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史府庭院內,下人匆忙的進進出出,數個郎中圍在一起,都顯得愁眉不展。

此時坐鎮荊州十數載的劉表,已經進入了彌留之際。

荊州上上下下,自然人心動蕩。

此前荊州與江東爆發了江夏之戰,孫權率領數萬水軍打着為父報仇的旗號,氣勢洶洶前來襲取江夏郡。

其實此事對劉表來說也很冤枉。

孫權的父親孫堅正是前來攻打江夏之時,被江夏太守黃祖所殺,純屬是自己前來找死,怪不得劉表。

只不過江夏是荊州的門戶,孫權要拿荊州,必須取江夏,所謂為父報仇云云,都是借口。

孫權為什麼如此急於取荊州?

蓋因當時魯肅前來投靠之時,曾為其分析過天下大勢,史稱《榻上論》。

魯肅分析到,漢室不可興,曹操佔據北方廣袤的土地與人口,孫氏僅僅佔據江東六郡,從長遠看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是北方的對手。

畢竟打仗是拼消耗,拼國力。

江東想要能抵抗住北方勢力南侵,唯一的策略就是聯合荊州的劉表,兩面出擊,互為犄角,分化北方實力。

如此江東才能存活下去。

其實這分析跟諸葛亮為劉備的謀划同出一轍,可謂東吳版的「隆中對」,若是這個戰略意圖實現,那後世的南北朝就提前來到了。

說到底曹操實力太強,南方單獨一個割據政權根本無法與其爭鋒,所以必須用分化瓦解的方式分而治之。

孫權非常同意魯肅的意見,只是劉表於他有殺父之仇,不可能與之聯合,所以只能攻打下來。

孫權清楚,若沒有荊州為援,則江東必亡,這也就是為什麼他一輩子都在算計荊州的原因。

想要攻打荊州,江夏郡便首當其衝。

因為有甘寧這個原來黃祖的手下投降,孫權攻打江夏非常順利,很快就斬殺了黃祖,奪去了江夏郡大半部分,只有夏口還在劉表手中。

消息傳到了襄陽,本來身體就不好的劉表頓時一病不起。

這時又傳來消息,曹操不啰嗦,親率二十萬大軍南下,一心要拿荊州,沒有陰謀陽謀。

如此劉表心力交瘁之下,病體竟然越來越沉重。

刺史府的卧房內,劉表躺在床榻上,額頭蓋着一塊棉巾,低聲道:「玄德賢弟來了沒有?」

「來了,就在外面,」侍從道。

「快帶來見我,」劉表有氣無力的道。

劉表對部下的統制方式很特殊,無論劉備還是黃祖,都是以加盟的方式聽其號令。

當年的張綉也是如此,他們都保留着相對的獨立性。

劉表這個君主,似乎喜歡做盟主,做帶頭大哥,而不是對部下形成絕對的統治。

不多時,劉備匆匆走了進來,關張二將侍立在門口……

7017k 「太弱了!」

林玄直視對面的麻袍老者,緩緩搖頭說道。

那臉上一抹失望的神色,看得周圍人目瞪口呆,這傢伙竟然還能夠說話?

這詭異的一幕,讓眾人呆若木雞。

麻老的壓力有多重,他們都親身地體會過,別說是說話了,就算是思維都感覺停滯了。

可是,林玄竟然如此雲淡風輕,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這麻老不會放水了吧?」

「不可能,麻老可是卓公子臨時找來的,根本不可能與林玄認識,再說林玄怎麼可能認識八仙境的高手呢。」

「太恐怖了,面對如此恐怖的威壓,他竟然一絲變化都沒有。」

這詭異的一幕驚呆了眾人,就連高台上的眾人也都從各自的座位上站了起來,不可思議地看着腰桿挺得溜直的林玄。

眾勢力代表死死地盯着林玄,臉龐上的肉都忍不住的顫抖起來,足以看的出來這些人的內心是多麼的震撼。

「這個林玄究竟是什麼人,怎麼會如此的妖孽?」

「就算中州聖地的頂尖勢力,也無法培養出如此優秀的年輕人。」

「能夠在人仙境強者的威壓下做到林玄這個地步,除了天地榜上前幾的妖孽,怕是也不會再有其他人了。」

相比眾人的震驚,卓君楚臉色要難看的許多,林玄的天賦遠遠地超出了他的預料。

「怎麼會這樣,這個林玄不光戰鬥力強大,肉體力量無敵,就連神魂也無懈可擊,他怎麼可能會這麼厲害?」

卓君楚心中不斷地咆哮著。

藍凰目光中滿是驚喜,林玄今日的表現足以堪稱完美,比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強大了很多,穩重了很多。

