凈化之後,這個良北也就更加容易控制了。

這事對秦朗來說已經是輕車熟路了,當一些聖人文字融入了良北的身體之後,這傢伙的魔性完全消失,融入了浩然正氣之後,氣勢和力量卻忽然增加,應該是直接突破境界了!

好傢夥!居然直接從邪魔大將突破到了大帥的層面了!

看來都是因為這傢伙以前的積蓄很厚啊。

厚積而薄發,只有自身修為積蓄雄厚,才可能一得到機遇就提升。毫無疑問,這良北應該就是天外邪魔中的天才型魔頭。

良北自身自然也知道突破了境界,於是連忙對秦朗一番謝恩。

「跟著我辦事情,好處自然少不了你。」秦朗只是淡淡地回應。畢竟是魔祖大人,總是要顯得高深莫測才行,而這些天外邪魔也吃這一套,良北就總是被秦朗用高深莫測的語言和表情給忽悠了。

「一定誓死效忠魔祖大人!」良北直接跪在地上發誓,此時此刻,這傢伙對秦朗的敬仰肯定已經是如同黃河長江一樣滔滔不絕了。

秦朗示意良北起來,隨後才接著說:「現在你知道我的手段何其之多了,所以你以後切不可懷疑我的布局了。否則的話,我也不攔你,你自己可以另選道路。」

「必誓死追隨魔祖大人!」良北再度發誓道。

「唔……其餘的事情,暫且不提,按照我的計劃去做就行了。其餘的小傢伙,想要接受凈化,就必須看它們的表現了。」既然找到了控制這些天外邪魔的好辦法,秦朗自然也就不慌不忙了。

有了這原始魔種、成就聖魔的誘惑,這些傢伙絕對會誓死效忠的,秦朗叫它們向東,它們絕對不敢向西。

原本是一個相當嚴重地隱患,卻被秦朗誤打誤撞地輕鬆化解了,想想都覺得有些莫名高興。

能做到令行禁止,任何計劃都能夠很好地完成了。

沒有了隱憂,秦朗便可以加快計劃的實施,這些天外邪魔壓制住自身的魔性之後,辦事效率自然就會成倍地提升,秦朗的計劃就是通過這些黑.幫人士去影響白道、影響整個江湖道。如今,這就可以加快進度了,他詳細有了原始魔種和聖魔的誘惑,這些傢伙應該會像良北一樣,盡職盡責地替秦朗辦事,將秦朗需要的信息情報想方設法地弄出來。

事實上秦朗沒有料錯,在接下來的短短几天之內,這些江湖黑.幫的大小頭目都將各自幫會中的情報完全清理了一遍,這種清理自然也包括不擇手段地從他們各自手下和一些白道人士口中得到的消息情報。

涉及白道的情報,秦朗按照葆老爺子的指示,悉數轉移到了指定的地方,接下來就是葆老爺子和閆上將來收拾和利用這些人了。不過,葆老爺子對秦朗有過承諾,那就是不會讓這些白道人士過好日子了,今後的餘生,他們都將生活在恐懼中,並且在恐懼中不斷地贖罪,真正成為人民的僕人。

白道的事情,秦朗算是不用操心了。接下來,就是清算那些江湖勢力了。

之前加入除魔聯盟的那些江湖勢力,跟秦朗簽訂了合約,從秦朗這裡得到了一些靈丹和好處,他們肯定以為自己佔了便宜,不過秦朗的便宜哪是這麼好占的。通過合約,這些大大小小的江湖勢力徹底失去了對黑.幫的掌控,再也不能通過黑.幫進行斂財,他們自然也就沒辦法姑息養奸了,這其實是等於斬斷了他們和普通人之間的聯繫,隨後這些中小江湖勢力恐怕就會開始衰退,尤其是秦朗還準備對其中的一些江湖勢力進行摧殘。

其中,自然就包括了罪大惡極的丐幫。

別的門派,秦朗還可以放任一段時間,但是這丐幫卻是必須要剷除的。一方面是因為如今這個幫派已經徹底墮落,行事令人髮指,毫無原則;另外一方面,秦朗認為這些人價值就是玷污丐幫的名號,因為在江湖上曾經的丐幫,可是行俠仗義、抱打不平的存在。

