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就在羅生準備泡在圖書館里,一直埋頭苦讀下去的時候,米盧卻找上門來,打亂了羅生的學習計劃。

「米盧師兄,這種事情沒必要讓我去吧?你和她談一下不就可以了嗎?」被米盧從圖書館里拖出來,離開了林中塔,羅生依然有些不情願的說道。

通過一周多的學習,羅生知識積累飛速增加的同時,本來被昆尼爾清空了巨大部分疑難問題的腦子裡,又充滿了各種新的疑問。羅生正準備將這些問題梳理一下,好在兩天後向老師昆尼爾提問。現在米盧突然邀請自己去和金焰商會的會長談判,羅生自然不太情願。

「呵呵,這畢竟是金焰商會和你們一家之間的事情,我不好全權代勞的。而且格麗斯是點名要求要見你,你不去的話,很多事情不好談啊。」米盧一邊帶著羅生向外走,一邊微笑著說道。

當初在華納一家被審判之前,米盧就對羅生表達了支持。這種支持並不只是空口白話,米盧雖然因為身份問題,沒有陪著羅生前往審判廳,但卻通過自己的影響力,壓制了華納的絕大部分人脈關係。除了魯賓這個可以無視米盧壓力的九環議會候補議員外,華納多年經營的勢力,沒有在這個案件中發揮一點作用。

而在米盧『擺平』的這些外力因素中,金焰商會的徽章格麗斯無疑是非常重要的一環。而在審判結束之後,華納父子對羅生的賠償問題,也是由米盧和格麗斯負責協商解決的。眼下這次邀請,也是為了商議此事。

「點名要見我?金焰商會還是不服氣,想要壓價嗎?」羅生皺著眉頭問道。

羅生和格麗斯這個金焰商會的會長並不認識,雙方唯一的交集,只是因為華納擁有金焰商會理事的身份,參與作案的威利也是金焰商會的人,所以在最終裁決的時候,金焰商會作為責任主體,承擔了賠償羅生一家損失的責任。所以在羅生想來,對方想自己,唯一的理由也就是想要減少賠償了。

「恰恰相反,她是想好好補償你,然後和你交個朋友。」米盧搖搖頭,笑著說道。

「和我交個朋友?我記得金焰商會好像是附屬於烈焰之環的勢力吧?」羅生微微有些驚訝的問道。

雖然羅生並沒有針對金焰商會的意思,但從最後的結果來看,羅生擊殺華納,對金焰商會造成的損失是相當巨大的。判決的結果不僅影響了金焰商會的聲勢,而且還讓金焰商會承擔了最終的賠償。這種情況下,格麗斯不懷恨在心就已經算是有度量了,再主動結交自己,不得不讓羅生懷疑對方的用心。加上對方背後可能的烈焰之環背景,羅生心中滿是疑慮。

「金焰商會和烈焰之環關係的確非常密切,但並不完全附屬於烈焰之環。而現在去有人想要把他們變成烈焰之環的附屬。」米盧意味深長的解釋道。

「想把他們變成烈焰之環的附屬?難怪魯賓專門設計,奪走了華納的商會股份。這麼說來,這個格麗斯會長準備借勢自保了?」聽到米盧的解釋,想到魯賓欺騙華納簽訂的契約,羅生腦筋微微一轉,就明白了格麗斯的意圖。

想要靠金焰商會一家的力量對抗烈焰之環的侵蝕,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在商會的股份有相當一部分已經落入到魯賓手中之後,格麗斯想要維持原來相對獨立的地位變得更加困難。這種情況下,將能夠和烈焰之環對抗的力量引入局中,無疑是維持平衡的一個辦法。

「不錯。看來羅生你對這些事情也很清楚啊!難怪一直想要自立門戶了。」米盧微微一怔,隨即笑著說道。

「那老師對這件事是什麼態度?」明白了對方的目的之後,羅生並沒有馬上做出決定,而是先開口問道。

羅生心裡很清楚,以自己眼下的實力,是沒有資格參與這種層次的博弈的。格麗斯這種大商會的會長想要結交自己,只是因為自己是昆尼爾的弟子。所以在做出決定之前,羅生必須先要明確昆尼爾的態度。

