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他能夠大致的搞清楚北邙山的情況,那麼他以後的修行資源可就不缺少了啊!甚至撼天宗的那幾個師弟也能跟著得到莫大的好處。

當然還有一點林逸沒說出口,他也想要趁機打聽一下牛德勝的下落,人情世故他可是比牛德勝了解的透徹的多了。

借修行資源,這根本就不現實。

可不管現實不現實,牛德勝也不可能這些天都不回來,也不給任何的消息吧!

雖然彼此認識的時間並不長,可是在林逸的心中,他是真的把牛德勝當成了自己的師傅,自然也不想對方出意外。

一個小時后,兩人總算是到了白雲城下,抬頭望去,竟然有接近一半的城池處於白雲之中,林逸跟楚紅兩人站在下面簡直猶如地上的螻蟻一般弱小。

「主人,走吧!進去看看,我都還沒有見過這麼大的城池呢。」

楚紅拉著林逸的胳膊,一臉激動的笑道。

「哈哈,好!」

林逸對於這白雲城也是充滿了好奇,當即邁開腿就準備進去。

「唰唰!!!」

兩名侍衛直接上前擋住林逸跟楚紅的去路。

「看清楚告示了再進!」

一名守衛,指著城牆上的告示,一臉不悅的呵斥道。

林逸眉頭皺了一下,拉著楚紅走了過去,當看清楚上面寫的東西之後,林逸傻眼了,撼天宗根本沒有這玩意兒啊!

「主人,你不也是宗門弟子嗎?難道沒有身份銘牌?」

楚紅看著一臉便秘的林逸,伸著腦袋一臉好奇的問道。

「咳咳……沒有給我,可能師傅也沒想過我會來白雲城吧!」

林逸一臉尷尬的訕笑道,這身份銘牌每年都需要交納十塊靈石的管理費用,一年那就是上百塊的靈石,撼天宗如何負擔的起呢?

「那……現在怎麼辦?」

楚紅抿嘴有些無奈的問道,她又沒有去別的宗門,自然也沒有身份銘牌啊!

「瑪德,買一個?」

林逸皺著眉頭嘀咕道,隨後腦海中突然閃過一道亮光,急忙把高俅送給他的那塊玉佩從儲物戒指裡面拿了出來,笑道:「高俅頗有幾分王者之氣也是城主,他給的玉牌應該能夠進去吧?」

「試試看?」

楚紅抿嘴笑嘻嘻的問道。

「哈哈,好!」

兩人四目相對,同時壞笑了起來,隨後再度轉身朝著城門走去,雖然白雲城龐大無比,巍峨磅礴,可進進出出的修士到不是很多,所以兩人直接就再度出現在了兩名守衛面前。

「知道怎麼進去了嘛?」

其中一名守衛,盯著林逸一臉不屑的質問道,那神情頗有幾分不耐煩的樣子。

「我們二人才到仙域不久,所以沒有身份銘牌,不知道這個可以作數嗎?」

林逸拿起手中的身份玉佩,看著守衛淡淡的問道。

「什麼?沒有身份銘牌?馬上滾蛋,白雲城可不是你們能夠進來撒野的。」

守衛手臂一會,不爽的呵斥道。

林逸眉頭之後了一下,咬著槽牙面帶一絲不悅之色。

「怎麼了?我讓你滾你沒聽到?是不是想死?」

守衛一看林逸竟然站在原地無動於衷,不禁面色一變,咬著槽牙憤怒的呵斥道。

「他是我的朋友,讓他進去吧!」

一道清冷的聲音驟然響起。

情場謀略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如遭雷擊,猛的扭頭看了過去,秦嵐竟然坐在一輛無比奢華的馬車裡,伸出一個腦袋,神情冷漠的說道。

「秦嵐,你,你怎麼會出現在仙域的?」

林逸一看,頓時驚訝的尖叫了起來。

「秦嵐小姐!」

兩名守衛一看,急忙恭敬的彎腰行禮。

「嵐兒,此人是誰?」

一名眼神桀驁不馴,面容雪白的男子伸出腦袋,手臂攬著秦嵐的柳腰,有些好奇冷笑道,那眼神兒彷彿在看待下人一般。

「他也是崑崙虛的子弟,以前我們曾經認識過,走吧!」

秦嵐放窗帘,輕聲細語的說道,哪裡有在見到林逸時的冷漠呢?

