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早就被嚇得下了車,沒想要自己家這位禁慾的爺解除了禁慾會變得如此狂野。

蘇錦溪的迎合不但沒有讓男人對她厭惡,反倒是讓氣氛越來越熱。

手機鈴聲在此刻響起,蘇錦溪瞬間清醒,推開了身邊的人。

蘇錦溪手忙腳亂拿起了電話,是唐茗的電話。

「喂。」此刻她的呼吸十分紊亂,連聲音都隱約有些顫抖。

「我們該回去了。」唐茗的聲音永遠都是不冷不熱,猶如例行公事一般。

蘇錦溪正要回答,攀附在她身上的男人卻使壞的咬了一口她的耳垂。

「啊……」

「怎麼了?」唐茗聽到她那無意識的嬌呼聲突然心跳加速。

「沒,沒什麼,剛剛有小蟲咬我。」蘇錦溪睜眼說瞎話。

司厲霆一聽自己被形容成了小蟲,越發使壞起來。

「我在車庫等你。」唐茗也並未多心。

「不,不用了,我已經打車走了,你還是先送白小姐回家吧,我直接去唐家了。」蘇錦溪本來就不擅長撒謊,此刻小臉通紅一片。

唐茗皺了皺眉,從一開始蘇錦溪就刻意對他保持了距離,他又不是什麼洪水猛獸,逃什麼?

掛了電話,蘇錦溪一眼看到朝著車庫走來的唐茗,小臉都嚇白了。

雖然兩人之前早就承諾了不管對方的私生活,但她下意識就是想躲。

唐茗看到那輛熟悉的邁巴赫,這不是司厲霆的車?

雖然他和這位三叔關係向來不好,既然遇到了怎麼都該打個招呼。

司機在不遠處抽煙,那司厲霆就是在車裡了?

蘇錦溪此刻身體劇烈的顫抖著,她從車裡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

「怎,怎麼辦,他過來了。」

司厲霆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求我,我就幫你。」「三叔,幫我……」 唐茗打開了車,看到得卻是一副極為香艷的畫面。

