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盈盈那性子你也瞭解,非得要去看看,我只好陪她到星空去了一趟,但是沒想到,這丫頭竟然堅持了一個時辰,還找到了星空中廢棄的古神居所,並在磚瓦下,發現了一株連我都忽略過的千年寒炎融魂果。

這千年寒炎融魂果,可是最起碼能換取十斤神源的,出了星空,剛巧距離自己的家挺近的,她又是很孝順,要回來……”

“韓長老,我還有點事,家裏上百年沒回去了,得趕緊看看去,咱們有時間再聊。”不等韓青羽旁若無人的說完,凌鈺直接打斷話語,一拱手就飛快離開了,他害怕自己再停留,會忍不住和這老梆子切磋一番的。

“哎,凌長老,你們說走就走啊,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的,我改天就帶着盈盈到洪雷城一趟買點東西,到時候作爲東道主,可是要好好招待我師徒倆啊——”韓青羽向着落荒而逃凌鈺離去的背影大聲喊道。

“沒意思!”見着凌鈺飛快消失不見,韓青羽搖搖頭,滿是笑容的臉漸漸平靜下來,轉過頭看着下方的城池,他纔不會相信凌鈺剛纔的說辭,都是活了數百年的老怪物,除了樣貌因爲種種原因年輕外,其它什麼沒經歷過。

韓青羽皺着眉捋了捋山羊鬍,緩緩閉上眼,下一刻猛然睜開眼,用神識探查起下方的凌霄城來,他也是察覺到了很多隱晦的陰鬼氣息,那應該是地府的鬼差在勾魂,其他的,也沒什麼強者的氣息,這凌鈺,是在找什麼?

疑惑不已的韓青羽再次來了個二遍探查,還是沒發現什麼。

“難道真的只是碰巧路過?”韓青羽喃喃後,便飛了下去。

一個時辰後,韓青羽竟然詭異的從之前的位置再次浮現出來,看看四周,疑惑的撓撓頭,最後突然自嘲一笑,便是向着安府而去。

“老狐狸!”隨着韓青羽這次真正的離開,在遠處的雲層中,凌鈺輕輕探出頭來暗罵一聲,而後沒有散發出任何氣息的進入了凌霄城中……

…………

“兄弟,你是不是走錯路了?”那名實力只有鬼吏中期的鬼差看着蘇言疑惑道,這每個陰差定魂,都是根據死魂冊上搶到的名額而來的,這家明明是他啊,怎麼又突然冒出來了一個。

他甚至直接掏出死魂冊,上面的箭頭指示的就是這一家啊,自己沒錯,那就只能是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同行錯了。

“沒走錯,我已經完成了任務,碰巧路過,就順便過來聊聊天,順便向大哥打聽點事情,”蘇言在察覺到那股探查氣息而過,並沒有發現他的身份後,終於是放心下來,暗舒一口氣,臉上盪漾着笑容道。

“對了,小弟蘇言,不知道大哥如何稱呼?”蘇言如今的修爲表面看上去只有鬼差七重天,人家已經是鬼吏了,叫聲大哥順理成章,況且,他還有消息向他打聽呢。

“趙楚!”略顯老成的鬼差遲疑了一下道。 因爲這座莊園的主人距離死還有好一會兒,蘇言又這般的親切大哥叫着,很快,兩個鬼差就打的火熱起來。

蘇言從他的口中,也是得知,他所在的世界爲昊天真界中三千位面中第五百三十七位面,這個世界中有很多強大的仙人,天庭,所謂的第一步到第三步,古神,古神獸,星空等等。

每得到一個信息,蘇言心裏就掀起驚濤駭浪,一個真界這般大,外面還有九個,嗯,其中三個已經被不知名的力量給淪陷了,而自己所在的世界,爲九黎真界,第一個淪陷的就是他的世界。

抗日之暴力軍團 蘇言和直播間內的人,終於明白,踏入古道後,所來的世界是怎樣的,這是從一個真界到另一個真界啊。

“那趙大哥,你知道鬥部或風部嗎?”蘇言再次問道。

趙楚搖搖頭:“這確實沒聽說過,況且,一個真界有三千位面,他只是這三千位面中,一個小地域的鬼差而已,世界太大,誰又知道多少呢。”

