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議簽好沒有?”林川隨口問道。

“嗯,他們要六號地,讓我們別搶,其它地塊,隨便。”黃安琪迴應。

“那就好。”

“他們拍完六號地把牌子送過來之後,你來舉,怎麼拍全由你說了算,你看上哪塊地沒有?”

客家等郎妹 沒看上,不過沒關係,極地集團拍哪塊,我們就拍哪塊。” 胖子這時候從邊上開了一瓶茅臺,笑呵呵的準備過去給幾位當官的倒上。

其中一個擺了擺手:“白酒喝了腦袋暈,還是來點啤的或者紅的吧!”邊上幾人聽了也是笑着敷衍點了點頭。

胖子肯定不會說什麼,出去叫服務員去了。過了好一會兒跟着一個服務員過來,抱了兩箱特供青島啤酒。

“來來來,大家都別閒着啊,喝酒打牌啊。”胖子在一邊招待到,拿起了一邊的撲克,就開始洗牌了:“我這兄弟來了,老規矩,我和我兄弟當莊!大家有沒有意見?”胖子說完話的時候朝着我眨了眨眼,我立馬就明白了胖子的意思。

這給領導送錢,不能明着送,送禮也是一門智慧,像他們這種王八蛋,官職其實並不大,但就是掌握着我們老百姓的生死。仗着手裏一點點權利,尾巴都翹上了天,你給的甜頭太小了人家根本不鳥你,你給的太明顯的別人又不敢收。

就比如剛纔一個說不喝白酒,其實他的言外之意就是:“熊雄同志啊,你這不厚道啊,就給了我們每人一提茅臺,這私下還藏着了。”等會這場子一完,胖子絕對又會每人送上一提。

胖子給我眨眼睛的意思是讓我機靈點,現在是我們送錢給別人求辦事,別搞砸了。我們玩的是鬥牛,我和胖子輪流當莊,他們只要下錢,不管我們手裏的牌到底有多大,反正看都不會看,肯定是“覺得”比別人小的。直接扔牌堆裏面就行了。幾個小時下來,估摸着一人手裏就有大幾千的現金了。


胖子是第一輪的莊家,笑呵呵的洗牌發牌,活生生的就是一個孫子,又是給人裝煙又是倒酒的。期間還不斷的說着好話奉承着別人。

玩了幾把之後,輪到我當莊家,胖子偷偷的從桌子底下給我塞了一疊錢,兩萬塊。

發完牌後,我瞄了眼手裏的牌,牛牛!

我看了眼場面上下的賭注,差不多每人都是一百兩百。

本來心情就不好,加上我這人的性格,我一把將牌翻了出來:“牛牛!有沒有牛牛比我大的?沒有我就收錢了。”


我這話一說完,場面上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胖子也是愣住了瞅着我。


“小熊啊,我這家裏還有點事情了,我這就不陪你們玩了。東西我也不拿了,還是回家孝敬你父母吧。”其中一個說完就站起了身準備走。

剩下的幾人也是緊跟着站了起來,找了各式各樣的理由,這一刻我明白,我們的事情被我搞砸了。如果這證件不能解決,根本就不談開超市的問題。

胖子這時候拉住了其中一個人的手臂:“王哥,我這兄弟有些不懂規矩,你別介意。都是我教導有錯,您看在我這麼誠懇的態度上,諒解下可以嗎?”

那個被胖子叫做王哥的人,上下打量打量了我:“小夥子,你這樣出去是要吃虧的。”


我呵呵的笑了笑,沒有說話,我吃虧?我這些年吃的還少嗎?

王哥並沒有立馬坐下來,而是看了看胖子:“做人都得講究一點是不是?”

胖子聽完冷着臉點了點頭,順手拿起了一邊桌子上的啤酒,一口咬開,咕嚕嚕的一口灌完了一瓶,胖子喝完了連氣都沒有喘一下,抓起了酒瓶照着我的腦袋“砰”的一下子就砸了下去,我就感覺着腦袋生生的疼,血水順着我的臉頰慢慢的流了下來。我沒有說話,這一瞬間我真的心完全沉了下來,這就是爲了生活,爲了將來嗎?

