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不讓夏紫涵他們和他斷絕關係,現在他明白了,這兩個孩子身後認識的能人這麼多,保不定以後能夠走得更遠。

身為他們父親的他還不想就這麼早早的放棄一個未來能夠帶給自己無限榮耀的人。

他是皇帝,若是自家的孩子有出息,對整個玖藍國來說都是莫大的光榮。

看著到這個時候依舊想要甜言蜜語來麻痹林夕荷的心,夏逸風真的很想揍人,眼眸漸漸變冷。

雖然不知道當初自家皇兄是否真的深愛過夕荷,但是這麼做,真的很過分!他現在已經不愛了,為何還要利用,這興許是一個帝王無情的心吧,眼中只有利益。

林夕荷緩緩轉身,「愛我就要殺了我,傷害我關心愛護的人,再殺了你我的孩子,這叫愛我,對不起,你的哎太恐怖,我不需要,也要不起,更不稀罕!」。

絕情,這句話夠絕情,是的,若這些錯的事都被玖藍皇用愛的名義就此接過,不敢想象,以後會不會再用愛的借口,將她送給敵人,想想都覺得玖藍皇很可怕。

夏天羽更加深有感觸,皇位啊,真的能夠改變一個人,將他變得冷血,由此可見,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沒有身份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實力和本事。

玖藍皇的心猛地一痛,整個人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很多步,怒火攻心,猛地吐出一口血,這血液帶著些許的暗黑色,有人一直給他下毒!。

但是,這一切沒人關心,他就說他為何變得越來越暴躁,只有三兒子在的時候才能夠心平氣和,原來是不知不覺中中毒了。

很可惜,他發現得太晚,這些毒雖然令他的脾氣暴躁,但是這些傷人的話,傷人的事情都是他一手促成的。

羅凌凝來到林夕荷的身側,輕輕拍她的手,「別怕他,想說什麼就說,我們有的是辦法離開」。 林夕荷感激的笑笑,有他們在,她是不會害怕就是了,選擇既然選出,她就從不後悔,就像當初原因成為這宮裡的金絲雀一樣。

