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熠辰不再說話了,蘇淺沫等了許久也沒等到答案,好不容易他開口了,說的卻是:「本王習慣裸睡,沫兒不脫衣服嗎?」

「滾!」蘇淺沫抓起枕頭就砸向他。

她當然知道這個痞子是故意的,他根本就是想徹底攪亂她的思緒,既然他不想回答,那她問也白問。

她其實根本不在乎她是不是真正的辰王,她只是很生氣他隱瞞她。在他面前,她是透明的,所有的一切都被他看透;他在她面前也是透明的,卻是看不到他任何事情,這不公平。

凌熠辰笑著把枕頭還給她,「很快你就會知道答案。」

蘇淺沫不明所以,但也沒再追問,索性閉上眼。

因為有凌熠辰在無垠鬼域,而且時刻和蘇淺沫形影不離,所以獵絕宮的人並沒有再來過!

在等待顏明澈等人期間,蘇淺沫帶領熾火的人進入了無盡山脈中。

畢竟青玄三大家不容小覷,而且一旦有邪靈噬神丹幫忙,他們的整體實力會非常可怕,她不得不提升熾火的整體實力。

趁著蘇雲瑤和亞斯帶領熾火傭兵團訓練,蘇淺沫通過流雲血月環穿透八門結界,回到了三級院,為的則是三級院的紫水晶傳送陣!

剛進喬幽娘的辦公室,蘇淺沫就感覺到氣氛的不同尋常,五大尊者正襟危坐,老臉上是前所未有的嚴肅。

忽然,楊勛袖子一揮,「碰」的一聲關上了辦公室的門,再之後,一陣強橫的靈壓「轟」的一聲壓在蘇淺沫的身上!

蘇淺沫眯了眯眼眸,強壓下喉間湧上的腥甜,冷笑道:「怎麼,幾位院長是打算把我困在這?還是打算先下手為強,直接殺了我?」

「院長既然放你離開三級院,你就不該回來,你難道忘記我們都是青玄帝國的人?你以為我們會眼睜睜的看著你發動這場戰爭嗎?」楊勛忽然站起身,語氣嚴肅的說。 蘇淺沫彎起一抹輕蔑的笑,她當然沒有忘記這三級院的五大尊者,除了喬幽娘之外,可都是青玄的人,只不過那又如何?

「這一切都是青玄自找的!如果不是他們屠殺四大家族,我又何必多此一舉?要怪就怪你們的人!」蘇淺沫森寒無比的說。

楊勛聽完,忽然愣住了,隨後轉向冷瑞和賈三胖等人,片刻之後,楊勛收了靈壓,又坐回了原來的位置,在場的幾人忽然哈哈大笑:「哈哈哈……這丫頭還真是能沉得住氣啊。」

「我就說你鎮不住她吧?她膽子大的敢把天捅個窟窿,豈是你一句話就能嚇退的?這下輸慘了吧?」賈三胖冷冷的嘲諷。

「哈哈哈,是啊,願賭服輸。」

此時,蘇淺沫才算明白,自己又被耍了!

當初剛進三級院,這幾個老傢伙就面露殺氣,一副恨不能把她生吞活剝的樣子,現在又是這樣,真不知道這些人是不是吃飽閑的,現在她要攻打青玄帝國三大家族,可他們竟然還能如此談笑風生,難道就一點沒想過要把她除掉?

