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雨生愣愣地望着光人,等了一會兒說:“繼續啊,我還在等着你講故事呢,時間有限,你能不能快點了?”

“哈哈哈哈……”光人哈哈大笑,“劉雨生,這點小心思不要在我面前班門弄斧。我全部修爲都渡給了大魔王,只保留了神智與他融爲一體,成爲身外化身,你猜這是因爲我太傻還是因爲我智慧太高?”

劉雨生尷尬一笑說道:“我這個人比較膽小,人家玩花樣我只能陪着,還怎樣呢?”

光人點點頭說:“和光同塵,中庸乃是大道,你很喜歡這麼做。看起來,你纔是最得半步大聖劉雨生真傳的那個人,跟他簡直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一樣,倒是我們太過張揚,跟他不太像。”

“說了這麼多,你是不要要把整件事的來龍去脈都告訴我?包括這個半步大聖劉雨生,以及大魔王劉雨生,還有我們這衆多靈魂種子的事情?”劉雨生問道。

“當然,我本就是爲了助你覺醒而來,如果不告訴你這些,那麼我來此將毫無意義。”

“所以,什麼一炷香時間全都是騙人的了?”

“哈哈哈哈,你覺得呢?當然是假的,我和大魔王劉雨生一樣,乃是通靈聖師的境界,雖然我本身不具有法力,但卻能施展他所有的神通。你之所以能突破境界,全賴我所賜,就憑你現在的識海,當然困不住我。”

劉雨生嘆了口氣,他就知道是這麼回事,天底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天上更不會掉餡餅,只會掉下鳥糞。

“說吧,把整件事講給我聽,把你們的條件也講給我聽。”

光人這次終於不再推脫,他真的給劉雨生講了一個故事。

話說大約在三千年前,有一個通靈師覺醒了,他的名字叫做劉雨生。劉雨生從一個小小的通靈師一路突飛猛進,經歷過無數驚天地泣鬼神的傳說故事之後,終於打敗了所有的敵人,併成功進階通靈聖師。到了劉雨生這個境界,他已經舉世無敵,或許是爲了更進一步,或許純粹是無聊給自己找點樂子,他打開了幽冥通道,放出無數惡靈,惡靈滅世由此而來,通靈盛世也由此開啓。

通靈盛世開啓之後,劉雨生不知所蹤,世人以爲他已經厭倦了這個世界,殊不知他醞釀了一個舉世無雙的絕大陰謀。

因爲惡靈滅世,人道崩壞而導致天道崩潰,劉雨生成功突破,成爲半步大聖,並藉此契機寄居天道,竊據了天道至尊之位!到此時劉雨生仍舊不滿足,因爲天道並非永恆不滅,一旦有大劫降世,天道劫數來臨,劉雨生第一個遭殃。除非,能夠成就唯一大道,這才能亙古永恆光輝不滅。

劉雨生借天道之力,爲自己祭煉出三千靈魂種子,並將這些靈魂種子全部投放到人界。三千靈魂種子各自修行,因爲天道加持,以及劉雨生的大道光輝照耀,很輕易就能修煉有成。就算中途夭折,靈魂種子化爲本源,照樣會被劉雨生回收。而修煉有成的靈魂種子,最終也不能倖免,總會遭遇各種劫難,最後統統被劉雨生回收。

如果遇到比較麻煩的靈魂種子,譬如大魔王劉雨生這種,神魂覺醒,明悟了前世今生,兼之實力超羣,一時間對付不了,竊據天道的半步大聖劉雨生就會以天道化身的面目出現,傾通靈界之力將麻煩解決掉。

半步大聖劉雨生,就是通過這種手段,化身無數,最終所有的靈魂種子全都回歸自身,他就能一舉踏破天道束縛,成就永恆唯一的大道真神。

世間有半步大聖劉雨生的三千靈魂種子,這些靈魂種子如今有的已經覺醒,並且境界突飛猛進,擁有了一定的自保之力,譬如大魔王劉雨生,有的則茫然無知,一步步走上早已被安排好的道路,譬如劉雨生這種。無論是誰,終點站都將只有一個,那就是成爲半步大聖劉雨生的養料。