丐幫的勢力,幾乎是遍布華夏割地,莞市的現象不過是一個縮影罷了,如此噁心地江湖勢力,自然是應該徹底消失的。

不過,這件事情牽扯相當廣泛,甚至可以說是遍布整個華夏。丐幫,最大的特點就是:人數眾多!在古代全盛的時候,丐幫甚至號稱是千萬幫眾,就算是當時的朝廷和江湖頂尖勢力都為之忌憚。

元末的梟雄陳友諒,據說就是從丐幫發家的,此人稱王不說,最後甚至跟朱元璋爭奪江山,可見這丐幫的實力何等強悍。

如今雖然是盛世太平,但是丐幫的數量的依然龐大,可見無論是亂世還是盛世,都有相當一部分人願意去做乞丐,除了那些身體殘疾只能做乞丐的,還有一些好腳好手的人也加入到了乞丐大軍之中,甚至托兒帶口全家行乞,以至於新聞當中曾經出現過赫赫有名的「乞丐村」,即是全村傾巢而動,全都去乞討了,甚至包括老人小孩。

究其原因,無非是利益二字!

很多舉家行乞的傢伙,之所以不讓兒女上學,那都是因為可以通過小孩子來要錢,可以通過「身患絕症」、「上不起學」之類的原因博取同情,這些傢伙傳聞是月收入過萬,輕鬆秒殺白領階層。試想也的確如此,如果這個行當不賺錢的話,他為何要舉家搞這個呢?

而丐幫,則是利益的集合體,是一個大型的有組織、有紀律的幫會,不過卻已經淪為了邪惡幫會。

從秦朗目前收集得到的信息來看,丐幫的勢力遍布全國,幾乎每個城市都有他們的影子。這些人採取的是「區域劃分」原則,就如同其它江湖黑.幫一樣,他們也是有各自的地盤,每條街道、每個商場門口、每條巷子都有專門的人負責,這些行乞的人是最底層,他們往往都是殘疾小孩、老人或者智障等。這些人每天行乞,都是處於「上級」監視狀態,完全不敢偷懶,而且每天都有標註,如果達不到標準,就會遭遇毒打、餓飯等。 ?只是,自從有了福利院之後,丐幫想要得到殘疾幫眾也有些麻煩了,畢竟很多父母還是寧願將殘疾兒童送入福利院,這可就影響到了丐幫的收入,於是這些人就採取買通福利院或者通過向人販子購買兒童等等。(.)只是,通過人販子購買的兒童,基本上都是正常兒童,這就不符合丐幫的利益要求,所以這些喪心病狂地傢伙採取了一種極其惡劣的方式:

採生折割!

即是捕捉生人,殘其肢體、取其五官和器官等謀財的犯罪行為。

這種行為不僅現在就有,在古代就已經有了。只是,到了如今這種社會形態下,居然還有這樣的犯罪行為,實在是令人髮指。將正常人打折成殘疾,取健康人的器官牟利等,這些都是禽獸不如之行為,而且在古代的時候,這種事情都被人視為不赦之大罪,在明朝就有律法規定:

凡採生折割人者,凌遲處死,財產斷付死者之家。妻、子及同居家口雖不知情,併流二千里安置。為從者斬。

可見,在古代這種犯罪行為已經趕上「反人類」罪行了,所以但凡是進行採生折割的者,需要進行凌遲處死(凌遲,即是用小刀割肉慢慢處死)。不僅如此,連妻子兒女都要流放。

如此恐怖之罪行,這丐幫中人居然還敢做,簡直死有餘辜!

罪行令人髮指,罪證一一顯現出來。

秦朗原本已經準備自己行動了,他已經為這些罪惡之徒準備好了可以媲美凌遲的處罰,但事到臨頭,秦朗卻稍稍改動了一下計劃,他跟方紅月取得了聯繫。

「說!」

方紅月接通電話,只用了這麼一個字,似乎不想跟秦朗廢話。

秦朗知道,方紅月是對秦朗這一次擅自行動相當地不滿,方紅月和六扇門為秦朗做了很多善後的事情。

「嘿……這些東西不好說,我轉發到你的秘密信箱,如何?」秦朗向方紅月道,「關於這一次的行動,雖然是給你添麻煩了,不過看了我發給你的這些東西,或者你就會原諒我了——那就過一會兒再談。」