對於趙楚的答案,蘇言雖然心裏已經有了準備,但還是不免有些失望,也不知道大家到底怎麼樣了。

當日他們是從星空坐着船前往風部的,應該說無意落入到這昊天真界中諸多位面中一個,所謂的風部和鬥部,要麼,就在這個真界的其它位面中,要麼,就是在剩餘六大真界中。

但有一點他倒是沒想到,自己所在的真界竟然被淪陷了,可是是什麼東西淪陷,誰都不知道,既然被控制了,那所謂的古道怎麼會任由他們出來,而且三千位面也都好好的啊,只不過沒了仙和真正體系的地府。

難道是那些黑色鐵鏈的主人淪陷了仙界?還有,古道守護者們,爲什麼都一個個自稱古神,按理說,古神是星空中游走的土著居民,當然,現在被獵殺的差不過了,剩餘的都躲進星空更深處了。

他們當然不是古神,不說其他,除了自己,熊大他們以及無生出去的時候,船上都有光罩的,這代表着他們無法在星空呼吸以及行動。

不過有一點奇怪的是,他完全可以在星空中自由呼吸的,不受一點影響,反倒隨着時間推移,越加的舒心了,難道,自己是古神?

想到此處,蘇言就自嘲一笑,他可是地地道道的九黎真界地球位面的普通人,如果非要一個解釋,只能說系統給予的話魂力很奇怪。

現在所有的人,都在融合古神之血,然後進入虛空探知,能長時間待的,除了真正的仙外,還有這些融合了很多的強大修煉者,當然,他們的時間都是最短的,故而,這數千年了,大家都在培養古神子,進入虛空,獵殺古神,然後再帶回來,或者找尋星空古神獸,藥材礦脈等等一系列。

最舒心的有星空船,上面有隔離光罩,避免窒息而死,這點蘇言倒是見過了,隨着和這個叫趙楚的談話,蘇言明白了很多,在過程中,又有兩道屬於某一個人的魂識從他們身上掃過,這讓趙楚皺了皺眉。

“兩個僞仙而已!”趙楚恥笑一聲。

“僞仙?”蘇言驚訝道,果然,這個人達到了仙的層次,否則,自己那般的攻擊,竟然會毫髮無損。

“看來你真是剛成爲鬼差,對這太陌生了,就如我剛纔對你說的,十大真界融合後,統一了修煉叫法,就像剛纔這三道神識,都是踏入第三步的人,他們只是有了仙緣,並不是真正的仙,第三步中的三個境界達到者,都是僞仙。”趙楚解釋道。

蘇言點點頭,自己竟然對了一個第三步僞仙出手了,還逃了出來,真是萬幸啊,不過很快他就想起了一件事。

“你說一代到十代的古神精血是最好的,現在他們的血液不光可以增強人的身體體質、魂力、修爲,還有星空所待的時間長短?”蘇言繼續問道。

“對,古神精血,現在已經不是位面中所有人類妖魔等等的專屬了,就是咱們鬼差,天上真正的仙都是,古神精血,妙不可言,一代到十代是最好的,我都想弄一滴古神血,不對呀,地府中應該有的,只是需要兌換而言,我再攢足二十萬亡魂,就可以兌換一滴九代古神精血了,”趙楚似乎想到了什麼,一臉的憧憬。

蘇言嚥了一口唾沫,仔細感受經脈中血液裏那點金色,貌似,自己真的撿到了大餡餅,那個僞仙這麼慷慨?自己一個小雜魚,又是下棋贏人家又是讓他給自己捶腿,完了人家送你一滴千金難求的古神精血,還是很稀有的十代的,他有這麼賤?

蘇言想不明白了,趙楚卻是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語重心長道:“蘇兄弟,好好幹,這個世界很大,等你修爲強大了,就可以走很多地方,而不是侷限於這一位面一個小疙瘩之地,我以後,要走出這個地域,走出這個位面,走出真界,去星空,去其它真界看看,這是我的理想。”

蘇言看着人家這般堅定的樣子,也是點點頭:“加油!”