主宰天道意志,竊據至尊之位,半步大聖劉雨生早已不是凡人所能抗衡的存在,即便通靈師也不行。

“這就是半步大聖劉雨生的故事,是所有一切的源頭,同時,也將會是一切的終結。你,我,大魔王,還有更多的人,我們這些自以爲受到上天眷顧的幸運兒,實際上只是人家養的豬,等到時機成熟就會殺了吃肉。就算我們極力反抗,不過是多活些時候,說不定這還是人家給的機會,讓我們養的更肥胖一些。結局,早已經註定了,你根本無力反抗。”

光人用這樣一番充滿悲觀的論調做了一個結尾,與此同時他正在悄悄觀察劉雨生,評測着劉雨生身上的種種可能。 劉雨生的心裏翻江倒海一般,他着實被這個故事給震驚到了。

難怪劉雨生最初的記憶,就是從一片黑暗當中開始,難怪他的修行之路充滿了巧合跟機遇,難怪他明明資質尋常,修煉起來速度卻無與倫比,對法術更是有種莫名的天賦。原來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源頭就在半步大聖劉雨生這裏,他放出了蘊含大道真意的靈魂種子,又借天道之力加快這些靈魂種子的成長,最後再將這些靈魂種子收割,以完成自己的修行。

最開始的時候,劉雨生有過片刻沮喪,面對這種註定了的結局,還有反抗的必要嗎?對於半步大聖劉雨生這種強大的存在,反抗又有什麼用呢?那可是竊據了天道的至尊啊!不過強烈的不甘心讓劉雨生神情嚴肅,心中如同一團火在熊熊燃燒。

那句話怎麼說的來着?從今以後,我要這天,再也遮不住我眼,我要這地,再也埋不住我的心!我要衆生,都明白我的意,我要那滿天神佛,都煙消雲散!

對,要的就是這股子狂勁兒!劉雨生心裏想着這番話,翻來覆去念了幾遍,漸漸有了精氣神。

“什麼是天註定的?如果天註定有用的話,這個半步大聖怎麼可能竊據至尊之位?天道不是被他給掀翻了?既然他能做到,我們也能做到!”劉雨生斬釘截鐵地說。

光人攤了攤手說:“可是,這很難,很難很難。”

“當然會很難,正因爲艱難才更要去做!”劉雨生說,“你不就是爲這個來的嗎?”

“嘿嘿,”光人傻傻一樂,說道,“不錯,我就是爲了反抗這個結局纔來找你!不過說實話,半步大聖劉雨生的靈魂種子,大多繼承了他神魂當中的一部分,我繼承的乃是智慧之光,大魔王劉雨生繼承了他的鬥志昂揚,很不湊巧,你繼承了他的男女情慾。”

“嗯?”劉雨生對此表示不解。

光人擠眉弄眼地說:“這有什麼難以理解的?陰陽合和乃是天地正道,你多幸運啊,繼承了這一點。是不是覺得自己有時候自制力不夠強?遇到女的就老想上?那不怪你,是你神魂之內潛藏的半步大聖劉雨生在發威了。”

劉雨生頗爲無語,雖然事情的確如同光人所說,他在男女之事上面自制力極差,但讓光人這樣猥瑣地說出來,總感覺不是那麼回事。何況光人原本一副高人形象,就因爲說了這些猥瑣的話,瞬間形象崩塌了。

光人傻樂呵了半天,好像找到了什麼好玩的事情。劉雨生忍不住說:“喂,你那個白癡一樣的表情,到底是在想什麼啊?”

光人臉色一正,嚴肅地說:“沒什麼,沒什麼。”

劉雨生搖了搖頭,問道:“故事聽完了,事情的大概我也瞭解了一些,現在可以談談你們的條件了。你和大魔王,對我究竟有什麼條件?你們救了我的命,又幫助我突破了通靈大師的境界,總不會一無所求吧?”

“這回你還真猜着了!”光人一拍手說,“還真就對你一無所求!我和大魔王劉雨生對你沒有任何的條件,只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變得越來越強大,越來越強大!”

“當真?”

“當真!”

“果然?”

“果然!”

“世上真有天上掉餡餅的事情了?我怎麼那麼不相信呢?”劉雨生對光人的說法表示了懷疑,“你們不會是在我身上動了什麼手腳吧?或者說你們想讓我替你們做點事情,只是現在不方便告訴我?”

“你想太多了,”光人搖了搖頭說,“其實關於你,原本我和大魔王劉雨生的意見是有分歧的。”

“哦?什麼分歧?”

