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陸方看著面前的包打聽,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詫異之色:「你怎麼會了這裡?這該不會就是你找的隊伍吧?」

「是啊。」包打聽長長的嘆息了一聲,他對著陸方說道:「你來到這裡,應該也是看到那個廢墟之城吧。」

包打聽的眼眸之中,帶著一縷忌憚。

似乎那廢墟之城,是非常恐怖的存在一般,讓樣陸方露出了一些疑惑。

「哦,看來這裡面還有什麼秘密不成,還請陸方教我。」陸方笑著對著面前的包打聽說道。

「哎!」

包打聽長長嘆息了一聲:「其實我們也不是主動來到這裡,而是被困在這裡面了,這裡確實似乎是有某種秘密在其中,我們來到這裡之後,想盡辦法都沒有辦法離開這裡。」

「在之前的時候我們看到一個人影,那人影瀟洒翩翩,抬手一揮似乎就可以滅國傾城。」

「他的實力甚至比太上長老們的實力要更加的強大,甚至彷彿像是行走在這大陸之上的神靈。」

包打聽說到這裡,就感覺自己有一些瑟瑟發抖,那種恐怖的感覺依舊在他的心中充斥著。

「當時有好幾個逍遙門的弟子,靠近了那個幻影,結果也直接隨著那傾城滅國直接毀滅掉了,甚至連一點灰塵都沒有留下。」包打聽長長的嘆息了一聲,說出了他們的經歷。

「什麼?」

陸方也是嚇了一大跳,一雙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驚恐。

「這裡面的內幕,已經有點超出常人的意料之外的,甚至是常人所不能夠理解的。」

於是他連忙進入自己的腦海之中,呼喚著天老。

這個事情已經不是他所能夠解決的了,有點超出他的意料之外,這並不是普通的事情,恐怕已經變成靈異事件了。

原來的藍星之上,如果出現了靈異事件,那很有可能是嚇人的,甚至有可能只是一些陰氣陰脈孕育出來的一些陰鬼而已,只需要利用神識,就可以輕易的摧毀。

因為他們身上只是有一點點的陰氣而已,修為絕對不會高。

甚至遠遠抵達不了證道大陸的力量層次,但是這種恐怖的存在是讓人感覺到恐懼的。

「呼!」

天老已經給陸方解釋過,在這證道大陸的上的靈異事件,其實往往都是奇異之地,在這種地方,所造成的事件,是超乎人們想象的。

「比如,之前他所見到過的鬼鼓,那玩意就會不斷的培養出陰兵,造成巨大的災禍。」

但那隻不過是最低等級的奇異之地,還能夠被摧毀掉。

但現在他所遭遇的這個事情,就絕對沒有那麼簡單了,陸方的腦海之中就有著一種直覺。

只是他並沒有把這個直接說出來,因為他感覺到了這其中的不安。

「呼」

只見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又緩緩的吐了出去。

天老緩緩的在路上的神識之中浮現,帶著一些慵懶,似乎天老在上一次之後,變得更加嗜睡了。 「是這樣的,我似乎是在這天王禁地之中遭遇到了一個奇異之地。」陸方說道。

他在逃避追殺的時候,居然會碰見這種事情,因此也覺得十分的頭疼。

這個地方似乎異常的詭異,這讓陸方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只見他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嗯?」

就在這個時候,陸方看著面前的天老居然一雙眼眸一掃而過,似乎是在觀察的周圍。

「只不過是想睡一會兒,沒想到你小子就居然陷入了這種危機之中。」天老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嘿嘿,這一次其實是為了逃避追殺,結果沒想到,一不小心就陷入進來了,在外面,我分明記得是兩個大太陽在天空之上照耀,溫度似乎就要把這石頭都給融化了。」

「可結果我就發現自己處於這個廢墟之中,又看見了一幕毀天滅地的場景,結果就來到這裡了。」

陸方說到這裡,就在這一聲長長的嘆息。

「嘿!」

只見天老卻冷笑了一聲:「我算是明白了,為什麼你現在加入的這個宗門之間要挑起這場大戰了,這分明就是以血為祭,以蒼生為糧啊。」

「什麼?」陸方頓時一愣,不明白天老在說什麼。

「哼,你還不明白嗎?」天老盯住了陸方說道。

「天王禁地,之所以叫做天王禁地,其實是奇異之地的升華版,它本身就是奇異之地的聚集之地。」天老說道。

「額…」

陸方只覺得頭有些疼,天老所說的內容,已經有點超出他的意料之外。

「這個地方,真的那麼恐怖?」陸方小聲的問道。

「沒錯,這個地方就是那麼恐怖,因為我在這裡面已經感覺到了不祥的命運。」天老說道。

「嘶!」陸方聽到這裡,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如果我沒有猜錯,這一片禁地,其實就是用這些內門弟子的生命,來祭祀,從而安撫這個禁地,讓它不在這大陸之上出現。」天老說道。

