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聽他的,就是他們這些人來了以後,魔王纔開始繼續殺人的。”其中一個不起眼的村民開口說道。

而這個時候另一個村民也跟着扯着嗓子喊道:“對,就是因爲他們這些人來了,式神纔會如此殺人的,我們每年都供奉魔王了,式神怎麼可能會傷害我們,一定是因爲他們來了,他們惹怒了魔王,所以魔王纔會殺人的。”

我聽到這以後心裏頓時有些無語,緊跟着我想說話的時候,我師傅看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說話。

南老仙看着這些人嘆了口氣,語氣重重的說道:“你們的心情我們能理解,今天死人的事情我們也很難過,但是,魔王就是希望你們現在把我們殺了,所以纔會這麼做的,如果我們這些人一旦死了,魔王就會肆無忌憚了,到時候整個村子裏的人都會死掉的。”

“別相信他,他是騙人的,他們連村長都抓了,明顯是想讓魔王將我們一起害死的!”一個村民大聲的喊了一句。

頓時,下面的氣氛不在安靜了,變得更加的亂了起來,這些村民嘴裏也跟着不停的吵吵着,周圍的氣氛非常的煩躁,我忍不住皺眉了一下,柳青兒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我的身後,看着我說道:“你着急也沒用,這些村民都是很自私的人,他們認爲殺了咱們就能平息式神的怒火,殊不知,咱們要是死了,這式神就會更加的肆無忌憚了。”

我自然也是明白這個道理的,但是眼前的事情總是要解決的,不然這些村民一怒之下,沒準不跟式神拼命,反倒是先跟我們拼命了,到了那個時候事情只會更加的糟糕。

南老仙看着眼前的人,想說什麼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叫小羅的人突然站了出來,手裏拿着一把手槍“嘭”的一槍,衝着天空打了一槍。

跟着小羅看着這些村民,一臉無所畏懼的樣子說道:“你們若是想殺了他們,就先問問我手裏的槍答應不。”

此時經過小羅那一槍以後,周圍安靜了不少,畢竟這是真槍實彈的,誰也害怕,何況他們只是一些沒有見過世面的村民,槍,也許他們見過,也只是在影視劇裏吧。

而這個時候一個村民突然開口說道:“我就不信他們一把槍能把我全部殺光。”說到這以後他對着周圍的村民說道:“咱們跟他們拼了,把他們都殺了,交給魔王,魔王一定會饒過咱們的。”

我第一次體會到這樣的人性,原來人在求生的時候都是自私的。

而就在這個村民說完話的時候,突然院子裏幾個大漢全部的站了出來,每個人手裏都拿着槍,指着剛剛說話的那個村民,那個人看到槍的時候,頓時不敢再說話了。

跟着小羅看着這些村民說道:“槍不是用來殺你們這些無辜的人的,但是我們也要安全的活着。”

南老仙跟着在一旁點點頭以後,看着小羅說道:“小羅,把槍收起來。”

小羅一臉尊敬的樣子衝着南老仙點點頭以後,幾個大漢和小羅頓時就都把槍收了起來,然後南老仙看着這些村民耐着性子說道:“我南老仙活了一個世紀了,什麼大風大浪都見過了,但是,卻從不殺無辜之人,從不殺手無寸鐵之人,你們如果是想活命,就都老老實實的在家呆着。”說到這的時候南老仙的氣勢瞬間就變了“如果你們想拼命,我這把老骨頭不介意和你們拼上一拼。”

此時南老仙的氣勢非常的強烈,甚至壓得我都感覺喘不過氣來的樣子,而我師傅他們臉上雖然很淡然,但是也在承受着這南老仙的氣勢,這些村民見識到了南老仙這恐怖的氣勢以後,頓時也不敢再多說什麼,臉色都是非常畏懼的看着南老仙。

當即,南老仙看着差不多了以後,收起來了自己的氣勢,看着這些村民說道:“好了,都散了吧,我南老仙今天對天發誓,一定解決式神,若是不解決這式神,我南老仙來生不再爲人。” 242 你留下來

南老仙的這句話說完以後,周圍的村民面面相覷,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而我心裏卻也深知,修道之人最忌諱的就是發誓,而且發下如此重誓,要知道,修道之人都是相信天道輪迴甚至來生的,所以南老仙既然發下如此重的誓言,那麼也同樣代表了他的決心。

而這些村民自然不會了解這些,就在這些村民遲遲不肯散去的時候,我師傅突然走上前,看着這些人問道:“你們可是還有什麼事情?”