「老師的意思是一切由你自己決定。你做什麼決定,他都會支持。」米盧聳聳肩,略帶一絲嫉妒的說道:「之前老師專門為你開口敲打了焚龍者閣下,現在還讓你自己做主這些事情。這種待遇,我們可沒有享受過。」

雖然昆尼爾沒有刻意宣揚,但為了羅生,昆尼爾直接開口敲打鮑勃的事情,還是在九環白塔上層傳揚了開來。有資格知道此事的人,都因此對羅生高看了幾分。就連哈切爾,米盧等人,也在私底下表示了自己的『羨慕嫉妒恨』。

「由我自己決定嗎?」羅生微微一怔,心中湧起一股暖流,不過馬上平靜下來,轉頭對米盧問道:「那師兄你覺得我應不應該插手此事?我對島上的形勢所知不多,還需要師兄你幫忙拿個主意啊!」

羅生眼下初來乍到,在九環白塔這邊幾乎沒有任何勢力,情報渠道更是有限。所以想要做出正確的決定,必須依靠米盧這位昆尼爾門下信息渠道最廣,也對形勢判斷最準確的弟子。

而且剛剛米盧的話雖然玩笑的成分居多,但未必沒有一點真的嫉妒心思在裡面,這種情況下,羅生必須要表現出對這位師兄的尊重。否則的話,以後關係就不那麼好處了。

「主意還是要你自己拿。不過如果羅生你要堅持自立門戶的話,倒是不妨和格麗斯結交一下。金焰商會這些年十分興旺,在不少行當里都有生意。有她幫忙的話,你建設領地會方便許多。」看到羅生的態度,米盧心中舒服了很多,微笑著對羅生說道。

「可烈焰之環那邊的壓力呢?只為了我一個人的利益,把大家都扯進來,有些不好吧。」羅生有些疑惑的問道。

和格麗斯結交,固然能夠讓羅生得到不少好處,但同時也意味著羅生所代表的綠色尖塔一系要在這件事上,和烈焰之環進行對抗。這等於是羅生利用整個綠色尖塔的力量,為自己謀求私利,短時間內得利很大,但從長遠來看,並不是什麼高明的做法。

「呵呵,這個你放心。綠色尖塔和烈焰之環對抗的地方並不少,多這一處也不算多。而且想要我們幫忙抗下烈焰之環的壓力,格麗斯必須要給出足夠的價碼的。」米盧微笑著說道。

插手金焰商會雖然會和烈焰之環發生一些對抗,但卻可以擴大綠色尖塔的影響力,同時為綠色尖塔增加一個資源獲取的渠道。作為綠色尖塔庶務的主要負責人,米盧當然希望合作能夠成功。

「那好吧。我們過去談談。只要條件合適,我就聽米盧師兄你的。」羅生爽快的回答道。 「米盧議員,這位就是羅生勛爵嗎?還真是年輕有為啊!」六環區最昂貴的鑲金玫瑰酒館二樓,格麗斯看到米盧帶著羅生出現,熱情的招呼道。

因為羅生在九環白塔內並沒有什麼職務,唯一的身份就是內環成員,昆尼爾的弟子,所以外人一般都還是以羅生在埃爾森王國的爵位進行稱呼。

「格麗斯會長過獎了。」羅生微微躬身致意之後,不卑不亢的回應道。

「呵呵,羅生勛爵你太客氣了。兩位請坐吧。」格麗斯笑著請兩人入座之後,向自己的侍女微微示意。早有準備的侍女將一個造型古樸,帶著濃重德魯伊風格的橡木杯放在羅生面前。輕輕打開杯蓋之後,一股充滿了自然氣息的芬芳從杯中升起,縈繞在所有人的鼻尖,令人有一種置身於秋日森林中的幻覺。