「比如這個地方,恐怕就是某一個曾經在這證道大陸之上毀天滅地的存在,隕落之後,所留下來的場景所形成的奇異之地,雖然這裡只不過是進入了一點點的力量,但也是毀天滅地。」

「即便是那些強大又可怕的存在,都沒有辦法安撫這一些曾經被毀滅的怨靈。」

那個惡毒女配今天又做好事啦 天老開口說道,在陸方的神識面前輕輕地一拂而過。

就在下一刻,陸方眼睛就像是被打開了一般,一下子就看清楚了周圍所處的環境。

原本是安詳的廢墟之地,但此刻在路上的眼中確實進化成了那洶湧澎湃毀滅的的深淵,似乎有著無數的怨靈在哀嚎著,他們在這周圍遊走著,陰暗面,有著無數的骸骨堆積在那裡。

「看見了吧。」天老收回了自己的手。

陸方只覺得額頭之上汗水流下,一時間似乎是抽幹了他的精氣神,只覺得大汗淋漓。

「原來在這個地方,居然還有這樣毀滅的情況,看來這個世界,並不像我想象的那麼安詳。」陸方低聲喃喃的說著。

「是啊。」

天老在陸方的面前說道:「這個地方,就是這樣具有著毀滅的潛質啊。」

他說到了這裡,盯住了陸方:「我知道你想說,為什麼不把這個地方毀滅掉?其實是因為這個地方毀滅不了,只不過是投影了一絲那毀天滅地的存在的力量,就已經具有了不朽的痕迹。」

天老說到這裡,就帶著一些唏噓。

「如果你能夠掌握其中一點點的力量,那麼你就獲得了極大的好處。」天老說道。

他的話語之中,似乎是帶著些怨氣:「這些人試圖掌握神器,不過,曾經這麼乾的人,其實都已經是毀滅了。」

天老就這樣的冷哼了一聲,似乎絲毫不在意其他人怎麼看他一般。

陸方在一旁沉默了下來:「所以才需要用足夠的鮮血,來安撫那些,逝去的亡靈啊。」

「原本,我還覺得就這麼草草的派人進來,甚至我手中的資料,都有許多是被隱藏的,如果不是我刻意的打聽,恐怕都沒有辦法查到這其中許多細節。」陸方說到這裡,就哈哈大笑了起來。

「原本我以為我所察覺到的就是真相,現在看來,我所察覺到的真相,只不過是一些他們想讓我們知道真相而已。」

陸方說到這裡的時候,話語之中就在這些低沉。

天老輕輕的拍了拍陸方的肩膀:「你猜的沒錯,你所察覺到的真相,就是他們所想讓你知道的真相。」

「不過…」

天老的話語一轉:「其實我不想讓你接觸這裡面的事情,因為這裡面的力量層次太高,就算是當年的我,都只不過是觸摸到了一絲的痕迹。」天老說到這裡,就帶著一些唏噓。

「還請天老教我。」

陸方聽到天老曾經掌握了一絲這樣毀天滅地不朽的痕迹,一時間就是渾身一抖,對著天老請求道。

如果真的能夠掌握其中的奧妙,或者有這樣的機會,那陸方就有極大的機會重新回歸,他一想到這裡,就用力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

這可是一次好機會,陸方只感覺自己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好!」

「不過,我要警告你,如果你要是失敗了,我出手,可以幫你抵擋一次的機會,但是以後你不能夠再接觸,否則的話,你的靈魂就會被浸染在其中,被那不朽之力所毀滅。」

「那至高無上的權柄,是不能夠被褻瀆的,除非有資格的人,才能夠登上寶座。」

天老低聲喃喃的說道,讓陸方一時間熱血噴張。

「呼!」

陸方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吐了出去。

他認真的看著天老說道:「還請天老教我。」

天老看著陸方的表現,就這樣的笑了起來:「好,那我就告訴你到底該怎麼辦?」

陸方說出這一番話之後,就感覺面前的天老就在這一刻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只要等會那毀天滅地的身影出現,你就直接過去就行了。」天老對著陸方說道。

