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級靈器。剛開始就賣出了一件三百萬。這傢伙願意拿出三百萬買一件未知的金屬垃圾。腦子是不是有病啊。

當眾人的目光看向那角落的時候,那龐大的斗笠格外引人注目。因為,那個斗笠只有靈師公會的靈師才會配發。

難道是拖。眾人想了一下,都樂了。惠爾特也太有意思了。找個拖。竟然帶上斗笠。這裡是拍賣場,帶斗笠一定是為了掩蓋身份。怕被人誤會。「躲在那個角落,就想讓我們上鉤嗎?惠爾特這托太不專業了。

聽著那嘶啞的聲音帶著愛慕的味道。眾人頓時明白這一定是托。聽了這嘶啞的聲音。台上的雅妮露出彎彎的月牙。這傢伙果真活著回來了。

看著台上雅妮那興奮的表情。台下的傭兵開始起鬨。難道說這人是雅妮的情郎。專門來捧場的。一定是這樣。

「雅妮小姐。這裡可不是談情說愛的地方?」台下的傭兵提醒之後。雅妮含笑一笑,玉紅的臉蛋帶著羞澀。成熟女性的俏媚被雅妮展現的淋淋盡致。勾人心魂。

「慢著。我出一件中級靈器。」當貴賓間那帶著不確定的聲音傳來的瞬間。大家都閉上嘴巴看著那帶有獅子頭的房間。那個標誌只有皇室專用。看來房價一定是某一個皇子,活著是當今太子。

「皇子殿下出一件中級靈器。「雅妮看似無心,實際是在告訴羅天。為一個不知名的金屬碎片和皇室為敵沒必要。

皇子殿下。竟然是皇子殿下。靠。這傢伙的腦子是不是有病啊。還皇子那?竟然用中級靈器換一個未知的東西。難道說這傢伙是傻子。皇室怎讓一個傻子當太子。

當議論瀰漫大廳。羅天嘴角露出微笑,那微笑的眼眸中帶著一絲蔑視的味道。摸摸自己的下吧。發現帶上斗笠很不方便。伸出三個手指的羅天看著台上美艷的臉說道:「三件中級靈器。」

三件中級靈器穿出。頓時房間炸開了鍋。這傢伙是不是和皇室有仇啊。竟然用三件靈器換取一件未知的東西。難道說台下也是一個皇子嗎?

「三件靈器。」采蜜看著羅天臉上充滿的自信。心臟猛然加速了跳動。靈器。還是三件。這傢伙難道說不知道靈器有多難的嗎?

一件已經吃虧了。還要三件。難道說,他傻了嗎?不能確定的原因的采蜜用手摸摸自己的額頭,在摸摸一臉漆黑少年的額頭說道:「沒發燒啊。犯什麼病。」

「哎——-你傻啊!!」

「三件靈器。那破東西不值錢。你知道不知道啊?現在價格上去了。你還爭奪什麼?笨死了。」采蜜說的可謂聲音不小。認識采蜜的人都搖搖頭。用嘲笑的眼神看著樓上的房間。

聽了采蜜的話。懷疑羅天是惠爾特托的人頓時把嘲笑送給了米穀。皇子真是傻瓜。竟然送錢給惠爾特。這傢伙一定小時候腦子被門咔了。長大了被豬啃了,還做皇子那。做我孫子我都嫌笨。

一些開始對那未知東西了解的隱士強者本想開出自己的籌碼。現在一聽采蜜的話和那傭兵的議論。頓時也失卻了興趣。三件靈器,價格可大的去了。

不得不說,采蜜這一嗓子幫了羅天一個天大的忙。要不然。不知道要多少隱士強者加入爭奪。

「怎樣。皇子殿下還要出籌碼嗎?你在魔焰城得到不少好處。難道連這點籌碼都拿不出?可別丟了太子的身份。」少年的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身份。他在和皇子鬥氣。而不是購物。看來這傢伙應該是某個皇子的黨羽。

這下有戲看了,皇子之間的鬥氣可不是一般傭兵能參與。看來這場拍賣會後面不會太過寂寞。奇虎難下的皇子米穀。在眾人嘲笑眼中。摸摸自己的戒指。這是一場戰鬥。一場可以關係到男子臉面的戰鬥。

