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想到自己的傷,楊田海就會想起葉無天,所有一切全都是葉無天所帶來,他恨不得將葉無天挫骨揚灰,恨不得將葉無天五馬分屍,恨不得將葉無天身邊的那些女人佔為己有。

「楊少,你壞死了,捏得人家好痛。」楊田海左手邊的一位妖艷女郎不斷的呻.吟,不時輕咬著嘴唇,一舉一動都是那麼的誘惑。

楊田海沒理對方,只是嘿嘿笑了笑,手更加用力的捏著妖艷女郎的胸.部,瞧他那樣,彷彿想要將對方的胸.部捏掉。

妖艷女郎一陣吃痛,好幾次都想將楊田海的手推開,可又不敢,這樣一位金主,她必須討好,再痛也只能強忍著。

另外一位也沒閑著,彎腰趴在楊田海的兩腿間賣力地吞吐著。

「靠!看來我來得不是時候。」推門而入的葉無天以為自己眼花,滿臉不可思議地看著楊田海,暗嘆這小子真他媽會享受,受如此重的傷還不忘找兩個女人過來,真他媽無語。

正爽歪歪的楊田海被葉無天給嚇一大跳,一時間競不知該說什麼。

「要不我退出去再等一會?」葉無天問道,這廝話說這樣說,卻並沒出去的意思,反而拿出手機一陣猛拍。

「你想幹什麼?給我停下,誰讓你拍?誰讓你進來的?」反應過來的楊田海一連問了幾個問題。

葉無天嘿嘿壞笑:「楊少,我不得不說,作為男人,你的尺寸真小,這樣的尺寸,將來怎麼滿足你媳婦?以你這樣的尺寸,將來可是很有可能會戴那種帽子的哦。」

楊田海差點沒被氣暈過去,不知是由於受到剌激還是什麼,只見他那玩意迅速變小,短時間內變小變軟,這一變,更是讓無天同學搖頭,一臉同情地看著對方。

「誰讓你進來的?」楊田海想殺人,如果他有槍,如果殺人不犯法,如果子彈不用錢,他一定會對著葉無天開槍,狠狠打上半個小時,不,一個小時。

葉無天扭頭看了身後一眼:「他們是你的保鏢?我讓他們睡了。」

由於葉無天的進來,那兩位身穿性感衣裝的性感女郎沒再繼續,而是雙雙縮到一邊,而楊田海則是快速將褲子拉起來,怒瞪著葉無天:「姓葉的,你還敢來?你來幹什麼?」

聳聳肩的葉無天問道:「我為什麼不能來?好歹我們也是朋友。」

「誰跟你是朋友?你他媽有什麼資格做我朋友?」楊田海一頓破口大罵,他對葉無天的恨意絕對不是一點點。

「那好吧,既然你不拿我當朋友,我也不會將你當成朋友。」葉無天說道:「把妃喬交出來。」

楊田海愕然:「你什麼意思?」

「聽不懂人話?我讓你把妃喬交出來,這應該不難聽懂吧?」

「姓葉的,你想故意找事?你真以為楊家會怕你?」楊田海咬牙切齒怒道。

葉無天上前一步:「我沒什麼耐性,別將我激怒,對你沒什麼好處,尤其是你現在這副半死不殘的樣子,明白嗎?還有,就你他媽這副鳥樣,能配得起妃喬嗎?」說到這,無天同學故意瞟了瞟楊田海兩腿間,「那麼小的尺寸,你也好意思討媳婦?不丟臉嗎?」

「啊!王八蛋,我要殺了你。」作為一個男人,再三被葉無天諷剌與鄙視,楊田海已經忍到極點,恨不得將葉無天撕碎!

