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玉鑫逃離不到一個小時,天的烏雲突然分開,猶如一扇敞開的大門一般,緊接着,看到一個個身着金色甲冑,氣質非凡的天兵天將從烏雲分開的空檔之飄身而落。

他們全部落在了崑崙山,並且直接落在了聖門總壇的附近。

緊接着,一場屠殺開始了。聖門的門徒在失去司徒玉鑫這個主心骨後,哪裏還有心情拼戰,很快被天兵天將打得落花流水。

一些逃得快的,得以逃過一劫,而那些逃得慢的,卻無一例外的全被處死。

至於那些被司徒玉鑫從九幽之地召喚而來的鬼兵鬼獸,它們固然實力強悍,但因爲訓練有素,它們根本無法發揮出自己的全部實力,一點一點的便被蠶食乾淨。

最後要說的是登天樓裏的逆天獸,這些逆天獸是真的厲害,不過天界似乎早想到了對付它們的辦法,看到一個個神將手持繩索一般的法器,直接套住了這些逆天獸的脖頸。

逆天獸僅僅掙扎了一會兒功夫,各個安靜的如同小貓小狗一般。

與其他聖門門徒不同的是,這些逆天獸並沒有遭到屠殺,而是被神將直接牽着帶回了天界。

親眼看到這些逆天獸被馴服帶入天界,童言驚訝不已。

他不明白天界爲什麼要這麼做,但天界自然有他們的想法。

只是這樣的舉動讓他心裏很是不安,他隱隱覺得這背後似乎大有章,只希望是福不是禍,只希望不要與人界有關。

一場屠戮,終於在兩個小時後畫句號。崑崙山周圍的幾個村落遭到波及,不過好在傷亡不算慘重。

對於人界的災難來說,這樣的傷害已經算是極小的了。

對於這樣的結果,童言也算是感到滿意。雖然與司徒玉鑫一戰讓青冥和玄墨身受重傷,但一切努力並沒有白費。這樣的付出,換來了人界短暫的安寧。

只是這也埋下了隱患,司徒玉鑫帶着幽冥雙寶逃之夭夭,只要有幽冥雙寶在,算他失去了逆天獸這支強悍的大軍,也可以在極短的時間裏重新組建一支由鬼兵鬼獸組成的軍隊。

一日不除掉司徒玉鑫,人界便一日不能真正的獲得平靜。

任重而道遠,童言絕不能有半點鬆懈。

而讓人頗感意外的是,在隨着聖門的轟然倒塌之後,萬仙盟漸漸地開始嶄露頭角。

它會成爲天道盟新的敵人嗎?還有是黑美人,她一直不見蹤影,她究竟去了哪兒呢? 轉眼間,距離天戰已經過了七天。 經過七天的調養和童言的全力救治,青冥和玄墨的傷勢都已經接近痊癒。

能把他們從死亡的邊緣拉回來,除了女媧後裔之外,恐怕普天之下只有童言可以辦到了。

但算童言擁有着強大的木星之力,卻還是無法讓譚鈺變得正常,這也成爲了童言最痛苦的事情。

天道盟已經從斷天澗遷出,重新迴歸了青龍殿。

在青龍殿的大殿之,衆人都表情輕鬆,一臉悠然。

聖門這個威脅算是暫時的清除了,衆人也都可以鬆一口氣了。

可與其他人的輕鬆自在相,童言卻顯得有些心事重重。

青冥看向童言,立刻開口問道:“小童,你在想什麼?是不是在想我們天道盟日後如何發展?”

聽青冥這麼一說,童言不由得點了點頭。

確實,現在的天道盟門人已經遍佈天下,天道盟更是成爲了現在人界最大的修士聯盟。

按理說,天道盟之所以重新創建,是爲了對付聖門,現在聖門已經被天界所滅,那天道盟還有存在的必要嗎?是不是該讓大家地解散,好好過日子呢?

童言知道自己早晚會與天界一戰,但他不想借助天道盟的勢力,因爲這是他一個人與天界的仇恨,犯不着讓天道盟的人都跟着他對抗天界。

只是除了這一點之外,他還是覺得天道盟不宜此解散。原因很簡單,司徒玉鑫還活着,司徒玉鑫只要運用幽冥雙寶,便可召喚出幽冥鬼兵和幽冥鬼獸,到時候,人界恐怕又得捲入巨大的危險之。

可他實在不想讓大家這麼累,不能因爲司徒玉鑫這個禍害沒有除掉,讓大家都跟着他繃緊神經,爲此費心。

思量片刻之後,他終於做出決定,那是壓縮天道盟門人的數量,讓大部分人可以重新迴歸平靜的生活,留有一小部分人隨時觀察四處的動向。只要有所發現,或者不得不戰,到時候再召回大家,也是不遲。

有了決定,他當即開口說道:“諸位,聖門現在已經不復存在,人界目前來說應該不會有什麼大的劫難。雖說那司徒玉鑫逃了,可他因爲忌憚我,我想他並不會倉促的重新組建聖門。所以我覺得咱們天道盟,可以做出一些改變了。”

青冥聽此,立刻問道:“改變?怎麼改變?”