秦朗將部分證據轉發到了方紅月秘密電子信箱裡面。

不到五分鐘之後,秦朗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按下接聽鍵,就聽到了方紅月的怒喝聲:「這些丐幫畜牲,都應該徹底斬殺!一個不留!」

「息怒。」秦朗提醒方紅月道,「這件事沒那麼簡單,有時間見個面,我們再詳談。另外,這件事情你暫時不要聲張,這對你有好處。」

方紅月是一個心懷正義的捕頭,這是秦朗欣賞她的地方,哪怕是她的脾氣不怎麼討好。

方紅月答應了跟秦朗見面,並且在一個小時之後,方紅月就到了秦朗指定的地方,這裡是殺手集團的一個地下訓練基地。

這談話,關係六扇門的一些秘密,秦朗不得不小心行事。

方紅月到了地方,在秦朗的親自帶領下進入了基地,隨口問了一句:「這是你們毒宗的一個訓練基地?」

「是,訓練殺手的。」秦朗道。

方紅月哼了一聲,不贊同也不表示意見,畢竟她的身份是六扇門的捕頭,和這些殺手集團的人不怎麼對頭。

不過,方紅月之所以在某些方面跟秦朗達成了合作,那也是因為秦朗的本性是不錯的,有自身做事的底線。否則的話,方紅月第一個要殺的就是秦朗。

「這次你的境界又提升了?」方紅月注意到秦朗的境界又有提升了。

「唔……碰巧而已。」秦朗謙虛道。

「虛偽!」方紅月哼了一聲,「不過,你最近這氣質發生了變化,好像有脫胎換骨的徵兆了。」

「浩然正氣而已。」秦朗平靜地說,「我胸懷正氣,氣度自然就提升了。」

「浩然正氣?」方紅月的語氣原本有些不屑,但是感受到身體四周忽然在增強的浩然正氣,一時間竟然不能說出取笑的話了,因為感受到這一股氣勢,頓時就讓她覺得心頭生出一種為之凜然的感覺。

片刻之後,方紅月才道:「這可是儒教傳聞的浩然正氣,你怎麼會修鍊得到的?你只是一個武人,怎麼會……這可是連儒教門徒都很難修成的!」

「你知道?」

「六扇門成立多久了,這些事情如果都不知道,怎麼稱得上六扇門。」方紅月道,「只不過,我好奇的是你為何有這浩然正氣?」

「既然你知道這是貨真價實的浩然正氣,就應該知道只有胸懷坦蕩的人才能修成,所以你對我的人品大可放心。」秦朗道。

「沒錯,你的人品雖然不怎麼堅挺,但是這儒教的浩然正氣的確是一面金字招牌。」方紅月不得不認同這一點,雖然釋道儒三教之中,儒教並不算江湖門派,但是儒教聖人的招牌卻是響噹噹的,縱然是很多江湖人士,也對儒教的大儒欽佩不已,以至於很多大儒遇到困境或者賊人的時候,自然會有正義之士現身為其所用。比如歷代奸臣當道、宦官篡權的時候,一旦朝廷大儒受到性命威脅,自然會有江湖正義之士輔佐,幫助其跟姦邪抗衡,因為誰都知道這些人是國朝之棟樑。

稀釋了方紅月對秦朗的最後猜疑之後,秦朗這才好放心大膽地和方紅月交談正事了,這就是關於丐幫的事情,方紅月向秦朗道:「丐幫的事情,我們六扇門中也有記載的,並且我們已經處置過一位帝京城的『丐幫頭目』,此人利用聾啞人、殘疾人斂財,一年多達數百萬,的確是可恨!」

「這些人自然是可恨,但姑息養奸的人更加可恨!」秦朗肅然道,「你們六扇門的情報本應該比我更權威,但似乎你們的情報系統有些問題,你看看,這只是我在十天左右時間收集得到的各類信息和罪證。」

方紅月看到秦朗提供的這些罪證,全都是關於丐幫的,可謂是「觸目驚心」,其中很多行為簡直是恐怖之極,可謂是人間慘劇。一個個正常的孩子,就直接被人打折手腳,甚至廢掉全身,就只是為了博取人的同情和施捨……