他也是,他之所以來這裏,可不是來玩的。

“不聊了,這老頭快死了,我得趕緊接魂攢魂換精血了,”趙楚起身後,向着蘇言一點頭,便是往裏屋走去。

蘇言一個人坐在原地,慢慢消化所得來的龐大信息。

【主播,你這次地圖換的貌似有點大啊。】

蘇言點點頭,確實有些大,一個位面的地域有多大,他是知道的,從當時的中州就看出來了,而一個真界,竟然有數千位面,更加可怕的是,在這浩瀚的宇宙中,竟然還有十個真界。

真界,融合在更加無邊無際的星空中,而且十大真界所融合的星空,目前總共探知道的區域,連三成都沒有,可想星空是怎樣的,而且星空之外,是不是還有其它,這些,都是不敢想象的,就目前而言,他所知道的只有風部和鬥部這兩個詞,其它一概不知。

【主播大大,聽剛纔的話,我有一個疑惑,你是不是古神的私生子啊,仙宗那些大佬才能在星空堅持那麼久,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剛從古道出來的時候,可是跑了好久。】

蘇言一笑:“什麼私生子,我連古神的長什麼樣都不知道,這都是那神祕的系統特殊的魂力。”

不過一想起那天在星空中被那艘莫名其妙就是對着他一頓追趕的船隻,就是一頓來氣,我雖不知道你們是什麼人,但船的樣子我記住了。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ps:小魚將這段話的內容放在正文,因爲只有這樣,追書神器以及其它看盜版的書友們才能看見,追書是盜版,小魚也偶爾逛那裏,看見許多很支持小魚的,小魚很感激,就是你們支持的方向錯了,那裏你們的言論推薦以及訂閱等等,小魚一個都收不到。

小魚希望追書神器的書友們,能下載起點app,小魚是在起點寫的,起點纔是正版,小魚歡迎你們回家,來真正支持小魚,謝謝。 “小……少爺,這是咱們新開的布裝,都是上好的料子。”

“哦,挺不錯啊,一年多沒回來,阿爹倒是將生意又擴大了許多啊。”

凌霄城熱鬧非凡的大街上,一個管家模樣的人正滿臉笑容的站在一間裝修的很豪華的店鋪前,向着一個輕輕揮着摺扇的‘公子’介紹道。

該公子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女扮男裝,雙眸似水,膚如凝脂,眉毛纖細,想必換成女裝,應該非常漂亮,她的身後還跟着兩個嘰嘰喳喳的丫鬟。

“走,進去看看!”安盈盈很是興奮而入,畢竟是賣衣服的地方,哪怕家裏已經有許多料子極好的衣裳了,恐怕這是所有女人的天性。

師父在和阿爹談着事,她又無聊,只好出來逛逛,管家說,家裏開了一間布裝,一間雜貨鋪,她便特意裝扮了一下出來逛逛。

小半個時辰後,安盈盈很是滿意的出來,身後的丫鬟還拿着一個小包裹,想必是看上了哪件衣料吧。

“去雜貨鋪!”安盈盈顯得心情極好,管家直接帶路。

“對了劉管家,雜貨鋪又賣什麼,典當嗎?”安盈盈問道。

劉管家嘿嘿一笑:“小,那個少爺有所不知,咱們這個雜貨鋪,聽起來挺俗,但裏面是應有盡有啊,許多東西認識的不認識的都有價格,就看誰能撿漏,也有一些人獵殺的妖獸或者雜血的古神獸身上的皮甲啊,骨頭啊等等,都可以……”

“對不起對不起!”劉管家的話還沒說完,自家正津津有味聽着的小姐突然被路上一個行人給撞的後退兩步,那行人連連道歉。

“怎麼走路的,長沒長眼睛啊?”劉管家頓時怒了,尤其是小姐顰蹙着眉,一個手按着肩膀,估計撞疼了,一轉頭就氣憤的呵斥起道歉之人。

蘇言是想着心事的,現在他不能出去,在這人海的凌霄城中先待一段時間,最起碼等那僞仙徹底走了,自己再悄悄上路。

本來是隱身的,但是長時間將體內的陰氣偏向九成,讓他很難受,便慢慢的恢復了人身,而且直播間內的許多人也想見識見識這古道之外世界的樣子,所以蘇言走着走着便跟着大夥隨意看了。