「好。我出一個六級大地魔熊的魔核。」米穀拿出手中最大的籌碼。輸入不輸陣。輸錢不輸人。

六級魔核。穀米表現的很大氣。也很囂張。可那些傭兵看著米穀的決定,頓時表現出失望。身為皇子的米穀竟然意氣用事。看來這個皇子不咋滴。

這下好了。大家都認出來。把你抬到天上去了。現在出了一個不怕死的愣頭二貨和米穀。貴賓間的米穀氣的血都到胸口了。

六級魔核。還是防禦出名的大地魔熊身上的魔核。想到大地魔熊。台下的傭兵露出驚訝。不愧是皇室,六級魔獸乃是武皇的存在。要擊殺一頭六級魔獸有多難。他們這些傭兵最是清楚了。

沉靜的大廳。把目光轉向那沉默的少年。大家都在等待他的出價。


台後,一個老者張開的雙眸。看著天宿說道:「傳音給雅妮,東西給米穀皇子吧。皇家的顏面還是顧忌一二的。」

老者說完。後台端坐的十人中,竟然都是武王強者,其中還有武皇和武尊。其中兩個羅天一定認識。那就是皇室守護婉碧和同自己打賭輸了的百事通。

「也好。」天宿看著眼前的老嫗。展開靈魂之力。對著台上的雅妮說道:「出手吧。」

雅妮很是知道說話的人是誰。可心裡還是糾結一下,抬起了小錘。玄武前輩。你在睡。我可就放手不給你競爭讓你恢復未知仙器了。

緊握拳頭的羅天說完。看著抬起拍賣錘的雅妮,心裡一緊。

「出手吧。靈寶而已。」不就是想詐騙你老祖宗一件靈寶嗎?」玄武掃視了一下台上的東西。懶散的聲音傳來出來。

看著沒有在出價的黑臉少年。米穀一陣頭大。六級魔核換一件未知的東西。貌似虧了。

「皇室果真財大氣粗。一定颳了不少民脂民膏把。六級大地魔熊的魔核。要是被獸王尊者知道皇室殺了魔獸森林的武皇熊皇。」那尖銳的聲音落下。眾人都氣憤的看著皇子米穀。白痴皇子。那些大膽的傭兵不禁開罵了:「你他奶奶的傻比。我說最近魔獸森林魔獸暴動為那般。原來是你們皇室。你奶奶的頭。你有沒腦子。要是被魔獸森林的獸王尊者知道。還有我們傭兵活的路嗎?」