這些村民不知道是誰開口大聲的喊了一句“把我們村長和我們村裏的人都放了。”

我聽到這的時候當即準備阻止的時候,我師傅看着他們這些人說道:“不可能,等着事情結束了,村長是要接受審判的,以及剩下的這些人。”

我聽到我師傅這麼一說以後,頓時就放心了不少,因爲一旦放了村長,這些人就找到了主心骨,到時候村長帶着他們做什麼事情,也許我們就很難控制住了,到了那個時候事情只會變得更加的糟糕。

這些村民聽到我師傅的嚴詞拒絕以後,當即不敢作聲了,畢竟剛剛南老仙的氣勢他們也感受到了,他們多少也明白了,南老仙以及我師傅他們都不是普通人,而小羅手裏還有槍,他們如果真的現在就拼命,那麼必然會是思路一條的。

這個時候柳三爺跟着笑嘻嘻的說道:“行了,都走吧,咋的? 顧少,太會撩 還打算留在這吃午飯?”

這些村民聽見了柳三爺的話以後,也不該再要求什麼了,紛紛的都離開了村長家裏,看到這些村民離開了以後,我心裏的大石頭總算放下了。

而這個時候柳三爺看着我和柳青兒問道:“你們兩個過來湊什麼熱鬧的?”

我跟着尷尬的撓了撓頭,柳青兒跟着在一旁沒好氣的說道:“這個院子就這麼大,我們能去哪裏?”

柳青兒白了一眼柳三爺,柳三爺並沒有理會柳青兒這一茬,跟着南老仙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咱也都回去坐着吧。”

南老仙的這句話說完以後,我們幾個人也都跟着回到了房間裏面。

到了房間裏面以後,大家一句話都不說,氣氛顯得非常的沉悶,南老仙看了一眼我們這圈人以後,南老仙摸着自己的鬍子看着我們沒好氣的說道:“你們怎麼都不說話了?”

柳三爺倒是一點都不怕南老仙,撇了撇嘴說道:“這不是沒有辦法麼,現在辦法都沒有想到呢,咱們能說啥,這事情總得解決的不是?”

“我老頭子都一把年紀了還願意陪着你們在這耗着呢,你們怕啥?”南老仙說完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打了個哈欠看了一眼南傲明說道:“傲明,外面現在能聯繫上不?”

南傲明一臉無奈的樣子搖了搖頭說道:“聯繫不上,現在信號全部中斷了。”說到這以後南傲明頓了一下繼續說道:“爹,你到底有沒有辦法?”

南老仙跟着看了一眼南傲明問道:“你問我?”說到這以後南老仙沒好氣的頓了一下“你現在坐在什麼位置了?這種事情還要問我麼?”

南傲明跟着沒好氣的說道:“爹,現在都什麼時候了,您老人家能不能正經點?” 重生之飛揚的青春 說到這以後南傲明跟着小聲的嘟囔道:“我們要是有辦法,還能問你麼?”

而這個時候大家都是一臉愁不展的樣子,就在這個時候南老仙看着我們幾個人說道:“我在想想吧,這個事情總得有點什麼辦法的。”說到這以後南老仙看着我師傅他們說道:“行了,你們幾個都去做飯去,讓那些外面執行任務的人都換成輪流的,要小心這些村民了,做飯的事情你們去做,不要再讓這些人做了。”

我師傅他們幾個人跟着點點頭說道:“知道了,老爺子。”

說罷,我師傅柳三爺南傲明他們三個人就起身了,我和柳青兒也趕忙起身走了出去,我剛剛走到門口的時候,南老仙突然叫住了我“小貴,你留下來。”

我聽到這的時候愣了一下,指了指我自己看着南老仙不可置信的問道“老爺子,你是在叫我嗎?”

