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璟頓時一驚,語氣立刻變得冷了。

「那還不趕緊去看看。」

「皇上,那可是猛獸呢,萬一在把我們給吃了怎麼辦?」

剛剛在說如妃壞話的淑妃,此時臉色被嚇的發白。

司璟冷漠的說了句:「害怕就滾回去,其他人也是一樣。」

一時之間,沒人說話了。

畢竟熱鬧還沒有看呢,怎麼可能會回去呢。

墨清歌瞧了眼那些冷眼旁觀的人,心裡頓時出現冷意。

一次不夠,又來一次,真是可以!

墨清歌轉過身,向墨依琳說的位置跑去。

當來到正午宮前方的廣場上,即便是有了心理準備的墨清歌也忍不住乾嘔了下。

下一秒,面前出現了一個手怕,灰色的很乾凈,上面還夾雜著一股清冷的味道。

這是專屬於司弦的味道。

墨清歌說了聲謝謝后,輕輕擦試著嘴角。

可當看到下方小黑子依然在撕扯著一個男人,她的心都在隱隱作痛。

忽然肩膀上多了一個手掌,在給她力量。

耳邊是他溫柔的聲音:「有本王在,別擔心。」

墨清歌扭過頭望向司弦,聽到他的聲音,心莫名的靜了。

語氣冷然,朝著墨依琳問道:「不知妹妹帶著小黑子去了哪裡?為何它會變成這個樣子?」

「我也不知道啊,我去了茅廁就把姐姐的獸放在了外面,一出來就找不到了,我是聽見這邊的喊聲才找到的。」墨依琳小心翼翼的解釋著,生怕把自己給帶進去。

司弦看著下面這場景,傳聲給墨清歌:「它這是被控制了?」

墨清歌扭過頭望著司弦,伸出手握住他的手,在他的手心裡緩慢的寫著:不是。

過後,又寫了兩個字:下藥。

這種葯不是普通的讓人產生暴躁的葯,而是被下了符咒,下了符咒的葯會讓對方更加的暴躁憤怒,更別說小黑子本就是容易暴躁的靈獸。

這次不用道術看樣子不行了。

【系統提示:由於之前有一天好運日你並沒有出門,所以效果還有所保留,請問是否開始?】

「跟眼前這件事有什麼關係?難不成還會後退?」

【那倒不會,不過也許會有意外發生呢?】

「好,那開始吧。」

剛說完,腦海中忽然出現『叮』的一聲,接著便出現一首歌。

墨清歌頓時惡寒,嘴角狂抽。

好運來,祝你好運來~

好運來,帶來了喜和愛~

系統君,你是認真的嗎?這首歌還真是應景哈,呵呵。。 歌曲都要結束了,墨清歌也沒有感覺有什麼變化。

「皇嬸,你不覺得該說點什麼嗎?」香靈在一邊看著墨清歌帶著胎記的側臉。

呵!就這樣的女人拿什麼跟她斗?

「說什麼?說是我讓它吃人的嗎?而且現在這場景,為何沒有人下去救人呢?看里下人的命在你們眼中也不重要嘛。」

「皇嬸,話不能這麼說,這些人畢竟是你的靈獸吃的,早知道當初就不要讓你馴了。」司璟一雙秀氣的眉毛緊緊地擰著,心情不悅著。

「呵!好一句不讓馴,皇上怎麼不說是技不如人呢?」墨清歌見司璟臉色不好,也沒在怕的,反正司弦在這裡,大膽的說道:「我不信這是我的靈獸做的事情。」

「哈哈,難不成是我們看錯了不成?你覺得妹妹眼瞎就算了,難不成現場這麼多人全都看錯了?」

何應蕊冷笑了兩聲,說話非常刻薄。

「沒錯,你們就是看錯了!」

連被下藥了都看不出來,可不就是眼瞎。

墨清歌準備下去喚醒小黑子,誰成想,司璟竟然在說:

「對,朕是看錯了,那些人為何都在自殺?」

緊接著,香靈也同樣在說:「是啊,為何他們在撕扯著自己?」

甚至墨依琳何應蕊也是這樣的反應,片刻后,各位妃子也在揉著眼睛,不敢相信的呼出聲。

「皇上對他們也不差啊,為什麼都在自殘?皇上你快讓他們停止啊。」如妃不知何時站在了司璟的身邊,提醒著司璟。

墨清歌猛地一怔,疑惑的看向他們。

這。。這咋回事?真眼瞎了?出現錯覺了?

