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志國也是哈哈狂笑起來,樂道:“哈哈哈,說得好,沒有這些,他連狗雞把都不是!”

“呃……”

陸遠知道背後罵人不好,但是聽他倆這麼罵着展鵬飛,心裏還是蠻爽的,至少之前的鬱結,一揮而散!

“幹了!”

“幹!”

“妹子們把酒倒滿了呀!”

“乾杯!”

一時間,叮叮噹噹,包間裏杯盞交錯,迷人的七彩旋燈下,氣氛酣暢。

“來,給我趕緊把《好漢歌》點上,我要高歌一曲!”

劉志國喝完酒,興頭之上,又抄起茶几上的麥克風,讓妹子趕緊去點歌。

……

……

明天是週五,還要早起上班。所以他們唱到了十一點半左右,就匆匆結束了今晚的歡樂時光。

結完賬,媽媽桑和小姐把他們送到了歌舞廳門口。

他們三人的家都在三棉廠,打一輛出租車就夠。

歌舞廳門口泊了很多攬客的出租車,招手即有。陸遠叫來車,等着他倆鑽進車裏後,正要上副駕,轉頭無意間在歌舞廳門口的一側,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這人正彎着腰,單手扶着牆壁,哇哇在吐,顯然喝太多了。

“組長,你們先回去吧,我看到了一個好久未見的朋友,我跟他聊幾句再回去。”

陸遠跟張大年他們招呼了一聲,讓司機直接先走。

出租車走後,他便轉身走到了那個扶牆醉吐的人身後,默默地站着。


等那人吐得差不多了,痛苦地慢慢直起身子,陸遠適時遞上了準備好的紙巾,“給!”

那人接過紙巾,下意識地說了一聲謝謝,擦完嘴轉過身來,詫異地呼道:“遠子,你怎麼在這兒?”

“我還想問你怎麼在這兒呢?”

陸遠沒好氣地說道:“要讓蘇文豔知道你喝成這個衰樣,不得心疼死啊?邵剛同學!”

真的很巧!

陸遠怎麼也想不到,能隨隨便便在一家歌舞廳門口,碰到了邵剛! “能不能行?要不要叫輛出租,我送你回家?”陸遠問道。

邵剛擺擺手,說道:“現在好多了,沒剛纔散場時那麼難受了,不過這吐着吐着,倒是有些餓了,你餓不餓?要不要一起吃個宵夜,再各回各家?”

陸遠:“……”

說實話,剛纔在包間裏喝了一肚子的酒,邵剛不說還好,一說他還真有點餓了。

“這大冷天的,路邊也沒烤串攤了,上哪兒吃宵夜去啊?陸遠問道。”

邵剛見狀,說道:“我知道這歌舞廳附近,有家潮汕砂鍋粥一直開到凌晨兩點,喝完酒就不去擼串了,吃點粥養養胃,怎麼樣?”

“靠,行啊,邵剛,這一帶熟門熟路門清兒啊,看來這家歌舞廳沒少來啊?”陸遠調侃道。

“行了,別貧了,剛纔連苦膽都吐出來了,先去粥鋪吧,邊吃邊聊。”邵剛說道。

粥鋪就在歌舞廳後面那條街,是個不太起眼的小門面,招牌就叫潮汕阿牛砂鍋粥。

粥鋪門面小,只有七八張桌子,但生意看似還挺好的,這個點還有三張桌子都坐滿了人,看她們的樣子和裝扮,陸遠猜,應該也是附近歌舞廳剛下班的小姐公主。

邵剛跟老闆要了一個青菜蝦仁粥,一個皮蛋瘦肉粥,外加兩個小菜,帶着陸遠坐到了角落裏的一張空桌子。

老闆手腳很麻利兒,很快就上了小菜,和兩砂鍋的粥。



邵剛是真餓了,也顧不得跟陸遠客氣,趕緊動起勺子吃粥,一邊吹着粥裏的熱氣兒,一邊西里呼嚕的吃了好幾大口粥,然後狠狠呼了一口氣,由衷嘆道:“舒服了,這下胃裏不會空落落的了!”