童言微微一笑道:“既然人界重歸平靜,咱們天道盟不用這麼多人繼續忙碌費心了。我所說的改變,是要讓大部分的天道盟門人迴歸他們原來的生活。只留下一小部分人繼續觀察人間的動向,防備那司徒玉鑫東山再起,貽害人間。”

青冥聽此,輕哦了一聲,然後看向其他人。

作爲天道盟裏新晉的智慧擔當,夸父後裔自然也得談談自己的看法。

他向童言笑了笑,然後說道:“童言老弟的想法,我覺得很對。我們組建天道盟的目的是什麼?是爲了人界的安寧,爲了天下蒼生得以幸福生活。而現在,聖門這個最大的威脅已經算是被清除了。我們自然也應該做出一些改變,用不着時刻緊張兮兮。現在我們天道盟足有十萬門人,依我看,留下一萬人足夠了。有這一萬人四處留意觀察,只要司徒玉鑫再有動作,我們再重新召回其他兄弟也是不遲。還有是,我們應該將天道盟好好的梳理和整頓一下,重新設立分舵,堂口以及各部的職能。如此一來,我們也可以在應對突發狀況時能夠迅速的做出反應,不至於慌慌張張,不知所措。再一個,我覺得還有必要對一小部分天資獨厚的門人進行重點培養,只有先讓一部分人的修爲提升來,再帶動其他門人,我們天道盟才能獲得真正的提升。我暫時想到的是這些,你們也可以各抒己見,我們共同商量。”

夸父後裔的這一番話,不可謂不周全不細緻,有他在,的確可以爲童言分擔很多。

對於夸父後裔,童言也是更加的高看了。

接下來,又有幾人提出了新的建議,使得這場聚會變得熱鬧非凡。

童言採納了衆人的建議,立刻當場對天道盟做出一系列的重組和安排。

如他爲天道盟設立了長老會,下屬四堂,四堂又各自擁有三個分舵,分舵之下各安置四個聯絡點。除此之外,他還設立了專門爲門人提升修爲的修院。凡是被選入修院的門人,不僅可以得到指點,還有機會獲得由妖皇親手打造的神兵利器。

再有是關於聯絡方式,關於應對突發狀況的處置方法等等事宜。

衆人這一次會議足足開到深夜,這才最終確定了天道盟的新規。

經過這次的改革,天道盟更加具有凝聚力,也大大調動了門人修煉的熱情,爲讓天道盟成爲捍衛人間安寧的尖兵利刃打下了深厚的基礎。

此事過後,衆人都開始了各自的忙碌。

童言則是一直陪着譚鈺,一直忍受着被譚鈺一次次的撕咬。

他多想喚醒譚鈺,多想讓譚鈺變回原來的樣子,可是這真的很難。至少直到現在,他都對此束手無策。

看着懷呼呼大睡的譚鈺,他不免輕嘆一聲,隨之又開始了冥思苦想,希望可以早些想到辦法,好讓譚鈺變回從前的那個她。

正在他這邊絞盡腦汁,冥思苦想之際,房門被人一把推開,接着看到青冥氣沖沖的走了進來。

開門聲讓童言直接停止思考,然後扭頭看向門口,見來者是青冥,他立刻笑着說道:“青哥,你怎麼來了?咦?臉色不太好啊,是不是遇到了什麼煩心事兒?”

青冥直接拉過一把椅子,在童言的面前坐下,接着一臉氣憤的道:“小童,你可聽說過萬仙盟?”

聽到“萬仙盟”這三個字,童言明顯有些驚訝了。

他當然知道萬仙盟,當日在瀛洲山,那不是由萬仙盟組織的聚會嗎?而之前囚困女媧後裔雪兒的也是這個萬仙盟。

“青哥,萬仙盟怎麼了?我知道這個組織,是一羣老妖組建的。難道它們在人間做出什麼惡事了嗎?” 青冥一臉怒氣的道:“它們倒也沒有做出什麼大惡之事,可它們卻四處散播謠言,並打着渡人成仙的旗號,到處廣收門徒。 本來這跟我們天道盟也沒啥關係,可它們卻把手伸向了我們遣散的那些兄弟。最可氣的是,我們那些遣散的兄弟竟然還有很多人加入了萬仙盟。小童,你說這萬仙盟是不是有些欺人太甚了?”

