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凡並不在意,緩緩開口:「裡面可是你閨蜜被表白的大場面,怎麼不進去呢,是不是嫌裡面太吵了,你應該是喜歡安靜的類型?」

林雨欣瞟了古凡一眼,不咸不淡的說道:「你倒是喝了不少,吐的也不少,追了我閨蜜四年,現在死心了??」

沒想到,這小妞還挺毒舌的。

林雨欣這幾年倒是沒少見古凡。

古凡送外賣的時候,給女神端茶倒水獻殷勤的時候,亦或者是節日到來送禮物的時候,經常會碰到女神顧雪柔的閨蜜,所以兩人算得上是熟悉,但要說是好朋友還遠遠談不上。

古凡回過頭來,看到酒吧大門口開始變得喧鬧,有人扶著袁華就趕緊上了車。

「我要走了。」

「林雨欣,我們很快會再見的。」

古凡平靜淡然的說道,轉而向遠處黑暗的街角走去,沒等林雨欣問出疑惑,便已經走遠。

這傢伙是怎麼回事?

不會是失戀傷到了腦子吧?

曾經看到的古凡,都是一副狗腿子的樣子,他在女神腳下只能卑微的跪舔,別說是顧雪柔看不上他,就連身為閨蜜的林雨欣也對古凡有幾分厭惡。

但剛剛古凡淡然的態度卻瀟洒而從容,感覺他總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

林雨欣想著,不禁自語道:「是我想多了么?」

很快,街道上的人變多了。

警車的鳴聲也呼嘯而過,幾個同學看到林雨欣坐在這裡,連忙跑過來急切的問道:「林雨欣,你看到古凡了么??」

林雨欣點了點頭:「看到了啊,剛剛聊了幾句,他就走了。」

那同學表情立刻變了,驚叫道:「什麼!!他還和你聊了幾句???」

「你知不知道那瘋子剛剛乾了什麼,他一刀扎破了袁華的喉嚨,差點殺了他,而且他還用酒盅扣瞎了另一個朋友的眼睛!!」

林雨欣聽著他的話,只覺得這是天方夜譚。

古凡?

那個追求了顧雪柔四年的吊絲,那個有些懦弱沒本事的男人??

那個剛剛和自己談笑風生的古凡,差點殺死了袁華,還用酒盅扣瞎了一個人的眼睛??

開玩笑!

林雨欣站了起來,她猛然回過頭看向酒吧大門。

顧雪柔發現了自己的閨蜜,抹著眼淚跑過來一把擁住了她,訴說著剛剛發生的一切,驚魂未定渾身顫抖。

古凡,真的那麼做了??

看著顧雪柔雙手鮮血,林雨欣心中的震撼無以復加,那個古凡真的為了感情做出了這樣出格的事情??

天方夜譚!

這是天方夜譚啊!!

再想起古凡剛剛所說的話,他們會再次相見的,林雨欣就覺得心裡更是毛毛的。

……

……

「下面插播一則新聞。」

「今天晚上在本市XXX酒吧發生一起重大傷人事件,導致兩人重傷,受害者已送入緊急救護室,目前仍然隨時都可能有生命危險……」

「警方已經公布罪犯的照片,希望廣大市民能夠積極舉報。」

林雨欣坐在自己家中鬆軟豪華的大床上,看著本市電視台所發布的最新消息,那張罪犯的照片赫然正是古凡,而這一起惡性傷人事件也正是古凡造成的。

怎麼會這樣?

林雨欣無論如何也想不通,古凡這樣的一個普通人,平時被大家看做是一個吊絲的宅男,他怎麼會突然做出那麼激進的事情??

愛情盲目的憤怒,真的可以把人變得那麼可怕么?

不!!