“在我眼裏,你一無是處,不僅修行沒有天賦,繼承的又是最沒用的男女情慾,一路上磕磕絆絆走到這一步,這麼久了連個通靈大師都沒有突破。三千靈魂種子,如果說評選一個混的最差的,你當之無愧。”

劉雨生讓光人一番話說得臉上有些臊得慌,心裏有些不高興,於是問道:“我怎麼就最差了?才修行幾年我就已經有了如今的境界,這還不夠嗎?”

“呵呵,”光人用呵呵來回答劉雨生的問題,他說,“大魔王劉雨生三年就已經成就通靈大師巔峯圓滿,不出十年就已經是通靈聖師。我算是很沒材料的了,不過用了兩年就已經成就高階通靈大師。據我所知,通靈界十三大派,有四大派掌教全是半步大聖劉雨生的靈魂種子,覺醒沒覺醒的,我不知道,但他們都和你一樣得到過天道傳承。他們從天道傳承空間裏一出來,就是通靈大師的境界,而後不幾年就成爲了通靈界頂尖高手。還有……”

“停!”眼看光人還要長篇大論下去,劉雨生悻悻然打斷了他,“你說的對,我一無是處,行了吧?我是個廢物,三千靈魂種子,我最垃圾。那麼你們分歧的原因在哪裏?分歧的點,在哪裏?”

光人笑了笑說:“照我原本的意思,既然已經確定你的身份,知道你是靈魂種子之一,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讓大魔王劉雨生把你吞噬掉。這樣有兩個好處,一來可以壯大他的神魂境界,靈魂種子互相吞噬,就能更多掌握大道真靈,好處不是一般的大,二來此消彼長,吞噬你之後,大魔王劉雨生強上一分,天道化身,半步大聖劉雨生就少了一分變強的機會。”

雖然明知道這種事情沒有發生,但光人說起來的時候,劉雨生仍舊感覺到渾身發涼,似乎光人的眼神都變得十分可怕,那是一種充滿貪念和慾望的眼神。劉雨生哈哈一笑說道:“好處這麼多,爲什麼你們不這麼做?”

“唉,我也想不通啊,大魔王爲什麼不吞噬了你?這次他錯過這個機會,等你日後變強了,再想這麼做就沒可能了。何況,萬一你遭了天譴,沒能抗住天道化身劉雨生降下的劫數,那麼你的所有都會被人奪走,你會變成半步大聖的養料。” 光人的話有理有據,一聽就知道他說的都是真的,儘管知道事情並未按照光人的意願進行下去,劉雨生還是忍不住好奇地問道:“大魔王劉雨生,他究竟是怎麼說服你的?”

光人仰頭望天,一字一句地說:“如果我不同意,他就會弄死我。”

“這麼霸道?不是吧?”劉雨生驚訝地說。

“哈哈哈,當然不是,跟你開個玩笑。實際上,根據大魔王劉雨生的說法,我們將你的神魂從虛無之黑暗當中強拉回來,避免了你被半步大聖吞噬,這樣做也有兩大好處,而且這兩個好處,要比我所說的那兩個好處要大得多。”

“洗耳恭聽。”

“道理很簡單,你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但這恰恰就是最特殊的一點。半步大聖,已經化身天道至尊的劉雨生,他的靈魂種子沾染大道氣息,怎麼可能沒有一點特殊之處?大魔王劉雨生認爲你身上一定有過人之處,只是隱藏的極深,我們發現不了。但是把你救回來,而且幫你突破境界,並不是因爲你的特殊之處,大魔王劉雨生有另外的考量。”

“首先,大魔王劉雨生的壓力很大,”光人接着說,“我們的壓力都很大。 無敵劍神 三千年了,半步大聖劉雨生竊據天道至尊之位,有了這麼久的時間來運作,他形成了一整套的流程,專門對付我們這些靈魂種子。無論是誰,只要突破到通靈大師境界,立刻就會被天道盯上,說不定哪天就會觸發天劫,就此迴歸天道成爲養料。隨着時間的推移,能夠覺醒並反抗本體的靈魂種子越來越少,其中大多數都是懵懵懂懂就結束了自己的一生。有一些靈魂種子,如大魔王劉雨生和我,旗幟鮮明的反抗天道。另外還有一些靈魂種子,覺醒之後悄然隱藏了自己,並且通過各種手段截斷了天道對他們的感應。”

