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宇聽了之後點了點頭,說很可能,這麼特殊的封屍手法,難怪那四隻殭屍比一般的殭屍還要厲害,這座墓比我們想象的還要不簡單。 夜色正濃,唐宋很難得的沒有煉丹,而是在院子里看楊叔給雷城的一幫人做指導。

今天的刺殺已經驚動了聖上,回來的時候聖上還派人過來親自詢問,唐宋只是說自己沒事。至於那些人什麼來歷,聖上也沒派人來說,估計也查不到太多線索。

唐宋心裡挺納悶,就算自己是天才,也不至於要殺自己吧?僅僅是因為擔心自己變成強者,幫助帝國?

這裡有似乎有些荒謬,龍華帝國內的天才那麼多,為什麼非要針對自己?而且第一次刺殺的時候,他們應該還不知道自己的元氣是金色……

「唐大哥,你想什麼呢,楊叔叫你。」正想得入神,雲藝在旁邊喊著。

萌寶攻略:總裁撩妻日常 唐宋這才回了神,見遠處的楊叔招手,便走了過去。

楊叔苦笑的嘆道:「第三輪的規則已經出來了,車輪戰。完全不講道理,靠打敗對方拿到分數,靠分數排名算成績。不允許使用丹藥療傷,也不允許帶兵器。」

唐宋有點迷糊:「什麼意思?」

「就是不停的戰鬥,戰鬥到打不動為止。」後邊一個青年插過話,「不同的實力有不同的分數,打敗了就能拿到相應分數。可以不限制打敗次數,比如你這次被這個人打敗,只要你覺得有希望,還可以去打另一個人。我聽說,最大的限制是,只有十二個時辰。」

唐宋愣了:「就是說,十二個時辰內無限復活輪換,看誰分數高誰就是第一?不是,這會把人累死,而且完全可以圍攻,然後分享分數啊。」

楊叔苦笑:「這也是我擔心的,因為規則上說確實可以圍攻。他們一定會圍攻你,因為你的分數最高。你是一百分,然後才往下分,最低才二十分。」

握草,館主他們要鬧哪樣,打算累死自己的節奏!

只聽楊叔繼續道:「不能把人打傷,最多只是消耗元氣。可以無限制的療傷,但不能使用丹藥或者其他輔助。你被殺,你拿到的分數會被殺你的人拿走。」

這規則可真是,不知道的還以為館主他們是現代來的,太先進了!

皺著眉頭,唐宋問道:「是不是還有更嚇人的?」

楊叔鬱悶的點著頭:「你猜對了,明日不是在風華館比試,而是在帝國廣場。換句話說,是在聖上以及整個帝國的大臣面前比試,你知道這對我們這些小城池來說意味著什麼吧。」

唐宋嘴角抽搐,他當然明白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瘋狂!

那麼多大家族大勢力看著,只能瘋狂,要不然怎麼會被人家看上?

前來參加選拔的,哪個不是想著被帝國或者被其他大勢力相中?這麼好的機會,怎麼可能錯過。

「第三輪人不多,加上你一共三十個人,我們雷城只有三個。你,林朗,林兵。雷城的希望,就在你們三個人身上了。」楊叔語重心長的嘆道,「不管怎樣,一定要把雷城的名聲打響,這對於雷城的未來太重要。不管是大家族的關照還是帝國的撥款,都跟這些有關係……」

唐宋摸著鼻子,略帶無奈的點頭:「楊叔,我知道了。你放心,竭盡全力爭奪第一,畢竟我也答應館主他們要拿到第一名。」

楊叔拍著他的肩膀,頗為欣慰,同時也滿是擔憂。十二個時辰的打鬥,可不是一般人能支撐。這種車輪戰簡直就是蠻橫無理,輸了就繼續打,反正只要贏一次就能把之前的分數都要回來。

最致命的是,誰第一就去圍攻誰,然後瓜分分數,這種制度可以說變態得很……

回頭掃視一幫略帶失落的青年,唐宋輕抿著微笑:「你們也別灰心,雖然進不了第三輪,可至少儘力了。你們都是雷城的未來,不能因為一次的失敗就氣餒,大不了從頭再來。等回頭事情結束,我給大家弄點丹藥,好好提升。」

眾人頓時露出了喜色,現在誰不知道唐宋是個超級丹師,最近他們也沒少得到丹藥,只是時間倉促沒辦法煉化藥效而已……

跟楊叔他們聊了一會,唐宋才回到自己的房內。車輪戰,雖然只有三十個人,可能進第三輪的哪個不是精英?