「要試試我從翡翠議會弄到的『秋日橡果』嗎?這可是德魯伊最喜愛的美酒哦。」指著羅生面前裝滿了琥珀色液體的酒杯,格麗斯微笑著問道。

「我是和米盧師兄一起來的,怎麼好意思獨享這種美酒呢?而且格麗斯會長找我們來是談事情的。我們先把事情談好,再喝酒也不遲。」看了一眼在陽光下閃爍著點點金光的『秋日橡果』,羅生輕輕將杯子推到自己和格麗斯中間,然後淡淡的說道。

對於『秋日橡果』這種被愛酒人士稱為『德魯伊聖品』,馳名整個大陸的美酒,羅生並不算陌生。前世不僅喝過,而且有一段時間非常迷戀這個味道,常常以此買醉。

這種翡翠議會出產的特殊美酒通常以百年以上的橡果為主要原料,輔之以各種珍稀藥材釀造而成,既是美酒,也是藥劑。飲用之後對於施法者,尤其是德魯伊非常有好處。其中最頂級的『秋日橡果』會在原料中加入千年橡果,神聖榭寄生等蘊含強大自然力量的藥材,飲用之後能夠提升低階德魯伊的感知,純化自然之力,甚至偶爾能讓靈魂融入自然,進入『天人合一』的境界,效果堪比一些特殊的魔法儀式。

當然,一般來說,最頂級的『秋日橡果』極為稀少,翡翠議會很少向外發售。即使內部,也只有翡翠議會最為出色的天才弟子才有資格享用。但即使一般的『秋日橡果』,在第一次飲用的時候也能夠純化法力,穩固根基,算是難得的佳釀。對於一般的青銅階德魯伊,更是擁有莫大的吸引力。

雖然對於羅生這種擁有『自然寵兒』天賦,每次晉陞都能夠得到自然的反饋,根基堅實無比,自然之力已經極為精純的人來說,『秋日橡果』作用並不大。但格麗斯能夠在第一次見面就拿出如此有針對性的物品,說明她對這次會面的確是相當重視,對自己也的確算是『有心』了。

不過對於格麗斯的這份明顯的『善意』,羅生卻沒有馬上接受。因為從這次見面開始,格麗斯展現出的姿態,其實是相當反常的。

理論上來說,格麗斯想要從綠色尖塔借力,抗衡烈焰之環的壓迫,最應該看重的應該是米盧這位綠色尖塔的主要主事者,而不是羅生這個剛剛進入昆尼爾門下,沒有任何根基的新人。就算真的看重羅生的前途,也不應該忽略米盧的感受,這是一個商人在交際場合的基本素質。

但從進門開始,格麗斯有意識的在忽略米盧,製造出一種只重視羅生的假象。單獨給羅生一杯『秋日橡果』,更是將這種意圖展現的淋漓盡致。

出現這種情況,其實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格麗斯真的不懂交際,太過重視羅生,所以沒有照顧到米盧的情緒。而另一種可能,則是格麗斯在有意拉攏羅生,冷落米盧,想把米盧排除在這次合作之外。

作為一個執掌金焰商會多年,將金焰商會發展壯大數倍的女強人,格麗斯當然不可能是不懂交際的人。那麼出現這種情況,就只能是第二種可能了。

而仔細想一想的話,格麗斯這麼做也無可厚非。雖然金焰商會想要藉助綠色尖塔的影響力對抗烈焰之環的壓迫,但並不意味著格麗斯真的願意讓綠色尖塔的力量滲入到金焰商會中。那樣的話,格麗斯等於是驅虎吞狼,稍不留意,就可能出現前門拒狼,後門進虎的局面。

所以對於格麗斯來說,最好的辦法是拉攏羅生這個身份貴重,但卻沒有根基,沒有勢力的新人。以羅生的名義和身份,對抗烈焰之環。至於米盧這種勢大財雄,根基深厚,有能力真正影響金焰商會運作,甚至有能力侵吞金焰商會根基的人,最好能夠排除在外。而這才是格麗斯『看重』羅生,冷落米盧的真正原因。