這時候,喬幽娘嫵媚的嗓音緩緩揚起:「丫頭,你來是想借三級院的紫水晶傳送陣?」

蘇淺沫有些訝異,沒想到她還沒開口,喬幽娘竟然就已經知道了她的來意,她點點頭,「是的。」

「這可不行!」賈三胖忽然插嘴道:「紫水晶傳送陣是三級院的寶貝,豈是說借就借的?我們可以不管你怎麼胡鬧,但這傳送陣是萬萬不會借你的。」

「是啊,丫頭!我等置身戰勝之外已經是最大的底線,一旦借了你就等於是叛國了。」

蘇淺沫抿緊了唇,是她想得太簡單了,紫水晶傳送陣這樣重要的東西,三級院自然不可能說借就借。

原本她也想過讓凌熠辰利用幻帝的穿越空間技能,把熾火的人傳送到青玄帝國,可那一次性只能傳送少量人,根本解決不了問題,看來她必須另外想辦法才行。

「我知道了!」

知道沒可能,蘇淺沫也不糾纏,淡淡的說完,就打離開。可就在這時候,喬幽娘從椅子上起來:「丫頭,等一下。」

「師母找我有事?」

喬幽娘笑得高深,「師母雖然不能把紫水晶傳送陣借給你,卻是可以教你一個傳送陣法。」

蘇淺沫有些訝異,「師母會其他的傳送陣?」

她話音剛落,賈三胖忽然不認同的說道:「院長不可!你這樣豈不是等於站在九幽帝國一邊?咱們可是說好的,誰也不幫的。」

「我是紫雲帝國的人,不是青玄的,況且我可是以師母的身份幫我的小徒兒。」

說完,喬幽娘轉向蘇淺沫,繼續笑道:「丫頭,你也太小瞧我們喬家了,曾經的喬家可是出了不少布陣師的,小小的低級傳送陣對我們來說,根本是小菜一碟。雖然師母從小就不務正業,討厭記那些布陣符咒,但多少也會幾個傳送陣。」

聽到這話,蘇淺沫不禁想起了二級院四聖布八門結界的時候,這麼高難的結界,恐怕的確是喬家才知道布陣之法,而喬幽娘身為喬家下一任家主,會傳送陣並不奇怪。 但布陣師在封瀾大陸甚至其他大陸都該是極其神秘的職業,輕易不會把布陣之法傳授給外人,喬幽娘這麼做,豈不是會違背家規?

看出她的擔憂,喬幽娘笑了:「放心,我有分寸,喬長明那老傢伙不敢真把我怎樣,他還指望我接替喬家呢。」

她這麼說,蘇淺沫也不再矯情,之後和喬幽娘一起回到了幽風居。

「傳送陣分為高、中、低三級個級別,高級和中級傳送陣都需要幻器,而幻器可遇不可得,唯獨低級傳送陣只需要布陣符咒。

它實際上是利用了匿空的二次空間,使用精神力將整個匿空空間傳送到某地,所以至少要是幻靈級別才能成為布陣師。

人們都以為低級傳送陣最為簡單,而實際上因為傳送的距離、傳送的人數、傳送的時間,低級傳送陣也分為幾種。」

說完這些,喬幽娘從納戒里拿出一本小冊子,上面寫的是「飛雲傳送陣」,「你現在的級別還是幻靈,匿空比較小,想要把熾火和四大家族傳送到青玄帝國,只能依靠飛雲傳送陣。

這在低級傳送陣中算是相對高級的,像尋常的低級傳送陣,只需要三個布陣符咒,但這個卻是需要五個符咒,想要學會它,也相對難一些。不過呢,我相信你的天賦,應該不成問題。」

聽完喬幽娘的話,蘇淺沫的俏臉上立刻浮現驚喜的表情,平素平靜無波的語調此刻也微微揚高:「師母說這是傳說中的……飛雲傳送陣?」

「呀,小丫頭竟然知道?」

「我當然知道。」

飛雲傳送陣雖然被歸在低級傳送陣,可它傳送時間短,傳送距離遠,而且傳送的人數眾多,絲毫不比紫水晶傳送陣那樣的中級傳送陣遜色,這可是戰爭時期最喜歡的傳送陣。

但飛雲傳送說已經失傳了,卻沒想到,喬幽娘竟然會飛雲傳送陣,而且要傳授給她!

「既然你知道飛雲傳送陣,那就做好準備,想要學會它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那之後,蘇淺沫一直待在幽風居里和喬幽娘學習傳送陣的布陣之法,雖然比想象中的要難一些,但她似乎在這方面有些天賦,竟然用了七天的時間就學會了飛雲傳送陣。

當喬幽娘被莫名傳送到青衣古鎮的時候,她真是又驚又喜,自己回到幽風居,然後笑盈盈的說:「看來你這個入室弟子不白收,當年我可是用了整整半個月時間才學會的。」

「師母教導的好。」蘇淺沫笑著說。

飛雲傳送陣解了她的燃眉之急,有了這個,就可以對青玄三大家族進行突襲,現在她要趕快到無盡山脈,她還有任務沒有完成。

蘇淺沫和喬幽娘道了謝就要離開,可就在這時候,凌熠景忽然闖到了幽風居,兩人在長廊里走了正臉。

看到蘇淺沫,凌熠景非常吃驚,但也只是看了她一眼就急匆匆的說道:「院長,我要請假。」

「什麼事?」喬幽娘眸光一閃,淡淡的問。

「洛神已經回到青玄做好戰爭準備,所以父皇召我回都城,商量如何避免這次戰爭。」說話間,凌熠景忍不住瞄了眼蘇淺沫。 蘇淺沫瞬間明白了九幽皇帝的意思,不主戰!

