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他的話說完,我整個人就愣了:“什麼錢?”

“哈哈,哈哈,大兄弟,你來這裏說相聲了?還是表演雙簧了?”他說着拍了拍雙手,身旁的火爐發出噼裏啪啦的聲音。

“我不明白你什麼意思。”

“robin騙了我50萬,你兄弟昨天晚上差點沒給我打成廢物,這兩筆賬一起,一百萬。沒帶錢,你來這裏幹嘛?”男子坐在椅子上,身子微微向前傾,橫眉冷眼的瞪着我。

我吞了口口水:“robin騙你的五十萬你去找他,我兄弟不過揍了你一頓,你找我們要五十萬,你也太狠了吧!”

“要不我揍你一頓,我給你五十萬?不過,只要你不起,咱們一筆勾銷,robin的五十萬,他說的,他來還!”男子吼了一句,一手就指向了一邊,門被打開,我就看見胖子被兩人像拉死豬似的拉了出來。

胖子被直接放撲在了地上,身上全是灰,臉上已經模糊不清了,全是乾枯的血跡。

一瞬間,我感覺這個世界好像安靜了,只有不間斷的共鳴聲在耳邊響起。我看着地上的胖子,我不住的搖着腦袋,可是還是一丁點聲音都沒有。

我伸出手掐着自己的大腿,我努力的保持平靜:“兄弟,沒事吧。”

“好着了,沒事。”撲在地上的胖子勉強的笑了笑,乾枯的血殼再次裂開。

“一百萬是吧?”我壓着胸口的氣息問道。

“對,一百萬,我華爺說話算話,我給你兩天時間,一百萬拿來,我立馬放人,超過兩天,你自己看着辦,現在開始計時。”

“照顧好我兄弟,他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沒能力怎麼你,不過,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我說完轉身便走了出去。

我沒有看一眼胖子,一眼都沒有,我怕看了我會忍不住。

(PS:晚安,今天真的好累,好想休息幾天。) 莫如風和鄭玉萍風風火火趕到了聯合集團大門口,還不夠半分鐘,唐一心也到了。

唐一心帶着祕書,還有律師,公關,雜七雜八足足有十二人。

這個陣勢無疑讓莫如風心情大爽。

這絕對是找林川開戰來了,不然根本沒必要來這麼多人。


剛剛唐董罵他,不過是發性子而已,畢竟,唐董是有名的小辣椒。

內心興奮的莫如風,臉上是嚴肅無比。

他飛快迎了上前:“唐董,等你好久了。”

“你當我眼瞎嗎?你到了不超過一分鐘。”

“咳咳,唐董,我錯了。”

“你確實錯了,你居然動黃麗娟,你以爲你是誰?”

“唐董你聽我說,我是被那三名愚蠢的下屬害的,計劃都是他們做的,他們實施的,我當時在考察,等我發現不對的時候已經晚了。

然後股市這件事,我正在查,從目前得到的消息看,能聯合那麼多企業一起起訴,這不是臨時組織的,而是蓄謀已久的,我純屬是躺槍。”

面對這胡說八道的解釋,唐一心一聲冷哼。

她越過莫如風,走進了聯合集團的大門。

莫如風趕緊跟上去。

裏面的保安看到這麼多人進門,問清楚對方身份之後,飛快就報告了方潔。

而方潔,第一時間告訴了黃安琪。

當時黃安琪和黃天貴還在林川的辦公室內大眼瞪小眼。

聽了方潔的稟告,沒等黃安琪說話,黃天貴搶先說道:“上門報復的來了,安琪你準備怎麼辦?”