「就是,就是。這腦子。還能做黃太子。笑死人了。給我做孫子,我都嫌棄笨。」

不得不說。這個傭兵說的很雷人。看看他那長相。不到一米五的身高。還滿臉鬍鬚。這長相還嫌棄米穀長的丑。

傭兵開始狂笑放縱起來。在這裡,沒有人把皇子放在心上。能來這裡的。也許不是強者,卻沒有一個是怕死的弱者。

看著狂笑的傭兵。拍賣大廳突然傳來一個聲音。「我代表皇室向被害的傭兵道歉。為了感謝傭兵對皇室的垂愛。去往魔獸森林所有傭兵,免除一半稅收。」

虛無的聲音消失。大家都敬畏的看著頭上。可惜頭上沒有人。只有那惠爾特特意設計的水晶燈散發著光輝。

聽著那虛無的聲音。米穀身子一顫。坐在貴賓室。額頭不停的有汗流出。相比米穀的懊悔和怨恨。一邊的貴賓間中的米虎一臉狂喜。這充滿魔幻的聲音。一定是他那隱士的老祖宗。

武皇頂峰強者。只差一步就進入武尊的牛人。沒想到她也來了。看來,的好好表現一下才行。

「碰—–」

狠狠捶下鎚子雅妮指著角落的少年說道:「皇室退出。未知東西就歸黑臉少年的客人所有。」

三把靈器。換來一件未知的東西。這傢伙一定是靈師把。

看著塵埃落定的未知東西。傭兵們並不敢興趣。他們感興趣的是他們免了一年去往魔獸森林狩獵的稅收。

這錢雖然一次不多。可。對於他們這些傭兵來說。能省一分錢是一分錢,

采蜜看著嘴角上揚的羅天。一臉痴迷。一聲嘆息。看著這個黑臉少年和皇室有過節。說不定還是死敵。還好自己的老祖出聲解困。要不然。真不知道和他相處下去。

「嘿—嘿—。小傢伙不錯。腦子夠靈光。」玄武評價完。都沒有道別,就沉睡去了。

羅天真無語。表情很無奈。玄武自從合體后。打也打不醒。叫也叫不起。在台上出現未知東西的時候,卻出現了蠕動讓自己出手。

拍賣依舊持續。後邊不少好寶貝出現。可。在也沒有什麼好戲看。

—時–間–飛–逝—-拍賣時間過了半。

好。大家安靜。第三件寶物。大家看。看著那紅木包裹的盒子。雅妮微笑的說道:「這個寶物請古月大師來給大家介紹。」

看著胸口掛著金色徽章。擁有靈師二級的古月大師。大家都停止了呼吸。「諸位。這件寶物很是特殊。與其說是寶物。不如說是靈物。他的出現對你們來說是一個福音。」

「紅木聚集陣。他的問世。可以改變大陸上的格局。下面我來演示給大家看。」古月說完。放進一個魔核在裡面。頓時,有絲絲靈氣對外散布。

「大家看到了什麼?」古月玩味的看眾人問道。

「氣。」一個被提前安排好的傭兵回答的異常響亮。這個傭兵才真正的是托。

「對—是氣–。可。你只回答了對一半。確切的說是可以提升的靈氣。」古月說完。看著台下的眾人。一臉高深莫測。

十萬人的大廳。陷入了安靜。看著如此效果。古月很是滿意的點點頭,下了台階。

雅妮看著安靜的大廳,宛然一笑。請不要被他的神奇震撼到要。這東西很稀少,惠爾特商會也就一個。唯一的一個。

「他還有更神奇的一面。」雅妮說完。換了一個魔核放在上邊。深深一個呼吸。

「大家看—-靈氣—-也就是說這聚靈陣可以無視屬性。水、木、火、土、金、雷電——通用。價值不用我說了。給你們短暫的思考。機會只有一次。拍賣也只有這一次。」雅妮停頓一下,台上出現兩個巔峰武王站在東西的旁邊看守。

「靠—。至於嗎?」兩個武王看守。真是浪費的緊張。」想要去摸鼻樑的手因為斗笠的存在。只好轉移到采蜜的臉上,感覺動作曖昧的采蜜看了一眼沉靜在疑惑中的雙眸。羞澀的玉顏出現桃紅,哼了一聲,任由羅天玩弄—– 「哈—哈—」

采蜜帶著微笑神秘的說道。「黑臉哥哥。你可不需要小看那小小圓盤哦。他可是具有對武靈強者提升百分之十的作用。對武王有百分之五。對武皇還有百分之二。魔核越高。效果越好。」

采蜜說完。台上的雅妮果真重複一遍采蜜的話。只是略有誇大。雅妮盡然這對武皇有8倍效果,武王二十倍。

看來眼前這個小「財迷」也是惠爾特的人。或者和雅妮很熟的人。要不然,對惠爾特也不會如此的了解。

「起拍價。十個金幣起。」雅妮說完,勾魂的看著台下的眾人。給了眾人所有機會。

那勾魂一笑。竟然勾出的不光有金幣。還有沸騰的人氣。看著人聲沸騰。這真是讓羅天無語。

「十一個金幣。」這個傭兵說完,頓時被周圍的傭兵暴打。

「你妹—-。沖著雅妮小姐的一笑,你也不能只給你一個金幣。」周圍的傭兵起鬨后。引來台上雅妮一陣白眼。

「一百萬。」角落的聲音傳來,讓台上的雅妮微微一笑。

兩百萬—-

五百萬—-

看著不斷怎知的價格。雅妮還不忘記煽風點火。當價格到一千萬的時候。聲音也只有樓上傳來。大廳的傭兵已經承受不起千萬的價格。

五千萬。羅天看著沒人加錢。蹦出了一句。五千萬。這個價格聽的雅妮心在顫抖。要是沒人加。自己都不知道怎樣幫羅天給家族求情。

「諸位。地級武技只能一個人修鍊。它。可以代代相傳。關鍵的關鍵。它。放在家中。誰都能用。只要魔核多。培養出來十個八個武王也難說。台上就是剛剛晉級的兩位。你們千萬不要錯過哦。」