“因爲目標的減少,半步大聖劉雨生就能騰出更多的天道之力來對付大魔王劉雨生和我,所以我們需要有人來分擔壓力。大魔王劉雨生覺得你是一個很好的目標,他相信以你的福澤深厚,一定很快就能嶄露頭角,所以你只要好好活下去,努力變得更強大就行了,除此之外,我們對你的確別無所求。”

“原來是想讓我當個靶子,”劉雨生恍然道,“我就說嘛,怎麼可能沒有條件!雖然你們表面上沒有說,但事實上就是把我置於危險的境地當中啊。按照你的說法,我要是一輩子不突破,就能平安過一生,置於我死了之後魂歸何處,我還能管得了那個?現在境界是突破了,可隨時都有可能面臨滅頂之災!喂,你們這到底是救我還是害我?”

光人對劉雨生的狡辯不以爲意,仍舊自顧自地說:“除了希望你儘快成長起來,替我們分擔壓力之外,大魔王劉雨生還有一個野望。正所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大魔王希望有你做榜樣,能有更多的靈魂種子站出來,大家一起反抗這注定的命運。”

“哇,你不要把格局說的那麼大,先講講我現在的處境,按照你的說法,身爲靈魂種子的我,一旦突破了通靈大師,離開就會觸發印記,就會被天道給半步大聖給盯上。豈不是說我現在已經上了黑名單?你跟我在一起,那不是更被人惦記?”劉雨生滿臉擔憂地說。

“那倒不會,”光人好整以暇地說,“你暫時還是安全的。”

“哦?”劉雨生一下高興了起來,“是不是你們爲了保護我,另外做了什麼安排?”

“哈哈哈哈,小子你真是貪心不足,我們不求回報,救了你的命又幫你突破境界,你還要我們怎樣?實話告訴你吧,你之所以現在還安全,是因爲天道化身顧及不到這裏。半步大聖雖然竊據天道至尊之位,但宇宙茫茫,他能把人界守好就不錯了,哪裏還有精力招呼這些域外空間?所以,只要你不離開葬龍池,就永遠不會被察覺到。現在的問題是,你願意在此地終老嗎?一生碌碌,埋骨於此無名之地,這樣的活法,你願意嗎?”

這番話一問出來,劉雨生馬上就呆住了,不會吧?竟然還有這種事?本來劉雨生是心心念念想要脫離葬龍池,儘快回到人界,因爲葬龍池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實在不值得留戀。然而現在光人給了劉雨生一個兩難的抉擇,要麼呆在葬龍池,像金蟬子那樣忍受數百年孤寂,終老於此,埋骨青山。要不然,就闖出去被天道化身感應,直面隨時隨地都有可能降臨的天劫。

劉雨生愁眉苦臉地想了一會兒,忽然想明白了其中關竅,他臉色一變,笑眯眯地說:“我選擇留在這裏。”

光人神情一滯,難以置信地說:“你願意就這樣庸庸碌碌過一生?”

“是啊,平平淡淡,也沒什麼不好,”劉雨生攤了攤手說,“反正我現在也突破了通靈大師,有數百年好活。這麼長的時間,足夠我慢慢將整個葬龍池全都探索一遍,探險和尋寶,這不也是一種很美妙的生活嗎?”

“葬龍池裏已經沒什麼寶物讓你探索了!”光人大聲說,“進階通靈大師之後,葬龍池對於你來說就變成了兒時的遊樂場,長大之後完全感受不到那個時候的樂趣。在你境界低微時,那些法器和寶物讓你垂涎三尺,但如今那些東西對你來說全都是累贅。”

“你怎麼知道?”劉雨生反問道。

光人猶豫了一下說:“葬龍池本身就與我有些牽連,這個地方對我而言沒有任何祕密。”

“我不信,前面這些副本就不說了,後面不是還有金鼎、定海、巨龍之墓這三大頂級副本嗎?據說這三個副本當中都有相當於通靈大師的難度,想來收穫也不會少吧?”

光人搖了搖頭說:“金鼎老祖本體乃是三足金鼎,其堅硬程度堪比兩界壁障,就算大魔王劉雨生來了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他。定海神針就更不用說,此寶早就爲天道化身所點化,在此靜待有緣,你倘若進了定海空間,保準第一時間就會被一棒子打死。至於巨龍之墓……” “巨龍之墓如何?”