關鍵是不能使用外力填補元氣,要不然會被判定為作弊。換而言之,他也不能使用世界跟三叉,雖然館主他們不一定發現,但做人要誠實。

這可真是頭疼,因為之前暴露了實力,這幫人一定會想辦法先把自己干趴下,最少會讓自己先累得半死,要不然對他們威脅太大。 重生麻雀變鳳凰 而且不能使用兵器,也不能把人打傷,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自己實力強,他們隨便打也不擔心自己受傷,可他卻不能死命攻擊人家,免得把人打死。

看來,明日將會是一場惡戰……

一夜無話,次日大清早,唐宋便隨著楊叔一行人去集合,連同雲藝和福哥他們都一塊去了。

浩浩湯湯,可以說整個風華館的人都出來了。白館主簡單說了一下規則,然後非常鄭重的提醒,一定不能傷人,否則不但會判定作廢,還可能要被懲罰,一切打鬥點到為止。

白館主還提醒,今日這場比斗將會引來所有家族和大勢力的圍觀,包括青華宗。可以說只要參加第三輪,以後基本都會有個好去處,可是好到什麼程度就得看個人努力。

說了好一會,隊伍才浩浩湯湯出發。風華館大門外也有好多人,不是各大家族護送隊伍就是看熱鬧,可以說整個帝都都牽動了。

到了帝國廣場,唐宋更是頭皮發麻。廣場很大,人山人海的,中間一個高高的大舞台。

絕對的拳擊直播現場,而且觀戰人數只怕好幾萬,到處都是人頭。有士兵把守內圍,遠處還有一個看台坐了不少人,就連廣場邊緣那些茶樓都擠爆了。

怎麼也沒想到,選拔最後一輪居然這麼誇張,第一第二輪都是在風華館內,現在突然來這麼一下,還真讓人不適應。

在這樣的環境,很難讓人不振奮,卻也很容易讓人腦子發熱…… 除了唐宋以外,兩個靈尊,八個靈王,九個靈君,剩下的都是靈師。可以說三十個人的戰鬥力並不弱,能到第三輪的,哪一個不是元氣濃厚,天賦滿滿,對元氣的控制和運用都超乎常人。

只是讓唐宋搞不懂的是,三十個人同時上台,這算什麼意思?

按照昨晚預料的規則應該是車輪戰,可現在一下子全部上台,不是什麼好事……

皺著眉頭掃了一眼人群,唐宋沖著林朗低聲道:「等會不需要管我,盡量攻擊你能攻擊的人。」

林朗略帶冷淡:「你是覺得我實力低,幫不上你?」

唐宋斜著眼:「你想多了,我沒猜錯的話,規則應該會改變。如果是昨天說的車輪戰,完全沒必要一次性上台,而且每個人身上都貼了標籤。」

每個人的胸前後背都貼著相應的分數,白紙黑字特別明顯。 無情卻道有情痴 而且,舞台還在擴建,遠處的裁判席人員也非常多,台下還有一群護衛專門盯著舞台,卻沒有拿著武器,明顯是預防萬一。

就這陣勢,絕對不是車輪戰……

嘟嘟!

嘹亮的號角聲響起,熱鬧的廣場漸漸安靜下來,遠處裁判席上傳來白館主渾厚的聲音:「今日選拔規則有變。一,不能使用兵器,不能殺人;二,不能使用任何輔助,如丹藥或者暗器法寶;三,亂戰!四,可無限復活,時間限制八個時辰。」

廣場頓時沸騰了,亂戰,意思就是隨便打?!

舞台上一群人也是議論紛紛,唐宋則是苦笑的搖頭。最壞的規則,果然還是碰到了。如果是車輪戰還好點,現在變成亂戰的話,他們真要圍攻自己!