「恭送秦小姐,魏公子!」

兩名守衛急忙彎腰行禮,恭敬的說道。

「嘎吱吱!」

馬車的咕嚕壓青石地板上,發出一道道悶響聲,緩緩朝著白雲城內走去。

「既然你們二位認識秦小姐,那就進去吧!」

守衛抬頭神色好看了一分,淡淡的說到。

「這個玉佩不能讓我進去?」

林逸神色冷漠,再度揚起了手中的玉佩,咬著槽牙沉聲問道。

黑色交易:總裁舊愛新歡 「小子,是不是以為認識秦小姐就了不起了?我告訴你,你這個玉佩還真沒用,今天想要進入白雲城,只能是憑藉秦小姐的面子!」

守衛咬著槽牙,盯著林逸不滿的嘲諷道。

可遠處,一名氣息不凡,雙眸蘊含精光的強者一看到林逸手中的玉佩卻心頭猛的一顫,急忙沖了過來,抬手就是兩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兩名守衛的腦袋上。

「這位少爺,您好,請問這玉佩可是一位姓高的男子的?」

王世興盯著林逸一臉緊張,激動的問道。

「瑪德是誰打老子?」

兩名守衛同時瞪著眼睛,憤怒的咆哮了起來,雖然他們的實力,地位都非常一般,可架不住他們背後的勢力恐怖啊! 作為看守白雲城大門的,他們的背後,可是整個執法隊,一般人還真招惹不起。

只是當看到王世興的時候,兩人卻是腦袋一縮,急忙惶恐不安的站在了一旁,不敢吭聲。

「不錯,怎麼了?這跟你有關係不成?

林逸瞪著眼睛,一臉不爽的質問道,他好歹也是一代仙帝,竟然被兩名守衛給呵斥了,這心裡能爽嗎?

「呵呵,對不住,對不住啊!這位兄弟,這兩個小子才來沒多久,所以並不清楚這玉佩的來歷,您拿著這個玉佩,不要說是進入白雲城了,就算是在白雲城任何一家酒樓客棧消費,都是免費的。」

王世興看著林逸一臉激動討好的笑道,兩名守衛不清楚這東西的價值,他王世興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啊!那絕對是惹不起的存在啊!

「什麼?」

兩名守衛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一臉驚悚的尖叫了起來。

白雲城有多大,有多恐怖,他們實在太清楚了,憑藉一枚玉佩就想要在白雲城內白吃白喝,那這玉佩的力量要多大才能夠做到啊?

「瑪德,你們兩個有眼無珠的東西,還不趕緊的道歉?若是這位少爺不原諒你們,今天老子就斬了你們二人!」

王世興咬著槽牙,一臉猙獰的呵斥道。

兩人一聽,頓時身體一抖,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臉頰之上更是充滿了濃濃的惶恐不安之色,對於王世興的實力,他們實在太清楚了。

王世興竟然說要斬他們,那弄不好真的會斬他們的。

「這位少爺,小姐,我們二人有眼無珠,還請您不要見怪啊!」

「對對,我們有眼無珠,您大人有大量千萬不要跟我們一般見識啊!」

兩人跪在地上,一邊抽著自己的耳巴子,一邊一臉討好惶恐的哀求道,哪裡還有之前的不耐煩呢?

「自己掌嘴一百,滾!」

林逸咬著槽牙,冷漠的呵斥道。

「是是,多謝林少,多謝林少啊!」

兩人一臉討好的看著林逸笑道,沒辦法啊!自己掌嘴一百下那肯定比被斬了要好很多嘛!當即兩人雙手開工就朝著自己的臉頰上狠狠的抽了過去。

「不知道公子貴姓呢?可否需要人作陪?在下王世興,主管城門這一塊兒,在這白雲城還是有些許的面子,如果公子需要,在下可以免費作陪!」

王世興看著林逸點頭哈腰,一臉討好的笑道。

「呵呵,不用了,我們就是隨便一逛,就暫時不打擾你了,我叫林逸,他叫楚紅,都是撼天宗的。」

話音一落,林逸便拉著楚紅的小手直接朝著城內走去。

秦嵐的出現讓他有些詫異,可更多的還是好奇,不解,姑且不說秦嵐對他的態度,就憑藉秦嵐能夠進入仙域,就已經足以讓他震驚不解了。

要知道,崑崙虛內進入仙域唯一的機會便是那九個名額,可現在,秦嵐竟然出現在了仙域,如果能夠搞到這個通道的話,將來,任長風,曹定功,韓雨菲他們可就都有了進入仙域的機會啊!

