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亓,終於還是被聖主斬殺了。

巫祖最先將消息傳給了古亓的師傅『虛空始祖』,虛空始祖知道消息完全愣住了,獨自坐著沉默許久許久,他只有心痛和自責,心痛是忘不了教導古亓的歲月,那個逍遙自在的徒弟,也是他最優秀的徒弟。自責,是自責自己太弱庇護不了徒弟。而緊跟著,消息自然也迅速在一位位終極存在間傳開,所有的終極存在們都知曉。

雖有巫祖阻攔,可聖主依舊再度斬殺了一位宇宙神,這一次隕落的宇宙神,名叫『古亓』。

******(未完待續。) 刀皇城內,東伯雪鷹還在指點來請教的天才修行者。

「合一境,顧名思義,一切都合一,化為『一』,這『一』就是極致,就彷彿是極點、源泉!你現在需要做的事,說的簡單點,就是走極端!」東伯雪鷹看向眼前的有著鱗甲尾巴的女修行者,笑道,「不要想什麼『超越極致』,你現在的境界還很低,別好高騖遠。」

「先追求極致,至少達到星辰塔五層實力,方才有資格去探索超越極致。」東伯雪鷹敘說著,並且隨手演練,「你看,你的招數完全更極致的展現,比如這樣……」

這女天才修行者看的眼睛發亮。

初選時排在前一百,她就沒來請教過東伯雪鷹,覺得一個合一境不值得請教。而邢火荀一的表現,讓她如今來請教了,她卻發現東伯雪鷹在『殺戮』方面的指點,開始簡單,卻都是直指本質。越是高明者,指點才會更簡潔直接。

「東伯,速速出來。」一道聲音在東伯雪鷹耳邊響起。

東伯雪鷹一愣。

問天殿主?

「就暫且說到這,我還有事,先出去下。」東伯雪鷹起身。

「是。」女天才修行者不敢多言,乖乖應道。

東伯雪鷹則是立即朝洞府外走去。

洞府正門外。

東伯雪鷹看到了問天殿主,問天殿主傳音道:「走,老祖讓你趕緊回一趟太虛天宮,我這就帶你回去。」

「這麼急?」東伯雪鷹吃驚。

這還星辰大會呢!

「走。」東伯雪鷹還是乖乖跟著一起走,指點那些天才修行者時間也很寬鬆,畢竟通過初選的一共才兩百位,怕是很久才有一位來請教自己。

******

他們倆離開刀皇城,跟著問天殿主進行超遠距離傳送,直接抵達太虛天宮。

太虛天宮。

天愚老祖的居處,他單獨召見東伯雪鷹。

「真是奇怪,星辰大會還沒結束,召我回來?」東伯雪鷹心中疑惑,行走在天愚老祖的居處院落內,一路侍從們都沒阻攔,很快來到了一株巍峨大樹旁,駝背老者『天愚老祖』正盤膝坐在大樹下。

「老祖。」東伯雪鷹恭敬行禮。

天愚老祖看著東伯雪鷹,沉默片刻,才道:「有一件事需要告訴你,你師傅古亓,他已經死了。」

東伯雪鷹一愣,愣愣站在原地。

腦海中卻是一片轟鳴。

師傅古亓,死了?

「怎麼,怎麼……」東伯雪鷹忍不住想要說。

「被聖主所殺,相信很快,各大聖地勢力高層都會傳遍這消息。」天愚老祖道。

東伯雪鷹此刻無數雜念浮現。

論感情,當初父親母親弟弟宗叔銅叔他們都離去時,那才叫痛苦。當初妻子靖秋靈魂瀕臨潰散,他覺得整個世界都沒了色彩……在心中,這個從頭到尾都沒有真正見面,好好聊過的師傅,東伯雪鷹對之的感情相對而言要弱許多。

