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飯。”冷冷地開口,紀峻在心底做出了一定要剋制的決定。他們的關係纔剛剛開始,之前安然所謂的牀伴論還在他的腦中記憶深刻,所以,絕對不能夠因爲這一點事情而破壞了!

“啊?”安然被突然轉了話題,一時反應不過來,也只能夠跟着他,吃飯就吃飯吧。那種好像別人欠了他好多錢的樣子看得真讓人不爽啊!

咳咳,輕咳了兩聲,好像是自己欠了他的錢……

飯桌上的菜色從來都是安然喜歡的,她默默地接受紀峻夾過來的菜,有些覺得愧疚,這裏怎麼就不做些紀峻喜歡的菜呢?真是的,害得她都不知道到底夾什麼菜給他了!

想起以前,也是紀峻做菜,她根本就沒有機會了解,想起來,她還真是有些馬虎呢。

試探性地夾了一道自己最喜歡的菜放到紀峻的碗裏,她有些忐忑地打量着紀峻的臉色,見對方沒有不喜,這才稍稍地鬆了一口氣。 “你喜歡什麼菜啊?”想了想,安然還是覺得自己最好還是瞭解了比較好,自己喜歡的人的喜好都不知道,她真是太不合格了!

紀峻有些意外地看着安然,沒有答話。

“啊,你就這麼不願意說麼?”安然也有些不解他怎麼就不回答呢,唉,她還是第一次這麼去關心他啊,給點面子唄。

“我不挑食!”紀峻看着安然那滿臉的期待,心中升起了一股暖意,讓他此時的心情也變得好起來。

安然咬着筷子,鬱悶了,什麼叫不挑食,好像她挑食一樣,她不過就是喜歡一些特別的菜一樣。真是的!好失敗的感覺!

鬱悶,鬱悶死了!

“你喜歡的菜,我也喜歡。”眼見那雙精美雕刻的筷子就要毀在安然的貝齒下面,紀峻難得好心地開了口挽救。

安然這才放下筷子,“你沒敷衍我?”眼神裏明顯是不信!

“我絕不敷衍你!”眼裏有着堅定,就像是宣誓一般。

安然這才笑開了眼,“那你就多吃點,這個排骨真的很好吃,你多吃點,還有這個,你也嚐嚐。”將自己覺得很好吃的菜一股腦兒地夾到了紀峻的碗裏,安然毫不掩飾自己的開心。

都說愛上一個人,對方的喜悅也決定着自己的喜悅,安然現在如此開心地把自己的喜好分享給對方,雀躍的心情簡直難以言表!

紀峻也由着她夾菜,不管她夾過來什麼,都無一遺漏地吃掉。

一餐飯因爲安然的主動,而生出了更加溫馨的感覺。

智鵬頗有些感慨地看着自家少爺第一次吃這麼多東西,心裏更加地認可安然的存在。不管對方什麼身份,只要能夠給少爺帶來快樂,都是值得讚揚的。

等到吃完了,安然才發現自己竟然沒吃多少,什麼叫戀愛飲水飽!就是說的她現在的狀態,看着紀峻吃掉自己夾的東西,她覺得實在是太滿足了,即使自己一點都沒有吃,也覺得滿足了。

“你這是在補償我嗎?”紀峻放下了筷子,認真地看着安然。

安然還在琢磨着到底要不要再夾點,突然聽到這句話,猛地擡頭,纔看到紀峻正直直地打量她,頓時有些手足無措起來。這算是補償麼?她好像也不太明白呢。

就覺得之前看着紀峻似乎心情不好,就下意識地想要讓他開心些,如果這就是補償,那就算是了吧!

“你要是這麼想,也是可以的。”安然認真地點頭回應,沒錯,他怎麼想都行了,反正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所以,一切都不影響她此刻的好心情!

紀峻微微傾身,與安然靠得近了些,“你覺得光是這樣,就能夠補償我?”

“阿勒?”安然這下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不對勁。補償什麼的,明顯就是對方提要求的藉口啊!

“那個,我剛剛,不是補償……”安然立刻否認,爲了避免萬一他又提出什麼要求來,那她可招架不住!

紀峻眸子一沉,不怒自威,“原來,你竟然這樣打發我!”