這讓她對林玄越發的欣賞,不過,讓她突然想到了葉清靈,心中那抹悸動被她完美的隱藏了起來。

「小子,雖然你神魂抗壓性超出了我的意料,但是不代表你可以向我挑釁。」

麻老被林玄的表情和態度頓時激得憤怒起來,心中的殺機不再隱藏。

人仙不可辱,沒有人可以侮辱一個人仙境的強者,因為他們已經站在了靈武大陸的巔峰。

人仙境的怒火可不是誰都能承受得起的。

「廢話少說,放馬過來的。」

林玄冷笑的說道,感受着周圍壓力不斷地增大,他絲毫不懼。

之所以如此刺激麻老,他就是想要知道,對方為自己精心設計的殺機是什麼。

人的情緒在極端波動的情況下,會喪失一部分的判斷能力,從而做出一些衝動性的選擇。

林玄就是要刺激麻老,讓他憤怒從而錯判亮出殺機,不然一直隱藏在暗處,就像是魚刺一樣鯁在喉頭,將會非常的難受。

「嗡!」

麻老臉色陰沉地盯着林玄,周圍的壓力瞬間成倍地增加,此時他已經顧不得卓君楚交代他的事情了。

他要將面前的年輕人壓成肉餅,至於會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都不是他現在考慮的事情。

「還不夠,你就這點能耐嗎?」

林玄大聲的喊道,身體的衣服無風自動,這是因為身體的周圍壓力太大,導致周圍形成了無序的亂風,將衣服吹得獵獵作響。

「小子,你找死!」

麻老怒吼一聲,神魂壓力已經增加到了極致,想要繼續提升壓力,只能將自己理解的法則融入其中。

此刻,眾人已經不再關心,林玄能夠堅持多長時間了,反而是關心兩人誰會敗下陣來。

對於,林玄為什麼能夠抵抗住人仙境的威勢,他們也不管了,在林玄身上發生的奇迹還少嗎?

只要林玄能夠做出來,那就一定是合理的,當你認為他不行的時候,便會用他的實力來打眾人的臉。

那些剛剛嘲諷的人,此刻都已經在找地縫的路上了,他們實在是沒有資格發表自己的看法了。

「還不夠,就這樣也配成為人仙境高手嗎?我看你還是找個地方歸隱算了吧,不要拋頭露面的招搖撞騙了。」

林玄的語氣非常不客氣,每句話都深深地扎進了麻老的心上。

「我要殺了你!」

麻老怒吼了起來,法則融入到神魂波動中,頓時林玄周圍的大地下陷了十公分。

不過,林玄依舊毫髮無損地站在原地,這時候眾人才看見,他的周圍有一層細微的波紋。

周圍的壓力根本不能到達林玄的身上,直接被那波紋卸開了。

這也是他能夠雲淡風輕的原因,無論對方的壓力多麼恐怖,但是不直接作用到身上,都是空談。

「你的神魂壓力對我沒有絲毫的作用,如果你想用這樣的方式殺我,那根本做不到。」

林玄嘴角含笑的說道。

他之所以如此自信,就是源自他領悟的法則可以完美地卸掉壓力,不然他也不敢明知道是陷阱的情況下跳進去。

「哼!」

麻袍老者冷哼一聲,手掌輕揮神魂波動頓時消失不見,「小子,你雖然你天賦逆天,但是太狂傲了,早晚有一天會吃大虧的。」

「我吃不吃虧,就不勞你費心了,這一關成績如何,是不是應該宣佈了?」

林玄不屑的說道。

他絲毫不擔心對方會動用武力,因為這裏是比賽現場,無數人明裏暗裏都在觀察著,而且高台上還有那些大勢力的代表。

也不會允許有人在現場動粗,人仙境強者雖然強大,但是在中州聖地這些恐怖的大勢力面前,還是沒有囂張的資格的。

「小子,你最好祈禱以後不要讓我碰到,不然我會讓你生不如死的。」

麻老深深的看着林玄,隨後袖口微震,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神魂壓力對林玄沒有作用,也就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讓他死去,卓君楚交代他的事情,根本做不到,他也就沒有待下去的必要了。