劉雨生雖然從莽牯朱蛤口中得知了葬龍池的大概,但對於三大終極副本,就連莽牯朱蛤也所知甚少,因此聽到光人講述,劉雨生頓時興趣十足。

光人嘆了口氣說:“巨龍之墓,其實早就成了空殼子,其中的寶物,早在數百年前就被大魔王劉雨生給取走了。你倘若此時前去,除去一地荒蕪之外,恐怕就只有一個發瘋了巨龍之魂在四處遊蕩,尋找着可惡的奪寶之賊。”

說到這裏,光人不懷好意地望着劉雨生說:“數百年來巨龍之墓有進無出,巨龍之魂失卻了寶物,憤怒地將所有進入之人全都當成了敵人。你確定你要進去看一看?”

巨龍之魂乃是堪比通靈大師的怪物,何況修行了那麼久遠的歲月,實力深不可測,劉雨生倘若進去跟這樣的怪物交手,那就是在找死。何況巨龍之墓當中什麼都沒有,劉雨生進去完全是替別人背鍋,啥好處都沒有,還要跟那麼強大的怪物拼命?傻子也幹不出這種事來。

“嘿嘿,”劉雨生傻笑一聲,轉移了話題說,“當年大魔王劉雨生從巨龍之墓盜走了什麼?有沒有一顆蛟龍之心?”

劉雨生只是隨口一問,沒想到光人眉頭一皺,直直地盯着他看個沒完。劉雨生被看得心煩,怒道:“看什麼?老子不搞基。”

光人沒有理會劉雨生自以爲風趣的話,他自言自語道:“想不到,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太讓人想不到了……”

“什麼玩意兒?你在念叨什麼呢?”劉雨生在一旁聽得雲裏霧裏,只好開口問道。

光人長嘆一聲說:“我一向自詡智慧過人,但大魔王劉雨生纔是那個真正的智者,他的眼光之老辣,我十分佩服。他能一眼就看出你的特殊之處,我卻到如今才發現,不冤,真是不冤。”

劉雨生皺着眉頭沒說話,像這種情況,說什麼都沒人搭理,等光人自己醒過神來就好了。果不其然,過了一會兒,光人自動從那個迷糊的狀態中出來,對劉雨生說:“你曾經進入天道傳承空間,對嗎?”

“是啊,這事兒你不是知道麼?曾經有不少人都進去過,我也不算獨一份兒。”

“但是你得到的天道傳承,絕對是天底下僅有的唯一一個。我來問你,你是不是得到了玄天大保健?修煉的是不是太上心經?”光人有些緊張地問道。

這種事情瞞不住,劉雨生也沒有要瞞的意思,他老老實實地說:“沒錯,太上心經如今已經修煉到了第二層,玄天大保健還未解鎖。”

猶豫了一下,劉雨生接着說:“還有一個天道級別的法術,名爲幻滅,這個法術吹得挺大,實際上沒什麼用處。我進階之後看了一下,也就只是加強一下法術威力而已。”

劉雨生在說前面半截的時候,光人已經開始咬牙,聽到後半段,他終於忍不住咬着後槽牙說:“‘只是加強一下?’還‘而已’?你給我說說,具體是怎麼個加強,究竟怎麼個而已?”

“就是加強法術威力嘛,大概加強個一到三成吧。還有就是幻滅加持之後,不管什麼樣的法術都有如影隨形的特效,而且真假可以任意切換,相當於是個障眼法,感覺不怎麼實用,就是個花哨好看。”劉雨生一臉鄙夷地說。

光人胸口發悶,差點吐出一口老血,恨不得破口大罵劉雨生,暴殄天物,畜生!天道級別的法術,縱觀世間高手,能掌握這個級別法術的人,不會超過一掌之數!最重要的是劉雨生所掌握的幻滅,乃是宇宙最強的一種輔助性法術!沒有之一,就是單純的最強!

加強法術威力一到三成,看上去似乎不起眼,然而到了通靈巔峯境界,隨手間一道法術就有毀天滅地的威力,在這個基礎上加強一到三成,那還得了?更何況,幻滅能被稱爲宇宙最強,憑藉的並非加強法術威力這一特性,而是依仗其如影隨形的特效登頂。

只要有幻滅加持,劉雨生不管施展什麼樣的法術,首先一出手威力會加強三成,這個加強不用劉雨生付出任何代價。然後,劉雨生的任何法術,經過幻滅加持之後,都會帶上如影隨形的特效,也就是說劉雨生的一道法術,在別人眼裏是兩道!這兩道法術真假難辨,只有劉雨生才知道究竟哪個是真哪個是假,而且他還可以隨意切換兩者的形態!

