的肉身藉助古水鍛煉,體質距離少年至尊只差一線了。

肉身已經達到了極致,只是肉身蘊含的紋理未能達到完滿,還差一個契機,完全勾勒成功。

最後一步極難達到,就算有少年至尊的古水都未能盡全功。但葉楚也能理解,畢竟少年至尊的層次不是那麼好步入的。以晴文婷如此天賦,最後一步都擋在之外如此之久,還是藉助古水和冰凌王才突破。

他雖然因為自身元靈的緣故,肉身鍛煉起來容易。但要步入少年至尊級的層次,差最後一步也不奇怪。

但葉楚並沒有因此而有什麼可惜,對於他來說,這個契機十分好找到。他的元靈太強了,只要慢慢調和肉身,輕易就能踏出這一步。

肉身成長的太快了,勾勒的紋理有些雜亂,因此未能讓葉楚達到少年至尊級的層次,但只要慢慢調和,梳理好紋理,自然而然就達到了極限,畢竟他的肉身淬鍊的強度已經足夠了。更新最快最穩定)

晴文婷得到少年至尊級古水,也受益匪淺,藉此都要再次蛻變一次了。這就是少年至尊級古水的神奇。

手指一點,一個玉瓶中裝著的古水落在葉楚的指尖,葉楚望著暗金色的古水。眼中也滿是笑意,這古水在他利用完之後,還留下了一玉瓶,對於他來說。

一個玉瓶的如此級別古水,價值無窮。葉楚完全能藉助他,幫助巫族的人修行,絕對能把帝宮的修行者實力翻上幾番。

「古淵之中到底有什麼秘密,能培養出如此生靈!」葉楚立在海面上,望著指尖的古水,忍不住感嘆道。

「禁地的秘密誰知道,任何一個禁地都有無窮的機遇。很多至寶,誰都不知道他是如何孕育出來的。」晴文婷回答葉楚道,「這些不是我們此刻能想的。」

「也是!走吧!北海的紛爭也落幕了,我們也離開這裡。」葉楚說話之間,剛想把懸浮在虛空的暗金色古水收起來,卻只見一道白光從海水中射出來,帶出白霧寒氣,瞬間吞食了這滴古水,之後遠遁。