“不不不,我沒有打發你啊。” 韓娛重生之月光 安然立刻擺手,這件事情怎麼發展成現在的樣子了?

紀峻坐回了自己的座位,偏過頭,不再理會安然。

安然絞着手指,,更加鬱悶了,早知道就確定是補償好了,這下可怎麼辦好。

就算是有些想吃東西,她也吃不下了。

“紀峻,我剛剛就是想要你開心。”想了想,她還是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還是老實點比較好。以紀峻的思維,她隨便說點什麼謊言,也會被戳穿的吧。

聽得她這麼說,紀峻偏回了頭,靜靜地看着安然。

有效果!安然繼續再接再厲,“我知道今天你是擔心我,所以,我心裏其實還是很難受的,才做了剛剛的事情,就是想要你開心一點。絕對不是什麼補償,你是我的男朋友,我怎麼可能用那樣的方式對待你呢?”一看紀峻的色緩和,安然才稍稍地鬆了一口氣,這算是有驚無險麼?

紀峻果然是接受了這個藉口,“你的做法是對的。不過,我現在又不開心了!”

前半句還能夠聽,後半句就讓安然欲哭無淚了。

“那個,你要我怎麼做才能夠開心?”安然算是明白了,對方已經挖了坑了,不管怎樣,都得她跳進去纔算是完事兒!

紀峻一雙眸子深邃地印出了安然的影像,不知爲何,安然在接觸到那樣的眼神時,心裏就忍不住發憷,頭皮有些發麻。第六感告訴她,接下來的事情,絕對會讓她後悔莫及!

“先回房!”紀峻看着那無辜的眼神,覺得自己已經不能夠再忍受下去了!

安然張大了嘴巴,看向紀峻,怎麼回事,他要自己做什麼啊?回房?爲什麼讓她如此的不安?

智鵬讓人過來收拾了一番桌上的東西,又對所有的傭人都吩咐着,除非必要事情,否則絕對不要上樓。

他已經預見了即將發生的事情,所以,還是幫少爺處理好。

安然有些莫名地跟着紀峻回到了房間,但,卻不是她的房間!

那絕對是她房間的三倍大的房間,簡直是在刺激她!堪比客廳的房間,一應俱全,該有的不該有的都有,每一處都在顯示着主人的至高無上!

“那個,你讓我上來,不會就是讓我參觀你的房間吧?”安然努力想讓自己視錢財如糞土,但是眼前的東西卻着實讓她移不開眼,名貴的字畫,就算她是外行,也知道絕對真跡!還有那些瓶瓶罐罐,擺放在房間的角落裏,卻仍然不着痕跡地留在參觀者的眼裏。

最耀眼的是一組沙發,高貴的皮質沙發,精美,且泛着別樣的光讓安然忍不住發出讚歎,這恐怕就是鑲着金子的感覺了吧!當然了,雖然奢華,卻不會給人一種浮華的感覺。

如果要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完美!

好吧,她不小心花癡了一把。

紀峻卻突然上前,解開了剛剛他扣上的鈕釦,又整理了一番,看着眼前露出的風景,露出一個滿意的表情。

安然直接無語,他莫名其妙地扣上又打開,是把她的衣服當玩具了?

“以後,只能夠在我面前這樣穿!”霸道的發言,紀峻完全忽略掉衣服主人的意願。

安然默了,良久才說道:“如果,你讓我上來,只是爲了這樣,那我可以走了麼?”什麼第六感,根本不是她能夠奢望的東西!

她已經沒了耐心,看着那個她根本猜不出心思的男人,只好說道:“你先去洗澡吧!”她現在想要休息了,實在是不想敷衍這個突然變得有些莫名其妙的男人。

紀峻眸色加深,“這是邀請?”

“哈?邀請什麼?”安然愣了,怎麼自己最近總跟不上對方的腳步……

紀峻沒有說話,握住了她的手,放在他驕傲的地方,“這裏已經因爲你的邀請而動!”

安然的臉刷地一下就紅了,她怎麼也沒想到紀峻會做出這樣的舉動,手下那滾燙的觸感更加讓她有些無措起來。

“你,你放開我!”安然覺得自己就像是摸到了火炭一般,恨不得馬上丟掉,但卻被紀峻死死地制住了手,不管怎麼掙扎,都沒有半點的效果,反倒是某人的驕傲部位,更加地傲然了!

