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

仙鶴猛然向下栽去,不少弟子抓着鶴毛,大聲尖叫起來。

在離着地面還有兩三米的時候,那仙鶴猛然化作靈氣,千山萬水自然是早早跳下。

而秦陽也早早反應過來,這點距離而已,他穩穩落在地上。

不過,其餘衆人就沒這麼好運了,前一刻還在大聲尖叫,下一刻便是被摔在地上,滾了一身塵土。

“哎幺,誰壓我身上了,別扎我,汰!居然帶了針類暗器!”

“好軟,好想就這樣躺着!”

啪!

萬水悄悄瞅了一眼身邊的秦陽,想不到這個未來的“師弟”身手這麼好,剛纔她可是看到了,秦陽臉色都沒有變化。

秦陽也在看着面前的宗門,這是一堵大門,屹立在這裏,宛如是一座大山,高不可見。

只能說,不愧是大宗門的底蘊,這大門,足足夠數百米高,百餘米寬,這麼大的門,不知道是給誰進出的?

“準備進來。”千山開口,絲毫沒有理會身後弟子的哀 嚎。

只見他手上出現一塊令牌,一揮,那巨大的門便是轟然打開來,迎面的就是一股強烈的氣勢。

只不過,這門打開後,還有一層光幕代替了大門的位置,水波盈盈,彷彿一層薄膜。

“非我七星宗弟子,貿然進入此光幕,唯死路一條!”千山冷聲開口,算是給衆人一個警告。

不過,衆人還是興奮起來,他們都將要成爲七星宗的弟子,這光幕,以後他們也可任意出近。

只不過他們的念頭剛起,另一邊的萬水也開口了:“今日歡迎新弟子,特地打開大門,以後沒有特殊情況,大門不會打開。”

“那如何出入宗門?”有人開口發問。

“隨意進出即可。”萬水指向高處。

衆人這纔看到,除卻這大門附近有牆外,整個宗門都被一層光幕罩着,像是一個倒扣的半圓,將七星宗籠罩起來。

只要有弟子令牌,就可穿過光幕。

萬水說的隨意進出,自然是指從這些地方進入。

“進來參加複選!”千山道。

衆人隨之從大門進入了,對很多人而言,這可能是唯一的從大門進入的機會。

重生之冷情狂妃 ,若是讓人在內閒逛,無異於進入了迷宮,哪怕順着一個方向走,也走不出去。

所幸,複選的地方距離大門並不遠。

這是一個巨大的廣場,中間還是立着一塊塊石碑,不過這些石碑看起來更爲不凡,而且紮根地底,顯然不可移動。

此刻,這廣場上,已經有衆多七星宗的弟子在圍觀了。

有藍袍,有紫袍,皆是笑臉看向這邊,一副幸災樂禍的表現。

“嘿嘿,新的一批萌新來了,正好缺幾個打雜的,就他們了。”

“吆喝,看起來一個個挺有志氣啊,但大部分也只能當一輩子外門弟子罷了。”

在衆多紛雜中,一道聲音傳來:“你們看,有個小子和千山萬水走一塊!”

開這口的,自然是一個紫袍的弟子,藍袍的也沒這個勇氣。

衆人都是看過去,果然是有一人,而且頗爲自然,這人便是秦陽。

“莫非是個天才?”

“我得通知一下師傅,說不定能撿個天才回去。”

在衆人議論之時,衆人已經站到了廣場上。

“好,這複選,檢驗的便是修仙資質,同樣爲九級,九級最高。”千山介紹到。

“肉身五級以上,休仙資質五級以上,可入內門,或者修仙資質六級以上,可不論肉身好壞,入內門!”他又道。

似乎頗爲不公,對肉身資質高的人不公平,但並如此。

肉身資質,只不過粗略的測試肉身強度,後天也可鍛鍊,但修仙資質,乃是先天,無法更改。

而且七星宗是個修仙門派,自然是修仙資質爲主! “排好隊伍,依次上前,只需將手掌放在石碑上,便可自動檢測修仙資質。”萬水開口。

這麼一說,有人心中火熱起來。

“說不定我肉身不行,但我修仙天賦高呢!”不少人抱着這樣的心思。

衆人皆是迫不及待的排好了隊,想要先去測試一番,自己是不是那得天獨厚之人。

圍觀的弟子有不少露出了譏笑,這一幕何等相似,可那得天獨厚之人,又有幾人?

