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若是不跟她過下去,他又怎麼能完成自己的計劃。

陸少安的手緊緊地攥在一起,手背上青筋暴起,忍了又忍,說:「最後一次,婉如,下次你要是再敢這樣,我就再也不會理會睨了。」

「好,好,你說什麼都好,只要你不離開我。」慕婉如擦去眼角的淚水,笑著說。

陸少安別開了眼睛,不再去看她,「我出去散會步,你先去病房看看媽他們。」

「我不想去看她!」

慕婉如大聲拒絕,她不想去看葉簡汐。

陸少安臉色一沉。

慕婉如見到他臉色變了,又低聲說,「我有些氣悶,想在醫院裡走走。」

陸少安喉嚨哽了好幾秒,說:「那你在醫院裡走走,我出去一下。」

慕婉如拉住他的手,小心的問:「你要去哪裡?」

「我去抽支煙。」

陸少安說完,不想再跟她說一句話,轉身大步的往走廊的另一頭走去。

慕婉如站在原地,看著他的背影漸漸的走遠,臉上的小心翼翼漸漸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陰鷙,真以為她看不出來,陸少安的不耐煩嗎?

陸少安,你還喜歡著那個女人,哪怕我為你懷了第二個孩子。

慕婉如想到剛才看到葉簡汐的那一幕,心頭氣血翻湧,暴躁的沿著醫院的走廊走。

在醫院裡兜兜轉轉了許久,慕婉如不知道什麼時候,停在了恆溫室前,透過明凈的玻璃,她看著裡面恆溫箱里,一個個的小寶貝,忽然停下了腳步,葉簡汐的孩子也在這裡,不是嗎?

慕婉如走上前,臉貼在玻璃上,挨個看著,到底哪一個是葉簡汐的孩子。

護士準備給孩子餵奶粉,見到她站在外面,友善的笑著問:「你六個月了吧?」

慕婉如扭頭看到護士,嘴角勾出一個純真無邪的笑容,「是啊,快生了,我嫂子剛生了一個兒子,我想過來看看他呢,也不知道他長得什麼模樣。」

「你嫂子叫什麼名字?」護士打開了恆溫室。

慕婉如不著痕迹的跟上,「葉簡汐。」 護士推著奶粉車,往裡面走,到了一個恆溫箱前面停下,指了指自己的左前方第二個恆溫箱,說:「葉簡汐的孩子在那裡,你想看的話,偷偷看一會兒,現在不許探望孩子的。」

慕婉如笑了笑說,「嗯,你放心,我只看兩眼就走。」

快步走到恆溫箱跟前,慕婉如看到寫著葉簡汐名字的銘牌,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收斂,目光死死地盯著裡面的孩子,可能是由於早產的原因,他的體積比旁的孩子明顯要小一些,臉蛋紅紅的,皺巴巴的,小眼緊閉著,小手放在自己的嘴裡砸吧著,睡的很香,看起來很健康。

