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說龍少軒和吳嘉怡就是門當戶對。

再加上吳嘉怡從小就喜歡龍少軒,龍少軒也已經到了成家立業都年紀,寵李成心裏出發,他是很樂意龍少軒和吳嘉怡在一起的。

畢竟龍少軒遲早都是要成家立業,娶妻生子。

“……”龍少軒聽到他的嘆息,他停住腳步,眼眸晦暗。

就連李成都希望我和吳嘉怡在一起嗎?

龍少軒努力的去回憶關於吳嘉怡的一點一滴,他發現他的記憶裏關於吳嘉怡的事情幾乎是空白的。

寵妻有毒 他只記着她叫吳嘉怡,記着她都樣子,除此之外別無其他,就連吳嘉怡一個小小的表情都沒有。

“少爺,怎麼了?”李成小聲問。

“沒事。”龍少軒回答。

“那我們快上去吧,客人都還在等着你呢。”李成說。

“客人……”龍少軒嘴裏喃喃。

今天的客人好像還不少呢!

有政界傳奇,商界大佬,黑道大哥,外交人員,影視明星,當紅小鮮肉,等等……

“你想幹嗎!”

龍少軒的腦海裏忽然乍現初次見楊暖暖時的場景……

隨即關於楊暖暖的全部記憶,都以極慢的速度,在他腦海裏一點一點的劃過。

楊暖暖的形象在他的腦海裏很清晰,很立體,活靈活現,充滿活力。

“對,客人都還在等着你。”李成說。

“恩。”龍少軒應了一聲,他加快腳步往樓上走。

“你知道這裏都燈光爲什麼要調這麼暗嗎?”

顧栩翹着二郎腿坐在舒適的椅子上,他低頭研究着新手機。

楊暖暖站在他身邊問。

“不知道。”顧栩回答。

“噢。”楊暖暖道。

外面現在是大太陽,會場裏卻如同黑夜,有必要這樣嗎?

明明亮亮的環境不好嗎?

“……”楊暖暖問完話就不說話了,她一安靜下來,顧栩渾身不自在。

“楊暖暖。”顧栩喊。

“幹嘛?”楊暖暖問。

“這是什麼破手機。”顧栩擡手將手機扔給楊暖暖。

微曦:尋溪,尋熙 “哎呀,媽呀。”楊暖暖伸出雙手去接,她手忙腳亂,手機被楊暖暖接住。

“……”顧栩看着楊暖暖輕笑。

她真有趣!

“顧大影帝你沒搞錯吧,這樣的手機還破?”楊暖暖舉着手機問。

“很破!”顧栩回答。

“明明是自己不會用,還說手機破。”楊暖暖白了他一眼,小聲的說。

“我不吃不喝一個月才能買一部這樣的手機,你居然還說它破,手機要是能聽懂人話,它會流淚哭泣的。”

楊暖暖低着頭,她調整好手機的日期時間,又將SIM卡里的聯繫人,全部複製到手機通訊錄裏。

“原來你工資這麼高啊。”顧栩饒有意味的看着楊暖暖問。

“你想幹嗎,我賺的可都是血汗錢,要是少發我一毛錢,我跟你玩命。”

楊暖暖警惕認真的瞪着顧栩道。

“我不想幹什麼,這個月給你發獎金。”顧栩認真的說。

“是嗎?”楊暖暖懷疑的看着顧栩問。

“是的,給你發獎金。”顧栩回答。

“哈哈,你終於有點人性了。”楊暖暖開心的道。

太好了,這個月居然有獎金。

“這樣的手機很好永的,你再試試。”開心過後楊暖暖把手機遞給顧栩說。

“……”顧栩配合的接過她手裏的手機。

“解鎖。”楊暖暖說,顧栩手指滑動。

“然後呢?”將手機解鎖之後顧栩問。

“然後就使用啊,撥號,信息,休閒娛樂,如果你想還可以在線演唱會。”楊暖暖回答。

“哦。”顧栩應。

“我剛剛看到手機應用裏有消消樂,如果你無聊的話可以玩,很好玩的,我已經闖了五百多關了。”楊暖暖善意的提醒。

顧栩聽她的話打了消消樂,他笨拙的去消滅那些水果。

楊暖暖低眼看着顧栩,她臉上掛着不按好心的笑意。

真笨!居然連消消樂都玩不好。

“哎呀,遊戲不是你這樣玩的。”實在看不下去的楊暖暖,一屁股坐在顧栩旁邊,她搶過顧栩的手機。

只見楊暖暖目不轉睛的盯着手機屏幕,她指尖飛快,闖關的速度也很驚人。

妙影別動隊 一開始顧栩的視線還在遊戲上,不到三十秒他的視線就落在楊暖暖精緻的側臉上。

他默默的看着楊暖暖,楊暖暖表情豐富,氣質靈動,顧栩不自覺的就入迷了。

龍少軒大步跑進宴會廳裏,他仰着頭,目光四處尋找。

“少爺你在找誰?”