陸遠也喝酒,有時候也會吐,他知道吐完之後,肚子餓的難受勁,所以等着邵剛緩過勁兒來,才問起了話:“邵剛,你經常來這兒?”

“呃,以前不怎麼來,偶爾跟同事來過一次兩次。不過最近手上跟着的兩個大客戶,他們都喜歡來這種地方談事情,我也是沒辦法,工作應酬嘛,所以最近就來得比較勤了。”邵剛吃着粥,解釋道。

陸遠哦了一聲,表示理解,邵剛說得倒是實話,現在很多人都喜歡在歌舞廳夜總會這種地方談業務、談生意。畢竟有美女的場合,男人們都比較放得開去喝,這酒一喝好了,嘴就容易張了,什麼業務也就都好談了。

不過他還是提醒道:“邵剛,你跟進客戶也要注意成本投入啊,這種歌舞廳一場酒下來,外加小姐的小費,也不便宜。你別到時候業務沒啃下來,又投進去這麼公關成本……”


“哈哈,遠子你放心吧。”

邵剛吃得差不多了,用紙巾擦了下嘴,說道:“我最近工作有了一些調整,現在每個月手上有一定額度的招待款用來公關和維護大客戶的。我還沒傻到用我自己辛辛苦苦掙得工資,去請客戶花天酒地。”

“哦,那就好。”

陸遠點點頭,突然聽出了端倪,詫異道:“你說你工作有調整,還有公關和維護客戶的專款額度?這麼說,你是升職啦?”

邵剛輕輕嗯了一聲,想要保持淡定,但臉上志得意滿的神色還是出賣了他內心小小的驕傲。

陸遠見狀,樂道:“行了,別憋着了。想要裝逼就裝逼吧,德性!升職加薪是好事,居然連通知都不通知我們一聲。別忘了現在潘大海也在杭州。怎麼?是怕我們瞧你一頓飯啊?”

邵剛搖搖頭,解釋道:“這不是最近才升的業務部副經理嘛,各種交接和跟進,忙得一塌糊塗。我尋思着等過個把禮拜,再跟你們說這事兒,然後請大家來家裏涮火鍋慶祝一下。”

“副經理?”

陸遠對於邵剛升的職位,還是有些意外!

邵剛所在的公司,他之前就聽邵剛講過,是杭州本地一家規模不小的太陽能板銷售公司,代理了國內一大型廠家生產的太陽能板在浙江地區的總銷售。他們公司幾個部門加起來有六七十號人,而邵剛他們的業務部,就有四十多個業務員。業務部設經理一名,副經理一名,業務主管四人,每名業務主管手底下帶着十來名業務員。每一名業務主管,負責的銷售區域是不同的,大家都有各自的片區。

邵剛原先跟着的那名主管及所轄業務團隊,主要是負責杭州及周邊縣區的太陽能板銷售。

陸遠本以爲邵剛是升了業務主管,那已經很了不得的事情了。但是沒想到,邵剛居然是躍過了業務主管這個位置,直接升到了業務部的副經理。

想想看,一個業務部門四十多號人的團隊,他邵剛纔進這家公司多久啊,居然升到了僅次於經理的位置,連當初帶着他入門的業務主管,現在都要聽他調派。

這個職位,實在令陸遠有些震驚!

他組織了一下語言,然後說道:“邵剛,不是我不相信你的能力哈,我只是覺得有些震驚,你怎麼一下子升這麼高?當然,做哥們的,你升的越高,我越替你開心,我只是覺得,覺得……”

“哈哈哈,行了,遠子,你別組織語言了,我沒那麼玻璃心。”

邵剛看着陸遠那個欲言又止的樣子,笑哈哈地說道:“別說你不相信,就連我家文豔都不相信。這也是我運氣好,我們公司出了點動盪,一下子就讓我鑽了空,躍過業務主管,直接到了業務部副經理的位置。”

“哦?還有這麼曲折的故事吶?說來聽聽?”陸遠好奇地問道。

“這個下週,我請你們到我家涮火鍋的時候,我跟你們一齊說吧。”

邵剛看了看手機的時間,道:“都12點多了,我最近老是半夜一兩點回家,文豔有點不高興了,我今晚得早點回去,不然又得吵架!”

