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聽其中一人說道:」你們三個聽說了嗎?現在的滄瀾城發生了巨變,本來在這個城裡有四大家族,自從新皇帝繼位后,馬上頒下聖旨,把其中的李王兩家幾萬人全部都羈押起來。」

另外一人說道:「這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如今陸家出了一個並肩王爺,又和新皇帝是生死之交,誰讓那兩個家族不長眼,在陸王爺小時候,千方百計要致其於死地,人家不就是修鍊天賦驚人嗎?他們就嫉妒的要死,如今到了這一步,都死絕了也活該。」

這時,陸青峰他們的菜也陸續端了上來,大虎為眾人斟滿就,陸青峰也是邊飲酒邊聽著四人的交談。

只聽開始說話的那人又說道:「我還得到了一個最新的消息,現在正有幾股神秘勢力要對陸家下手,聽說這幾股神秘勢力非常強大,他們的目的就是抓住陸家的直系族人,然後逼迫陸王爺就範。」

始終沒有說話的那人說道:「都是一些卑鄙小人,就知道干這些無恥的勾當,真有本事的話,直接去找陸王爺不就行了嗎?這種人,最讓我鄙視。」

這時候,第四人又開口說道:「我最敬佩的就是陸王爺這種人,不到三十歲的年齡,已經修鍊到了那麼高的境界,說起來,我們四人也比陸王爺小不了幾歲,可我們才修鍊到玄真境,真是人比人氣死人,說到底,還是我們這些散修的命運凄慘,拿我來說,明明早就到了玄真境巔峰,如果有一粒玄真境破障丹,早就突破了,可是為了這一粒丹藥,還不知道要奔波多少年。」說完話,此人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四人的談話,陸青峰聽得清楚,知道這四人都是負有正義感的散修,沒有勢力,沒有背景,就註定了修鍊的緩慢。

陸青峰想了想,決定試試能不能把這四人收入自己門下,在這個世界上,想要佔有一席之地,除了本身要有高絕的實力外,還要有一股龐大的勢力做為後盾。

陸青峰最需要的,就是那些天賦奇佳的年輕俊傑,這樣,他就可以用自己的修鍊資源,迅速的培養出一批年輕高手,以後再這個世界縱橫馳騁,也好做為自己的左膀右臂。

打定了主意,陸青峰心念一動,手上出現了一隻盛有玄真境破障丹的玉瓶,順手一拋,直接落在了第四個說話的青年面前。

眼前突兀的出現了一隻玉瓶,把這個青年嚇了一跳,隨後抬起頭向四周打量,看到陸青峰正面含微笑的看著自己,頓時知道了這隻玉瓶的源頭所在。

陸青峰指了指那隻玉瓶,示意青年打開,青年人遲疑了片刻,還是伸出手拿起了玉瓶,擰開瓶蓋,把玉瓶里的丹藥倒入掌心,仔細的看了看,又聞了聞,猛然睜大了雙眼。

青年看著陸青峰,正要開口說話,腦海中,陸青峰的聲音清晰的傳了出來:「你猜得沒錯,這就是一粒玄真境破障丹,服下這粒丹藥,你立即就能突破到仙真境,只不過服用此丹,你要付出一些代價。」

青年人也傳音說道:「不知要我付出多大的代價。」「你四人從此追隨於我!」陸青峰傳音道:「我可以提供給你們任何境界的破障丹,修鍊所需元晶也隨便你們使用,在沒有足夠的實力前,我不會讓你們去做任何事情,只管一心修鍊即可。」

