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林楠能夠抓住機會,在這規則海中閉關十日,絕對是一大造化,風屬性規則能夠得到特殊提升,甚至空間一道還能再度突破! 「那小……,好,我知道了,我現在就讓人去收拾東西,明天就離開這裡。」

「嗯。」

「只是……」她對一些事情還是有些擔心。「簡氏能順利交到她手上嗎,董事會的結果怎麼樣?」

「我聽律師說,董事會沒開成,應該是紀澌鈞干預了這件事,其他的事情不需要我們擔心,現在要做的就是收拾東西,等明天離開這裡。」也由此可見,能控制住董事會的紀澌鈞,想必,就算他不拱手相讓,簡氏也是紀澌鈞的囊中之物。

「言之,我其實在想一件事。」

「什麼事?」

「以前我們低估了紀澌鈞的實力,你看,一直以來你都想通過聯婚穩住家族勢力,現在你把一切都給了木兮,必然不可能再找到理想的家族聯婚,再加上你對木兮有所愧疚,要不,跟木兮談談,最好的結果就是,讓那個馮少啟娶語之,這樣的話,既可以對我們有幫助,也能修復兩家的關係,你覺得怎麼樣?」

「人家現在瞧得上咱們?」更何況,那個馮少啟對他態度特彆強硬,就算是聯婚成功,馮少啟就一定不會在背後下絆子了?

「不試試,又怎麼能知道?」她倒覺得,馮少啟跟簡語之挺合適的,總之看起來,這兩個人特別登對。

「我今天去見木兮,木兮的意思是要我們離開,這件事,我看希望也不大,那個馮少啟,似乎對我很有成見,這事沒什麼希望,還是不要去想這些了,你先回去收拾東西,我這也得開始收拾了。」

「好。」這也是她自己想的一個決定,簡言之不同意,那就算了。「別喝那麼多酒,傷身。」

「最後一杯,快去吧。」

「嗯。」

蘇青走後,簡言之將手上最後一口酒喝光,便拿起桌上的手機準備去收東西,亮起的屏幕上彈出一條最新消息,簡言之點開屏幕,收看最新的動態。

發現自己的名字跟費亦行一塊上熱搜了。

想要弄清楚這是怎麼回事的簡言之立刻點進裡面。

【費亦行:祝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小寶的媽咪:祝福,甜蜜的一家人。//@簡言之】

木兮和費亦行都相繼對他的視頻轉發並且附上祝福了?

