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個月的時間,就提升到了六品初入層次,劍道意境上,領悟的也是越來越多,讓石炎的劍勢更加的霸道鋒芒,只不過,距離劍之大道,還不知道有多麼的遙遠,

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練之中,效果果然是非比尋常,

而法身那邊,有炎王的幫助,三天的時間便回到了離殤宮,見到了虛影前輩,得到虛影前輩的同意,法身也是留在了那裡修練了起來,虛影前輩不會親自的指點石炎,也沒有神秘黑石的幫助,在這裡只能完全的靠石炎自己了,法身那邊的進步,也是不小,陣法一道和傀儡一道,也是在迅速的提升,特別是身體的境界,有本尊法身同時修練,也是有要突破到神通六重境的趨勢了,

在有強烈要突破的感覺之下,石炎也是將從茯泰身上得到的所有靈液拿出來修練,竟是一舉突破到了神通六重境了, 「哈哈,痛快,竟然這麼快就可以打破境界的屏障,突破到神通六重境了,」石炎心中也是一陣朗笑,他突破確實一直都沒有多少的阻礙,好像都很順暢,這個情況,其實石炎也是覺得有些奇怪,不過也沒有多想,

有可能,就是跟自己的身體有關吧,反正也是好事,

石炎的突破,也是惹來了不小的動靜,萬道林中修練的不少人都停了下來,紛紛的向這邊看了過來,一道道驚訝的聲音也是響了起來,

「看是那個石炎,他竟然就突破到神通六重境了,」

「瘋了,真是瘋了,不到二十歲的神通六重境,放眼整個人族恐怕也是再難有第二個吧,」


「他之前就可以斬殺茯泰那等的強者,如今突破到了神通六重境,實力又將如何,這一屆的天衛榜也要開始了,不知道他能拿下什麼名次,」

石炎現在名聲可是很大,所以他在這裡修練了一個多月,也沒有任何人敢來打擾他,倒是讓石炎圖個清凈自在,這種好處,也是石炎很喜歡看到的,

不多會,石炎便完成了突破,本尊突破,法身也是跟著突破,法身雖然沒有靈液修練,但是法身在離殤宮中,那裡的靈氣可是非常的濃郁,本尊突破帶來的契機,也是牽動著法身一起突破,

「神通六重境初期,果然強大了許多,青劍神通也是六品初入之境,我現在的實力提升了許多,再上我碰上那黑衣人,恐怕我就可以反殺他吧,」石炎感受了下自己的實力,也是撇嘴一笑,

這麼快自己就走到了這一步了,在以前可是不敢想像的事情,

神通六重境初期,有著神通七重境的實力,石炎現在算是站到了整個玄靈大陸真正的強者之列,不過,這對石炎來說,還不夠啊,遠遠的不夠,父親母親的仇,他一定要報,那就要對付天外樓,以石炎現在的實力,在天外樓面前,依然弱小的跟只螞蟻無異,所以,一陣高興過後,石炎也是馬上的冷靜了下來,

繼續的修練,

值得一提的是,虛影前輩給法身一系列的考驗,也激發著法身的潛力,讓法身進步的速度更快,神行九步,已經提升到了第五步了,提升的速度,還算是有些慢,九龍鎮山,也是到了第五重,提升速度也不算快,要知道,現在石炎都突破到了神通六重境了,對應來說,兩者應該達到第六步第六重,才算是差不多,

陣法一道和傀儡一道上的進步,就更大了,千衍陣神通,也是提升到了熟練之境,

傀儡一道方面,石炎有信心可以煉製出神通五重境層次的傀儡,不過,想要煉製傀儡,那需要的材料可是非常的昂貴,

本尊那邊,石炎繼續修練,繼續的參悟那些先輩留下來的諸多感悟,博覽群書,提煉精華,這樣的幫助自然是特別的大,

又過十天,青劍神通再次突破,提升到了六品熟練之境,青劍神通可以如此迅速的提升突破,也是正常之事,畢竟在劍道意境上的感悟,石炎的提升速度可是很快,而青劍神通完全是可以靠劍道意境來推進的,所以修練起來對石炎來說,非常的快,