「想不到……竟然這麼多!」

方紅月終於意識到了什麼,「六扇門中,有人故意在掩飾!」

「你終於明白了。」秦朗嘆息道,「這就是為何這些年來,六扇門的威望日漸消退了,沒想到堂堂六扇門也開始腐朽了,奈何?」

「清理門戶!」方紅月從牙縫之中擠出這四個字,顯然是很到極點。 ?方紅月自然是恨這些丐幫的兇徒,但也很六扇門中那些徇私枉法的傢伙,秦朗說得對,以六扇門的情報系統,不可能只得到這麼一點情報,要知道就算是那些小報記者弄到的東西都比六扇門多,這個顯然不正常的。-.-

方紅月本來是一個心懷正義的人,雖然是女子,卻是巾幗不讓鬚眉,所以才立即做出了「清理門戶」的決定。

這清理門戶,便是要對六扇門內部的一些人下手,自然也會引起一些人的反彈,乃至引起一番拼殺。

對於方紅月來說,要做出這樣的決定可不容易!

另外,關於丐幫的事情只是六扇門腐朽的冰山一角,她知道還有更多的問題沒有暴露出來,不過這已經沒關係了,決定已經下了,就再也擋不住她了。

「佩服!」

秦朗吐出了這兩個字,方紅月能夠做出這樣的決定,秦朗不想佩服都不行。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開口。」秦朗向方紅月道。

「不用!這是我們六扇門自己的事情,我會搞定它。」方紅月道。

「這些丹藥,希望你不要拒絕。」既然方紅月要干大事情了,秦朗自然也不能沒有表示,「這些丹藥給你,沒有別的意思,只因為我們的大方向是一致的,而且你現在的實力還不夠,所以這些丹藥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這一次方紅月沒有拒絕,她知道秦朗說的也是實話,雖然她在六扇門中有一些勢力,但是想要清理門戶的話,卻還遠遠不夠,這些丹藥對她的確很重要。

「丐幫的人?」方紅月向秦朗問道。

「我去處理。」秦朗道,「你放心。」

「狠一點!」方紅月提醒秦朗道,「對付畜生,不能手軟!」

「自然不會手軟。」秦朗點頭道。

方紅月不再多說,離開了地下基地。離開之前,她留下了一點重要信息。

秦朗立即召集殺手集團的骨幹分子,準備對丐幫做出一些有針對性的布置,這一次他要確保將這些傢伙全部剷除掉。

關於各個城市的丐幫份子,秦朗並不擔心,有殺手集團和毒奴、魔奴的配合,清除這些人應該是很容易。關鍵是丐幫的老巢,既然是要斬草除根,秦朗當然是直搗虎穴了。

方紅月留下的最重要一點信息,就是丐幫的山門所在。

當然,如果秦朗抓住丐幫份子,一個一個地審訊,也可以順藤摸瓜地找到其巢穴所在,但是畢竟會浪費一些時間。

方紅月將這些信息給了秦朗,那就容易很多了。

湘省南部,平洋山。

這裡便是丐幫的山門所在,歷代以來,丐幫號稱是「江湖第一大幫」,那是因為歷朝歷代的乞丐數量都是相當龐大的,所以丐幫的門人弟子自然也就眾多。不過如今這個年代,豐衣足食,乞丐的數量的確是大大減少了,丐幫的氣運也就應該隨之減弱,但是丐幫之人卻是逆天而行:沒有乞丐他們就創造乞丐!

這便是有違天道之舉了。

逆天而行的人,自然就要承受天地氣運的反擊。

如今秦朗獨自前往平洋山,就是為了去了結這事。

平洋山,位於湘水沿線的群山之中,在古代可謂是窮山惡水之處,即便是如今,這裡也還是處於比較原始的狀態,隨著山林越深,道路幾乎就看不到了。

不過,對於江湖門派的山門來說,越是隱蔽就越是安全,畢竟江湖門派之間,恩恩怨怨地牽扯不小,萬一哪天被人滅門了可不行。

所以,藏於深山之中,這是一個不錯的辦法,就算是毒宗,曾經的山門也是在深山之中。

距離平洋山越來越急,秦朗已經發現了幾處陷阱,但是這些陷阱自然是對秦朗並無用處,另外還有一些暗哨,自然對秦朗也構不成威脅。最搞笑的是,在通向山門的必經之處,居然要經過一個蛇谷,丐幫的人基本上都習慣性地帶著驅散蛇蟲的藥粉,所以他們自然是不懼怕蛇蟲,但同樣秦朗自然更加不怕,輕鬆地就過了這個危機四伏的蛇谷。

