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西樓殷勤遞給顏沐一杯果汁,「你也忒厲害了!」

顏沐接過來果汁喝了一點,一閃眼見那位潘老正低聲對他自己身邊的人說著什麼,眼光似乎還往她這裡掃了一眼。

什麼意思?

顏沐端著這杯果汁眸色閃了閃。

那位潘老似乎盯上她了?怪不得都說薑是老的辣。

等到暗標環節,顏沐果然察覺到,她每次投一塊原石的標,潘老的人好像也估量著在投……

這是跟她暗中爭上了?

顏沐覺得好笑。

不過她一點也不擔心。

暗標暗標,大家寫的標都投在標箱里,別人看不到,但……她能透視的啊!

說起來是逆天作弊,不過顏沐作弊做的一點心理壓力也沒。

不作弊才是傻好嗎?! 她把別人的價錢看得清清楚楚,心裡就知道用什麼樣的價錢競標,能做到損失最小。

為了做點障眼法,她還故意在幾個沒看中的原石標箱里也投了暗標。

暗標卡製作特別特殊,有針對個人信息的指紋錄入,以防故意坑人或者混淆糾紛。

說實話,暗標比起來公開競標這個要輕鬆很多,別人也不好做手腳,因此顏沐早就跟司馬長風商議過,在暗標環節多拍幾塊看好的原石。

這些原石里即便不是極品,可種色也都可以,如果能以合適的價錢拍走,司馬長風這一次絕對賺的盆滿缽滿。

尤其是司馬長風帶來的那位專家看中的一塊原石,裡面有很大一塊翡翠,種色也可以。

顏沐盯好了別人的報價,自告奮勇替司馬長風寫了意向價格。

她自己看好的那一小塊原石,顏沐只裝做發現了潘老的小動作一樣,像是故意在這一小塊原石標箱里投了一下。

那邊潘老的人果然不肯「上當」,對這塊石料顯然也是嗤之以鼻。

顏沐悄悄勾了勾唇角。

暗標環節進行地很快,沒多久結果就出來了。

看到結果時,顏沐顧不得理會驚喜的司馬長風,直接讓解石師傅幫自己解開她拍到手的這塊石料。

這時幾台解石機前都有人等著解,畢竟這邊富豪也多,這麼一次賞鑒會拍到石料的人不在少數。

「小木耳?」

司馬西樓沒想到顏沐又要解石。

主要是已經解出來極品翡翠了,司馬家生意要的轟動影響也出來了,餘下的石料會送回公司,自有公司的解石師傅慢慢解開。

「我再碰碰運氣!」

當著周圍這麼多人,顏沐只是笑了笑說道。

「咦,這不是剛才解出來極品翡翠的那位嗎?」

「你這塊小,讓你先來!」

這時,周圍人認出來顏沐和司馬西樓他們,頓時有人眼中一亮,很是熱情地讓開了這邊這台解石機。

顏沐明白大家存著看熱鬧的心思,但她也真的有點心癢,這點玉肉她真的想立刻解出來把玩。

那個像眼睛的紋路……顏沐越琢磨越心癢。

她這塊毛料不大,顏沐為了省時間,劃線的時候就匆匆幾道:「就這樣解吧師傅!」

「這麼解?」

解石師傅吃了一驚。

這就跟當中割一刀似的,就是有玉,這絕對會切毀了啊!