這一幕來的太快了,只見白光一閃,古水就消失了。

「神蠶!」

晴文婷望著遠遁的白光,虛空掉落的冰凌告訴著兩人這白光是什麼。

「追上去!」晴文婷施展身法,向著白光追逐而去,但白光的速度太快了,即使強悍如同晴文婷都無法追上它。

葉楚已經顧不得這麼多了,速度快如閃電,追逐而去,瞬風訣施展,如同風嘯一般,直衝而去。

葉楚此刻施展瞬風訣,腳下踩動,紋理從腳下生出。修行到葉楚這個層次,對瞬風訣的了解也達到了極高的境界,葉楚能展現出這套至尊法的部分精髓。

神蠶或許沒有想到有人速度能快到這種地步,它更是遠遁,白光更是激射,呼吸之間,就已經到了極遠之處,所過之處,留下了無數的冰凌。

葉楚不得不驚訝神蠶的速度,真的太過迅速了,有風嘯雷電般的速度,眨眼間能跨越數千米。

葉楚把瞬風訣施展到極致,不顧一切的追逐而去。晴文婷已經被他們給拋開了,葉楚也顧不得這些,死死的吊著神蠶,瘋狂的追逐著他。

原本以為沒有機會再見神蠶了,卻沒有想到他被古水吸引而來。望著面前的神蠶,葉楚面色有些古怪。

眾人都說它進入了古淵之中,現在來,很有可能世人都被它騙了。它只是把群雄引到了古淵中,而它並沒有進入其中。

「真是一個狡猾的傢伙!」

葉楚嘀咕了幾聲,追逐在它伸手,一路爆射而出,跨越了冰山,越過了海面,步入了海水中,穿梭在海底。

時而在海面上賓士,時而在海底激射,時而又沖入冰川之中。

葉楚和神蠶跨越了一處處地方,都不知道已經走到哪裡去了。葉楚死死的跟著它,越追逐它,葉楚就越能為其速度而吃驚。

自己的速度何其之快,動用的可是至尊法。追了這麼久,都還未能追上它,足以讓人心驚了。

葉楚此刻很能明白,為什麼神蠶出現那麼多次,都被它逃了。不是沒有人去追逐,而是因為沒有人能追上它。

葉楚一路激射,在北海各處跨越,穿梭一個有一個地方,都不知道跑了多遠。但總算死死的吊在神蠶身後,鎖定它的氣息。

「居然敢貪婪我的古水,那就不好意思了!」

葉楚著面前的白光,哈哈大笑,他之前都放棄了,可沒有想到對方居然膽大到這種地步,敢搶奪它的東西。

不過葉楚也能明白,神蠶速度何其之快,它或許以為以自己的速度,吞食古水后輕而易舉就能擺脫葉楚和晴文婷。

但它怎麼也沒有想到,葉楚的速度快到這種地步。

跨越了不知道多遠,終於在神蠶從海水中激射而出,射向一座島嶼的時候,葉楚身影爆射而出,借著瞬風訣追上它,手指連連點動,力量卷出來,向著神蠶卷過去。

神蠶速度很快,但卻毫無戰鬥力。被葉楚的力量捲住,掙扎想要擺脫,可被葉楚連番出手,徹底的束縛在葉楚的面前,任由它如何翻滾,都無法衝出葉楚的力量束縛。

「小東西,我的東西也敢搶,哈哈哈,現在知道後果了吧。」葉楚站在神蠶面前,著面前晶瑩剔透的一隻冰蠶,形狀和蠶沒有什麼區別。只是它全身晶瑩剔透,紋理都清晰可見,宛如琉璃一樣,十分精緻,它被束縛,轉動著那雙冰晶的眼睛,帶著恐慌。

神蠶也未曾想到,自己會碰到這樣一個強手,速度居然比不過對方。

… 晴文婷追上來時,著葉楚手中拖著的神蠶,她吞了吞唾沫著葉楚:「你真把它抓到了?」

「什麼時候我們的東西別人能搶了?」葉楚著晴文婷笑道,「想到一滴古水的誘餌,它就上鉤了。不過這傢伙跑的挺快的,差點就讓它跑了。」

葉楚說話之間,取出了一個精緻特別製作的玉瓶,把神蠶放入其中,又給玉瓶下了連番禁制。

「這東西都能得到,這要是傳出去。一些老一輩的傢伙,甚至聖者都要對你出手了,神蠶的價值太珍貴了,比起仙料絲毫不差。」晴文婷對葉楚說道。

葉楚自然知道神蠶的價值,要不然也不會吸引這麼多修行者進入這裡了。傳言得神蠶者定可成就絕強者,這雖然有些誇張,但也代表著神蠶的價值非凡。

「神蠶如何使用?」葉楚好奇的問著晴文婷,這種至寶肯定有特殊的使用方法。

「我也不知道!」晴文婷說道,「這種至寶使用肯定有很多注意事項,你先不要妄動,我回到族中幫你查探一下,你也可以回去無心峰問他們。」

「直接吞了你說會怎麼樣?」葉楚著晴文婷問道。

「呸!」晴文婷忍不住呸了葉楚一聲,「這種至寶,你要是直接吞是暴斂天物啊,你可別亂來。」

晴文婷指著葉楚,氣急敗壞的說道。面前的葉楚是一個瘋子,不警告他還真有可能如此敗家。

「不就說一說嘛?這麼激動幹嘛?」葉楚著晴文婷聳聳肩道。

晴文婷讓葉楚再次下幾道禁制,因為神蠶太過珍貴神奇了,絕對不能有失,在著葉楚下了幾道禁制,她又再次下幾道禁制后,晴文婷這才放心,讓葉楚小心收好,不要讓外人知道他已經得到了神蠶。

