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傲珠連忙縮了縮脖子,不敢和陳天龍對視。

陳天龍的目光本就恐怖,再加上此刻陳天龍還拎著一個鎚子,就更讓人驚懼了。

「薰老闆,你不準備幫幫我們嗎?」

劉傲珠實在有些走投無路了,只能將目光投向薰老闆。

薰老闆聳了聳肩,道:「湘儀會所的會員,遍布魔都各界。這些會員之間帶著仇怨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們只是開門做生意的,客人來了,我們把客人服務到位。但客人之間的私仇,我們會所卻是無權干涉的。」

聞言,劉傲珠頓時絕望了。

眼看陳天龍像個魔神一樣,擋在車門旁,想到中午在KTV的時候,陳天龍那輕鬆以一敵七的戰力,劉傲珠便有些不寒而慄。

如果不砸車,恐怕她和董浩存今天就真的別想安然離開這裡了。

「砸!」

劉傲珠咬了咬牙,只能沖著董浩存如此說道。

董浩存身子一顫,道:「砸哪輛?」

劉傲珠指了指董浩存剛才挑選的那一輛限量法拉利。

「……」

董浩存立馬明白了劉傲珠的意思。

砸了這輛車,他們回去還有所交代,說是車剛開出店門,還沒有上保險,就發生了意外。

這樣他們只是損失一輛車的錢。

可他們要是買一輛砸一輛,回去就真的沒有辦法交差了。

既然這已經是唯一的辦法了,董浩存也不再猶豫,咬了咬牙,舉起大鎚,狠狠地砸在了這輛法拉利上。

頃刻間,一陣刺耳的汽車警報聲便響了起來。

隨著董浩存一錘一錘落下,劉傲珠簡直心都在滴血啊。

可她能怎麼辦?

她現在反而不恨陳天龍了。

薰老闆親自作陪陳天龍,陳天龍輕鬆花兩千萬像是沒事人一樣,甚至砸了其中一輛八百萬的車,也和普通人吃飯一樣隨意……

這樣的人,能是劉家招惹得起的嗎?

看著那揮舞鎚子的董浩存,劉傲珠反而越看越生氣。

董浩存看起來和陳天龍差不多大,怎麼差距卻那麼大?

中午喝酒,被人家以一敵七喝趴了。

喝不過人家要揍人家,結果又被人家以一敵七給揍了。

如今鬥富炫富,他們又慘敗!

全程,董浩存在陳天龍面前就像一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被人家壓製得連頭都抬不起來了。

這樣的窩囊廢,自己要他做什麼?

真不知道,自己以前怎麼會對這樣的男人有好感!

劉傲珠越想越氣,越想越氣,忽然跺了跺腳,十分惱火地轉身向外走去。

「傲珠!」

注意到劉傲珠的動靜,董浩存連忙放下大鎚,和那輛連發動機都被砸冒煙了的報廢法拉利,快步追了上去。

這一次,陳天龍沒再攔他們。

陳天龍之所以讓董浩存揮錘,而不是讓毛啟然代勞,更不是自己幫他們砸,就是為了讓劉傲珠看到董浩存無能的一面。

正所謂,殺人誅心也!

經此一事,陳天龍起碼可以保證,劉家不敢再找王婧的麻煩了。

至於董浩存還能否再「追」上劉傲珠,那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雲開在接下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裡,度過了他人生中很快樂的一段時光。

多年以後,物是人非,滄海桑田,雲開再回望這段時光,只希望這樣短促的美好,再也不要有了。

雲開認識了可莉,知道原來她才是那天救自己和顧妍的人。

不過此事的確是可莉的父親促成的,他覺得雲開是個男人,不願意他就這麼死了,於是動了惻隱之心,派遣自己的女兒救了雲開和顧妍。

雲開得知,可莉一家都是生命精靈一族,可莉的父親名叫嵐華,母親叫青霓,他們在這場三方勢力的博弈中,還救了一人一獸。

一人是山黃族最後的倖存者,那個從樹上摔下來被自己男友保護而沒被摔死的姑娘,嵐華為她取名伊莎。

至於一獸,指的是狼族的那隻狼將,它極為罕見覺醒了人性,為了救那個女孩,背叛了自己的種族,在群狼的圍攻下,也是在可莉幫助下逃過一劫。

嵐華修為高深,幫助那隻狼修成了人形,是個男子,嵐華為他取名夜風。

嵐華夫婦修為極為高深,已經達到武君巔峰的層次了,他們在這裡閉關,發誓不破聖者之境,誓不出世,是雲開心目中極為欽佩的世外高人。

嵐華夫婦對雲開等外人極好,頓頓高貴靈食,顧妍表示可以,雲開則驚為天人,一頓飯下來,他感覺自己都快羽化飛仙了,實在是鄉巴佬一枚,沒見過什麼世面。

夜風和伊莎都不識人類語言,嵐華夫婦正在在教他們說話,同時幫助他們開墾丹田,輔助他們走上修真之路。

可莉之前與顧妍切磋,戰績全負,這讓好勝心強的她有點難以接受,然後雲開出關了,後果可想而知。

可莉找上雲開,非要和他切磋,雲開都要哭了,你一個四星武王,居然來找我一個九星武者來切磋,想虐我就直說。

可莉不理會雲開的反抗,非要打,每次都是以雲開的鼻青臉腫或是滿地找牙收場結束。

雲開在強大壓力的逼迫下,這些天快速提升的修為境界,在持續不斷的戰鬥中也得到了鞏固,這對雲開的基礎而言,非常重要。

為了少挨揍,雲開將風行步第三重耍的出神入化,還是不夠,依舊被揍。

為了能反擊,雲開的突靈劍訣也有很大的進步。

第一重靈光斬和第二重靈月斬之前都練會了,在壓力山大下,雲開的超強的天賦再次幫助他快速進步。

突靈劍訣第三重斷江斬和第四重斷岳斬也相繼修成,至於第五重蒼穹斬,雲開相信,以他的悟性,要不了多長時間也能領悟。

恆宇劍已經開啟第二技能了,但是雲開日理萬機,不是在吃飯睡覺,就是在同可莉對戰,雲開會飛都不行,結界空間是有限的,可莉在自己家,還拿雲開沒辦法嗎?