木兮是在他發送視頻后的十分鐘轉發的,而費亦行是現在才開始轉發不久,對費亦行這條消息轉發和點贊數量還不斷在上升。

很快,和他名字一塊上熱搜的就有。

【湯家樂簡言之】

【赫戰洺簡言之】

【仇久簡言之】

【傅存簡言之】

以及湯家,紀家的家族號就連剛更改名字的馮氏都相繼轉發並且祝福他和蘇青,最讓他意想不到的還是,萬年沒有一條動態的沈東明,也轉發木兮的說說並且祝福他。

就在三分鐘后,一個新註冊的賬號空降熱搜第一。

【梁帥:月圓人團圓,共賞千江美景】

隨著大家的發聲,所有風向都改變了,網上一片對他的祝福,也讓他清楚的了解到紀澌鈞的人際關係,想來,這事就如木兮所說,她做主,紀澌鈞不會再追究,一切都過去了。

……

而就在這個時候,回到家裡的張宇軒,遲遲都沒在網上找到跟白一近有關的消息,馬上打電話過去盤問一番辦理自己這個業務的人。

「喂?」

「軒哥,那麼晚了,什麼事?」

「什麼事,我問你,你是怎麼辦事的,收了我那麼多錢,為什麼白一近的黑料還沒有發出去?」

「軒哥,我正要打電話,跟你說說這件事,你那事估計得壓到明天下午才能辦了。」

「什麼叫做壓到明天下午,我說歐哥,咱們不是第一次合作了吧,你不會是想坐地起價吧?」

「軒哥,你就算是出一億,找遍圈內,也沒人敢在這個時候接你單子。」

「你什麼意思?」什麼叫做,這個時候?「你說清楚,這個時候是什麼時候?」

「你沒看網上的熱搜,大佬們都在上面,誰敢這個時候衝過去壓人家熱搜?」

他好像是看到幾個活躍在商界最常見到的名字,氣在頭上,差點忘記了,「我知道了,那就等明天吧。」

「對了,軒哥,你們老闆轉發消息了,其他藝人都跟著轉了,你不跟著發,小心被人打小報告。」

「我現在就發。」掛了電話后,心裡不痛快的張宇軒抱怨了幾句,「真不知道這些人怎麼想的,像這種毀三觀的事情都有人祝福的,一群腦殘貨,真是會挑時候惹我心煩!」

……

而此時離開陳副總別墅回到家門口的白一近穿著一件黑色的羽絨服,抱著胳膊時,整個人就像是捲縮在衣服里,身子單薄的讓人看了都心疼。

陳莉瞥了眼旁邊無精打采滿臉憂傷的白一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時嘴上的話卻帶著幾分責備,「我說一近啊,陳副總都跟你道過歉了,這件事你就想開一點,反正你也沒吃虧,他為了補償你,都答應讓你上……」

扭頭的白一近看著旁邊在說風涼話的陳莉,笑得一臉燦爛語氣溫柔問道,「你的意思是說,我非但不該生氣,還應該感到高興才對,是不是?」

開了門的孫波回頭看著門口氣氛微妙的兩人,「白哥,你別誤會,莉姐不是這個意思。」

白一近扭頭沖著孫波吼了一句:「我沒有跟你說話!」

他好心勸架,這個白一近,還真以為自己還是以前那個有毅總罩著的白一近了,居然敢沖著他吼!心裡把白一近罵了幾千遍的孫波,越過白一近來到陳莉旁邊,「莉姐,時候不早了,明天還有通告,就讓白哥早點休息吧。」

「我不去!」這個陳莉,明知道是陳副總欺負他在先,非但不維護他的利益,反而還說什麼他不吃虧之類的話,簡直就是不把他當人看!他要投訴這個陳莉!

抱著胳膊的陳莉,用手撩走蓋住額頭的髮絲,「一近啊,不好意思,我沒有惡意,我這個人說話,有時候就是容易得罪人,那恰恰就是證明了,我們之間關係好,俗話說苦口良藥,我也是出於好意,話是難聽了點,但我是真心為你好的。」

為他好?為他好,會明知道陳副總欺負他,還主動幫著陳副總解釋,說是一場誤會?

「謝謝你的好意,我現在很不舒服,需要休息,明天的通告,你就幫我推掉吧,謝謝你噢。」越過孫波的白一近進屋時,身後的人跟了進來。

轉身關門的白一近看到進來的人,單手扶著門,繼續保持燦爛的笑容問道,「還有什麼吩咐莉姐?」

看來,這個白一近已經對她咬牙切齒了,早知道有今天,當初就不應該仗著有靠山,耍大牌,白一近應該知道一個道理,不管是在什麼地方,永遠都會有風水輪流轉這個道理,得罪了人,始終都是要還債的,「孫波以後就跟你住在一起,他會照顧你的。」

「不需要,謝謝!」

「我說一近啊,有件事我很有必要提醒你,今非昔比,因為簡氏的事情對你影響很大,一些你代言過的公司,都陸續出現了一些問題,你不少產品都被下架了,你的商業價值已經下跌了,之前你從赫總這裡要過去的那部劇,現在要拍是不可能了……」

「你的意思是,我現在已經失去了選擇的資格,是不是?」白一近特別有耐心詢問一句。

「是。」看來白一近也是個明白人,只可惜她一想到過去因為白一近,自己受過的那些委屈,她就是無論如何都喜歡不起這個白一近,在白一近身上賺不賺錢無所謂,況且,以她的地位,她根本就不用擔心沒法向公司交差,只要她再培養出另外一個能替公司賺錢的藝人,還會有誰注意白一近的死活?