黃安琪對方潔說道:“到會議室見他們。”

“好的,我準備一下。”

“爸,我自己處理,你就不用管了。”

黃安琪走了出去。

邊走邊給林川打電話。

打通了,林川並沒有接。

黃天貴跟了出來。

自己女兒在聯繫誰,他輕易就猜到了。

“是不是不接電話不理你?”黃天貴沒有故意刺激女兒的意思,但是他需要女兒把一切看清楚。

“他只是忙。”黃安琪說道。

“他是不敢接。”

“爸你能不能閉嘴,唐一心來幹嘛的還是未知之數。”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不醒悟,這明擺是來報復的,不然還能來請你吃飯?”

黃安琪沒有做迴應,她飛快進了會議室。

片刻之後,歐蘭特的人到了。

以唐一心爲首,接二連三走進會議室。

唐一心掃了一眼會議室內部,不見林川的蹤影:“林總人呢?”

“被解僱了。”黃天貴搶話說道。

“你們居然把林總解僱了?”唐一心內心咯噔一聲。

“這人壞得很,一切事情都是他搞鬼,和聯合集團無關的,我必須……”


“你是誰?”

“我是聯合集團董事長黃天貴,我……”

“行了,你可以住嘴了。”

“唐董,我可以和你聊……”


“你沒資格和我聊,你差遠了。”唐一心狠狠鄙夷了黃天貴。

掏出手機打電話。

說了幾句,掛斷了,轉身往外面走。

“我們去找林總。”邊走,唐一心邊對手下人說道。

“唐小姐,這件事,道理在我們這邊,林總沒錯,就算有錯,他也是替公司辦事,你不用找他,有什麼事,我承擔了。”黃安琪追了出去。

“安琪你傻啊?你攬什麼責,他們找林川,不找你,這最好不過了。”黃天貴也追了出去,無比氣憤的罵着自己女兒。

太蠢了,真的太蠢了。

一大幫人浩浩蕩蕩到了一層。

林川就在大門外面,站的筆直,氣勢凜然。

唐一心連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裝,快速走過去。

來到林川的跟前,突然,她回過身,手一揚,對準莫如風的臉,就是一巴掌抽了下去。

“啪!”

“唐董,你……”不顧臉上的火辣,莫如風無比驚奇的看着唐一心。

“你這個蠢貨,你覺得我和你一樣蠢嗎?”

“唐董,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唐一心又是一巴掌打了過去。

“混賬東西,你被解僱了,滾蛋。”


看向祕書,唐一心說道:“打電話回去,立刻出解僱令到官網。”

太突如其來了。

莫如風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自己怎麼就被解僱了?

正要問,眼前的一幕讓他大驚失色。

唐一心居然給林川鞠躬。

同時神色懼怕的說道:“林總,對不起,人我解僱了,你看你是不是滿意?如果不滿意,我可以再狠狠修理他一番的。”

林川沒有任何表示。

這是不滿意。

唐一心意會,回過頭,作了一個手勢。

隨即下一秒,兩名壯漢隨從一左一右架起了莫如風。


莫如風臉色發青,牙齒打架:“唐……唐董,不,要,不要這……樣……”

“你自找的。”

“唐董,我做錯什麼?”

“你不該招惹林總,你居然還算計林總,你好大的膽子。你們還愣什麼?趕緊動手。”

“是的唐董。”

兩名壯漢聞言,飛快把莫如風拖到旁邊的綠化帶就是一頓暴揍。

莫如風的悽慘喊叫聲求饒聲,連外面大馬路都能聽見。

這一幕看在眼中,別說是黃天貴感覺不可思議,就連黃安琪都是無法相信。

還有許許多多人,也是看直了雙眼。

比如,方潔。

比如,鄭玉萍。

不是來算賬的嗎?怎麼變成來認錯了?

無法理解,也怕得鄭玉萍瑟瑟發抖,趁沒人注意自己,連滾帶爬就逃離了現場。

“夠了,這裏是聯合集團的地方,我不希望有什麼負面影響。”眼看越來越多員工趕來看熱鬧,林川開口喊了停。

“好的林總。你們,把人帶走,找個沒人的地方繼續打,差不多了以後,把人送執法局自首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