“對,你小子留下來。”南老仙摸着自己的鬍子看着我說道。

我師傅這個時候看了我一眼說道:“老爺子讓你留下來,你就留下來吧。”

我跟着哦了一聲,看着我師傅他們離開了以後,坐下來看着南老仙問道:“老爺子,你是有什麼事情嗎?” 243 抓魚吃

我跟着看了一眼南傲明以後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南大叔,你放心吧。”

而這個時候南傲明跟着走出廚房以後,扯着嗓子喊道:“小羅,過來一下!”

小羅趕忙衝着南傲明走了過來,走到了南傲明的面前以後看着南傲明說道:“南大哥,有什麼事情吩咐?”

南傲明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小羅正色道:“待會讓小貴他們下河抓幾條魚去,到時候晚上了兄弟們都改善改善伙食,畢竟這幾天一直都是吃糠咽菜的,伙食不能和家裏的比,待會抓了魚一起吃點,你待會負責保護好他和青兒那丫頭。”

不得不說南傲明這個官腔打的很好,無形之中就讓人感覺南傲明是個會爲人着想的人,跟着小羅點點頭以後看着南傲明尊敬的說道:“放心吧,南哥,我一定保護好他們兩個。”

“行了,去吧!”南傲明看着小羅說道。

小羅跟着便走到了我的身旁,我回到了房間以後,柳青兒正在房間裏畫符紙呢,看見我過來了以後,挑了挑眉毛,看着我問道:“你怎麼來了?”

“南大叔說讓咱們兩個下河抓魚去,晚上了吃魚。”我如實的說道。

柳青兒跟着哦了一聲說道:“那走吧!”

說着話,我和柳青兒在家裏找了兩個魚網子,又找了一個水桶和抓魚用的三頭叉,好在村長家裏都有這些東西,我們也就沒有那麼費事了,跟着我們拿了好傢伙事以後我們三個人就一起出了門。

到了門口的時候我師傅正靠坐在門口抽着煙呢,我看着我師傅跟着笑了笑說道:“師傅,那個,南大叔和柳三爺說讓你去燒壺水去。”

我師傅跟着沒好氣的說道:“得了,還想偷着休息會呢,行了,我知道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看着我問道:“你和青兒這是要幹什麼去?”

“抓魚去!”我如實的說道。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看了一眼身後的小羅以後跟着點點頭說道:“行,那你注意安全。”

說罷,我和柳青兒衝着我師傅點點頭以後便往前走了,我們走在村子裏面,村民們看着我們的眼神也都非常的怪異,而小羅這個時候把自己的手槍也漏了出來,這些村民看着我們自然也有些畏懼。

我跟着忍不住擡起頭看了一眼村裏血紅色的天空,此時的天空比之前更加血紅了,而到了村口的時候,我卻發現那血霧已經縮小了,現在甚至到了不了村口就已經是一道紅色的屏障將我們隔絕在了裏面。

我跟着看了一眼小羅和柳青兒以後說道:“你們在這等我一下。”

我跟着快步走到了那紅色的屏障前面以後,想去伸手摸一下的時候,誰知道剛剛觸碰到那紅色屏障的時候,我的手如同被電擊了一下,直接就彈了回來。

我開始還想着試試看看能不能出去呢,但是眼前的情況告訴我,想出去怕是沒有那麼簡單了。

跟着我將手臂縮了回來以後,轉過頭衝着柳青兒他們走了過去,而這個時候小羅一臉正色的看着我說道:“出不去了,我這輩子就見過兩次式神,每一次式神出現都是一場災難。”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在一旁問道:“羅大哥,那你第一次見到式神的時候是什麼樣子?”