青年傳音道:「前輩所說的這些,我們都能做到,但是,我們想要首先知道前輩的尊姓大名。」

「陸青峰!」淡淡的說出了三個字,陸青峰靜靜的看著青年,不再說話,聽到陸青峰報出了名號,青年人的臉上,瞬間露出了驚喜的表情。

另外三人,被年輕人的舉止弄得有一些莫名其妙,青年向其他三人擺了擺手,示意不要說話,向陸青峰點點頭,表示接受了陸青峰的條件,同時,把那隻玉瓶收了起來。

兩桌人都不再說話,靜靜的吃菜喝酒,酒過三巡,陸青峰六人走出了酒店,另外一桌的四位青年,也隨後緊跟了出來。

到了一處偏僻所在,四人迅速來到陸青峰面前,倒身下拜:「古源、錢鈞、樂千、洪波,拜見前輩!」陸青峰承受了四人的跪拜,然後說道:「都起來。」

四人站起身,恭敬地退到一旁,陸青峰說道:「我們要連夜趕路,你們四人不會飛行,都進入乾坤殿中,我先給你們四人每人十萬元晶,做為近期的修鍊所需。」

說完,手中出現四枚儲物指環,分別遞給四人,說完,心意一動,四人已經消失在原地,都進入了乾坤殿中。

突然之間轉換了環境,四人都被驚嚇出了一身冷汗,隨後一想,也就放下心來,陸青峰真要對自己不利,僅憑周圍那些人的修為,輕易就能治自己於死地。

想必這裡就是前輩所說的乾坤殿,四人在乾坤殿中向四周打量,濃厚的能量已經霧化,四人不知道這些是什麼能量,只感覺到進入體內十分舒爽。

四人在乾坤殿里一邊走一邊觀看,四周的架子上滿是各種功法、武技、典籍,還有各種兵器和丹藥,琳琅滿目,數不勝數。

另外一邊還有巨大的演武場,角落有許多蒲團,四人都張大了嘴,這裡簡直就是一座修鍊寶庫。

正在四人驚訝時,演武場那邊走來一人,四人打量過去,走來之人和陸青峰一模一樣,只是身上穿著的是一件水藍sè的長袍。

到了近前,陸一向四人說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陸一,是本尊的水屬xìng分身,你們四人的事情我都知道,你們在這裡安心修鍊即可,這裡的功法和武技典籍,你們也可以學習,總之,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就是。」

四人聽陸一說完,急忙向陸一倒身下拜。雖然只是分身,但是四人能夠看出,這個分身,絕對不像普通分身那麼簡單。

說起來,陸青峰也不是沒有辦法帶上四人,他完全可以讓藍銀化為本體帶著眾人飛行,只是陸青峰認為,既然已經和藍銀等妖獸成為了朋友,就不能再當成坐騎使用,那樣做是對朋友的不尊重。

因此,除非萬不得已的情況下,陸青峰絕對不許任何人把藍銀和大虎當坐騎使用,就是周茹也不可以。

又把周茹收進了神晶乾坤殿中,五人這才騰空而起,繼續向西飛馳而去。

..

.. ?陸青峰等五人在空中,一路向西飛馳而去,冬季的天空漆黑如墨。【全文字閱讀.】雖然這樣,也阻擋不了眾人的視線。

修為到了陸青峰他們這樣的境界,白天和黑夜已經沒有了任何區別,有的時候,高階修士也不會去用肉眼看事物,他們往往會釋放出神識,神識比用肉眼看的更加清晰,肉眼看不到的地方,神識卻是可以無限的蔓延過去。

此時,陸青峰一邊飛行,一邊神識不停的掃描周圍近千里的方圓,從古源四人的口中得知,有兩股神秘勢力隨時都有可能襲擊陸氏家族。

隨著距離滄瀾城越來越近,說不定就會在中途有所發現,因為並沒有什麼著急的事情,所以,飛行的速度並不是很快。

飛行的越快,真元消耗的就越快,遇到了突發事件,很有可能就會出現真元不濟的情況,那樣就有可能吃虧。

陸青峰讓冷如冰四人也進入神晶乾坤殿中,四人非要堅持在外面陪著她,沒有辦法,只好由著他們這樣,好在現在也沒有什麼危險,五人邊飛邊聊,也不顯得旅途枯燥。

就在眾人飛行間,正在向前方神識掃描的陸青峰,突然發現了情況,反饋回來的信息顯示,有五個身穿黑衣的蒙面人正在急速飛行。

陸青峰把發現的情況告訴了四人,並讓四人進到乾坤殿里,四人知道,這次可能真的會有什麼事,也都順從的進到了乾坤殿里。

陸青峰施展鯤鵬訣,極速向前追去,幾秒后,距離五個黑衣人只有幾百里的距離,收斂自身的氣息,在後面緊緊地跟隨。

五名黑衣人並不說話,只顧著埋頭飛行,陸青峰神識感知中,知道五人的修為都在仙真境中後期不等的境界。

很快,五人飛進了一座中等城市之中,直奔城主府而去,陸青峰也飛進了城市中,找到一處隱蔽所在,落在地面上,神識迅速向城主府蔓延過去。

此時的城主府大廳之中燈火輝煌,五名黑衣蒙面人正站立在大廳中間,大廳沙發主位上坐著一名青年,在青年的左側,坐著一個白面中年人。

只聽這名白面中年人向五名黑衣蒙面人說道:「把你們打探到的情報詳細的說一下。」

「是,盧護法!」五人中領頭的一人說道:「這次前去滄瀾城,經過我們五人的詳細調查得知,陸家修為最高的是一位長老,仙真境巔峰的修為,另外還有四名長老是玄真境巔峰的修為,其他的還有幾個子弟是上真境後期和巔峰不等。」