這一天,也終於是有一道身影走到了石炎的身前,釋放出了濃郁的敵意,顯然來者不善,

石炎停下了修練,眉頭微挑的看了過去:「有事,」

來者是一名有著六隻手臂的異族,這是六臂族之人,看起來就像是只蜘蛛一般,看到來人,石炎也是馬上認了出來:「六臂侯,天衛榜排一百零一,看你的境界,應該也只是神通六重境巔峰,你善長劍道,看來你是找我來挑戰的,」

六臂侯道:「對,你說的沒錯,你的境界雖然不足封侯,但你的實力可以封侯,或許我應該叫你一聲石炎侯,你善長的是劍道,我善長的也是劍道,所以,今天我挑戰你,不知道你可敢應戰,」

石炎一笑:「最近幾個月倒是天下太平的很,讓我能夠安靜的閉關了幾個月,幾個月的修練,我也是有些煩悶了,也想有一戰來抒發一下心情,既然你主動的找上門來,我又為何不應戰,能跟你這樣天衛榜上的強者一戰,一定非常的有意思,劍道想要進步,戰鬥也是非常的有必要,來吧六臂侯,讓我領教一下你的劍,有多麼的歷害吧,」

這邊的動靜,也頓時吸引來了不少圍觀之人了,

六臂侯身形一動,六柄一模一樣的劍就出現在了他的六隻手臂之上,每隻手都握有一劍,倒是讓他顯得很是威武,

面對出名已久的六臂侯,石炎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青源劍也是握在了手中,目光有幾分幽冷了下來,實力突破以來,石炎也是沒有一戰,這一次,正好也是檢驗一下這幾個月的修練成果,這一戰,石炎也是很渴望,戰意,早就噴涌而出,無比的高昂,


咻咻咻咻咻咻,,,,,

六臂侯沒有多餘的話,直接的就是出手了,他六隻手臂上的六柄劍,也是齊刷刷的向石炎殺了過來,一道道鋒芒,也是劈斬而下,六道劍,組成了一個劍勢的牢籠一般,斬殺下來,封鎖掉了一片空間,讓石炎根本就沒有辦法躲避開來,只能是迎戰,劍道意境,引動可怕的劍勢之威,轉瞬之間,便是殺到了石炎的身前,

感覺到了六臂侯的劍勢,石炎眼眸之中也是閃出了一抹精光:「果然不愧是六臂侯,劍勢果然是霸道的很,跟這樣劍道強者一戰,才是痛快,來吧,」

石炎的青源劍也是動了,青劍神通催迸到了極致,力量也是催迸到了極致,還是他新領悟的劍道意境,完美的融入到了青劍神通之中,讓青劍神通的鋒芒達到了一個極為可怕的地步,

鏘鏘鏘,,,

兩人的劍,也是在空中激烈的交鋒了起來,那道青芒,將六臂侯的劍勢全部的鎮壓了下來,交鋒之下,也是將六臂侯逼得連連後退,面色凝重,

「石炎侯,我輸了,還請收手,」六臂侯忽然道,

石炎還沒有盡興,不過對方既然主動認輸,石炎自然也不能做小人,只能是收起了青源劍,有些意猶未盡啊,跟六臂侯一戰,確實是痛快啊,這一戰,也讓石炎對自己現在的這力有了一個清楚的了解,斬殺神通七重境,石炎現在也是有幾分把握了,實力,倒還是讓石炎滿意,

六臂侯心中也是有些難受,不過卻也是佩服石炎,對石炎一抱拳道:「石炎侯的實力確實可怕,劍勢之威更是霸道磅礴,在我之上,輸的心服口服,天衛軍中能讓我佩服的人不多,現在石炎侯你是一個,」說完,六臂侯也是轉身離開了,

石炎撇了下嘴,摸了下鼻子,也是暗想道:「六臂侯排天衛榜一百零一,我擊敗六臂侯輕而舉易,不知道以我現在的實力,能不能排進天衛榜前五十呢,如果我全力以赴,所有的手段全用上,應該還是可以的吧,不過,天衛榜前十,暫時應該還是不太可能,天衛榜前十,那個個都是極為的可怕,天衛榜第一,是絕對封君的實力,前十,應該都差不多可以封君層次,」