現在的她想要自由,誰也攔不得,哪怕最後兵戎相向,也無所謂。

看著林夕荷,夏天羽他們臉上的淡漠,玖藍皇知道幾人去意已決,心中疼痛,悲傷,卻不會有人再安慰她。

就在這個時候,藍若一襲精緻高貴的淡藍色宮裝,在侍女的陪伴下遠遠走來,走向玖藍皇。

玖藍皇眼神一冷,看著面前保養得美麗的女子,「你來做什麼,回去」,他還有事情沒有跟他們娘倆算就主動來找他,當真他還什麼都查不出來么。

若嬪抿唇一笑,「臣妾當然是過來看看皇上您了,難道您不歡迎么,夕荷姐姐,好久不見,還有逸王也在呢」。

一邊說著,一邊伸出手帕,貼心的替玖藍皇擦拭唇邊的血漬。

夏紫涵和雪蘿玥幾人冷笑的看著,不語。

玖藍皇沒有拒絕,因為這是一個男人最後的絕傲,一個女人不愛他了,他還有別的女人,他不是什麼都沒有,這可笑的堅持在眾人看來是那麼可悲。

沒有回答若嬪的話,玖藍皇冷漠的看著林夕荷幾人,嘴唇動了動,想要再說什麼,但最終都沒說。

林夕荷之前的話已經很明顯,她已經決定了,他再怎麼逼也沒有用,看著一臉幸福站在林夕荷身側的夏逸風,他只覺得那麼心痛。

那個位置原本是他的啊,都是被他自己親手給送出去的,再也,再也不屬於他的了。

「走,走得遠遠的,從今往後別再靠近玖藍國半步,否則,別怪我下追殺令!」想必,這是他最後一絲心軟和良知。

夏紫涵幾人當然沒有任何猶豫的轉身離開,玖藍皇身側的若嬪眸子閃了閃,沒有說話。

待雪蘿玥幾人離開之後,站在旁邊不遠處的老頭和陌塵竹對視一眼,和玖藍皇道別,「玖藍皇,我們走了,說到做到,沒有插手你們的事」。

然而就在老頭和陌塵竹兩人提步離開的時候,一行人竟然快速的將他們包圍起來,包括這書房,後面也湧出了不少的侍衛,紛紛拿著兵器。

老頭皺眉,「玖藍皇,你這是想要做什麼,殺我們滅口?」當然,老頭是開玩笑的,這件事一看就不是玖藍皇下的令。

「不是,朕不會這麼做」這時候玖藍皇也迷惑,突然想到了什麼,冷冷的盯著某個方向,那裡走出來一個熟悉的人。

他的身側跟著一個太監,手上捧著皇帝才穿的龍傲,所有的東西都在上面,除了他隨身攜帶的玉璽。

三皇子看了一眼老頭和陌塵竹,淡漠的一笑,「學子見過長老和這位師兄」。

陌塵竹抿唇一笑,眼中的笑意卻不達眼底,「抱歉,你可能認錯人了,我們既未拜在同一個師傅名下,叫師兄是不太好」。

其實叫師兄也不是不可以,都是星河學院的人,這麼喊是可以的,不過是陌塵竹為了讓三皇子難堪而已。

此話令三皇子眼眸一沉,但是他並沒發怒,而是好聲好氣的開口,「現在我們宮內要解決一些家事,學子有個不情之請,希望長老迴避一下」。 老頭和陌塵竹兩人對視一眼,眼中閃過嘲弄,但是什麼話都沒說。

玖藍皇剛才的所作所為令他們都看不下去了,現在自家的兒子造反,想想,挺替他可悲的。

「師伯,這皇子說的沒錯,我們不能插手,也不會插手,咱們走吧」陌塵竹笑笑道。

然後,在玖藍皇一臉黑氣下,老頭擺擺手,「我們說到做到,你玖藍國的事情我們不會管,走了」。

隨後,袖子一揮,淡定的和陌塵竹向遠方走去,就好似這皇宮就算市集一樣,他們就算來逛逛而已。

眼見著老頭和陌塵竹的身影消失在路的盡頭,三皇子抿唇一笑,他猜測的果然沒錯,星河學院這種獨立存在的勢力是不會介入任何勢力的爭鬥中去。

「朕還沒有找你算賬,你倒是自己找上門來」玖藍皇冷漠的看著三皇子,自己的二兒子還說讓他將皇位交給面前這個人。

現在,真是狠狠的打他的臉,一個不屑他的皇位,一個迫不及待的連他都要對付。

邊上的若嬪眸光一沉,倚著玖藍皇沒有離開,「皇上,皇兒這不過是著急了,想要早點為您分憂而已,你就好好的當太上皇,你我無憂無慮的度過下半生如何?」。

保護著玖藍皇的那些屬下看著他沒有任何的吩咐,不由得皺眉,也不知道如何對付若嬪。

「和你一起?朕寧願孤獨一生」玖藍皇嘲弄的眼神斜著看了一眼藍若,現在越看他月覺得難以入眼。

和林夕荷比起來,簡直一個是天上的雲一個是地上的泥。

若嬪眼神變冷,一道惱怒的神色閃過她的眼眸,但是隨即,她勾起唇角,伸出兩隻手,搭在玖藍皇的肩膀上。

「可是皇上,臣妾真的很想和你共度下半生,只有我們兩個不好么,不會有別人,也不會有人爭風吃醋,你我相濡以沫,過著神仙眷侶般的生活」。

玖藍皇冷笑,「神仙眷侶,你確定不是將朕囚禁起來,然後找別人」。

說什麼神仙眷侶,他想要共度一生直到白頭的人已經走了,他的心就像是漏了一個洞,現在都在疼,已經感覺不到幸福。

此話一出,身後的眾人才發現自己皇帝的異樣,從老頭他們離開以後,他的身子就一直沒用動。

那個時候若嬪的出現不是偶然,而是和三皇子安排好的,母子倆一個挾天子,一個除掉障礙,最後謀朝篡位。

因為玖藍皇那時受傷,外加所有的注意力全在林夕荷的身上,外加他那該死的面子,而吸入若嬪身上以及手帕上沾著的毒粉,現在的他,不能動彈。

「皇上,該死的毒婦,還不放開皇上,欺君罔上,這是死罪」一侍衛頭領惡狠狠的等著若嬪,看著三皇子的眼神那麼冷。

還以為皇上教育有加,這三皇子說不定回事太子的人選,現在看來,狼子野心啊,這麼快就等不及了。

三皇子冷笑,「欺君罔上,說我么,我本是父皇的孩子,這不是在和他談事情么,我又沒有動用武力」。

只要玖藍皇答應讓他當皇帝,就可以兵不刃血,不用殺人。 「想要朕妥協,門都沒有!」玖藍皇皺著眉頭道,他夏益民,年輕的時候也是有骨氣的,就算是現在人到中年,但也不怕死。

若是面前這個兒子殺了他,到時候就會落下一個弒父的名聲,當上玖藍皇,也會被詬病,他還有大兒子,興許到那個時候天羽會回來接手也說不定。

畢竟,他還沒有下旨撤去夏天羽皇子的身份。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培養的貼身太監,竟然會站在三兒子這邊,這等心急,他以前怎麼沒有看出來。