雲開一直想找機會驗證一下恆宇劍第二技能到底是什麼,畢竟第一技能萬化,給他帶來了太多的驚喜,多次幫助他化險為夷。

可是,煩就煩在可莉死活不放過他,就算有飯後時間,顧妍也會主動跑來和他聊天談心,這難道要拒絕?雲開怎麼可能拒絕心上人嘛。

現在楚靈不知情況如何,雲開更加愧疚了,對於白老的禁慾說法,雲開也是徹底嗤之以鼻,懶得理會了。

天降喜事,可莉難得興緻好,放雲開一天假,似乎是嵐華夫婦有事找她,雲開也終於逮到機會,可以出來好好實驗一下恆宇劍的第二技能了。

雲開吸收了聖品靈物生命芙蕖液以後,修為突破九星武者之境,直接連跳兩星。

本來聖品靈物功效遠不至此,雲完全能藉此突破武師之境,但白老不認同雲開這種想法,所以直接召來恆宇劍,將多餘的能量盡數吞噬。

恆宇劍這次也是一下吃飽了,完成了第二技能的蓄能,正式開啟了恆宇劍的第二技能:吞放!

吞即吞噬,放即釋放,連起來就是吞噬能量之後再釋放,雲開本來還挺迷糊,以為這招很雞肋,但在正式實驗之後,才被從頭到腳震撼到。

雲開看著手中的劍,單手持劍插進大地中,一聲低吼,頓時,從恆宇劍上爆發出了驚世駭俗的可怕吞噬之力。

雲開發現,地面大片的草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極快枯萎焦黃,連土壤中的養分都被極為霸道的吞力給汲取了,轉眼間化為乾枯的沙土。

沙土和枯草迅速向外拓展,大片大片的草叢枯死成灰,成片的黑壤化為沙漠壤,石頭被吞噬得直接崩碎成灰。

一棵三十米高的大柳樹,直接被吸幹了,幾百萬片樹葉一瞬枯萎,樹上逗留的鳥雀,連振翅逃飛的機會都沒抓住,當場就被吸干,足球大小的身軀被吸至乒乓球大小的干肉毛團,死的徹徹底底。

雲開趕忙將恆宇劍從土地中拔出,此刻恆宇劍上跳動著恐慌的能量波動。

雲開發現,恆宇劍沒有直接將這些能量吸收了,而是化為一股極為狂暴的能量壓縮在劍身內,只要雲開願意,隨時可以釋放。

雲開將恆宇劍指向一個山頭,目光遙遙望去,那個山頭在三千米外,雲開要是催動武技攻擊,距離太遠,難以有太大的成效。

雲開也挺好奇,恆宇劍第二技能吞放,是否真的令他驚艷。

「放!」

伴隨雲開一聲低吼,好似手槍被扣動了扳機,在恆宇劍尖,一道金紅雙色的能量光柱,以激光的形式,橫穿三千米的空間,將對面的山頭直接射爆。

雲開向下一拉,射線對山一劈,被激光掃中的大樹瞬間被秒成飛灰,大山正面被撕開,強橫的毀滅之力在被射的一面,撕出了一道誇張的裂淵,一路劃到山底,這激光才堪堪停下。

雲開能感受得到,恆宇劍身上流動著熾熱的高溫,如同被燒紅的鐵塊,熱量驚人。

剛才這一擊,實在太驚艷了,不!是太驚駭了,這毀滅之力,遠遠超過了雲開的期待。

不過,這僅是一方面,最關鍵的是,吞放的力量能一直儲存著,雲開想什麼時候用,就什麼時候用,並且用多少,也可以隨心所欲。

剛才那一擊,雲開將劍中所有吞噬來的力量,全部轟出去了,他也可以選擇釋放一點,甚至可以到明天這個時候再釋放。

有了這招,雲開的戰力至少翻了好幾倍,但這招太逆天了,如果被人看見了,肯定對他的恆宇劍起妄念。

雲開歪嘴一笑,恆宇劍萬化為了一雙手套,戴在手上。

如此,應該天衣無縫了吧。 「你自己提離職吧,就算給你留個面子。」

「在公司幹了兩年,也是公司的老員工。放心,2個月補償金不會少你的。」

「你人不錯,只是不適合這份工作。」

劉琛的腦海中回蕩著人事的話,走在回家的路上,帶着一身的疲倦。

兩年前,是萬眾創業的時代。

剛畢業的劉琛,一身熱血,投身在一家初創3個月的互聯網公司。

「只要站在風口上,就是一頭豬也能飛起來!現在大家所從事的,就是下一個風口。所謂天下風雲出我輩,今天的你們是員工,是打工人。但到了騰飛的明天,你們就是元老,就是股東!未來將至,必是風光歲月!「

一番話,讓初入社會的大學生們熱血上涌,彷彿出任CEO,迎娶白富美就在明天。

他們都忘了,天下風雲出我輩後面還有半句。

一入江湖歲月催。

創業是資本的遊戲,燒錢階段的互聯網,光靠007,拿不到融資,也換不來牛奶麵包。

歲月磨平了稜角,創始人學會了做PPT和講故事。

三個月前,還多次找到劉琛,讓他調取用戶信息,想賺灰色收入。

劉琛拒絕了,義正言辭。

不低頭,那就滾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