有些東西直播間內的人不認識,又好奇,蘇言也想見見,便左跑跑,右轉轉,問賣家,長見識。

只是沒想到,突然就撞上人了,一擡頭,就看到了一個長相很清秀的公子哥,拋除人妖和娘炮後,再看了看勒住的胸部小小的輪廓,蘇言瞬間就斷定了眼前的公子哥是個女的。

這麼多年的古裝電視劇可不是白看的,很清秀的一個女子,蘇言暗自評價後,便第一時間道歉。

沒想到旁邊的這個中年人跟那個僞仙一樣煩,聒噪聒噪的,老子都道歉了你還要咋的。

“算了劉管家,他想必也是無心之失,走吧!”說完後,就理也不理蘇言,徑直向前走去。

【主播,女的吧!】直播間飛快的發來彈幕。

蘇言嘿嘿一笑,並轉過頭看了看,然後繼續走:“一看就是女的,還裝男人,就是屁股不大,而且走起來還一扭一扭的,我給你學學哈。”

蘇言說完後,便夾着小碎步走起來,有點東北秧歌的樣子,惹得直播間哈哈大笑,紛紛打賞。

正走的安盈盈突然停住,臉色漸漸發黑起來,眼睛一眯,帶着煞氣猛然轉頭,一眼就看到了那個撞了自己,如今嘲諷她走路的年輕男子。

她已經是道宮境巔峯的修煉者了,即將踏入第二步,素來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聽力極爲靈敏,而且人家距離自己又沒走幾步遠,自言自語,以爲這條街熙熙攘攘的聲音能蓋住你的話語嗎。

自己好心大度,沒想到會迎來這樣的結果。

“怎麼了少爺?”劉管家見着小姐突然轉身,有些疑惑問道。

安盈盈啪的一下合起了摺扇,咬着牙快步來到蘇言背後,一巴掌拍在蘇言的肩膀行上:“你給我站……”

蘇言此刻早已放鬆了心情,畢竟緊張一路了,這裏的氣氛又像是旅遊一般,多輕鬆,直播間內的人更是打賞不斷,剛學完了那女扮男裝之人的走路姿勢,蘇言應直播間一個觀衆要看旁邊的一堆怪花時,突然肩膀一拍。

他近乎瞬間腦海中浮現了那個一路追來的僞仙樣子,原準備過肩摔的,但是估計沒什麼用。

“**!”蘇言快速腦海浮現草原鬣狗抓捕獵物的策略。

“回手掏,喲,鬼刀一開看不見,走位走位~~”

蘇言嘴裏說着,左手猛然抓住右肩的手,一轉身,右手近乎飛快的向着對方襠部而去,等你全身疼的沒力氣,我看你怎麼追。

動作,一氣呵成!

可是自己所抓的手爲什麼這麼軟,他的手距離對方襠部僅有一寸時,猛然停住,因爲他轉身已經看到了那個女扮男裝的人樣子了,不是僞仙!

此刻的畫面彷彿定格了一般,此刻的蘇言滿是尷尬,是收也不是,鬆也不是,連着直播間內的人都震驚的連彈幕都沒了。

三息後,滿屏的‘666’而過。

安盈盈也怔住了,自己的右手被對方給抓着,對方的左手……

趕來的劉管家一個踉蹌,直接腿軟的跪下了,跑來的兩個丫鬟更是瞪大了眼睛捂住嘴。

安盈盈終於是反應過來了,只感覺眼前發黑,氣血上涌,體內猶如火山爆發,更重要的是,路上所有的行人全都因爲這兩個男的詭異的一幕畫面而停住,剎那間,半條街都靜悄悄的。

“我說,是個誤會,你信嗎?”蘇言臉皮急速抖動,嚥了一口唾沫道。

“啊——”安盈盈頓時尖叫起來,一股屬於道宮巔峯的強大氣場瞬間將周圍的鋪子給撕裂的塵土飛揚,周圍的行人更是嚎叫翻滾着。

蘇言二話不說,立馬鬆掉對方的手,尤其感受到此女的修爲後,第一時間幻化出雷靈翼,瞬間以最快速度遠離,剛飛到半空,猛然記起了什麼,一下子落地,鑽入一個小巷隱身逃竄起來。

“我要殺了你!”安盈盈宛如河東獅吼,身後竟然也是浮現出了一對藍色的蝴蝶翅膀迅速升空,眼睛都往出噴火焰了,顫抖着身子。

但目光之下,蘇言已經不見了影子! “罪過罪過……”蘇言以最快速度逃離事故現場,到現在心還撲通撲通跳着,意外,絕對的意外啊,長這麼大,他竟然會對一個女孩差點來了一個猴子偷桃,想想都頭皮發麻。