可他還是很尊敬這位師傅。

嚴格來說,和師傅古亓真正算上聊天的,只有在家鄉宇宙繼承傳承那次,那時,師傅的化身留在那。

當時無比龐大的宇宙神化身卻啰啰嗦嗦的說了一堆。

「真沒想到我古亓,竟然也會有徒弟。」

「有徒弟的感覺,還真是奇怪。」

「我也是第一次收徒,不知道該怎麼教徒弟。」

「你到現在,連一聲師傅都沒喊過吧?雖然沒怎麼教你,《行者秘藏》也並非我所創,可我好歹也有傳道之恩,也傳給你護道之寶。」

當時龐大的宇宙神化身看著自己的徒弟。

「徒兒東伯雪鷹,拜見師傅。」東伯雪鷹拜師了。

龐大的宇宙神化身,當時笑了。

於是……

在修行路上諸多師傅中,東伯雪鷹多了一個師傅,叫古亓。連真身都還沒見過。

而古亓,也終於有了一個徒弟,也是他唯一徒弟。

上一次自己和雷炎交手,名傳五大聖界,師傅古亓也知道了,甚至透過戰鬥場景知道自己兼修巴龍傳承、朱魘傳承,都送來了這兩門傳承修行所需的外物。

當時也僅僅留有一份影像。

「哈哈,我古亓唯一的徒弟就這麼厲害,真想和其他一些老傢伙炫耀炫耀,可惜你是我徒弟這事現在還得保密,我也不太適合見你,等這麻煩過去了,我們師徒再相見好好喝上幾杯,好好修行,可別懈怠!好了,不多說了。」

當時影像很簡單。

東伯雪鷹當時還曾想過,等自己更加強大,等哪天自己是古亓徒弟無需保密時,定要去拜訪師傅,和師傅好好聊聊,多喝幾杯。

……

東伯雪鷹站在那,心中很難受,他能感覺到,師傅古亓對他是真的非常愛護關心,甚至就怕東伯雪鷹被牽連,一直將師徒關係保密。

這茫茫世間,廣闊無邊。

可真正發自內心愛護自己將自己當成親人般的,又有幾個?

然而,現在,其中一個沒有了!

「唉。」

天愚老祖也嘆息一聲。

宇宙神,自原始古聖界到如今,誕生出的宇宙神也就那麼些,雖然死了一些,可每一個宇宙神的隕落都是驚天動地的大事。他天愚老祖雖然實力比古亓強些,可也都是第三層次而已,漫長歲月二人也是好友,如今古亓死去,他也感到了悲涼。

「嗡。」天愚老祖一翻手,手中出現了一塊金色方印。

「東伯雪鷹。」天愚老祖開口,「你師傅也知道,他是真的將聖主得罪狠了,以聖主的脾性定不會罷休,雖然他想方設法保命,可聖主瘋狂下怕也難以活下來。所以他將他積攢的寶物放在了他師傅虛空始祖那,即便身死,也不能便宜了聖主。」

「他有了你這唯一徒弟后,就留下囑託,若是身死,他的寶物都將由你繼承。」

「虛空始祖將它送來。」

「現在,它就是你的了。」天愚老祖說道。

東伯雪鷹看著天愚老祖手中的那一塊金色方印,心中卻更是難受,將寶物留給自己,師傅古亓顯然將他當成親人般。

「不應該的。」

東伯雪鷹搖頭,「不應該的,當初師傅他一路逃命,漂泊混沌虛空,那時候都沒有巫祖保護,他獨自一人都能逃上漫長歲月,聖主都沒能殺死他!他有了巫祖幫忙,怎麼反而死了?」

**(未完待續。) 獨自逃亡都能活那麼久,有巫祖庇護反而死了?

「這是事實。」天愚老祖輕輕搖頭,「唉,當初你師傅重傷逃亡,聖主也曾追殺過你師傅數次,但是每次都失敗,聖主以為……你師傅傷勢那麼重,估計抗不過去會隕落,也不願付出太大代價。可是你師傅作為虛空行者,生命力極強,在逃亡歲月中竟然漸漸恢復了。」