毫不誇張地說一句,有了幻滅的劉雨生,同境界已經再無敵手。同樣的法術,劉雨生愣是比你威力強大三成,關鍵他的法術一出來,你只能被動防禦被動挨打,稍有疏忽就會被真真假假的幻影特效給擊中。

幻滅如此變態,當然也有其限制,除去對於境界的要去最低也得是通靈大師以外,施展幻滅需要極其龐大的法力消耗。因爲幻滅乃是一種輔助性的狀態類法術,開啓需要一些前置的時間,然而在緊張的戰鬥當中,哪有時間給你開啓幻滅?所以這道法術需要提前開啓,並一直保持住。

保持幻滅所需要的法力消耗,對於別人來說是個難題,對於劉雨生就完全不是個問題了,因爲他修行的太上心經別的沒有,唯獨法力雄厚冠絕天下!突破到通靈大師之後,體內七百二十個氣旋,法力之充盈簡直駭人聽聞!再加上太上心經超強的法力回覆,這門絕世道法和幻滅簡直是天作之合!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天道傳承當中,這兩樣是最爲世人所稱道,被人們稱爲天之絕配的道訣和法術,偏偏它們全都被劉雨生得到了。

“大魔王劉雨生說你必定有特殊之處,我原本是不服氣的,現在看來,他媽的三千靈魂種子,就你最特殊!”

光人一時間忍不住嫉恨,大爆粗口。

劉雨生謙虛道:“哪有啊,我就是一普通人,普通得很,普通得很。”

光人更加憤怒,偏偏此處是劉雨生的識海,他也做不了別的,只能把一腔怒氣全都憋到肚子裏去,那個難受勁兒就別提了。 “那個,我能問一下嗎?就因爲我得了這麼個天道傳承,就變成了特殊的人了?就這麼簡單嗎?”劉雨生彷彿沒看出光人的心態崩了,仍然傻乎乎地問道。

“這還簡單?你這貨真是得了天大的便宜還要賣乖,實在過分!”光人憤憤然說道,“天之絕配的道訣和法術已經在世間流傳無數個年頭,偶爾有靈魂種子進入天道傳承空間,能得其中之一就已經算得上繳天之幸,出來之後必然能夠攪動一番風雲。想不到你竟然能夠把兩者全部收入囊中,如果這樣你還不夠特殊,那這世上盡是普通人,沒有一個能稱得上特殊了!”

“哦!”劉雨生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原來我真的這麼特殊,那……我這個特殊,到底有什麼用呢?”

“這個……”光人一時爲之語塞,“你的特殊之處隱藏極深,一時間還發現不了具體有什麼用處,不過必定有大用,這點毋庸置疑。”

劉雨生琢磨了一下,說:“既然不知道具體有什麼特殊的作用,那我還是老老實實呆在這兒吧,萬一出去被天道化身盯上,死得多憋屈啊,你說對吧?”

光人有些興奮地說:“怎麼可能?以你現在的實力,雖然境界低了一些,但實際戰力遠超同境界所有人,就算天道化身盯上了你,也一定奈何不了你!半步大聖竊據天道至尊之位,動靜之間牽扯太大,如果以表面上的境界來針對你,那麼這次吃虧的一定是天道化身!”

“那我也不想出去,你只是假設而已,萬一天道化身有所準備呢?不怕一萬,就怕這個萬一。我老老實實呆在葬龍池,天道化身發現不了我的存在,安安穩穩開開心心活個幾百年,這樣挺好。”劉雨生撇了撇嘴說。

光人正要開口說話,忽然表情變了變,懊惱地說:“差點上了你小子的當!真是見鬼了,就因爲你得了天之絕配,老子心神失守。嘿嘿,你確定你不想離開這裏?既然你不想離開,那我就不告訴你離開的方法了吧?”

劉雨生一臉無所謂地說:“沒關係啊,我都準備老死在這裏了,幹嘛要知道離開的方法?”

“你這個小滑頭,少來這一套!耍怪拿喬沒有用,我們幫了你這麼多,你不思報答也就算了,還千方百計想從我這裏撈好處,真不是個好東西!”