九幽四大家族一夜之間慘遭滅門的事已經傳遍了整個大陸,而且似乎大家都知道是青玄三大家所為,這應該是獵絕宮的人特地放出了消息,為的是徹底挑起這次的戰爭。

其實她早就發現三級院的學生少了許多,三級院之中青玄帝國的學生最多,所以他們回到各自的帝國,這次的戰爭似乎要升級了。

蘇淺沫沒再耽擱,和喬幽娘道過謝之後就趕緊到無盡山脈和和蘇雲瑤匯合。在那之後,她利用一周的時間,不停馴化幻獸,把熾火的契約獸全部更換成高戰鬥力幻獸,之後直接利用飛雲傳送陣,把所有人都送回無垠鬼域!

此時,顏明澈等人已經到了無垠鬼域,蘇淺沫讓蕭雲飛等人安排熾火的人回去休整,而她則和凌熠辰以及蘇雲瑤等人一起直奔熾火殿。

熾火殿里,除了顏明澈父子、楚楓父子,洛北軒兄妹之外,還有一些年長的老者,應該是那三個家族中幸免於難的長老。

見到她進去,殿里的人表情各異,有幾個恨不能立刻能殺了她,對此蘇淺沫只當沒看到,直接開門見山的說:「現在沒時間和你們寒暄,既然各位都已經到了,我們就先商量一下報仇計劃。」

「報仇?哼,說的輕巧,那可是青玄三大家族!現在四大家族受了重創,怎麼敵得過他們?」洛家的長老忽然怒喝一聲。

「沒錯!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如果不是你,我洛家好端端的怎麼會遭遇飛來的橫禍?我們不想再去招惹青玄三大家族,只希望你給我們一個交代。」

蘇淺沫看了看說話的兩個人,這兩人都是洛家長老,他們會這種態度,早已在她意料之中,她正要說話,洛依靈忽然搶在她前面吼了一聲:「還吵什麼吵?爹爹已經死了,我們必須為他報仇!現在一切都聽沫姐姐的調遣!」

這一聲「沫姐姐」讓蘇淺沫一愣,她不禁訝異的看向小丫頭,可洛依靈卻別開了眼。

蘇淺沫抿了抿唇,果然洛家家主的事,還是讓洛家的小丫頭恨上她了。

沒時間為此而難過,蘇淺沫把青玄三大家族的事和邪靈噬神丹的事和眾人說了一遍,熾火殿立刻安靜下來,這些人都沒聽過邪靈噬神丹的事,可卻因為和青玄三大家的人交過手,所以知道其中的厲害之處,臉上紛紛露出了凝重之色。

「邪靈噬神丹那麼厲害,我們要怎麼對付?我們又有多少勝算?」洛北軒忽然嚴肅的問道。

洛北軒的語氣異常沉重,其中甚至還夾雜了一些質疑。

對此,蘇淺沫倒是可以理解,換做別人,恐怕也會如洛北軒一般,畢竟這次洛家受創最重,洛家的家主甚至命喪其中,身為雲家家主最看中的兒子,洛北軒此刻有責任擔起雲家的重擔,他必須考慮透徹,萬萬不能讓洛家徹底滅亡。

然而,洛北軒這問話,蘇淺沫卻不知道要如何回答才好。

慕影回來的當日,在知道幾名高級毒藥師來到封瀾大陸后,凌熠辰就已經讓雷獅去探查下落,而在她和喬幽娘在幽風居學習飛雲傳送陣期間,凌熠辰也沒在她身邊陪著,反而去找百里鶴商量關於對抗毒丹的事。 只是,她還不知道凌熠辰這邊有什麼結果,因為在離開三級院之後她就一心撲在馴化幻獸和提高熾火戰鬥力的事上,竟然把邪靈噬神丹的事全然拋到了腦後。

蘇淺沫眉峰微沉,正猶豫著該如何回答,可就在這時候,百里鶴和焦百川等人忽然從殿外走進來。

看到他們,蘇淺沫微微有些驚訝,「師父?」

百里鶴點點頭,坐下便直截了當的說:「關於邪靈噬神丹的事,為師已經知道了,這段時間聯絡了三大帝國的藥師公會,日夜不停煉丹,終於煉製了兩百顆抵制丹藥以四百顆雪魄解毒丹。」

聞言,蘇淺沫頓時臉色一喜,這消息簡直是雪中送炭啊,有了這些丹藥,至少能對抗邪靈噬神丹的毒性!

可猛的,她就又想到一個問題,當初百里鶴為了給她煉製丹藥,那可是耗費了不少心思,而且那藥材也是極其難尋,怎麼會一下煉製了這麼多抵制丹藥和雪魄解毒丹?

