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猶豫萬分的東伯雪鷹聽了后,當即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拚命一搏了!」

**(未完待續。) 東伯雪鷹瞬間衝出,手中神劍化作一道奪目劍光刺向了火焰谷主。

火焰谷主臉色頓時一變,修行者們壽命悠久,就是因為大多都很小心謹慎,在沒有一定把握的情況下,是不會輕易插手和自己無關的戰鬥的。否則生死搏殺下一不小心丟掉了性命,那可就一切皆空了,要再多寶物都沒用!

「你要了寶物,也沒命享用!」火焰谷主一拳震退天劍山宗主之時,翻手就是最兇猛的殺招襲來。

轟~~~~~

東伯雪鷹只感覺眼前一亮,刺眼奪目的火焰中有著重重拳影,帶著一股股連綿不絕的威能襲來,一些弱小的合一境,就是上百個都會被這一拳盡皆轟成齏粉,而東伯雪鷹也是大驚,施展出的劍光劃過一道弧線去擋住這恐怖的連綿拳影。

隨著轟然碰撞,東伯雪鷹也被震得往後飛去,身體都撞擊在一處山峰上,蓬,半座山峰都直接碎裂崩塌,東伯雪鷹一口鮮血噴出。

「不好。」旁邊觀戰的三位峰主都急了,「這位高手的實力,比之火焰谷主似乎要弱些。」

「就憑你也想壞我的事?給我留下你的小命吧!」火焰谷主氣勢衝天。

而原本想要藉此機會壓制靈魂內『銀絲牽魂毒』的天劍山宗主見狀,也是一急,連傳音道:「小心,這火焰谷主攻擊極為狂猛,不過在身法方面、精妙方面都有所欠缺,你不可和他硬碰硬。」

天劍山宗主,不動如山,劍法防禦足夠厲害才敢硬抗。

所以單單表面看天劍山宗主和火焰谷主的交戰,根本看不出火焰谷主的攻擊何等之兇猛。

「我且和你聯手先解決了他。」天劍山宗主也有些明白,這個神秘高手一對一要獲勝都難,便只能咬牙繼續硬撐。

「好。」

東伯雪鷹也傳音回應道。

他也是故意偽裝,他早給自己有了定位,就是一個擅長領域以及身法的劍客,實力定位在星辰塔第四層次!因為這一層次,在九雲大陸還是有不少的,如果自己展露出星辰塔第五層的實力,天劍山宗主他們恐怕也會透過傳訊告知他人,相信很快會傳開!

任何一個星辰塔第五層實力的冒出來,都會引起三大聖界、兩大教派的重視!

因為這一層次的,整個九雲大陸都極少!冒出一個就值得懷疑,除非是本土強者有成長軌跡可循,否則陌生強者,兩大教派、三大聖界都不會這麼放任不管的。

「我剛剛只是試試他的實力。」東伯雪鷹再度殺來,這一次無形波動瀰漫迅速就包裹住了火焰谷主,讓火焰谷主臉色一變,因為他飛行移動速度立即大減,這還是東伯雪鷹已經故意『隱藏』實力了,只發揮出盤波圖如今一成威力而已。

「嘩嘩嘩。」

天劍山宗主殺來,只見道道劍光彷彿群山般碾壓而來。

火焰谷主感覺自己一舉一動都受到束縛,他只能一掌迎上,可如今這一掌明顯慢了且威力大減,連綿猶如群山的劍光掃蕩過來,火焰谷主倒飛開去,胸口都有傷口鮮血飛濺。

「嗯?」天劍山宗主都有些吃驚,正面碰撞他竟然佔上風,跟著他就感到腦袋眩暈,不過他一咬牙,繼續施展劍法。

咻。

而遠處東伯雪鷹身影一閃,直撲火焰谷主。

「好強的領域束縛,是這個神秘高手?」火焰谷主也有些急了,他一面應對天劍山宗主再次攻來的劍法,可東伯雪鷹的劍光一閃就已經劃了過來,火焰谷主本就不擅長身法如今又被束縛,又分心抵擋天劍山宗主,雖然單掌去擋,可那一道劍光依舊劈在了他的身體上,半邊身體都被摧毀湮滅,不過他火焰般的軀體迅速又生長。

