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不屑地說道。

牆頭草“霍布斯”看情勢陡轉,立馬是屁顛顛地向着南天閒着殷勤:“大人,我是被加文·漢薩逼迫的。我和加文·漢薩根本不一路人!大人,我和您的堂弟,南勝兄,是要好的校友!”

南天冷冷地掃了掃霍布斯:“你不是說,你老爸是艾歐市軍警局副局長,要我小心點?”

霍布斯一個激靈:“哪裏有!我怎麼敢威脅大人!”

“殺!”

南天雙目凌厲,劍光閃爍。

霍布斯也被咔嚓掉了。

扎姆斯也是走了過來,立馬補充道:“軍警局副局長,哦,我知道了!馬上,我回去後,就把他撤職!凡是得罪大人的,我一定嚴懲!” 南勝因爲吞服過生命泉水,此刻,傷勢也恢復得差不多了。

南勝也被現在的場景,深深震撼住了。

南勝沒有料到,自己多年未見的堂哥南天,現在竟然有這麼大的能量!

在騎士大學橫行霸道,肆無忌憚的太子爺加文·漢薩,在南天面前連一坨屎都算不上。

奧琳娜,碧麗絲兩個拜金勢力的金髮女郎,態度也是來了一個180°大轉彎。

尤其是,南勝的前女友碧麗絲更是後悔莫迭。

碧麗絲心道:“該死的,南勝這個貧窮的傢伙,我以前怎麼沒聽說過,他有這麼厲害的一個哥哥!說是,翻手爲雲,覆手爲雨也不爲過。”

“我要是現在和南勝同修於好,讓南勝接受我。我等同於,間接搭上了南天這層關係。日後,老孃想不,飛黃騰達都不行呀。”

碧麗絲看向南勝的目光也柔和許多,或者說,摻雜了更多狐媚。

碧麗絲以爲南勝還是那個單純樸實,好欺負的老實人。

碧麗絲不要臉地,款款走向南勝,嫵媚地說道:“勝哥哥,之前是我一時糊塗,鬼迷了心竅。其實,我最愛的就是勝哥哥了。我們畢竟談了那多年戀愛……..”

“滾!”

南勝也不傻,如此女子,怎能饒過?

碧麗絲不以爲恥,厚着臉皮繼續說道:“勝哥哥,原諒我嘛,我真的知錯了。我保證以後,再也不不會離開你了……..”

南勝臉色陰沉,心中感到了無比的噁心!

經歷了這件事情,南勝已經將碧麗絲徹底看透了。

“哥,借你的寶劍一用!”

南勝對南天說道。

“嗯!”

南天點了點頭,將流星寶劍遞給了南勝。

碧麗絲還不明所以。

南勝已經手持寶劍,一劍刺出,劍光閃爍。

流星寶劍,穿透了碧麗絲的胸膛。

“賤貨,你唯有一死,方解我心頭之恨!”

南勝冷冷地說道。

碧麗絲眼眸中充滿了恐懼,旋即生命力迅速地流逝,徹底死亡了。

“還有你!”

南勝抽出流星寶劍,又殺向奧琳娜。

南勝在學校裏頭,刻苦修煉機甲,實力強橫,現在已經是五品機甲戰士了!

奧琳娜根本不是南勝的對手。

奧琳娜驚慌地大叫道:“不要呀,大人!我可以服侍你睡覺。我的牀-上技術,很好的!”

南勝心性堅定,看也沒有多看奧琳娜,就是一劍劈砍而出,將奧琳娜也給幹掉了。

南勝將流星寶劍,又還給了南天。

“哥哥,謝謝你!”

南勝感激地說道。

南天拍了拍南勝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道:“我們是兄弟,有什麼可謝的。你是我南天的弟弟,以後就要有這種一往無前的氣勢,誰人敢欺負你,什麼人渣得罪了你,你只管一劍殺了就是!其它善後的事情,就給你哥哥就行了!”

城堡中,加文·漢薩那些餘下的狐朋狗友們,都對南勝羨慕無比。

有南天這個強勢的哥哥罩着,在海藍星上行事,簡直是順風順水,一路平坦,比加文·漢薩都要牛逼太多!

他們甚至都在後悔,爲什麼當初在學校的時候,不是討好南勝。

現在,樹倒猢猻散,漢薩家族的族長都死了,加文·漢薩也被抓了,他們這些人也將被牽連。

幹掉了,奧琳娜,碧麗絲。

南勝心情舒快了許多。

不過,一看到,罪魁禍首加文·漢薩,南勝頓時面色陰沉了起來。

加文·漢薩瑟瑟發抖,蜷縮在地上,看到南勝一步一步向自己走來。

加文·漢薩痛哭了起來。

“大人,饒命!”

“大人,饒命!”

“南勝大人,我知道錯了!我不該槍你的女朋友。我是大混蛋,我罪該萬死。”

加文·漢薩不停地磕頭。

南勝語氣冰冷:“其實,我還需要感謝你,畢竟,通過你,我也算是看清了碧麗絲的本性。”

“不敢當,不敢當。南勝大人,您太擡舉我。我加文·漢薩就是一個臭蟲而已。”

加文·漢薩情商特地,根本聽不懂,話語的深層次含義。

南勝呵呵一笑,笑意中,飽含殺機。

“你還真是自我感覺良好!”

南勝咧了咧嘴。

“哥,你覺得該怎麼處理這個人渣?”

南勝向南天問道。

南天淡淡地揮了揮手:“剝皮抽筋,剁碎了餵豬!”

南勝點了點頭:“好的,我聽哥哥的。”

這時,艾歐市長扎姆斯又站了出來,朗聲道:“對付這等罪犯,我最是有辦法。我艾歐市專門有一個黑暗監獄,只需三天,我就會讓大人們看到滿意的結果。”

“黑暗監獄?”