小羅看了我們一眼,跟着我們一邊走一邊開口說道:“那會是在邊境,當時也是在執行任務,式神是日本人放出來的,當時整個隊伍幾乎死傷殆盡了,後來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圈子裏請了幾個老祖師出山了,在將那式神解決掉,那式神就是一場噩夢,當時整個叢林就如同現在這樣,到處都是血紅色的霧氣籠罩着,根本出不去。”說到這的時候小羅的臉色也變得有些悲傷了起來,語氣裏多了幾份的恨意“卻沒有想到現在式神居然又一次出現了。”

我跟着在一旁也不好說什麼了,隨後,柳青兒看着小羅點點頭說道:“你說的那一次我知道,之前我師傅跟我見過,說式神的出現幾乎是災難性的,按理來說,不應該出現的,但是他們手段卑鄙纔會放出式神的。”說到這以後柳青兒頓了一下“只是後來我才知道,那些供奉式神的人也都沒有什麼好下場。”

“對。”小羅看着柳青兒說道。

我跟着也沒有插嘴,此時我不瞭解什麼情況,所以也不好插嘴說什麼,但是眼前的情況看來,式神肯定不是什麼好解決的東西。

緊跟着我和小羅以及柳青兒走大了河邊以後,河水還在不停的流着,我心裏忍不住有些好奇的看着柳青兒問道:“青兒,這河水爲什麼還能留出村子呢?”

“水乃萬物之源,不再三界之中,卻在五行之中,但是卻又不受限制,當然可以流動出去了。”說到這以後柳青兒看着我說道:“下去吧,抓魚去!”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便脫掉了鞋子,跟着跳到了河裏面,好在這喝水不算太深,不過這河裏面的魚倒是不少。

而小羅這個時候並沒有跟我們一起下河而是一臉警惕的樣子望着這四周,好像是在看什麼一樣,跟着柳青兒也跟着跳到了河裏。

此時天空依舊是一片赤紅色,我和柳青兒跟着在這裏河裏鬧騰了一陣以後,我們便開始繼續捉魚了,一邊捉魚一邊打鬧着。

時間過的很快,一下午過去了,我和柳青兒一共抓了七八條魚,想來應該夠我們晚上吃了,我和柳青兒將魚都放進了水桶裏以後,我們便走上了岸。

小羅這個時候看着我們笑了笑,感嘆道:“年輕就是好啊。”

我和柳青兒在一旁笑了笑,並沒有說話,跟着小羅看着我們說道:“咱們回去吧!”

隨後我倆點點頭以後,我們便跟着小羅一起往回走了,此時雖然天色漸漸的變黑了,但是那濃重的血霧卻還傷口而已清晰的看見的。

我們走進村子裏的時候,和來的時候一模一樣,那些村民依舊是非常不善意的眼神看着我們,有時候我都在想一個問題,我們爲什麼要保護他們這些人呢,甚至爲了他們而出生入死,想到這以後我心裏就有些生氣,跟着沒好氣的說道:“也不知道我師傅他們怎麼想的,爲什麼咱們要保護這樣一羣人。”

柳青兒這個時候也跟着點點頭說道:“對啊,就應該讓式神把他們殺光吸光纔好呢,誰讓他們這麼自私的。”

而這個時候小羅看着我們說道:“你們兩個小傢伙,這些話在我面前說可以,切不可回到你們師傅面前說這些話的,不然我覺得你們師傅肯定會批評你們的。”說到這以後小羅頓了一下看着我倆正色道:“衆生平等,而你師傅已經南大哥他們都是一些大能之人,生來就註定了要做這些事情,即使他們做錯了,我們還是要保護他們的,因爲他們只是普通人,我們這些人的命運和他們是不一樣的。”

我跟着沒有說話,繼續聽着小羅說話。

小羅看了一眼我們兩個以後繼續說道:“所以,你們現在還小,不懂事,但是切不可抱怨,這就是命,註定好的東西,他們不仁,我們不能不義,不然這個世界會亂套的,而且說句難聽的話,他們都是一些無辜的人,到了這種時候變得自私也是正常的,你們應該學會去理解的。”

我跟着看了一眼小羅聳了聳肩說道:“或許你說的是對的吧。”

柳青兒這個時候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小羅說道:“小羅哥,你看着比我師傅他們年輕多了,沒有想到你說起來話卻跟他們沒有什麼區別。”

而這個時候小羅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我雖然不是什麼大能之人,但是我也有我的使命,我的經歷和你師傅他們都是差不多的,我也有過你們這樣的想法。”