「看來,我還需要多努力才行啊,」

救父親,拿下天衛榜第一,也是石炎這一次成為天衛軍的兩大目標了,

「嘖嘖,真逆天,六臂侯都直接敗了,這個石炎太可怕了,」

「簡直就不是人啊,這麼說來石炎的實力,已經是可以殺進天衛榜前一百了,瘋了,」

「應該叫石炎侯了,確實是瘋了,曠古之姿,真不知道以後會成長到怎樣的地步,恐怕,大帝少年之時,也不過如此吧,」

平復下了心情,石炎也是打算回去找蕭宇他們聚聚,算一下是好久沒見面了,石炎一回來,將大家招集了過來,尋問了一下大家最近的情況,

蕭宇的進步神速,竟然也已經達到了神通六重境初期了,而赤游三人也是達到了神通五重境巔峰,這三人的進步速度也非常的可怕,芊流惠這個懶鬼竟然都已經是神通五重境後期了,唯有綠塗是踏步不前的,

不過,他想要突破到神通六重境,也是比較難的了,

「唉我說石炎兄弟,你就不能讓著我點,我本以為我突破到了神通六重境了,這回終於可以揚眉吐氣一回,沒想到你也跟著突破了,這日子,沒法活啊,要不是有綠塗在,我都想死了,」蕭宇開玩笑的道,

芊流惠也是點頭道:「就是,我雖然還只是神通五重境後期,可是看到綠塗,我還是滿是信心的,」

「喂喂,我抗議啊,為什麼都拿我來說笑,」綠塗不樂意了,可是要比實力,七人中他還真的是墊底的,既然是芊流惠,也是可以虐他,所以,他還能說什麼,

石炎也很欣慰的道:「大家最近的進步都很大,提升速度很快,這說明,我們成為天衛軍還是很明智的選擇,天外樓對天衛軍的培養,還是非常不錯的,比起來,應該是比人族要大方一些,所以,我們得到的好處很多,加上這裡的修練氣氛,才會讓我們的實力提升迅速,不過,一直呆在這裡修練,也不行,所以這一次把大家叫來,一來是聚聚,二來也是商討一下,出去歷練,」

「天外樓也會發布很多任務,我們可以去挑選一個難度大點的任務試試,修練配合曆練,才會讓我們的進步更加的迅速,」

這個提意,也是馬上得到了大家的同意,

正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從外面傳了過來:「石炎兄,在不在家裡,」

聽到這聲音,石炎也是馬上起身迎了出去,打開了門很快就將一道身影迎了進來:「畢方大哥,你怎麼來了,」

畢方一擺手道:「石炎兄別太客氣了,叫我畢方就行了,這句大哥可當不起啊,」 石炎也不跟畢方客氣,直接問道:「有什麼事嗎,」


畢方點了點頭,道:「石炎是這樣的,這一次我來呢,主要是想邀請你跟我一同去籬火境,就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籬火境,」石炎也是微一楞,他剛跟大家商量要出去歷練一番,這會畢方就找上門來說要叫自己一起去籬為火境,可是對籬火境石炎倒還不怎麼了解,能夠讓畢方都主動來邀請自己的,那可以看的出來這籬火境必然是不凡之地,

芊流惠柳眉也是微一蹙道:「畢方,你要跑去籬火境,這可是非常危險的地方啊,在混域之地絕對算的上是最兇險的秘境之一,封侯的強者進入,都是很大危險,封侯以下的進入,那死亡的概率非常的大,這個地方,你怎麼想去,太危險了吧,」

聽芊流惠這麼一說,石炎也才知道了個大概,看來這籬火境確實是非常的危險,

畢方點頭道:「對,就是去籬火境,確實是很危險,所以我也是來邀請石炎,想他跟我一起去,我們兩人若是聯手的話,只要不在籬火境中亂闖的話,應該還是能夠應付下來,是這樣的,我最近得到一個大消息,籬火境中有些異動,據說出了不少的異寶,甚至有人得到好處,實力大漲,我現在的實力,也基本上到了一個瓶頸之地,如果沒有什麼大的機緣的話,我的實力很難再進一步,」

「所以這一次,我也是想去冒個險,拼一拼機緣,石炎,我邀請你,確實有些私心,籬火境確實很危險,如果石炎你不願意去,那就不用答應我,」

畢方倒也是坦誠的很,他來邀請石炎,也沒有說一定就要邀請成功,也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來的,