「不好。」火焰谷主臉色大變。

「趁機殺了他。」天劍山宗主卻有些激動。

「好。」東伯雪鷹似乎也殺意凜冽。

「這個神秘高手,正面攻擊弱了些,可領域極厲害,劍法也頗為玄妙。」火焰谷主急了。

「這位朋友,不就是為了寶物嗎?這天劍山宗主已經中毒極深,只要你和我聯手輕易就能斬殺他,到時候他的寶物全部歸你,我也願意獻上價值八十顆源界石的寶物贈與你。」火焰谷主連忙道。

天劍山宗主心中一緊。

遠處的三位峰主也緊張起來。

這個神秘高手,比較貪財,為了寶物都摻和到同層次的生死搏殺中來。而天劍山宗主一對一和火焰谷主是處於絕對下風的,如果他真的幫助火焰谷主……那麼戰鬥結果將毫無疑問,甚至戰鬥起來更加輕鬆簡單。

「你也太小瞧我了。」東伯雪鷹聲音浩蕩,手中利劍卻絲毫不停。

「價值一百顆源界石的寶物,這是我全部寶物了,都給你。」火焰谷主喊道。

剛剛心情一松的天劍山宗主他們也頓時緊張起來。

天劍山宗主更是焦急,因為他所有寶物加起來都不足一百顆源界石啊!

「撕拉。」

又是一道劍光,和天劍山宗主聯合下,再度重創火焰谷主,令火焰谷主身體被湮滅過半,這一次他身體恢復起來就明顯慢多了。

「撤!全部撤離!」火焰谷主非常不甘心,不過還是給自己麾下盡皆傳訊,他自身卻是在受到天劍山宗主攻擊時順勢往後猛然暴退,退出了規則領域範圍后,就立即一個瞬移。

嗖。

迅速遁逃。

「逃?」東伯雪鷹連循著對方虛空軌跡追了過去。

論虛空穿梭,作為虛空行者在合一境中簡直就是傲視無敵的,完全媲美許多混沌境巨頭水準了。

「呼,呼。」天劍山宗主卻停下來一閃就降落在一座山峰上盤膝坐著,連全力以赴壓制體內的銀絲牽魂毒,他真的不敢再追了,因為他硬撐到現在傷勢太重,再撐下去,他恐怕會在戰鬥的時候就直接昏迷過去。

一旦昏迷過去,無法壓制,那麼魂毒會繼續滲透,他將必死無疑!

他可不想死!

「給我護法。」天劍山宗主吩咐三位峰主。

「是。」三位護法立即保護在四周,天劍山宗主便不管外界全力以赴開始壓制魂毒。

而整個天劍山上,原本處在下風只能藉助地利的天劍山弟子們有些驚愕的發現,火焰谷一方的高手們竟然大規模迅速撤退,一批批都和合一境高手匯合,迅速瞬移退去。

「逃了?」

本以為整個天劍山宗派即將覆滅,現在敵人開始逃了。

……

「我恨,恨啊。」

國民男神又被分手了 虛空穿搜逃跑中的火焰谷主卻是滿腔怒火不甘心。

為了這一次,他準備了多久!

自從師尊被天劍山宗主給陰死,他就一直想要報仇,在外冒險闖蕩達到和天劍山宗主相當的實力他才敢回來,重整火焰谷!辛辛苦苦才得到『銀絲牽魂毒』,安排自己在外界收到麾下的陌生高手以供奉身份進入天劍山,逐漸滲透……

一步步,一直到今天才完全爆發!

