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那該死的柯建國非要說是有人提前綁架了柯鴻宇並且黑進他們警察系統的DNA庫篡改了數據,並且找了個冒牌貨來到柯家冒充柯鴻宇想要搞事情,只是他們沒想到那冒牌貨是個短命鬼,也沒想到真的柯鴻宇會從他們手裏逃出來……所以一切都是警察局的鍋!

你想象力那麼豐富怎麼不去寫小說啊!當什麼設計師啊?!

還讓他去“綁匪”家裏抓人!

那個地址是師無一家好嗎?!

肯定是之前師無一抓了這傢伙,後來不知道什麼緣故被他給跑了,他怎麼可能去抓師無一啊?!這輩子都不可能的!

所以,爲了平息這件事的惡劣影響,“不配合工作”的他就被停職了。

真是日了狗了!

一婚到底 就算是DNA庫真的被篡改了數據,那也是網絡安全部的鍋啊!跟他這個刑警隊長有毛線關係?!

總之,這次真的是被黎曉曉給坑慘了。

張可蒙煩悶的抽出一根菸叼在嘴裏,剛取出車上的點菸器,坐在副駕駛的師無一說了句,“吸菸有害健康。”

“我強壯,不怕。”張可蒙亮了亮雄壯的胳膊。

“再強壯的人也敵不過肺癌。”師無一又說。

“……”

張可蒙悻悻的放下煙,看到師無一又是帽子又是墨鏡又是口罩的全副武裝,笑道,“你打扮成這樣幹嘛?不知道的還以爲哪個大明星出街呢!”

“我是爲你着想。”師無一慢吞吞的說着,“要是被人看你和我這個‘通緝犯’待在一起,你就是渾身長嘴也說不清了。”

“黎曉曉那個小混蛋!”張可蒙又咬牙切齒,“一招把咱倆都給坑了!”

師無一嘆了口氣,“我雖然也不喜歡那個傢伙,不過說句公道話,這次的事兒還真不能怪他,是我太貪心,最後自食惡果。”

張可蒙拍了拍師無一的肩膀,“行了,等咱們找個沒人的地方把那個柯鴻宇的鬼魂解決掉,就一了百了了。”

“嗯……張隊長你別立flag好嗎?”

張可蒙:……

“出來了!”張可蒙看到貓吧門口走出的柯鴻宇,立刻眼睛一亮,飛快的發動了車子。

張可蒙和師無一在跟蹤柯鴻宇。

出事之後師無一知道自己肯定有麻煩,立刻收拾東西離開了家祕密聯絡了張可蒙,然後倆人就蹲柯鴻宇家門口一直等着他出來。

這不,就一路跟蹤他來到了貓吧。

“他現在應該是直接回家,我們怎麼辦?”師無一問道。

張可蒙一發狠,“他從這裏回家的話,必定是走G702國道然後在鵲山路段拐到成平高速上,中間那一段輔路沒有監控也沒有路燈,咱們直接把他們撞林子裏去!”

“司機是無辜的。”

“沒事,他們那車是防彈寶馬,安全性能很好,翻車也死不了。”

“哦。”師無一沉默了一下,然後問,“那,你確認你這輛十五萬的國產SUV撞得飛他們的寶馬防彈車?”

張可蒙:……

“先跟上看看吧!”張可蒙鬱悶的發動車子跟上了柯鴻宇的車。

“寒風遙遙~~子夜寥寥……”

師無一的手機響了。

他掏出來看了一眼,來電人顯示“黎曉曉”。

張可蒙一把奪過師無一的手機,接通之後大吼,“小混蛋你把我拉黑是幾個意思?!”

黎曉曉:呃……

打錯電話了?

黎曉曉看了看手機,師無一,沒錯啊!

“那個,張隊長,你和師無一在一起?麻煩把電話給他,我找他有急事。”

“什麼事?”師無一問。

張可蒙開了免提。

“我組了個團隊,想邀請你入夥。”黎曉曉開門見山的說。

“沒興趣!”師無一也開門見山的回答。

“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黎曉曉嘿嘿賤笑了一聲,“你想不想得到夜叉族的血脈傳承?”

