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無論怎麼樣,也得試一下。

江小小想了一想,直接把那顆多子多福的桃子摘了下來。

劉嫂子因為自己哥哥的緣故,身體留下了難以磨滅的疾病。

和劉哥兩個人到現在都沒有孩子,他們兩個人需要一個孩子。

況且劉嫂子話里話外,都是對孩子非常渴望,這也算是替哥哥贖罪,圓了劉嫂子的一個夢。

想到這裡,她把桃子拿出來。

拿出來之後才覺得有點兒後悔,這是什麼天呀!

寒冬臘月拿出來一顆桃子怎麼解釋?

可是桃子已經拿出來了,不讓劉嫂子吃了那就成了暴殄天物,因為明顯能夠感覺到自己從樹上把桃子摘下來之後。

桃子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在漸漸的萎縮,變小。

江小小生怕待一會兒這桃子直接沒了,那自己豈不是真的好心辦壞事。

江小小直接把劉嫂的搖醒。

劉嫂子其實還沒睡,是淺淺的進入閉眼,結果就被江小小搖醒了。

「嫂子,你快把這個桃子吃了。」

江小小二話沒說自己跳下炕,直接去廚房把桃子洗乾淨,當然其實這個桃子摸起來外表一點那種刺手的毛都沒有,有點兒像油桃光滑的很。

直接給劉嫂子塞進嘴裡流,嫂子睡得迷迷糊糊,桃子就進了嘴。

這桃子說也奇怪,有點兒像水蜜桃,而且入口即化的感覺又甜又軟。

「你這孩子大半夜的鬧什麼?再說哪兒來的桃子?」

桃子都吃完了。

劉嫂子她猛然反應過來,這桃子怎麼沒核啊?

「嫂子,我今天買那個特供蔬菜,人家有我就順手要了一個。人家送給我嘗一嘗,說市面上根本買不到。」

劉嫂子哎喲了一聲。

「那你怎麼全塞我嘴裡?這不是白浪費東西,讓我一個人吃了有什麼用啊?早知道咱們切開,每個人都嘗一點兒,這個桃子可真好吃,市面上我從來沒吃到過這種沒有核的桃。

而且這桃子太好吃了,又甜又軟,入口即化。你說說也沒讓你們每個人嘗一嘗。」

劉嫂子懊悔不已,可是到了這會兒,桃子都下肚了。

江小小翻身躺進被窩裡,嘿嘿的傻樂。

心裡多少鬆了口氣,不然的話,桃子徹底沒有了,那可了不得。

她剛才算了一下。

從比拳頭都大的桃子摘下樹的那一刻開始,這個桃子就開始萎縮。

大概就是五分鐘左右,剛才嫂子吃的時候,這個桃子已經只有掌心大小。

看起來萎縮的速度很快,也就是說要想給別人吃這個東西,起碼得保證五分鐘之內得讓他吃到嘴裡,否則到最後可能只有一口。

說不定甚至連一口都沒有。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秦雲笙還想說些什麼,吳瓷微虛弱的伸出手握住他的手晃了晃,「雲笙……」

她的手上布滿累累屍斑,血肉在逐漸腐爛,可他的臉色與眼底沒一絲一毫的嫌棄。

他握著她的手,心臟里傳來劇烈的疼痛猶如刀絞。

吳瓷微臉色蒼白,「我願意退出這具身體……雲笙,放棄吧,不要再犯傻了。」

夠了,這些日子已經夠了,她不能再繼續自私自利的陪在他的身邊。

繼續待下去最終會不得善果,她又如何捨得讓他染上罪孽因果。

秦雲笙緊緊攥著她的手,心中悔恨交加,喉間一陣酸澀,「怎麼會這樣……當初智空大師承諾過,一切都不會出問題的……」

他努力了整整六年,每日每夜都在飽受煎熬的相思之苦。

原以為可以苦盡甘來,可現在他卻要再次承受失去她的痛苦。

「……」

吳瓷微被捏的有點疼,但她緊咬牙關沒發出一聲悶哼。

「喂,你弄痛你夫人了,你是想早點送她上路?」

站在一旁的紀洲看不下去,無語的翻了一個白眼,出聲打斷陷入魔怔的秦雲笙。

他上下嘴唇吧啦吧啦的繼續吐槽,像是打開了機關匣子。

「智空?甘檀寺的那個?你的腦袋是不是秀逗了,竟然會相信那個邪僧的話。」

「他會那麼好心的幫助你夫人復活?我看你是在異想天開,痴人說夢,人家可是差點把你兒子煉化成索命的惡鬼。」

紀洲話音一落,坐在椅子上身體虛弱的吳瓷微與秦雲笙齊刷刷的抬起頭看向他。

兩人異口同聲的詢問,「楷楷?煉成惡鬼?這是怎麼回事?」

秦雲笙的心緊緊高懸起來,智空大師當初說已經把楷楷送去投胎了,難不成是蓄意欺騙他的?