也不是看不出來,以前的玖藍皇太過自信,認為有自己在,沒人敢對他動手,他還年輕,孩子還小,卻不知道他們在他不知道的時候,羽翼已經豐滿。

玖藍皇的話徹底惹怒了三皇子,「是么?」滿臉滿是譏諷的笑容看著玖藍皇,隨即掃視著他身後的那些禁衛軍們。

「本皇子在這裡承諾,站在我這邊的,你們的身份地位不變,我還會重重有賞,只要你們這次不出手?」。

「當然,若是你們不屑也沒有關係,只要你們能打得過他們」說著,三皇子拍拍手,一行人悄無聲息的出現在皇宮的房頂上。

這些人身上散發著隱隱的黑氣,但是穿著都是皇宮內的衣裳,早在之前玖藍皇沒有注意的時候,他就把這些人一點點的放入了皇宮內。

在夏天羽那件事發生的時候,玖藍皇可是無比信任三皇子,以至於他做了什麼,玖藍皇都沒有在意。

他沒想到自家兒子會這麼大膽吧,竟然在皇宮安插了這麼多他自己的人。

最重要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人也被自家兒子收買了,現在其他地方的侍衛們恐怕根本不知道這邊的事情,又或許被其他的事情牽絆住。

玖藍皇發現,自己的暗衛發出求救訊號之後,竟然沒有人來。

「我們……」聽完三皇子的話,有些人猶豫著,最終站到了三皇子這邊,以前他們以為它們的皇帝是個明君,沒想到因為自己的私慾,自己的妻子孩子都不信。

雖然三皇子也不是好人,但總比跟著皇帝把自己的命葬送要好,想著,這些人中有接近一半的人慢慢的移動著步伐,想要靠近三皇子的隊伍。

就在這個時候,雪蘿玥和雲絕殤一家人站在了他書房的房頂上,「真熱鬧,幸好沒走,不然都看不到了」。

一隻雪白色的大鳥盤旋在她的頭頂上,林夕荷和夏紫涵幾人就坐在大鳥的身上。

他們都沒有走,除了迴避的陌塵竹和老頭。

見此,玖藍皇臉色一喜,驚喜的看著夏逸風和夏天羽他們,「太好了,有你們在,玖藍國萬萬不能落入這逆子的手中」。

「管我們什麼事,我們就是看戲的」夏天羽冷冷道,那個時候三皇子派人進入天牢來殺自己,他也從未說提前派人保護,若沒有雪蘿玥他們,他早就死了。

玖藍皇一陣錯愣,「你們不是來救場的?」。

「救場?讓你兒子他們形單影隻的來救場,這就是你的決定,呵,興許我應該告訴你,想要我們救場,求我們啊」雪蘿玥冷笑,玩味的眼神掃視著玖藍皇。 但是求人,高高在上的玖藍皇怎麼開得了這個口,他是不會願意。

果然,玖藍皇聽罷,一臉黑線,死死的盯著雪蘿玥,死咬著牙關,雙眸怒火中燒。

「天羽」溫柔的聲音和充滿歉意的聲音看著夏天羽,企圖喚醒他的同情心。

但是夏天羽無動於衷,他的心已經死了,從小本來得到的關心就比夏逸風給他的還要少,他要怎麼去感激,感激不了,一次次的原諒已經將他的感情消磨殆盡。

雪蘿玥抿唇一笑,「看來,我們沒戲看了,回吧」隨後和雲絕殤兩人轉身,御空離開。

天空上的小白啼叫一聲,扇著翅膀也離開了這裡。

正午後的陽光還算明媚,但是玖藍皇的心只有那麼悲涼,這就是後果啊,他犯錯的後果。

雪蘿玥他們的突然出現和離開打斷了三皇子的思考,現在見他們離開,心不由得一松,同時也明白,這位置他要快點拿下,否則到時候不能命令其他人。

「給我殺,誰若反抗,格殺勿論!」此話一出,原本明媚的天空飄來一片雲,遮擋住陽光。

而那些原本想要投靠三皇子的人還沒來得及表態,就被瞬間撲過來的敵人們攻擊,沒辦法,只好戰鬥在一起。

之前玖藍皇從夏逸風這裡拿走的兵權,之前是分給了夏天羽一部分,後來被關入大牢,東西就落入了三皇子的手中,這次他們便是此次宮變的主力。

同時,還有很多忽然出現的人,他們以一敵十,似人非人,像魔獸一般。

玖藍皇原本最後通知到的救兵都被這些人困住,而他自己則是在努力的默默的逼出自己體內的毒,但是時間來不及。

很快,整座皇宮內到處充斥著濃郁的血腥味。

本以為三皇子只有一點人數,撐到他的救兵來就沒事,可惜現在,玖藍皇他明白了,自己這三兒子早有預謀,他的人根本不是對手。

「三皇子,西邊的宮殿已經在我們的控制之下」一人渾身沾著血液,迅速的來到三皇子的身旁,單膝跪地,大聲的說道。

緊跟著,東邊的,南邊的人都來通報,三皇子的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若嬪滿意的看著自家兒子,果然,自家兒子不會令她失望的,這些吉報傳來,玖藍皇只覺得心中是潑了一盆冷水,涼遍全身。