對於格麗斯的這種做法,羅生雖然能夠理解,但並不准備配合。所以在第一時間拒絕了格麗斯的『引誘』,將米盧拉了進來。

「羅生勛爵好心性,難怪能夠如此得復生者閣下看重。」看到羅生將酒杯推回,格麗斯眼睛微微一咪,面上卻依然微笑著說道:「我也是太高興了,忘了招呼米盧議員,這一杯『龍火烈酒』算是我的賠罪了。」

意識到羅生已經察覺到自己的用心,並不是預想中那樣容易拉攏之後,格麗斯馬上展現出了商人應有的應變,微笑著將場面圓了回來。

和『秋日橡果』一樣,『龍火烈酒』也是蘊含特殊力量的特殊酒類。只不過和主要對德魯伊有用的『秋日橡果』不同,『龍火烈酒』是南方奧法聯合會開發出的一種適合各種施法者的特殊酒類。飲用之後,能夠輕微刺激施法者的精神力,增加施法者少量法力,也算難得的佳品。

以米盧現在的實力等級,飲用『龍火烈酒』當然沒有什麼實際效果,只不過這種酒價值不菲,加上出自於南陸,北地極為少見,格麗斯以此待客,只是為了展示誠意而已。

「呵呵,格麗斯會長言重了。這件事本來就是由羅生做主,我只是過來聽聽情況的。來自南陸『龍火烈酒』在我們北地可不容易嘗到,我這是沾了師弟你的光啊!」接過侍女遞過來的水晶杯,看著杯中隱隱帶著炙熱氣息的紅色酒液,米盧滿意的看了羅生一眼后,微笑著說道。

格麗斯剛剛的用意,米盧當然很清楚,不過米盧並沒有開口干涉。一方面因為有昆尼爾『一切由羅生做主』的訓示在,米盧不好替羅生做決定。而另一方面,這也是米盧對羅生的一種考驗。如果羅生真的中了格麗斯的圈套,拋開自己單獨和金焰商會合作,米盧也會配合,不過對羅生的評價無疑會低很多。畢竟只顧一己私利,不顧大局的人,未來很難得到同伴信任,就算羅生有昆尼爾的看重也不行。

而羅生的表現也沒有讓米盧失望,格麗斯的誘惑還沒有完全展現出來,羅生就先一步察覺到了對方的用意,不著痕迹的表示了拒絕,將談判拉回了正軌,米盧自然相當滿意。

「如果米盧議員喜歡的話,我那裡還有兩瓶。一會我讓人給你送過去。」格麗斯微笑著說道:「羅生勛爵也一樣。小小禮物,不成敬意,希望兩位不要拒絕。」

「多謝格麗斯會長了。」羅生和米盧對視一眼後點點頭,微笑的說道。

『秋日橡果』『龍火烈酒』雖然價值不菲,但對於羅生和米盧來說,卻也不是什麼極為珍貴的東西。拒絕禮物,反而顯得小家子氣了。

「這次請兩位來的目的,之前已經和米盧議員說了,想必羅生勛爵你也已經知道了。不知道關於賠償一事,羅生勛爵你有什麼想法?」緩和了氣氛之後,格麗斯也沒有再節外生枝,直接將話題引入到了正題。

「我剛來真理島,對情況並不熟悉,先聽聽格麗斯會長你的建議吧。」羅生淡淡的說道。

「好吧。根據審查庭裁決的結果,我們金焰商會要承擔華納身家一半的賠償。不過因為華納擁有我們商會的部分股份,而這一部分股份又被人用契約搶走,所以很難具體估算價值,所以我做了兩個賠償方案。」格麗斯神色平靜的說道:「第一個方案是將華納的身家進行整體估價,然後折算成金天枰給你。具體的估值我和米盧議員已經初步達成一致,但是眼下商會抽不出那麼多現金,需要以部分實物來抵賬。」