胖子拿着殘碎的半截瓶酒瓶:“王哥,講究嗎?”

王哥笑呵呵的拍了拍手:“可以可以,你們兩也真是夠狠的。”

王哥說着提起了一邊的茅臺還有煙,抓起了桌子上胖子的錢:“過兩天來我辦公室找我!”王哥說完也沒在停留了,轉身就走了。剩下的幾人也是照着王哥的步調一致。

這時候胖子從茶几上拿起了兩根菸,一下子全部點着了,遞給了我一支,坐在了一邊的沙發上,異常頹廢:“哥們,對不住了!”

我沒有說話,只是一直吸着嘴上的煙,任憑頭上的鮮血流着。

胖子這時候站起了身,摟着了我:“哥們也是身不由己,剛纔我要不是這麼做,咱們拿下證件絕對不會這麼簡單。”

我並沒有說話,我也知道胖子的無奈,這社會本就是這樣,這就是一個人吃人的社會,人壓人的社會。其實我真的不怪胖子,我只是有點痛惜,痛惜曾今的我們去哪裏了。

我抽完了一支菸,拿起了桌上一瓶啤酒,一口氣也給灌了下去:“咱們這麼多年的兄弟了,誰不懂誰,死胖子,你也別說了,趕緊帶我去醫院看看,我這腦袋還流着血了。”

胖子這時候在一邊撲哧一聲也笑了出來:“顧南,我發現你也漸漸的變了!”

我有點詫異的看着胖子:“怎麼說?”

“我也說不上,只是覺得現在的你還以前有了很大的改觀,反正是一種好的變化吧。像你以前,遇上這樣的事情,絕對鳥都不會鳥別人的。你剛說要來的時候,我就已經做好了準備了。”

我點着了一根菸:“別人都在朝前走,我如果在停在原地,我怎麼追得上別人了。”

胖子這時候摟着我更緊了:“顧南,好好的對自己,真的!作爲一個爺們,有時候看着你都挺心疼,更何況那些愛着你的人。”

“你的意思是不愛我了?”

胖子呼啦了我一把:“滾蛋,老子不搞基!”

我哈哈的笑了笑,心情也漸漸的好了起來。我跟胖子出了KTV,在附近找了一個診所,簡單的包紮了下。

“胖子,今晚我去你那裏睡覺。”

“怎麼?”

“沒怎麼,我就是不想回去,我也想和你好好的喝點。”

胖子點了點頭:“行,不過現在咱們得去光谷一趟。”

“幹嘛?”

“給你買點衣服啊,我看白璃也會有忽視的地方,你這衣服都穿了多久了,也不知道給你去買幾件。”胖子的話說完,我看了看自己身上,是啊,自從夏沫離開後,我就在也沒怎麼注意自己的形象了。

(PS:希望在看我小說的同志們,多多的評論,希望看主角和誰的戲!我好繼續寫後面的。還有手機站的記得每天點那個推薦喲。拜託了!) 兩點半,拍賣會正式開始,一衆潛在買家兩百多人紛紛結束了交際,端正的坐了下來。

臺上的主持先是介紹了今晚幾十宗用地的情況,然後競拍就正式進入流程了。

一輪激烈的競爭之下,黃安琪朋友所在的陽光地產,成功競得目標地塊,也如約把牌子送了過來。

“看你表演了。” 修真萬年歸來

林川笑納,靜候着時機。

拍到第十九號地的時候,莫仁義出手了,這塊地底價一千八百萬,每次叫價不能低於兩百萬,有好幾家公司在競爭。

這塊地,極地集團是志在必得的,因此莫仁義叫了三次價,把價格推到了三千多萬,這是天價了,競爭對手不得不敗下陣來。

每家公司的規模,還有經營戰略是不一樣的,出手之前都會事先算好賬,最高多少能拍下來之類。

這些地所在的區塊,都是有待開發的區塊,如果沒有政策扶持,按照正常發展速度,一二十年之內都是沒有發揮空間的。

換句話說,地拍回來,要空置一二十年,之後再看機遇。

這是長遠的投資,甚至可以說是一場賭博。

規模更大,實力更雄厚的公司,顯然要比規模較小,實力弱小的公司,更願意花錢去投資未來

剛好極地集團是一家大集團公司,從一千八百萬競拍到三千多萬,小公司敗給他們,也在情理之中。

隨着那幫小老闆搖頭嘆息,莫仁義卻是春風得意馬蹄疾,不停擡手示意:“各位,承讓了,承讓了。”

