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

從今年年初開始,就不知道怎麼回事,莫名其妙的被人排擠不說,還被好姐妹插刀,搶走了原本屬於自己的位置,經紀公司也有意將她冷藏。

三個月前,她更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倒霉的得了厭食症,身體長期得不到補充,唱歌自然也提不起勁,事業更是一落千丈。

前不久在金山塔塔頂餐廳吃了被林晨指導之後做出來沒美食,胃口才些微恢復了一些,不然加上長期營養不良,今天的演唱會,就是她的大型丟臉現場。

可是,即便如此,因為身體長期營養不良,精氣神還是撐不起她將演唱會完整的唱下來。

只是片刻的糾結,謝菲還是不想讓那些喜歡她的歌迷失望,因為她們其中有很多都是千里迢迢來到南州市的。

所以,她想嘗試著再唱一首。

可是只要她屏氣呼吸,渾身就有一種虛弱無力的感覺,更是腳一軟,差點摔了下去。

她該怎麼辦……

面對著台下成千上萬歌迷那熱切的眼神,她生出一種無力感。

她已經能夠想象到,如果她唱不下去,或者不顧身體虛弱硬唱下去,那麼明天媒體的各大頭條,就會全是她謝菲的大名。

曾經紅極一時的歌壇天後,如今居然成了演唱會車禍現場的N流歌手。

到時候,她的處境就會更加艱難,而一直跟隨她的忠實粉絲,也會大批大批的流失掉。

而且她已經很久沒有創作出新歌了。

謝菲完全能想象到,未來的自己該有多麼的凄慘。

從此歌壇再不會有人提及她謝菲,或者提及便是今天的落敗。

沒有粉絲,那麼對公司就毫無價值,沒有價值自然就沒有商業活動,自然就沒有資金去醫治她的厭食症,還有之前為了治病花掉的大筆資金無法補充。

往後退一步,是萬丈深淵,可是前進一步,同樣是高樓萬丈。

想到自己進退兩難的處境,謝菲那原本就面無血色的小臉,更加的蒼白了。

豆大的汗珠,自額頭滑落。

台下成千上萬的粉絲,自然也注意到了她的異常,情緒也有些激動了。

「什麼鬼,我們千里迢迢趕來,花那麼多錢才買到的票,是來聽你唱歌,不是來看你傻站著的。」

「真是有了名氣,就不在乎我們這些粉絲了嗎?我們辛辛苦苦跑來,結果你就唱了四五首歌,就沒有了?」

「對呀,你這是在故意拖延時間嗎?到最後說什麼體育館閉館時間到了,就這麼把我們糊弄過去了,是不是?」

「這騷操作,簡直令人不齒!!」

「老子要求退票,這都佔了十幾分鐘了,一聲不吭,跟個木頭樁子似的,裝柔弱嗎?」

台下的粉絲因為謝菲長時間的站立,已經開始有情緒了,說話自然也難聽了許多,謝菲雖然在台上,距離比較遠,但還是能隱隱約約聽見一些,俏臉更加蒼白的沒有一絲顏色。

總裁你好 這個時候,有些被其他別有用心,請了水軍來看熱鬧的人,也更加賣力的開始帶節奏了。

「謝菲簡直是樂壇的敗類,開演唱會圈錢,還故意拖延時間不唱歌,我們強烈要求退票!退票!」

「就是,敗類,我們要退票!」

剛開始只有十幾個人在那賣力的吶喊,可是慢慢的加入的人越來越多。

十個,一百個,二百個,一千個人……

直到最後,台下九成的人都是開始大聲吼著,要退票,要退錢,讓謝菲補償他們的損失,更有的讓她這樣的敗類滾出歌壇。

鋪天蓋地的怒罵聲襲來,謝菲此時就好像滔天巨浪下一帆小小的船兒,孤立無援,讓她那原本纖細的身子搖搖欲墜,胸口鬱結,腦袋充血,似乎下一秒就要噴血的感覺。

她覺得,如果在這麼發展下去,她今天就真的被那些震耳欲聾的吼聲,碾死了。

她一個柔弱的女孩子,當真是毫無反擊之力。

玲姐在後台就好似熱鍋上的螞蟻,急得團團轉,因為她是最了解謝菲身體狀況的人,心裡也在思量著要筱筱她們幾人也是看著舞台上那麼弱小無助的謝菲,小拳頭握的緊緊的,這樣的謝菲,她們看著都覺得心疼。