林雨欣事後見過古凡,他那時表現的一點都不像差點殺了人。

他眼中沒有憤怒,更沒有恐懼,平常人犯了這麼大的事,絕對會驚慌失措步伐紊亂。

可是……古凡卻淡定平靜異常,反而給人一種自然洒脫的感覺,甚至還和自己隨意聊了幾句??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呼……

林雨欣長呼出一口氣。

七月的天氣燥熱煩悶,蟬鳴聲一直在屋外響個不停,但林雨欣心中卻有一種冰涼徹骨的感覺。

那是一種「惡寒」逼人的涼氣,回想起古凡臨走時說還要找到自己的話,她心裡就很不舒服。

鎖上房門,關上窗戶,確定了房屋的安全。

林雨欣搖了搖頭,似乎心裡有一點點害怕,畢竟一個差點成為殺人犯的人要說來找自己。

休息片刻,林雨欣搖了搖頭,自嘲道:「我還是太敏感了么,古凡已經被通緝了,而且我和他往事無怨近日無仇,沒有理由會來找我,而且這小區也不是一般人能進來的。」

不知不覺已是深夜,林雨欣感覺自己有些累了,於是躺在她那張寬敞奢華的席夢思大床上,逐漸睡去進入夢鄉。

與此同時。

某個略顯消瘦的身影,已經不知不覺的進入到了這富人別墅區之內……

……

…… 夜月有些寂寥。

燈光暗影之中,古凡毫無聲息的潛行著。

他半貓著身姿,腳步竟然沒發出一絲聲音,這似乎是某種特殊的行走技巧。

黑暗災禍的世紀中,古凡經常要面對各種各樣的強大怪物。

那些形態各異能力素質超強的怪物,許多都擁有一場敏銳的聽力系統,古凡能夠在黑暗中與它們廝殺,自然練就了這一身藏匿的本事。

他的身體素質雖然只是普通人,但戰鬥的技巧與昔日的經驗卻已經融入到身體里每個角落。

這潛行的本事卻比經過專業訓練的特種兵與殺手還要精妙。

監控?

小菜一碟,藏匿於陰影之中,完美避過監控的死角。

保安?

那些打著瞌睡的保安在古凡眼裡形同虛設,這個和平盛世的年代保安最多就是在門崗那一站,偶爾掏出手機玩一玩而已。

幾分鐘后,古凡已經來到了林雨欣所居住的別墅附近。

咔嚓。

古凡三兩下蹬著牆爬到了空調外機上,扒著窗檯借著一股巧勁又鑽進了陽台里,手裡拿著兩根掰彎的鐵絲對著鑰匙孔輕輕扣動,隨著一聲輕響打開了陽台的窗門。

黑暗災難的世界里,每一個房間里都可能存在資源。

爬樓躍牆,開鎖入室這種本領對於古凡來說根本不在話下,於是他就這樣輕而易舉的入侵到了林雨欣的家中。

別墅很大,看上去頗有些空曠。

黑夜之中那幽深陰暗的走廊甚至給人一種恐懼的感覺,但古凡更像是一個鬼魅一樣無聲無息的移動著,一絲聲響也沒有。

「嗯?」

「果然是一個人獨處,父母常年不在家么?」古凡觀察細緻入微,從房間中各處擺設,還有那使用的杯子數量等等一些細節,判斷出了林雨欣是獨自住在這豪華別墅中。

傳言她父母因為工作原因奔波在外,經常性出國,一年才回一次家,也致使林雨欣性格有些孤僻,沉默寡言略顯一分寂寞。

不過……身為一個射箭運動員,就必須要有耐心,經得住寂寞吧。

古凡走在別墅中,宛若自己的家裡一樣,絲毫沒有不適應的感覺,反而立刻記住了這裡所有的環境,做了一些基礎準備之後,他在某個卧室門前停下了。

空氣中殘存著淡淡的香。

那是女人體香混雜著淡雅香水的味道,久而久之就會讓閨房的味道凝而不散,很明顯這裡就是林雨欣的房間了。

古凡繼續如鬼魅般潛行,無聲進入這卧室房間。

床上正側卧著一個妙齡少女,她身穿一身順滑的絲綢睡衣,窗帘外露出的月光讓這睡衣稍稍反射一點光滑,但卻讓曲線玲瓏的身體更具有誘惑力。

林雨欣。

此時她秀氣的小臉蛋上帶著甜甜的微笑,淡淡的紅暈讓她顯出一種溫婉的美感,就好像冷月光之下還有一個軟綿綿的香玉等著你去採摘。

指尖劃過。

古凡竟走到林雨欣的身邊,手掌撫過細膩的絲綢睡衣,滑嫩的觸感一直延續到少女白皙的皮膚上,似有淡淡清香流轉於指尖。

然而他的眼神卻清澈無比,古凡並沒有什麼非分之想,他竟然拿起桌上的少女手帕,輕輕為林雨欣嘴角的口水擦拭了一下,然後放回桌子上。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

房間里多出一個人,始終還是讓林雨欣感覺到不適應,皺著眉頭緩緩睜開眼睛。

剛剛蘇醒的她,大腦還有些模糊,隱約間似乎看到到床頭上坐著另一個男人……

什麼?