邵剛拿出手機的一瞬間,陸遠微微一怔,他發現邵剛不僅買手機了,而且是最新款的三星翻蓋手機,時下蠻流行蠻酷炫的一款手機。

真是升了職,換了新裝備。其實他能感覺得出了,邵剛今晚雖然喝多吐了,但是跟自己聊天這會兒,無論是精氣神,還是那種當了部門領導之後的氣質,都有了很大的改變,不像之前那麼悲觀自卑,動不動就是各種抱怨不甘,各種怨天尤人。

現在這個樣子,挺好的。

隨即,他站了起來,說道:“也行,下次等人齊了去你家吃飯,你再說吧。撤吧,先回家,別讓文豔等太晚了。老闆,多少錢?”

邵剛一把攔住了陸遠要伸兜裏掏錢的手,說道:“怎麼?連這兩鍋粥錢,你還要替我考慮?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不一樣啦。起開,讓我也請你吃一會飯!”

說着,邵剛輕輕一把將陸遠薅開,跑到櫃檯去買了單。

陸遠笑着攤攤手,也對,有的時候,把單讓給別人去買,也是一種尊重!

結完賬,他倆各自在粥鋪門口打了出租,各回各家。

……

第二天。

一大早,張大年就收到了鄭一鳴派人送過來的兩份調崗申請,一份是羅豔瓊的,一份是陸遠的。

張大年第一時間拿着這兩份調崗申請書,出了辦公室,敲開了秦衛明的辦公室。

直到快吃中飯的時候,他才滿面笑容地從秦衛明辦公室出來。

回到辦公室之後,他又把羅豔瓊叫到了走廊外,聊了差不多有半個小時。

半小時後,羅豔瓊也是笑帶春風地走進辦公室裏。

這一幕幕,陸遠都看在眼裏,知道怎麼回事。

不過倒是把展鵬飛和徐璀璀兩人看糊塗了,不過很快,張大年又把展鵬飛叫到了秦衛明的辦公室裏。

也不知道秦衛明和張大年對展鵬飛說了什麼,反正展鵬飛再回辦公室的時候,眉宇舒展,逢人就笑,充滿了和善。

就連陸遠出辦公室上個廁所,與他的工位擦肩而過,他都笑着點頭致意,絲毫忘記了就在昨天這個時候,他還對陸遠橫眉冷對,怒目相視。

神經病!

陸遠感到一陣惡寒。

……

到了吃午飯的時間,辦公室裏的人陸陸續續去食堂吃飯。

羅豔瓊、張大年他們早早就過去了。

陸遠手頭有點事,離開辦公室的時候稍微晚了一點。

不過徐璀璀不知是故意的還是有意的,也在辦公室裏坐到陸遠離開,她才起身跟了上去。

走出廠辦大樓,走在去食堂的路上。

徐璀璀小跑了追了上來,一臉慍怒的樣子,對陸遠指責道:“陸遠,你不夠意思!”

“什麼不夠意思?”陸遠被質問得有些有些糊塗。

徐璀璀眼眶有些微紅,問道:“咱倆還算不算朋友?”

“什麼叫算不算?我們就是朋友啊!”陸遠斬釘截鐵道。

徐璀璀的眼淚已經開始在眼眶裏打轉了,哽咽道:“那你要離開改革辦這種事,爲什麼我一點都不知道?”


原來是這個事兒!

陸遠見她這個沮喪的樣子,心情也跟着不舒服起來,低聲說道:“你都知道了?”

“羅豔瓊都知道了,我還能不知道嗎?”

豆大的眼淚珠子從徐璀璀的眼眶裏滾落而出,委屈地哭咽道:“合着整個三組都知道了,連展鵬飛那孫子都知道了,就我一個人傻傻地不知道!”

羅豔瓊……

陸遠暗暗傷神,果然,只要讓羅豔瓊這娘們知道的事,都不用起風,就能傳出八千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