這就是葉簡汐的孩子。

葉簡汐害的她流產,可為什麼葉簡汐的孩子好好的……

慕婉如手搭在恆溫箱上,緊緊地攥在了一起,眼底里的黑霧越積越深,幾乎將她淹沒。

「慕小姐?」

護士走到她跟前,忽然叫了她一聲,慕婉如驚了一下,扭過頭看著護士慌亂的說,「不好意思,我剛才走神了,沒留意到你說什麼。」

「時間差不多了,等下主任要過來檢查,如果讓她看到你,就不好了。」護士委婉的勸她離開。

慕婉如撩起自己耳側的頭髮,說:「嗯,我知道了,今天謝謝你。」

「不客氣。」護士說。

走出育嬰室,慕婉如回頭望了一眼,看著恆溫箱里躺著的孩子,心頭怎麼想怎麼覺得不舒服,她不能就這麼看著葉簡汐過的好好的,她要為自己的孩子報仇。

最起碼,不能看著葉簡汐那麼好過……

慕婉如緩步走回病房門口,章子芩匆匆忙忙的從裡面出來,兩人剛好撞在了一起。

慕婉如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幸好及時抓住了門框。

章子芩嚇了一跳,也不管自己,抓住婉如的手,問:「怎麼樣?婉如,有沒有摔到,孩子沒事吧。」

「我沒事。」慕婉如沒把剛才的衝撞放在心上,又問:「媽,怎麼了?你這麼著急?」

「協和那邊傳來消息,說你哥的情況不好,我過去看看。」

章子芩的話剛說完,身體一軟,差點跌坐在地上,慕婉如一個孕婦,哪裡能扶的住她,抬眸見到陸少安在不遠處,正走回來,出聲說:「少安,你快扶扶媽。」

陸少安加快了腳步,走上前扶住章子芩問:「這是怎麼了?」

慕婉如眼眶通紅,「我哥的情況不好,要去醫院看看,你趕緊帶媽去,我等下去追你們。」

陸少安聞言,眼底閃過一抹異色,但很快掩去,點了點頭說:「好,你注意自己的安全。」

慕婉如說,「好,你趕快去,別耽擱了。」

陸少安立刻扶著章子芩往外走……

從光明醫院出來,外面已經備好了車,陸少安和章子芩上了車,車子立刻往協和出發。

半個多小時后,車子抵達協和醫院。

章子芩跌跌撞撞往急救室的方向走,到了急救室外,見到容子澈,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子澈,情況到底怎麼樣了?阿琛他……」