跟着龍少軒的李成,喘着大氣問。

李成年紀大了,爬三層樓對他來說是劇烈運動了。

“楊暖暖。”龍少軒回答。

“哦,原來是在找那位小姐。”李成說。

龍少軒玩會場中心走了兩步,忽然他身體一僵,眼神瞬間結成寒冰。

好美的場景啊!

英俊帥氣的顧栩,靈動精緻的楊暖暖。

他們並肩而坐,楊暖暖臉上帶着笑意,顧栩歪着頭深情的看着楊暖暖。

“噗通,噗通,噗通。”龍少軒的心臟劇烈跳動,一股來歷不明的酸澀迅速佔領了他的心。

與酸澀一同到達的還有那蠢蠢欲動的怒火……

“少爺,那個男人是時下最紅最火的演員顧栩。”李成看了一眼顧栩說。

“她呢?”龍少軒問。

“楊小姐是顧栩的生活助理。”李成心領神會的回答。

“生活……助理?”龍少軒疑惑。

什麼是生活助理,難道她要照顧這個男人的衣食住行?

“呵呵,少爺生活助理不是你想的那樣。”李成笑着說。 “那是哪樣?”龍少軒問。

“明星的生活助理與他們的私生活無關,大多都是在明星工作的時候給他端茶倒水訂外賣。”李成回答。

“你會了嗎?”闖了好多好多關的楊暖暖放下手機,轉頭問。

顧栩慌亂的將視線從她臉上移開,他眼神躲閃,手足無措,看起來就像是做錯事被抓包的孩子一樣。

“你怎麼了?”楊暖暖奇怪的看着顧栩問。

楊暖暖很是疑惑,爲什麼顧栩一副做賊心虛的樣子。

“……”顧栩視線落到桌前的桌子上,他大手端起酒杯,仰頭將酒一飲而盡。

“沒事,我能怎麼了。”喝完酒顧栩回答。

“噢,真的沒事?”楊暖暖不相信。

忍界最強者 “你看我像有事嗎?”顧栩擡眼看着楊暖暖問。

“呵呵,不像,不像。”楊暖暖乾笑着說。

不像纔怪!顧栩剛剛的模樣等於在他臉上寫上四個字,心裏有鬼!

“……”顧栩扭過頭,不再說話,也不再看楊暖暖。

楊暖暖無聊的四處張望,穿着一襲大紅色禮服的江華卿正在顧栩和楊暖暖對面。

“嗨。”楊暖暖熱情的對江華卿揮手,臉上帶着明媚的笑意。

“……”江華卿微微一笑,她對着楊暖暖點頭。

從顧栩坐下的時候,江華卿就一直站在他們對面,她將他們二人的一舉一動都看的清清楚楚。

天生就是演技派的江華卿,即使心裏妒火中燒,她的面孔依舊美豔淡定。

楊暖暖的視線從江華卿身上稍微一移動,她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

“居然又是這個變態男,他怎麼總是陰魂不散!”楊暖暖看着龍少軒心裏想。

楊暖暖對龍少軒的討厭與防備,毫無保留的掛在她的臉上。

淡然冷漠的龍少軒靜靜的看着楊暖暖,楊暖暖警惕的看着他。

四目相對,兩人無言。

“你認識他?”顧栩看了一眼龍少軒問楊暖暖。

“不認識。”楊暖暖移開視線脫口而出。

“他認識你?”顧栩問。

“我怎麼知道他認不認識我,這你得問他去。”楊暖暖回答。

“關我屁事。”

顧栩察覺到自己在意與楊暖暖的一點一滴,他立馬變臉無情的道。

“……”楊暖暖翻白眼瞪着顧栩,真是一個善變的男人。

wωω▪TтkΛ n▪¢O

“……”龍少軒沉默的看着聊的火熱的楊暖暖與顧栩,他心裏很不舒服,雙手握拳。

龍少軒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把楊暖暖從顧栩身邊拉走,拉

的越遠越好!

“……”江華卿的臉上依舊保持着得體優雅的笑容,她漂亮的杏眸深處,一片森寒。

想到就去做,龍少軒看着楊暖暖大步邁開腿。

“哈哈。”李成看着龍少軒,他心裏樂開了花,臉上笑出了花。

對對對,就是這樣,遇到喜歡的就要主動出擊!

“完了。”楊暖暖看到龍少軒朝自己走過來,她喃喃道。

“恩?什麼?”沒有聽清楊暖暖話的顧栩疑惑的問。

“我要去一下衛生間。”楊暖暖站起來對顧栩說。

現在楊暖暖覺得自己大難臨頭,只能三十六計,走爲上計。

現在的狀況,楊暖暖必須跑!

“去吧。”顧栩說。

“……”楊暖暖得到應允,她拔腿就跑。

“楊暖暖。”顧栩看着像只無頭蒼蠅的楊暖暖喊。

“顧大影帝,您老人家還有啥事?”楊暖暖停下腳步回頭問。

“衛生間往左走,右邊是客房。”顧栩說。

“謝謝。”楊暖暖道謝,拔腿往左邊跑。

龍少軒看着着急離開的楊暖暖,他腳步漸漸停下……

很明顯楊暖暖並不想與他有任何交集,既然這樣龍少軒就不想繼續追下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