我跟着看了一眼柳青兒,我們兩個對視了一眼,聳了聳肩,不再解釋什麼了。

而這個時候小羅看着我們一邊往前走一邊對着我們說道:“你們也別嫌棄我話多了,天地可以不仁,但是你們不能不仁,這是使命。”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小羅說道:“小羅哥,你我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倆也就是嘴上說說而已。”

“嗯,快回去吧!”小羅看着我們說道。

天地不仁,當以萬物爲芻狗,聖人不仁,當以百姓爲芻狗。

而在許多年以後,小羅哥跟我說起來這句話的時候,我才真正理解到了什麼是使命,什麼是命運,什麼纔是真正的大道。

天地之間,其猶橐龠乎。

而我們幾個人走到家的時候,我和柳青兒拎着水桶便走進了廚房裏,柳三爺和南大叔兩個正在炒菜呢,看見我們來了以後,柳三爺趕忙開口招呼道:“小貴,你讓你師傅殺了魚,順便問問大家喜歡吃紅燒的還是清蒸的。”

南傲明這個時候沒好氣的看着柳三爺說道:“兩種都做了不就行了?”說到這以後南傲明頓了一下,看了一眼我和柳青兒的水桶以後,跟着繼續開口說道:“反正這魚肯定夠咱們今天吃了。” 244 慌亂的村莊

柳三爺也跟着沒好氣的嘟囔道:“得得得,就按照你說的去做。”說到這以後柳三爺看着我和柳青兒說道:“行了,你們也別愣着了,趕緊去吧,記住別讓你師傅閒着,你師傅這人太愛偷懶了。”

我跟着哦了一聲以後,邊上的柳青兒跟着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我跟着尷尬的撓了撓頭以後,便轉過身和柳青兒便往院子裏走去了,我師傅這個時候正在和南老仙不知道再說着什麼呢,看見我過來了以後,跟着看了一眼我和柳青兒以後沒好氣的說道:“不是又讓你師傅我幹活吧?”

我跟着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師傅,南大叔和柳三爺說讓你去殺魚去。”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還說讓你把這魚做成兩種,一個清蒸一個紅燒!”

我師傅聽完我這句話以後,跟着瞪了我一眼,嘴裏沒好氣的說道:“你可真是我徒弟,見你師傅真親!”

而這個時候南老仙和柳青兒兩個人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我師傅看了一眼桶裏的魚以後跟着沒好氣的說道:“這七八條魚殺到什麼時候去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你們兩個也別給我閒着,我殺完魚,你們兩個在一旁負責洗乾淨。”

我和柳青兒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吐了吐舌頭便跟着我師傅走了過去,我師傅這個時候走進廚房以後跟着柳三爺他們調侃了幾句以後,拿着菜刀走了出來。

跟着我師傅他開始殺魚了,而我和則是坐在一旁忍不住點了一支菸抽了起來,誰知道我這煙剛剛點上,我師傅回過頭就看見我在抽菸了,跟着嘴裏沒好氣的說道:“唉,我說你小子,怎麼還抽起來煙了?沒看見你師傅幹活呢?”

我跟着趕忙把煙掐滅了,站在一旁無奈的看着我師傅殺魚,我師傅殺完以後,我跟着又用清水給洗了一遍,洗乾淨以後,我又繼續看着我師傅殺魚。

弄完這些以後,天都黑了,柳三爺和南傲明他們也都已經忙得差不多了,我師傅的魚也已經做的差不多了,做好了以後,我們大家都坐在了院子裏。

一桌子上十幾個人,幾個隨從的大漢也都跟着我們坐在了一起,一桌子的菜看起來非常的豐盛,而這個時候南老仙看着南傲明說道:“傲明去把這魚給他們端一份過去。”

南傲明看了一眼村長他們幾個人以後點點以後便拿着菜走了過去,走到了他們面前以後,村長他們正在吃着一些菜,看見南傲明端過來魚以後也是一臉感激的樣子說道:“謝謝,謝謝你們了。”