師無一一下子怔住了。

夜叉族的血脈傳承?這可是所有夜叉族玩家夢寐以求的東西!他怎麼可能不想要?但是……

“你不要告訴我你有,我不相信!”師無一斬釘截鐵的說。

“這東西也騙不了人吧!信不信,我用神念給你傳一段不就行了?”黎曉曉笑道。

無面給黎曉曉傳輸了一把鑰匙,讓他開啓了自己血脈中的祕密寶庫,但黎曉曉教師無一就不用那麼麻煩了。

畢竟,同一種族的血脈傳承都是一模一樣的,黎曉曉直接將自己“寶庫”裏的信息通過神念傳遞給師無一就行了。

簡單方便。

師無一沉默了幾秒,“你真沒騙我?”

“我可以先把我獲得的血脈傳承的一部分傳授給你,你那麼聰明,應該能分辨的出真假吧!”

師無一想了想,覺得黎曉曉的確沒必要在這件事上騙他,畢竟如果這是謊言的話,就是個一見光就會被拆穿的謊言。

“那行,如果血脈傳承是真的,我就加入你的團隊……不過你不能要求我去做違背良心違背道義的事情。”師無一正色道。

黎曉曉嘴角抽了抽,不違背良心和道義?你特麼中二病又犯了吧……

“你在哪兒?我現在就去找你。”

“貓吧。”黎曉曉說。

師無一還沒說話呢,旁邊開車的張可蒙又暴怒了,“你特麼的就在貓吧?那柯鴻宇去了貓吧怎麼活蹦亂跳的出來了?你不是給我發短信說會盡快解決這件事嗎?!”

“呃……”

黎曉曉無語了一下,“已經解決了啊張隊長,柯鴻宇今天回去就會勸服他父母明天去銷案,苦主都不追究了,你當然也就沒事了。”

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張可蒙氣呼呼的掉了頭,又朝貓吧開過去。

送師無一到貓吧後,張可蒙就走了,作爲刑警隊長還是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的,和這些二代混在一起喝酒,如果被人看到或拍到,影響不好。 貓吧休息室裏。

黎曉曉、任天、郝帥、驢哥、師無一五個人圍着茶几坐成一圈。

師無一臉上還殘留着一些不敢相信。

幾分鐘之前,黎曉曉把他獲得的傳承知識一點兒不少的教給了師無一,並沒有天賦神通,因爲黎曉曉自己還都沒到獲得的等級。

黎曉曉端着一杯茶,喝了一口,笑呵呵道,“接下來我們團隊的任務就是升級,其他人爭取早日升級到可以加入盟會的水準,而我倆則要達到解鎖第一個天賦神通的級別。”

師無一點點頭,“那你怎麼安排?我倆想要升級的話,最好找個鬼怪比較多的副本,不過,我打過的副本里並沒有這種,你呢?”

黎曉曉搖搖頭,“我也沒有,就看人品吧!明天晚上十點,我們在這裏集合一起下副本。”

“七個人組隊……”師無一手指敲了敲茶几,“我們可能會匹配到很難的副本。”

“我相信我們團隊的實力,一定沒問題的!”

“別立flag……”

……

黎曉曉幾人正在貓吧制定團隊發展策略的時候,寂靜的大楓山森林公園迎來了一位深夜來訪的客人。

他並沒有走正門,而是熟門熟路的從一個不起眼地方翻進了公園。

今天的月色不錯,把整個公園照的明朗。

他雙手插着褲袋、閒庭信步般走着,一路走到了河道岔口——也就是驢友團翻船的那個地方。

站在河道邊,他四處張望了一下,露出奇怪的神色,“奇怪,怎麼不在?”