林朗也嗅到了危險的氣息,冷淡低聲道:「要怎麼應對?」

唐宋扭動著脖子:「還是我剛才說的,不要管我,做你想做的事情。楊兵,不需要有什麼顧慮,表現出最好的自己就行。」

噹噹當!

三聲鑼聲響起,裁判席那邊開始舉起紅色旗子,舞台下邊的一群護衛跳起來,站在舞台的邊緣。舞台上一幫人開始騷動,有意無意的,一個個都開始將唐宋包圍起來。

「開始!」

伴隨著白館主一聲怒喝,廣場頓時就炸了,各種吶喊助威的聲音,可謂瘋狂。

唐宋依舊站著不動,面色淡然的掃視四周。沒有絲毫意外,一幫人並沒有打起來,而是非常默契的先圍繞著他形成一個圈,就連林朗跟楊兵也都參與其中。

「我們必須先把他幹掉,否則誰也沒機會登頂。」一個青年陰險的喊著,「唐宋,你太強了,只有先把你打倒,讓你的實力損耗。否則,八個時辰,你都是贏家,上!」

呼呼……

一個個拳影毫不猶豫的朝著唐宋轟出,倒也是默契。唐宋的周遭頓時變成了密密麻麻的拳影,空間都被鎖死。

嗡!

防護罩釋放,唐宋雙眸頓時迸發著強橫的冷光,快速朝著前方閃身。

啵啵……

拳影砸在防護罩上,一陣陣悶響連環不斷。與此同時,唐宋瞄準了最強的那兩個人,奮勇壓迫過去。

「打他,盡量先損耗他的元氣,他跟我們差距太大!」

誰都清楚,唐宋之前爆發出來的戰鬥力太強,只有先將他消磨,其他人才有機會登頂。而且,只有對戰最強者,才是最好的表現……

當然了,至於出多少力,那就有得衡量了,這時候如果真竭盡全力,回頭就只剩下修復,那也是悲劇。

嘭,嘭!

一個個拳影依舊朝著唐宋的防護罩攻擊,也跟著他挪動。唐宋依舊朝著對面兩個靈尊壓迫,可那兩人聰明得很,沒有跟他硬拼的後退。

心頭一橫,唐宋猛地停下腳步,暴怒大喝:「哈!」

咻咻……

金光從他的身體迸發,防護罩迅速往外蔓延,好多人被震得往後倒飛。剩下人紛紛雙手往前推,用力壓制唐宋的防護罩。

二十幾個壓迫一個,雖然唐宋是二段靈尊,可這幫人的實力可不弱。

這不,擴散的防護罩很快被壓迫收縮,唐宋心頭暗暗苦笑。 蜜愛甜寵:前妻萌萌噠 看來自己的元氣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強,本來想著強行壓制他們,現在看來自己想多了。

二十幾個人啊,雖然有不少是靈師,可因為這種硬碰硬的壓迫需要的本來就是元氣的濃厚,他的元氣根本不足以跟這些人強硬對碰!

眼見著防護罩壓縮越來越小,唐宋也漸漸感覺有些難受。緊咬著牙,不得不撤掉防護罩快速閃身。

「小心,他要攻……靠!」

嘭!

沒等對方說完,唐宋已經衝到跟前,一拳砸在對方的防護上。那人都還沒倒飛,唐宋就已經消失,繼續朝著另一個人強攻。干一個是一個,先把那幾個比較強的幹掉,剩下的都好辦。

嘭嘭嘭……

唐宋的速度實在太快了,轉眼轟了好幾個。那幾人飛出去之後,舞台旁邊的護衛會將他們拉回來。不過,只要飛出去超過舞台範圍就算輸一次。

「攻啊,殺呀!」

舞台上一陣混亂,唐宋又被包圍起來了,飛出去的人又回來,就盯准了他攻擊。

唐宋那個哭啊,要不要臉,說好的亂戰,怎麼現在都變成了攻擊他?就算幹掉他也得不到分數啊!