童言聽此,微微一笑道:“青哥,這是讓你如此生氣的原因嗎?如果是的話,我覺得你大可不必。你想想,那些被我們遣散的兄弟,他們既然已經名義脫離了天道盟,已經不再受我天道盟的約束。他們想去哪兒,想做什麼,還是讓他們自己決定吧。你又何必操這個心呢?”

青冥聽此,輕嘆一聲道:“你說的也對,可我是覺得那個萬仙盟不是善茬。咱們的兄弟跟了它們,那還能有好嗎?到時候如果發生了什麼,我們可是追悔莫及啊。”

童言呵呵笑道:“那你的意思呢?將這個萬仙盟徹底剷除嗎?可它們並沒有爲非作歹,也沒有濫殺無辜啊?咱們算出手,也總該有個原因吧?總不能師出無名啊?”

青冥點了點頭道:“這一點我也想到了,所以我已經吩咐下去了,讓各堂、各分舵的弟兄都多多留意下。只要能蒐集到萬仙盟的罪證,那是我們動手之時。”

看得出來,青冥確實是用了心了。

童言微微笑道:“好吧,既然青哥你已經有所安排,那我自然全力支持。這個萬仙盟,我們確實應該留意一下。畢竟它們曾擄走過雪兒,能對女媧後裔動手,足以說明它們不是善類。之所以它們現在沒有大的動作,或許是不想與我們正面爲敵。但只要它們作奸犯科,那是它們滅亡之刻。青哥,此事你多費心了。有什麼新的發現,及時通知我吧。另外,咱們的弟兄可有找到什麼隱世的神醫嗎?譚鈺現在的情況,我覺得還是最好找幾個醫術高明的神醫看看,說不定能讓她清醒過來呢。青哥,你幫我多留意一下吧。”

青冥點了點頭道:“放心吧,我一直都記在心。只是隱世的神醫確實難尋,那些江湖郎倒是不少,可有什麼用呢?行了,我不打擾你們了。有新的情況,我再來找你。”

說着,他直接站起身來,擡腿便出了房間。

青冥走後,童言也暗自思量了一會兒,這纔將注意力重新放在譚鈺的身。

平靜的日子繼續持續着,不知不覺間已經過了一個多月。

童言雖然很想一直陪着譚鈺,但他還是有些待不住了。他打算親自去四處轉轉,天南海北,他不信找不到世外高人,他不信找不到可以喚醒譚鈺的方法。

離開房間,他懷抱着譚鈺直接走進了青龍殿的大殿之。

此刻的大殿之並沒有幾個人,不過夸父後裔和強良他們卻在。

也不知道他們在商量着什麼,但氣氛似乎稍稍顯得有些壓抑和凝重。

童言擡腿向前,當即開口笑道:“你們在商量什麼呢?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兒啊?說給我聽聽,多一個人也能多想出一個辦法不是?”

一看童言前來,強良等人立刻起身。

“老大,你怎麼出來了?這些天你一直都在陪嫂子,我們也不敢打擾你啊。”

童言微微笑道:“你這說的什麼話,有事兒來找我是了,什麼打擾不打擾的?說吧,你們在商量什麼呢?”

夸父後裔沒有隱瞞,直接向童言說道:“這一個月來,那萬仙盟連續做出了幾件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我們幾個正是在商量這件事兒。”

又是萬仙盟,看來這萬仙盟的確很想有所作爲啊。

“青哥呢?他之前曾找過我,談得是這萬仙盟。我讓他多費心,按理說此事他應該在處理纔對。怎麼?他不在?”

夸父後裔點頭應道:“青龍王已經出去了七八天了,是去調查那萬仙盟。根據他傳回的消息,萬仙盟現在已經發展成擁有五萬門徒的龐大幫會了。不僅如此,它們還四處蒐羅天地靈寶,珍異寶,似乎在籌劃着什麼事兒。對了,青龍王還着重交待,萬仙盟入駐了崑崙山,並且在崑崙山那登天樓的廢墟重新建造了一座宮殿。看樣子,這萬仙盟是打算徹底取代聖門原來的地位。童言兄弟,你覺得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只是暗觀察,不做些什麼嗎?是不是該備戰一下,防止與萬仙盟爆發衝突呢?”