「兩大教派雖然一共三位宇宙神,可唯有聖主才真正能威脅你師傅的生命,你師傅也不願時時刻刻小心警惕,所以最終請巫祖幫忙。」

東伯雪鷹仔細聽著。

兩大教派,母祖教只有一位宇宙神『母祖』,可那也是僅次於聖主的存在,能夠正面力抗聖主的。

古聖教除了聖主外,還有另一位宇宙神『雷霆神主』,雷霆神主是忠誠於聖主的無數修行者中唯一一個成就宇宙神的,當然,僅僅第三層次而已。對眾多宇宙神們的威脅極低極低。

「你師傅逃亡時,時時刻刻都警惕。」

「一旦感應到襲擊,就立即激發保命之物,並且也會立即進行超遠距離虛空挪移。」天愚老祖說道,「他實力和聖主雖然相差很大,可宇宙神們都有一兩件保命之物,沒有的,也會請巫祖幫忙煉製。一般都能抵抗數個剎那。」

「他是虛空行者一脈成就宇宙神,在虛空方面,虛空始祖第一,他第二,自然在聖主之上。」

「所以聖主數次偷襲,都被你師傅瞬間抵抗住,而後超遠距離虛空挪移逃掉,論逃命,他還是很厲害的。」

「只是時時刻刻都不敢放鬆,太累了。」天愚老祖嘆息道。

「最終巫祖幫忙。」天愚老祖道,「巫祖最為擅長法陣,他為你師傅布置出的法陣,就算聖主要攻破,怕也需要至少得數個呼吸時間。而萬古聖界就是巫祖界祖所創,只要法陣一遭到攻擊,巫祖就能立即趕到。有巫祖抵擋,聖主便無望殺你師傅。」

「從常理來看,你師傅是很安全的。」

「可惜……」

「你師傅將聖主得罪狠了,聖主不惜代價消耗了『古聖化身』本源之力煉製成『冥玉之矛』,冥玉之矛瞬間貫穿了巫祖的法陣,刺入了你師傅的身體。」天愚老祖搖頭,「一切僅是剎那,你師傅激發保命之物都一樣被貫穿,當場斃命。」

「古聖化身,冥玉之矛?」東伯雪鷹問道。

「這些牽扯些隱秘,混沌境也只有部分知曉。」天愚老祖道,「你該知道,聖主曾數次發動戰爭,可是他的老巢『古聖界』卻是需要鎮守的,雷霆神主的實力可鎮守不了,你猜,他本尊在外戰鬥,誰在鎮守古聖界?」

東伯雪鷹一愣。

對啊。

以三大聖界和兩大教派的仇恨,如果古聖界沒有超級強者鎮守,早就被毀滅了。

「這就得說到聖主的古修手段了。」天愚老祖道,「古修天賦有強有弱,聖主的天賦,可以讓他的一尊化身成為整個教派的信仰核心,能將無數信仰轉化為混沌虛空本源之力,本源之力,是比宇宙神力更恐怖的力量,漫長歲月,無數信仰不斷被轉化,不斷強化那一尊化身,他的本尊也會因此有所提升。據我們戰鬥判斷,他的那一尊化身和本尊實力相當。」

「這一尊化身,是無數本源之力匯聚,是整個古聖教信仰核心,也被我們稱之為古聖化身。」

「古聖化身,****夜夜散發光芒,照耀整個古聖界,無數生命盡皆信仰。他甚至和整個古聖界都幾乎化為一體,他在古聖界內實力更強,我們也無法破壞古聖界。」

東伯雪鷹點頭。

「而聖主有一極厲害招數,就是將古聖化身積累的本源之力煉製成兵器寶物,當然兵器寶物都是一次性的,內部蘊含本源之力消耗光,也便沒了。」天愚老祖道,「冥玉之矛,便是威名赫赫的招數,一柄冥玉之矛,怕是消耗了古聖化身一兩成的本源之力。要知道,古聖化身必須維持至少一半的本源之力,否則實力都會下降。」