為了報仇,為了滅掉整個天劍山,他付出太多。

而且為了完成母祖教教內的任務他也需要剷除天劍山,可現在一切都失敗了,都是那個神秘高手。

「轟。」虛空震蕩。

「不好。」火焰谷主臉色大變,他被強行排斥了出來,面前出現了一名白衣白髮銀色面具男子。

「他虛空穿梭比我厲害這麼多?」火焰谷主吃驚,如果瞬移相當的話,是很難攔截下來的,除非有比較明顯的優勢,不過一想到對方擅長領域,又擅長身法……在虛空方面比他有優勢也很正常。他卻不知,如果不是為了隱藏實力,東伯雪鷹甚至可以讓火焰谷主都無法瞬移!

「受死。」東伯雪鷹施展盤波圖壓制著對方,並且迅速近身搏殺。

火焰谷主本就速度慢,又被束縛,很快又中了一劍。

「原來他實力比我還高些,一開始硬碰硬才吃了些虧。」火焰谷主有些明悟,他不敢戀戰,努力要逃出規則領域範圍就瞬移,但很快東伯雪鷹就又攔截下。

「我所有寶物給你,你饒我一命!」開始絕望的火焰谷主求饒了,對方貪婪,或許能活命。

「哼。」

東伯雪鷹卻絲毫不停。

「轟~~~」又是一道劍光破開了火焰谷主的慌忙抵擋,迅速摧毀他的軀體,不過東伯雪鷹的劍光控制極為精妙,包裹住了對方的靈魂。

「封禁。」

火焰谷主身體完全毀滅,只剩下靈魂殘留,還被封禁起來。東伯雪鷹揮手就將火焰谷主寶物都收了起來。

「饒命,饒命。」火焰谷主的靈魂還在求饒。

「嗡。」

東伯雪鷹冷漠看著他,施展秘術探查。

火焰谷主的靈魂頓時浮現出泛著綠光的烙印。

「你,你是……」火焰谷主吃驚,他終於知道,眼前人乃是和母祖教、古聖教為敵的三大聖界一方的高手。之前的一切偽裝都是假的,現在才露出真面目!

「還真是母祖信徒。」東伯雪鷹冷漠道。

探查是必須得小心的,因為對方會察覺,察覺後會立即透過傳訊寶物上稟!

所以東伯雪鷹封禁了對方靈魂,令對方無法上稟。更何況對方的傳訊寶物也被自己都收了。

「轟。」東伯雪鷹跟著一翻手,無形波動掃過火焰谷主靈魂,對方靈魂直接湮滅消散。

**(未完待續。) 東伯雪鷹也不急,穿梭虛空慢悠悠趕回。

「天劍山。」東伯雪鷹從虛無中出現,看著眼前這連綿的天劍山,天劍山如今是一片殘破,許多地方都還有火焰在升騰,雖然這一場大戰已經結束,可天劍山損失太大了,連太上長老都身死,諸多峰主、供奉、長老,戰死的有不少,更別提大批的弟子了。

嗖。

東伯雪鷹身影一閃,就來到了一座山峰峰頂,這裡正聚集著一群高手,他們都保護著中央盤膝坐著的那位黑袍中年男子。

「前輩。」一道悅耳聲音響起。

東伯雪鷹看去,正是那紅衣女子。

「謝前輩出手。」紅衣女子依紫連感激道,「之前請前輩出手,前輩離開,還以為前輩不願插手呢,現在想起來……應該是前輩不願帶著我們,帶著我們只會是多了些拖累。」

「不用謝,你們宗主答應了給我寶物,我出手也是應該。」東伯雪鷹隨意道。

在場其他人還是頗為感激的。

寶物?再珍貴也是外物!死了,寶物再多都沒用。能夠在那等情況下幫助他們天劍山,這不但是救下宗主,也是救下了整個宗派!

「晚輩紫雨,不知前輩名號是?」依紫連問道,紫雨是她的名號,依紫乃是本名,本名只有極為親近之人才會稱呼。

「飛雪。」東伯雪鷹隨口道。

「飛雪前輩,不知道飛雪前輩追殺那火焰谷主,可是大功告成了?」依紫問道。

「他已經身死。」東伯雪鷹直接道。

周圍天劍山的一眾高層們個個聽的都激動起來,火焰谷主死了?火焰谷的谷主、副谷主都已經身死,那剩下的完全不足為慮,相信那些逃命的火焰谷弟子都不敢留在老巢,怕會迅速逃亡各地。和他們天劍山鬥了這麼多年的『火焰谷』怕就此覆滅了!