「……」

陸方聽到聽老說出這麼一番話,似乎有一些不敢置信。

他可是聽到包打聽說過這裡面的恐怖存在,只不過是在那一道身影出現的時候,走過去就被毀滅掉了。

陸方深吸了一口氣,感覺到壓力巨大。

這並不是普通的小事,而是毀滅的大事,甚至是生死之間的危機。

也就是說,他必須要無比的信任面前的天老,然後確定能夠度過這個危機,然後活下來。

陸方深吸了一口氣,許久沉默著,終於,做出的決定。

「好!」

陸方說道,心中已經下定了決心:「等到下一次這毀天滅地的身影出現,我就會上前。」

「好,真不愧是好男兒。」天老用著讚賞的語氣說道。

陸方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吐了出去,他在等待著這天地變化。

一邊的包打聽,發覺陸方突然就是陷入了沉默之中,還以為自己是在什麼地方得罪了他。

包打聽思索片刻之後,就對著陸方說道:「陸道友,是不是我在什麼地方得罪了你?導致你生氣了?」

他的眼眸之中,帶著一些詫異之色對著陸方說道。

就只見陸方輕輕的搖了搖頭:「這個事情與你無關,等會兒無論你看到什麼,都不用管。」

「額…」

聽到這裡的包打聽,只覺得頭有些疼,不明白陸方為什麼這麼說。

就在下一刻,包打聽就發現天空之中再次出現了那毀天滅地的身影,這次這個身影。

似乎是靠近了不少,已經接近了面前逍遙門駐紮的營地,包打聽臉色一時間大變:「快快快,天空之上出現異變了,大家快挪移位置。」

隨著包打聽的吩咐,又有不少的弟子從這營地之中出來了,連忙更換地方。

就在這個時候,包打聽一回頭卻發現陸方往前面跨出了一步,直接脫離了營地的位置,而是向著面前這毀天滅地的地方走了過去,陸方這是要去送死?包打聽一時間愣住了。

之前就有幾個弟子以身犯險,結果甚至連灰塵都沒有留下。

「陸兄,千萬不可以上去啊,上前的結果那就只有毀滅這一條路的下場。」包打聽大聲的喊道。

陸方卻沒有回頭,已經走到了這步小身影的那道影子之中。

陸方神識就在這一瞬間全部傾囊而出,感應著整個天地的變化,感應著這不朽身影的變化。

隨著他手中的動作,天地為之大變,萬物隨之傾倒,一切的一切,都在變化著。

天地星辰就在這一刻映入了他眼帘之中,陸方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會有如此龐大的信息,直接沖入他的腦海之中,讓他不由的就有些頭疼,這可不是件小事情。

「呼」

他的神識卻在這一瞬間,似乎就突然變瞎了一般,什麼都沒有感覺到。

他的眼睛就在這一瞬間,直接流下了兩行血淚,耳朵似乎是聾了一般,什麼都聽不見了。

「這不是普通的地方,這是具有著毀滅之力的地方,這個地方,已經超出了陸方的想象之外。」

他所感受到的一切,都已經不能夠用言語來形容。

「快,就是這一刻,那不朽之力出現了,快記下你能夠感受到的所有感悟。」就在這個時候,天老的聲音在路上的耳旁歇斯底里的想響起來。 「快,記住我教你的東西,快,關閉自己的六識,不要去聽,不要去想,不要去看,不要去感知。」

天老對著陸方說道,話語之中萬分的焦急。

這一縷力量雖然只是殘餘的景象,甚至連一點皮毛都沒有,但是對於靈神期來說,卻依舊是毀滅性的打擊的力量。

這種力量有一些超凡入聖,甚至是這個世界最為可怕的力量之一。

但只是一些殘像,如果關閉了六識,用最根本的那一點去感知,卻有可能摸索到一點皮毛。

之所以光看到這一切就會被毀滅掉,其中最為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這小小的一點投影,其中所蘊含的規則,就已經是世界上最為可怕的毀滅之力,六識打開,就等於是開門放閘,讓洪水沖入。

「好,我明白了。」

陸方就在這一瞬間,立刻調動了自己的六識,迅速的就是封閉了所有的感知。

婚到濃時,總裁請淡定 只見下一刻,陸方就好像是變成了一個木偶一般,沒有了任何的感知,就這樣獃獃的站在那裡。

但此時的陸方雖然關閉了六識,但是在他的最深處的精神,此時依舊翻江倒海,彷彿是遇見了什麼可怕的東西。

似乎有著一種可怕的力量,在毀滅這一切。

陸方卻不肯就這樣赴死,知道想要度過這一劫,必須要依靠自己的實力才行,他感受到這巨大的衝擊,卻不肯認輸,發出了他心裏面最兇狠的怒吼:「我是不會認輸的。」

只見陸方這樣的怒吼著,一雙眼眸之中帶著憤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