雖然籬火境很危險,不過對這樣的地方石炎倒是有了幾分興趣,他轉頭看向了眾人:「你們怎麼看,」

蕭宇撇嘴一笑道:「富貴險中求,沒有一點難度的地方,那也去的沒有什麼意思,這籬火境,應該還不錯,我是無所謂,石炎去我就去,」

赤游三人也不是膽小之人,他們也表示無所謂,只有綠塗微微猶豫了一下,也是咬了咬牙,下了狠心似的:「你們都去,那我也就捨命陪君子吧,反正有你們這些強者在,我也不怕什麼了,」

芊流惠本來是不願意去的,但看到大家都同意去,也只能是道:「那行吧,我也跟你們去湊湊熱鬧吧,」

聽到大家都要去,畢方倒是微一楞,道:「大家都知道籬火境的危險,你們也都要去,我跟石炎兩人可照顧不來你們這麼多人,」

芊流惠道:「切畢方,你看不起我們是吧,雖然我們的實力是不如你們那麼強,但我們也不弱啊,再說了,我們幾人若是聯手的話,也不會在你們之下的,所以,你多慮了,」


「多慮,」畢方眉頭微皺了一下,倒不是說他太自大,或是說他看不起芊流惠他們幾個,只是,籬火境的危險他是知道,神通六重境以下進去,肯定是十死無生,封侯以下進入,不說九死一生,也差不到哪裡去,所以芊流惠他們也要去,自然是讓他有些顧慮,

石炎知道畢方的顧慮,也是道:「放心吧,我讓他們去,自然是知道他們的實力,我兄弟蕭宇,也是有著封侯的實力,實力不在我之下,他們幾個嘛,論單實力不行,他們五人聯合在一起的話,也肯定不會在你我之下的,所以,不用擔心他們,我本來就商量著跟他們一起去歷練,這一次我也不能拋下他們,再說,他們也都有一顆勇敢冒險的心,就一起去吧,」

「哦,」石炎的話也是讓畢方驚的不小,目光也是不由的落到了蕭宇的身上,他還真是沒有想到,蕭宇的實力竟然也是封侯的地步,果然是夠妖孽,本以為有個石炎這樣妖孽的人族,已經是絕世罕見了,沒想到還藏了一個,不顯山不顯水,若不是石炎親口說,他肯定是不敢相信了,

畢方也是歉意一笑道:「是我太唐突了,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一起去吧,有你們一起的話,我也不需要再去邀請他人了,我們一起,也足可以不用懼怕什麼,哈哈說起來,還是同族能夠相信放心一些,說實話,跟異族一起去闖蕩,還真是不太放心,誰都不知道,那些異族會不會背後捅你一刀,我們人族在混域之地,總還是不太受待見的,」

「不管怎麼樣,異族對我們人族的偏見還是有的,」

石炎點了點頭,確實是如此,所以他也很少跟異族交結,不得不說異族總體上給石炎的感覺就是不好,大多數都蠻橫不講理之人,見到人族,就想上來欺凌一番,拿捏一二,

「對了石炎,那件事情我還在查,暫時還沒有確切的消息,一旦有確切的消息后,我馬上會告訴你,」畢方又道,


石炎道:「沒事,都等了這麼久了,也不在乎多等一些時間,好了,我們出發吧,」

眾人也沒有多準備,直接就是跟著畢方一起出發了,畢方對這邊熟悉的很,有畢方帶路,一行人也是很熟路的離開了天外城,他們的目的地是籬火境,而籬火境距離天外城也有足足數百萬里的距離,非常的遙遠,是一片荒蕪之地,都沒有什麼異族在這裡生存,

畢方有一件品階不錯的飛天梭,乘坐著飛天梭,也是足足用了七天的時間才來到了籬火境的外圍區域,

畢方指著前方一片火海道:「前面就是進入籬火境了,籬火境中被永世不滅的火焰所籠罩覆蓋著,就像是一片火海,足足有方圓百萬里的火海,來的路上,我也給你們介紹了許多關於籬火境中的危險,相信大家現在對籬火境也是很了解了,就不需要我再多說什麼,現在,我們進入籬火境吧,危險,也是有可能隨時就會出現在我們身邊,所以我們從現在開始就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起來,」