男人俯身於一個女人身上,他高大的身軀遮擋住了女人。

唐茗只看到女人攬住司厲霆脖子的手白皙如雪。

沒想到那禁慾男人竟然在車中胡來,原來傳言也不可信。

「滾!」司厲霆沒有回頭,似乎因為別人的打擾很是不滿,那震耳欲聾的怒吼聲嚇得蘇錦溪一顫。

手指不由自主抓緊了他的襯衣,腦袋更是死死的扎在了他懷中,恨不得自己就是一張牛皮糖粘在司厲霆的胸前。

司厲霆看到自己懷中的小腦袋,嘴角的冰冷化開。

過了一小會兒蘇錦溪沒聽到動靜了,這才小心翼翼從他懷中探出頭,「他,他走了嗎?」

「不走留著過年?」司厲霆的輕笑聲在耳邊響起。

蘇錦溪這才放鬆了下來,唐茗雖然走了,但身邊可還有一個大魔王。

坐著大魔王的車到了唐家,期間蘇錦溪一直被司厲霆抱在懷中。

「我就在前面下。」

知道她在顧慮什麼,司厲霆也並未拒絕,只是因為他十分喜歡看小女人膽戰心驚的模樣。

蘇錦溪理好了衣裙和髮飾,這才朝著唐家別墅走去。

「錦溪。」唐茗早就在院中等候,看到她身穿黑色蕾絲裙優雅而來。

黑色並不張揚,穿在她身上卻有一種清冷的氣質。

「唐總。」蘇錦溪攏了攏耳後的髮絲,一絲溫柔氣息從她身上蔓延開來。

蘇錦溪臉上只有很淡的妝容,看慣了白小雨的濃妝,此刻看到蘇錦溪唐茗竟然覺得她美如天仙。

從她身上收回視線,「我們進去吧。」

「好。」

「在家人面前就不要叫我唐總了,她們會懷疑。」

「是,那我叫你什麼?」

「隨你。」

老公蘇錦溪是肯定叫不出來的,茗是白小雨的稱呼,她想了想,「你比我大,我叫你一聲茗哥哥吧。」

「可以,先排練一下。」

「茗……哥哥。」

蘇錦溪也是頭一回叫男人這麼親昵,臉上十分害羞。

那一聲茗哥哥讓唐茗那顆冰冷的心瞬間變得柔軟起來。

「都在呢。」耳畔突然傳來司厲霆的聲音。

蘇錦溪一顆心都提了起來,唐茗臉上的溫柔一閃而逝,「三叔。」

「三,三叔。」蘇錦溪結結巴巴。

唐茗之前就發現了她似乎很害怕司厲霆,下意識上前一步,將她擋在了身後。

司厲霆潔白的襯衣有些褶皺,上面還有一些唇印。

看到自己的傑作,蘇錦溪臉色更紅了。

司厲霆沒有理會唐茗,而是徑直走到蘇錦溪面前,「怕我?」

「三叔,時間不早了,我們進去吧,爺爺知道你回來吃飯肯定會很高興的。」唐茗總覺得司厲霆對蘇錦溪有種特別的感覺。

司厲霆從蘇錦溪臉上轉移,「唐茗,反正你也不喜歡她,不如給我,我倒是挺喜歡小蘇蘇的。」

聽到這樣張狂的話,蘇錦溪嚇得緊緊拽住了自己的裙擺。

「三叔,你這是什麼話,要是不喜歡她我怎麼會和她結婚?」

「結婚? 渣攻都去哪了快穿 呵……」司厲霆嘲諷一笑兀自離開。唐茗覺得自己彷彿被司厲霆看穿了一樣,看著他離開的背影,臉上一片冰冷。 翌日清晨,鳥兒在枝頭喳喳叫,顧錦伸了個懶腰起床,看了看錶正好七點半。

身邊原本有司厲霆的位置如今卻是空蕩蕩的,空得不僅僅是床,還有她的心也空了一片。

起床洗漱,這幾天都是兩人有說有笑的起床,她刷牙的時候他總是會在後面替她鬆鬆紮起頭髮,以免頭髮滑落。

明明一年多都是自己一個人,這才和他重逢幾天而已,自己就已經不習慣了。

沒有司厲霆的早晨,哪怕外面陽光正好,也絲毫不能讓她開心起來。

她也沒有心思自己做早餐,開著車隨便在便利店買了一塊三明治和咖啡就去了公司。

小桃看著她手中提著的速溶咖啡開口道:「大小姐,你要是想喝咖啡,我給你現磨咖啡就是,這些速溶的並不正宗。」

顧錦喝了一口,口中有著淡淡的苦澀,那苦澀一直從嘴裡蔓延到了喉嚨深處。

「沒成為顧家小姐之前,我連一塊錢一袋的都喝過。」她輕笑一聲。

那時候她租的單元房,房租很便宜,房子也很小,每天節衣縮食的過著簡樸的日子。

她從未覺得有什麼不妥的,成為顧家千金之後她也沒刻意擺闊。

「大小姐,今時不同往日,你是高高在上的顧總了,一言一行都代表著顧家。」

一聽小桃又要給她上課了,顧錦趕緊打住,「好好好,我以後不喝速溶咖啡了。」

小桃明明年齡不大,但有時候說起話一板一眼活像一個老頭子似的,顧錦可不喜歡聽她的教誨。

「小姐,之前你讓我去查蘇家,最近蘇家和郭家都有意將大權交給蘇夢。

蘇夢現在是蘇氏集團的副總裁,聯合郭家的資源想要力挽狂瀾。」

「哦?她要怎麼力挽狂瀾?」顧錦聽到就覺得挺可笑的,以前的蘇夢只知道吃喝玩樂,她能做些什麼?