光人這會兒終於醒過神來,劉雨生哪裏是不想離開葬龍池?他只是想要更多的籌碼而已。想到劉雨生不僅有幸進入天道傳承空間,還得了天之絕配的道訣和法術,潛力明顯遠超其他靈魂種子,再加上這貨不知廉恥,心思厚黑,前程難以限量!假以時日,只要頂住天道化身的針對,那麼劉雨生必將成長爲一代巨擘。

真是同人不同命啊!大家都是分裂出來的靈魂種子,光人自詡爲智慧化身,偏偏還沒有這個得了男女情慾的小子有福氣。劉雨生實在太可惡了,一臉的憨瓜模樣,實際精明無比,竟然還想給自己下套,關鍵自己還差點上當了!

光人越想越氣,怒火沖天難以抑制,萬幸他仍保留了一絲理智,並未作出什麼極端的事情來。不過想讓光人再爲劉雨生解惑答疑那是不可能了,他驟然消失得無影無蹤,走得雲淡風輕,不露一絲痕跡。

劉雨生愣住了,等了一會兒,識海內再無動靜,神魂觀照自身,也沒有找到任何異常。劉雨生神魂歸位,疑惑地說:“這就走了?難道是我太過火的緣故?喂,喂!你別就這麼走了,先告訴我如何離開這裏啊!”

的確如光人所料,劉雨生怎麼可能會甘心終老於此?他肯定是想離開葬龍池的,只是有棗沒棗打兩杆子,這是劉雨生的一貫風格,既然有了敲竹槓的機會,哪能輕易放過?萬萬沒想到光人如此激憤,一言不合扭頭就走,連反悔的機會都不給了?

劉雨生大爲懊惱,這樣一來,他只有三天之內一路打到三大副本那裏去,纔有機會進入傳送陣離開葬龍池了。可是三天連闖數個副本,時間來得及麼?早知道這樣,不如老老實實跟光人談條件,先把脫離這裏的方法弄明白了再想其他也不遲。

劉雨生並未懊悔太久,忽然有一個聲音在識海之內爆開,如炸雷般轟得他腦袋嗡嗡作響。

“憑你現在的實力,葬龍池大可以橫着走,三大頂級副本打完,自然有你的機緣,日後再見了臭小子!哈哈哈哈……”

沒想到光人臨走時還埋了後手,他在劉雨生識海內不知動了什麼手腳,留下了這樣一段話。劉雨生疑神疑鬼地再次神魂入定,觀照自身,然而他照遍整個識海,什麼都沒有發現。想到光人和大魔王劉雨生一樣,都是通靈聖師的境界,有這樣的手段不足爲奇。

三大頂級副本打完,會有什麼樣的機緣?既然光人說日後再見,那麼意思就是說打完三大副本,就能離開葬龍池了?或許,可以不受三天時間的限制?

或許是爲了懲戒劉雨生的滑頭表現,光人留下的話也是稀裏糊塗,因爲他這番話,劉雨生糾結萬分。到底是聽光人的話,去打三大頂級副本,還是按照自己原本想的那樣,趕在葬龍池關閉之前,通過傳送陣離開這裏?

萬一光人以進爲退,表面上希望劉雨生脫離葬龍池,實際上恰恰相反,他就是想讓劉雨生呆在這兒,那怎麼辦?世事無絕對,別看光人說的挺好,實際上劉雨生對他的話只信了三分。

如果不是幽月狼王傻傻地跑了回來,劉雨生都還在糾結當中。沒想到幽月狼王不等劉雨生去找它,它反倒自投羅網,劉雨生稍微一想就明白幽月狼王爲什麼回來,很顯然,它以爲劉雨生在唱空城計,回來是想報仇雪恨。

抓了幽月狼王當坐騎,劉雨生決定走一步看一步,先找到三大終極副本,看情況再決定怎麼做。至於三大副本里的BOSS,劉雨生自信滿滿,並沒有把它們太當回事兒。 幽月狼王趕路的速度其實比不上劉雨生的遁光,要說找這麼一個代步的靈獸以節省法力,憑藉太上心經雄厚無比的法力積累,對於劉雨生來說也完全沒必要。之所以找這麼個玩意兒代步,主要還是爲了氣派。