得虧自己跑的快,他又是初次來這裏,人家不認識他,否則,這跟二桿子有什麼區別,都是被那可惡的凌家僞仙給弄得神經質了。

兩世了,首次這麼丟人給丟大發了,你說你沒事跑來拍我幹嘛,我又不認識你。

“再藏兩天,兩天就離開這裏,到時候天高任鳥飛,我還就不信了!”蘇言顯出真身,貼着牆壁,探頭探尾的看向小巷外面。

“我可一天都等不了!”身後突然傳來了一聲戲謔的聲音。

“什麼?”蘇言大驚,一轉頭直接迎來了一棒子,眼前一黑,徹底沒了知覺。

“小樣,差點就讓你給溜了!”凌鈺收了施加了仙力的法器,直接扛起軟綿綿倒地的蘇言,左右看了看,直接離開。

隨着凌鈺綁架蘇言離開不到半柱香,空間突然一陣蠕動,韓青羽直接走出來,看着這偏僻的小巷,他閉着眼感應了一下。

潛愛成癮,帝君的小毒妻 “果然是這老鬼,還騙我,只是不知道,他到底來這凌霄城有何事?”韓青羽自言自語後,準備繼續探查的,突然臉色一變。

“我的乖徒兒——”說完後,立馬消失不見。

…………

蘇言只感覺睡了好久,一直頭暈腦脹的,尤其是腦門,火辣辣的疼,當耷拉着沉重的眼皮緩緩睜開時,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很熟悉的涼亭,很快,一個讓蘇言近乎夢魘的腦袋伸了過來。

“小子,醒了?”

蘇言蹭的一下翻身而已,卻是腳下一軟,踉蹌下一下子靠在了柱子上,驚恐的看着凌鈺。

此刻的凌鈺看着蘇言的樣子,詭異的一笑,而後慢慢坐下來,旁邊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連忙倒茶水。”

“父親,”老頭倒完茶聲音蒼老道。

蘇言這才察覺,涼亭內除了這老頭外,周圍還有十幾個默不作聲的黑衣人在收拾當初蘇言用盡全力所毀壞的竹林、地皮,這座涼亭似乎也是新修建的。

那老頭見着凌鈺沒說什麼話後,便輕輕往後退了退,饒有興趣的看着全身無力的蘇言。

“你耍賴!”蘇言直接開口道,並暗中調動體內的魂力,隨時準備逃跑,只是不知道這老貨給他弄了什麼,魂力雖能流動,卻是滯澀了許多,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拖延時間,然後待到魂力恢復,兌換幾張符籙再次逃跑。

“哦,我怎麼耍賴的,本座怎麼不知道?”凌鈺抿了一口茶,慢條斯理道。

蘇言卻是順勢往屁股下的欄椅上一坐,但儘可能的與他拉開距離。

“你說過,我贏了你就會饒過我的,但是你出爾反爾,”蘇言咬着牙道,但語氣卻並沒有之前那麼激烈,當時以爲被他給下了蠱,通過那位趙楚的鬼差所言,自己應該是真的吞了一滴十代古神的精血。

凌鈺放下茶杯,看着蘇言:“我確實饒了你啊,並未爲難你,並且還大方的賞賜了你一滴十代古神的精血,是你不識好歹攻擊我的,你說對吧?”

“我……”蘇言一陣語塞。

而旁邊那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在聽到十代古神精血時,卻是眼睛一眯,然後有些震驚的看向蘇言。

他是在感受到父親的故居有戰鬥才趕來的,來時已經是一片狼藉,但是父親在火神門應該還有兩個月纔會回來的,而且之前也沒聽到任何消息啊。

心生疑惑的他獨自在這裏等了一天,卻見到父親真的回來了,不過肩膀上還扛着一個昏迷不醒的少年,對此他很奇怪,也沒敢多問。

而凌鈺則吩咐讓他此地復原,看着跟百多年前壓根沒變化的父親樣子,凌莫謙直接找來了心腹之人,進行休整,看樣子父親是不打算將自己已經回來的消息讓家裏人知道啊。

但是沒想到,父親竟然會將一滴十代古神精血給這個陌生的少年,完了人家似乎一點都不領情的樣子,這是怎麼一回事。

蘇言也被凌鈺一句話給噎的說不出話來,感受了已下架經脈中的魂力,想要完全流通開,至少還得小半個時辰。

“行吧,就算你給了我那什麼血,我又沒要求對吧,是你自願的,我純粹被動,那麼誤會解開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蘇言道。

凌鈺卻是笑眯眯的看向蘇言:“那可不行,我本好意,你卻襲擊了我,這個又該怎麼算?”