這件事兒對林逸來說實在太重要了,而且也不方便讓王世興知曉啊!

「既然這樣,那我就預祝林少,楚小姐一路順風,如果有什麼需要的王世興幫忙的,可以隨時來城門處找我!」

王世興點頭哈腰,一臉討好的看著兩人的背影笑道。

「好!」

林逸微微點頭,就帶著楚紅一起走了進了白雲城。

剛一進入白雲城,頓時,一股濃郁到了極致的靈氣就鋪面而來,那種感覺,就好像已經下了三天三夜的暴雨,你打開房門的剎那,那種清新,那種撲面而來的感覺,簡直讓人神情一怔,簡直就像是來到了一個新的世界一般。

「我的天啊!這裡的靈氣最少比北邙山濃郁三倍以上啊!」

楚紅忍不住驚訝的尖叫了起來。

「何止是三倍啊!如果他們在房間里在弄一些小型的聚靈陣,那效果……」

光是想想都讓林逸要激動的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難怪北邙山的地盤兒沒人去打,拿下了不但要繼續免費給各大宗門打掃墳墓,關鍵是住著也不舒心啊!

睜開眼睛,到處都是墳墓,而且靈氣還不如白雲城。

「要不咱們也住這裡?」

楚紅扭頭看著林逸笑問道。

這裡不但靈氣充沛到了極致,所有的房屋建造,也同樣充滿了濃濃的仙靈之氣啊!

亭台樓閣同樣高聳入雲,甚至能夠清楚的看到有人在家裡圈養靈獸,簡直就是一派仙家洞府的模樣。

而且楚紅也十分清楚林逸的性格,有高俅的玉佩,這種便宜那絕對是不佔白不佔啊!

「哈哈,好,既然你喜歡這裡,咱們就在這裡找個酒館住下好了!」

林逸看著楚紅咧嘴得意洋洋的笑道。

「哎吆,二位是要住酒館啊!不知道想要住什麼規格的呢?小的給您帶路啊?」

一名看起來不過十七八歲,身形枯瘦如柴的小男生一聽到林逸跟楚紅要住酒館,急忙沖了上來,一臉討好的問道。

「呵呵,難得來一次,既然要住,自然是住最貴的了!」

林逸豪情萬丈的說道,小孩子的行為他也知道,在域外星空,有很多人乾的就是這個工作,幫人帶路,從而收取些許的靈石,賺取修行資源。

「帶路吧!」

林逸隨手丟出了一顆靈石,給年輕人咧嘴笑呵呵的說道。

「哎吆,多謝大爺,多謝大爺啊!」

小年輕一看,頓時眼睛一亮,激動的笑道,他平時有的時候忙活一天也未必能夠賺取一塊兒靈石啊!這一塊兒靈石對他來說可算是一筆不菲的財富了啊!

「哼!小子你過來給我帶路,這裡是十塊靈石!」

魏青不屑的聲音驟然響起,隨後十塊靈石閃爍著光芒直接落在了年輕人的面前。

「什麼?十塊兒靈石?我的天啊!小老鼠還沒有見過這麼多的靈石呢?」

小年輕激動的笑道。

「你叫小老鼠?」

林逸呵呵一笑道,同時手臂再度一揮,頓時,五十顆靈石直接落在小老鼠的旁邊。 「這,這是五十顆靈石?」

小老鼠喉結蠕動,緊張十萬分的吞咽了一下口水,他一輩子也沒有見過這麼多的靈石啊!

魏青一看,頓時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怒火,他的心胸可是極為狹窄的一個人,秦嵐在門口跟林逸說話,都已經讓他十分不爽了,可現在,林逸竟然還敢跟他抬杠?

「兩百顆靈石!」

魏青瞪著眼睛,一臉冷漠不屑的呵斥道。

「什麼?兩百顆靈石?」

小老鼠一聽,頓飾眼睛一瞪,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

兩百顆靈石,這簡直比他過去一年賺的錢都要多啊!以至於小老鼠整個人激動的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五百顆!」

林逸面色平靜,再度緩緩開口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