秦陽拍在了隊伍末尾,他有些不好的預感,心中忽的幾下狂跳,似乎極爲不妙。

“師弟,不用擔心,以你這般年紀就有九級肉身來看,你的天賦也絕對不差。”在他旁邊,萬水溫柔開口。

她對秦陽頗有好感,因爲他天賦好,以後實力肯定強,何況秦陽還有一張帥臉。

具備了所有女人喜歡的條件!

測試已經開始,衆人紛紛將手按在石碑上,皆是一臉失望的離開,顯然,所謂的得天獨厚,終究是個幻想。

“我是六級天賦!哈哈,我能加入內門!”忽然間,傳來一聲呼喊。

秦陽看過去,只見在石碑前,一個弟子正在手舞足蹈,在他身前,石碑上赫然顯示着六米的光亮。

他認出來,這弟子在初選中,只有四級肉身,勉強通過。

“真有這種得天獨厚之人,倒是幾年不曾出現了。”

“師弟,加入我們峯吧,資源多多哦。”

立刻就有人對他發出了邀請,這弟子激動的面色發紅,向後方一個鞠躬,便是趕緊站到了一邊。


不少人羨慕不已,這人前途,不可限量!


就在這時候,又是一陣騷動傳來,只不過是從外方傳來。

先婚厚愛:萌妻送上門 ,只見有兩人邁着步伐,緩緩走了進來。

“是尤長老!”

“那是他的徒弟,楊威。”

“他們怎麼來了,一場招收弟子的選拔,爲何會驚動長老?”

尤德信和楊威只是站到隊伍前方,並未說話,讓衆人猜不透他們的心思。


只不過,楊威卻是悄悄給了秦陽一個眼色,頗爲看好。

轟動只是一時的,選拔還在繼續,數百弟子,能夠加入內門的,只有五十多人。

這比例,十分稀少。

而得天獨厚的人,也僅僅有那一個。

整個場地上,只留下繆繆幾個弟子還沒有測試,其中便有秦陽。

只不過,即將上場的秦陽卻是感到心跳忽然加快,這種感覺像極了將要上考場一般,讓人喘不過氣。

秦陽有些心驚,莫名出現這種症狀,可不是一個好徵兆。

“師弟,去吧,以你的天賦,加入內門妥妥的。”萬水在一邊很柔情的開口。

秦陽邁步上前,手按在那石碑上。

衆人皆是期待起來,這個肉身九級的天才,會展現出何等的風光?

光亮從石碑下方升起,不過很快便是停下了增長。

“怎麼可能?一米!”有人驚呼起來。

“我不是看錯了吧,肉身九級的天才,修仙天賦居然只有一級!”有人瞠目結舌。

“哼!”

只聽一聲重重的冷哼傳來,儼然是人羣中一直觀望的尤德信發出。

之後,尤德信直接轉身離開,就連身邊的弟子,都沒有搭理一下。

“我的天啊,難道尤長老來,就是準備收他爲弟子?”

“可惜他一級的天賦,有能夠什麼用?”有人冷嘲熱諷。

秦陽也是呆愣,原來他的心有不安,就是指這個嗎?沒想到,他的修仙天賦,居然只有一級。

一級並非不能修仙,但是進度極慢,宛如水磨工夫,堪稱毫無進展。

這樣的天賦,放在七星宗,自然是最爲墊底,沒人看的上眼的。

“原本以爲是個天才,沒想到居然是個垃圾,哈哈!”一陣大笑傳來,衆人看去,正是那個得天獨厚之人。

此刻,他正放肆的大笑,一副解氣的模樣。

楊威也是面色陰冷,本以爲壓對了寶,結果卻是廢物!現在好了,不但得不到百萬靈石,還會在師傅面前地位大減。

秦陽很快就心態穩定了,天賦低就低,對他影響不大,他還有精血可用。

掃視下方,只見原本有些尊敬的眼神,皆是冷嘲熱諷,原本熱情的千山萬水,也皆是冷漠相待。


“這般態度,倒是和前世的一些人蠻像的。”秦陽心中默嘆。

他並未被幹擾,這般事情,見多了也就習慣了。

而且以他現在的身份,加入外門似乎沒問題,只要有個機會,何愁不能發展起來?

只不過,在衆多冷嘲熱諷中,有一道清冷的聲音,卻格外突然。

“這個人,我緣峯要了!”

衆人紛紛讓路,只見一人從後方出來,是個女子,身材高挑,腳步輕盈,三千髮絲飄落而下,只不過臉上卻是蒙着一層面紗。

讓人看不清那容顏。

這女子,身上穿着是偏於白色的衣袍,和周圍衆人格格不入,在白色衣袍上,還有幾縷金絲浮現。

“這……白袍金絲!”

“不會吧,是……是哪峯的頭號弟子出來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