看來,這個陳莉,擺明就是拿著雞毛當令箭,當他白一近是好欺負的!「工作上的事情,我沒有權利選擇,那我的生活我總有解決的權利吧。」手沖著門外比了一個請的手勢。「謝謝你們的好意,我自己可以照顧自己。」

孫波看了眼陳莉,想到之前赫總特地打過招呼,擔心事情鬧大,告到赫總那裡去,他們兩人都沒好果子吃,孫波看著陳莉時,輕輕搖頭,暗示陳莉不要再在這件事上跟白一近僵持下去。

既然白一近那麼不識趣,有人伺候都不要,要一個人,那就算了,「時候不早了,你也早點休息,明天早上三點半,化妝師就會過來,到時,麻煩你開下門了。」沖著白一近點了點頭,「晚安,祝你有個好夢。」

「晚安,莉姐。」要不是覃毅有交代,他何須處處忍讓,對這些不把他放在眼裡刻意刁難羞辱他的人和顏悅色。

門關上后,孫波提速跟上陳莉時,回頭看著白一近住所的大門,「莉姐,陳副總這件事,是不是要跟赫總打聲招呼?」

「招呼,當然得打……」

翻了一個白眼的陳莉,拿出手機立刻打電話。

電話那頭剛回到家的赫戰洺,累的坐在餐廳就睡著了。

看到餐廳亮著燈,從廚房出來的阿姨在關燈,就看到睡在那裡一動不動的赫戰洺。

「嗯……」

睡得正沉的赫戰洺發出一聲不耐煩的聲音,拿手機時,就看到步伐輕緩走來的阿姨。

「少爺,你餓不餓,要不要我給你準備點吃的?」

從他澌鈞哥那裡走後,他就一頭扎進工作中,晚飯都還沒吃,「七嬸,給我弄碗雲吞吧。」

「哎,好。」七嬸遞了眼熄燈的樓上,「他們都睡了,你上樓的時候,別吵醒他們,今天夫人可是約了不少人過來談你的婚事,不下七八個姑娘要跟你相親。」

「再給我來杯茶吧。」

就知道赫戰洺回來還得工作,「那我先去給你下餃子。」

「嗯。」

七嬸走後,靠在座椅接電話的赫戰洺,因為實在是太累了,擔心自己把凳子壓翻,只能睜著眼睛,盯著天花板上燈籠形狀的燈。「喂?」

「赫總,是我,陳莉。」 卻沒想到,第一步就失算了。

雲夢恬見藍銘晟不說話,心裡更慌了。

她咬了咬嘴唇,有些無措:"藍銘晟,你怎麼不說話!"

藍銘晟這才抬頭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睛很漂亮,似乎一直含著笑意,就算是此刻他臉上沒有什麼別的表情,給人的感覺,似乎都在笑一般。

他說:"你想讓我說什麼?"

藍銘晟一句話,就噎的雲夢恬無話可說,她癟癟嘴,有些生氣:"沒什麼,你愛說不說,過段時間,我要去凌峰集團上班,你要是腿還沒好,我還會繼續給你送飯的!"

藍銘晟嘴角扯了扯,讓人看不清楚他這表情,究竟是什麼意思。

他說:"那謝謝你了!"

這句謝謝,在雲夢恬聽來,怎麼都不舒服,她臉上有些隱隱的怒意,卻不知道如何發出來。

要知道,說要來給藍銘晟送飯的是自己,現在跟藍銘晟說兩句話,想生氣的也是自己。

她也不想生氣的,可是,藍銘晟的態度,為什麼要這麼奇怪,難道她做錯什麼事情的了嗎?

他們三年時間都沒見了,難道就不能態度好點嗎?

雲夢恬莫名的有些委屈,低著頭,絞著手指不說話。

藍銘晟吃了兩口飯,突然看見,雲夢恬來的時候,帶了兩份米飯。

他的眸子閃了閃,突然開口問:"你是不是沒吃晚飯?"

雲夢恬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賭氣:"我吃不吃飯,關你什麼事!"

藍銘晟有些失笑,感情這事生氣了啊,像個小貓一樣,這幾年,貓爪子越發的鋒利了。

想到這裡,他無奈的笑著搖搖頭:"我一個人吃飯不香,你以後既然要來給我送飯,就陪著我一起吃飯吧!"