中年人點點頭,看向旁邊的青年說道:「南榮城主,看來情況和你提供的一般無二,我們是不是可以動手了?」

青年說道:「盧護法,我只能給你提供情報和落腳之處,我這裡的人手說什麼也不能派出去,一來我的手下修為不高,派出去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二來被當今聖上得知,我也必遭滅門大禍。」

中年人點點頭道:「南榮城主,能做到這些,盧某已經感激不盡,怎麼能還要求別的呢。」

陸青峰在外面通過神識查探得知,這名中年人是太真境巔峰的修為,青年人只是仙真境中期的修為,只是讓陸青峰不明白的是,自己什麼時候又招惹到了這樣的一伙人。

原來,滄瀾城李家家主有兩個妹妹,二妹妹嫁給了南榮林的父親做了貴妃,大妹妹遠嫁到中隕神洲神劍門,他的丈夫名叫施謙,是神劍門門主的大弟子。

當時只有虛真境巔峰的修為,施謙也是一個天賦奇高的天才,不到四十年的時間,從虛真境巔峰修鍊到了至真境巔峰,去年終於坐上了神劍門門主之位。

李家家主的大妹妹知道了小妹的事後,苦苦哀求施謙為自己的妹妹和外甥報仇,施謙無奈,只好派出了盧護法帶著五名弟子來到了這座城市。

這座城叫做滄海城,青年名叫南榮柏,是南榮林遠房的堂兄,私下裡和大皇子南榮炎的關係十分密切,這一點,就是南榮林也是不得而知,可見其隱藏的有多深。

他也想為大皇子報仇,怎奈實力有限,只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正在他一籌莫展之時,盧護法帶著五人來到了這裡,說明了原因之後,雙方一拍即合。

雙方很快就達成了協議,南榮柏負責情報和落腳點,盧護法負責殺人或捉人,幾天後,南榮柏就把刺探到的情報告訴了盧護法。

盧護法是一個生xìng多疑之人,看了南榮柏的情報后,仍然又派出了五名屬下繼續調查,經過了相互間的印證,這才放下心來。

對此,南榮柏十分氣憤,可又不好表現出來,畢竟對方勢大,惹惱了對方,恐有xìng命之憂。

聽盧護法的語氣,是要馬上開始行動了,這就意味著他們很快就要前往滄瀾城,陸青峰靜靜的等著,他不打算在這裡動手,因為不知道是不是有隱藏起來的高手埋伏在周圍。

所以,陸青峰決定,在這些人後面暗暗地跟隨,等到就快到滄瀾城時再動手,只有這樣才最安全。

時間不長,六道黑sè的身影從城主府里走了出來,到了外面騰空而起,直奔滄瀾城的方向飛去,等到對方飛出去五百里后,陸青峰這才飛起,直接向著六人飛走的方向追了下去。

飛了將近萬里的路程,天sè已經亮了起來,六人到了一座小城鎮中不再前行,而是租下了一個院子,在這裡休息了起來。

陸青峰追到院子門口,直接進入到乾坤殿之中,而乾坤殿則是化為了一粒塵埃,貼到了大門之上。

乾坤殿中,冷如冰等人看到陸青峰進來,都覺得有些驚訝,冷如冰問道:「青峰,你怎麼進來了,你跟蹤的那些人呢。」

「他們進了一座院子里住了下來,乾坤殿現在在大門上貼著呢?」陸青峰說道:「看樣子,他們是想在晚上行動,現在是白天,對他們而言,可能多有不便,我們也在這裡休息一下兒,等到天黑,我們在前面去等他們。」

上門狂婿 眾人都明白了是什麼情況,也都不再言語,分別進入了修鍊之中,陸青峰始終保留一絲神識監視外面的動靜。

時間一點點過去,轉眼到了旁晚,陸青峰睜開眼,控制著乾坤殿離開了這座院子,到了一處無人之地,直接向著滄瀾城的方向飛去。

飛行了兩個小時,天已經徹底暗了下來,神識感知中,滄瀾城已經不遠,很快就看到了滄瀾江上的浮橋。

浮橋北岸有一塊巨石,陸青峰小時候,曾經多次在這裡玩耍,對這裡非常熟悉,盤膝坐在巨石上,靜靜的等待六名黑衣人的到來。

抬頭看看天空,一輪彎月已經懸挂在頭頂,已經今入子夜時分,陸青峰散出神識,向前方不斷的蔓延,六名急速飛馳的黑sè身影進入了神識感知中。

六道身影越來越近,很快距離陸青峰已經不足千米,這時六人也察覺到了陸青峰的存在,五百米外,六人懸浮在空中,停了下來。

陸青峰站起身,慢慢的漂浮起來,直到和六人同樣的高度,這才停了下來,對面六人中,盧護法在前,其他五人在身後一字排開。

盧護法看著陸青峰,心裡滿是不解,怎麼看都覺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的樣子。

突然間,盧護法好像心有所悟的樣子,取出了一幅捲軸,輕輕的展開,這是一幅畫像,盧護法仔細的看了看畫像,又看看陸青峰,這才說道:「我道是誰有這麼大的膽子,竟敢攔住我們的去路,原來你就是陸青峰,我早就該想到是你才對。」