不得說。這句代代傳承讓來打地級武技的傢伙都重新思考起來。畢竟,地級武技只能一個他修鍊。再說那地級武技還殘缺了四分之一。

它。從長遠來看。的確比地級武技要划算。對於一個家族來說。千萬金幣都值得。

「一百萬。」這個聲音帶著嬌媚。可一百萬拿到說你是傻妹。台上都開了五千萬了。你出一百萬。不加反而降。

當眾人的眼光看著那貴賓室。想知道是哪傻妞的時候。那嬌媚的聲音在此響起。

「一百萬鑽石幣。」這個數字狠狠砸在眾人的胸口。一百萬鑽石幣相當於一億五千萬金幣。這個數字。讓在座的大部分人都退出了爭奪圈。

「一億五千萬。好多金幣。」羅天身邊的采蜜說完。滿眼都是金色小星星。

羅天嘆息。果真叫財迷。人如其名。對錢很忠誠。

一億五千萬。好無疑問。東西唄那嬌媚的聲音獲得。

倒數第二寶物竟然是一顆六級丹藥。六級丹藥很難的。可價值卻只有三百萬金幣的價格。

在眾人的期待中。雅妮退出了台上。一個老者走上。胸口那閃數的金色徽章讓台上和貴賓間的眾人都屏住呼吸。

靈師,金色徽章的靈師。還是五級。真沒想到。除了武王。竟然還有金色徽章的靈師五級。

「好了。大家來的目的都是為了我手中的地級武技。雖然它有些殘缺。可。不可否認。這個武技很強。沒有武王實力。根本開不起。」站在台上的人赫然是天宿。這個老傢伙。羅天認識。也熟悉。

「地級武技。有老夫主持拍賣。由於他存在缺陷。五百萬低價。大家開始吧!」天宿的話說完。大廳出現不斷時間的安靜。

這個時候。大家已經開始權衡。首先要具備武王實力。沒有武王實力。有錢。也不能拍。拍了就是禍害。

可。那畢竟是地級武技。天宿並沒發愁會流拍。真是那樣。還真便宜了惠爾特。羅天在。消息是他放出的。真拍不掉。東西就是惠爾特的了。

「一千萬。」角落的聲音落下,頓時讓那些金幣不足的傢伙給排除在門外。

一千萬金幣。台下的傭兵想都不能想。更何況是競爭。


「一千萬金幣之後。」在無平靜。每次百萬金幣的加價。讓眾人見識了什麼叫做一鄭萬金。

一千萬。這個價格看似不低。可,相比那地級武技。還是不高。很快。一千萬被淹在歷史的長河中。看著不斷增長的價格。羅天移動自己的腳步。離開了大廳。

「你去那?」一邊的采蜜倒是成了羅天的跟屁蟲。

「男人的秘密。你不能去的地方。」羅天說完。直接離開。走向了後台。前台拍賣。後台交易。

進入後天的羅天發現采蜜也跟了進來。看來她真是惠爾特的人了。竟然不買東西也進了後台。

「哼—–。惠爾特商會還沒有我不能進的地方。」采蜜揚起自己的下巴。朝著羅天示威並不是靠著羅天進來的。


「我不介意你跟來。」羅天說完。直徑走了那帶有標誌的木門。

「你——。哼——我介意——」采蜜跺跺腳。一臉憤怒的說道。哪裡。她真不能去。羅天走進廁所。看著門外的采蜜。微笑一下。躲進了浮黎宮開始打造靈器。

三件靈器。可以說需要不少時間。可對於羅天來說。卻很簡單。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