南傲明跟着看了一眼他們說道:“你們慢點吃吧,雖然你們犯了罪,但是情有可原,我沒不會虐待你們的。”說罷,南傲明跟着就走了過來。

坐下來以後,大家便開始一起吃飯了,這是我來到這個村子裏以後吃的最好的一頓飯了,不是紅薯,不是黑色的窩頭,而是菜,炒菜,還有湯菜。

大家一邊吃飯一邊說着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好像一家人一樣,而那式神的事情也都被我們忘記到了一邊,只是這麼好的菜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卻是一滴酒都沒有喝,因爲現在我們能坐在這裏吃飯是沒什麼,但是危險隨時會來臨,所以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也是怕誤事,索性就都沒有喝酒。

吃完飯以後,南老仙看着我們說道:“你們都吃飽了沒?”

我們幾個人都跟着點點頭說道:“吃飽了。”

南老仙這個時候彷彿有什麼事情要說一樣,於是看着我們說道:“走吧,都跟我過來看看屍體吧。”

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們幾個人都跟着南老仙走了過去,走到了門口的時候,南老仙撩開了一個草衫子,這個時候我們纔看到這草衫子下面居然裹着一具男人的屍體,這男人看起來渾身發青,而且屍體都乾癟了,只是那詭異的屍斑卻看起來讓人感覺有些反胃。

而這個時候南老仙看着這屍體以後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這就是村裏白天死掉的那個人,看這屍體的樣子應該是被式神吸走了陽氣以及魂魄。”說到這以後南老仙頓了一下“所以白天的時候這些村民才如此的氣憤,待會你們幾個人帶上這幾個小傢伙去把這屍體埋了吧。”

南老仙吩咐完這句話以後,我師傅他們幾個人跟着點點頭以後,一點架子都沒有,我師傅率先走上前,他和柳三爺兩個人擡着這屍體便往前走了,而這個時候南老仙看着我和柳青兒以及南傲明說道:“你們也別愣着了,拿上傢伙事將這屍體葬了吧。”

跟着我們點點頭以後,我趕忙去拿鐵鍬去了,我和柳青兒一人拿着一把鐵鍬跟上了我師傅他們的步伐,到了一處沒有人的荒地以後,周圍的村民也都圍了過來,自然是因爲這屍體的事情。

隨後我師傅和柳三爺兩個人當着這麼多的人把這屍體給埋葬了,埋葬了這屍體以後,我師傅看着這些村民說道:“這是誰家的屍體?”

“這李老漢家裏早就沒人了,現在他家就他一個,他家現在就他一個了。”一個村民看着我師傅滿不在乎的說道。 245 也就是七天

南傲明的這句話說完以後,我師傅和柳三爺對視了一眼說道:“動手吧!”

黑道女當家 跟着我們幾個點點頭,柳青兒跟着將自己後背的靈劍拔了出來,此時大家都是一臉如臨大敵的樣子,非常警惕的樣子看着眼前這些靠近村子的人。

而這些人和正常人幾乎沒有什麼區別,如果說要有區別的話,就是這些人的眼睛是血紅色的,頭頂盤着一圈黑氣,看着很是詭異。

而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這個時候早就已經開始忙活了起來,就在這個時候南傲明看了我們一眼,說道:“我先給你打個樣!”

說罷,南傲明便轉身衝上前了,跟着只見南傲明擡手拿出來一張符紙,那個血紅色眼睛的人看見南傲明的符紙以後,彷彿更加的瘋狂了,衝着他的身上就撲了上來,南傲明跟着深呼了口氣,二話不說,符紙一下子就貼在了他的背上。

跟着那人頭頂的黑氣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了,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有些心驚,難道就這麼簡單嗎?