「阿姨,我剛簽了病危通知書。」容子澈沉聲說。

章子芩聞言,眼前一陣天旋地轉,身體的力氣被抽的乾乾淨淨,差點跌坐在地上。

「阿琛……」

章子芩嘴裡發出一聲悲鳴。

容子澈鼻子有些酸澀,早知道情況兇險,可他沒想到會到這一步,若是阿琛死在了手術台上,他要怎麼辦。

第一次,容子澈知道,有些東西是錢權都買不來的。

漫長的等待是一種折磨,章子芩來之後,手術室里再次下達了一張病危通知書。

章子芩簽完病危通知書,悲痛欲絕,眼前一黑,暈了過去,醫生和護士又是一陣忙碌,把她搶救了過來。

章子芩醒了后,目光空洞的看著前方,雙手緊緊地抱住自己的胳膊。

直到慕江城趕過來,她才像是抓到主心骨一樣,哭著說:「老公,兒子他……」

話說到一半,章子芩再也說不出一個字。

慕父將她摟到懷裡,沉聲說:「子芩,會沒事的,洛琛他一向福大命大,這次也會挺過去的。」

章子芩點了點頭,淚如雨下。

天色漸漸的發白,走廊里醫生穿著的白色的衣服,如雪般刺目一場,熬了一整個,每個人的眼裡都充斥著血絲。

終於,急救室的門嘭的一聲打開,慕洛琛從急救室里被推出來,主刀醫生已經累的說不出任何話。

「阿琛!」

章子芩悲鳴了一聲,衝到前面。

慕江城按住她的肩膀,問醫生:「情況怎麼樣了?」

「暫時穩定住了,接下來一段時間,要留院觀察,如果沒有發生肺部感染的話,他的病情會好轉,但若是發生了感染,恐是有生命危險。」醫生說道這,話一頓。

慕江城的心一沉,「謝謝你,徐醫生。」

「慕先生客氣。」醫生疲憊的說。

慕洛琛很快被轉入了ICU病房,因為他情況太過兇險,所以暫時無法探望,所有人都被擋在了ICU外面。

慕江城安慰了章子芩好一番,這才轉過身,對勞累了一天一夜的容子澈,說:「子澈,這次真的謝謝你了,你也忙了很久了,先回去休息吧。」

容子澈擺了擺手說,「不了,慕叔,我在這裡等著阿琛醒過來,他不醒來,我回去也不踏實。」

「那你去隔壁房間休息一下。」慕江城拍了拍他的肩膀說。

容子澈猶豫了下,還是點了點頭。

容子澈去休息后,慕江城看著陸少安問:「婉如呢?」

「剛才我們先去的光明醫院那邊,媽聽到這邊情況不對,狀態有些不好,婉如就讓我送媽過來,她說之後她會自己趕過來的。」陸少安原原本本的說清楚情況。

慕江城擰了眉頭,這都過去五六個小時了,再怎麼慢也應該到了,「給她打電話,問問她在哪裡?」

「嗯,好。」

陸少安拿出手機,給慕婉撥打電話。

電話嘟嘟了很久,才被接起。

陸少安直接開口問:「你在哪兒?爸媽都很擔心你。」

「我昨天太累,所以從醫院出來就回家了,告訴爸媽他們不用擔心我,我等下休息好,就去醫院了。」慕婉如溫聲說著,聲音里沒有露出任何異色。

「那就好……」陸少安話說到一半,聽到她那邊有嬰兒的啼哭聲,問:「家裡怎麼會有小孩子?」

慕婉如頓了下,說:「是電視里孩子的哭聲,我在看母嬰頻道。」

陸少安也沒多關心,「那好,我先掛了。」

「嗯。」慕婉如輕輕的應聲。

掛斷了電話,陸少安跟慕江城彙報情況,慕江城微微的頷首,說:「我知道了,你去休息吧。」

陸少安說了聲是,然後轉身離開了房間……

而這邊,慕婉如掛斷了電話,看著懷裡啼哭不止的孩子,眉頭緊緊地擰在了一起,「田媽,這孩子怎麼回事?一直這麼哭,真是煩都煩死了!」

田媽看到她粗暴的拍打孩子,眉頭一跳,「小時候都這樣,小姐,你喂他奶粉,看看他會不會安靜下來。」

慕婉如拿起奶瓶,塞到孩子嘴裡,孩子喝了一口,一下吐了出來,然後張大嘴巴,比剛才哭的還要響亮。

慕婉如臉色一沉,「不哄了!這個不知好歹的東西,真當自己是富家小少爺了!」說著話,把孩子丟給田媽。

田媽連忙抱起孩子,輕輕的拍了幾下,孩子哭了幾聲,漸漸的安靜了下來。

慕婉如臉上的怒色,半點也沒有好轉。

田媽看著她的臉色,小心的問:「小姐,不知道你讓我抱來這孩子,有什麼用處?」

「不該你管的事情,你別管!」慕婉如冷聲說道。

田媽立刻噤聲,照顧慕婉如這麼久,她早就習慣了慕婉如陰晴不定的情緒,好的時候她像個沒長大的小女孩,壞的時候,像個脾氣暴的精神病,但無論什麼時候,只要順著她的意思就好。

「先把他抱下去,我很快就會用到他。」慕婉如抱著雙臂,安靜了一會兒說。

「是。」

田媽恭敬地抱著孩子回了卧房。

慕婉如見她走之後,拿起手機,撥通了電話:「喂,我讓你給我找的護士你找到沒有?今天必須找到,不然明天葉簡汐就醒了,我還怎麼換孩子?」

電話那邊不知道說了什麼,慕婉如有些不耐煩的說,「好,我加價錢,你們必須儘快給我找到。」

又說了一會兒,慕婉如掛斷了電話,拿起桌子上的一隻橘子不緊不慢的吃著,電視里播放的什麼,她都看不到,滿心只想著自己的事情。

昨天看了葉簡汐的孩子,她就想出了這個辦法。

把葉簡汐的孩子換出來,讓她把一個不知名的野孩子養大,而她自己的孩子卻在外面受苦。

等孩子長大了,培養出感情了,她才知道不是自己的……

想到那個場景,快意蔓延了身體的每一處。

「葉簡汐,你殺了我的孩子,我換走你的兒子,這是你的報應。」

慕婉如手指捏著橘子瓣,汁水順著指縫落下,嘴角掛著一抹得意的笑容。 八零福妻美又嬌 醫院。

守了一整夜,裴娜和溫如意都疲憊到了極點,裴娜趴在床邊,腦袋一歪一歪的。

溫如意晃了晃自己的腦袋,說:「你先去沙發上躺一會兒吧,我在這裡守著就好了。」

裴娜想說不用,可剛張嘴就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噙著眼淚說,「那好,我就睡一個小時,你等下記得叫醒我。」