謝菲要正面應對這樣的聲討,內心該是多麼的無助。

「這些人怎麼能那麼不講道理呢,沒看到謝菲已經很難受了嗎?」

「就是太可惡了,那些人真是禽獸不如,謝菲明顯就是身體不舒服,你看那臉色蒼白的。」

「對呀,剛才我都看到,她差點摔倒了,真希望有人能出面幫幫她。」

幾個女孩子很是心疼的看著台上孤立無援的謝菲,恨不得自己能衝上去,把謝菲從那些人手裡拯救過來。

而此時,謝菲的抗壓能力已經到了一個極限,她絕美的臉上,慘然一笑,重新拿起了麥克風。

那拿著麥克風的手顯然已經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可仍是顯得有些力不從心,險些掉了下去。

謝菲鼓足了勇氣,重新開口了,聲音中透露著濃濃的虛弱和無力:「很抱歉,但是作為歌手的職業素養,我會繼續唱下去,請大家耐心等待一下。」

她深深地鞠躬,表達著自己的歉意。

但因為身體太過虛弱,腳底發虛,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台下的人安靜了好一會兒。

沒等真正發粉絲消化這個事情,那些帶節奏的人,又開始作妖了。

「嘖嘖嘖,不想唱歌,還想掙錢,現在被發現了,就裝柔弱,剛才還意氣風發的,這會兒就弱不禁風了,兄弟們不要相信她的鬼把戲,對這種無良的歌手,咱們要團結起來抵制,現在就是要退票退錢!!」

「沒錯,退票!!退錢!!」

「退票!退錢!謝菲滾出歌壇!」

「退票!退錢!謝菲滾出歌壇!」

……

討伐聲再次席捲而來。

甚至於討伐的聲浪,在那些有心之人的鼓動下,比方才還要猛烈。

謝菲勉強支撐著身體坐了起來。

兩行絕望的淚水,從眼角滑落。

最開始她是打算就算聲譽盡毀,她也要繼續唱下去的,可是身體卻不爭氣的倒下了。

她所有的一切,都沒有了。

從今天開始她便從樂壇的常青樹變成了樂壇的笑話。

她的追隨者,也在經歷了今天的演唱會之後迅速流失。

接下來,便是經紀公司會把她雪藏。

所有的一切,都會在這一刻,徹底地失去。

咔嚓。

就在她絕望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一聲玻璃破碎的聲音。 隨著那抹聲音望去,只見那專門為南州市的大佬準備的包間之中,堅硬如鐵一般的玻璃牆,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破碎了。

那漫天的玻璃碎片居然沒有落下去,居然詭異的懸浮在空中。

體育館五彩斑斕的燈光照耀下,那懸浮在空中的玻璃碎片,此時就宛如黑暗中夜空的點點繁星,炫彩奪目,美輪美奐。

下面激憤的人群,此時也被這一幕嚇得呆愣了。

還有一些人直接沉浸在了這美輪美奐的星光之中,彷彿這一刻,置身於大自然的奇妙時空之中。

「我的天啊,那玻璃碎片是怎麼辦到的,居然懸浮在那裡一動不動。」

「這是什麼神仙特效,也太美了。」

「剛才謝菲一直不說話,是不是就在等著這一幕的精彩上演,真是值了!」

「好棒的一次體驗,這還是我第一次距離星空如此之近。」

那幾個有心之人,現在即便想要帶節奏,喊破了喉嚨,也沒人搭理他們了。

謝菲此時也震驚了,她完全不記得,自己的演唱會居然又這樣驚艷的安排。

隨後,更令人跌破眼鏡的是,一個英姿颯爽的少年,居然直接從包間之中,踏著虛空而來。

那漫天的星辰,彷彿感受到了號召一般,匯聚在少年的腳下,那少年就好似踏著星辰而來。

恍如從遙遠的星空走出來的上古神仙。

聚光燈在這一刻也打在了林晨的身上。

整個體育館,頓時黑了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跟隨著那從遠方走來,那道如夢似幻的身影之上,慢慢的走向舞台中央。