而這個時候前面黑壓壓一片的這樣的人,都衝着我們這邊跑了過來,而這個時候南傲明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小貴,你的剪紙陰氣太重,只能貼在了他們的額頭上,匯陰聚頂,然後他們體內的怨氣和屍氣就會消失不見了。”說到這以後南傲明頓了一下一臉嚴肅的樣子看着柳青兒說道:“青兒,至於你,你和我都是道家之人,我怎麼做,你就怎麼做,把靈劍收起來,你這樣會傷害到他們的性命的。”

柳青兒衝着南傲明點點頭以後說道:“我知道了,南大叔。”

我跟着在一旁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怎麼做了,柳青兒將自己手裏的靈劍收起來以後,衝着那人堆就衝了上去,我也跟着衝了上去,誰知道,我剛剛到前面的時候,一個人突然伸出來拳頭衝着我的臉上一拳就砸了過來,我整個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硬生生的捱了一拳。

而這個時候我跟着忍不住一陣吃痛,而邊上柳青兒沒好氣的笑了一下“笨死你了!”

不過這記重拳也是非常疼的,雖然他們只是普通人,但是畢竟已經魔化了,力量肯定比普通人大很多,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擡手拿出來一張剪紙,順勢就貼在了那人的面門上,只見那人見到我的剪紙以後,腦袋一閃,直接躲開了。

緊跟着我二話不說,一個箭步上前,直接抓住了他的衣領子跟着直接就將那剪紙貼在了他的面門上,那人跟着腦袋上冒着一陣黑煙以後,一下子就暈倒了在了地上。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看着我們說道:“呵呵,還挺快的。”此時柳青兒說話的功夫已經解決掉了一個了。

而南傲明這個時候已經衝進了人羣中,人最多的地方就是有南傲明的身影,而南傲明此時也已經狼狽不堪了,西裝都已經被那些魔化了的人撕扯了,看起來非常的狼狽。

這恐怕是我第一次見到南傲明如此狼狽的樣子,平日裏我見到的南傲明都是西裝革履,穿戴整齊的那種,今天他的有些狼狽了。

而這個時候南傲明沒好氣的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你們兩個小傢伙別在那裏愣着了,趕緊的!”

我跟着回過神以後,順手拿出來自己的剪紙,直接貼了起來,順勢就貼在了一個人的面門上,只見那剪紙剛剛貼上去以後,如我預料中一樣, 腦袋上頓時冒着一陣陣的黑煙,直接倒在了地上。

而此時場面特別的亂,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衝着我一拳就砸了過來,我跟着下意識抓住了他的拳頭,擡手用胳膊肘一下子就磕到了他的臉上,那人好像不疼一樣,完全沒有反應,直接就衝着我又是一拳頭,我跟着趕忙擡手拿出來剪紙貼在了他的面門上。

那人跟着直接就癱軟在了地上,周圍倒下的人也越來越多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候,我們周圍的人越來越少了,倒下的倒是越來越多了,我和柳青兒以及,此時都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而大家的樣子也都非常的狼狽,尤其是南傲明。

而就在這個時候,南傲明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我數了一下,現在就剩下十個了,咱們看看誰解決的多,行不?”

南傲明這句話說完以後,柳青兒跟着率先開口說道:“我沒有意見!”

跟着我們幾個人便猛地往前走了幾步,南傲明看了我一眼說道:“我先動手了!”

聽到南傲明的這句話以後,我們誰都沒有猶豫,率先衝上前以後,我順勢就拿出來自己的剪紙直接貼在了了離我最近的一個人,他的門上,跟着那人便直接倒在了地上。

貼好了以後,我看了一眼南傲明,南傲明的動作非常的快,就這麼一分鐘的功夫,他已經解決了兩個,柳青兒也已經剛剛解決完一個,就在我走神的這段時間,南傲明突然拉了我一把,我整個人慣性的往後退了幾步,躲過了眼前一個人的拳頭。

跟着我二話不說,準備拿着剪紙貼上去的時候,南傲明的符紙卻已經落在了那人的身上,跟着南傲明回過頭看着我說道:“不好意思,算我的!”

我跟着一陣無奈,隨後大概五六分鐘的時間,我們徹底的解決了戰鬥,此時大家的心情也都非常的好,我解決了三個,柳青兒解決了兩個,而南傲明一個人解決了五個。

南傲明這個時候站在一旁看着我們說道:“不錯不錯,以後我們老了你們也可以靠得住了。”說到這以後南傲明跟着哈哈哈的笑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