「這一兩成本源之力,聖主積攢了不知道多久。」

「他沒別的辦法,又真的恨極了你師傅,所以才這麼做。」天愚老祖搖頭。

「為什麼這麼恨?」東伯雪鷹忍不住問道。

天愚老祖猶豫了下,因為這背後牽扯太多隱秘,他還是模糊說了句:「牽扯太多,你只知道,他讓聖主的謀劃成為了一場空。過去聖主捨不得使用本源之力,可謀划落空,僅僅為了發泄怒火,就用了冥玉之矛破了巫祖法陣殺了古亓,顯然聖主已經沒過去那般隱忍有耐心了。」

「好了,不說了,這你師傅留給你的,你收好。」天愚老祖心意一動,那一方金印就飛到了東伯雪鷹面前。

東伯雪鷹看著這金印,伸手接過便開始煉化。

煉化時,一道聲音傳入耳朵。

「徒兒,我這時怕已經身死,你也別傷心,我一直躲在巫祖法陣內,聖主要殺我定是付出很大代價。」

「還有你記住,你也別想什麼為我報仇,你這點實力,聖主吹口氣就能滅了你。」

「我古亓就你一個徒弟,好好修行,給我爭點臉面。等到你成為宇宙神,且是第二層次的時候,你就可以對外宣布,你是我古亓的徒弟!」

「在這之前,你是我徒弟的事,必須一直保密。」

聲音消散。

東伯雪鷹抓著金印沉默許久。

「會有那一天的,五大聖界混沌虛空無數修行者都會知曉,我東伯雪鷹是虛空行者古亓的徒弟!」東伯雪鷹在心中默默道,「還有,我也一定會為你報仇,我知道實力弱小,可我會有強大的那一天,有資格和聖主戰鬥的那一天。」

查看了下金印。

金印,本身就是宇宙級的洞天寶物,內部更有諸多奇珍,這畢竟是一位宇宙神留下的全部寶物。雖說古亓只是宇宙神第三層次,甚至論實力底蘊也比天愚老祖、虛空始祖他們弱些。可諸多珍寶加起來,東伯雪鷹也能判斷,價值足有36萬源界石。

當真恐怖。

「老祖。」東伯雪鷹一揮手,一塊黑黝黝的石頭和一副火紅色甲鎧被他取了出來,黑黝黝的石頭約莫巴掌大,它一出現,周圍空間就立即塌陷,甚至塌陷規模還朝周圍延伸。東伯雪鷹立即操縱自身規則領域壓制了這一塊石頭自然引起的威能。

而火紅色甲鎧出現后,東伯雪鷹伸手抓住,這甲鎧看似尋常,可重量卻大的離譜,以東伯雪鷹作為虛空行者又修行巴龍傳承的身體力量,一手抓住,都感覺手臂有些發顫。若是再重上些許,怕是就抓不住了。

「這兩件最是珍貴,還請老祖幫我收著。若是我東伯雪鷹一不小心丟了性命,也不能便宜了敵人。」東伯雪鷹說道,這都是宇宙神才能用的,自己帶著也沒意義。

「好。」

天愚老祖點頭,「這樣,我幫你收著,這兩件便算你30萬源界石,以後購買太昂貴寶物,你不適合出面,可直接找我來幫你買,就在這30萬源界石內抵扣。」

「謝老祖。」東伯雪鷹當即道。

……

當天。

問天殿主就帶著東伯雪鷹返回了刀皇城,作為大會師傅,他還是肩負責任的。

刀皇城內。

一座座洞府三三兩兩,是刀皇城專門讓貴客入住的,混沌境巨頭們也住在這一片,東伯雪鷹也住在這一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