陸青峰呵呵一笑:「盧道友,現在想起陸某也為時不晚,不然一會到了yīn曹地府,再想也沒有了機會。」

撩妻總裁日後見 「哦!」盧護法顯出一副好奇的表情說道:「你就這麼有信心,能在此處斬殺了我等。」

陸青峰說道:「陸某有沒有信心,你試試便知。」話音落下,陸青峰的身邊突兀的出現了五人,其中一人手持水幽劍,身穿藍sè長袍,和陸青峰並肩站在了一起。

盧護法看到突然出現的五人,頓時大驚失sè道:「分身,你竟然修鍊了分身,而且還有空間法寶,果然是我小看你了。」

陸青峰也懶得再和他說下去,輕聲吩咐道:「一人一個,速戰速決。」五人也不答話,一個個如猛虎下山一般,直接沖了下去。

以陸青峰的想法,不想讓冷如冰參加戰鬥,不過考慮到總是在自己的羽翼保護下很難快速的成長起來,所以,陸青峰決定讓她適當的鍛煉鍛煉。

陸青峰抽出飲血劍,直奔盧護法而去,十二人分成了六對,很快就戰鬥在一起,出了冷如冰和陸青峰外,其他人很快就結束了戰鬥,只要是他們二人的對手是六人里最高的緣故。

靈兒也手拿一柄長劍,直接一道靈魂攻擊過去,趁著對方抱著頭慘叫時,揮手一劍,連胳膊帶頭顱一起削飛,二打一的情況下,很快被冷如冰一劍刺穿了心臟。

冷如冰和靈兒都解決了對手,直接向盧護法殺去,和陸青峰一起,開始三人大戰盧護法。

真不愧是太真境巔峰的高手,這還是陸青峰出道以來,第一次對上修為這麼高的修士,以陸青峰虛真境初期的修為,幾乎相差了兩個大境界,陸青峰依然不具,陸青峰不能讓別人選擇盧護法,是擔心其他人對上太真境的高手,說不定會有折損。

其他五人都是仙真境中後期的修為,到了大虎,藍銀和陸一的手裡,就像是剛剛學會了走路的孩子一般,輕易就被三人斬殺,然後三人也都向陸青峰的方向趕來。

六人把盧護法團團包圍在中間,這時,只聽陸青峰說道:「你們幾個都退後,太真境的高手嗎?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量。」

六人全部退後,他們對陸青峰的真實實力十分清楚,如果誰要是被陸青峰表面的修為迷惑,那他就會死的很慘。

二人的戰鬥十分jīng彩,盧護法越打越是心驚,他沒想到,以陸青峰虛真境初期的修為,自己竟然不能勝了陸青峰。

陸青峰今天可以說是爆發出了自己全部的實力,自創的幾大殺招幾乎全部使用了出來。

巨浪疊殺施展出來,盧護法只是稍微向後退出了三步,金劍幻花把盧護法的長袍打的千瘡百孔,不過也只是刺破了皮膚,對盧護法的戰鬥力沒有多少影響。

翻江倒海的威力要大過巨浪疊殺,一經施展出來,一劍就把盧護法劈飛,陸青峰施展閃電追蹤步,一步就到了盧護法的面前,飲血劍在盧護法身前掃去,直接施展出剎那光明,擔心對盧護法的影響不大,一道靈魂攻擊『擊神』也同時施展而出,同時,陸青峰口中大喝一聲:「萬劍穿心!」飲血劍直奔盧護法心臟刺去

..

..