「慢走不送,我不勞你挂念了。」

林玄囂張的說道,那副有恃無恐的表情,看得眾人都牙痒痒。

「卓公子,難道還不準備宣佈成績嗎?」

林玄看着高台上臉色變幻的卓君楚,出聲提醒道。

這第二場比賽,雖然看起來無比簡單,沒有任何的意外,但是其實暗地裏波濤洶湧,如果不是林玄之前領悟了法則之力。

這一場比賽,也許他真的會選擇放棄的,畢竟關乎到自己的生命,決不能開玩笑。

。 距離落仙鎮不遠,便是陽山山脈的入口,連綿的陽山不少山峰均是高聳入雲,峰頂那景觀凡人自不可見。

那陽山山脈囊括的地界比這中州要大上太多。中州,只是彈丸之地,實不應稱之為州,而跨過十萬陽山之後的雲州,那才是整個雲川大陸最大的一州。中州以北謂之雲州,中州以南謂之幽州,中州以西謂之白州,中州以東謂之川州,雲川大陸也正是由兩塊最大的地域得名而來,小小貧瘠的中州,不知為何竟是這雲川大陸的中心。

五州之外,謂之荒海,荒海之外為何界,所知之人寥寥。

此刻在陽山山脈入口的區域,距離落仙鎮八百里,有處如指貫空的山峰,山上鬱鬱蔥蔥,仙氣繚繞,名為青陽峰,這青陽峰上有一仙家門派—青陽門。

青陽門創派已有三千年,此任掌門為青虛真人,半步元嬰的修為可謂笑傲陽山萬里。

青陽峰上青石台,青虛真人此刻與一老者對弈正酣,手中棋子堪堪落下,棋子晶瑩,一觀便不似凡物。

「掌門,聽聞宗明少主入了雲川築基榜,真乃門派之幸,門派之棟樑那。」老者走了一步棋。

「莫長老謬讚了,雖然咱青陽門已逾百年未有後起之秀登上那雲川築基榜,不過一百名的榜單,宗兒位列九十九,實無甚好驕傲的。」青虛笑了笑,但是眼角還是藏不住一抹得意。

「話不能這麼說吶掌門,那星閣的榜單,對戰力品評的極准,築基修士多如牛毛,宗明少主能入那榜單,正可謂雲川築基百強之人,前途不可限量。」莫長老笑道。

「莫長老言之有理,哈哈。不過宗兒那脾性,本座倒也是疏於管教了。」

「無妨吶,年輕人,氣盛些也是好的。」看得出這莫長老,深得掌門喜好。

「莫長老所言有理,因為宗兒這幸事,本座將那落仙鎮的仙集,延長了七日,以示慶賀。」青虛笑道。

「而且宗門大考在即,你這煉器一脈向來人丁不旺,不如去那仙集轉轉,雖是築基級的仙集,不過倒也經常出現些資質不錯的散修,納入門下,也是幸事。」

青陽門分為丹道、煉器、鬥法三脈,其中煉器一脈式微,這莫長老莫叢谷,正是煉器一脈的主事長老。

「掌門所言甚是,下完這盤棋,屬下便去轉一轉那仙集。」莫長老笑笑,雖然他並不認為這種瞎碰的法子能遇到什麼良才。

~

鑒寶的旗子,盤膝而坐的方游,仙集上來往的修士不少,但是這鑒寶的小攤,卻無人問津。

方游乾脆也不坐等了,扛起旗子邊吆喝邊逛,順便了解一下此處的物價。

「小妖,這地方的物價,搞清楚了嗎?」

方游傳音,密密麻麻的攤位和林立的店鋪,交易的物件幾乎沒有方游認識的,所以只能靠這萬年器靈的眼力了。

「沒什麼能看上眼的,這仙集啊,等級太低了,不過倒是有低階的儲物袋售賣,一百靈石一個。」

「一百靈石啊,大概多少銀兩。」

方游對靈石的兌換沒有任何概念,甚至今晚他才第一次見到靈石長什麼樣子。

「嗯,讓人家算算。」這一算,足足算了半刻鐘。

「喂,你要算多久?數學不及格吧?」

「數學?及格?」夕夭聽不懂,但想來不是什麼好詞。

「哼,大概一千兩銀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