已經是通靈大師境界,該有的場面就得擺起來了。

幽月狼王威風凜凜,個頭巨大,生有雙頭,渾身紫毛賣相不凡,人靠衣裳馬靠鞍,劉雨生騎上這麼個坐騎,本來略顯平凡的他立刻就變得充滿神祕感。

雪狼湖對於幽月狼王來說,既是家園,也是囚籠,它熟悉這裏的每一寸土地,平時對這裏充滿厭惡,臨走時又滿是眷戀。傳送陣已經打開,濛濛的白光組成一道門戶,踏進去之後,就能脫離雪狼湖,並且直接跳關去往星宿海。

幽月狼王一步三回頭,劉雨生有所感應,勸慰道:“可是捨不得你三個兒子?日後自有相見之時,莫做此小兒女之姿態。”

幽月狼王長嘯一聲,邁步進入傳送陣,眼前一花,已經來到了新世界。

映入劉雨生眼簾的,首先是一座城池。對於劉雨生來說,這座城市突兀之極,在葬龍池耽擱了這麼久,各種各樣的副本地圖都見識到了,像這種城池一般的地圖,倒還真是頭一次見到。

這座城巨大無比,城牆高高拔起,人站在城門下,就像螞蟻之於大象。宏偉至此的建築,絕非人力所能及也。事實也真是如此,劉雨生騎着幽月狼王進了城,城中一片熱鬧景象,但到處都是半人半獸的怪物,不見一個人影。

“這裏是星宿海?你確定?”劉雨生心裏直犯嘀咕,連個人都沒有,一羣怪物守着的城池,怎麼可能是散修門派稱尊的星宿海?

幽月狼王低聲道:“根據葬龍池的法則賦予我的權限,那個傳送陣打開之後,必定傳向星宿海,不可能傳到別的地方去。這裏雖然古怪,但我確定就是星宿海。”

星宿海,名字裏帶個海,看來完全是虛名而已,這高牆大城,哪裏有海了?另外關於這個地圖的說法似乎也出現了很大的偏差,根據劉雨生所知道的,星宿海守關者並非精怪靈獸,而是一家散修門派星宿派。星宿派善於用毒,手段詭祕無比,門主丁春秋執掌法寶神木鼎,又煉了一道天地蠱,境界倒不算高深,只是十分難纏。

如果這裏就是星宿海,星宿派的人在哪兒呢?劉雨生到處尋找,找來找去都沒見到一個人模樣,全是歪瓜裂棗的半人獸。城中多爲異類,劉雨生突兀來此,早有人注意到了他,如果不是因爲幽月狼王威懾力太重,說不定已經有人來找劉雨生的麻煩了。饒是如此,劉雨生大搖大擺四下張望的模樣,依舊令人不爽。

一個身穿皮甲的豬頭人,齜着獠牙走過來說:“喂,小子,看你細皮嫩肉的,在張望什麼呢?你是從哪兒來的?來星宿海有什麼事?”

劉雨生坐在幽月狼王背上,得低下頭才能看到說話的豬頭人,他愣了一下指着自己的鼻子說:“你在跟我說話?”

“哼哼,除了你還能有誰?小子,星宿海已經很多年沒見過生人了,你到底從哪兒來的?”

豬頭人眼神閃爍,一臉的不懷好意且絲毫不掩飾。

劉雨生本想戲耍一下這個豬頭人,不過念頭一生,忽然有種百無聊賴的感覺。這種實力低下的弱者,欺負他們實在太沒有意思了。

“吃了他。”劉雨生打了個哈欠,對幽月狼王說。

豬頭人愣了一下,暴脾氣上來了,哼哼着說:“你說什麼?你要讓這畜生吃了我?你可知道我是什麼人?我是星宿海入門弟子豬剛鬣,我……”

“嗷嗚!”

豬頭人的話音未落,幽月狼王右邊的狼頭大嘴一張,彷彿吞天噬地一般,將其一口吞入腹中,連個飽嗝都沒打。幽月狼王吞了豬頭人,眼神不善,兩顆碩大的狼頭左右打量着,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再吞掉一個人。

劉雨生擺擺手,吐氣開聲,聲震全城。

“星宿派的混蛋在哪兒?快來見過你家老祖宗!”

要想通關星宿派,那就得大開殺戒,打敗守關者丁春秋,既然劉雨生來到星宿海就沒打算和平相處,那就索性張揚一些。與其到處尋找星宿派的人,不如讓他們來找自己,劉雨生就是這麼個想法,因此他傳音四野,整個星宿海幾乎都聽到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