雲夢恬好在生氣:"我憑什麼要陪著你吃飯啊,你以為你是誰,皇帝嗎?"

藍銘晟見她越發的幼稚了,忍不住失笑:"我是皇帝的話,那只有妃嬪才能陪我吃飯喲!"

雲夢恬生氣的眼睛都紅了,抬頭瞪著他:"誰要當你的妃嬪了,少自作多情了!"

藍銘晟越發覺得好玩:"那你不當我的妃嬪,難不成還想當中宮皇后?"

雲夢恬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胡說八道,你還想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啊,你也不看看,你有哪個本事沒!"

藍銘晟絲毫不覺得臉紅,非常自戀的開口:"本事嘛,我覺得倒是有的,畢竟,我要是真的想要,別說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了,就算是女朋友手拉手環繞地球一圈,應該也不成問題,關鍵問題是,我不想而已!"

雲夢恬一下子覺得,腦袋裡蹭蹭蹭的冒火,她感覺自己就是個白痴,不然的話,她為什麼要來給藍銘晟送飯呢?

簡直是沒是找氣受!

雲夢恬蹭的一下站起來,直接開口:"你自己吃吧,我先回去了!"

雲夢恬說完,起身就要走。

藍銘晟沒想,人真的被自己逗急了。

眼看著雲夢恬都要走到門口了,藍銘晟有些急了,只能無奈的故技重施。

雲夢恬聽到某人跌倒在地上的聲音,她是真的不想管的,可是,頭還是不受控制的轉過去。

然後,她看見記憶中那個高高在上的人,坐在地上,眼神居然有些委屈。

她頓時心就軟了,這個人怎麼能坐在地上呢,跟他以往的形象,完全是不符合的啊!

她想都沒想,快速的走過去,直接伸手,想要將人從地上扶起來。

藍銘晟一手撐著她,一手撐著輪椅,好不容易才坐在輪椅上。

雲夢恬一下子看的心疼了,她紅著眼睛,心裡罵自己,這人都這樣了,她難道就不能忍讓一下嘛,跟一個病人計較什麼。

這樣想了之後,雲夢恬的心裡好受多了。

她把藍銘晟扶著坐在輪椅上,這才開口問:"你沒事吧?"

藍銘晟搖了搖頭,神情看起來很平靜:"我沒事,我知道你你沒吃晚飯,留下來陪我吃點晚飯吧!"

雲夢恬本來想拒絕,可是,看到藍銘晟的眼神之後,她還是沒出息的點頭答應:"好吧,我們一起吃飯吧!"

說罷,她拿起另一份米飯,取了雙筷子,就開始悶不做聲的吃飯。

藍銘晟這才勾了勾唇角。

兩個人安靜了一會,只能聽見彼此輕微的吃飯聲。

待到氣氛緩和了一會,藍銘晟這才開口:"小夢,剛才的事情,不管哪一件讓你不舒服,你都別當真,我就是逗一逗你,三年多沒見了,我就是好奇,你變了沒有,沒有別的意思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雲夢恬抬頭看了他一眼,搖了搖頭:"沒有,你想多了,我沒有放在心上,我也沒有變,你應該知道的,我這人,情緒來的快,去的也快,並不喜歡記仇!"

藍銘晟笑了一聲,看不出什麼表情:"是嗎!"

如果真的不記仇的話,那為什麼三年都躲著自己呢?

難道不是因為自己的表白,讓她嚇到了,從此以後都給自己記了仇,再也不見他了嗎?

他心裡有些陰鬱,他壓著自己的情緒,生怕真的做出什麼後果嚴重的事情,嚇到雲夢恬,讓她更加想要逃離。

他說了是嗎兩個字之後,就開始吃飯,不說話了。

倒是雲夢恬,沉默了一會,開口問他:"你為什麼回國?"

她沒有問,你為什麼回南希市,而是問他為什麼回國,因為這樣,她就覺得,能避免那個潛意識的答案,萬一藍銘晟說是因為她回南希市,那她才是真的亂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