「前輩當真厲害,竟然能斬殺火焰谷主,怕是很快名聲便會傳出去。」依紫連說道,她眼睛都發亮,眼前這位高手實力和他父親一個層次,在九雲大陸上也足以成為一方霸主,這樣的大高手必須得拉近關係啊。

比如能夠投到他門下,拜他為師,那就更好了!

正當依紫有了諸多念頭時,旁邊盤膝在壓制魂毒的黑袍中年男子睜開眼,看向東伯雪鷹,連道:「飛雪兄,能否幫我驅逐這魂毒?」

東伯雪鷹略一愕然,道:「天劍宗主,你就不怕我趁機動手?」

「以飛雪兄實力,要殺我,他們誰擋得住?」天劍宗主連道,「這銀絲牽魂毒太毒辣,我之前為了硬撐著戰鬥,中毒已深,我自己壓制都無把握,所以請飛雪兄幫忙。」

「我試試吧。」東伯雪鷹點頭,其他人都立即讓開。

東伯雪鷹走到了天劍宗主旁邊也盤膝坐下,伸手輕輕搭在天劍宗主的肩膀上,頓時一縷縷波動迅速滲透進他體內,天劍宗主他也是絲毫不抵擋。

這波動迅速進入天劍宗主的識海,迅速籠罩住了天劍宗主靈魂。

「這麼嚴重?」東伯雪鷹有些吃驚。

天劍宗主的靈魂已經被大量的銀色絲線完全滲透,密密麻麻彷彿脈絡般,遍布靈魂。如果沒東伯雪鷹,天劍宗主的確壓制不住……加上九雲大陸趕路又太難,他也很難短時間內找到解藥,恐怕還真的可能因此丟掉性命。

「飛雪兄儘管動手。」天劍宗主道。

「嗯。」東伯雪鷹非常小心的一縷縷波動直接鑽進對方靈魂內。

到了天劍宗主這一境界,靈魂是極為強大的,就算切割成十份,其他九份湮滅都只是小傷而已!所以波動滲透進天劍宗主靈魂並無太大傷害,只是這『銀絲牽魂毒』完全滲透在靈魂內,要驅逐剝離卻是非常難。

「嗤嗤嗤。」東伯雪鷹的盤波圖操縱波動極為精妙,開始束縛銀絲。

在幫忙驅逐魂毒的同時,東伯雪鷹也悄無聲息的施展了秘術。

嗡。

因為本就大量波動滲透天劍宗主靈魂,雖然秘術也鑽進去,可天劍宗主卻沒有絲毫懷疑,他的靈魂也沒任何反應。

「不是兩大教派信徒。」東伯雪鷹暗道,「不過也對,按照情報,本土強者中成為兩大教派信徒的應該是極少數,我能發現火焰穀穀主、副谷主是信徒已經是走運了。天劍山宗主如果也是信徒,那也太巧了。」

尋找信徒,很麻煩。

一來。

像火焰谷主、天劍宗主這一層次的,那也是星辰塔第四層的實力,自己根本不可能悄無聲息就控制查探,必須正面戰鬥重傷對方完全封禁了對方實力,讓對方毫無反抗了才能施展秘術!可這樣一來,九雲大陸突然冒出一個高手,對各個區域的一方霸主們直接動手……這本身就容易引起懷疑!一旦被兩大教派盯上,自己可就沒法長期在九雲大陸待了。

二來,這種重要的信徒,死了,教派那邊會立即知曉!他們也會探查到底發生什麼事。

像這次是因為火焰谷主動襲擊的天劍山,天劍山有高手幫助,滅了火焰谷主,這是非常正常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