「師父煉製的都是五階丹藥?」

百里鶴白了一眼蘇淺沫,笑罵道:「臭丫頭,你想累死為師啊?這批丹藥多為三階,其中四階都在少數,五階更是屈指可數。」

「三階?」聽到百里鶴的話,蘇淺沫立刻皺了起眉,「這根本不可能對抗邪靈噬神丹。」

她話音剛落,百里鶴就忽然笑了,泰然自若的說道:「雖然這次來的是高級毒藥師,但你們也不需要太擔心,不是每個人都能承受邪靈噬神丹的藥力,底子不好的就會直接自爆。

青玄三大家也不敢在這麼緊要的關頭拿族人冒險,所以服下邪靈噬神丹的只是少數,而且為師可是按照邪靈噬神丹的品階煉製的丹藥,你大可放心。」

上一次蘇夕若也說過邪靈噬神丹已經不比曾經,已經出了品階,可蘇淺沫對此還是一無所知,她下意識的轉向了凌熠辰,「你知道關於邪靈噬神丹品階的事?」

凌熠辰晃了晃紫扇,邪笑道:「按照邪靈噬神丹上的丹紋,可以分為四種,想要快速區分邪靈噬神丹的品階,只需要看看服下邪靈噬神丹的人身體會出現什麼樣的黑紋,一看便知。」

語氣頓了頓,知道她只想到了黑紋,凌熠辰笑著說:「蠍紋邪靈噬神丹藥力強橫,可它不是最強的。」

蘇淺沫驀地一驚,蠍子黑紋的邪靈噬神丹已經能把實力提升整整一階,可竟然還有更厲害的邪靈噬神丹?如果這樣,那就太棘手了!

凌熠辰從納戒里拿出一張黃紙,上面有四種黑紋,水母黑紋、蠍子黑紋、蟒蛇黑紋以及蜘蛛黑紋,他說:「這邪靈噬神丹中,最霸氣就水母邪靈噬神丹,但這種藥力也最為強悍,就算幻宗級別的人服下,自爆的幾率也是一半以上,而且這種邪靈噬神丹更難煉製,所以除非是幻聖級別,否則毒藥師也不會浪費這種邪靈噬神丹。

蛇紋邪靈噬神丹和蛛紋邪靈噬神丹都是次於蠍紋邪靈噬神丹,但藥力也不可小覷,這兩種邪靈噬神丹是專門為幻靈和幻王級別的幻師準備,可以使原本的實力提升五級左右!」

聽完凌熠辰的話,蘇淺沫的心頓時一沉,她沒想到邪靈噬神丹竟然分出了四品,更沒想到最強的邪靈噬神丹竟然不是蠍紋邪靈噬神丹,而是專門為幻聖準備的水母邪靈噬神丹。 夏寶全和冷超都是幻聖級別,如果他們服下水母邪靈噬神丹,就等於是幻尊甚至更高的等級,這還不算,還有那些針對幻王和幻靈級別的邪靈噬神丹,一旦青玄三大家族的人都服用了邪靈噬神丹,那麼實力簡直可怕,這次殺入青玄,豈不是羊入虎口?

蘇淺沫從沒覺得殺入青玄是這麼危機四伏的事,可她沒表現出來,而是壓下心口翻滾的驚濤駭浪,刻意淡淡的問:「這些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大數據修仙 這麼詳細的信息不可不能是最近一段時間查出來的,畢竟毒藥師進入封瀾大陸之後就和獵絕宮勾結,行蹤無法探查。

凌熠辰笑而不語,關於邪靈噬神丹的事他自然有他的渠道,早在多年前他就已經開始暗中關注邪靈噬神丹的事,這些信息自然也是從封瀾大陸之外而來,還不曾告訴別人,她是唯一一個。

他不說話,蘇淺沫也沒再追問,看到他唇邊的笑意,懸起的心反而是落了下來。

凌熠辰這樣的男人,既然知道了這一切,他必定是已經做好了對策,不管邪靈噬神丹多麼強大,她始終是相信他有解決的辦法,否則他也不會這樣風輕雲淡了。

淡定的目光從顏家父子、楚家父子和洛家兄妹等人身上掃過,蘇淺沫說:「百里大師的話大家也聽到了,因為邪靈噬神丹,所以這次攻打青玄三大家存在一定的風險,如果各位不願意冒險,那我絕不勉強,我將帶著熾火和蘇家的人殺入青玄帝國,為各位報仇!」