他哪裡知道,在場都是傲氣十足的天才,骨子裡本來就強橫,再加上這樣的環境下,誰還有腦子好好考慮什麼策略……

一時間,舞台上一個金光跟一群白光和幾個銀光互相碰撞,不時有人倒飛又衝上去,場面相當混亂。

台下熱鬧非凡,好多人不停的吶喊叫好,也有人驚嘆。

真沒想到,這唐先生如此了得,一人對抗二十九個,居然能支撐這麼久……

只是,這樣的對轟對唐宋的元氣損耗非常大,得想個辦法停頓,要不然遲早會累死。唐宋很清楚,一旦自己輸一次,後面想要再次佔據優勢非常難,因為這幫人不會給自己太多恢復時間。

嗡!

唐宋再一次加大防護罩,將一幫人往外壓迫。已經有兩個靈師跑去角落恢復,還剩下二十七個,他們的損耗也不是一般的大,好多人都已經快支撐不住。

防護罩依然是慢慢被壓縮,可這回唐宋並沒有取消,反倒是不停的釋放出元氣,將防護罩慢慢往回縮。

一轉眼,二十七個人已經將他困在一個三米圓圈內,金光極為濃厚,能量罡風呼呼作響…… 這個時候黑袍人他們應該已經走了有一段距離了,我們三個從石像背後走了出來,我問劉宇現在怎麼辦,要不要跟着黑袍人他們過去那邊。劉宇皺着眉頭想了一會,說反正現在我們待在這裏也沒什麼事可做,就跟過去看看,黑袍人他們到底在找什麼東西。

於是我們三個走向了剛剛黑袍人他們走出去的方向,從那個出口出追了上去。這邊的甬道比其他地方的甬道要大上一些,而且甬道里每隔一段距離就會亮着一處火光,看樣子這邊和其他地方有所不同,那個叫卓海的黑袍人可能真的說對了,能開啓機關的重要東西很可能就在這邊。

因爲每隔一段就有火光的緣故,我和劉宇都把手上的手電筒給關掉了,這樣能防止黑袍人他們因爲手電筒光發現我們跟在他們身後。還有就是有火光的微弱光亮,我們還是勉強能看清甬道里的情況的。

走了沒一會,前面突然傳來一聲巨響,甬道里劇烈的搖晃了起來,特別是地面震得尤爲厲害,就像是要塌陷下去一樣。我們三個都有些慌了,緊張的望着四周,站穩腳步。

土灰因爲震動不停的從甬道頂部落下,心裏有些隱隱不安,心想該不會是發生地震,墓穴要倒塌了吧?

不過很快的震動就消失了,一切恢復如常,墓穴沒有倒塌,地面也沒有塌陷下去,我稍稍鬆了口氣,總之不是那兩樣最壞的的結果就行。

“剛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李慕顏臉色凝重,疑惑問道。

劉宇搖了搖頭,說不知道,可能是前面出了什麼事,我們三個還是趕緊加快速度追上去看看。就這樣,我們三個加快了步伐,很快的就到了一間墓室裏,這間墓室很暗,沒有火光。

墓室裏十分昏暗,基本上看不太清楚是什麼情況,也沒有一點身影。我心裏有些奇怪,怎麼一點聲音都沒有,黑袍人他們到哪裏去了?

“這裏好像沒人,我們打開手電筒看看墓室的裏是什麼情況。”劉宇往四周望了望,開口說道,然後打開了手中的手電筒光。

我也打開手中的手電,墓室裏稍微亮了一些,往四周照了照,發現這件墓室比較簡單,基本上什麼都沒有,空蕩蕩的。除了我們走進來的這個入口之外,墓室四面沒有其他可以出去或者進來的地方了。我心裏更是奇怪了,要是沒有其他可以出去的出口,那黑袍人他們去哪了?

“你倆來看看,那裏是什麼?”這時候,劉宇的聲音響起,我和李慕顏趕緊走了過去。

只見劉宇的手電筒光照在了墓室的中央,那裏有一個比較低矮的石臺面,石臺還挺大的,看上去那裏之前應該擺放過棺槨之類的東西,可是現在去什麼都沒有。倒是石臺中間好像有一道可以通往地下的入口,黑袍人他們應該已經從這個入口下去了,難怪墓室裏沒了他們的蹤影。

劉宇照着那裏,領着我和李慕顏慢慢的走向石臺上的那個入口,走近一看,入口有通往地下的石臺階,裏面黑漆漆的,用手電光照進去也照不到底。

“剛剛那動靜應該就是黑袍人他們發現了打開這個入口的機關造成的,這座石臺上入口處的位置之前應該放着什麼東西,只不過機關被打開,放在這裏的東西往下沉了下去,露出了通往地下的石臺階。”劉宇仔細的盯着石臺階看了一會,說道。