因為華納父子謀害羅生一家的罪名成立,而且涉及到使用靈魂奴隸契約這種違禁品,所以按照九環白塔的律令,華納一家需要以全部家當的一半作為羅生一家的賠償。而華納父子死後,這筆賬就落在了金焰商會的頭上。

不過格麗斯也不是省油的燈,在判決下來之前,格麗斯就悄悄查封了華納所有的家產,控制了華納掌握的商業渠道,所以雖然被魯賓坑走了商會的股份,但格麗斯也拿到了華納一家剩下的大部分家當和對商會極為重要的渠道,並沒有真正吃虧。

「那第二個方案呢?」羅生繼續問道。

「將這些賠償折算成股份,羅生你入股我們金焰商會。」 聽到格麗斯的第二個方案,羅生和米盧對視一眼后,輕輕點了點頭。

在來見格麗斯之前,米盧和羅生就猜到了格麗斯的解決方案。畢竟想要將綠色尖塔拉入局中,對抗烈焰之環的壓力,最可行的方案就是讓綠色尖塔的人在金焰商會中同樣擁有股份。這樣一來,掌握主要股份的格麗斯才好居中平衡,維持對商會的控制。

「那這筆賠償能夠折算成多少股份?」羅生微笑著問道。

「百分之五的乾股,你什麼都不用做,就能每年得到分紅。」格麗斯微微有些肉痛的回答道。

百分之五的商會股份雖然聽起來不多,但金焰商會卻是總資產超過千萬的大商會。在整個九環白塔內,也僅次於直屬議會的奧法光輝商會,屬於第一線的大商會。這百分之五的股份,折算成金天枰,絕對超過五十萬,而且不是花錢就可以買到的東西。如果不是魯賓那邊咄咄逼人,露出要侵吞整個金焰商會的架勢,格麗斯是絕對不會主動將這一大塊肥肉送到羅生面前的。

「有些低了啊!」羅生淡淡的說道:「據我所知,僅僅華納手中掌握的股份,就已經有百分之十五,加上他留下的固定資產,折算下來,應該不止這個數目的。」

「可是華納的股份在判決下達之前,已經歸屬於魯賓大師,所以我們金焰商會計算賠償的時候,這一部分並沒有計算在內。如果羅生勛爵你想討要另外一部分股份的話,只能去找魯賓大師了。」格麗斯神色平靜的回應道。

雖然當初知道華納很可能會去找烈焰之環的人出頭,以自己的股份作為代價換取支持。但格麗斯當時以為華納不可能勝訴,股份自然也不會外流,甚至格麗斯已經做好收回股份,完全掌控金焰商會的準備。

但讓格麗斯沒有想到的是,魯賓雖然沒有幫助華納勝訴,但卻拿到了華納轉移股份的契約。這樣一來,股份和賠償的事情就成了一本爛賬。

按照魯賓制定的契約,在華納踏入生死裁決場之前,華納的股份就已經轉入到了他的名下。所以在判決以華納的家產賠償羅生一家的時候,魯賓並不承認自己的股份在賠償範圍之內。可在格麗斯看來,這份契約屬於案件出現之後簽訂的,屬於涉案範圍的財產,也應該在賠償範圍內。所以賠償羅生一家的責任,不應該只歸在金焰商會頭上,應該由魯賓承擔一部分。

因為這個事情,格麗斯和魯賓爭執了很久,但因為塔靈基本不介入黃金階之間的財產紛爭,所以事情到了最後,成了雙方影響力的比拼。金焰商會雖然也算不小的勢力,但和魯賓背後的烈焰之環,甚至焚龍者鮑勃相比,無疑還是處於劣勢。所以最終魯賓還是保住了股份,並且把賠償的責任,甩在了格麗斯的頭上。

而格麗斯雖然無法從魯賓那裡奪回股份,但也不想吃這個悶虧。所以在計算賠償數額的時候,直接把魯賓那一份排除在外,只以華納手中的固定資產進行折算,才得出了百分之五股份這個數字。