「老子早就想會會青玄的人,怎麼可能不參加?」楚楓第一個暴怒出聲。

緊接著楚戰也哼道:「沒錯!竟然膽敢殺到了楚家,簡直是找死。」

顏家父子相視一眼,由顏海塵開口:「顏家隱匿幾百年的府邸被摧毀,這筆帳我顏家自然是要清算,青玄是打定了。」

蘇淺沫看向洛北軒和洛依靈,洛北軒眼中滿是複雜的之色,倒是洛依靈,小手「啪」的一聲拍到桌子上,脆生生的說道:「我要替我爹爹報仇!」

「靈兒,你……」「三哥!你要是不去,我就自己去!」

洛北軒面色一僵,自知這小妹固執起來十頭牛也拉不回來,而且他只剩下這麼一個妹妹,當然不能讓她出事,所以猶豫片刻,終於點頭答應,「既然如此,那我們立刻回城召集洛家全部族人,準備攻打青玄。」

說罷,洛北軒這就要起身離開,蘇淺沫趕緊攔住她,「洛北軒,不用你回城,我會用飛雲傳送陣把參戰運到青玄帝國。但在這之前,我們得先制定作戰計劃。」

聽她說到飛雲傳送陣,在場的人都大吃一驚,不可置信的看著她,楚楓更是粗聲問她:「我靠,你怎麼會飛雲傳送陣?」

蘇淺沫沒多解釋,「這事我不方便說。」

這時候,顏明澈忽然說道:「如果你能開啟飛雲傳送陣,那我們就直接殺到青玄帝國。他們既然能一夜之間屠殺我們四大家,我們就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對!老子心裡憋著口氣,說什麼也得還回去。」楚楓雙眸噴火,戰意濃烈的說。 這點,蘇淺沫也同意,青玄的人已經有所準備,「各個擊破」更給其他家族備戰的時間,而且她是特工出身,特工的準則就是快、准、狠的擊斃對手。

現在有了飛雲傳送陣,百里鶴等人也已經準備好了對抗邪靈噬神丹的丹藥,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集合人馬殺入青玄帝國!

根據之前凌熠辰收集的情報,青玄三大家族加上各家飼養的傭兵以及各個分家的族人,除了夏寶全和冷超是幻聖級別,其餘那些人之中,有兩百名幻宗,八百名幻靈,剩下的三千多人是幻王級別,至於大幻師和幻師總數大概有五千人,但都在分家,分散在青玄各個城市,這個暫時可以忽略。

熾火目前有多少人她不知道,不過從肖天的統計看,幻宗級別能達到一百人,幻靈級別的則是五百人,幻王也是一千人左右。

對於一個傭兵團來說,這樣的實力已經足夠驚人,但這還遠遠不夠,而蒼月傭兵團雖然人數眾多,但級別嘛,良莠不齊,而且她不確定蒼月有多少人能參戰。

想到這,蘇淺沫把目光對準了顏家、楚家和洛家,她淡淡的問:「這次攻打青玄三大家,我只要幻王級別以上的參戰,那些幻師和大幻師去了等於送死,你們各家能有多少人?」

顏明澈想了想,薄唇緩緩揚起驕傲的弧度,他聲音飄渺的說:「我顏家族人不多,但有一百幻宗,二百幻靈,三百幻王。」

洛北軒苦笑一聲,「洛家人數龐大,但級別不高,幻宗……已經陣亡,目前能集中起來的,恐怕也就只有百十來個幻靈以及五百幻王,而我本身也才是五星幻王而已,我不確定有多少人願意聽我調遣。」

蘇淺沫明白洛北軒的苦楚,以他這樣的等級,要統領洛家,壓力的確是夠大,不過洛北軒級別雖低,但在洛家一向有威望,應該不成問題。

楚楓掰著手指算了算,濃眉忽的一皺,他粗聲說:「老子的蒼月,幻宗級別能有七八十個,但幻靈級別有六百左右,幻王級別三千人,加上你熾火的人,對付青玄三大家綽綽有餘,老子非把他們全滅了不可!」

蘇淺沫卻做不到楚楓這麼樂觀,他們人數和整體實力倒是勉強能和青玄三大家族抗衡,但問題就在於,他們有邪靈噬神丹啊。

除了蘇淺沫和顏海塵以及楚戰等人,楚楓和顏明澈以及洛家兄妹都沒接觸過邪靈噬神丹,所以他們根本不知道邪靈噬神丹的厲害之處。

如果那些為幻宗、幻靈甚至幻王都服下邪靈噬神丹,那絕不是他們能對抗的。

不過,現在過分擔憂邪靈噬神丹也於事無補,棋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她是絕不可能回頭,現在要考慮的是怎麼打好這場帳,畢竟這些人的命都在她手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