根據方紅月提供的信息,秦朗已經準確地找到了平洋山,找到了丐幫的山門所在。

這丐幫的山門建在一個山腹之中,四周都是陡峭無比的山崖,唯一的一條路就是一個山洞,只有通過這個山洞,才能直接進入其中。

而這個山洞上面寫著「蒼龍洞」,秦朗心想莫非這些丐幫的傢伙還有所圖謀不成?蒼龍洞,莫非是這是還想干涉政事?

地方已經找到了,接下來就是行動了。

「拜山了——」

秦朗的聲音如同悶雷一樣向著蒼龍洞中傳了進去,這聲音轟轟隆隆,幾乎將山洞都給震得晃了起來。

丐幫的人這才有所察覺,無數門人弟子從中沖了出來,受持棍棒、刀劍,將秦朗團團圍住。

「小子,你是江湖人?報上名來,竟然敢來丐幫撒野!」其中一個人向秦朗喝道,手中的棍棒指向秦朗。

「這就是打狗棒?」秦朗道,「告訴你們幫主,毒宗——秦朗拜山門了。」

「毒宗秦朗?」那人似乎聽過秦朗的名號,「什麼!你就是那魔頭?」

「通知你們幫主!」秦朗冷哼道,「聽不懂話么?」

「我家幫主,豈是你想見——啊!~」這傢伙居然還想在秦朗面前裝.逼,結果秦朗用手一指,一道腐朽冥毒的氣息激射過去,這傢伙立即便痛不欲生了。

另外的人見秦朗如此恐怖,今天總算是領教到了秦朗這個「魔頭」的厲害之處了。於是,自然有人去通報丐幫的高層了。

不消片刻,一些丐幫的高手就紛紛出現,為首的正是丐幫的幫主——張正基。此人身形不高,但卻是一個帶著邪氣和戾氣的中年人,秦朗以前不知道戾氣為何物,後來與天合道之後,就知道這戾氣是因為殺人過多,過於兇殘,所以被殺之人的冤魂會在其身體四周形成戾氣。不過,對於習武者和修行者來說,戾氣並不能對其產生多少影響,反而會使得此人變得更加兇狠。

「本幫主已經來了,不知秦宗主有何見教?」張正基問道,一幅有恃無恐地樣子。 ?這裡畢竟是丐幫的老巢,而且丐幫也是老派的幫會了,這曾經的天下第一幫也不是浪得虛名,張正基自身也是結成了聖胎的人物,自然是不會被秦朗給嚇唬住,反正在張正基看來,秦朗今天如果識趣的話,就不可能來這裡鬧事。()何況,獨自一個人前來這裡鬧事,這不是自尋死路么?

「這些喪盡天良的事情,是你們乾的?」秦朗一揮手,無數的照片如同雪花飛了起來,這就是丐幫眾人採生折割的證據,裡面還有一些是現場照片,應該是丐幫中人自己拍攝的。

「是我們乾的。」張正基也不否認,反問秦朗,「這事與你何干?莫非秦宗主認為自己是武林盟主了,什麼事情都想干涉一下?」

「既然承認了,那就死吧!」

秦朗忽地大喝一聲,全身的力量氣勢頃刻間爆發出來,展現出了當時他擊殺葬神禪師的恐怖實力,甚至是猶有過之了。

這段時間,秦朗不僅養好了傷勢,而且修為又有精進,不僅能夠跟葬神禪師這樣的絕頂高手拚鬥,不可能沒有收穫的。何況,秦朗還接下了禪靜庭高手的隔空一擊,雖然受傷,但是這受傷卻給秦朗帶來了一些好處。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秦朗這一出手,卻愣是將丐幫眾人都給震懾住了,因為這廝展現出來的實力實在太恐怖了,簡直是超越了別人的想象範疇。

這張正基雖然結成了聖胎,但是當秦朗展現出全部實力的時候,他的聖胎就開始顫慄和恐懼了,這是面對絕對實力才會出現的徵兆,張正基不由得一陣驚恐,秦朗這傢伙不過也是聖胎境的修為,怎麼可能強得如此離譜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