加文·漢薩面色慘白。

“不要啊!我不要進那裏!大人,你們現在把我殺掉吧!我不要進入黑暗監獄!”

加文·漢薩大喊道。

加文·漢薩是艾歐市本土的大少,自然知道,艾歐市黑暗監獄的恐怖,只要被關到了那裏,一定會生不如死。

三天時間,足以讓把加文·漢薩折磨得死去活來。

“好的,就把他關到黑暗監獄裏頭!我只有一個要求,不能他太輕易地死去,而且,三天之後,他必須死掉!”

南天拍板了。

“是!”

扎姆斯揮了揮手。

幾個警員兇悍地就把加文·漢薩架走了。

加文·漢薩的那些狐朋狗友們,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黑暗監獄的恐怖,他們都是有所耳聞。

這個時候,從星陽市遷居過來的桑迪,摸着腦袋,也是恍然大悟地,指着南天,驚叫道:“我終於,想起來,你是誰了!你是上一屆星陽市百校機甲聯賽的第一名,南天!人送外號‘天屠’!”

南天露齒一笑:“沒有想到,我還有點名氣,你也知道我!”

“大人,何其偉哉,少年英雄氣蓋世。我對大人的敬仰,猶如滔滔河水,奔流不絕!”

桑迪巴結道。

南天揮了揮手:“行了,看你也做什麼壞事!今天,這個城堡裏頭,你被免死了。至於,其餘人,扎姆斯市長麻煩你處理一下。”

扎姆斯冷酷地掃了一眼加文·漢薩的那些狐朋狗友,嘴角掛起一絲殘忍的獰笑:“是,大人!”

做完這些,南天便帶着南勝離開了這個烏煙瘴氣的地方。

南勝心中有許多問不完的問題。

關於,這個南天這個神祕強大的哥哥,南勝敬佩無比。

南天也知道南勝心中的想法。

南天拿出紙張,謄寫了一份《九星煉體訣》與《星辰煉氣訣》給南勝。

南天剛纔也仔細幫南勝摸骨探查了一番,發現南勝體質特殊,有一股深邃的星辰氣息,與星辰本源十分契合。

南天已經基本確定了,南勝擁有億萬無一的傳奇體質——星辰體!

古武祕籍中的無上祕籍《九星煉體訣》與《星辰煉氣訣》最是適合南勝! 《九星煉體訣》與《星辰煉氣訣》都是古武時代中,浩瀚古武祕籍中,排名前十的存在與《長生經》《五嶽圓通化生經》齊名,只比《九天神龍決》差一點。

但是,《九星煉體訣》與《星辰煉氣訣》的修煉難度卻是奇高無比。

首先,就要求修行者要擁有星辰體!

古武時代,那麼多修行者,往往百年間,偌大一個江湖武林都找不到一個星辰體!

但是,南天發現自己的堂弟南勝竟然是星辰體!

古武修行的億萬挑一的頂尖好苗子!

“大風起兮,壯哉我南氏家族!弟弟,你根骨很好,好好修煉我傳授給你的祕籍。以你的特殊體質,你日後一定可以成爲一個頂天立地的強者!”

南天拍了拍南勝的肩膀,鄭重地說道。

一個家族中,一個人強大起來了,的確可以拉動一個家族迅速崛起!

但是,想要家族長久興盛下去,必須要家族中,逐代的人才輩出。

南勝是一個好苗子,日後必將成爲南氏家族僅次於南天的頂尖力量。

南天從南勝被綁架,以及同學遭受欺辱等等一系列事情,深有體悟。

南天下定決心,要把自己的家人朋友們的戰力提升上去。

日後,哪怕自己去星海深處發展,幾十年不回來,最起碼不用擔心家人們的安危。

“弟弟,修行古武將會比修行機甲,更加辛苦!你做好準備了沒有?”

南天肅穆地問道。

南勝日後,將會是南氏家族的守護之一,南天不敢馬虎。

“哥哥,我不怕吃苦!我要像哥哥一樣厲害,揮劍決浮雲,一怒滄海寒!我要讓爸爸媽媽過上好日子!我更要自己能夠主宰自己的命運!我不想這樣肆意地被人欺辱!”

南勝鏗鏘地說道。

“好,好,好!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厚德載物!”

“哥哥相信你,通過自己的努力,一定可以光宗耀宗,出人頭地!”

南天鼓勵道。

南天爲了給南勝打下牢固的根基,特意推去了葉定天,魏正青等海藍星權貴們的盛情邀請。

南天在密室中,一遍又一遍地運轉着《九天神龍決》,用神龍真氣,耐心地給南勝洗筋伐髓。

這個過程非常痛苦。

南勝也是有骨氣,硬是一聲都沒有吭。

南天又抽出自己一團精血裹狹着雄厚的神龍真氣,打入南勝的丹田中,幫助南勝日後修行。

最後,南天又帶着南勝飛出了海藍星,乘坐着“太谷號”,近距離接觸與感悟浩瀚星空!

南勝體質特殊,在星空中盤膝而坐,由南天在旁護法,三天三夜後,南勝終於是將《九星煉體訣》與《星辰煉氣訣》全部修煉到了入門級別!

至此,南勝正式成爲了一個古武者!

做完這一切,南天帶着南勝和四叔一家,來到了自己的別墅。

南天指了指別墅後院的生命泉池。

“堂弟,你日後就在我家修煉,我這個別墅上風水寶地,十分有助修煉。若是累了,就喝點生命泉水。我保證你的修煉度,會想坐上火箭一般!”

南天呵呵笑道。

南天的爸爸媽媽也是笑了笑:“小勝呀,你就安心在這裏住下,當成自己家。咱們都不是外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