「喏。」

顏知許揮手,法訣打出,秦楷和林挽的身影一同映入這對夫妻的眼眶。

看到只有兩三歲模樣,跟死亡之前一模一樣,毫無變化的兒子,吳瓷微淚如雨下。

她伸出手,「楷楷,我的楷楷,你受苦了,讓媽媽抱一抱好不好?」

她的兒子滯留陽間這麼久,也不知道對身體有沒有影響。

「媽媽。」

秦楷飄到吳瓷微的面前,但他們的身體無法實際接觸。

她望著面前的兒子,眼淚止不住的流,眼裡泛起自責。

「楷楷,都怪媽媽,如果媽媽當時能保護你就好了……」

是她無能,是她沒用,連自己的孩子也保護不住。

「媽媽,我不怪你。」

只是這個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壞人而已,他知道媽媽很愛他。

秦楷輕輕的抱住吳瓷微,哪怕兩人的身體很快穿過。

見他們母子二人相認,秦雲笙的心裡也頗不是滋味。

他的目光落在林挽的身上,眼底的警惕一閃而過,生怕她撲上去傷害妻兒。

「呵……」

察覺到秦雲笙眼中的防備,林挽嗤笑一聲扭開頭。

顏知許回到位置上坐著,等秦家人敘舊敘了大概半個小時左右,開口打斷。

「時間差不多了,現在出來吧。」

「……」

秦家人滿臉悲傷落寞,眼中都是對彼此的不舍,他們沒再反抗,選擇聽從安排。

。 龍國寸步不讓,熊國悍然挺進。

周邊的國家不知道為什麼兩個超級大國如此在意喜馬拉雅山脈,他們只知道,這場戰鬥勢在必行了。

這可不是小國之間的戰場,而是兩個超級大國之間的戰爭。

立馬吸引了無數國家的注意力。

無數的衛星對準亞洲境內,開始實況報道。

龍國作戰指揮室,蘇寒正在部署作戰計劃,可是這個時候,一個身穿軍裝的男子走了進來。

這個男子徑直的走到蘇寒的面前,一臉尊敬的說道:「報告長官,收到雅典娜帝國最高領到人的來電,她們想要跟長官進行視頻通話。」

雅典娜帝國

聽到這個國名,蘇寒的腦海當中浮現出安妮塔那個女人的容貌。

當然,安妮塔在軍事上有着驚人的天賦,可這是龍國與熊國直接的戰爭,蘇寒不可能聽取她的任何意見。

想到這裏,蘇寒就準備推掉這次視頻通話之時,腦中閃到一絲靈光,丟下一句『等我一下』,便快速的跑出了作戰室。

一個佈滿通信設備的小房間內,蘇寒接受了雅典娜帝國的通話要求。

果不其然!

視頻當中出現的正是安妮絲這個女人。

蘇寒看着安妮絲那張冷酷的臉,輕笑道:「安妮絲閣下,你這個歌時候找我,可是有什麼要事?」

安妮絲將內心當中的一絲欣喜隱藏起來,故意板著個臉說道:「蘇組長,我希望你能將戰場拉離吉爾吉吉斯丹,不要讓戰火禍及到這裏。」

蘇寒聳了聳肩,故意裝出一副很無奈的樣子說道:「安妮絲閣下,這場仗究竟在那裏打,並非取決於我龍國,畢竟熊國那邊……」

還沒等蘇寒把話說完,安妮絲的語氣就變得激動起來「可是你們龍國卻可以加快行軍路線,直接避過吉爾吉吉斯丹。」

安妮絲話一說完,立馬就後悔了。

自己表現的如此緊張,豈不是給了蘇寒坐地起價的資本。

蘇寒看着安妮絲,忍不住笑了起來:「原來你們雅典娜帝國是害怕戰火蔓延啊!沒錯,我的確可以下令龍國的軍隊加快速度,不過這對於我龍國又有什麼好處呢?」

看着蘇寒臉上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安妮絲心中是又氣又無奈。

儘管對蘇寒有所『不滿』,可是安妮絲還是努力壓制住心中的怒氣,冷冷的說道:「讓我雅典娜帝國協助你們龍國作戰,那是絕對不可能的,畢竟這場戰爭是屬於你們龍國和熊國的,但是我們雅典娜帝國可以為你們收集情報。」

「要知道,戰爭一旦打響,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結束,在這種情況下,情報顯得尤為的重要。」

安妮絲顯然低估了蘇寒的胃口。

在聽到雅典娜這邊給出的條件之後,蘇寒搖了搖頭,沉聲道:「光是提供情報還不夠,我要你們雅典娜帝國在必要的情況下,給我攔截住羅思爾,不許他返回熊國。」

「這不可能!」

安妮絲聽到蘇寒這個要求,本能的拒絕了。

因為雅典娜帝國一旦這樣做,就代表着他們徹底與熊國翻臉。

哪怕是熊國戰敗,也不是雅典娜帝國所能抗衡的。

對於安妮絲的反應,蘇寒一點也不覺得意外。

哪怕是全盛的雅典娜帝國也不敢跟熊國叫板,更何況她們經過數次『大災難』,國力已經衰弱到一個令人髮指的地步了。

不過蘇寒也不在乎,不緊不慢的說道:「安妮絲閣下,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所以我只讓你們雅典娜帝國在熊國敗亡之際,給我攔下羅思爾,而不是讓你們雅典娜帝國從側翼襲擊熊國的部隊。」

「換句話說,你們雅典娜帝國只需要在熊國落敗之後,稍稍攔截一下羅思爾就行了。」

「除了這件事,別的我都可以答應你。」

「除了這件事,我龍國別無所求。」

「蘇寒,你就不能看在往日的情面上,放過我們雅典娜帝國嘛。」

「不好意思,安妮絲閣下,我跟你不熟。」

「……」

不得不說,蘇寒是一個標標準準的直男。

安妮絲素有雅典娜帝國軍花之稱。

可就是這麼一個嬌滴滴的大美人這樣哀求蘇寒,他也絲毫不為所動。

這一刻,安妮絲恨不得一槍斃了蘇寒。

可是戰火馬上就要蔓延到吉爾吉吉斯丹。

無奈之下,安妮絲只得同意了這個要求。

不過安妮絲卻在此基礎上提出了另外一個要求,那便是日後熊國報復雅典娜帝國,龍國必須出手相助。

對於這個條件,蘇寒想都沒想,直接答應了下來。

因為他知道,從此以後,熊國將再無報復其他國家的能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