紀峻的眸色加深,“你難道不打算做點什麼嗎?”

安然覺得自己的臉快要滴血了,這人怎麼能夠一本正經地說出這樣的話來,若非自己接觸,根本不敢相信他竟然是這樣的人。

雖然,雖然兩人發生了關係,但是還不至於這般坦誠吧。

一念成婚,歸田將軍腹黑妻 “你自己解決!”安然立刻撇開關係!

他在讓安然慢慢地瞭解他,兩人多做些親密的事情,能夠加深感情!雖然他很不想承認,這個女人,給他帶來了不一樣的感受!

不過,他非常地喜歡!

安然用洗手液洗了又洗,手都給搓紅了,竟然有些疼痛,這才停了下來,看着鏡中的自己,臉上更紅了,真是的,啊,怎麼就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了!

而且紀峻,到底怎麼想的,也讓她做出這樣的事情!她的腦子現在一片混亂!

經過了那麼令人覺得羞恥的事情,安然都不知道怎麼面對紀峻了。但這只是她的想法而已。

在她回了放假的時候,紀峻已經衣裝整齊,見她回來,還很親密地拉過她,獎勵似的吻了吻,“做得很好,就是不太熟練,多練練就好了!”說完,他便跨步離開,那份宣泄之後的舒爽在他的臉上如此的清晰!

安然仿若被雷劈一般,僵在原地,不知道該作何迴應好。想哭,卻沒有那個心情,也笑不起來……不是一般的難受啊!

實在沒法了,她倒在了牀上,卻還是聞到了那股飄在空氣中淡淡的男人的味道,讓她的臉又一次紅了。

用被子蓋住了腦袋,她努力地自欺欺人,剛剛不過是在做噩夢而已,醒來就什麼都沒發生了,嗯,一切都是幻覺,幻覺而已……

等到紀峻穿着睡衣出來,微微露出的精壯身體,還帶着一點水珠,絕對是誘人十足,卻沒有人欣賞。

那個原本該驚叫連連的人,現在已經窩在被窩裏,一動不動了。

紀峻走過去,將她的被子拉開,露出了她的臉,低下頭輕吻了一下,才上牀,拉過被子,將她攬在懷裏,輕聲說了句,“晚安!”

燈滅了,周圍一片寧靜。

“起牀!”簡單地兩個字傳入了安然的耳朵裏面。

安然動了動,伸手胡亂地揮了揮手,咕噥了兩句,翻身,拉過被子,繼續睡!

紀峻有些好笑地看着她,但今天有重要的事情,所以得早些起來才行。

“十分鐘,十分鐘就好……”安然覺得實在是舒服極了啊,在被子裏面滾來滾去,就是覺得不想動!

“起牀了!”紀峻推了推她!

安然繼續扭啊扭,就是不想起來,“唔,別吵吵,我再睡,再睡一會兒。”

紀峻動了動脣,俯身吻向了她的脣,直到將她吻得差點沒法呼吸!

安然這下想不清醒都難了,一看到紀峻,立刻將他推開,然後使勁地擦了擦自己的脣,“你幹嘛啊?大清早的!”

紀峻看了看她,“你看看時間,都幾點了。”

安然不滿地拉過手機,哼了哼,“才八點而已啊。你別鬧我。我好不容易睡得這麼舒服的。”前一天因爲大逃亡,昨晚又做了如此辛苦的動作,她可是累慘了,才睡得這麼熟,怎麼就被打擾了呢?她實在是想不通了。

“快起來,等下帶你去設計大廈,你需要去了解了解整個團隊的人員。”紀峻認真地看着她,伸手將她垮下的襯衣拉了拉。

安然有些彆扭地躲開他的手,有些不解地問道:“我又不是不知道,爲什麼還要去認識?何況我的老師是lomon啊,我不想要再去多認一個老師了。”這也是她對老師的尊重!

紀峻認真地看着她,“你現在要是想要提高,就必須接觸不同的設計風格,直到尋找到自己的風格才行!”

安然一見他這麼嚴肅,自己也認真起來,壓根兒沒去想,在牀上能夠談什麼正經事,“我明白,不過其他的設計風格好像都不太適合我。”

紀峻拉開衣櫃,選了兩件稍稍正式些的衣服給她,“換上,吃了早飯,我帶你去見他們!在那裏待了一段時間之後,肯定也會有進步的!”