“爸——”

他喊了一聲,聲音在寂靜的河道間飄蕩,傳遞出很遠。

但沒有任何迴應。

沒有人迴應,沒有人出現。

他的臉陰沉了下去,從兜裏掏出一個小巧的瓷碗,舀了一碗河水,隨手摘了河邊一根草插進碗裏,那根草奇異的豎在了水中,蕩起陣陣漣漪。

草沒有動。

“爸——”

他又叫了一聲,這一聲裏,有着一些淒厲。

他默默的跪下,跪在河道邊,靜默的注視着河水。

過了約莫半小時,他站起來,轉身大步離開。

出了公園,走到有信號的地方,他掏出手機撥了個熟悉的號碼……

……

郝帥的手機響了,他看到來電顯示,驚訝了一下,立刻接起來,“王瀟南?你回國了?”

“嗯。”王瀟南一手把玩着車鑰匙,一手拿着手機,笑着說,“今天才剛剛回來,你在不在酒吧?我去你那喝兩杯。”

“在,你過來吧!”

郝帥掛了電話,看着黎曉曉,“是王瀟南,你還記得他不?”

“這名字記得,人長啥樣已經忘了。”黎曉曉興趣缺缺的回答。

王瀟南是他們小學和初中同學,初中畢業就出國了,不過郝帥倒是一直和他保持着聯絡,因爲王瀟南家在法國有好幾家酒莊的股份。

但黎曉曉跟他真的不熟。

郝帥笑着拍拍黎曉曉,“我出去等下招呼一下,你們是在這喝酒還是出去喝酒?”

“出去吧!外面還有歌聽,這啥都沒。”

黎曉曉一行人出了休息室,準備去一樓的卡座。

走下樓梯的時候,黎曉曉往最靠近舞臺的那一桌看了一眼。

那一桌上就坐了一個人,是個穿着衛衣染着栗色頭髮的青年,臉很嫩,看着年紀不大。

是個玩家。

“雲城的玩家真不少啊……”黎曉曉嘀咕一聲,也沒多想。

那個青年似有所感,也扭頭看了黎曉曉一眼,露出一個和善的微笑,舉了舉手裏的酒杯,給黎曉曉打了個招呼。

黎曉曉也朝他點了點頭。

沒有然後。

郝帥卻看在了眼裏,低聲問,“你認識吳楓啊?”

黎曉曉無語的看着郝帥,“又是你的朋友圈啊!”

先歡不寵:錯上他的牀 郝帥樂了,“什麼叫我的朋友圈啊,你還和人家妹妹相過親呢!”

你的微笑燦若晨星 “啊?”

黎曉曉呆了一下,然後想起來了,那次在文府黎沫沫的飯局裏,不就有個姓吳的妹子麼?

沒想到竟然是那個玩家的妹妹……

郝帥用肩膀擠了擠黎曉曉,“你不去和人家聯絡聯絡感情?說不定和他妹妹的事情還有機會!”

黎曉曉搖搖頭,“沒興趣,我已經有了目標。”

這回輪到郝帥愣神了,“你有了目標?啥時候的事兒,我咋不知道?”

“就上次回魂夜副本認識的妹子。”黎曉曉解釋道,“你也見過,副本里和驢哥他們一起的。”

“哦……”郝帥想起來了,對於美女他的記性一向很好,“看着倒是個清純的妹子,挺不錯的,不過感覺不是好追的類型,對你來說上手難度有點高。”

黎曉曉翻了個白眼,沒搭理他。

喝了一陣子酒,王瀟南來了,郝帥立刻迎上去招呼,然後黎曉曉看着王瀟南又愣神了。

這個王瀟南,也特麼的是個玩家!

怎麼感覺,郝帥的貓吧有向遊戲裏招募僱傭兵的酒館發展的趨勢……

“雲城的玩家很多啊!”黎曉曉隨意的和師無一聊着。

仙道隱名 師無一點點頭,“雲城的玩家一直都挺多,在幾個大城市裏都是名列前茅。”

“系統最近是不是在擴招啊,感覺新進遊戲的人挺多的。”黎曉曉問。

師無一搖頭,“不是的,我聽高級玩家說,這個遊戲裏玩家的數量是固定的,如果裏面死了一個玩家,系統就會招募一個新玩家,總數一直都保持不變。”

“這樣啊……”黎曉曉摸摸下巴,“也就是說,最近死的玩家很多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