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攤了攤手:“你不相信就算了!”

話音一落,南天化掌爲刀,切中湯豎鴻的要害,將湯豎鴻一擊斃命!

湯豎鴻表情凝固。

湯豎鴻到死也不相信,南天真的敢殺自己!

“湯少死了!”

“湯少死了!”

禮堂頓時哄亂無比!

湯豎鴻在學院中的地位很高,比怒目金剛要強出太多了。

不少學生驚恐地逃了出去。

不一會兒,湯豎鴻被殺的消息,就傳遍了整個風雲學院。

柳青青和沐雅也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柳青青建議着:“溪名,我們趕快離開吧!湯豎鴻的爺爺是風雲學院董事會的一個大股東!湯豎鴻死了,我們在風雲學院裏頭很危險!”

南天看了看柳青青和沐雅,思忖了一下,點了點頭:“好的,我們走吧!”

南天知道,自己固然實力很強,幾乎在風雲學院裏頭可以橫着走,沒有人能夠從正面擊敗自己。

但是,柳青青與沐雅就不同了!

她們都是修爲不高的女學生。

繼續留在風雲學院當中,難保有人對柳青青和沐雅暗下黑手。

南天牽着柳青青和沐雅的手,急匆匆地往外趕。

沐雅心中早就掀起了驚天駭浪!

沐雅沒有料到,柳青青的一個朋友,竟然這麼厲害。

連威名赫赫的風雲四少之一的湯豎鴻,彈指間就被南天擊殺掉了。

回憶着,剛纔南天英武的氣勢,沐雅白皙的臉蛋不禁一紅。

“你是叫溪名吧!你真的好厲害哦!湯豎鴻在我們風雲學院已經是排行第四的高手了,可是依舊敵不過你幾招!”

沐雅讚歎道。

南天呵呵一笑:“其實,我若是不留手的情況,我一招就可以結果掉湯豎鴻!”

“喔,好棒耶! 腹黑爹地圈禁嬌妻 你真是太厲害了!我真的是太崇拜你了!你以後,可以教我一些防身之術嗎?”

沐雅癡癡地說道。

南天莞爾一笑:“當然可以。”

“你若是想學的話,我可以手把手教你的。”

沐雅掩嘴一笑,很是高興與滿足。

柳青青倒是有些內疚:“沐雅,這一次,是我害了你!讓你不能繼續在風雲學院讀書了!”

沐雅絲毫無在意。

“雙子星學院多得是!不在風雲學院,可以去別的學院呀!條條大路通羅馬,我們沒有必要在一棵樹上撞死!”

“再說了,若非青青你在比賽當中,相救,我也無法通過風雲學院的新生考覈!你根本不必內疚,能夠交上你這個好朋友,我很是滿足!”

沐雅淡淡一笑。

柳青青笑了笑:“沐雅,你真好!願我們都是好朋友!”

“對了,溪名同學,我也希望和你成爲朋友!”

沐雅順勢對南天說道。

南天不明所以,沒有什麼猶豫:“可以呀!以後,我們三個人,都是好朋友了!”

沐雅在心底加了一句:“沒錯,是朋友!不過,溪名同學,你是我的男朋友!”

“鳴…….”

刺耳的警報聲傳來!

“他們在那裏呢!”

“快攔住他們!”

一隊全複式武裝的保安和一隊黑衣保鏢迅速地,涌入學院。

南天三人,很快就被這些人圍住了。

兩個青年大搖大擺地在領在最前頭。

其中一青年長着一個鷹鉤鼻,臉上也有一道淺淺的刀疤,他就是風雲學院風雲四少當中的旗眥,人稱旗少。

另一個青年,光着膀子,露出了後背上駭人的青龍文身以及前胸上血色蓮花文身,他則是風雲四少當中的賀軍,人稱賀少。

旗眥目光毒辣地掃了掃南天三人。

“聽說你小子,幹掉了湯豎鴻? 寒門嫡繡 湯豎鴻,和我們兩個關係匪淺!我若是不幫湯豎鴻報仇,日後也絕對無法在風雲學院立足!”

旗眥冷冷地說道。

“什麼,狗屁風雲四少!我看就是一羣垃圾!有本事,就過來和我單挑!能不能報仇,就看你是否有本事了!”

南天淡淡地揮了揮手。

南天自從知道了,江傲昊是風雲四少之首,就一下子非常看不起風雲四少了!

南天沒有興趣和這些小嘍囉們,耽誤時間!

旗眥臉色鐵青:“好,好!這麼多年了,你是第一個敢侮辱我旗眥的人!我今天,不把你砍成肉沫,我就不是四少之一!”