安然捏住了衣服,正打算脫掉,忽然想到旁邊還有個人在,立刻有些不自在地說道:“你難道不應該出去了?”

“我什麼地方沒看過?”紀峻顯得非常地淡定。

“額……”安然使勁地攥着衣服,想了又想,還是說道:“好吧,那你背轉過去!”

紀峻卻是無動於衷!

安然沒法,只得自己背轉過身,努力地將自己的存在感降低,脫掉之後,又快速地將紀峻爲她準備的一件休閒的西裝穿上。

安然穿好之後,一回頭,就看到紀峻眼神一直都放在她的身上,立刻推了他一把,“你自己換衣服,我,我去洗漱了!”

結果腰卻被紀峻抱住了。

“你,你幹什麼?”安然的身子一僵,試探性地問着紀峻。

“去把我的衣服拿過來!”紀峻指了指衣櫃。

安然鬱悶地看着他,明明這麼近啊,爲什麼還要我動手!

不過,在觸及到那樣的眼神之後,她骨子裏的劣根性讓她又一次地妥協了。

暗自罵着,氣場強有什麼了不起啊!

衣櫃打開,安然這才注意到,裏面竟然不止是他的衣服,甚至還有女裝!她這才反應過來,之前明明不是在自己的房裏,怎麼紀峻就拿出了衣服的呢?

“這裏是?” 替嫁后我和皇叔真香了 安然指着那至少有三分之一都是自己的衣服,詢問着還在用眼神打量着自己的紀峻。

“之前讓人把你的衣服搬了過來!”紀峻很自然地回答道。

“……” 這種總是不經過她同意就隨便做出決定是要怎樣啊?真是的,難道她就不能夠有點**麼?還有啊,她們還沒到可以同居的地步吧!

當然,這些只能夠在心裏默默地咆哮一番,她絕對不敢直接衝紀峻吼吼,因爲,後面也許會帶來讓她後悔莫及的懲罰!

“你平時都穿什麼啊?”令人眼花繚亂的衣服,安然有些困惑,到底男人該穿什麼樣的衣服比較好。

“你可以試試。”紀峻回答道。

安然點點頭,這個建議不錯,拿出了一件淺綠色的襯衣,回頭打算給紀峻試試,卻因爲收不住,手便靠在了那赤果的身體上。結實的肌肉傳來,引得安然忍不住驚歎,這到底是怎樣逆天的存在!

“幫我穿!”對於安然的挑選,紀峻一點都沒有反駁,反倒是伸展了雙臂,一副任君處置的樣子。

“……”

安然還是努力地把襯衣給他穿了上去,想了想,再搭了跟淺色的細紋領帶,出人意料的,竟然有了學院風的感覺。

原本看上去成熟帥氣的男人,竟然多了一分陽光的感覺,看上去舒服極了。

“唔,再配上這條卡其色的休閒褲!”安然搭配得挺有感覺的,便轉身繼續翻找起來。

紀峻任她翻找着衣服,閒適極了。

“好了!”見紀峻穿好之後,安然很是自豪地看着與平時不一樣的紀峻,心裏充滿了滿足感,腦子裏面閃出了一句話,這就是我男人!

拉出去,絕對閃瞎一大片!

“好了,該去洗漱吃早餐了!”實在是不想打斷安然的好心情,但是時間已經過去了很多了,再不走,估計就得改成午餐!

安然點點頭,越看越滿意,有些捨不得,但還是走進了洗浴間。

跟着紀峻來到大廈,其實還是有些忐忑的,她一直都沒有正式地進入這裏。雖說自己的老師在這裏工作,但她的性質應該是私下收的學生纔是。

前臺小姐一看到安然和紀峻進來,立刻熱情地打着招呼!

“馬上通知所有的人員開會!”紀峻冷着臉下達了命令。

前臺小姐立刻收了臉上的表情,開始撥打着各個部門的電話。

原本因爲好奇地打量已經收了起來,這就是工作!嚴謹認真!

安然有些忐忑起來,紀峻真的要把自己介紹給其他人麼?

“紀總,所有人十分鐘會到達會議室!”前臺小姐撥打完之後,立刻回稟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