體育館中成千上萬的人,在這一刻,都目不轉睛的看著這道身影。

所有的人在這一刻都被踏著星辰的少年所折服。

身影緩緩落在地上那一刻,所有人都緊盯著他,隨著他慢慢轉身。

包間之中那些姑娘們還有南州市的大佬們,還有紈絝們,驚得下巴都掉了。

他們可是親眼見證了,林晨只不過隨手一指,那包間的玻璃便成了星辰一般的碎片。

然後感覺他什麼都沒有做,就讓那星星點點的碎片懸浮在了空中。

拒絕曖昧,總裁別動粗! 這樣出神入化的手段,所帶給他們的震驚,讓他們短時間內根本反應不過來。

大眼睛妹紙更是震驚的美目圓瞪,忍不住驚呼出聲。

筱筱那兩個閨蜜更是震驚出聲。

「筱筱,你男朋友,難道是天神下凡嗎?」

筱筱眼中對於林晨的熱情,更加深了幾分。

體育館中那些瘋狂的女粉絲們,頃刻之間沸騰了。

「我的天啊,這少年難道真的是來自星星的嗎?這也太酷炫了吧!」

「太震驚了,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我剛才一直在觀察空中,也沒有掉威壓的痕迹,這小哥哥是怎麼從空中一步步走來的,還有那玻璃碎片是怎麼做到懸浮在空中的啊!」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就這樣絕美的特效,在電影里,都沒有這麼真實了。」

「踏著萬千星辰而來,哇,我的心臟撲通撲通跳,這就是我的男神啊,我的白馬王子啊!如果這個小哥哥以後踏著星辰來娶我,我只怕是這個世界最幸福的女人了,好喜歡這個小哥哥啊!」

各種迷妹已經瘋狂上線了,在看到林晨那帥氣的正臉時,這種尖叫達到了頂峰。

「我的媽呀,太帥了吧!」

「不禁人長得帥,還好浪漫啊,簡直是上天派來拯救那些直男的神仙。」

「你看他整個人,就好似不染塵埃的謫仙,哎呀哎呀,我不行了,我想給他生猴子,怎麼辦,怎麼辦!!」

快穿之情定男神 震耳欲聾的尖叫聲自此襲來,但這次所有的目標都是林晨,謝菲在沒有感受到那壓人心魄的壓力。

因為林晨已經牢牢的將那些壓力與她阻隔。

在這一刻,她有點想哭的衝動。

這是這麼多久來,第一次有一個男生,為她遮風擋雨,讓她有安全感。

她剛才就差一點,就墜入萬丈深淵,落入那暗無天日的地獄,今生再無出頭之日。

可是林晨的出現,卻將她從黑暗中拯救了出來。

在林晨踏著星辰而來的那一刻,林晨便成了她今生的救世主。

玲姐在後台,早已兩眼迸發著光芒。

剛才看著謝菲在舞台上快崩潰的樣子,她的整顆心都揪到了一起。

現在林晨的出面,讓她腦海中突然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心跳也開始劇烈的跳動著,就好像是衝出胸膛了一般。

她轉過身,就要吩咐工作人員:「你去,把音樂換成……」

可是身體卻興奮的完全不受控制了一般,直接衝上舞台,一頓操作猛如虎,體育館之中,原本的音樂戛然而止。

「你們這是要耍賴了嗎?謝菲開演唱會難道不是來唱歌的?這簡直是在欺負我們這些粉絲,現在又搞出一個莫名其妙的人出來,擾亂視線。」

那些有心之人,又開始出來作妖了。

可是很快,在聽清楚音樂之後,將他的念頭徹底扼殺在搖籃之中。

悠揚的音樂聲真是東風破的前奏。

整個會館,頓時安靜了下來。

在場所有的人,對這首霸榜了一月有餘,且沒有下降趨勢的歌曲,已經能夠耳熟能詳了。

只是,他們不明白,這本該是謝菲的演唱會,為什麼會放一首不屬於謝菲的歌曲。

「難道謝菲已經江郎才盡,要翻唱新晉音樂天才的林晨的東風破了嗎?」

「江郎才儘可能是真的,但是翻唱東風破不太可能吧,聽說東風破的原創作者很是高冷,不願意進入娛樂圈,而且很多人去找他要翻唱歌曲的版權都搞不到,謝菲在樂壇已經走下坡路了,更不可能了。」

「而且,按照謝菲唱歌的風格,也不適合翻唱這首歌,況且這首歌好像就是為林晨量身定做的一般,也只有他能唱出這首歌的韻味。」

可見,這首歌如果是翻唱,粉絲們並不買賬。

也不是她們不想聽,而是這首歌剛面世的時候,很多樂評人都說了,東風破這首歌不適合翻唱,因為這首歌也只有他的原唱林晨能將它淋漓盡致的展現出來。

一下子,很多人都動搖了,覺得帶下去就是浪費時間,想要離開。

剛才的特效,一瞬間卻是很驚艷,可是驚艷之後呢,沒有能留得住他們的看點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