賀軍望了望旗眥,湊上去低語道:“我和你一起出手,以雷霆之勢,迅速拿下這小子!四弟雖然,修爲最弱,但是畢竟是一個四品機甲戰師。這人,能殺掉四弟,肯定是有些本事的。”

“好,這個主意甚好!”

旗眥眼中閃過一絲血色。

“殺!”

旗眥和賀軍召喚出了各自的機甲,每一刻的留手,激發出各自機甲的絕招。

“血旗機甲之血海滔天!”

“重山機甲之泰山壓頂!”

一紅一黑兩道璀璨的光芒傳來,瞬間照耀了整個附近方圓十幾裏。

旗眥與賀軍都是巔峯四品機甲戰師,使出了絕招,自然驚天動地,很是不凡!

“流星!”

南天其實不用召喚機甲,也可以擊破這兩道機甲攻擊。

但是,考慮到柳青青和沐雅的安全。

南天保險起見,還是召喚了流星機甲!

南天將柳青青和沐雅護在身後。

“流星寶劍,來!”

“斬!”

南天單手持劍,運足真氣,狠狠地一劈!

“轟隆!”

煙塵四起,旗眥與賀軍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下子就被擊飛了,重重地跌落在地上,昏死了過去。

南天驚天一擊,震撼住了很多人。

現在,再也沒人敢阻攔了。

“走!”

南天抱着柳青青和沐雅,兩個大美人,就要離開。

就在此時此刻。

一個黃袍老者,在幾名保鏢的攙扶下,一步步地走了過來。

“我剛剛在學院會議廳,開一個股東大會,就有人說,我的寶貝孫子,被人殺了!”

黃袍老者眼神陰厲地,掃了掃南天三人!

“我湯家也是風行省有頭有臉的大家族,豎鴻是我最喜愛的孫子!你們殺了他,我要你們生不如死,還有你們的親人,全部都要陪葬!”

“來人,將他們三人全部拿下!”

黃袍老者的話語很平靜,但是每一個字都包含了莫大的殺意。 “我看誰敢?”

南天冷冷一喝,渾身氣勢大漲。

黃袍老者面目猙獰:“有何不敢?”

“大膽狂徒,你真的以爲這裏是你爲所欲爲的地方?”

“風雲軍何在?”

風雲學院作爲雙子星上最大的一個學院,自然有其傲視其它學院的地方。

漩渦基地守備特批,風雲學院擁有駐軍權。

風雲學院有許多大企業支持,軍費根本不成問題。

專門保衛風雲學院的風雲軍,也就應運而生。

風雲軍的作戰力,僅次於銀河軍內部編制,比學院外邊的那些普通的保安和保鏢要強上太多了。

“末將在!”

一個黑臉軍裝漢子,邁着大步,行了一個軍禮,向黃袍老者報道。

“風雲軍副軍長尤尖向湯董報道!風雲軍,第一大隊,第二大隊,第三大隊,已經全部集合完畢,隨時可以殲滅敵人!”

黑臉漢子尤尖朗聲道。

“好,立刻攻擊罪犯!”

黃袍老者揮了揮手。

“轟啦啦!”

從遠方天際,也是迅速地飛來了,四艘大型戰艦。

一些口徑榴彈炮也被軍士們,運送了過來。

沐雅第一次見到這等場面,不禁手心手背都是汗珠。

“怎麼辦?”

“怎麼辦?”

沐雅喃喃低語。

南天握了握沐雅的柔荑,安慰道:“放心吧,我會保證你們的安全!”

黃袍老者一臉獰笑。

“你小子不是狂妄嗎?這一次,我發動了三個大隊的風雲軍,總共三萬多軍士,外加四艘大型戰艦,幾十門大口徑大炮,對你進行無縫隙轟炸!我看你,還能怎樣!”

“現在是機甲時代了,不是古武時代那種個人英雄橫行的時候了!”

黃袍老者雙目血紅一片。

尤尖副軍長,也是臉色肅穆,手上拿着軍旗與對講機,就準備發號施令,開火開炮!

一位參謀湊到黃袍老者近前道:“湯董,一旦這樣狂轟亂炸,估計會導致不少無辜學生傷亡呀!”

黃袍老者不以爲然,擺了擺手:“哼,無辜學生,死一點就死一點!大不了,再點招生或者發放點撫卹金!那小子,明顯很大,單挑能力很強,必須要用軍隊力量進行狂猛打擊!”

“是,是!湯董說的對!”

那參謀訕訕一笑,便退下了。

“預備!”

“一,二!”

“三!開…….“

尤尖副軍長面無表情地道。

眼看,三萬多軍士就要發動攻擊。

晴天驚雷般的吶喊傳來。

“全部住手!”

一個白衣老者飄然踏空而來。

尤尖副軍長見到來人,渾身一抖,,不禁立馬跪倒於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