陸青峰等五人在空中,一路向西飛馳而去,冬季的天空漆黑如墨。【全文字閱讀.】雖然這樣,也阻擋不了眾人的視線。

修為到了陸青峰他們這樣的境界,白天和黑夜已經沒有了任何區別,有的時候,高階修士也不會去用肉眼看事物,他們往往會釋放出神識,神識比用肉眼看的更加清晰,肉眼看不到的地方,神識卻是可以無限的蔓延過去。

此時,陸青峰一邊飛行,一邊神識不停的掃描周圍近千里的方圓,從古源四人的口中得知,有兩股神秘勢力隨時都有可能襲擊陸氏家族。

隨著距離滄瀾城越來越近,說不定就會在中途有所發現,因為並沒有什麼著急的事情,所以,飛行的速度並不是很快。

飛行的越快,真元消耗的就越快,遇到了突發事件,很有可能就會出現真元不濟的情況,那樣就有可能吃虧。

陸青峰讓冷如冰四人也進入神晶乾坤殿中,四人非要堅持在外面陪著她,沒有辦法,只好由著他們這樣,好在現在也沒有什麼危險,五人邊飛邊聊,也不顯得旅途枯燥。

就在眾人飛行間,正在向前方神識掃描的陸青峰,突然發現了情況,反饋回來的信息顯示,有五個身穿黑衣的蒙面人正在急速飛行。

陸青峰把發現的情況告訴了四人,並讓四人進到乾坤殿里,四人知道,這次可能真的會有什麼事,也都順從的進到了乾坤殿里。

陸青峰施展鯤鵬訣,極速向前追去,幾秒后,距離五個黑衣人只有幾百里的距離,收斂自身的氣息,在後面緊緊地跟隨。

五名黑衣人並不說話,只顧著埋頭飛行,陸青峰神識感知中,知道五人的修為都在仙真境中後期不等的境界。

很快,五人飛進了一座中等城市之中,直奔城主府而去,陸青峰也飛進了城市中,找到一處隱蔽所在,落在地面上,神識迅速向城主府蔓延過去。

此時的城主府大廳之中燈火輝煌,五名黑衣蒙面人正站立在大廳中間,大廳沙發主位上坐著一名青年,在青年的左側,坐著一個白面中年人。

只聽這名白面中年人向五名黑衣蒙面人說道:「把你們打探到的情報詳細的說一下。」

「是,盧護法!」五人中領頭的一人說道:「這次前去滄瀾城,經過我們五人的詳細調查得知,陸家修為最高的是一位長老,仙真境巔峰的修為,另外還有四名長老是玄真境巔峰的修為,其他的還有幾個子弟是上真境後期和巔峰不等。」

中年人點點頭,看向旁邊的青年說道:「南榮城主,看來情況和你提供的一般無二,我們是不是可以動手了?」

青年說道:「盧護法,我只能給你提供情報和落腳之處,我這裡的人手說什麼也不能派出去,一來我的手下修為不高,派出去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二來被當今聖上得知,我也必遭滅門大禍。」

中年人點點頭道:「南榮城主,能做到這些,盧某已經感激不盡,怎麼能還要求別的呢。」

陸青峰在外面通過神識查探得知,這名中年人是太真境巔峰的修為,青年人只是仙真境中期的修為,只是讓陸青峰不明白的是,自己什麼時候又招惹到了這樣的一伙人。

原來,滄瀾城李家家主有兩個妹妹,二妹妹嫁給了南榮林的父親做了貴妃,大妹妹遠嫁到中隕神洲神劍門,他的丈夫名叫施謙,是神劍門門主的大弟子。

當時只有虛真境巔峰的修為,施謙也是一個天賦奇高的天才,不到四十年的時間,從虛真境巔峰修鍊到了至真境巔峰,去年終於坐上了神劍門門主之位。

李家家主的大妹妹知道了小妹的事後,苦苦哀求施謙為自己的妹妹和外甥報仇,施謙無奈,只好派出了盧護法帶著五名弟子來到了這座城市。

這座城叫做滄海城,青年名叫南榮柏,是南榮林遠房的堂兄,私下裡和大皇子南榮炎的關係十分密切,這一點,就是南榮林也是不得而知,可見其隱藏的有多深。

他也想為大皇子報仇,怎奈實力有限,只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正在他一籌莫展之時,盧護法帶著五人來到了這裡,說明了原因之後,雙方一拍即合。

雙方很快就達成了協議,南榮柏負責情報和落腳點,盧護法負責殺人或捉人,幾天後,南榮柏就把刺探到的情報告訴了盧護法。

盧護法是一個生xìng多疑之人,看了南榮柏的情報后,仍然又派出了五名屬下繼續調查,經過了相互間的印證,這才放下心來。

對此,南榮柏十分氣憤,可又不好表現出來,畢竟對方勢大,惹惱了對方,恐有xìng命之憂。

聽盧護法的語氣,是要馬上開始行動了,這就意味著他們很快就要前往滄瀾城,陸青峰靜靜的等著,他不打算在這裡動手,因為不知道是不是有隱藏起來的高手埋伏在周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