「我有辦法讓你那條小毛蟲變大,讓你變成猛男中的猛男。」葉無天又道。

「我發誓,你一定會死得很慘。」楊田海怒道。

「啪。」

葉無天隨手就是一巴掌,這一巴掌差點沒將楊男海打成腦震蕩,他的傷本就是在頭上,如今再被葉無天這一巴掌打來,讓他頭痛欲裂,腦袋似乎想爆開似的。

打完楊田海一巴掌后,葉無天拿過楊田海的手機,從中找到一組『哥』的號碼,並隨即撥過去。

「電話給我,馬上將電話給我。」楊田海發現天空里儘是星星,並且還伴有一種噁心感。

話音剛落,葉無天再出手朝楊田海的另一邊臉抽去,用葉無天的話說,他是一個仁慈之人,將人家左臉打腫,他一定會狠下心去將對方有右臉也打腫,這是原則問題。

兩巴掌下去,楊田海不敢再吭聲,君子報仇,十年未晚,想報仇也不能急於現在,好漢不吃眼前虧,他忍,等他從醫院裡出去后,就是他的報仇時候。

「楊浪子,你想惹我么?那好,咱們看誰會笑到最後。」電話剛接通,葉無天就出吐出這麼一句,然後不待對方反應過來,這廝就掛上電話。

這是戰略!他相信電話那邊的楊浪子一定鎮定不下來,因為,這個號碼是他弟弟的楊田海的! 果然真如葉無天所猜測那樣,楊浪子很快就打過來,不過,葉無天並沒馬上接通,這廝故意的,故意慢騰騰,故意不接楊浪子的電話,就是為了剌激對方。

想到這一招,無天同學完全也是無奈之舉,知道妃喬被楊家帶走,卻不知他們將她藏到哪去了,這才是讓他頭痛的地方,用普通的方法上門要人,絕對行不通,因此,葉無天才想到這一招。

電話一直在響,可葉無天就是不接,直到鈴聲停下。

楊田海一臉疑惑地看著葉無天,似乎有什麼想說,卻又不敢說,他怕葉無天會再次打他耳光,那滋味,不好受。

不一會兒,電話再度響起,這次,葉無天倒是慢悠悠的接通電話。

「你是誰?」電話里,楊浪子的聲音傳來。

從聲音可以判斷出楊浪子現在必定很生氣,想想也是,他楊浪子何時曾這樣被人威脅過?騰龍幫幫主又豈會是人都可以欺負的?囂張一點說,誰敢惹他楊浪子?

「怎麼?不認識我?咱們可是一起吃過飯哦。」葉無天的聲音充滿著玩味。

楊浪子一怔,「葉無天?」

「謝謝浪子兄還記得我這麼一號小人物,我很感動。」

楊浪子聲音再度一沉:「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在你弟弟的病房,浪子兄,咱們做一筆買賣怎樣?」

「沒興趣。」楊浪子直接拒絕。

葉無天並不急:「你會有興趣的。」

電話那邊楊浪子猶豫一會,說道:「說說看,這個時候他不敢太過於激怒葉無天,哪怕他是騰龍幫的幫主,這個時候也有所顧慮,尤其是面對葉無天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葉無天。

「我想要回妃喬,這沒問題吧?」葉無天提出自己的要求。

「你威脅我?」

「談不上威脅。」葉無天說道:「浪子兄,我無意冒犯,既然你提到威脅,其實你又何嘗不是在威脅我?」

「你一定要管這事?」

葉無天毫無懼意:「我沒辦法不管,妃喬是我妹妹,我上午才將她接過來,你下午就把她接走,這不是打我的臉嗎?浪子兄,換成你被別人打臉,你會怎樣?那感覺會好受嗎?」

「你什麼時候承認自己是葉家人?」楊浪子冷笑。

「這麼跟你說吧,葉家的其它人我可以不管,哪怕你將他們滅了,我只會拍手稱快,可是妃喬不行,我認她這個妹妹。」葉無天說道。

電話那頭的楊浪子冷笑:「你倒是個妙人。」

「咱們彼此彼此,我曾說過,咱們是同一類人。」

「如果我不交人呢?」楊浪子問道。

「浪子兄,你最好還是交出來,因為我真不想與你為敵,我只想低調生活,低調賺錢,明白嗎」何況天下的美女那麼多,你們為什麼非要為難她?」

「你承認自己是葉家人,那麼,如果楊家向你提親,你會同意嗎?」沉默一會的楊浪子問道。

葉無天搖頭:「不同意,我絕對不會拿自己妹妹當作籌碼去賺錢,錢是好東西,但人的一生,又能用得了多少?」

「這麼說來你非要跟楊家作對?」

「呵呵。」葉無天笑了笑:「我想你還沒搞清楚,現在是你們來惹我,不是我去惹你們。」

「我弟弟喜歡你妹妹。」

葉無天反問:「所以呢?她就應該嫁給你弟弟?我現在也喜歡做騰龍幫的幫主,是不是你就要讓位給我?浪子兄,說句你不太喜歡聽的話,這個社會有太多的無奈,就算你富可敵國,就算你權力通天,也有很多事是辦不到的,我承認,很多人喜歡錢,也願意為了錢而做出一些傻事,但是,這個社會同樣也有很多不拿錢當回事的人,有時候錢解決不了一切。」