「這種至寶,世上沒有多少東西能比得上了,真是好運氣。」晴文婷感嘆道。

葉楚不由想到青蓮器物中的那具屍體,問著葉楚說道:「要是是一個聖者之上的存在屍身培育出來的靈芝呢?比不比的上?」

晴文婷了葉楚一眼道:「世上哪裡能出現這樣的至寶,聖者的屍身本就珍貴,何況還要特殊的環境才能長出靈芝。這種東西或許能有,可就算出現也不是我們能奢望的,那些老一輩強者怕都會出手。這種東西和神蠶是兩種意義的東西,但價值卻差不多。」

想到那長出的靈芝居然和神蠶差不多,葉楚心中也興奮,加上仙料,黑鐵和混沌青精,他身上有不少讓人瘋狂的寶貝了。

葉楚和晴文婷結伴,離開了北海。從北海離開,瞬間沒有了那股寒意,這倒是讓習慣的兩人有些不自在,適應了好一陣才恢復過來。

北海中時不時的有人走出來,只不過相比於之前浩浩蕩蕩進去的人,走出來的人卻熙熙攘攘了。

但能活著走出北海的人,都實力非凡一個。這其中,有一些葉楚曾經見過的人。他們見到葉楚,敬畏的讓到一邊。

「葉楚!」在葉楚離開北海不久,一個聲音響起,葉楚定眼過去,見龍華皇子從北海區域走出來。

「有事?」葉楚了一眼龍華皇子,相比於之前他強悍許多,距離

他的極限都只差一步了。但是相比葉楚的成長,他這點進步就不算什麼了。

「在北海你給我的待遇,將來我會雙倍還給你的。」龍華皇子了一眼葉楚身邊的晴文婷,放下了狠話。

葉楚握了握拳頭,揚了揚笑著著對方說道:「信不信現在我就殺了你!」

「你……」

龍華皇子氣的臉都青了,怒瞪著葉楚。可是葉楚去也不對方,直接帶著晴文婷走。

望著葉楚和晴文婷的背影,龍華皇子氣的嘴唇都在哆嗦,這是一種何等的欺辱。

「咯咯,著你內定的女人跟人跑了什麼滋味啊。」慕纖纖不知道何時出現在龍華皇子身邊,笑眯眯的著對方。

「閉嘴!」龍華皇子吼怒。

「對我吼什麼吼,有本事去對葉楚吼啊。」慕纖纖拍了拍手,很不屑的了一眼龍華皇子,「我要是你,就想辦法弄死葉楚。」

「哼!」龍華皇子哼了一聲,不慕纖纖,盯著葉楚和晴文婷的眼神陰沉到極點。

……

離開北海,葉楚這才想起自己前來玄域是交換十份聖液的。但這麼久過去了,還未完成任務。

當然,葉楚沒有忘記給予晴文婷每種一份。

晴文婷沒有在玄域服用,用她的話來說,她需要離開玄域在服用,能讓她的境界再上一個台階。

葉楚聽晴文婷說要離開玄域,想想自己也是應該回一趟無心峰,見見惜夕,在古淵得到的東西對他有沒有作用。

這十份聖液如何交換呢?總要起到一些效果,讓那些一直惦記著我的人死去一些,這樣以後面對的麻煩就會少一些。

葉楚心中嘀咕,一路上想著有什麼辦法可以交換聖液。

當然,葉楚也沒有忘記梳理自己的肉身,把肉身調和到平衡。

晴文婷也在調息自身,努力的想要再次蛻變一次,可這一次她還是擋在最後一步之外,想要再行蛻變一次極難。

這讓晴文婷有些可惜,努力的想要突破自我,可是每一次都做不到。

偶爾晴文婷也會問自己,葉楚告訴她說:「第二次蛻變比起第一次蛻變都難,自己當初都險些身死。而冰凌王第二次蛻變,也不知道藉助了多少古水,施展了多少手段,才做到。你要想第二次蛻變,強求不得。何況以你現在的實力,就算不蛻變,也同樣可以無敵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