臺上,主持人在反覆詢問還有沒有人出價。

“三千二百萬第一次……”

“三千二百萬第二次……”

當所有人都以爲十九號地就要被極地集團收入囊中的時候。

突然,一個牌子舉了起來,淡淡的聲音喊道:“三千八百萬。”

現場先是一片死寂,隨後是一片譁然。

天啊,直接加價六百萬,這十九號地根本不值這錢,喊價的莫不是傻子吧?

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順着舉起的牌子,投到了林川的身上。

沒人能說出來林川的身份,行內,沒見過這號人物。

“小兄弟,那地不值這個錢。”坐在林川身旁,一名禿頂的老闆,熱心提醒林川。

“或許吧,但我已經拍了。”林川擡擡手,算是感謝對方的熱心腸。

“那你加兩百萬就可以了,志在必得也要先看其它家的反應嘛。”

“第一次來,沒經驗。”

禿頂老闆滿臉肉疼,彷彿林川花的是他的錢。

“林川你喊什麼?你看清楚,這裏是土地拍賣現場,不是菜市場。”莫仁義此時才從林川的喊價之中回過神來,站起身嘲笑林川。

以莫仁義看來,林川是想下他的面子,讓他難堪,這無疑是在報復官司的事情。

太可笑了,這裏拍的是土地,動則幾千萬鉅款,是林川這種無名小卒能玩得起的?

回過頭,他對臺上主持說道:“叫保安把這人弄出去吧,這人不過是聯合集團的一名土木工程師,一名小員工,他媽還是掃大街的,你讓他掃地他能勝任,拍地?他這明擺了是在鬧事。”

莫仁義此言一出,整個拍賣現場議論紛紛,所有的目光,所有的聲音,都在攻擊林川,嘲笑林川。

這土地拍賣會都成什麼地方了,連掃大街的兒子居然也來拍地,太胡鬧了。

“四千萬……”林川再次舉起牌子,以此予以回擊。

同時,他對主持人說道,“如果有異議,可以查我的牌號,看看有沒有資格,繳納的保證金足不足。”

林川的話擲地有聲,看上去根本不像是鬧事的人,反觀莫仁義的種種表現,更像是在鬧事。

莫仁義當然不這麼認爲,發現主持人質疑的目光投到自己身上來,他極其惱火。

“你看毛線?老子是極地集團的,大集團公司。”

主持人轉而問林川:“這位先生,真的不介意我審查一下你們的資格?”

“請快。”林川淡淡的迴應。

臺上的工作人員頓時一個個忙了起來,快速進行資料覈對。

臺下一衆潛在買家悄靜無聲,都在等待結果。


當然很多人相信莫仁義,而看輕林川,他們內心無不認爲,審查的結果是林川被轟出大門。

兩分鐘之後,主持人公佈,林川手舉號牌所登記的信息完全沒問題,所繳納的保證金也很充足。

“這……不是搗亂?低賤的小員工升遷了?”莫仁義本能的問鄧婕。

鄧婕搖搖頭,她也有相同的疑問。

此時現場又是一片譁然。

一束束投到莫仁義身上的目光,充滿了仇恨,還有鄙夷。

搞得莫仁義丟盡了臉面,那神情,吃了屎一般難受。

“十九號地,四千萬,第一次……”

“十九號地,四千萬,第二次……”

現場拍賣恢復秩序之後,主持人的聲音響遍每一個角落。

價太高了,無論他怎麼喊,自然沒人再加價,包括莫仁義都加不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