如果說其他事情童言可以不在意,但萬仙盟入駐崑崙山,這卻讓他不免有些重視。

他凝神思考了一會兒,接着問道:“可有調查出那萬仙盟由誰做主?萬仙盟的盟主是何來頭?”

夸父後裔搖了搖頭道:“現在我們也不知道那萬仙盟的盟主到底是誰,不過聽萬仙盟內我們安插的探子回報,那萬仙盟足有三位主人。這三人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高人,始終不肯以真面目示人。操縱萬仙盟的,是這三個傢伙。”

三個主人?童言眉頭微微皺起,然後猜測道:“夸父兄,你覺得那三人都有可能是誰?鯤鵬會不會是其一個?”

此言一出,夸父後裔立刻點頭道:“這跟我猜測的一樣,對崑崙山如此鍾情,我想除了鯤鵬不會有他人。但如果說其一個是鯤鵬,那另外的兩個是誰呢?會是我們知道的人嗎?”

童言此刻也猜不出那剩下的兩個萬仙盟的主人會是誰,但他卻不得不對這萬仙盟重視起來。

萬仙盟既然選擇入駐崑崙山,又很可能與鯤鵬有關,那此事估計大有章了。

在聖門沒有進入人間之時,鯤鵬建造了登天樓,並且培養製造了那麼多的逆天獸。

如果鯤鵬故技重施,說不定又有逆天獸被他創造出來。

打跑了司徒玉鑫,現在野心勃勃的鯤鵬又回來了。

人間好不容易得到的安寧,難道又要被打破了嗎?

只是童言哪裏知道,萬仙盟不僅與鯤鵬有關,還與他自己大有關聯。

萬仙盟到底要幹什麼,很快會昭告天下! 萬仙盟的一系列動作,已然表明它們的野心不會小。!對於這樣的一個組織,如果不加以重視,到時候指不定會犯下怎樣滔天的罪過。

童言在與夸父後裔等人的交談之後,做出了這樣的一個決定。那是親自去調查萬仙盟,順便爲譚鈺尋找隱世神醫。

強良和天瞳都打算與他同去,但他並沒有答應,反而帶了窮。

這樣,他與窮直接啓程離開了青龍殿,直接向着青冥所在的分舵趕去。

先與青冥見個面,瞭解一下詳細的情況,再去順藤摸瓜的調查萬仙盟,也能少走一些彎路。

他和窮的動作很快,兩人飛馳了足有五百餘里,這纔在一個小縣城停了下來。

在這個小縣城也有天道盟的聯絡點,在這裏調整一下,倒是個不錯的選擇。

倒不是童言不能繼續趕路,而是他很在乎譚鈺,他總覺得讓譚鈺待在寶球之太久,譚鈺會變得更加狂躁。在這裏稍作休息,也能給譚鈺喂一些肉,順便讓她好好的出來透透氣。

這個小縣城只能說是普普通通,並沒有多麼繁華興盛,但也不算是貧窮落後,屬於等縣城的範疇。

現在的縣城無不都是高樓大廈,宛如一座新城。這個小縣城也是如此,但這裏也保留了一些古建築,如古時的城牆、門樓,再一個是年代久一些的道觀。

童言並沒有時間在這裏遊玩,所以直接在街道走了起來。

天道盟有屬於自己的盟徽,所以只要找到天道盟的徽記,也可以找到天道盟在這裏的聯絡點了。

但還沒有找到天道盟的聯絡點,一個小店卻意外的引起了童言的注意。

一個小店怎會引起童言的注意呢?只因爲那殿門口方掛着的一個動物的頭骨。這頭骨如果猛地一看,誰都會把它當成普通的塑料材質裝飾品。

但童言卻不會這樣認爲,因爲他清晰的看到了這動物頭骨的妖氣。

當然了,這妖氣十分的淡薄,不留神會忽視。

可既然被童言看到了,那他不能視而不見,因爲長期被妖氣侵襲,普通人的身體根本無法承受,必須得查清楚這動物頭骨的來源,並且順道將這東西附加的妖氣給除掉。

心裏有了打算,童言立刻擡腿走向了那個小店。

這小店應該是一個賣飾品和兒童玩具的商店,看着裏面貨架擺着的玩具和精美飾品,跟這門掛的動物頭骨實在有些格格不入。

小店的門是關着,童言隨手一推,門開了,而門的鈴鐺也隨之響起了“叮叮噹噹”的響聲。

可能是聽到了鈴鐺的響聲,小店內裏面的店員立刻循聲走了過來。

一見童言和窮二人,他立刻笑着問道:“兩位,買點兒什麼?我們店內有家庭擺件,飾品,還有兒童玩具,你們看看,都需要點兒什麼呢?”