溫如意點了點頭,說:「好。」

裴娜走到沙發跟前,脫了鞋,將自己蜷縮成一團,腦袋剛沾到沙發,就沉睡了過去。

溫如意坐在床邊,安靜的看著葉簡汐,看著看著,眼皮有些沉,不知不覺得就要閉上,她站起來活動了下筋骨,讓自己的腦袋清醒一下。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裴娜猛地驚醒,看了看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個多小時,忙從沙發上起來,說:「如意,你怎麼沒提醒我。」

「看你睡的香,就沒叫你。」

「你去躺一下吧,我來看著。」裴娜坐到了床邊。

「不用。」溫如意搖了搖頭。

裴娜抬眸看著她通紅的雙眼,說:「你還說不用,你看你的眼睛都紅了,如意,你別硬撐,我們還要守一天一夜呢。」

溫如意不想睡,可腦袋實在昏沉的厲害,只好走到沙發跟前,緩緩地躺下。

裴娜看著她睡著了,嘴角微微的勾了勾,雙手撐著下巴,看著葉簡汐,比起昨天慘白的沒半點血色的臉,她今天的臉色好多了,最起碼不是死氣沉沉的了,想想簡汐已經有了寶寶,這種感覺真的很新奇。

裴娜看了一會兒,覺得有些犯困,揉了揉眼睛,回頭看了眼溫如意,她還在睡覺。

站起來在房間里走了一圈,裴娜溜到了門口,打開房門,往外走,想去呼吸幾口新鮮的空氣。

走到走廊的一頭,裴娜看著窗外,外面陰雨蒙蒙的。

這場雨從昨天下到今天就一直沒停過。

裴娜呼吸了兩口冷氣,腦子清醒了大半,轉身想要回病房,可餘光里瞥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頓時頓了下腳步。

剛才她看到的是慕婉如?

裴娜揉了揉眼睛,那抹身影已經沒了,不由得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看來真的不能熬夜,不然連幻想都出現了。」

幻想誰不好,幻想出了慕婉如。

裴娜在心裡嘀嘀咕咕了好一會兒,往病房裡面走。

咔嗒一聲關門聲響起,驚醒了溫如意。

溫如意從沙發上坐起來,看著她說道,「你出去了?」

「我到門口走一圈,讓腦子清醒一下。」裴娜走到桌子跟前,倒了一杯茶,咕嘟咕嘟喝下去。

溫如意抬手按摩了下太陽穴說,「下次再出去的時候,記得叫醒我。」

裴娜吐了吐舌頭說,「我就出去了幾分鐘,也一直看著房門口的,應該沒事的……」

「裴娜,你這種沒事,很可能害死簡汐!」溫如意麵色嚴肅,「現在慕洛琛、慕老太太的情況不明,若是慕家有誰想加害簡汐,很簡單,只要在她輸液里加點東西,就足以致死。」

從簡汐生產完到現在,慕家除了章子芩外,沒一個人來探望簡汐,已經說明了問題。

慕家不重視簡汐這個兒媳婦,哪怕她生了孩子也是一樣。

簡汐的地位和慕洛琛是捆綁的,若是慕洛琛沒了,簡汐在慕家的地位絕對不如一個傭人。

現在這個節骨眼,人人都在自保,沒人會管簡汐的死活,而那些居心叵測的人,很可能會趁著這個空子,想法設法的害她。

溫如意明白這點,所以才寸步不離的盯著葉簡汐。

裴娜聞言,臉色變得煞白,「我、我不知道。」

溫如意頭痛的說,「我沒怪你的意思,只是我們必須在情況明朗前,好好的看著簡汐。」

裴娜怔怔的點了點頭,「嗯,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好好保護簡汐的。」

溫如意應了一聲,走到了床邊坐下,沒有再說任何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