「明白了。」羅生沉吟了片刻,忽然笑著說道:「這就是格麗斯會長想要我們入股金焰商會的目的吧?」

很顯然,格麗斯明顯是想藉助索要賠償這件事,讓羅生和魯賓發生爭執,進而引動兩人身後的綠色尖塔和烈焰之環進行對抗。這樣一來,魯賓忙於應付羅生,就沒有精力和心思再圖謀格麗斯手中的商會股份了。

「這是合則兩利的事情,不是嗎?」格麗斯也不否認,微笑著回應道。

雖然這麼做有算計羅生的成分,但格麗斯並不認為羅生會因此放棄這份利益。畢竟華納手中的股份價值上百萬金天枰,就算只能拿到一半的賠償,價值也超過五十萬。對於即將獲得自己領地的羅生來說,是一筆不容忽視的財富。

而且現在這件事不僅牽涉到實際的利益,而且牽涉到了雙方後台的臉面。如果羅生在這個問題上一聲不吭,放棄索要自己應有的賠償,那麼宣揚出去之後,無疑會讓他人認為綠色尖塔不敢和烈焰之環對抗。僅僅為了面子,羅生也必須要和魯賓繼續對抗。

而羅生只要和魯賓對抗,格麗斯的目的就達到了。到時候雙方聯手,羅生能夠更方便的索要股份,而格麗斯可以藉助羅生背後的綠色尖塔壓制住魯賓,以及商會那些親近烈焰之環,準備向魯賓靠攏的勢力,維護住自己對商會的主導權。

「米盧師兄,像這種情況,以往島上都是怎麼處理的?能把賠償要回來嗎?」羅生並沒有馬上對格麗斯做出回應,而是轉過頭對米盧問道。

「如果你想堅持要的話,應該能夠要回來一部分。這種事情其實就是扯皮,到最後還是看誰的後台更硬,我們的勢力不比魯賓差,所以最後他總是要吐出一部分的。」米盧神色平靜的回答道。

黃金階以上人物的糾紛,除非出現人命,否則塔靈其實已經不起太大作用,主要看各自的實力和影響力。魯賓雖然勢頭正盛,背後有烈焰之環的支持,但比起綠色尖塔,還是要弱一些的。所以只要羅生堅持索要賠償,米盧就有信心從魯賓那裡榨出一部分利益來。

「也就是說,就算我們不和格麗斯會長聯手,也能拿到一部分金焰商會的股份了?」羅生掃了一眼喜上眉梢的格麗斯,繼續對米盧問道。

「當然可以。討賬而已,我們沒必要和其他人聯手,自己也能把賬要回來。」米盧微微一笑,滿臉自信的回答道。

「格麗斯會長,你也聽到了。是否合作,我都能拿到我那一份。所以想要合作,拿出你的誠意來吧。」羅生聳聳肩,淡淡的說道。

雖然不準備放棄從魯賓那裡索要賠償的權利,但羅生也並不想白白被格麗斯當槍使。無論是折算成財務,還是折算成股份,格麗斯給出的報價其實都只是照章辦事,數額也都是羅生應得的,格麗斯並沒有給予羅生額外的好處。

所以羅生的意思很明顯,想要借綠色尖塔的勢可以,但必須拿出額外的利益。否則的話,羅生會選擇單獨和魯賓進行談判,並不會站在格麗斯一邊,幫忙對抗魯賓。

「米盧議員,你也是這個意思嗎?」盯著羅生看了一陣,發現對方沒有絲毫退縮之意后,格麗斯轉頭對米盧問道。

本來格麗斯著重拉攏羅生,就是看羅生年幼,對各種利益算計未必精通。只要能夠籠絡住羅生,挑起羅生和魯賓的爭執,羅生身後的力量自然會站在自己一邊,為羅生出頭。這樣格麗斯幾乎不用花費多少額外的代價,就能達到壓制魯賓的目的。