「葉厚騰已經同意,也已經收下楊家的禮金。」楊浪子說道。

葉無天說道:「那我再說一句你不喜歡聽的話,到底是葉厚騰那老匹夫要嫁到你楊家還是葉妃喬?那老匹夫是同意了,葉妃喬同意嗎?你們有徵得她的同意嗎?沒有吧?明知她不同意,你們卻還偏要這樣做,這跟強盜有什麼什麼區別?」

楊浪子有些忍俊不禁,還有些哭笑不得,這小子稱葉厚騰為老匹夫?那可是他爺爺。

「妃喬的父母也已同意。」

葉無天已經漸漸失去耐心,出言道:「別將話題扯遠,你只需要知道,她葉妃喬是我的妹妹,我葉無天的妹妹,這就足夠。」

「威脅?恐嚇?」

「對不起,我無意冒犯。」葉無天話題一轉:「五分鐘后,我要聽到我妹妹的電話。」

楊浪子差點沒把電話砸了,從來沒人敢對他這樣,恐怕只有葉無天敢,權威一次又一次被葉無天挑釁,讓他這個騰龍幫幫主情何以堪?

「葉無天。」楊浪子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殺氣,讓坐在他面前的幾個下屬都噤若寒蟬,他們很少見幫主這副神態,即使是上次與霸虎幫對決,幫主也從未如此生氣。

「幫主,是不是發生什麼事?」副幫主周剛壯起膽問道。

「葉無天用我弟弟威脅我。」楊浪子說道。

周剛三人同時一怔,終於明白幫主為何如此生氣,這種事情沒法不生氣。

「幫主,依我看乾脆做了他。」另一位副幫主林逸虎臉露狠色。

「對,我同意。」周剛也贊成,「那小子一次又一次挑釁我們,不給他一點教訓,他是不會記住的。」

楊浪子沒說話,他比任何人都想殺掉葉無天,可他知現在不是時候,葉無天可以死,但不能死在騰龍幫手裡。

「這事讓我想一想。」楊浪子有些頭痛,還有些猶豫,從未像現在這般頭痛過,「殺他不難,難的是殺了他之後該怎麼交待,那小子手中的傾城丸與豐.胸丸對國家很重要。」

「照幫主你這樣說,他豈不擁有一張免死金牌?」周剛問道。

楊浪子微微點頭,「可以這樣說。」

「可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總這樣,我們騰龍幫的還有何威性可言?一個那麼大的幫派,卻連一個人都玩不過,幫主,這事傳出去只會打擊我幫聲威。」周剛說道。

「周剛說得對,幫主,就算不能要他的命,也得好好收拾他一下。」林逸虎支持周剛的提議。

楊浪子稍稍思索一會,抬頭看著周剛二人:「這事你們去處理,記住,只要他不死。」

周剛二人心領神會,用手拍著胸膛保證道:「幫主,你就放心吧,我周剛雖是大老粗,可我也知道事情的輕重,我會留他一條狗命。」

楊浪子剛想說什麼,可是剌耳的鈴聲響起,打斷他的思路,看到又是弟弟的號碼,楊浪子皺了皺眉,並不太想接這個電話,可是對方似乎知他不會接這個電話,於是一直響著。

楊浪子猶豫一會,最後還是決定接這個電話,可是,他剛一接通,卻差嚇得他差點連手機都拿不穩,因為手機里所傳來的慘叫聲是那麼的讓人毛骨悚然,即使是經過無數風浪的楊浪子,在聽到電話里所傳來的聲音時,他都差點沒把持住。