墨清歌瞅了瞅一邊的司弦,輕聲問道:「你看到了什麼?」

司弦稍微低下頭,眼神中出現著疑惑,正想要說什麼,話到嘴邊變成了:「跟他們一樣。」

哇~

墨清歌小聲的驚呼了聲。

難不成這就是好運的預兆?

墨清歌咳了咳,裝模作樣的說:「他們只是痒痒而已,沒有自殘。」

隨後,大家的的眼前變了變,好多人都在撓痒痒。

「我去幫他們一下。」墨清歌趁機下去,趁著他們不注意眼神中微微紅光出現,注視著依舊在撕人的小黑子,小黑子感受到墨清歌的關注,下意識的看了她一眼。

眼前一暈,很快,變回了正常,小黑子的眼睛也變得有神了。

「本寶寶這是怎麼了?」當小黑子看到周圍的狼藉,嚇了一跳:「這都是本寶寶做的?」

沒等墨清歌說話,小黑子立刻乾嘔著。

它竟然吃了這麼噁心的東西,真是太噁心了!

墨清歌讓小黑子變回小狗的樣子,再跑回二樓。

隨意的說了句:「行了行了,你們能看清楚了。」

一瞬間,所有人都恢復了正常,香靈看了眼回到墨清歌肩膀上的小黑子,嚇了一跳,反射性的後退一步。

「皇嬸,你讓它離本宮遠點,還有,皇上,這吃人的猛獸一定要除,不然我們蒼穹國都不得安寧。」

聽到香靈的話,墨清歌莞爾一笑,眼神中閃過一絲暗芒,呵了聲;「皇後娘娘明明知道這獸跟我認了主,我們的命是連在一起的,它死便是我死,所以我可以說你的目的是要殺了我嗎?」 香靈臉頓時冷下,現在倒是拿出一副皇后的樣子,正色道:「認主?呵,誰不知道皇嬸草包一個,別說認主這種有技術含量的,普通的功夫你會嗎?所以皇嬸不要在包庇那靈獸,難不成你要拿全國的百姓們的性命開玩笑嗎?」

墨清歌眼神不禁閃爍了下,嘴角微微提起:「皇後娘娘可不要小瞧人啊,說不定皇後娘娘都不是我的對手呢。」

聽見墨清歌說這話,在場的除了司弦都忍不住笑了。

「我說姐姐,就算是為了那靈獸,你也不必開下這樣的海口吧,哈哈,真是笑死了。」墨依琳最了解墨清歌,這麼多年她沒少欺負她,可是墨清歌卻軟弱的跟沙包似的,任她隨便欺負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

現在聽見她說自己竟然比皇后還要厲害,是被氣瘋了吧。

香靈莞爾一笑,眼神閃了閃:「那不如我們比試一下如何?」

墨清歌要的就是這句話。

「好,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如何?」

「沒問題,全聽皇嬸的。」

墨清歌轉而看向皇上,笑呵呵的說道:「比試之前我還要跟皇上說上一句,上次大街上發生的事情靈獸是被人冤枉了,那次它是被人控制了。」

「那麼這次呢?」司璟還處於剛剛墨清歌要跟香靈比試那件事上,臉上的驚訝還沒有消退。

香靈從小就開始練武,雖說高手算不上,可是墨清歌這樣的小蝦米那不是跟踩死螞蟻那麼簡單。

真不知道墨清歌是誰給的勇氣說出這樣的話。

可偏偏墨清歌還一臉的自信,彷彿贏香靈一點壓力都沒有。

「這次同樣也是,不過比上次還要嚴重,靈獸被人下了葯,而且身上被下了符咒。」

「什麼?」司璟有點不相信符咒倆字是從墨清歌口中說出來,莫非她懂道術?