但讓格麗斯沒有想到的是,羅生雖然年紀不大,但對於利益算計卻十分敏感,而且還十分『厚顏無恥』,光明正大向自己索要『誠意』,比米盧這樣的老油條都難打交道。

「老師之前已經說了,這件事完全由羅生做主,我只是給羅生幫忙的。」米盧滿臉笑意的說道。

本來米盧還擔心羅生被格麗斯用利益挑動,白白給金焰商會當槍使。但看到羅生的表現,米盧發現自己白擔心了。自己這個小師弟在利益算計方面,並不比自己差。

「那羅生勛爵你想要什麼樣的誠意?」聽到米盧的回答,格麗斯只能壓住氣,再轉過頭對羅生問道。

「格麗斯會長不用擔心,我們合作是合則兩利的事情,我並不會獅子大開口的,條件並不多。」羅生微笑著說道:「第一個條件,股份我不多要,但你必須要股份對應的產業和商業渠道交給米盧師兄。」

乾股雖然說起來好聽,似乎也很省心,但其實只是一個空頭名義。雖然能夠得到分紅,但對於商會的實際影響力,其實非常有限。所以羅生第一個條件,就是把和股份對應的商業渠道資源交給米盧。這樣一來,米盧可以利用已有的資源,將這一部分產業重新經營起來,獲取利潤的同時,保持對金焰商會的實際影響力。

「格麗斯會長,你不拿出一些真東西,誰也不會真的給你幫忙的。」看到格麗斯一臉猶豫,米盧淡淡的說道。

對於給商會來說,股份固然重要,但真正核心的價值,還在於運行中的產業和商業渠道。有產業不斷產出,有渠道不斷進行貿易,商會就能源源不斷的獲取利潤,維繫對各方的影響力。這種影響力,不是單單分紅那些錢可以比擬的。

「好!這個條件我答應了。」格麗斯沉吟良久,最終咬著牙回答道。在羅生拒絕那一杯『秋日橡果』的時候,格麗斯就知道這件事不可能糊弄過去。不過這也在格麗斯的預料之中,並不算難以接受。

「第二個條件,我想讓格麗斯會長幫我建立一個獨立的小商會。人員,資金,船隻,渠道,都麻煩格麗斯會長幫我準備好。」羅生無視了格麗斯幾乎要皺在一起的眉頭,神色淡然的說道:「至於啟動資金,就以魯賓那邊的股份作為抵押,先向格麗斯會長借貸吧。」

「可以。」聽到羅生後面一句話,格麗斯眉頭瞬間舒展開來,爽快的答應道。 和格麗斯達成協議之後,羅生和米盧又進行了一番長談,然後才帶著格麗斯送的兩瓶『秋日橡果』,離開了鑲金玫瑰,去找搬到六環區居住,現在賦閑在家的約克老爹。

這次從格麗斯這裡拿到的好處,其實基本是羅生戰勝華納之後獲得的紅利。九環白塔雖然不允許在島上出現殺人奪寶這種混亂而野蠻的事情,但在衝突中的勝利者,也總是能夠得到一部分收益的。

不過對於羅生來說,能夠拿到這麼大一份紅利,除了自己靠個人實力擊敗了華納之外,自己身後的綠色尖塔也是出了大力的。沒有他們的支持,就算羅生的個人實力勝過華納,也未必有和對方公平對決的機會。以權謀私這種事情,在真理島並不是沒有發生過。

所以在向格麗斯提出額外的交易條件時,羅生提出的第一個條件,主要就是為了給綠色尖塔一個交代。將百分之五的股份和商業渠道交給米盧,其實是支付了綠色尖塔為自己出頭爭取利益的酬勞。

畢竟之前無論是之前米盧和哈切爾為羅生出頭,還是之後向魯賓討要股份,都是需要藉助綠色尖塔這個組織的勢力和影響力。而羅生雖然是昆尼爾的弟子,但現階段並沒有加入綠色尖塔多久,更沒有為綠色尖塔做過什麼貢獻。只從綠色尖塔借勢,卻不付出酬勞的話,短時間內沒人說什麼,但時間長了,其他人肯定就會有看法,對於羅生將來的發展很不利。有了這部分金焰商會的股份和商業渠道,等於羅生也為綠色尖塔做了一份貢獻,對於羅生融入綠色尖塔,是很有好處的。