「說實話,現在逸王的勢力四分五裂,夏天羽毫無勢力可言,我是不怕他們的,但你剛才的沉默為了爭取時間,父皇,我還是要謝謝你」。

當時,他真的害怕雪蘿玥會對他出手,因為沒想到他們會在這裡,他要是出了問題,一切就完了,每曾想,他們離開了,果然老頭都在幫他。

玖藍皇悔恨不已,什麼金口難開,只要能夠起作用,那可笑的尊嚴什麼都不算,現在他的人都死了,才是沒有勝算。

就在這個時候,玖藍皇忽然一臉激動的看著對面的房頂上。

「不怕我們,希望你一直不害怕下去」一道冷淡的聲音響起,三皇子急忙轉頭,便看到了雪蘿玥幾人站在不遠處宮殿的房頂上。 頓時,三皇子的眉頭皺了起來,眯著眼睛看著雪蘿玥他們幾人,「怎麼是你們?你們怎麼回來了」不是走了么,為何還在這裡。

雪蘿玥抿唇一笑,漆黑的眼中閃過一道別有深意的笑容,「回來?我們一直沒走好不好」不過是換了個位置和方向繼續看戲而已。

至於他們為何沒有被發現,這多虧了隱身陣符,找個位置不出聲就行。

「什麼意思」三皇子的眸光閃了閃,側在身側的手忍不住捏成拳頭,眼神一瞬不瞬的盯著雪蘿玥。

淡漠的掃了一眼下方被三皇子幾乎全部抓起來的侍衛,雪蘿玥眉角輕輕一揚后,遂起身一躍從房頂落下。

「沒什麼別的意思,就是看看,你接著做事,我們不會阻止你的」雪蘿玥這句話說得很淡漠,幾乎沒人相信。

畢竟,若是沒有什麼目的怎麼可能一直逗留在這裡一直不離開。

三皇子轉念一想,眼中閃過一絲殺意,稍縱即逝,但還是被雪蘿玥捕捉到了,「你想要幫他」說著視線落在身後不遠處的夏天羽。

夏紫涵是這個女人的師傅,想必是她讓她來幫忙夏天羽的吧,包括跟他爭奪這個位置。

想想,三皇子盯著夏天羽的眼神那般冰冷。

雪蘿玥搖搖頭,似笑非笑的看著三皇子,「你錯了,我誰也不幫」。

「既然不幫就算了,我們與你無冤無仇,我希望你不要趟這趟渾水,否則對你也不好,你說對么」站在玖藍皇身側的藍若露出淺淺的笑容,看著雪蘿玥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玖藍皇忽然對著藍若就是狠狠一掌,而周圍那些衷心的禁衛軍頓時將他保護氣來。

強行逼出毒素的玖藍皇此刻也不好過,有口鮮血再次噴了出來。

藍若不可置信的看著玖藍皇,眼神愈發冰冷,「竟然強行逼出部分毒素,你不要命了?」這麼做相當於受了很嚴重的內傷。

「朕不想死,還沒有誰能拿走朕的命!」玖藍皇異常驕傲的說道。

看到這一幕的雪蘿玥不屑的勾起唇角,一句話都沒有說。

這個時候玖藍皇卻將視線落在雪蘿玥的身上,「不管你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我希望你看在天羽和紫涵的面子上,幫我解決這次的危機,我玖藍皇欠你一條命,你可以提一個條件,事成之後我傾盡所能都會幫你」。

這已經是玖藍皇最大的讓度了吧,不僅沒有自稱朕,還以欠雪蘿玥一條命的代價來請她出手。

「口說無憑,字據什麼的太麻煩立下個誓言吧」雪蘿玥微微抿起的嘴角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那雙明亮的眼神看著玖藍皇。

此話一出,玖藍皇身側的禁衛軍頭領皺了皺眉頭,想要說什麼,卻被玖藍皇不動聲色的皺眉,制止了。

「我夏益民立誓,剛才所說的若是不能實現,我不得好死」話一出誓言成立,雪蘿玥眸光閃了閃,滿意的點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