“這座墓也太奇怪了,機關這麼多,倒是像藏東西的迷宮。”李慕顏皺着眉頭,臉色凝重。

其實她說的沒錯,這裏的確像是一座迷宮,不像是埋人讓死者安息的地方,反倒是像藏着寶物的迷宮,難怪天羽閣的人會來這裏找東西,看來這裏的確藏着不一般的東西,而且還不止一個。

“他們下去應該有點時間了,我們也趕緊下去吧。”說着,劉宇到頭走了進去。

沿着石臺階走了大概五六分鐘,終於是走完了石階,來到了通道里。其實更準確的來說,這裏不像甬道,更像是隨便挖鑿出來的臨時地道。一般的甬道不管是地面還是兩邊的石壁都會開鑿的十分平整,不像這裏地面坑坑窪窪,兩邊的洞壁也凹凸不平,有些地方是凸出來的泥土或者凹陷進去的,有些地方則是露出埋在土地裏的石塊,總之就像是隨便挖出來一個地道一樣。

“這裏好奇怪。”我開口說道。

劉宇在一旁沒有說話,皺着眉頭觀察情況,他說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先追上前面的黑袍人他們再說。我們三個邁着步子匆匆往前走,通道的空間時大時小,果然像是臨時挖出來的地道一樣,不過很快的就豁然開朗起來,我們走到了一個很大很寬敞的地底空間,還聽到了不知哪裏傳來的流水聲,估計是這裏有一條地下河。

一走到這裏,我就感覺到空氣很潮溼,而且很悶熱。我們三個繼續往前走,目光不停的往四周望,心裏感嘆不已,沒想到這座墓穴地下,竟然還有這麼寬闊的地下空間。

忽然這時候,我們聽到不遠處有說話的聲音,我和劉宇慌忙關掉了手電筒,小心翼翼的躲到一塊巨石後面。前面應該是黑袍人他們,他們走到這裏之後做了簡單的休整,現在不知道討論着什麼。

“卓海,你說的東西到底在哪裏?”是女黑袍人童玲雨的聲音。

“我怎麼知道,不過肯定就在這裏,一會好好找找不就行了。”過了一會,是卓海不太耐煩的聲音,他回了一句。

他的回答明顯讓童玲雨有些不滿,冷冷的說道:“卓海,一會要是沒找到我們想要的東西,那你最好小心一點,我不會輕易放過你的。”

卓海只是冷哼一聲,沒有回答她的話。

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了,在這巨大空曠的地底空間裏,腳步聲顯得很大。

“桌頭,我到那邊上廁所的時候,發現了一棵會發光的樹,很奇怪。”腳步聲停下來後,一個男人氣喘吁吁的說道。 防護罩停止了壓縮,二十七個人沒有絲毫放鬆的繼續壓著。唐宋站在裡邊,頭髮都給炸起來。

「好,厲害!」

舞台下一陣叫喊,不停的有人鼓掌。儘管不是預想中的單打獨鬥,可這群攻也太精彩了,二十幾個對一個愣是沒能拿下。

裁判席內,皇帝微眯著眼,沖著身旁的南宮老人輕聲道:「這小子怕是有麻煩了。」

南宮老人卻凝重的搖頭:「未必,是他們有麻煩了。他要爆,用防護罩爆開,然後再拼修復速度……」

「破!」

還沒等南宮老人把話說完,唐宋已經大聲嘶吼,壓縮的金色防護罩順勢炸開,強大的能量衝擊將周圍二十幾個人震飛出去,就連那兩個靈尊也不停的往後踉蹌。

台下驚呆了,看著一個個被護衛接住的天才,一雙雙眼珠子瞪大。一個對二十幾個,居然還能震飛?

金光散去,唐宋站在舞台中央,雙眸凜然的凝視著前方。前後正好一個靈尊,後退出去后馬上折返回來,又一次對他攻擊。兩人其實已經沒有太多元氣,可他們堅信,唐宋也不會剩下太多元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