那是他弟弟的慘叫聲!楊浪子知這必定是葉無天在搞事,這一刻,好不容易剛剛才將怒火壓下去的楊浪子又再次想殺人。

「哥,救我,快救我,啊……痛……痛死我了。」楊田海的慘叫聲斷斷續續傳來。

「葉無天。」楊浪子對著電話一聲怒吼,「葉無天,我知你聽著,我警告你,如果我弟弟少一條毛,我發誓,你一定會死得很難看,包括葉妃喬。」

「啊……」回答楊浪子的是又一聲慘叫,緊跟著,手機里便傳來忙音。

「啪!」再也無法控制自己怒火的楊浪子拿著手機狠狠將手機砸到辦公桌上,臉色鐵青看著周剛,「只需留他半條命。」

周剛點點頭:「我馬上去處理。」

「幫主,需不需要給葉家一點警告?」林逸虎問道。

楊浪子說道:「需要給他們一點壓力。」

「我明白。」林逸虎站起來:「馬上去辦。」

周剛二人剛離開辦公室,剛才被砸的那部電話再度響起,不得不說這電話的質量不錯,被如此狂砸,竟還會響。

拿起電話一看來電顯示,果然又是弟弟的號碼,不用問,肯定又是葉無天操縱著。

「啊……哥,快救我,我不想死,快救我。」待楊浪子接通電話后,再次傳來弟弟的慘叫聲,只不過這次比起剛才而言,已經沒有剛才的力氣,聲音嘶啞,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會斷氣。

「葉無天,我知你能聽到,你以為這樣就能威脅到我?」楊浪子的聲音陰沉得嚇人,遇上葉無天這種人,他一時間也沒辦法。

「呵呵,浪子兄,真對不起,我無意冒犯,不過,我規定的時間已經過了,所以,我有些不開心。」葉無天緩緩說道。

「你對我弟做了什麼?你敢這樣對他,難道就不怕我在妃喬身上討回來?別忘了她是女孩兒,一個嬌滴滴的女孩子,我怕她受不了這種苦。」

「你生氣了。」葉無天答非所問:「浪子兄,我聽得出來,你很生氣,剛才沒砸手機吧?嘿嘿,你生氣,證明你還是在乎你這個弟弟,可是,你讓我很不高興,當然,我也知道,我同樣讓你很不高興,可是,我真無意冒犯。」 二十分鐘后,葉無天接到葉妃喬的電話,雖然比他所規定的時間整整超過十分鐘,可是他還是挺滿意的,至少,葉妃喬出來了。

葉妃喬是被放出來,可因為這樣,他這次把楊浪子得罪得夠徹底,這並不是葉無天所想看到,當然,他也不是為此而害怕,用他的話說,反正都已經將楊浪子得罪了,又何妨再得罪一次?

「哥,謝謝你。」葉妃喬既高興又擔心,擔心葉無天會被報復。

「放心吧,如果不出什麼意外,不會再有什麼事。」

葉妃喬大驚:「你把楊田海殺了?」

葉無天狂汗,極為無語的看著葉妃喬:「你小腦袋瓜子到底在想什麼?我是那種隨便殺人的人嗎?」

模樣俏皮的葉妃喬微吐了吐粉舌,一副很害羞的模樣。

「我們只是普通人,犯法的事情不會做。」葉無天解釋道,只是在說這話時,連他自己都疑惑起來,他還算是普通人嗎?現在回頭想想,貌似犯法的事情沒少干。

安慰幾句話后,葉無天便結束與葉妃喬的通話,長吐了口氣的他忽然想道:「或許有這麼一個妹妹也是件不錯的事情。」

下午,葉無天出現在月關大師的家裡,準備看看月關大師孫女的恢復情況。

現在的許怡雖然並沒完全康復,可也不再像以前那樣整天將自己關在一個漆黑的房間里,肯出來小範圍的活動一下,如今她那本是長得嚇人的舌頭也短了許多,不過較常人而言,還是稍為有些長,而這舌頭太長的結果導致她仍然沒辦法說話,仍然是口齒不清。

「伸出舌頭讓我看看。」葉無天對許怡說道。

許怡小臉紅紅的伸出舌頭,不過雙眼卻緊閉,看得出來她這會很緊張。

「恢復得不錯。」葉無天說道,「躺下吧,我幫你按一按。」

許怡有些為難,可最後還是咬牙躺下,她沒有別的選擇。

葉無天運起軒轅氣術開始替許怡按著背部,自從那次與程可欣經歷過驚心動魄的一晚后,讓他的軒轅氣術更進一步,而這事所帶來的結果就是現在替許怡按起來更加省力,也更加有效。

幾分鐘后,許怡開始出汗,天熱時女孩兒的衣物都不怎麼厚,所以現在被汗水一濕,那薄薄的衣料就顯得不怎麼起作用,裡面的春光是那麼的耀眼,那麼的吸引人。

這女人,雖然長得不算很漂亮,可是身體真沒得說,前凸后翹。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