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種情緒全部的交雜。

過了好一會兒,她纔像是狠下心來咬着牙說:“那就以後再說,說不定你父皇不是這個念頭呢。”

“瞧瞧哀家這個記性,蘊兒,來來來。”

剛纔一直低眉順眼的顧蘊才施施然的過來,給我行了禮。

一舉一動的都挑不出來任何的問題。

藉着這個機會我打量了一下,纔看清楚眼前的人。

向往之人生如夢

但是不是一個風格。

顧玟嵐向來都是冷清的孤傲的。

而她則是溫順的像是無害的,嘴角都是含着笑的,眉眼彎曲像極了大家閨秀。

“挺好的。”

我避開話題不談,始終不肯順着太后的意思,把這話題轉移到眼前這人身上來。

因着顧玟嵐的原因,我看她照樣也是不順眼。

若是真的讓她進宮來的話,不光是我個人的問題,光是這朝廷上的變動,就絕對會有動盪的。

原本裴佑晟的刻意的補償和扶持,就讓顧家已經隱約的開始大權招攬。

若是真的再來一個皇后的話,只怕顧家就會成爲真正的皇親國戚,真正的權傾朝野了。

太后似乎很不滿我的不識趣。

幾次話題被我塞回去之後,臉色就不是多麼的好了。

甚至說話也沒剛纔那麼熱絡了。

變臉速度之快,讓我都比較的驚訝。

“哀家啊,是瞧着這個孩子不錯的,聽話也孝順,主要是啊,不比她姐姐差到哪裏去,比起來那些其他的人啊,還是蘊兒最得哀家心意了。”

太后拉着顧蘊的手,不停地撫過,笑起來的樣子是真心實意的滿足。

似乎終於找到順心的人了。

我皺了一下眉頭,看了一眼太后,卻不知道她是真的沒想到,還是另有打算。

這顧家分明是跟攝政王站在一條線上的。

太后這一舉動是爲了什麼?

接下來的話更是無趣。

無非就是太后想要顯擺一下,故意的提起琴棋書畫的東西。

顧蘊倒也是脾氣好,每一樣都展示了一下,然後又乖順的站在一側。

低頭抿脣在笑,溫婉極了。

跟顧玟嵐是完全兩種風格的。

我看懂了太后的意思,卻不想接這一茬。

本是不相見,卻嘆此緣匪淺

“是挺好的,顧大人倒是會教導女兒,倒是比外邊那些唱戲的戲子都還要好上那麼多。”

這話說完,顧蘊的臉色才變了變。

我心才微微的收回了幾分。

我還當她依舊是沒什麼反應呢,倒是也會有別的舉動。

太后臉色難看,卻也不好直接的呵責我。

氣氛比剛開始還尷尬了不少。

一直到我推辭離開的時候,太后都不是多麼想繼續跟我演母女情深了。

剛纔臉色變化了的顧蘊,雖然已經恢復了正常,可是嘴角的弧度,看起來多少的有些不自然。

並且垂在身側的手,也是緊緊的攥起。

手帕都被捏的變形了。

顧家,呵。

等回去的時候,庭院內已經是站着不少的人了。

大概有十幾個侍女站在這邊。

“怎麼回事?”

“公主。”

綠柚愁眉苦臉的過來。

“這都是太后娘娘送過來的人。”

綠柚低聲的在我耳邊說道。

剛纔還想着往我這邊塞人,倒是沒想到動作會那麼快。



我還沒旁的反應,綠柚低聲埋怨的說道:“這哪裏是送來幹活的啊,這請來的都是祖宗吧,奴婢還以爲這是送進來的主子呢,剛纔脾氣還不小。”

這送來的侍女,一個比一個美顏。

直接送給王府那邊當妾侍,這容貌也不算是過分。

“還說什麼了?”我問。

綠柚擰眉了很久,才說:“應該是說,到時候選擇一兩個合適的,可以一起陪嫁過去。”

我聽完這話,忍不住的想笑。

怪不得那麼費心的給我找人 。

原來是在這邊等着呢。

還沒等給我塞進一個駙馬,倒是想好了以後的安排了。

平白無故的給我塞進來這麼多膈應的人,等着日後跟我爭風吃醋的爭寵?

我輕聲的笑了一下,不鹹不淡的說道:“倒是勞煩她老人家了,那就都留下吧。”

綠柚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公主,您是被氣傻了嗎,留着她們做什麼啊?”

“什麼都做不了,放在這邊還乾生氣。”

“總不能拂了她老人家的心意。”

這些人都被留下了,來傳話的嬤嬤纔像是鬆了口氣,喜笑顏開的回去覆命。

“安排到哪裏啊?”、

惡魔校草吃定拽丫頭

“放哪裏?”

我挑眉,“旁邊不還有一個地方空着嗎,收拾出來先呆在那邊就行,挨着桃園的那邊。”

那邊是最偏僻的地方。

比較起來冷宮好不到哪裏去,差不多是被隔離出去了。

放在那邊眼不見心不煩,也省的鬧出來別的事情。

倒是個安排人的好地方。

綠柚這才露出笑容,心領意會的點頭,帶着那些人過去。

那幾個侍女走的時候還不是很甘心,回頭看了好幾眼。

“長公主,奴婢們是來服侍您的。”

有一個不怎麼甘心的說。

“怎麼?”

我剛準備走,頓住腳步,看着她。

“是覺得本宮安排的有問題,你想呆在哪裏?”

“要不住在本宮的屋裏?”

我厲聲的問道。

她頓時普撲通的跪在地上,不停地求饒。

我冷冷的看着地上跪着的人,看着她慌亂的小動作,嘴角的譏諷更重。

“不是的話,手裏的是什麼東西?”

我越是說,她越是緊張,額頭抵在地上,手裏的小動作更是明顯。

顯然在藏東西。 “拿出來。”

我說完,她頓時更加慌張了。

一個勁的求饒,說沒藏什麼東西。

綠柚不需要我吩咐,直接過去拽出來她袖子裏的東西。

“公主。”

綠柚的臉色不是很好看。

把手心攤開。

裏面的東西纔看的清楚。


一個稻草紮起來的小人,很粗糙簡略,還有一張紙上面有生辰八字。

雖然沒有針紮在上邊,但是光是這個東西,就足夠的用心險惡了。

上邊的生辰八字是太后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