“說的好像你沒搞偷襲似的,”蘇言揉揉額頭,現在碰還火辣辣的疼呢,這麼大的人了,竟然也搞背後襲擊的事,我可是正大光明的。

“好吧,咱們扯平了!”見着蘇言揉頭的樣子,凌鈺只好作罷。

“那咱們就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後會無期了,”蘇言站起身來,一副江湖人做派的樣子,拱了拱手,見着對方沒什麼反應,蘇言心裏一喜,然後繃着臉直接轉身,向外走去。

凌莫謙看了看就這麼離開的少年,又看了看自家的老父親,不知道這倆人到底是什麼關係,彼此又在出什麼幺蛾子。

“竟然真的沒攔我?”蘇言走了十幾步,也沒見發生什麼事,頓時激動的就加快了腳步,眼看着就要到竹林了,突然,面前溫度一下升高,炙烤的蘇言連連後退,急忙用手擋住眼睛。

隨着一聲極爲嘹亮的聲音響起,一隻長着三隻腳的金色烏鴉,渾身散發着火焰猛然出現在蘇言面前,阻止了他的去路。

蘇言連連後退,忍不住叫道:“三足金烏?”

身後竹亭內的凌鈺再次抿了一口茶,嘴角露出一絲微笑,身旁的凌莫謙端着茶壺,見到那三足金烏時,眼睛發亮。

那可是父親當年好不容易降服的一頭古神獸,純粹的星空妖獸,不像現在很多強者,用的都是雜交後的妖獸當坐騎,甚至絕大多數的家族,用的只是未融合真界前的本土妖獸。

這三足金烏的火焰溫度極高,一口就能燒死第二步的強者,實力可是都要比他強很多呢,他也只是在多年前見過父親放出過,今天還只是第二次,倒也是沾了小子的光了。 江爺夫人要離婚 那隻巨大的三足金烏嘶鳴着,然後一對猶如黃金所鑄造的眼睛直接盯向蘇言,蘇言嚇得連連後退。

三足金烏,那可是神話中的神獸啊,跟鳳凰真龍麒麟一個級別的,到目前爲止,他只見過麒麟子的坐騎麒麟,這還是第二次見到神話中的神獸呢。

感受着那恐怖的高溫,蘇言嚥着唾沫再次退後兩步,他害怕自己會自燃了,到時候人家再撒點孜然,那可就有好戲看了。

但是,那三足金烏出現後,竟然沒有去攻擊他,而是怔怔的看着蘇言,最後很狐疑的慢慢落了下來,像個大雕似的扭着頭聞聞,連着身上的火焰也是漸漸消失,成爲了一隻徹頭徹尾的黃金烏鴉。

蘇言覺得,自己此刻卸掉他的一隻胳膊,一切就更融洽了。

蘇言不知道這隻神獸要幹嘛,生怕它突然一張嘴,噴出一道火焰將他給點了,但下一刻後,那三足金烏竟然伸過碩大的腦袋到蘇言面前,似乎在向蘇言臣服。

蘇言愣了,不知道這老頭是不是又出什麼幺蛾子,看着近在咫尺的烏鴉頭,他嚥了一口唾沫,顫顫巍巍的伸出手,那三足金烏一下將腦袋放在了蘇言的掌心下。

頓時,蘇言體內的魂力突然劇烈運轉起來,更是有一股魂力順着三足金烏的腦袋而進入。

嘰~~

下一刻,三足金烏猛然擡起了頭,張開了雙翅,火焰更是蹭的一下燃燒起來,比之前似乎還要旺。

蘇言被那股氣浪直接掀飛兩個跟頭,摔得灰頭土臉,但是他已經顧不得什麼了,因爲就在剛纔兩者接觸後,蘇言突然發現自己的魂力飛快的運轉,徹底的恢復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