我的床上,坐著一個陌生男人??

在這一刻,林雨欣感覺到自己像是被一桶冰水從頭淋到了腳,惡寒從背脊處升起,全身汗毛都快要豎立。

這番場景,任何一個少女都不可能保持淡定,更何況是一個常年獨身居住的女孩。

未知,恐懼,震驚,絕望。

下意識的,林雨欣就想要尖叫,但與此同時坐在床頭間的男人也動了。

他是如此的從容,彷彿一直都坐在這裡等著這一刻,冷靜的面容與那淡然的眼眸里閃爍著異樣光澤,動作又是如此的行雲流水!!

古凡動作十分嫻熟。

林雨欣還沒反應過來,他就制住了對方,手掌扣在她的手臂關節上,並捂住了她想要尖叫的嘴巴。

古凡的另一隻手拿出了一把鋒利的蝴蝶刀,冷寒的刀光讓林雨欣脖子上出現了一層細密的雞皮疙瘩,似乎只要再貼近一分就會給那白皙的脖子上留下血痕。

女人的清香撲面而來,柔軟而又有彈性的妙曼身姿就在身下,潤滑絲綢之下便是白皙細嫩的皮膚,修長筆直而又圓潤的大腿不斷掙扎,這幅場景能讓任何男人興奮起來。

但古凡的眼神卻越發清澈冰冷,沉聲在林雨欣耳畔低語:「不要反抗,不要尖叫,我不會傷害你。」

林雨欣一驚。

這聲音好熟悉,眼眸轉動看向那歹徒的臉,林雨欣的眼神更是不敢置信,入侵自己房間里的歹徒竟然是她的同學??

古凡!!

他真的來了!

那個追了顧雪柔四年,名不見經傳的普通小子,甚至可以說是女生嘴裡最沒有前途的屌絲,真的像之前他說的那樣,以這種方式於林雨欣見面!!

他又是怎麼繞過保安,入侵到自己家裡來的??

最關鍵的是……古凡到底想要幹什麼,該不會是覬覦自己的身體,想強迫自己幹些什麼事情吧??

古凡繼續沉聲說道:「冷靜下來,我會把刀從你脖子上拿下來,然後鬆開你的嘴,希望你不要反抗,那樣會讓你受傷,懂么?」

古凡很專業。

他簡直就像是電視機里那些沉著冷靜的殺手,亦或者是某個神秘組織中的王牌特工。

林雨欣勉強讓自己鎮定下來,如小雞啄米一樣點了點頭。

緊接著,古凡果然如他所說的那樣,鬆開了刀和手,還給了林雨欣自由。

古凡快步後退,把刀收入袖口裡,笑著說道:「其實我並沒有惡意,我們去樓下談一下吧,我在樓下等你。」

他很是自信的回頭向下走去,似乎已經吃定了林雨欣,給予對方充分的安全空間。

直到古凡離去,林雨欣都不敢相信剛剛發生的一切,那個動作敏銳毫不拖泥帶水,眼睛中沒有一絲猶豫慌張,冷靜理智到極限的男人,真的是古凡???

那個唯唯諾諾,有些膽小怕事的吊絲古凡??

……

…… 別墅客廳。

那西方格調奢侈豪華的大沙發上,古凡很是享受的躺坐在上面翹著二郎腿。

他一手拿著剛從冰箱里取出的蘋果,另一隻手拿著短刀精準的把蘋果皮削成一個長條,刀刃轉成一個花向下一切,蘋果也被分成了好幾瓣落在盤子上。

無聊的他打開電視,碰巧電視里報道的正是今天的傷人事件,整個城市都對古凡發動了通緝令,而他看到這篇報道卻一點都不慌張,好像一切都與他無關。

自信!!

這種自信,來自於強大的力量,彷彿一切都被他掌握在手心中一樣。

古凡有些癲狂,有些讓人捉摸不透他的思想,更有一種冷靜理智如惡魔般的優雅,這讓人更加無法看透古凡,猶如一澤黑暗的深淵。

幾分鐘后,林雨欣終於從二樓階梯上走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