「沒事,就這樣解!」顏沐很是篤定。

時間不早了,她不想磨蹭時間。

解石師傅拗不過她,硬著頭皮切了一刀。

果然沒有切到玉肉。

「這塊賭垮了吧?」旁邊有人道。

這都一刀切下來一半了,眼看兩邊什麼都沒。

「這邊不要,切這邊吧,」

顏沐又劃了幾道線,說著攤手道,「如果沒有那就真沒有了,我也就死心了。」

「小姑娘,你們已經賭漲了,別那麼貪心,不是次次都能出綠的。」旁邊另一個人連忙勸道。

「垮了就垮,師傅您快點。」顏沐笑著催促道。

解石師傅還是很給她面子,畢竟剛才就是這小姑娘一行人解出了極品翡翠。

又是一刀下去。

沒有反應。

解石師傅這時也放開了,反正看著是廢料了,他切割的速度也加快了。 「嗤——」

又是一刀下去后,一絲若有似無的霧彷彿騰起。

不過夾著石屑,圍觀的人都沒有在意。

解石師傅動作卻是一頓,飛快拿水衝過切面,又用砂輪輕輕一打磨,然後再拿起時眼中頓時一亮:「紅翡!」

早就注意這邊的那個潘老也大步走了過來,一眼看到解石師傅手裡切開的毛料,眼中也是一亮。

迫不及待從那師傅手裡接過來,這潘老仔細看了看道:「雞冠紅,是雞冠紅——可惜,可惜……」

天然種色好的紅翡玉特別難得,可以說是可遇而不可求。

紅翡顏色也有很大差別,最好的顏色一般稱「雞冠紅」,那顏色特別的亮麗鮮艷,玉質也細膩潤透。

這種雞冠紅是紅翡中的上品不假,這塊料從顏色潤透上來說也是極好的雞冠紅。

可惜可惜……

潘老十分遺憾地看著手中毛料的切面,從這裡也能明顯看出,極好的雞冠紅質地卻被一道道黑色還有白色的雜質滲透了。

本來這塊料看著就不大,被黑色和白色雜質紋路這麼一亂入,整個紅翡幾乎沒有可用的地方了。

就算是做個小戒面都十分勉強。

這時眾人也都圍觀的圍觀,看大屏幕的看大屏幕,已經將這塊料的情形盡收眼底,也都搖頭遺憾嘆息。

豪門無情:冷麪總裁霸道愛 這個真就不值什麼了,還以為能出另一塊極品翡翠呢,原來白激動一場……不過想想也是,怎麼可能連著這麼好運?

「師傅,您快點幫我解出來。」

顏沐卻一點也不氣餒,催促著解石師傅給她解出來。

解石師傅依照她說的,很快將這一個小雞蛋似的料解了出來,這時圍觀的人也都大致散了開去,去別的解石機旁看熱鬧了。

「師傅,您這樣……這邊,還有這邊幫我打磨一下……還有這裡……」

顏沐全部心思都在這一點玉肉上,特別認真地指點著解石師傅給她繼續打磨。

很快,一個橢圓形的類似鴿子蛋一般大小的玉料就被打磨了出來。

「誒?」

解石師傅看著手裡的這一個小小的玉料,詫異得低呼了一聲。

這紅翡上的黑白紋路,好像很有規則的樣子,不僅彷彿界開了幾個小小的空間,每一個小空間內都有一個黑白紋路形成的……

眼睛!

乍一看去,就像是這帶點梭形的紅翡上,驀然出現了幾個黑白分明的眼睛在靜靜盯著外面的世界一樣。

天啊!