這店員是個二十出頭的小夥子,長得白白淨淨,戴着一副黑框的近視鏡,身穿着格子襯衫和牛仔褲,身前圍着帶有店名的圍裙。

童言聽此,微微一笑道:“我們是進來隨便看看的,也不知道該買什麼,但如果有喜歡的,那最好了。”

店員聽此,開口笑着說道:“那好好看看吧,我們的商品都在貨架,喜歡什麼,跟我說吧。”

童言點了點頭,隨即便在小店內逛了起來。他看似是在瞧貨架的商品,實際是在感受周圍是否有妖氣的存在。

逛了一圈後,他着實鬆了一口氣,這小店內並沒有妖氣,只有外面門的動物頭骨有。

他看向店員,然後微微笑道:“你們店裏的商品雖然好看,可是卻沒有我鐘意的。不過那門的動物頭骨卻挺特別,它賣不賣?”

店員聽此一愣,接着有些尷尬的道:“大哥,這我可不知道。那神骨是我們老闆請回來的,說掛在門可以鎮邪招財。請回來的東西,還怎麼賣啊?要不你看看別的吧,真的沒有一件喜歡的東西嗎?”

鎮邪招財?聽到這個說法,童言差點兒笑出聲來。

這麼一個附有妖氣的東西,還鎮邪招財,不招來妖魔鬼怪算不錯了。

可這店員還專門提到是他們老闆請來的,這玩意兒會是從哪兒請來的呢?

想到這兒,他立刻問道:“你說這是你們老闆專門請回來的,那看來的確是件好東西。老弟,我是真心喜歡這東西。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們老闆是從哪兒把這東西請回來的嗎?”

店員想了想道:“我記得老闆說過,好像是……是什麼萬仙閣。對,萬仙閣!是這麼一個地方。但至於這萬仙閣在哪兒,那我不知道了。要不這樣,我打電話問問我們老闆?”

童言一聽,立刻說道:“好,那麻煩你了。你放心吧,我會在你們店裏買一樣東西,這樣你不算白忙活了。”

店員聽此,不好意思的道:“那謝謝大哥你了,我是在這兒勤工儉學的,賣一樣東西,我能得到半分之三十的提成。不然的話,我這一個月只能拿幾百塊錢的保底工資了。”

這小夥子倒是實誠,把提升的事兒都跟童言說了。

看這小夥子性格質樸,又懂得勤工儉學爲家裏減輕負擔,童言自然得好好照顧一下他的生意。

他隨手拿了幾個毛絨絨的玩具,決定買這些,讓小夥子能多分點兒提成。

小夥子已經撥通了老闆的電話,詢問了一番後,還真的問出了那萬仙閣的具體位置。

那萬仙閣在哪兒呢?並不在這縣城裏,而是在距離縣城三十里地的一座小山。

最近那萬仙閣很火,聽說有不少人都到那兒去求財求福。

童言打聽清楚後,又買下了這幾個毛絨絨的玩具,這才離開了小店。

當然了,在出門之後,他特意用手碰了一下門掛着的頭骨,只是這一下,那面附着的妖氣便直接被他抹去了。

剛出小店,窮便開口問道:“主人,咱們現在去哪兒?繼續尋找聯絡點嗎?”

童言搖頭冷笑道:“不着急,我現在更想去那萬仙閣走一走。萬仙閣?萬仙盟?我倒要看看,它們到底想幹什麼?” 離開縣城的途,童言又看到了幾個類似那飾品小店門掛着的動物頭骨。 無一例外,這些東西面都附有妖氣。

既然遇見,童言索性將面的妖氣一一抹除,可到底那萬仙閣散發了多少這樣的東西,那不得而知了。如果有人因此而受難,那童言也無能爲力了。

出了縣城,他們按照店員指引的方向走出了約莫三十里地,終於看到了一座鬱鬱蔥蔥的小山。

童言本打算直接山,可是一看到手還提着毛絨玩具,他猶豫了一下,索性將它們全部收入了裝着譚鈺的寶球之。

做完這些,他才和窮登了小山,並且遠遠的看到了一座新修建起來的建築物。

“主人,那應該是萬仙閣吧?”

童言點了點頭道:“應該八九不離十,窮,等下如要動手,儘量不要傷人,至於妖魔鬼怪,那無需留情了。”

窮聽此,嘿嘿一笑道:“主人放心,我心裏有數。”

兩人繼續向前,很快來到了那建築物外的大門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