「我得到消息的那那片區域在距離我們這個入口大概十萬里左右的地方,籬火境中不能動用飛天梭,移挪符之類的寶物也都不能動用,所以,我們只能靠速度去到那裡,這一路上,肯定會有諸多的危險,不過我們小心一點,應該就沒有什麼事情,籬火境,我之前也來過一次,不過只是在外圍,並沒有深入,這一次我們也不算是深入,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危險,」

籬火境真正的深處,據說封王的存在都不敢輕易的進入,

石炎他們,就更不敢深入了,不過這一次也不需要深入其中,十萬里的距離聽起來很遙遠,但是對石炎他們現在來說,也不算是遠了,若不是因為這籬火境中不能夠動用一些飛行挪移類的寶物,那十萬里很容易就可以去得,

咻咻咻,,,

石炎一行八人直接進入了籬火境中,一進入其中,石炎頓時有種跳進了火堆里的感覺,四周都是熊熊的火焰,這顯然一是普通的火焰,而是不滅的業火,光是這火焰的溫度,都足可以燒的死神通五重境的神通修士,

火焰,是籬火境最常見的一種危險,如果遇到火山噴發的話,那就非常的危險了,尋常的這樣的火焰,倒是對石炎他們不會構成什麼危險,真正的危險,一是火山噴發,二是火焰風瀑,兩者遇到其一,都非常的危險,

除了這兩種常見的危險,還有火焰獸也是一大危險,是籬火境中土生土長的獸族,非常的兇猛,最弱的,都是相當於神通六重境的實力,強的有神通七重境的實力,

「吼,,」

石炎他們的運氣顯然不是很好,才剛進入籬火境沒多會兒,一道咆哮的獸吼聲便是傳了過來,只見一團火球像這裡疾掠而來,猶如一道霹靂一般,非常的快,才不過轉瞬之間,便是殺到了眾人的身前,石炎這才看清楚這頭火焰獸的模樣,看起來像是一頭麒麟一般,通體被熊熊的火焰籠罩著,顯得非常的神異,雄勢霸道,

「我來吧,」石炎一馬當先,也是主動的殺了出來,

石炎感覺到了一股炙熱的氣浪滾滾的向他襲了過來,非常的滂沱可怕,像是一個巨浪一般的要將他捲走,

吼,,

火焰獸似是受到了挑釁一般,又一次的嘶嘴沖著石炎咆哮了一聲,這一聲怒吼,也是讓一股可怕的炙熱氣浪撲嘯而來,

這應該只是一頭神通六重境的火焰獸,石炎手中的青源劍也是斬殺了出去,一道青芒撕裂而出,直接從那頭火焰獸的身上劃了過去,頓時,讓那頭狂奔中的火焰獸身體定格了下來,所有的動作都是瞬間僵硬了起來,然後,身體裂成了兩半,轟然的倒地,肚子里,一團岩漿流了出來,

一頭神通六重境層次的火焰獸,直接就被石炎一劍給斬了,

畢方也是一臉讚許的道:「好劍法,好鋒芒的一劍,一劍出,勢不可擋,一切都被切割,歷害,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佩服的很啊,」

石炎也是隨意笑了一下,走了過去將火焰獸的獸核給收了起來,丟進了空間戒指中,給小雪做食物,

畢方走了上來,一笑道:「火焰獸的肉可是絕世的美味,一般的地可是吃都吃不到啊,天外城倒是有地方可以吃到,不過價格也是達到了一個驚人的地步,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吃的起的,這一具火焰獸的屍體,就是賣出去,也能夠輕易的賣出一萬滴靈液,這是好東西,別浪費了,快收起來吧,」

「一萬滴靈液,這麼多,」石炎也是一陣驚訝,確實沒有想到,既然這麼值錢石炎倒也是不客氣了,直接的收了起來,現在來說,石炎還真是窮了,身上值點錢的東西都沒有了,也是時候,要賺點靈液了,不然真是太寒酸了,

解決了這個小麻煩,眾人也是繼續的前進, 十萬里的路程,也足足用了石炎他們十多天的時間才到達了畢方說的那一片區域,

而這一路來,大大小小的危險倒也是遇到了許多,火焰凶獸加起來都超過了三十頭了,雖然大部分都神通六重境層次的,但也有三頭是神通七重境層次的,不過,有石炎和畢方兩人聯手,再加上還有蕭宇的輔助,這三頭神通七重境層次的火焰獸,也是沒有什麼意外的斬殺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