解石師傅嚇得手一抖,差點沒把手裡這個小小的「鴿子蛋」給掉到地上。

「啊——」

這時,顏沐身旁的晏楚楚驚叫出聲,「小沐,小沐,是天眼,天眼!」

顏沐帶著笑意沖她挑挑眉,不過有點意外晏楚楚叫天眼而不是稱呼天珠。

「天眼?!」

晏紫東也吃了一驚,正聽閆慈說話的他頓時一轉臉看向這邊,然後伸手從解石師傅手裡接了過來。

「天眼?是說的天珠嗎?」

司馬長風和閆慈他們見多識廣,自然也清楚天珠,但是,「翡翠天珠?翡翠里不是說不可能出來天珠的嗎?」

顏沐其實心裡也有點疑惑。 她之前是在網上搜螺化玉的時候,不經意間見到了對天珠的介紹。

按照網上的資料說明,說是最早的天然天珠都是由海螺化石打磨而成的。

但由於這種化石的稀缺,古老的高原人開始用一種含玉質和瑪瑙成分的沉積岩來打磨天珠。

這種沉積岩聽說有很強的磁場,能與天地間的磁場溝通。

它們這些沉積岩有天然形成的規則圖案,主要是眼球樣的紋路,一般還配有三角形、四邊形等圖案紋路,被稱為天珠。

天珠,民間傳說中可以辟邪,也是傳說中佛教的聖物。

但之後這些岩石也稀缺了,高原古人開始模仿沉積岩的圖案,用特別的草藥調配顏色在瑪瑙之類的料上人工繪製天珠后高溫燒制。

可即便如此,這種古老的加工方法聽說也已經失傳。

如今的人工天珠,一般都是採用含鉛的塗料畫眼睛,然後高溫燒制。

顏沐知道,眼下天珠在一些圈子裡非常受到追捧。

諸天無敵代練系統 在很多信仰者心裡,天珠就是沉積在地上的神靈之眼,因此他們認為,天珠是有特殊力量的珠寶飾物。

佩戴天珠,能夠遇難成祥,逢凶化吉,天珠,是神灑向人間的護佑珠寶。

每一顆天然天珠,都能賣出一個天價。

或者說,價值不可估量。

想到這裡,顏沐微微蹙了蹙眉尖。

她這塊毛料解出來的玉肉,可不是那種沉積岩,雖然圖案什麼的跟那些天珠一模一樣……

但這個能不能算是天珠,她心裡也沒譜。

不過她很喜歡,就算不出手,她自己拿著賞玩也挺好的,畢竟天然的玉珠能形成這種圖案紋路很是令人驚奇。

「還真是天珠——」

閆慈從晏紫東手裡拿過來轉著看了看,「一,二,三……八,九!九眼天珠!」

數完這珠子上的「眼睛」數目時,閆慈眼中的驚詫更加明顯。

司馬長風也是震驚異常。

「我看看,我看看——快,快!」

這時,坐在休息廳那邊的潘老和那位光頭的中年男人,以及他們身後跟著一群人,呼啦啦就衝到了這邊解石台前。

閆慈將手裡的珠子遞給了這個潘老。

潘老嘴角都有點抖,接過來,對著光看了又看,然後,又摩挲了很久,接著又看得愛不釋手。

「潘老哥,快快,讓我也開開眼!」

那光頭也急了,幾次想從潘老手裡接過來珠子細看,去都被潘老擋了回去,頓時著急地叫了起來。

這時,這邊大廳里又熱鬧起來了。

知道天珠的都擠過來湊熱鬧,拍照的拍照,錄視頻的錄視頻,幾家媒體也急急慌慌忙著拍了起來。

管它算不算天珠,這也是絕對的稀罕物好吧?放在新聞上,比極品翡翠還叫人感興趣呢!

沒聽過天珠的忙著到處問,好奇和灼熱的眼光都落在了這邊,那種熱切幾乎想要把顏沐燒化了!

「兩千萬,兩千萬,我願意出兩千萬買這顆天珠!」

這時,人群中一個富商急急叫了起來。

他是個天珠崇拜信仰者,可他都沒買到一顆天然的天珠,更別說九眼天然天珠了! 今天這顆天珠的出現可是眾目睽睽,還有整個解石台上的視頻為證,就是從天然石岩中解出來的九眼天珠!

哪怕不是那種九頁岩,那也幾乎令他痴迷!

「我出三千萬,三千萬——」

「五千萬!誰也別跟我搶!」

一霎時,大廳里響起一片競價省。

這比剛才那極品翡翠出來時還熱鬧,畢竟天珠在很多人心裡,不止是珠寶飾物,那可是神的庇佑!

G省經濟發達,能賭石玩玉的一般都是身價不凡,這年頭,拿著錢都買不到的東西沒法不令人心動。

有錢了最關心的是啥?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