不僅如此,她在學校的成績更是門門掛科,顧錦才不會相信她會救回蘇家。

「孫武先生回國,孫先生和郭家有些交情,郭家便想要利用這個交情和孫先生合作一個項目。」

孫武顧錦也是有所耳聞,在顧家的這一年之中,她接受各個方面的培訓,對於一些知名的人物她了如指掌。

「小桃,幫我辦一件事。」

「小姐請吩咐。」

「以雙倍的價格拿下他們那個項目。」顧錦把玩著手中的指甲。

以蘇家現在這樣的情況,就算是不用問顧錦也能夠大概猜出,投資金額不會超過三千萬。

「好的小姐。」

顧錦將一旁的規劃圖拿出來,「蘇家的只是小項目,這個咱們公司的大項目就要好好費心了。」

「小姐,策劃書我已經做出來了,你可以看一下,你想要打造一個水下豪華度假地,預算需要花上百億左右。

你才掌握大權恐怕沒有那麼容易說服高層動用這麼大手筆的錢,咱們的流動資金可撐不起。」

「這一點我早就想到了,和其它公司聯手便是了,再找個兩三家的公司,一來可以減少風險,二來可以讓資金流通開來。」

「好的小姐,那我就放出消息去了,這個項目雖然有些冒險,一旦打造成功,一定會成為全世界的矚目。」

「嗯。」

小桃離開,顧錦看了一眼手機,還是沒有任何司厲霆的電話,她嘆了口氣,一口將咖啡喝光。

昨晚自己說過的話是不是有些太過分了?那時候在氣頭上她也沒顧那麼多。

這個時候顧錦有些懷念從前的時光,那時候她每天都和司厲霆在一起,什麼都不用考慮那麼多。

而今重生歸來,她和他的關係也有了微妙的變化。

愛情就像是一個劫難,現在你在做的就是在渡劫,就像是西行路上你一共要走九九八十一難一般。

相思為劫,猜忌也為劫。

情陷豪門,暖妻有毒 顧錦也沒心思看電腦,打開手機,幾乎所有的八卦都和她有關係。

頭條就是她被司厲霆攬入懷中,用花朵擋住臉深吻的畫面。

隔著花束都能感受到兩人之間的火辣。

手指往下翻,她卻看到一條消息,《美人謀》劇組在慈善晚宴上為山區貧困孩子捐出一個億。

看到這條消息的時候顧錦心中隱隱有些顫抖,也就是說司厲霆昨晚只是帶走那枚戒指,而將冠名權給了自己的劇組?

心中有些後悔起來,雖然自己覺得和南宮墨只是朋友關係,但司厲霆也是會介意的,就像自己介意他和周黎一樣。

她拿出手機準備撥通司厲霆的號碼,才拿起來司厲霆的號碼就閃爍在屏幕上。

心跳瞬間加快,就像是才開始談戀愛的那個時候。

「喂。」她竭力壓制著自己的情緒。

「蘇蘇,還在生我的氣嗎?」司厲霆輕聲問道。

「現在不生了。」本來之前還覺得有些委屈,他的這一個電話打來什麼委屈都消失了。

「我有事要去美國,現在已經在機場了,給你說一聲,以免你擔心。」

顧錦笑容僵硬在臉上,「你要去美國?什麼時候回來?之前你怎麼都沒有說?」

言語之中儘是對司厲霆的在意,司厲霆也聽出了她的關心。

強忍著笑意,他口吻平和道:「臨時接到的通知,本來我都定好了晚上的晚餐。」

「你還沒說你什麼時候回來?」顧錦咬著唇,早知道他要離開,自己昨晚就不發脾氣了。

「歸期未定,蘇蘇,晚上的約我無法赴了,我讓人準備了你最喜歡吃的菜,下班后我讓林助理接你過去吃吧。」

「沒有你,我怎麼吃得下。」顧錦鬱悶道。

對於她來說吃得什麼本來就不重要,重要的是陪她吃飯的人。

「抱歉蘇蘇,等我回來好好陪你,乖哦,到時候林助理來接你。」

「那好吧,你一路小心,到了給我電話。」

「好。」司厲霆掛了電話。

顧錦深深嘆了口氣,為之前自己和他吵鬧後悔不已。

一直到太陽西落,顧錦接到林均的電話,林均是司厲霆的心腹,也知道她就是蘇錦溪的事情。

「等我,我馬上下來。」

顧錦提著包下樓,上了林均的商務車,林均恭敬道:「太太,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顧錦禮貌的寒暄著。

林均也是前幾天才知道她回來的事情,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太太,你變了太多。」

「不止是我,三叔也變了,你不髮型也變了么?」

「太太說笑了,爺對你的心從來沒有變過,而你也永遠是我們的太太。」

顧錦輕笑一聲:「我對他的感情也沒變過,三叔什麼時候回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