「我聽說在蒼穹國禁止使用道術,可納悶的是為什麼在靈獸的身上看到了呢?」

香靈眼神閃了閃,不禁問了句:「那皇嬸是如何看出的?難不成皇嬸也懂得道術?」

這怎麼可能呢,墨清歌這麼的廢物。。

忽然腦海中呈現出那晚上男人跟她說的話。

不要小瞧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

這個人是在說墨清歌?

「剛剛不是有人還說我是草包一個嗎?所以我怎麼可能會懂呢。」墨清歌說完,深意的望了眼香靈,在看到她臉色變了之後,勾起一抹笑容繼續說著:「小的時候遇到過別人鬼打牆這種事,看到一個老頭使過這樣的術法。」

「姐姐,我怎麼不知道你遇見過這樣的事情?別在是故意胡說吧?」墨依琳從小最關注的便是墨清歌,她可以肯定的是根本沒有這件事。

「長姐說話你一個庶妹插什麼嘴?」墨清歌危險的掃向墨依琳。

不知為何,看到這樣的眼神,墨依琳竟然破天荒的懼了一下。

真是搞笑,她怕墨清歌做什麼,她是皇後娘娘邀請來的,說什麼做什麼跟她有什麼關係。

「那不知皇嬸有何證據?」

「證據嘛,自然會有,只不過不是現在,現在重要的事情還是跟我們皇後娘娘比試吧。」 「皇嬸,你確定不後悔?」

「我從來不做後悔的事。」

墨清歌眼神中散發出自信的光彩,讓人忽視不掉。

司弦就這樣深情地望著她,突然間意識到其實喜歡一個人並不是她的外表,而是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閃光點。

「皇叔,你就不擔心皇嬸嗎?」司璟淡淡的問道。

「為何擔心,比試而已,點到為止,難不成皇后還能把歌兒給殺了不成?更何況本王不是在這裡嗎?」

「。。。」

這一波狗糧吃的有點撐。

「到時候還希望皇叔不要暗地裡幫助皇嬸就好。」

這一聲皇叔香靈差點叫不出來,你平生最愛的男人到最後卻變成了你的叔叔,香靈真想仰天大笑。

老天爺,你可真會開玩笑。

接下來,大家來到了比試場地上,這裡是御林軍平時訓練的地方,此時他們看到皇上親自來,還以為是巡察的,頓時更加賣力。

「哈!」

御林軍們喊得更加的用力。

御林軍的統領看到皇上來,頓時一愣,這可是從來沒有的事情。

好像一陣風一樣快速的跑過來。

「參見皇上。」

「免禮,讓大家休息一下,皇後娘娘跟攝政王妃要比試,你們讓個地方。」

統領便是以前保護香靈的那位統領,自從她當上了皇后,他便被叫了回來。

此時此刻,他聽見他們要比試,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女人家家的比試什麼?比試女紅嗎?

而對於香靈,他更是沒有什麼好印象,特有心機的一個女人,真不知道皇上看上了她哪點。

「有勞李統領。」香靈完全演繹了一副大家閨秀的樣子,知書達禮。

李統領不由得看了一眼香靈,雙手抱拳,最後恭敬的回了句:「屬下應該做的。」

說完,李統領便轉過身朝著正在訓練的御林軍們大喊一聲:「大家休息片刻!」

「是!」御林軍們高喊一聲。

墨清歌揚了揚眉,這些御林軍們倒是不錯,還有這個李統領,訓練更是沒話說,最重要的是他剛剛眼神中閃爍出對香靈的輕蔑。

即使只有那麼兩秒鐘,還是被墨清歌給看了出來,光沖這一點她便對李統領有了敬佩,可見是個直率的人。

待準備好,墨清歌做了下熱身運動,正要上去,手腕被一個強大的力道給拽了回去。

鼻尖瞬間充斥著清冷的氣息。

一抬頭,便撞進他那略有擔憂的目光中:「儘力就好。」

墨清歌頓時眼中得心心消失不見,臉上沒了笑容。

「所以你也覺得我會輸?」

「當然不是,我是怕你受人暗算。」司弦解釋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