而羅生向格麗斯提出的第二個條件,則是為了自己將來的發展考慮。

眼下雖然埃爾森王國那邊封爵賜地的事情還沒有塵埃落定,但羅生卻必須為將來領地的建設做一些準備工作。提前建立一個小型商會,不僅可以方便領地建設物資的採買,交易,而且能夠提前收攏一批可用的人手。等領地真正開始建設的時候,這批有文化,有見識的商會成員無疑能夠起到很大作用。

至於說格麗斯為什麼如此爽快的答應出錢,出人,出渠道幫羅生建立商會,原因其實也很簡單。羅生最後一個條件中,以從魯賓那裡討回的股份做抵押像格麗斯借款,不僅意味著格麗斯可以通過支持羅生換取這一部分股份,而且意味著以羅生為代表的綠色尖塔並沒有增持金焰商會股份,侵吞金焰商會根基的意圖。僅僅這一點保證,就值得讓格麗斯這些付出了。

不過新商會的基礎花費雖然都要由格麗斯承擔,人,錢,資源都由金焰商會提供,但商會的管理人員,羅生卻不準備用格麗斯的人。畢竟要連管理人員都用格麗斯的人的話,那這個商會等於還掌控在格麗斯手中,羅生根本無法掌握實權。

而眼下羅生又處在自身學習修鍊的關鍵時期,根本沒有時間和精力管理商會的這些庶務。其他人羅生又無法完全信任,所以想來想去,羅生還是決定把這件事交給現在正好無事可做的約克老爹。

「什麼?你讓我去組建商會,當這個商會的會長?」聽到羅生的計劃,正在品味著『秋日橡果』芬芳的約克老爹猛的一驚,險些將酒杯弄灑。

雖然這段時間約克老爹一直在努力學習,希望能夠將來幫上羅生一些忙,但完全沒想到領地還沒有到手,羅生就給自己先安排了一個如此重要的任務。

「我能行嗎?」小心的放下酒杯之後,約克老爹有些遲疑的問道。雖然年輕時候約克老爹也曾經闖蕩四方,見識不算短淺,但卻基本沒有領導過其他人。陡然間去做一個商會的負責人,約克老爹很擔心自己是否能夠勝任。

「當然能行!」羅生微笑著說道:「商會的事情雖然複雜,但我已經從米盧師兄那裡借了幾個精通業務的管事。有他們輔佐,大部分事情都能夠處理,老爹你只需要負責監督一下商會的運作就可以了。而且這種事情只要開始干,慢慢自然就熟悉了,沒什麼困難的。」

在羅生的預想中,新商會的基層人員和部分頭目使用金焰商會的人,而管理層從綠色尖塔內挑選,兩相制衡下,約克老爹只需要居中坐鎮,基本就能夠維持商會的運轉了。

「那我就試試吧。」約克老爹沉吟了一下,點頭答應道。雖然知道此事肯定有很多困難,但眼下羅生無人可用,約克老爹自然要盡全力,幫羅生一把。

「對了,這個商會你準備經營什麼行業?」答應下來之後,約克老爹很快進入了角色,開口對羅生問道。

商會既然是貿易組織,自然要有自己的主要經營行業,不可能什麼東西都進行販賣。所以建立商會的第一步,就是先確定經營的範圍,然後才好做其他的準備。

「行業的話,暫時是以糧食轉運為主,附帶賣一些治療物品。」羅生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糧食轉運我明白,可治療物品我們有貨源嗎?而且這個行業競爭好像很激烈啊!」約克老爹皺著眉頭問道。

在真理島這半年,約克老爹也學到了很多東西,對於商業方面的事情也不是一無所知。糧食轉運屬於基礎行業,門檻比較低,有金焰商會和綠色尖塔的照拂,新商會獲得一些份額很容易。但治療物品牽涉到鍊金術,已經屬於比較高端的行業,不是那麼容易插手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